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长的秋天

good

就仿如进入了另一个时代的域界,因为在权力的空阔藏身之处的废窟中,空气更加稀薄,寂静更加古旧,而事物在颓弱的光线下已模糊难辨。 P6

迈步穿过令人窒息的杂草,我们看到有盆栽石竹、丛生的印加百合与三角梅相伴的拱廊,那里从前是妾侍们的破落屋舍,从生活垃圾的种类和缝纫机的数量上来看,可能曾有上千个女人带着她们成群的七个月的早产儿居住于此,我们看到厨房里如浴战火般的疮痍、阳光下洗衣池里朽烂的衣裳,以及妾侍与士兵混用的厕所暴露在外的阴沟,在尽头,我们看到几株巴比伦白柳,很久以前,它们带着自己的泥土、带着它们的浆液与细雨,被巨大的海运温室从小亚细亚载送过来移植在这里,在柳树后方,我们看到了民政大楼,它雄伟而哀伤,仍不断有兀鹫从破了洞的百叶窗钻入它体内。 P7

”哥伦比亚俚语,意指男性使女性达到高潮。 P45

人们很容易被总统印章戒上转瞬即逝的征兆,被他迈出不平静步伐的超自然尺寸的双脚,抑或被那诡异的证据——他患疝的、兀鹫不敢啄食的睾丸说服,但总有人能记起过去曾有些无足轻重的死者身上也显现出相同的特征。 P46

在莱蒂西娅·纳萨雷诺——我们对她的印象极为清晰,因为她在距今很近的一段时期统领国家,还因为她一度在公共事务中大出风头——的婚房中,我们看到那张罩着纱帐、适合暴戾欢爱的床已变成了鸡窝,看到蓝狐围脖上的毛毡夜蛾在木箱中残留的痕迹,看到金属丝线扎成的裙撑,看到衬裙上遗留的寒尘,看到镶布鲁塞尔蕾丝花边的紧身背心,男式家用护腿,缎面高跟舞鞋,塑身腰饰,长及脚面配有紫罗兰毛毡花饰的袍服,看到她那第一夫人的华美葬礼所用的塔夫绸带,看到见习修女那绵羊皮般的土灰色粗麻布苦行衣,当初她正是穿着这身衣服被关在一个节日水晶箱中从牙买加绑架而来,而后又作为隐秘总统的夫人被安置在了王位上,但在那个房间里,我们也没有找到任何印迹以证明这海盗式的绑架行为是出于爱情。 P47

与衣服所呈现的相反,他的历史学家们将他描绘成了一个伟岸的人物,幼儿园的教材上说他是一位身形魁梧的族长,因房门狭小而足不出户,他喜爱儿童与飞燕,通晓数种动物语言,拥有预测自然现象的能力,看人眼便能读人心,熟谙治病之盐的奥秘,能令麻风病人的伤口愈合,令瘫痪患者站立行走。 P48

源于拉丁美洲,后引申为军事独裁者。 P84

这件事发生在我们的年代自然不足为奇,因为即便是在他的鼎盛岁月中,人们也有理由怀疑他的存在,要知道连他的心腹们都不知晓他的确切年龄,在某些时期这一问题着实令人困惑:他出现在慈善抽奖会上时看起来已年过八十,在民众接待会上时六十,在公共节日的庆典上甚至不到四十。 P86

出自《新约·路加福音》(18:16),“耶稣却叫他们来,说:让小孩子到我这里来不要禁止他们,因为在神国的正是这样的人。 P162

希腊神话中被宙斯赋予了神奇魔力的一只羊角,能生出各种美味佳肴。 P210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