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国度

登船之后,我发现这儿确实没有足够的空间。 P7

他们一度被驱逐,沦为难民。 P8

”然后他择路去自己的舱室和铺位。 P9

这小伙子是个很好的倾听者,尽管流浪汉的口音他听得糊里糊涂的,但脸上始终保持着鼓励般的微笑。 P10

他要的只是结伴所带来的某种伪装和掩护。 P11

太恐怖了,现代风格的家具。 P12

傍晚时分,我想一个人清净一会儿,便爬上陡峭的梯子,到了舱顶围了栏杆的露天平台上。 P13

她拿巧克力给大家吃,和每个人都能攀谈几句。 P14

没多久德国姑娘又拿出巧克力。 P15

他穿着三件套西装,但没有刮胡子,黑眼圈让他看起来像是挨过揍。 P16

他们睡眼惺忪,没有洗漱,连头发都乱糟糟的。 P17

贝鲁特人也站了起来,三个人一同走了出去。 P18

汉斯把住了舱室的门。 P19

流浪汉被汉斯踢背包的那只脚绊住了。 P20

他进来时还是很唐突的样子,目不斜视。 P21

流浪汉走后,大家也不再提他,但那个笑话仍在酒吧、狭窄的甲板上和吸烟室里流传。 P22

西班牙舞女们也失去了打情骂俏的兴致。 P23

天黑以后,我在流浪汉的房间门口驻足过片刻。 P24

这是一种造作的鲁莽,是被压迫者对权威的敬畏。 P25

但是……在孟买的时候,我非常快乐。 P26

之后大约有半个小时的时间,我完全是自由的,可以随处逛。 P27

我已经习惯了孟买的生活,吃不起那样的苦。 P28

”“我明白,老爷。 P29

所以我不得不拖着我所有的东西上飞机。 P30

我随便指了指。 P31

我拉住衬衣,身子紧贴在窗玻璃上。 P32

我不得不拿出那些小包装的胡椒、盐、糖和带香味的餐巾纸包、小管芥末酱。 P33

我以前在故事里听说过他们,在孟买也见过一两个,可我做梦也没有想到华盛顿居然住着这么多野蛮种族的人,而且还能自由地在街上逛来逛去。 P34

我推了推房门,发现自己被锁在了外面。 P35

就是这些。 P36

我会住得舒舒服服的。 P37

是外币。 P38

有一些哈布舍人在那里弹奏乐器,一副自得其乐的样子。 P39

我去喝了杯咖啡,吃了块精美的蛋糕,买了一盒香烟;火柴随烟赠送,是免费的。 P40

”我不禁失声哭了起来。 P41

如果有人来吃晚餐,我就尽好职责。 P42

公寓里的工作很轻松,因此我有很多时间看电视,英语也有了长进。 P43

那是我抽的烟草的味道,是乡下野草,很便宜。 P44

谁今世做了名誉扫地的事情,来世必做猫、做猴,或是做哈布舍人!但我在堕落。 P45

但现在,我愉快地发现自己在华盛顿需要对付的地方有限:公寓,我的壁橱,电视机,我的雇主,去超市的路,那个哈布舍女人。 P46

这西装连同包装纸一起一直躺在纸盒子里。 P47

他走起路来迈着小步,拖泥带水的。 P48

他们以为我们国家穷,所有人都一样。 P49

事后,我感到非常害怕。 P50

他焦躁不安,完全没有心思来注意我。 P51

”这我倒是一点也不介意。 P52

但他们笑眯眯地看着我,我于是不由得冲他们微笑。 P53

他双眼凹陷,眼圈发黑,看起来像是最近掉了不少体重。 P54

这里的人有句老话:如果斗不过他们,就加入他们。 P55

逃得精光。 P56

我们走进一间和我雇主的卧室差不多但稍微小一些的房间。 P57

”这个美国人个子很高,穿着皮夹克、牛仔裤、白色厚袜子和一双橡胶底的大号运动鞋,看上去像是马上要去参加跑步比赛。 P58

好了,普利亚……”“钱,钱,钱,是不是?”普利亚连珠炮似的吐出这些词来,像在逗孩子玩,“但是巴布,你怎么能问我要钱呢?听你一说,人都会以为这家餐厅是我的。 P59

