轴心时代:人类伟大思想传统的开端

good

该书内容丰富,涵盖面广,且颇具思想深度,加之作者旁征博引、文笔优美、深入浅出,将宏观理论的阐释与对微观事件和人物的细腻描述巧妙结合,因而具有很强的可读性。 P13

《轴心时代》一书以古鉴今,展示了人类先祖艰辛的灵性探求,更激励人们在当下的社会中反思过往,追求高层次的精神生活。 P14

在20世纪当中,我们目睹暴力以空前的规模爆发。 P15

越来越多的人发现传统的宗教教义和宗教实践落后于时代潮流并且令人难以置信,从而转向艺术、音乐、文学、舞蹈、运动甚或毒品,以求得到似乎是人类所需要的超越的体验。 P16

在人类有文字记载的历史中,轴心时代是在知识、心理、哲学和宗教变革方面最具创造性的时期之一。 P17

例如,人们往往假定,信仰大概就是相信某些教义命题。 P18

一神论并非问题所在。 P19

在此之后他们可能会带着重新恢复的活力再次回到以自我为中心的平常生活中。 P20

轴心时代的一致见解昭示了人类共同的精神追求。 P21

动物献祭在古代社会是一种普遍的宗教实践活动。 P22

它构成了常常被死亡、动迁和无休止的变化所折磨的人们日常生活的永久背景。 P23

轴心精神大多在城市环境中产生,由军事力量和富于掠夺性的商业活动所支配,妇女在此则逐渐失去了其在乡村经济中曾经享有的地位。 P24

印度人始终引领着轴心时代前进的步伐。 P25

然而,这并不是故事的终结。 P26

[7]伊利亚德,《永恒回归的神话》,pp.1-34。 P27

雅利安人是享有共同文化的一些部族的松散联合。 P28

雅利安人不能走得太远,因为马匹还没有受到驯养,所以他们的视野被大草原限制住了。 P29

对于文明社会至关紧要的火也是一位神灵,雅利安人将他称为阿耆尼(Agni)。 P30

雅利安人十分重视口头语言。 P31

食用未曾献祭过的牲畜的肉是有罪的,因为世俗的屠宰会将其永久地消灭,这样就亵渎了使一切生灵都具有亲缘关系的神圣生命。 P32

雅利安人没有精致的神殿和庙宇。 P33

[8]宗教的利益完全是物质上的、关乎此世的。 P34

一个英雄时代拉开了帷幕。 P35

这位祭司在大约公元前1200年声称,阿胡拉·马兹达(Ahura Mazda)委托他来恢复大草原的秩序。 P36

[14]这与一神论不尽相同,并不是只信仰一个单一的、独一无二的神。 P37

[17]劫掠者认为他们是英雄,与因陀罗并肩作战,但《伽萨》给我们展示出其受害者是如何看待这一英雄时代的。 P38

[19]雅利安人世世代代崇拜因陀罗和其他迪弗,但现在琐罗亚斯德断定,迪弗必然已决心与恶灵一道作战。 P39

[23]然而,战斗不会永久持续下去。 P40

他的经历提醒我们,政治动荡、暴行和痛苦不会必然产生轴心风格的信仰,但却能激发一种富于战斗精神的虔诚,它把复杂的现实过于单纯地分为善与恶。 P41

尽管琐罗亚斯德的观点以古老的雅利安传统为基础,但他的预言激起了强烈的反对。 P42

[3]博伊斯,《琐罗亚斯德教徒》,pp.9-11。 P43

[14]克拉克,《琐罗亚斯德教徒》,pp.4-6。 P44

[30]即琐罗亚斯德教、拜火教。 P45

对于雅利安人在印度的定居,存在很多争论。 P46

它拥有两个令人叹为观止的重要城市:位于现代信德(Sind)的摩亨佐―达罗(Mohenjo-Daro),以及向东大约250英里的哈拉帕(Harappa)。 P47

雅利安移民并不向往重建古老的城市并使帝国复活。 P48

太初之时,因陀罗将他闪光、致命的霹雳投向布利陀罗。 P49

在《吠陀》赞美诗中,整个宇宙都处于可怕的冲突和激烈的斗争中。 P50

直到公元前第二个千年,《梨俱吠陀》才开始由文字记录。 P51

《梨俱吠陀》中幻象般的真理悄悄地转移到了听众心里,他们仔细聆听那些似乎矛盾的论点当中隐藏的含义和赞美诗中奇异的、谜一般的隐喻,它们似乎将一些完全不相干的事物结合在了一起。 P52

那些武士和劫掠者生活在一个完全不同的精神世界里,他们在格兰马(grama,村落)和丛林(aranya,阿兰若)之间轮流生活。 P53

当武士战斗的时候,已不仅仅是他们自己,而是感到与因陀罗合成一体;这些宗教仪式为他们的战斗赋予了“灵魂”,而且通过将现世中的战斗与其神圣的原型相结合,现世中的战斗也变得神圣起来了。 P54

