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念

good

小女孩从睡梦中惊醒,揉着双眼,从床上坐起身来。 P6

她不可思议地使劲眨了眨眼睛——照片中真真切切地没有了姐姐。 P7

云雾也在那一瞬间散尽,两个人的身影显现在男子的视线里——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 P8

他抖了抖被汗水浸透的衣襟,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P17

他知道,接下来恐怕又要睁着眼睛等待黑夜变成白昼了。 P18

门被轻轻地推开,又轻轻地合上,紧接着是一阵清脆的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声响,一股淡淡的清香涌进程巍然的鼻腔。 P19

这就是程巍然惯常与人的沟通方式,说话言简意赅、惜字如金,如果不必浪费唇舌,用眼神能把用意表达清楚那最好了。 P20

” “太没有素质了,不就一破支队长吗,有什么可狂的?”作为美女的戚宁,在她的印象里还从未被男人如此轻视过,心下不禁暗暗吐槽。 P21

我想这一定会让您很受挫,悲伤、愤怒、愧疚、沮丧等情绪会交织在一起,内心的焦灼感和压力感恐怕放在谁身上也睡不踏实。 P22

不过,话说得稍微有些重,还带了一点点质疑的意味,也算是为她自己遭到程巍然不屑的对待出口气。 P23

在程巍然与顾超对峙期间,有警员在耳机中向他汇报,迎宾车司机已经被杀害,尸体仍在车的后备厢中。 P24

“其实,我的意思是说,您的职位在局里举足轻重,我们希望能够及时掌握您的心理状态,来保证您有个健康的心态,从而保持良好的工作状态。 P25

但想想还是觉得有些不妥,又不甘心就此无功而回,便愣在原地进退两难。 P26

刚要发动车子,听到身后传出“砰”的一声关门动静,紧接着便从后视镜里看到气鼓鼓绷着脸的戚宁坐了上来。 P27

按说作为公安大学心理学硕士,接触过的恶性杀人案例不在少数,诸如开膛、剥皮、碎尸案等,要多变态有多变态。 P28

她实在不敢动,生怕一活动身体便不听使唤,会将胃里的东西全喷出来。 P29

”徐天成冲门外一个哭哭啼啼的中年妇女努努嘴,“死的是她弟媳,叫张惠。 P30

徐天成和方宇是程巍然在队里最为信任的人,三人关系密切,私下交往甚多,但性格迥然不同。 P31

至于楼里其他住户和小区保安,都表示没注意到有什么可疑人物。 P32

另外,出于谨慎办案原则,警方还须落实报案人李春丽的口供。 P33

戚宁正犹豫着要不要回“中心”,正好碰到方宇也过来找程巍然。 P34

两人都有比较确凿的人证,已排除作案嫌疑。 P35

” 见戚宁冲他扬手,方宇转身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从抽屉里拿出一沓照片,递过去:“给,全在这儿了。 P36

再次踏入案发现场,戚宁站在标记尸体位置的白色标记线前,此时她的视角代表着凶手的视角。 P37

相较来说,后一种姿势应该更舒服些,如此凶手的视角是朝着床头方向。 P38

“你到底怎么想的?”方宇扬了扬声,急切地问。 P39

” 戚宁起身走到梳妆柜前:“他赶忙走到这里,拿起摆在这儿的女主人照片进一步对照,于是便完全确认了自己杀错人的事实。 P40

戚宁看他这副  样,心里不明白他怎么就这么怕程巍然,便颇有些为方宇鸣不平的意思,小声嘟哝道:“哼,真搞笑,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也不知道是谁昨天把我放进现场的。 P41

” “去看看老徐回来没,把他叫过来。 P42

”陆文惠“噗”地笑了声,说,“咱们‘中心’成立得晚,但我在政治处工作了很多年,跟小程打过不少交道,对他还是有些了解的。 P43

当然,这其中还有个很重要的因素,小程曾经被省厅征调过……” “他还在省厅工作过?什么职位?”戚宁打断主任的话,追问道。 P44

” “他有您说的这么会做人?我怎么没觉得?”戚宁不大相信地说。 P45

” “所以,我觉得他还是应该适当地做一下心理疏导活动。 P46

与此同时,程巍然、徐天成和方宇,三个人开了个小会。 P47

那么,关于入室抢劫杀人这一侦破方向接下来的工作重点,要倾向于对流窜作案和前科犯作案的大规模排查。 P48

她丈夫叫郑源,现年46岁,也在天成公司工作,目前任该公司营销部总监。 P49

与李春丽分别不久,方宇和徐天成便在天成公司见到了郑源。 P50

“我本来是想去见一个客户,不过把时间记错了。 P51

”方宇接下话说,“李春丽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常表现,有没有认识新的朋友什么的?” “挺正常的啊!她的朋友我都认识,没什么特别。 P52

