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儿子2019新版 (从芥川奖作家到芥川奖评委,《怒》《横道世之介》原著作者吉田修一,剥离爱的假面,细探爱的条件)

good

不是我自夸,我认为我的字,尤其是有棱有角的汉字,左右匀称又端正,充满知性的品格,即使在特写镜头下也很耐看。 P9

听阎魔说,他和一个朋友骑脚踏车到K公园。 P10

我们坐在餐桌边的老位子,阎魔拿叉子埋头卷意大利面,而我在对面拍。 P11

画面拍出的每一个字,越看越像那些人的脸。 P12

她和阎魔似乎是旧识。 P13

我意识到自己很不自然地移开了视线,就像看到掉在路边的色情照片,立刻转移视线一样。 P14

“来!看这边哦。 P15

镜头里的我,一边用力乱漱口,一边回嘴:“那种男生哪有我这种舌功?”把这时候的带子播出来看,就知道拍的全都是我。 P16

这时候镜头里的我——由阎魔剪着头发、映在镜子里的自己——露出了领悟到这件事的男人既卑劣又不负责任的开朗。 P17

[3]而怪诞艺术,小姐们,主题可是贝壳哟!我又没有贝壳,要怎么怪诞呀!怪诞的是你们才对!”这时候阎魔也已彻底醉了,不过我要毫不脸红地说,我最喜欢喝醉的阎魔了。 P18

反正,我们的国家手无寸铁,没有任何武器!”喝醉的阎魔慷慨激昂地道出这番宣言。 P19

如果有别国想要危害我们,就先冲着我来。 P20

洗好澡的时候,阎魔的菜也做好了。 P21

不是因为阎魔遭赞助商拒绝的背影,而是对看着这个背影的自己突然觉得心酸。 P22

“订书机不是拿来这样用的!”“你看过说明书吗?”“……没看过。 P23

窗外依然下着雨,我还是到处丢订书针。 P24

我放掉泡澡水,清洗浴缸。 P25

这虽然是件鸡毛蒜皮的小事,但对生活在这里的我却非常重要。 P26

“一起去买衣服啦!我帮你选,这样就不会有人说你土了。 P27

可是,一句话里如果出现两个陌生的单词,我似乎就会听不懂。 P28

希望大家能稍微想象一个被父亲逼着穿上剑道服、憧憬着维斯康蒂电影的少年。 P29

”所谓的六分之一,是手枪子弹的颗数。 P30

”他的意见也没有错。 P31

再怎么说,这边可是两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躺在房间里看录像带啊。 P32

来的是阎魔的朋友,与我的头发又没有关系。 P33

”“别闹了!革命斗士半点好处都没有。 P34

“跟以前的完全一样嘛!害我白期待一场。 P35

但是,我明白这正是决战关头,所以也不甘示弱。 P36

我妈那时候一定是睡昏头了。 P37

T恤卷到胸口,一只手伸进内裤里。 P38

我默默地听着,但也漠然地想着既然有前人,就会有来者吧。 P39

”所以我第一次向他提起佐和子。 P40

我和佐和子都不知道她指的是什么,乖乖等她解释。 P41

接下来那一瞬间,我们看到在店内后方收银台那里,有个小小的石灯笼摆饰。 P42

我不像阎魔那么细心,带子上既没有标题也没有贴日期。 P43

”就这么一句而已。 P44

他们剧团的一个大学男生也会来,常带我们去喝酒。 P45

现在回想起来,觉得那是场不太公平的交易,不过我的秘密对当时的我自己来说,一定就是那么重大吧。 P46

我像只天真地摇着尾巴想讨好主人的小狗,她走到哪儿我就跟到哪儿。 P47

我本来以为他在洗澡,不过并不是。 P48

回到东京,让阎魔看这卷带子的时候,他说道:“如果还是这张天真无邪的侧脸,你一整天做模型我也不会抱怨了。 P49

我觉得用爸爸准备好的钱发压岁钱给小孩,实在太没出息。 P50

”事实上,我妈说对了。 P51

我和阎魔一起看这卷带子的时候,也是等熨衣服的镜头一结束,就走出房间洗澡去了。 P52

被服务生忽视倒是其次,我觉得阎魔更可怜,情人是一个被服务生忽视的男人。 P53

里面拍的豪华浴室,是位于目白的四季酒店的浴室。 P54

这是想试探我吗?阎魔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想试探我会不会带着这三百万潜逃吗?我记得我烦恼了很长一段时间,最后得出这个结论:阎魔不是想试探我,而是想知道遭到背叛的滋味。 P55