我甚至没有回公寓去取我的东西,因为怕会发生什么事把我扣住、关起来。 P60

我知道,因为我从老雇主那里逃走了,所以在美国我的身份是非法的了。 P61

我比以前更害怕出门。 P62

华盛顿所有的印度人,包括用人,都会去。 P63

有一天天很晚了,一个墨西哥服务生走进厨房说:“外面有人想见见大厨。 P64

他一个人,像是刚到华盛顿。 P65

就这样,在厅堂红蓝交错的昏暗灯光下,我们互相微笑着,等待着。 P66

我肯定那个从孟买来的人也惊呆了。 P67

我已经获得了重生。 P68

我决定走出房间,不再躲藏。 P69

我噌地站起来,撒腿就逃。 P70

他是我唯一可以说话的人,可是我不知道能对他说什么。 P71

而他的反应让我感觉,我说的这些事他都知道。 P72

普利亚没有再对我多说什么,上午他总是很忙。 P73

情况是这样的:我试着想象他冲进我房间的情形,但无法把这与真实的时间相联系,似乎它只发生在我的脑海里。 P74

一扇玻璃门;向下的四级台阶;右手边有张桌子,信件和钥匙之类放在邮件架上;左手边铺着一张地毯,放着软布包椅、茶几和插着纸花的花瓶;还有那部没有声响的快速的蓝色铁门电梯。 P75

我还为普利亚工作,但是我们俩的话没有以前那么多了。 P76

[3] 印度人以摇头表示同意。 P77

天又冷又湿,一座座城镇间的小小乡野不是绿的而是白的。 P79

他那双旧旧的大皮鞋擦得和学校老师的一样亮。 P80

白天黑夜都暗沉沉的,雨一直在下,敲打着马口铁皮屋顶。 P81

弟弟生得眉清目秀,如果活下去一定能成为童星,像埃罗尔·弗林或者法利·格兰杰[1]那样。 P82

我看见自己在一栋英国式的老房子里,像劳伦斯·奥利弗和琼·芳登主演的《蝴蝶梦》里的那种房子。 P83

我希望火车永远也别停下来。 P84

两千英镑。 P85

我不想现在出现在这条街上,不是因为不想被人看到,而是不想看到别人。 P86

有些人落后太多,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也就无所谓了。 P87

房子是褐色的,木栅栏是巧克力色的,一切都是那么整洁、美好,好像是可以吃的东西。 P88

客厅里除了家具,几乎什么都没有了,没有画,连日历都没有,倒有一沓宣扬基督教的杂志《耶和华的见证》之类。 P89

但这儿就是家。 P90

小时候我崇拜斯蒂芬。 P91

卡车在楼下闲置了几个星期,车轴下放了木块,他也为此嘲笑我们。 P92

我想严肃地和他谈谈戴约的事情,但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P93

但我的心情沉重,因为能想象到那些姑娘会怎么看我们家。 P94

戴约马上要走了,而我,就像斯蒂芬心里装着儿子一样,开始感到心里装着戴约,一件会不小心摔坏、把自己割伤的东西。 P95

这就是我想象中他在蒙特利尔求学的样子,在枫叶之国快乐生活的模样。 P96

这学校的老师是一群乌合之众,压根儿谈不上什么资质。 P97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P98