会不会他其实真想到了一种李春丽成为受害目标的可能性?” “反正挺滑头的,咱还是先去咖啡店落实下再说吧。 P53

“死者,男性,死亡时间大致在昨日(7月26日)19点到20点之间。 P55

”紧跟着从树丛里钻出来的方宇接下话,随即又从徐天成手里拿过死者钱包,抽出身份证,放在眼前,“这哥们叫郝卫东,32岁,家庭住址是红菱区东纬路125号2单元601室。 P56

他媳妇今天上午已经报警了,派出所让她自己先找找再说。 P57

“嗯。 P58

”程巍然说。 P59

”郑源将手指搭在眉骨上,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扬着声音说,“我今天有非常重要的客户要见,你们这不是瞎耽误我工夫吗?” “你撒谎!我们已经核实过,你说的那家咖啡店那天根本没营业!”方宇也提高音量,压住郑源的声音说。 P60

” “胡说,一派胡言!”郑源激动地吼了一句,随即眨了眨眼睛,又语气软软地说,“对不起,我确实没讲实话。 P61

郑源身子一缩,好像被惊着了,右手下意识地摸了摸左腕上的手表。 P62

”戚宁清了清嗓子,信心满满地说道,“郑源一开始接受讯问,有个手指搭在眉骨上,眼睛向下瞄的动作,看似很不耐烦的样子,其实从行为心理学的角度解读,这是一个表现内心‘羞愧’的行为。 P63

我倾向于对方丈夫有一定的权势背景,可以左右郑源人生的某个方面,所以他才极度惧怕出轨的事实被曝光。 P64

再联系到前面的推论,显然手表和出轨对象是有关联的。 P65

程巍然冲他勾勾手指,示意他附耳过来,歪着脑袋在他耳边轻声交代了一番。 P66

不过到时候就不会这么低调了,有可能会闹得满城风雨。 P67

程巍然这时又扭头,用鄙夷的目光上下打量戚宁一番,不咸不淡地说:“再说,我答应和你赌了吗?” 说罢,程巍然转回头,微微翘了翘嘴角,脸上露出一丝久违的浅笑。 P68

他侧了侧身把手机摸索到手上,顺便扫了眼床头的闹钟,还不到早晨6点。 P69

” “6楼的屋主说狗确实在凌晨狂叫了一阵。 P70

”林欢叹着气说,“这药一盒得百八十块钱,出现耐药性和成瘾性后,一盒可能就能顶两三天。 P71

此刻,张铎一边翻着张超的病历,一边抹着眼睛,抽泣着说:“我哥有今天,都是被那个坏女人害的!” “什么女人?”徐天成问。 P72

“被那女人刺激了,我哥后来染上酗酒的毛病,饭店也干不下去了,真是被那女人害得一无所有。 P73

昨天审完郑源,徐天成和方宇先去了华美酒店落实开房的口供,最后证实郑源的确在案发当时和王燕入住在那儿。 P74

”程巍然接下话说。 P75

“案子破了,走,庆功去,一起吃个晚饭?”林欢先开口说道。 P76

他知道对于嫌疑人的行为和心理分析,如同一个抽丝剥茧的过程,虽然最终呈现在报告中的信息只有几点,但那也是通过细致的观察与缜密复杂的分析才能得出的。 P77

是手机,为什么证物中未见到张超的手机呢? 这会儿,戚宁也一样眼睛大睁着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P78