当然,这是因为我挪不出空来。 P56

低着头的阎魔抬起头来,鼻子流出血来。 P57

阎魔拉住在玄关穿鞋的我。 P58

如果我真想让阎魔讨厌我,只要说一句“我在写诗”就行了。 P59

结果这个人不但讲了两个小时,临去之际还留下一句“我还是讨厌二丁目”才消失。 P60

“当今之世,再也没有懂得品味意犹未尽的风雅了。 P61

也许这是无可奈何的,但再也不会有任何人,能有许久之前右近那种让我倾倒的魅力了。 P62

不过,为了正义而施行的暴力是必要的。 P63

”我自以为很酷的那段电话留言,在我妈听来却很寂寞。 P64

从这个观点来说,以男人说话的方式和我妈讲话的阎魔,是一手揽下了我妈应该承受的痛苦和属于他自己的痛苦。 P65

可是,不管我多努力,还是学不成。 P66

即使是现在,我也鲜明地记得那天早上万里无云。 P67

我刚才也说过,这段影片我反复看了无数次,不管看多少次,每当出现这个镜头,我心里都想大叫:“喂——!看这边!”我会想,如果倒带再看一次,也许这次他就会注意到我的叫声了。 P68

“就是啊。 P69

”画面并没有拍到他。 P70

我知道这件事之后,为他被扭曲的死因感到忍无可忍的愤怒。 P71

”在镜头前光着身子的我,抱着脱下的衣服走向洗脸台。 P72

白色的蒸汽从水壶盖上喷出来,摄像机录下沸腾的声响。 P73

久别重逢的夜晚,她和以前一样在床上脱衣服。 P74

怎么会突然想学探戈,自己都觉得不太正常。 P75

虽然说不上是一部优秀的电影,但这部影片里的某一幕,我大概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P76

