醉鲨HAVBOKA

good

“你看下周的天气预报了吗?”他问我。 P8

“我这就买明天的机票,周一下午就能到博德。 P9

他们或许再也不会扬帆出海,但看他们的言语和做派,你还是会觉得他们不过是短期停驻在陆地上的观光客而已。 P10

在那里,它与海洋融为一体:自此,我沉浸在诗里,海洋之诗,注入了星辰与乳汁,我吞食湛蓝与翠绿;而有时漂过发白膨胀、满怀忧思的溺水者之尸。 P11

航行大约两小时,游艇停靠在博格伊港,这个小镇距离英格雷雅岛只有一桥之隔。 P12

雨果还从海里捞出来过一块俄文标志牌,他推测那应该来自一艘俄罗斯船只,结果没想到其实是阿尔汉格尔斯克[8]附近一个选区的选举海报,现在被他挂在了自家棚子里。 P13

当时这里为一万多名德国士兵和苏联战俘提供了住所,成为挪威北部最大的城市之一。 P14

他的同学都是些激进的德国青年,他们强烈抗议越南战争,却仍对第二次世界大战只字不提。 P15

这里就没有那么安静了。 P16

就是在这样的海岸上,雨果和妻子梅达正在将老旧的阿斯约德渔站修缮一新,这里曾是打鱼的前哨,也做过鱼肝油加工厂。 P17

于是雨果把它们装上船,带去了附近的小岛,让它们在那里自在地游荡和吃草。 P18

炎炎夏日,一位船员决定下海游泳凉快凉快。 P19

可能这也算是一定程度的隔代遗传,几辈人之后,我继承了多年前葬身大海的高祖父对海洋的深深痴迷。 P20

有记录称,它能够从挪威峡湾的最深处一路游抵北极点。 P21

当下,我们眼前的夏夜长空被染上了鱼子酱一样的橙黄光晕。 P22

而且,格陵兰睡鲨拥有一件秘密武器——电磁感应。 P23

”他总结道。 P24

之后再考虑其他的。 P25

那天下午,我独自穿越树林,沿着雨果含糊地指给我的方向去寻找那头铁定已经腐烂了的苏格兰高地牛。 P26

不过,它的尸体到底在哪儿呢?我按照雨果的指示找到了一片田野,他说,牛的残骸就在这片田地尽头的树林中间。 P27

这个年代测算的模糊程度令人吃惊,按照西蒙森的说法,这个石头既可能来自青铜时代晚期,也可能来自铁器时代晚期。 P28

走到田野中间时,我听到了苍蝇的嗡鸣。 P29

一些鲸鱼漂至岸边,大多数则沉入海底。 P30

实际上,它只是一艘橡胶小船,里面充满了气体。 P31

大海的召唤从儿时就开始了。 P32

几年之后,哈格巴特回到博德,找人定制了一把鱼叉,又找来一架旧加农炮。 P33

而它闪亮、雪茄状的巨大身躯又让它得以拥有多数鲸鱼所欠缺的敏捷速度。 P34

它们的名字我也听过数不清多少遍了:“胡蒂格号”“科威特伯格Ⅰ号”“科威特伯格 Ⅱ号”“科威特伯格 Ⅲ号”;“哈古尔号”和“赫尔奈森德号”都分别又有Ⅰ号和 Ⅱ号。 P35

他们的围网渔船‘赛托号’从博德附近的莱奈斯村出发,在伦德岛西面十海里处的鲱鱼田沉没。 P36

几年后,它再次被掩埋在滩头,尽管这次没有人向雨果提起。 P37

这种情况在他经常驰骋的不羁海域,尤其是英格雷雅以南、朝向英格瓦尔岛的海上,可是十分危险的,更不要提夜色中还有两个孩子在船头的甲板上睡觉。 P38

一些人把它叫作“罗弗敦泳池”,我想这里肯定是世界上最大最冷的游泳池。 P39

挪威右翼保守党因此意外地获得了很多饱受债务之苦的渔夫和农民的选票。 P40

继续向西,我们看到瓦格卡伦山尖耸的形状,还有亨宁斯韦尔村的渔港和斯塔姆松市。 P41

几乎所有生命活动都发生在地上,至多也不过与最高的树平齐。 P42

只剩下遥远而灰暗的荧光,就好像从濒临报废的老旧电视机里发出的一样。 P43

在那里,萨尔斯得以把他所有的闲暇时间都投入到对海洋生物的研究中。 P44

他的研究结果引起了动物学家们的注意。 P45

伟大的德国进化论生物学家恩斯特·海克尔如此评价迈克尔·萨尔斯:“对于那些有幸结识萨尔斯的人来说,他精神的活跃、品性的良善、头脑的清晰和知识的广博将是永远难忘的。 P46