我们让她把要说的说完。 P99

戴约离开两三天后,我忍不住进城去了斯蒂芬家。 P100

乘的‘哥伦比’号。 P101

斯蒂芬的女儿们通通跑了出来,在小小的客厅里把我团团围住,仿佛我是马戏场上的黑姑娘。 P102

或许是由于早晨醒得太早了,缠了我一整天的便秘突然消失了。 P103

后来,斯蒂芬得到了他儿子的消息。 P104

水是黑的,船是白的,灯光闪烁。 P105

你无法想象自己沿着悬崖上那修得如此平整的路行走,但你又必须走上去。 P106

乘着火车或者长途公交车去往一个陌生的地方,根本不知道自己会到什么样的街,敲开什么房子的门。 P107

他仍然穿着上“哥伦比”号时的西装,站在我的屋子门口。 P108

这是一个满月的夜晚。 P109

斯蒂芬和他的家人、我的父母、甘蔗地、烂泥地、富人那栋摇摇欲坠的房子、夜航船、清晨出现的神秘大陆,这些我都忘了。 P110

一天,一个白肤色的巴基斯坦人像穿着高筒靴的牛仔那样从工厂出来,他们把他拦住,从他的靴子里搜出很多香烟来。 P111

于是我开始没日没夜地上班,漫长的工作时间占据了我生活的全部。 P112

伦敦的日子!老家的人是这么感慨的,意思是那里的生活多么美好。 P113

他是我的朋友,我唯一的朋友。 P114

我觉得我不能再这样干下去了。 P115

我就由着他说。 P116

小店地段不好,生意很差。 P117

我赚钱都是为了他,漂洋过海来这里也是为了他。 P118

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P119

我就这么站在那寒冷的房间里,看着他。 P120

我们很久没有好好谈谈了。 P121

挨过倒霉的一天,我乘夜车回家。 P122

我明白了。 P123

我心想:哦,天哪,幸好我改了主意。 P124

这里就像是另一个城市,而他像旅游团中的一员。 P125

此时,太阳亮晃晃的。 P126

小饭馆,三明治,人们走出办公室,在树荫下行走。 P127

他们试图挑衅我。 P128

戴约在颤抖。 P129

楼砖是灰色的,没刷漆,窗框倒是涂上了鲜艳的红、绿色。 P130

直到汽车来了他才放松下来。 P131

一辆出租车停下。 P132

在这个糟糕的时刻,她表现得非常友好。 P133

他把我们带到了一个餐馆模样的地方,一到那里他就忙着拍照,不再理会我们。 P134

没有人听到,也没有人回答。 P135

我弟弟就这样永远地离开了我,我已经记不清他长什么样了。 P136

这几则以不同地方为背景的短篇小说是为了强化核心小说,并让非洲素材带上全球化的色彩。 P137

戴安娜没有坚持;书还是以我写的面貌出版了。 P138

一九六四年到一九六五年期间,我在伦敦南部买了一栋一八四〇年代的小型老屋。 P139

一次,在驶近终点的时候,一个念头不知怎的冒了出来(当时我正在写另一本书):“这段旅途应该可以演绎出一段故事来。 P140

这只猫曾遭人虐待,后来被她救了下来。 P141

我花了几天的时间去写这个瞬间,但它太神秘了,和小说的其他部分格格不入,最终还是被我抛弃了。 P142

参加研讨会的英国人多于非洲人。 P143

他们能写会读,多为高级公务员、政客或政客的亲戚、跨国企业分公司的主管或总经理。 P144

那顶布帽似乎成了他不可捉摸的一部分,让他时而像花花公子,时而像南非矿井里深受剥削的工人,时而像美国吟游诗人。 P145

他说:“你胆子够大的,带这么多现钞在身上。 P146

这不好。 P147

”“多好的一顶帽子。 P148

”他的声音压低了。 P149

他的脸一度绷紧了,毫无表情,而此刻又如同孩子般安然。 P150

新什罗普酒吧前的花园里灯火通明,假山石、白色旗杆和上面无精打采的国旗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P151