那种责难的表情,完全超越了演技。 P77

这时候的阎魔也照样无意识地写着便条,我继续拍着阎魔的背影。 P78

原来是店里的常客来问:“今晚我们要烤肉,一起来吧?”因为工作的关系,对于这种邀约阎魔一向来者不拒,为什么今晚偏偏拒绝?更何况是在百无聊赖的假日。 P79

在那里烤肉,等于是在尸体上跳舞。 P80

无论我在电话里怎么问她离家的原因,她都只是反复说“我把你爸爸丢在家里来了哦”,问不出个所以然来。 P81

我妈看着打电话订餐厅的我,发出了奇怪的感叹:“你已经是大人了啊……一定是你女朋友的功劳。 P82

“好啦。 P83

三个人的晚餐,像极了完全照计划进行的喜宴。 P84

我妈难以启齿似的迟迟不肯说,有了调整好态度的佐和子温柔的鼓励,她才吞吞吐吐地把她想做的事说出来。 P85

”“见、见谁!”“见阎魔你啊。 P86

我妈说她担心我爸,打了好几次电话。 P87

我再怎么想,都无法想象和你母亲一起做菜的自己是什么样子。 P88

他。 P89

把为数可观的“阎魔”全部改写完的时候,他一定会回来吧。 P90

岳志吵着“我要坐后面”,哥哥大海硬是把他塞进前座。 P92

以往来这儿时,他们常因为岳志兄弟的母亲而在兽径上停顿。 P93

卡车每次开动的那一瞬间,啤酒箱似乎都会垮下来,但被照在上面的烈日稳住了。 P94

”“别人盖多少房子,都跟哥无关吧。 P95

惨白的手臂没有一丝肌肉,眼神让人感觉到一种说不上来的狡猾。 P96

大海接过那些照片,一张张翻看。 P97

”岳志跳下车,把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扔进车里。 P98

驾驶座上的大海没有回答,等岳志把杂志丢进货台,回前座之后,卡车便又开始前进。 P99

岳志面向哥哥等待回答。 P100

店门一反常态地敞开,迎入夏天的风,店内脂粉不施的妈妈桑正在看报。 P101

东京的女孩子很难追吧!你一定被她们耍得团团转,有没有?”两人开始聊天,岳志来来回回经过他们面前,利落地搬运啤酒。 P102

那套沙发放平常的房间可能太花哨了。 P103

”“你喜欢那条通路?”“那个可是花了我两星期做的。 P104

但是,当哥哥从当地的大学毕业,到东京工作,岳志独自开始正式在酒行帮忙时,那已经不能叫作兴趣了。 P105

她年纪比你大吧?”大海嘴上调侃岳志,看他有什么反应,反而被岳志目不转睛地盯着看。 P106

”两人利落地送完酒馆一带的货。 P107

“今天最后一家是大浦。 P108

”兄弟俩并肩爬坡,听得出彼此的气息越来越急促。 P109

“好香啊。 P110

大海在前座一路睡到卡车开回店里的车库。 P111

”再度展开货台上的作业。 P112

然后往啤酒箱或清酒箱上一坐,乘着下坡吹上来的凉风,开始喝酒。 P113

真吾哥对倚在货台上看岳志工作的大海说:“哥哥来这边一起喝吧!讲东京的事来听!”昭三笑着说“多讲一些给他们听”,跛着脚回到店内。 P114

”大海一口气喝光真吾哥递给他的啤酒。 P115

”岳志朝他们看了一眼,似乎立刻明白他们在谈些什么,难为情地皱着脸说:“不行吗?”然后出言嘲笑道,“真吾哥,你不快回家,由美子姐又会气得来找你哦。 P116

我要是全心去爱我老婆,她马上就会跑走。 P117

”“她是什么样的人?”大海又问了一次,真吾哥虽然提了一些樱花的情况,但内容却不出传闻的范围。 P118

隔壁人家传来晚饭的菜香味。 P119