一些科学家认为,这些生物肯定是在铅坠上升的过程中才附着上的,尽管其中很多生物带有明显的深海栖居特征。 P47

英国人菲利普·赫伯特·卡彭特是海百合专家,也亲自参与了“挑战者号”科考,他的《海床》一文是这样开头的:“对于人类来说,深海海床几乎是块完全不可知的领土,它的地理位置使我们无法身临其境地探索它的奥秘。 P48

生活在海底的物种远比陆地要多,深海千变万化的光的语言也就成了地球上使用范围最广的交流媒介。 P49

很多深海物种身上自发的生物光都是蓝色的,这是因为蓝色是在水中射程最远的颜色。 P50

它们的皮肤像双面胶一样,两面都具有黏性,能够缠住袭击者并为海参的逃脱计划争取时间。 P51

过去的几年里,单单从随机取样中,科学家们就发现了太多新物种,以至于有人估测在这片生态系统里至少栖息着几百万种生物。 P52

“嗯,这明显不是小须鲸。 P53

抹香鲸不仅是现存,也是有史以来地球上体积最大的肉食动物。 P54

抹香鲸在水底游动时,头在上尾巴在下,观测着上方的水体,借着水面折射下来的微弱光线寻找猎物的影子。 P55

抹香鲸生育的后代并不多,比任何其他种类的鲸鱼都要少,并且喂养、教育和保护幼崽的过程又十分耗时。 P56

抹香鲸的大脑是人类大脑的六倍重,阴茎则是人类阴茎的几百倍重。 P57

我们静静观望着海天相交处的弧线,还是没有看见那头抹香鲸的踪迹。 P58

他在《“埃塞克斯号”捕鲸船:最惊奇而悲惨的沉船纪实》(1821)一书中对此事有清晰的回溯。 P59

尽管以实玛利自己并没有意识到——因为这是作者梅尔维尔直接告诉读者的——莫比·迪克在船员们的“潜意识中”是“潜伏在生命之海中的巨大恶魔”:在我们所有人灵魂深处都有一个在工作着的地下矿工,从他不断游移的、低沉的挖凿声中,我们如何分辨,他挖掘的矿坑通往何处?有谁没有感到那无法抗拒的手臂的拉力呢?[50]船员们一心追随亚哈,因为他们在心底感受到了同样一股力量:一种与生俱来的、本能的杀戮天性,这种天性让他们对周遭的世界与同类造成了威胁,也同样会带来自我毁灭。 P60

一九二〇年,单在迪塞普逊一座岛上就有三十六个熔炉,每一个熔炉可以处理高达九千八百升的鲸油。 P61

通常,长须鲸的发声频率是二十赫兹,它们也只能听见同样频率的声音。 P62

如果有一张大网的话,我们可以轻轻松松地兜上几吨鲱鱼,当然这需要一艘比刚性充气艇大得多的船。 P63

“在那儿!”雨果大喊,一手指着北边,一手转动点火钥匙。 P64

距离岸边还很远,但雨果认为只要我们与鲸鱼的前侧并排就不会有危险。 P65

很快,它就静静地消失在水下了。 P66

我之前说过雨果已经丧失了呕吐能力,但即便如此,他也躲到了船身的另一头,扶着栏杆俯在船侧,看上去憋得够呛。 P67

它们在船侧跃起,身上泛着闪闪的银光。 P68

目前,斯卡洛瓦的常住人口超过两百人。 P69

几十年来无人问津,整个设施几乎瓦解崩溃。 P70

雨果计划把渔站改造成餐厅、旅店和给艺术家们的遁世空间。 P71

渔镇里,富裕的船长和鱼贩把这些异域植物的种子进口到挪威境内。 P72

与此相比,一千克质量上乘的挪威北极鳕也不过只能给奥尔森带来二十七欧尔[59]的收入。 P73

”“用什么做鱼饵?”“一头正在腐烂的苏格兰高地牛。 P74

这些并不是已经不再流行的古老风俗,相反,梅达是从一个小学生那里听来这件事的。 P75

但金枪鱼和人类一样是温血动物,它的体温是恒定的。 P76

这也使得蓝鳍金枪鱼的储量得以增加,韦斯特峡湾地区的金枪鱼数量也随之猛增。 P77

随着适应力并不完全的新物种向北移动,挪威海峡的温度会随之升高,这将促使本属于这片水域的原生鱼群逐渐向更北也更冷的水域迁移。 P78

我们把蟹笼下到海里,晚上回来取时,里面将会装满面包蟹。 P79

首先,我们找到与昨天完全相同、准确无误的下饵位置。 P80

鱼嘴圆润,雪茄形身体,鱼鳍相对较小。 P81

格陵兰睡鲨肚子的褶皱里还生活着另外一种像小黄蟹一样的寄生虫。 P82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挪威是商业捕捞格陵兰睡鲨的先行者,然而到了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市场对鲨鱼的需求逐渐降低了,直到最近才有一定程度的回升。 P83