只能有一种解释,他愧疚了。 P79

徐天成皱了下眉头,问:“这半上午干吗去了?” 方宇和戚宁对了下眼,然后方宇解释说:“昨晚戚宁给我打电话,打听咱们调查李春丽的具体情况。 P81

罪念 小说电子书 第2张还有……”方宇笑笑,似乎想要卖个关子。 P82

很幸运的是,公用电话对面有家超市设有监控,调阅监控录像证实,两次拨打电话的人正是张超。 P83

”徐天成补充道,“而且张铎证实,张超恰恰就是个左撇子。 P84

方宇话音落下,屋子里安静了一会儿,显然大家都在思索如何串联起刚刚这一系列线索。 P85

“综合目前线索来看,李春丽和张超可以说是同病相怜,不仅都身患重病、命不久矣,而且爱人都主动出轨了。 P86

” “对,我记得那案子,到头来咱把案子破了,保险公司分文未赔。 P87

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一时生出的荒谬念头,到头来竟然害死三条人命。 P88

” “怎么认识张超的?” “通过一个同城的聊天室,后来互留了QQ,因为彼此的经历相似,我们很快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P89

我给弟媳拿了套睡衣,让她先洗个澡,好好睡一觉消消气,然后赶紧出门去我妈家。 P90

他还说不用我担心,他会做好善后的,哪怕是死也绝不会把我暴露出去。 P91

” ………… “扯淡!”程巍然在隔壁观察室莫名地恼火起来,冷冷地吐出两个字。 P92

硕大的雨滴由天幕上滚滚砸落,使得原本静谧的夜晚顷刻间变得异常嘈杂凌乱。 P93

他不时抬腕看着时间,好像与某人在某个时间有什么约定。 P94

程巍然从黑色大切诺基上走下来,分开围观的人群,掀起警戒线,走进室内。 P95

客厅西侧的尽头有一间卧室。 P96

走下楼梯,徐天成和方宇迎过来,徐天成先说道:“尸体是被早晨来打扫的清洁工发现的,也是她报的案。 P97

除此之外,死者身上没有发现其他伤口。 P98

汽车行驶在马路上,滚滚热浪从四面八方钻进车里。 P99

“排除嫌疑了。 P100

” “8月22日,也就是前天21点到23点,你在做什么?”方宇问。 P101

” “人都不在了,能影响我什么?”刘祥林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斟酌了下,说道,“好吧,那我就说说。 P102

工作上也是,为了能赢官司什么手段都敢使,我就知道她早晚会出事。 P103

两人不知道为了什么事情谈得很不愉快,最后不欢而散。 P104

当然对于戚宁的“应用犯罪心理学”专业背景,两人更是相当信服。 P105

尤其在风林小区案中初试牛刀,便显示出良好的实际效用,更是让她对这门学科的愿景充满期待。 P106

原本戚宁研究生毕业放弃留校任教选择回到故乡春海工作的原因之一,就是想要多陪伴和照顾年纪越来越大的奶奶。 P107

吃过晚饭,奶奶坐在客厅看电视,戚宁迫不及待地回到自己房间。 P108

法医报告里还显示:被害人的舌头是在其呼吸完全停止之后被割下的,并且其身上的绑痕处没有皮下淤血迹象,表明死者也是在死后才被捆绑的。 P109

而在该路段尽头,小区北侧属于监控盲点的铁栅栏墙下,勘查员发现了两枚清晰的脚印,想必凶手正是从这里翻墙进出小区实施作案的。 P110

房门内侧有新增的划痕,而且房门钥匙是在玄关处的小鞋柜下面被找到的,说明死者最先遭到袭击的地方离门很近,应该是刚进家门或者刚到家不久便遇害的。 P111

所以凶手要么是与被害人熟识的人,要么就是对被害人进行过长时间的跟踪、观察(倾向于后者)。 P112

推论结果:这是一次预谋杀人,凶手的附加行为是一种仪式化的标记,凶手与被害人在生活中可能并没有直接的利益交集,凶手的犯罪行为并不是由金钱、报复、嫉妒等常见世俗因素所驱使的,而是为满足心理需求的一种表现。 P113