第二天一早,他要开车回南部总署。 P152

他并不喜欢新什罗普酒吧这样的地方,不熟悉泡吧的那一套技巧,也不懂如何去应对各种状况。 P153

飞机盘旋了一会儿,斜着冲向高空。 P154

鲍比听过不少有关她的流言飞语,算得上骇人听闻。 P155

“你在这一地区很有影响力吧?”“不能这么讲。 P156

”他有些措手不及。 P157

鲍比决定不再接嘴。 P158

路渐渐转为下坡,车时而沐浴在黄灿灿的阳光中,时而行驶于潮湿的阴影中。 P159

马丁跟我说我们要被派到南部总署来的时候,我还以为我们将生活在森林里的一片空地上。 P160

“我喜欢一大早上路,”琳达说,“会让我想起英格兰的夏日清晨。 P161

到底什么是精神崩溃?”他曾不止一次为精神崩溃下过定义,但还是假装字斟句酌,寻找合适的表述:“精神崩溃,就像看着自己死去。 P162

地不断地下沉、下沉,大陆架在这里出现巨大的裂缝。 P163

过去,他送洗胶卷的时候总用我的名字,这样柯达照相馆的人就不知道是他拍了那些照片。 P164

如果我无法确定我能再次看到这一切,我现在可能会无法消受眼前的这些景象,你知道的。 P165

我敢肯定有人会跳出来,怂恿他说些诸如分裂之类的话。 P166

“她这话够俏皮。 P167

”“对,你得说glove-box。 P168

他说:“对我来说,首都的诱人之处在于开车回去。 P169

但那些不切实际的非洲人可都是落后分子。 P170

其中有一辆,鸣着喇叭,在一处陡峭的坡道上超了鲍比的车,吓了他一跳。 P171

”“马路中间要是开着奔驰车,你可以肯定开车的是亚洲人。 P172

鲍比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在汽车和黑色的路面上,对时间变得很敏感,不用看表也能估摸出每个十五分钟的长短。 P173

后视镜里,满身补丁、头戴帽子、面无表情的非洲人愈来愈小。 P174

这些耸人听闻的传言对我而言可有可无。 P175

就我个人而言,对他们并没有任何……‘偏见’。 P176

马歇尔夫妻第一次去他家,夫人要一杯波特酒加柠檬。 P177

但他不是个傻瓜。 P178

”她还是那副心不在焉的模样,说:“那是因为大家害怕政权更迭,财产不安全。 P179

”她叹了一口气,懒洋洋地整理了一下丝巾和头发。 P180

那样的工作是留给萨米这种人的。 P181

不过,有些地方地表开裂,植被更是葳蕤。 P182

她坐直身子,从汽车地板上拿起包,取出化妆盒,开始补妆。 P183

“地还没有干,”鲍比说,“肯定下了很大的雨。 P184

在绿色背景的衬托下,亭子只若一个灰黑色的剪影。 P185

那位冲着他们摁喇叭的司机身材矮小,四十来岁模样,戴墨镜,穿着卡其宽松裤和样式传统的运动衫。 P186

”卡特边说边取下墨镜,伸出手。 P187

就着门口透进来的光线,鲍比看到柜台后的一角有个非洲人。 P188

他沿着那条小屋之间有打蔫了的花朵夹道的砾石小径往深处走。 P189

他抬头望。 P190

他靠一副金属拐杖支撑,每走一步似乎都有脸朝下跌倒在地的危险。 P191

没有,这里没有麻烦。 P192

“我不会说你太女气,我会说你老派。 P193

“他看起来差不多是我们中的一员。 P194

我一直觉得这个词相当荒唐。 P195

”“我在西非的时候,”琳达说,“每个人都开口闭口地说我们是多么糟糕的殖民主义者,说法国人要比我们好得多。 P196

她装出一副少女腔,做作地说:“可怜的小国王,可怜的非洲小国王。 P197

鲍比停下来,摇下车窗。 P198

你组织工人,和老板讨价还价。 P199

在山坡脚下的转弯处,他们看见一个非洲人正朝坡上的猎人旅馆方向走。 P200

琳达摇下她那侧的窗玻璃,深深吸了口气。 P201

”红色的泥路已被砂石路取代,路面渐宽,马上就上高速公路了。 P202

”“不过,我还是感到难堪。 P203

你都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就惹上了萨米·奇森伊的人。 P204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对他们的肥胖有想法。 P205