当时他们正乘着“赫尔奈森德号”,运送刚从芬兰北部捕捞的活虾前往斯沃尔韦尔小镇。 P84

他们抓紧甲板一侧用来出水的小块缝隙。 P85

我有朋友曾经在拖网渔船上做船员,他给我讲过他们如何处理被渔网拖上甲板的格陵兰睡鲨。 P86

这可比寄明信片复杂得多,但也许算是拖网渔船的伙计们独特的幽默感吧。 P87

又过了几分钟,紧连着锁链的鱼钩终于升到船下了。 P88

船上,很多年轻人正享受着明媚的天气。 P89

水下洋流的力量是惊人的,只要有足够的时间,水流能卷走一切。 P90

鲭鱼背上长着酷似骷髅的花纹,传说它们会啃食溺水者的尸体。 P91

草木凋零,准备好了在霜雪到来之前进入休眠。 P92

今天,两者在无尽的翻滚和汹涌中融为一体。 P93

渔站身后陡峭的山坡上还有另外两座稍小一些的建筑:红房子和白房子。 P94

我两只手背在身后,质疑他为什么不采取一些其他的,也许更优秀、更聪明,或者更符合建筑规范的设计方案。 P95

炸飞的弹片波及周围半径五十米区域,所幸三个女孩仅被轻微划伤。 P96

比起搬运劳作,我花在阅读报纸上的时间更长。 P97

在韦斯特峡湾,同北半球的大多数海域一样,西风是主导风。 P98

而在过去,人们至少有十六种风向的划分。 P99

除了那些已经被处理掉的小家什和多年间被盗窃的物品以外,大多数剩下的东西都按照它们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样子被保留了下来。 P100

渔站仿佛一个注满回忆的腌缸。 P101

在芬兰和瑞典之间宽阔的交界地带遍布几千个密密麻麻相互簇拥着的岛屿。 P102

雨果每次提起他们,都仿佛他们随时都会故地重游一样,但这已经不大可能了。 P103

“那个东西吗?那是鳕鱼刮刀,不用问。 P104

但是,我们得先捉到这样一头格陵兰睡鲨才行。 P105

它似乎在用这个可怜女人的生命做游戏。 P106

新鲜的鲸脂被迅速冷冻,两天后才从冰箱里取出,上面还有些冰晶。 P107

但试一试总是没错的,而且我们也需要一个在韦斯特峡湾接着消磨几小时的理由。 P108

“水下一定有鱼群在活动,加上洋流强度大,使得海水高速向上涌了起来。 P109

就在潜水员想要为鲨鱼献上一吻时,鲨鱼突然袭击,咬掉了这个可怜人的嘴巴和半张脸颊。 P110

只有几朵小浪从外海卷来。 P111

人只有通过长时间、系统地观察——动用大脑内部的技能——才能逐渐掌握这种本领。 P112

我们正在享受寂静,思绪已经脱离了泊船的锁链,随着水流漂远。 P113

我把石块抛进水中,它在水面上跳了五下。 P114

在早期希腊神话中,俄刻阿诺斯是一位天神。 P115

一些被撞出的碎片开始绕着地球旋转,其中一块成了我们熟知的月球。 P116

但是充满水和其他粒子的彗星撞击了地球,从而形成了新的大气。 P117

在海洋中,还存在着其他形式的语言和字母,比如RNA和DNA。 P118

我们从小艇上看到东部山边深蓝色的天际线上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星星。 P119