戚宁把身子靠在椅背上,想让自己冷静一下。 P114

据他雇用的店员回忆:吴鹏这阵子显得特别烦躁,经常不在店里,还总无端发火。 P115

他平日都只是待在自己的网吧里,不怎么出去,除了网络游戏也没什么其他嗜好,对自己的员工和客人也都很和气。 P116

最终刘某本人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还牵连律师事务所受到警告处分。 P117

吴鹏从冰箱里拿出几瓶矿泉水,二人摇手表示不需要,吴鹏便自顾自地打开一瓶,坐到床上喝起来。 P118

过了好一会儿,他缓过神来,急着问道:“她是哪天被杀的?” 吴鹏做过律师,对警察的办案方式比较了解。 P119

说了几句闲话后,徐天成突然话锋一转:“听说那天你去找于梅的时候你们拌了几句嘴,是因为什么?” 吴鹏一愣,神情又紧张起来,掩饰说:“没什么,没什么。 P120

我一开始没同意,她便威胁我,说我拿不出受她指使的证据。 P121

” “你恨于梅吗?”徐天成问。 P122

” “对,不过我们要扩大范围,对律所近年来代理的所有官司都要进行查阅。 P123

这两天戚宁又将案件资料反复看过几遍,可以说每个细节每个画面都深深地印在了她脑海里。 P124

多年的经验告诉他,凶手第一次作案是不会那么从容、冷静、不留一丝痕迹的,而他也同样有一种强烈的直觉——这件案子并没有结束,凶手还会继续下去。 P125

接听后,里面传来一个淡淡的声音:“你下楼来一下。 P126

这家医院戚宁坐出租车时倒是常听广播里介绍,但还是第一次来。 P127

纵使经历过无数案发现场的程巍然,此时都是一脸惊骇之情。 P128

“所以他绝不会停手。 P129

可医院行政区域并没有监控设备,方宇只好粗略地看了一下有监控设备区域的录像,也未发现可疑的身影,便让保卫科拷贝一份带回队里再仔细查看。 P130

据值班的医护人员说,王益德在昨天晚上9点左右到各科室巡视了一圈,与几个当班的医生随意聊了会儿天,又象征性地巡了巡房,便说要回办公室休息,之后就没人再见过他。 P131

”戚宁斟酌着字眼说,生怕让人家觉得生硬。 P132

你可以在院里随便打听,噢……”张静正哀怨地絮叨着丈夫的好,不知为何突然怔了一下,随后眼神便有些游离,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很不自然。 P133

” “赵新民在医院哪个科?” “他离职了,有一段时间了。 P134

” “哦,王益德老婆也提到过他,说他跟王益德的关系不太好。 P135

“什么?他被人杀了?”赵新民嘴张得很大,异常惊愕,“你们不会怀疑是我干的吧?” “你为什么辞职?”戚宁问。 P136

“说白了,医生在南明医院更像是一个销售,面对来看病的老百姓,脑袋里想的全是如何收益最大化。 P137

那我就走呗,干吗要烂在那臭茅坑里!” “南明医院这么干就没出过事?”方宇问。 P138

“这南明医院跟社会上那些黑心企业一样,宁肯花费大价钱做广告宣传和媒体公关,也不舍得多花一分钱在改良技术和设备上。 P139

戚宁去了法医科,但里面的工作人员表示林欢在解剖室做尸检,戚宁便又去了解剖室。 P140

” “别客气。 P141

正好我的专业侧重于犯罪心理的研究,对这样的案件首先我自己很感兴趣,更主要的是想试着帮程队他们尽快锁定犯罪嫌疑人的类型,所以……” “嗯,跟我来吧。 P142

胸腔到脐处被完全切开,锐器割断了胸、腹主动脉,心脏被切除。 P143

”林欢边说着,边把白布罩回尸体上。 P144

“说定了噢!”戚宁抬手比画了个OK的姿势,转瞬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便又一脸正经地说,“对了,我现在就有个问题要请教你。 P145

” “孩子这是想你了,抽空回你妈家看看。 P146

” 徐天成说着话,起身走到饮水机旁给自己接了杯水,边接边说道:“之后我们又暗地查了一下王益德的财产,发现他和他老婆名下共有三套住房——他们夫妻俩住一套,其余两套一套用于出租,一套他的父母住着。 P147

可以想象这三年民营医院的工作经历,让他累积了多少个人财富。 P148

马成功50多岁了,眼瞅着就快退休了,但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到现在也没混上个一官半职。 P149

“背景不敢说,但感觉这于梅胆量不小。 P150

” “不知道凶手作案和这些有没有关系,除了吴鹏这个案子,其他诉讼档案里发现有作案动机的嫌疑人了吗?”徐天成又问道。 P151

” 三人谈话临近尾声,听到门外有人敲门,徐天成替程巍然应了声,紧接着便看到戚宁走进来。 P152

会议正式开始,程巍然首先将案发现场的情况以及两名被害人的背景资料详细介绍了一遍,之后便是汇报案子的侦破进展,总结起来有以下几点: 一、王益德被杀当晚,医院值班人员和病人都没有发现可疑人物,仔细看过医院保卫科提供的当晚监控录像,同样没有发现嫌疑人。 P154