”鲍比不喜欢这种狡黠,也不喜欢说话含沙射影。 P206

看看他们的黑制服,斗篷和帽子。 P207

他打开琳达的行李箱,一只宽大的手伸直手指,在那件薄薄的行李上压了压。 P208

”“我们都有过‘默哀两分钟’的经验,算是做好了准备。 P209

”“我储存了罐头。 P210

想到这里,他发现自己刚才的兴奋劲已然消散。 P211

”她说。 P212

镇上的建筑多半仍是铁皮和木材搭建,唯一看得出一点开发模样的是一幢不大的银行新大楼,以及一个机动车和拖拉机的展厅。 P213

小个子每走一步都会踢到自己累赘的裤子,他拎着一个水桶,拿着一块海绵和一个带铁柄的清洁工具,默默地擦起玻璃窗来。 P214

太多了,比鲍比给的还多。 P215

鲍比仔细端详这个非洲人的长相,发现他的肤色特别黑,属于国王部落的人。 P216

另外那三个同样穿着工装裤的非洲人站在远处,一动不动。 P217

他住在那里。 P218

那个非洲人没有一点躲闪的意思,眼睛里闪烁的只有期盼的神情。 P219

”琳达说。 P220

“真是羞耻。 P221

一天的折腾,那衬衫被阳光暴晒得微微泛红。 P222

她看到了鲍比眼中的泪水,态度因此改变。 P223

“或许是吧。 P224

琳达的视线从车厢顶落到鲍比的头顶上。 P225

如此一来谈话的情绪就平衡了。 P226

他给了我镇静剂,小小的白色药片,很普通的样子。 P227

”他的口气中流露出一丝责备。 P228

我就是那样好转起来的。 P229

”“公众对此已经有了很大改观。 P230

”“我在想我们走的路,”琳达回答,“就算路面不是很泥泞,我还是觉得八九点之前我们到不了政府大院。 P231

和丹尼斯·马歇尔的合同不能续签,对此我不能说我感到遗憾。 P232

”“你总是那么说。 P233

没有一个警察挪脚,也没有警察从吉普车里出来。 P234

因为别无他物,路旁的栅栏桩就显得格外醒目。 P235

车一直以低速挡在开,制造出的各种噪音已经盖过了雨声。 P236

但是你知道,如果你把旧的金属制品随便放的话……”“不一定要很旧。 P237

”“真是太可悲了。 P238

”“牛津。 P239

棉布的鲜亮色彩和头顶上的树叶起到了很好的伪装效果。 P240

但是他希望我永远无所作为,好继续充当我的介绍人。 P241

他开始找话说,想要回到刚才的氛围中。 P242

不过在这种路况下,行进变得不可理喻,车子忽然变成了特别脆弱的物品,好像任何一个晃动都能导致翻车。 P243

”琳达从鲍比那一侧的车门下了车,站在空转的轮子后的水沟里。 P244

琳达没有回应。 P245

“这不是一场婚礼,”琳达说,“这又是那种宣誓复仇的集会。 P246

但琳达只是说:“褒曼。 P247

大街并不平整,有一根路灯杆也坏了。 P248

停下车,他们听到了水声,是从湖那边传过来的。 P249

上校不打算先开口。 P250

他继续沉着脸一声不吭,这态度刚才还只是冲着上校的,现在也同样针对琳达。 P251

浴室里的设施陈旧而笨重,洗脸池中有细小的裂缝和水龙头滴水留下的污痕,下水口上的黄铜配件已经发黑。 P252

这是漫长的一天;他讲了太多的话,也做了很多错误的判断。 P253

走到员工住宅区,他瞥见一群妇女和孩子围着篝火做饭,他们都抬起头来看他,他没有料到会有这么多人。 P254

这令人想起欧洲的假日:仿佛比利时和欧洲就在湖对面,而这湖就是英吉利海峡。 P255

那个留着唇髭的男子,穿着以色列军服,在队伍旁边跑边喊着口令。 P256

他不应该这样盯着他们看,他会被注意到的。 P257

穿着红色短上衣的服务生无精打采地坐在柜台后面,垂头盯着柜台发呆。 P258

他小心地用拇指和食指拈出一枚硬币,远远地放在柜台一头。 P259

琳达说:“我上一趟楼。 P260

”她一直皱着眉,鲍比明白了她不仅仅是把这事告诉他,还希望他回去看看。 P261