我们的银河系是亿万星系中的一个,它的直径达十万光年。 P120

这是一个化学问题。 P121

电影《星球大战》中,有一幕是来自不同星系的奇特多彩的酒徒们在酒吧会聚一堂,或交际或打架,非常有趣。 P122

此刻没有什么值得庆祝的具体理由,却使这个时刻更显特别,所以我打开了瓶子。 P123

而等待的时间越长,扣人心弦之感亦会随之减弱。 P124

这大概是个好主意,众所周知,有时候长时间的孤独会使灯塔管理员精神错乱。 P125

其他的国家有教堂、清真寺、宫殿等宏伟建筑。 P126

一七九〇年到一九四〇年间,苏格兰海岸沿线建起了九十七座灯塔,这些灯塔全部是由一个家族负责建造的——史蒂文森家族。 P127

不同于苏格兰的史蒂文森家族,莫克家族并没有极富创新精神的建筑师或设计师。 P128

在第一个冬天,“特格特霍夫将军号”陷入冰封,船体开始慢慢分裂,被扭成碎片。 P129

”[83]卡尔森凭借努力获得了奥匈帝国的勋章。 P130

目光灼灼地盯着我们的并不是卡尔森设计的老灯塔,而是一九二二年在萨特维尔岛上建造的“新”斯卡洛瓦灯塔。 P131

[87]我本人来自芬马克郡的一个被原住民萨米人[88]称为ákkolagnjárga的地方,根据一些资料显示,这个词的意思是“格陵兰睡鲨岬”。 P132

在韦斯特峡湾两岸,最高的山峰已经积了雪。 P133

在短暂的、用以加强戏剧性效果的停顿后,雨果补充道,“人们给大象穿了铜制的大凉鞋,然后向它的身体接通七千伏的交流电。 P134

在海湾远处,那低沉的隆隆声背后,可以听出码头下清亮、不规则的海水飞溅声。 P135

当我还在梦中的时候,就猜到了这是个梦。 P136

但听上去却不像。 P137

对此,我跟他说,我什么也记不得了。 P138

如果他冲你不停地叫喊,千万不要回答。 P139

一般的暴风不过咆哮而过,而在飓风中,所有调门很高的熟悉声响似乎一齐消失了,只剩下一种深沉、黑暗又极具穿透力的声音,仿佛宇宙之魂正在以其冷酷的愤怒彰显自我。 P140

不,这不可能。 P141

现在,岸上的旁观者看到一个巨浪,甚至没有意识到大海有产生如此事物的能力。 P142

他们的大脑在多个维度里体验着这一瞬间。 P143

他戴着耳机,这个耳机总是被他拿起后乱丢在最离奇的地方,他总得花时间记起把它放在了哪儿。 P144

马格努斯的目标是收集他能找到的有关北方的一切信息。 P145

奥劳斯·马格努斯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及其他地区的陆地和海洋上进行了漫长的旅行,同时展开广泛的研究。 P146

据说,有一种树木结出的果实能够孵化出小鸭子。 P147

他们已经熟知许多海洋里的危险,但是,博学的奥劳斯·马格努斯令人称奇的怪物目录比他们从港口最恶劣的跳蚤酒馆里听来的任何传言都更耸人听闻。 P148

抹香鲸能喷出大量的水,最糟的情况下能击沉最坚固的船只。 P149

然而,马格努斯的思维方式与当今的我们不同;他以一种不同的方式划分了世界。 P150

在这部史诗般的作品中,对雨果和我花了大把时间乘着橡皮艇、为了捉捕格陵兰睡鲨而在其中漂浮的水域进行了尤其戏剧化的描述。 P151

鳐鱼愤怒地攻击了鲨鱼,使这位受害者有机会逃离,或者,如果他已经死了,则使他的尸体得以随着大海的“自我清洁”而浮上水面。 P152

和作为旁观者的我们一样,海豚也知道自己是善良的化身,它必须保护脆弱的人类幼童。 P153

奥劳斯·马格努斯引用了一位可靠的证人,尼达罗斯(今特隆海姆)主教艾里克·沃克多夫的证词。 P154

人鱼长着人类的躯干和鱼类的下半身,当地人称之为“鱼人”。 P155

尽管我们也并没有排除一种可能性——这些挪威渔民为了取笑博学的主教和他蹩脚的随行翻译,有意夸张了他们的故事。 P156

在他看来,许多目击者实际上是将海蛇和长得酷似巨大海狮的生物混淆了(他将其命名为Megophias megophias),而后者也是一种传说中的生物。 P157

这种乌贼能够生活在水下一千五百米的深处,就其眼睛与身体的体重比例来看,它拥有动物王国里个头最大的眼睛。 P158

触手上细网状的神经纤维,使其非常敏感。 P159

在令人沮丧的灰色薄雾之下,海水涌动着进出韦斯特峡湾。 P160

我从柏林取道奥斯陆,再到博德,随后乘坐双体渡船向北到达斯卡洛瓦。 P161

温度只有零下十五摄氏度,水管冻住了。 P162

还有暴风雨:飓风“欧雷”席卷斯卡洛瓦,把码头上的一个小棚掀翻,吹进了海里。 P163

一个丹麦人捉到了一条重八百八十公斤的庞然大物——用一根鱼竿。 P164

[113]雨果则对这个解释表示强烈质疑。 P165

格陵兰睡鲨与人类的一次传奇相遇发生在二〇〇三年格陵兰岛东部的库米特地区。 P166

现在正是罗弗敦地区盛产北极鳕的季节。 P167

然而,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因为种种原因,越来越多的渔站关掉了。 P168

一九三七年,埃温·贝格拉夫主教成了这一传统偏见的主要鼓吹者,他写作支持旨在让挪威北部渔民拥有“更加健全的心灵”的行动计划,并声称这个过程将要历经几代人[115]。 P169