经确认,手术刀是一件工艺品,是被害人从网上定制的。 P155

王益德这边,与他合作过的医疗机构都表示合作很愉快,并没有产生过纠纷。 P156

两案中绳子的材质、捆绑的方式,以及绳扣的打法都如出一辙。 P157

现在是8月下旬,备受瞩目的春海国际商业博览大会将在9月底开幕,紧接着又是国庆节旅游黄金周,市里要搞大型游园以及彩车巡演活动。 P158

程巍然坐回椅子上,说:“刚刚我已经讲过,两起案子的凶手已经可以确定是同一个人所为,但对于案件的性质、凶手作案的动机,以及案件未来有可能的走向,我们都缺乏有效的线索指引,所以我现在要请咱们市局心理服务中心的咨询师戚宁,从犯罪心理和行为科学分析的角度来阐述下案子。 P159

虽然近年来偶尔会在公安部内部通报上看到一些有关变态杀人的案例,但他一直觉得那是极个别的、鲜有发生的,没想到现在竟然出现在自己的身边。 P160

他通过支配、操纵、控制他人的生命来获取心理上的宣泄以及某种特殊情感的释放,以至于这种犯罪人很少能够自行终止。 P161

总的来说,他们都是在某一专业领域里有所成就的人,同时也都具有严重的道德缺陷。 P162

果然,戚宁话音刚落,会场中便响起一阵嘈杂,疑问声也不断涌现。 P163

不禁抿嘴笑笑,说:“理论上说,变态连环杀手的标记行为是不会轻易发生改变的,但他们人格中又都具有追求完美的天性,既然仪式被赋予了某种含义,当然是越完美越好。 P164

一定会有某种关联将凶手与被害人,或者被害人与被害人之间联系起来。 P165

” “那就照你的想法来吧,双管齐下比较稳妥。 P166

”程巍然答道。 P167

”程巍然语气很不耐烦,但脸上的表情明显是温和的。 P168

” “好,我准时出来。 P169

两人来到门口,程巍然装作刚从门外进屋,戚宁站在她的身后,开始进入角色。 P170

结果,将左手中的钥匙甩到了小鞋柜下面,右手向后抓,指甲划到了门板上。 P171

而勒在这两个部位对被勒者来说,其意识丧失较慢,窒息过程较长,死亡较迟缓。 P172

于梅并没有被性侵犯过,再者两个被害人一男一女都被脱光了衣服,显然说明脱衣的动机和性无关。 P173

“是一种什么?”程巍然跟着问道。 P174

” “听你这么说我倒是也有印象,现场勘查时我也发现绳子捆得并不紧,好像只是象征性地捆了几下,只是它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这个我现在还回答不了你。 P175

他犹豫了一下,把电话随手撇到一边,并没有回复。 P177

另外,柳纯去世之后,程巍然越发地发现她对自己人生的重要。 P178

柳纯的死犹如在程巍然心底系了一个结,一个永远也无法打开的结。 P179

于是,这种多重失败、反复失败,给他心理上造成严重的挫折感,其结局就是个体的失调和变态。 P180

程巍然将头探出车窗外,见不远处光远百货商场的大楼下面正围着一群人,边上有警察在维持秩序,所有人都仰着头。 P181

”曲志刚看着越来越暗的天色,一脸焦急。 P182

“2006年年底。 P183

围墙高一米五左右,宽度很窄,感觉坐在上面,怕是一阵稍大的风、一个喷嚏都会让人身子晃动。 P184

李广泉表情和身体语言仍旧未有任何变化。 P185

”李广泉突然接话,然后猛抽了几口烟,接着将手中的烟屁股摁在围墙上捻灭,扔到地上。 P186

我想,我应该‘下去’陪她和她妈了。 P187

戚宁和程巍然靠在电梯两边,默默地对视着,戚宁脸上湿湿的,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泪水。 P188

她随口问了句旁边桌的同事,箱子是哪儿来的,同事说是程巍然送过来的。 P189

她本能地挣扎了几下,但很快就不动了,因为她看到了姐姐戚芸的脸。 P190

戚宁只好把脸贴到地板上,从床单与地面的缝隙中看着姐姐光着一双小脚丫蹑手蹑脚地走到卧室门口。 P191

“大头皮鞋”犹疑了一会儿,旋即掉转方向,似有些慌乱地加快速度走了出去。 P192

当然,记忆和悲伤总是无法抛弃的。 P193

死亡时间在当夜22点30分至23点之间,死因均系被锐器割断颈总动脉引发的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 P194