”琳达不太满意,眉头紧锁,不耐烦地叹了口气,转移了话题。 P262

他们总是互相挤着推搡着。 P263

但他们说要等到十点。 P264

但是他来这里是为了让我安守本分。 P265

我想我们这里很快也会变得无人知晓。 P266

“你们看到我们这里破破烂烂的影院了吗?”上校问琳达,“我看部队一撤走,那里就得关门。 P267

酒吧里,然后是阳台上,传来他的皮鞋后跟踩地板的声音。 P268

”彼得没有回应。 P269

”鲍比把盘子推到一边,琳达在桌子下踢他。 P270

彼得喜欢我。 P271

”“我喜欢你,先生。 P272

但是我们都知道是谁杀了他。 P273

”“有一天晚上她病得厉害。 P274

某天晚上,彼得,你会敲我的门……”“不,先生。 P275

他拿起一杯水,但手抖得厉害,于是又把杯子放下。 P276

他们的谈话就像是小鸟叫一样。 P277

我就盼着美国人来把我们这些都收购了。 P278

他们只是非洲人。 P279

”他站稳身子,又理了理杂志,整了整调味瓶架子,拿起他的书,捂在胸前。 P280

但是他也不想一个人待着,于是进了酒吧。 P281

”鲍比回答。 P282

这里没有人生火。 P283

他们坚持着,稳步向前迈,终于靠近了大路和灯光。 P284

”“这事不好笑。 P285

他让鲍比看那本破破烂烂、封面快要掉了的书。 P286

他踮着脚,一只手掌摁在左右页面之间,把书推到鲍比面前。 P287

三百六。 P288

”男孩的那本法语语法书是爱尔兰出版的,由一位爱尔兰神父编写。 P289

听着,我来教你。 P290

“厨房关门了。 P291

宾馆院子里灯光渐次亮了起来,一盏接着一盏,直到处处都是亮光。 P292

亮堂堂的院子显得十分悚然,一如刚才打破静谧的警报声。 P293

“卡罗勒斯!”卡罗勒斯这才动了起来。 P294

照片中的天气、人的情绪,以及四周的一切,似乎暗示着它摄于一个特殊的日子。 P295

他转过身没有理睬琳达,一语不发推开自己的房门。 P296

你把茶端到这里来。 P297

“滚。 P298

他说:“孩子。 P299

关于那个女人和她言论的记忆已经基本消失殆尽。 P300

上校还在看书。 P301

今天早上他看起来更苍老了。 P302

衬衫的袖子卷起,左手腕上戴着一块硕大的手表,不锈钢表带闪闪发亮。 P303

但这里倒是太平无事。 P304

鲍比也没有说话的心情。 P305

他没上外廊,拿着扫把和抹布退回酒吧,走出了鲍比的视线。 P306

其实那只不过是因为教官在边上看着。 P307

他已经没有先前那么害羞了。 P308

那也是看在钱的分上。 P309

修路工人没有在这段连接度假小镇的路上施工,所以没有出现一个个土堆。 P310

因为弓着身子,全身只有腰部以上的部位可以动,臀部便僵硬而夸张地一直撅在那里。 P311

”“在这一点上,上校看得很清楚。 P312

”“那不是关键。 P313

”他停顿了一下,又补充道:“那里还有很多黑人等待他拯救。 P314

他想说“我知道你为什么会哭”,不过最后决定由她去,不助长她的情绪。 P315

河床里散落着沙岛、半露出水面的灌木丛,以及成堆的在阳光照耀下白花花的岩石,夹带着泥浆的河水在其间被分割成一道道狭窄的水流淌过。 P316

非洲人垂下手,脸上一片茫然。 P317

有一天马丁和我正开着车,我们看到多丽丝·马歇尔家的男仆,或者该称之为管家,像往常一样喝得烂醉在草地上瞎滚。 P318

”鲍比把手放在引擎开关上。 P319

琳达也没有留意。 P320

一个市场里有座小钟楼。 P321

路面越空畅,越容易发生事故。 P322

琳达看着车子的残骸,寻找着血迹、尸体、鞋子和毯子之类。 P323

不过道路开始拐弯,很快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P324