在抵达斯卡洛瓦几周前,我去了西芬马克传奇的洛普海盆。 P170

船上专门容纳空气以产生浮力的管道积满了雨水,雨水又很不幸地遵守了物理定律,冻得结结实实。 P171

”他还让我许诺一旦抓到东西就打电话给他,最后祝福我好运。 P172

“咖啡鳕”是当地人对在产卵季节收获的超过三十公斤的鳕鱼的特别称呼。 P173

这些船装备了回声发射器,船下一定聚集了充足的北极鳕。 P174

斯卡洛瓦有一个隐蔽的小公园,经常被误以为是附近人家的草坪。 P175

* * *连续几天,雌性北极鳕和雄性北极鳕会紧靠在一起游动,雄性北极鳕会在移动中侧着身体。 P176

众所周知,全世界鳕鱼储备最丰富的产卵地在罗弗敦群岛和韦斯特龙群岛。 P177

如果坦桑尼亚开始在塞伦盖蒂草原开垦石油,整个世界都会发起抗议,挪威大概会冲在前线。 P178

[117]在全世界的海洋被螺旋桨和机器噪声填满之前,鲸鱼可以在彼此相隔九百六十五公里的情况下听到对方的声音。 P179

全球运输将更加便捷,北极的天然资源将更容易获取。 P180

它们能否生理性或直觉性地预感到死亡即将到来?还是说只有进化得更先进的动物才有这种意识?我们钓上一条又一条鱼。 P181

我们之前常乘的刚性充气艇是不会沉没的,至少不会完全沉没。 P182

至少现在我们身上穿了浮力衣,这多少能管一点儿用,但也只是在一定程度上。 P183

生死之间往往只有一线之隔。 P184

在任意一次捕鱼季,都有数千人面临着失去父亲、丈夫的命运,而在那个年代,这意味着失去家里重要的经济支柱。 P185

”雨果说。 P186

整个世界变成了单色调。 P187

那是三十年前的事了,但我现在还是会想到他。 P188

[122]这次真的糟了!过去,渔民时常陷入这种境况,我这样安慰自己。 P189

我们不能理解它们的语言,但这些垂死的北极鳕似乎正在告诉我些什么。 P190

雨果不过是表面上问问我而已,这种情况下他最相信自己的判断。 P191

雨果总是坐在船的后侧,手握着超大的舷外马达的油门。 P192

小船已经漂得比想象中更远,主要是因为风和洋流都来自目的地的方向。 P193

[125]雨果负责切割鳕鱼,我的工作则是在鱼尾底部系一根线,保证鱼不会因为自身的重量而掉落。 P194

如果你想更换建筑物的颜色,就得把整个外墙墙板换掉。 P195

干燥过程总是避免不了一些偶然因素,鱼干的质量取决于天气情况。 P196

多年来,鳕鱼一直是挪威最有价值的出口产品。 P197

其他更便宜的品类往往被卖往非洲。 P198

25第二天一早,我喝了一杯咖啡,然后前往码头。 P199

它们还能杀死成群的海鸟。 P200

沿海渔民还认为安有鲸脂提炼炉的捕鲸船和工厂排放的废料污染了海床。 P201

霍杰特采访的渔民坚持认为格陵兰睡鲨的游动范围又远又广。 P202

但即使有一艘像样的船,我们现在也没法出海。 P203

”现在还不到中午。 P204

被追赶的男人抵达海边后扑进水里拼命地游起来。 P205

雨果为此特意设计了渔箱酒吧。 P206

现在新的阿斯约德渔站将首次开放,这不仅对梅达和雨果以及渔站本身来说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对整个斯卡洛瓦亦如此。 P207