”“哈哈哈!什么独立啊!这种女人不叫女人!能靠自己生活的女人,就没有必要和你住在一起。 P120

换好衣服的父亲从包里拿出三个网子,一言不发地把网子递给岳志他们。 P121

眼前同样打开网子的哥哥,想把米那贝贴在岳志的泳镜上。 P122

“哥哥!会被风吹走!”“啊?”“你看,风……”“嗯,不会的。 P123

”因为妻子这么说,昭三便在稍远处停了车,和儿子们在车上等。 P124

“好了,你在那里等。 P125

昭三只能伸手望着妻子。 P126

上个月,岳志亲手铺了连接坡道与废屋间数米的通路。 P127

”“拍照?拍这个房子?”“对呀。 P128

首先,在厨房墙上或地上贴纸,在上面放金属网,然后把事先拌好的灰泥抹平,再涂上糨糊。 P129

”“好。 P130

再说,这房子有一半是我的……跟你开玩笑的啦。 P131

“你还没洗好?”岳志问,得到这样的回答:“洗好了,我要出来了。 P132

”岳志脱掉内裤,粗鲁地泡进洗澡水里。 P133

”“还敢说!也不会在电话里把住址讲清楚,我找了好几十分钟。 P134

三个男人洗完澡,坐进出租车之后,车子在一半铺成柏油的石板路上缓缓滑行。 P135

“嗯?这边的是哥哥,现在待在东京。 P136

要不是父亲得了痛风,这时候很可能会打起来。 P137

结果往往是昭三拼命抽烟,儿子们喝一肚子啤酒。 P138

离开店里的时候,昭三抓住大海的肩膀。 P139

只是,你也知道的,他以前就这样,只要遇到女人的事就会……不太对劲吧?”“那是以前的事了。 P140

”本来在外面等的岳志开门叫大海:“哥,你在干吗?快点走吧。 P141

店里打烊之后,三个男人一起来到厨房,桌上摆着豪华得令人惊讶的生鱼片拼盘。 P142

岳志买的第二张榻榻米,其实是送给小空的生日礼物。 P143

有一天,昭三正在起居室看电视,听到两人在厨房里争吵。 P144

“你敢拍,我就拿菜刀砍掉你那根手指,让你不能再按快门。 P145

昭三拿毛巾按住流血的伤口,带岳志到医院。 P146

逐渐开始神经过敏的小空,有一天,在傍晚骤雨中,对伞也不撑就跟着她的岳志扔了一块大石头。 P147

儿子们采米那贝早就采腻了,正在另一侧的小沙滩上坐着自己带来的橡皮艇玩。 P148

一开始先抱怨,然后边抱怨边把东西吃光,其实都只是学昭三而已。 P149

”“这样就有海水的味道,可能比较好吃。 P150

”冷风从刚才爬下的兽径吹到晒不到太阳的礁岩。 P151

“妈妈桑,那就是樱花……”大海还没有问完,妈妈桑便答“对对对”,要她端酒杯来。 P152

”妈妈桑话讲到一半,喝醉的真吾哥就从吧台过来了。 P153

一位唱完歌的老先生,要樱花帮他调杯兑水的酒,岳志就摆出踩到大便的臭脸,不客气地瞪着他。 P154

”“她就说啊,想要那个古驰的包包。 P155

我在床上睡觉,然后就听到她在隔壁厨房里‘啊——哈——’的。 P156

因为马上就要,所以等不及。 P157

还说‘我现在要拿军刀切腹。 P158

“哥哥,你喝太多了……”妈妈桑一边扶起跌倒的大海,一边温柔地轻声细语。 P159

”岳志操作自动售货机,从打开的饮料取出口拿起乌龙茶交给哥哥。 P160

小孩子会要大人买多到自己拿不住的烟火,宁愿被蚊子叮好几个小时,也要玩烟火。 P161

没人叫你吃。 P162

你该不会又闯祸了吧?”跟着岳志进店的大海笑着说:“如果闯祸,找人的应该是警察,不是电视台吧?”岳志接起电话,一个操长崎腔、讲话很快的女子,自顾自地说起话来。 P163