他们杀了国王。 P325

国王其实不过是个常年生活在伦敦的花花公子。 P326

不过我觉得我们应该不会有什么麻烦,能控制好时间在宵禁前赶到。 P327

我不知道我在想什么。 P328

只有八十个,那些狞笑的士兵就扔下枪支,扯去军装,赤身裸体逃进了丛林。 P329

等消息传开了,南部总署肯定乱成一团。 P330

和有教养的人谈话真累,像和自己玩象棋:每步棋都是你在下。 P331

但这也是你的生活。 P332

但是我本以为你需要一个男仆来散布消息,以为你需要有个人因为你的叫床而兴奋。 P333

”“我们到此为止吧,鲍比。 P334

过了村庄,公路旁又是满目的灌木丛。 P335

琳达下了车站在路上,一时间似乎失去了方向感,表情被墨镜遮住了。 P336

他需要冷静。 P337

高速公路上没有琳达的身影。 P338

在窒闷的小客厅里,在纸花、平装书、镀铬金属架椅子和黄铜色的塑料印度教神像之间,琳达像是在喝茶。 P339

“给。 P340

”鲍比边说边站了起来。 P341

车厢里所有地方都盖上了一层灰,仪表盘上每一粒尘土都被阳光照得投下一个细小的影子。 P342

然后,她就看到了鲍比注视着路的尽头。 P343

有那么一会儿鲍比和琳达始终就这样和最后那辆卡车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P344

鲍比的眼前一片明晃晃的光斑。 P345

几个世纪以来,国王的臣民以林木、泥土和芦苇为原材料,筑成了这样一条翻越山岭、穿过沼泽的笔直的道路。 P346

”琳达说。 P347

所有俘虏的身上都有猪肝色的遭殴打的伤痕。 P348

士兵的反应却是像被人扇了耳光似的。 P349

“先生!”其中的一个士兵说。 P350

“布索葛-科索罗,我大老板。 P351

他的眼神友善如女人的一般,腮帮子和嘴唇又开始嚅动。 P352

说话的是中间的那个士兵。 P353

“我要告你。 P354

他觉得手腕麻木了,开始红肿。 P355

它还停在原地,在空旷的道路上挺扎眼的,轮子微微陷在柏油里。 P356

”他二话不说,把车停在路边。 P357

琳达说:“不知道他们有没有烧了政府大院?”那里是他们唯一能去的地方。 P358

”他听出了琳达声音里的恐慌,不过他不在意。 P359

有几家印度人开的家具店被洗劫一空。 P360

”[25]说话的是大院的一个守卫,他用他引以为傲的、独特的方言笑着和他们打招呼。 P361

先是用人房响起了收音机的声音,然后隔壁房间传来清脆的赤脚走路的声音,他彻底清醒了。 P362

鲍比又想,我得要开了卢克。 P363

[10] 原产比利时的香烟品牌。 P364

因其前端像鹤的头部而得名。 P365

不过恰逢圣诞假期,不是谈生意的时间,我不得不在米兰等待假日结束。 P367

酒店大堂又变得了无生气。 P368

太阳悬在灰色的天空中;这片土地给人年迈、沧桑的感觉。 P369

在昏暗的墓穴里欣赏完辉煌的往昔后出去,只见碎石遍地的白色沙漠与炫目的阳光,有时还有些穿着长布衫乞讨的男孩。 P370

我和两个年轻的德国人同坐在户外的一张桌子旁。 P371

这次,那个埃及服务员似乎是觉得对着相机镜头必须表现更真实的一面,所以鞭子不是落在沙地上,而是直接落到了孩子们的背上,他那骆驼般的吼声也更响、更急促了。 P372

被我夺了鞭子的埃及人过来给我倒咖啡,再次用阿拉伯语和英语讨饶。 P373

我在卢克索岸边待了一两天。 P374

信封里装的则是印着美丽牡丹花的五颜六色的中国明信片。 P375

在灯光昏暗的开罗火车站里,有了更多从西奈来的四仰八叉躺卧着的士兵,这些农夫穿着肥大的毛料军装,准备返乡休假。 P376

[7] 哈德良(76-138),古罗马皇帝。 P377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