不过,在被害人的卧室中,凶手在墙上留下一个半圆形的涂鸦,是用被害人的鲜血涂上去的。 P195

而三年后终因线索全部中断,案件被暂时封存。 P196

她报案说当天赵元生跑到她的租屋内耍酒疯,口口声声嚷嚷着戚明一家都是他杀的,鞠艳丽要是再敢忤逆他的意思,他就把她也杀了。 P197

但最终并未发现他有任何可疑行径,便放弃了他这条线。 P198

或许与杀陈宇的动机一样,赵元生对于戚明和老婆鞠艳丽频频见面,心生嫉妒、怀恨在心,遂动了杀人灭门的恶念。 P199

调阅户籍登记信息,戚宁查到赵元生无儿无女,直系亲属中有一个80多岁的老母亲还健在,旁系亲属也只有一个哥哥赵元仁。 P200

这都多少年了,连电话都没打来一个。 P201

” 接下来,戚宁决定去会会那个所谓爸爸的中学同学鞠艳丽。 P202

很明显原来的酒店倒闭了,工作单位这条线怕是指望不上了。 P203

“她应该是1998年夏天过来的,好像住了有三四年。 P204

”房主说。 P205

其实戚宁小时候跟爸爸到医院玩的时候见过陈康,那时他还是一个不到30岁的帅小伙,可现在他已经是一个近50岁的中年长者了,而戚宁也是戚家有女初长成——是一个大姑娘了。 P206

”陈康会错了戚宁的意,低头沉吟了会儿,抬头斟酌着言辞说,“你也别纠结了,好好过你的日子。 P207

这些也说明不了什么问题,你爸是个热心肠的人,也许只是鞠艳丽一时有困难,他想帮帮她而已。 P208

很快,她手中多了把钥匙——是一把家中的钥匙,是戚宁和爸爸、妈妈、姐姐一起生活过的那个家的钥匙。 P209

这里曾带给她无限的温暖、快乐和幸福,但却令她失去了最珍贵的家人,所以对于这个地方她说不出是怀念多一些,还是憎恨多一些。 P210

她把手电筒放到书架上,饶有兴趣地翻了起来。 P211

戚宁具体叙述了发现白骨的过程,又大致说了下自己这一天走访调查的情形,然后问道:“你觉得我爸妈卧室里吊着的会什么人?” “在客厅里找到一个钱包,估计是死者的,不过里面没有身份证明。 P212

说句不科学的话,我觉得我应该放平心态,可能找到新的线索还得看机缘。 P213

”林欢说着,又补充道,“但也不排除比如深度醉酒等因素致使赵元生意识完全丧失,然后被悬挂到了绳套上。 P214

”戚宁迟疑着说,“他用玻璃碴刺死陈宇,更像是恐吓失败导致的激情杀人。 P215

” “那最好了,希望找到她后一切疑问都能迎刃而解。 P216

坐在车里,戚宁无暇顾及车窗外城郊的自然美景,因为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她的思绪不免又陷入“8·22”连环杀人案中: 凶手第一次作案是8月22日,星期二;第二次在8月29号,也是周二。 P217