岳志回答表情僵硬的父亲:“不是的,应该不是吧。 P164

父子三人在宝龙吃了长崎什锦面之后,大海提着灯笼前往墓地,岳志照计划去代客人送中元礼。 P165

虽然如此,能找到送货地点还算好;有时候搞错住址,或是客户留的是旧址,遇到这种状况,就只能靠双腿来找。 P166

“你已经上小学了吧?几年级了?”“才二年级。 P167

”“好。 P168

过了不久,有个眼熟的小女孩抱着烟火从店里出来。 P169

我想买给邻居的小孩。 P170

”“上电视?”“对。 P171

那是他自己要这么做的。 P172

岳志好像认为这样是在帮我……其实,我去年离婚了。 P173

“可是,这种事,还是由当事人来说比较……”大海想逃避,樱花却说得斩钉截铁。 P174

”这时候,茂之往大海载他来的摩托车走,大海突然大吼:“喂,等等!得先送她们回去呀!”茂之身体震了一下,停了下来。 P175

“听说岳志要上电视,真的吗?”昭三抬眼看闯进来的真吾,用力嚼着卤竹笋。 P176

”昭三一本正经地说。 P177

”“没有,你啊……好了,我去年买了一双皮鞋,你就穿那双上电视。 P178

打上沙滩的大浪,有时差点将橡皮艇打翻。 P179

大海很快便游到艇边,跟在他后面的岳志一下子便爬上去。 P180

真吾哥的工头德二郎叔也喝得满面通红,炒热了席间的气氛。 P181

到了拍摄结束的前三十秒,因为岳志一直给一些简短生硬的回答,不知如何是好的女主持人便说:“那么,我们请本人直接发表一下对这个房子的看法。 P182

因为没洗浴缸就放水,昭三一心只在意背上感觉到浴缸的皂垢,总觉得没有食欲,便决定不要去吃晚饭。 P183

连喝了两瓶啤酒之后,昭三身上只穿着一件内裤,便往被子上一倒。 P184

但是,打来电话的并不是人在东京的大海,而是当地的警察来通知“今晚要留岳志在拘留所里过一晚”。 P185

”昭三答应明天一早就去接岳志之后,挂断了电话。 P186

卡车停放的县公路那边,有好几辆摩托车随着嘈杂的引擎声靠近。 P187

抱着小艇的儿子们,有如将这一群人打散似的爬过黑暗的礁岩。 P188

突然间,眼前出现了火焰并传来欢呼声。 P189

这时候,火焰随风烧到一个原本笑着窜逃的女子的裙子上。 P190

”从单轨电车换乘JR的时候,大海差点就要打电话给夕子,但转念想到她一定又在打电话,所以就算了。 P191

”大海脱了鞋,直接走到阳台上。 P192

再深一点……”大海喝完罐装啤酒,拉开椅子,把头伸进桌子底下。 P193

昭三坐进卡车的前座,说:“到车站前的日本食堂吃个早饭再回家吧?”“那里的烤鲑鱼很好吃。 P194

”“你上的那个节目?”“对,我的房子……说到这儿,不知道哥能不能在那里找到工作啊?”“他啊,他跟你不同,少了点自信……”“是吗?”“已经抓在手里的东西,他没有把握一直抓住。 P195

”岳志在心里想象度过两三天的感觉,觉得应该可以熬过去,所以他回答“我知道了,这样我可以等”。 P196

果真少了一个。 P197

”仓库一下子亮了起来。 P198

有只蛾一直想进房间,不断拿身体往纱窗上撞。 P200

只不过,自从听到我们学校的竞争对手圣玛丽安的田岛上星期在一百米自由泳游出五十六秒多的成绩之后,我就完全无心于麻将。 P201

“要是这次的纪录会能游出五十米一圈不到六秒就好了。 P202

如果从我们四个里随便选一个,剖开他的脑袋,里面一定会有阳光普照的游泳池,而我们正在里面拼命游泳。 P203

但是,旅行重要的不是要去哪里,而是和谁一起去,不是吗?正好打完半圈的时候,圭一郎的母亲到楼上来。 P204

“我们都十七岁了呢!已经够大了吧?”“十七岁还小呢!你们四个人加起来也不够看。 P205

每天晚上都想着阿姨……”“呜哇!浩介别说了!”我扑到浩介身上,拼命按住他的嘴。 P206

难道你要剥夺凌云好不容易得到的乐趣吗?”浩介被我勒住脖子,还是照样笑着这么说。 P207

每天都游一万米,会这样也是当然的。 P208

”“真的,越看越气。 P209

”说是说商量,其实也不是谈什么大事。 P210

”“凌,你知道女人也是有性欲的吗?我本来不知道。 P211

”“有时候,我会很羡慕浩介,觉得如果能像浩介那样就好了。 P212

在沉默的我俩身边,拓次和浩介的呼吸声越来越沉。 P213

“好饿。 P214

“哎呀,拓次,怎么啦?”阿姨连忙出声问拓次,一早就开起低级玩笑的浩介笑着回答:“大概是大姨妈来了吧。 P215

“阿姨已经吃过了?”“还没有,不过光看就饱了。 P216

“我们走了!”“好,路上小心。 P217

“凌云,听说你们昨天又跑到圭一郎家住了?也不怕给阿姨添麻烦,还得照顾四个脏兮兮的男生。 P218

打从我被选为队长的那一刻起,队长的威严便已荡然无存。 P219

我真的是个一点威严都没有的队长。 P220

我和尖叫着的京子抓着彼此一起落水。 P221

第一泳道包含我在内,几乎都是专攻自由泳的选手,全都是能够以百米七十五秒的速度游100×10的人。 P222

我知道游在我之后的京子已经打了我的脚底好几次了。 P223

我连找借口向京子解释的时间都没有,结束了短短十五秒钟的休息,又踢了墙游出去。 P224

二年级的原田和大西用力喘气,连浩介开玩笑大家都没力气笑了。 P225

想叫脚多出点力,就会抽筋。 P226

“凌云学长,我真的能学会游一百米吗?”“怎么这么问?”“因为我进社团已经五个月了,可是现在还……”“进来的时候,你连一米都不会游吧?现在呢?”“现在勉强可以游二十五米了……可是我还是不会换气。 P227