他们从岛上的每个人那里都借了东西,还有一些物料必须从斯沃尔韦尔运来。 P208

当受雇的乐队从博德乘船在周五下午抵达时,一切都已经差不多准备就绪。 P209

这让人十分沮丧。 P210

几片晶莹的雪花缓缓飘落在深色的屋顶上、码头上和斯卡洛瓦礁石嶙峋的海岸线上。 P211

我们的出海计划泡汤了。 P212

”然而,当你抵达北方时,却发现挪威的大部分实际上是在南方。 P213

那里的男人们和自己的姐妹同床,还会在长大之后吃掉父母。 P214

希柏里尔人时而会邀请太阳神阿波罗来参加晚宴和舞会。 P215

一种可能是,黑海之所以比其他海域看上去更黑,是因为其中含有更丰富的淡水。 P216

正如大多数旱地动物以草类和其他植物为食,海洋中的大多数生物依靠浮游生物生存。 P217

十亿年前,领鞭毛虫形成了菌落,而且可能是首个多细胞生物的原型。 P218

现在,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的科学家们认为他们已经找到了答案。 P219

鲸须很轻,看上去仿佛由薄薄的玻璃纤维制成。 P220

我们之前用的渔线长四百米,很重,需要用手小心卷起来才能放进深桶里。 P221

在桶底积聚的是被叫作下脚鱼肝油的油亮发臭的棕色凝状物。 P222

除了雌性鲨鱼卵子受精的时候之外(那是一个谈不上愉悦和温存的过程),鲨鱼能接触到的活物只有之后会成为其腹中食物的猎物。 P223

仅仅过了半小时,我们就漂出了很远,以至于我以为已经能看到罗弗敦群岛的尽头了。 P224

这个故事讲述了一艘满载当地渔民的渔船被卷进旋涡,旋涡发出的声音比尼亚加拉大瀑布还响亮,山脉也跟着颤动。 P225

在他们的首次尝试中,每三个钩子能钩住一条格陵兰睡鲨。 P226

答案在于环斑海豹、港海豹、髯海豹和冠海豹都是高度进化的哺乳动物。 P227

”[140]“老天!”雨果说,并补充说一定是非常抑郁的人才会这样想象海洋。 P228

死去的北极熊被认为是有毒废物,而格陵兰睡鲨承载的毒素含量比北极熊还要高。 P229

当我们这两艘小船擦肩而过时,那两个人都站了起来,如果此时海浪袭击他们的船侧,他们会有落水的危险。 P230

第二天,我们在斯泰加海姆的一场音乐会上又遇到了这两个人。 P231

暗礁两侧有很多鱼,我们几分钟内就捉到了两条海带鳕鱼做晚餐。 P232

由于洋流的作用,在海洋的特定位置会形成巨大的塑料岛,它们在海上以螺旋形旋转。 P233

然而,挪威海岸附近就有无数冷水礁。 P234

石油公司已经获得并将持续拥有在挪威受保护的珊瑚礁附近钻探石油的许可授权。 P235

但这样的评价并不是一成不变的。 P236

对他而言,罗弗敦西部的粗鄙无他处可敌。 P237

这些照片拍摄于斯德尔摩亚背后的迪格姆伦村。 P238

即使是大海,也在对抗罗弗敦群山时失败了。 P239

一些聪明人,比如英国天文学家埃德蒙·哈雷(哈雷彗星的发现者),试图通过计算河流向海洋运送的盐量来确定地球的年龄。 P240

但到了十九世纪,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地球远比人类曾经想象的要古老得多,这意味着几乎地球的全部过去都发生在没有我们见证的情况下。 P241