那么“二”又意味着什么?通常二也被看成双,比如好事成双,双喜临门。 P218

“这真是一个天然氧吧啊!”戚宁小声念叨着。 P219

“你啊!”小姑疼惜地看了她一眼,没继续说下去。 P220

盗古人墓倒是不稀奇,可掘现代人的坟还真不多见。 P221

程巍然有个重要的会议要参加,人已经离开现场。 P222

不,舌头和心脏一样都属于人体器官,所以说凶手一直在遵循着他先前设定的仪式化的杀人手法。 P223

林欢把纸团一点一点地展开,放到餐桌上细细铺平——虽然渗了些血迹,但大体能看清楚,方方正正的纸片上打印了一个二维码。 P224

” 戚宁接过来,看了眼,转手递回给杨勘查员:“麻烦回去做一下技术还原,看看能不能把删除的聊天记录找回来。 P225

” “你昨天21点到22点之间在哪儿?” “和女儿在家看电视。 P226

平时很少看他出门,也没什么访客。 P227

但他却在半年前辞职了,而与此同时他与妻子王文英也分居了。 P228

” “来,坐,随便坐。 P229

你们是为老孔的事儿来的吧?” “都知道了,传得够快的!” “他住的那套房子是酒店分的,周围好多住户也是酒店的员工,一早酒店听说他的事儿都炸锅了。 P230

如果人女孩不肯就范,要么被打发干破烂差事,要么找个理由让人事部把人家辞退。 P231

现场勘验显示:房间中的指纹基本属于孔家信本人和他妻子王文英的。 P232

从犯罪心理学的角度分析,凶手作案的欲望会愈加强烈,理论上下一次作案时间距第三次间隔不会太长,那么是不是很快就会有第四起凶案? 忙活了一天,戚宁开着小姑的车行驶在回家的路上时,已是午夜。 P233

戚宁的突发灵感,就让她几乎陷入绝境。 P234

” “你拍二,我拍二,两个小孩丢手绢。 P236

” “不,我要和你们在一起!不……不……不要走……求你们……别丟下我……” 心率监测器突然狂跳。 P237

” “谢谢,吴院长,您费心了。 P238

警察的命也是命,身后也系着几个家庭。 P239

戚宁傻傻地笑着,心底感到无限温暖。 P240

“对,就像你说过的,他是个喜欢追求完美的人,CD肯定有特别的意义。 P241

傍晚,姑姑带着煲好的汤来了。 P242

CD光碟、手术刀、微信二维码,目的不在于对警方的提示,而在于“示罪”! 凶手留在现场的提示信息,实质上是一种示罪情节,是整个杀人仪式中的必要环节。 P243

他有种被凶手牵着鼻子走的感觉,心里极度郁闷。 P244

虽然警方出于谨慎原则暂时没有正式对外回应,但很多媒体已经用它们无孔不入的挖掘能力和敏锐的洞察力,开始探讨这几起案件之间的关联性。 P245

眼下这个当口,吴良志是想借着对连环杀人案的报道让自己再露一把脸,再加上某位领导的关照,说不定很快就可以上一个台阶。 P246

果然,撒了几句娇之后,贾姗姗开始说正事:“吴老师,我最近出了张新专辑,现在正各地跑宣传。 P247

当然,他也从中得到了回报。 P248

更绝的是,贾姗姗有个习惯——每次和圈内人士上过床之后,她总会写篇日记。 P249

当然,官司结果最后是不了了之,但却让贾姗姗赚足了眼球。 P250

说白了,贾姗姗给吴良志挂电话的用意,其实就是想让他心里舒服一些,省得生出什么意外。 P251

只是记者的介入势必会增加案子的侦破难度,在办案的同时还要防着记者,不然警方的每一步行动都会被记录成文字,暴露在人民群众的眼皮底下——当然,这里面也包括凶手。 P252

方宇、徐天成、戚宁、程巍然,甚至连主管刑侦的副局长尹正山都亲自出马了。 P253

这房子是她们租的工作室兼仓库。 P254

整张脸谱以白色为底,配以黑色油彩勾画的五官,做工精细,颜色鲜亮。 P255

这是一个整脸的白色脸谱,而白色脸谱代表的是阴险、狡诈以及邪恶。 P256

程巍然这是怎么了?在众目睽睽之下,竟会如此失态!他没有理会被惊吓到的林欢,甚至连办案手套都没戴,就旁若无人地紧紧盯着手中的项链。 P257

死亡原因与前三起案件相同,是被绳索勒挤窒息而死。 P258

‘枫树幼儿园’是一所民办高端幼儿园,办园时间不长,只有两年。 P259

遗憾的是,项链被高雅静的血渍严重污染,上面没有提取到可用的指纹和DNA证据。 P260

局长大人发话了,别人也就不好再说什么。 P261

眼瞅着快到下班时间,程巍然那边还没有消息,正想着要不要打个电话,徐天成抱着个方方正正的纸箱走进来。 P262

”徐天成扬扬手,似有些敷衍地说,说完便急匆匆地出了戚宁的办公室。 P263

柳纯在9点左右离开酒店,死亡时间是9点到9点30之间,体内酒精含量为40㎎/100ml,在案发现场周围警方还发现一些呕吐物,经检验与柳纯胃里的残留食物相同。 P264

不知不觉几个小时一晃就过去了,戚宁放下手中的卷宗抬起头的时候,墙上的挂钟已经指向夜里11点多了。 P265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