在游泳社里不会游泳的人才宝贵呢,哈哈哈!”“学长果然是在取笑我。 P228

只是对于自己身为一个不惜留下来指导不会游泳的学弟的学长,这种立场让我有些扭捏害臊、不好意思而已。 P229

不知道行不行哦?”“这个嘛,就不是我能决定的了。 P230

从那天起,家里就要我骑摩托车送货。 P231

”“呜!太狠啦。 P232

一开始,我还以为她在开玩笑。 P233

哥哥突然去世,伤心的当然不止妈妈。 P234

在通往八景町的长长阶梯上,我们彼此扶住对方的啤酒箱,而令人厌恶的沉默便以这种可笑的姿态持续。 P235

“所以呢,怎么回事?你说,圭一郎是同性恋?”我和浩介在夏日炎炎的漫长坡道上坐下,鹤港尽收眼底。 P236

”“阿、阿姨……离家出走?”我已经失去判断能力,觉得脑浆好像被夏天的太阳煮沸了。 P237

因为彼此都喝了酒,所以浩介也就让他抱住了,但是……“可是那时候,圭一郎好像勃起了,我觉得有点恶心……”“然后呢?你讲了半天,就只有这样?”“没有,不止。 P238

”听完整件事之后,我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了。 P239

浩介对我投以“他是怎么了”的眼神,我假装没有看见。 P240

照浩介的说法,好像是“因为美穗胸部太大了”。 P241

由于成绩一直不见进展,美穗为了退社的事找京子谈了好几次,但仍在京子的鼓励之下,每天都来练习。 P242

话说老师喝的金酒,是一种名为孟买蓝宝石的英国货,是我从家里帮她带来的。 P243

”老师没有对我的话发笑,而是说:“我听你的班主任说了,你还是不打算上大学?”“是的,我是这么想的……”“如果考得上,去上个大学不是很好吗?去跟女孩子玩个四年嘛。 P244