劳伦大陆和波罗的大陆之后再次分开,在此过程中形成了一片新的海洋。 P242

事实上,罗弗敦群山就是导致海冰南移的原因。 P243

他坚持说每次我来到北方时总能赶上美妙的天气。 P244

晚上涨潮时,风通常也跟着潮水涌起来,力道渐强。 P245

但是,我并不着急。 P246

在岛上,鲁滨孙也开始认识了真正的自己,他变得充满哲思。 P247

有些人着了迷,开始过上以精神世界为主的生活。 P248

大多数挪威人在度假期间喜欢去海滩。 P249

[151]你会发现一旦在脑内想象出这个画面,就很难甩掉了。 P250

死刑方法有很多。 P251

双窄额互爱蟹,在挪威语里被叫作pyntekrabbe或“装饰性螃蟹”,它们会用藻类覆盖自己,使自己隐形。 P252

在低潮区边缘,新产的鱼卵隐藏在海藻、海草和海葵中。 P253

如果你把一根棍子插入洞中,蛤蜊会裹住棍子闭合,你就可以把它拉出来了。 P254

一八七〇年,人们在马萨诸塞湾发现了一只刺水母,直径超过一米八,重量可能超过一吨。 P255

但这并不是最严重的生物集体灭绝事件。 P256

但是在“二叠纪—三叠纪灭绝事件”结束时,生命之树上这个丰饶的老枝突然被切断。 P257

目前,全世界的大洋中有大约五百种不同的鲨鱼在游荡,其中一半还是在刚过去的四十年里才被发现的。 P258

当二氧化碳溶解在水中时,水的酸性会变强。 P259

海洋的反应时间约为三十年。 P260

玻利维亚人认为这是最大的不公正,他们至今仍没有放弃通过国际法夺回海岸。 P261

在接下来的几周内,它们将合并形成颈部和嘴巴。 P262

就像猴子和地球上所有的生命一样,我们来自大海。 P263

有一次只是因为一个小问题,而且我觉得我们之后都意识到了那问题是如何琐碎,但我们在争吵时互相辱骂了对方。 P264

既然我们已经开始了,就不能半途而废。 P265

我提出,虚构人物德里克怎么看都不像这样的人。 P266

所以雨果不断地画了又擦,擦了又画,试图调整阴影的效果和细微处的差别。 P267

当然,这是他的家,我只是一个客人,但我也是他的朋友。 P268

但是,在发文章之前我需要用互联网查一些信息,而只有起居室有网络。 P269

* * *那天晚上我们就我写的文章展开讨论,他说我写得不够精确。 P270

我们此次狩猎的动机还有其黑暗的一面。 P271

否则,为什么雨果在电视上看的自然类节目里会有这么多野兽呢?里面的英语旁白为什么总要用吓人的声音骗我们相信某个人马上就要被可怕的怪物吃掉了呢?黄蜂对人类的危害远远大于鲨鱼。 P272

突然之间,我们不是杀人的人,而是被杀的人。 P273

海洋中充满了千奇百怪、目的不明的大怪物。 P274

[159]注意:现在的怪物电影已经不再讲野生动物了,而是讲我们自身的变态翻版,比如僵尸和吸血鬼。 P275

而当水流转向,潮水退去时,我们的情绪再次低落了。 P276

我们之间正发生着什么,这让我想起了可回收瓶子底部残留的渣滓。 P277

整辆车散发着刺鼻的霉味。 P278

另外,按照法律,位于海上的财产面积延长至陡峭的水下大陆架边缘。 P279

在水中,我把头放低,抬起脚,剩下的全靠配重带起作用。 P280

仅仅在三点七亿年前,第一批生物才踌躇着爬进浅水区。 P281

“你的身体会想起来的。 P282

这是一个十分沉重的负担。 P283

海水带我穿出深深的海沟,在宽阔的海底空地上,长须鲸正用复调唱着一首深沉、悲伤的海洋之歌。 P284

我看到一个木桶似乎正通过涡旋向上,便一把抱住它不放。 P285

前方不远处,它们不断跃出水面,精力充沛。 P286

逆戟鲸的斑迹或背鳍各不相同,就像人类的指纹。 P287

雨果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P288

”雨果继续说。 P289

雨果跟我说,几年前在斯卡洛瓦附近几乎与我们现在所处位置相同的地方,一艘塑料艇遭到了一只逆戟鲸的攻击挑衅。 P290

根据阿根廷报纸《民族报》的说法,法院判决她(或者它)应该被归类为“非人的人”。 P291

现在的光线足够让我们对所在位置进行三角测量(使用斯卡洛瓦灯塔、弗雷萨河上的石头标记和赫尔达冰川顶部的斯泰根贝格尔这三个坐标)。 P292

上次的北极鳕派对结束后留下了一些鲸鱼肉,它们将成为诱饵。 P293

就在雨果落水之前,他听到他的兄弟喊道:“他落水了!”逆流把雨果拉进了海里,他像个布娃娃一样在水里跌跌撞撞,很快就被拽到了海底。 P294

如果格陵兰睡鲨的速度再快一些,雨果就会从船里翻出去,那时刀子就会派上用场。 P295

瞬间,渔线断了。 P296

感谢安妮卡·阿斯约德(Anniken Aasjord)。 P297

最后,我要问候我们尚未出生的孩子,这个孩子是在我的北方之旅中受孕的,将在本书于挪威出版的时候出生。 P298

[3]阿蒂尔·兰波(Arthur Rimbaud,1854—1891),法国诗人,法国象征主义代表诗人之一。 P299

通常被描述为鲸鱼、海豚或鳄鱼的形状。 P300

(作者注)[12]根据《圣经·创世记》记载,玛士撒拉是以诺的儿子,诺亚的祖父,也是最长寿的人,活了九百六十九岁。 P301

(作者注)[15]以上信息来自英国广播公司的电视剧集《蓝色星球》(Blue Planet)第二集“深海”(The Deep),这集内容记录了摄制组跟随科考队研究鲸鱼尸体的腐烂过程。 P302

[22]引自Inge Albriktsen的文章Da snurperen‘Seto’forliste—et lite hyggelig 45-?rs minne,收录于?rbok for Steigen,2006。 P303

在鲱鱼捕捞结束后的淡季,“赛托号”作为货轮开往大陆,船舱里满载烈酒回到斯泰根。 P304

(作者注)[26]儒勒·凡尔纳(Jules Verne,1828—1905),法国小说家、剧作家及诗人。 P305

32.Dresden,德国萨克森自由州的首府,德国东部重要的文化、政治和经济中心。 P306

[40]约纳斯·科林(Jonas Collin)编,Skildringer af naturvidenskaberne for alle, Forlagsbureauet i K?benhavn,1882。 P307

[45]乔纳森·戈登(Jonathan Gordon),《抹香鲸》(Sperm Whales),世界生物图书馆,1998。 P308

在捕鲸机械化之前,鲸鱼种群已被过度捕捞,近乎灭绝。 P309

尼尔森声称,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军使用的毒气弹和迪塞普逊湾的臭气相比只是小巫见大巫。 P310

(作者注)[58]选自诗歌B?lgje,作者霍尔迪斯·莫伦·瓦萨斯(Halldis Moren Vesaas)。 P311

[66]艾里克·彭托皮丹(Erik Pontoppidan),Norges naturhistorie,哥本哈根,1753,第二卷,第219页。 P312

收录在《约翰·哈里斯航游记,第二辑》(John Harris Collection of Voyages and Travel, vol.II),航海与巡游图书馆(Navigantium atque Itinerantium Bibliotheca),伦敦,1744。 P313

[72]俄刻阿诺斯是十二泰坦神之一,排行第一,为大洋河流之神。 P314

二〇一三年,奥克兰大学的天文学家在新技术的支持下提高了对银河系中的“类地球”恒星数量的估计。 P315

[83]克里斯多夫·兰斯梅(Christoph Ransmayr),《令人战栗的冰封与黑暗》(The Terrors of Ice and Darkness),原文为德语,英译本翻译为约翰·E.伍德(John E.Woods),格劳夫出版社,1991,第113—114页。 P316

(作者注)[88]北欧地区的原住民,欧洲最大的原住民族群之一,也是欧洲目前仅存的游牧民族。 P317

据说,他在爱尔兰的海边看到一群像鹅一样的小鸟从果树的果实里孵化出来。 P318

[103]艾尔伯图斯·马格努斯(Albertus Magnus),常被称为“大阿尔伯特”,中世纪欧洲重要的哲学家和神学家,天主教多明我会神父,提倡神学与科学的和平共存。 P319

[107]《国王之镜》(Kongespeilet),作者不详,流传于十三世纪中叶,该书被认为是挪威中世纪最重要的作品。 P320

如果螃蟹被放进了不同的盒子,乌贼会意识到符号和螃蟹的对应关系发生了改变。 P321

挪威沿岸渔民也试图阻止使用地震波的地质探测船驶入他们的渔场,但海岸警卫登上渔船并把渔民们驱逐出了探测海域。 P322

一首名叫Skrova-sangen,于一九五〇年前后由威廉·“威尔”·贝德尔森(Wilhelm“Ville”Pedersen)创作。 P323

穆雷参与了传奇性的“殿下之舰挑战者号”首次重大深海科考活动。 P324

达格·L.阿克斯奈斯,M?rkere kystvann?,第三期,2015,第125—132页。 P325

(作者注)[139]克里斯蒂安·林德森(Christian Lydersen)和吉特·M.科瓦克斯(Kit M.Kovacs),Haiforskning p? Svalbard,选自Polarboken,2011—2012,Norsk Polarklubb出版社,2012,第5—14页。 P326

《渔业日报》(Fiskaren),2015年6月17日,第5页。 P327

(作者注)[149]罗伊·雅各布森(Roy Jacobsen),De usynlige, Cappelen Damm,2013,第97页。 P328

(作者注)[155]二〇一五年六月十九日,关于该话题的最新研究报告发表在《科学进展》(Science Advances)杂志上,标题为《现代人类导致物种灭绝加速:走向第六次大灭绝》(Accelerated Modern Human-induced Species Losses:Entering the Sixth Mass Extinction)。 P329

(作者注)[159]《安岛邮报》(And?yposten),2006年7月3日。 P330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