我们看着以简直是溺水般的姿势游泳的省吾,沿着池边跟着他走。 P245

省吾一定很痛苦,他想吸气的脸一次比一次更朝向天空。 P246

但一想到圣玛丽的田岛游出了五十六秒几,我就不能只顾着高兴。 P247

老师看着教室里摆设的历代游泳社照片,其中也有我哥哥雄大担任队长时的照片。 P248

不过,怎么会骑摩托车出事……”“……”老师在有些故障的折叠椅上坐下,把快见底的金酒喝完。 P249

“老师,我可以说件有点没礼貌的事吗?”“哎呀,真难得。 P250

“很可笑吗?”“哈哈哈!抱歉抱歉。 P251

消毒剂的味道随着夏天的风吹进更衣室里。 P252

一直到圭一郎稍微游了几百米,从水里出来站在出发台上之前,我们之间没有任何交谈。 P253

”“预备!开始!”圭一郎专攻蛙泳,在跳水后深深潜入池内,手脚只能动一次,叫作“一划一踢”。 P254

“圭、圭一郎!太好了!新纪录!你看!”我让圭一郎看我手心里紧握的码表。 P255

10我和圭一郎并肩从校门延伸而出的长长石板坡回家时,刚才的兴奋也没有冷却。 P256

“浩介跟你讲我妈离家出走的事了吧?”“啊,嗯。 P257

“问你哦,凌,你知道让·科克托吗?一个法国诗人。 P258

圭一郎陷入沉默。 P259

真是个没礼貌的家伙。 P260

”我脱掉学生服,换上方便送货的运动服。 P261

我送货过去的时候,偶尔会看到拓次的母亲化了浓妆,坐在年轻的酒保腿上。 P262

我没按刹车,就这样滑下通往丸山的下坡路。 P263

摩托车和白色的CEDRIC并排着滑下长长的坡道。 P264

圭一郎的母亲依然没有回家,而且行踪不明。 P265

我们学校的游泳社队员人数相对较少,县运会虽然规定一个项目只能有四人报名,我们还是可以全体参加。 P266

队员们好像要赶过他的叫声似的,全部一起冲过来。 P267

新学期开始后,太阳下山的时间也一下子变早了。 P268

如果说一个字一个字用心写就太夸张了,但我们的确写得很认真。 P269

我让钥匙叮当作响,走到藤森同学身边,藤森同学低着头说:“对不起哦,我又来找阿凌商量了。 P270

夕阳已经被稻佐山与夜空击垮,四周变暗了。 P271

车里没有别人,我们并排坐在最后面的座位。 P272

照亮车内的廉价日光灯不时咔嚓咔嚓地闪烁。 P273

明知如此,我还是没有勇气说出这句话。 P274

嗯,半夜里想圭一郎的事情想得很难过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你的脸。 P275

车门随着放气声打开了。 P276

在漆黑的县公路上孤零零地发光的公交车中,我一直望着自己的手。 P277

我跑上来的这座行人陆桥上,被小钢珠店的霓虹灯染成粉红色。 P278

公交车站还有一个戴着猎帽的老先生。 P279

心想不知道谁的车会先来,我做了一个决定,如果是我的先来,就把阿姨的所在告诉圭一郎。 P280

还有些笨蛋头发上擦了摩丝就直接跳进去……”“摩丝是什么东西?”“擦在头发上的像发油一样的东西。 P281

像是队员们集合速度慢、练习时废话多,诸如此类过去我从不曾在意的事情都让我懊恼,简直就像站在愚蠢群众面前拼命倡导革命的领导人,独自出洋相。 P282

我们各自准备冲向三天后即将来临的舞台。 P283

“明天要比赛了吧?”老爸要转移话题似的问我。 P284

有一些云,是我必须超越的。 P285

游泳比赛的赛程共四天。 P286

其他学校的选手正散漫地进场,停下来看我们的行进。 P287

遗憾的是,和他们参加同一项目的学弟没有任何人晋级,但每一个人都刷新了自己的纪录。 P288

那是我们队员为排在第二组的原田加油的声音。 P289

”“要是只有我一个人游得那么慢,大家一定会笑我的。 P290

我喜欢游泳池,比海更喜欢。 P291

五十六秒九九。 P292

把每一个笑你的人都踢开!来!来我这里!换气的角度越来越朝向天空。 P293

晋级二百米决赛的美穗有如要挽回名誉般,刷新了自己的纪录,拿下第二名。 P294

看到京子的眼泪,浩介说“原来母老虎也有眼泪”,这句话反而让京子重新振作起来,最后京子大声说:“总之,明天就是男子决赛了!大家要大声加油!喊到没有声音!喊到喉咙出血,喊到阿凌他们晋级全国大赛!好不好!”“好!”18大会最后一天早上,我五点就醒了。 P295

回到房间,坐在哥哥的书桌前,打开堪称《圣经》的哥哥的日记。 P296

或许,今天游完的瞬间,会是我人生最灿烂的时候。 P297

”“的确,如果肩膀在同一个位置的话,谁的手臂长谁就赢了,只不过……我能跟他比肩吗?”“学长怎么可以示弱!”“您说的是!对不起!我会努力的!”“很好!”一百米自由泳的决赛开始了。 P298

这次大会结束之后,妈妈大概就会被送进医院。 P299

下午三点,广播终于呼叫最后一场比赛——混合接力。 P300

“浩介!妈的!放手!我才不想被你这种淫魔碰到!”“你、你说谁是淫魔?”这次换拓次和浩介揪在一起,圭一郎去把他们分开。 P301

20结果,选手介绍在怒气未平之中结束。 P302

“呜、呜哇——!冲啊!冲啊!拓次!”我们高声大叫。 P303

有一段距离,但也许追得上。 P304

圭一郎和拓次好像躲在我身后偷看似的,为浩介奋力的泳姿扯开嗓门大叫。 P305

我和田岛齐头并进,感觉身体似乎随时都会飞出水面,浮到半空中。 P306

[3]grotesque,将人、植物、动物以奇异的方式组合在一起的艺术形态,亦可作为形容词,即怪诞。 P307

[11]位于长崎港入口,一九七三年前为长崎游泳协会所在地。 P308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