首领们互相竞争,不断举行更为盛大的献祭仪式。 P55

文献显示,迪弗和阿修罗经常扰乱对方的献祭,并抢得物品和人质。 P56

一些武士认识到了他们这种英雄精神的无益。 P57

[22]雅利安人东扩吠陀时代晚期又兴起了一股新的移民浪潮。 P58

在献祭场的西端,是一个茅草屋,用作定居家庭的厅堂。 P59

火象征着武士控制环境的能力。 P60

(II)“供奉之火”(ahavaniya)是放置备好的祭品的地方。 P61

阿耆尼无处不在,但他神秘地隐藏着。 P62

在即位礼祭中,当新国王喝过苏摩酒之后,便被派出进行一次劫掠。 P63

原人与生主到公元前10世纪时,一些圣人开始创立一种新的神学话语。 P64

[37]诗歌是一种谜题问答。 P65

与武士们竞赛式的宗教仪式不同,在这次献祭中没有战斗。 P66

[4]在梵语中,阿维斯陀语的“ahura”变成了“asura”。 P67

[12]希斯特曼,《传统的内在冲突》(Inner Confiict of Tradition),pp.118-24。 P68

[23]TB 1.8.4.1,见希斯特曼,《宗教仪式、启示与轴心时代》,p.403。 P69

Griffith译。 P70

这只玄鸟下了一个蛋,被一女子[1]吞食。 P71

那里气候恶劣,夏季酷热,冬季寒冷,夹杂着沙粒的彻骨寒风侵袭着人们的居住地。 P72

这并非是一个中央集权的国家,而是一个由小型宫城构成的网络,每个宫城由一位王室成员来管理。 P73

动物会变成对人有危害的东西,因此狩猎既是义务也是娱乐。 P74

农民与土地紧密相连,他们的社会根据大自然周而复始的循环运动而组织起来。 P76

[11]商朝人确信王朝的命运依赖于先王的善意。 P77

[13]考古学家发掘出15万片这样的甲骨。 P78

商朝从未发展出一套常规崇拜仪式,以请求帝的帮助。 P79

将军大夫杀殉,众者数十,寡者数人。 P80

他们依照商朝的古老模式构建城市,敬拜自然神和祖先,并占卜神谕。 P81

这就是夏、商王朝覆灭的原因。 P82

上天不仅仅受到人们宰杀猪和牛的贿赂,而且被同情和正义所感化。 P84

采邑制度有其内在的缺陷。 P85

[8]D. 霍华德·史密斯(D. Howard Smith),《中国宗教》(Chinese Religions)(London, 1968),pp.1-11;谢和耐,《中国社会文明史》(History),pp.41-50;谢和耐,《前帝国时代的古代中国》(Ancient China: From the Beginnings to the Empire), Raymond Rudorff译(London, 1968),pp.37-65;威廉·西奥多·德巴里(Wm. Theodore de Bary)与艾琳·布卢姆(Irene Bloom)合编的《中国传统的起源》(Sources of Chinese Tradition), vol. I,《从远古到公元前1600年》(From Earliest Times to 1600), 2nd ed. (New York, 1999), pp.3-23。 P86

[15]《甲骨卜辞》15a-b。 P87

[31]同上,p.317。 P88

学者们往往将其归咎于埃及文献中记载的“海上民族”(sea peoples),即四处漂泊、无人辖管的水手,以及来自克里特岛(Crete)和安纳托利亚(Anatolia)的农民,他们横行于黎凡特(Levant)地区,大肆破坏城镇和村庄。 P89

直至公元前9世纪,我们实际上还是没有关于希腊的可靠资料,而对于早期以色列,我们只看到了几个发展片段。 P90

学者们认同,这些村落的居民就是埃及法老迈尔奈普塔(Mernepteh)胜利碑(约公元前1210年)上所提到的“以色列”人。 P91

《圣经》对其进行了十分详细的记述,但经历了相当长的时间之后,这些最初由口耳相传的历史叙事才被记录下来。 P93

但是,在一场饥荒发生时,雅各和他的12个儿子(以色列各支派的创立者)移居埃及。 P94

《圣经》的记述并未反映公元前13世纪,而是公元前7世纪或6世纪的情形,当时大部分经文已经写作完毕。 P95

[8]他们都作出了一个无畏而慎重的决定,背弃了迦南古老的都市文化。 P96

像这个地区的其他民族一样,以色列人感到与他们的民族神有亲缘关系,而称他们自己为“am Yahweh”,意为耶和华的“宗族”或“人民”。 P97

[14][15]这个备受折磨的民族在生活中时刻做好抵抗进攻和进行战斗的准备,因而发展出了一种设防的崇拜仪式。 P98

中东地区的宗教是极富竞争性的,充满了关于战争、肉搏,以及神灵之间可怕争斗的故事。 P99

[20]当他凯旋萨潘山时,他的声音从宫殿中轰鸣而出,为大地带来雨水。 P100

[22]另一首早期诗歌描写道,当耶和华从巴兰山临到时,“他使地震动”,随着他的走近,永久的山崩裂,长存的岭塌陷。 P101

以色列人或许在他们的宗教仪式上重现了这些伟大事件。 P102

约书亚到他那里,问他说:“你是帮助我们呢?还是帮助我们敌人呢?”他回答说:“不是的,我来是要作耶和华军队的元帅。 P103

与纪念一场在神圣时代的原始神话世界获得的胜利不同,以色列人庆祝的胜利据他们认为是发生在人类生活的时代,而且发生在并不遥远的过去。 P104

[34]人们很容易将以色列人过红海的胜利与约旦河的神迹合为一体。 P105

[电子书分 享微 信getvip365]我们在下一章将会看到,以色列人后来变得敌视巴力,但在这一个时期他们感到对巴力的崇拜非常振奋人心。 P106

在中东,神圣是一种超越众神的力量,类似于梵。 P107

[40]但是,我们对犹大的宗教了解更多,因为《圣经》的作者更喜欢这个南方王国。 P108

其他神灵或女神更加温和,他们象征着融洽与和谐,使土地丰产。 P109

[1]伊斯雷尔·芬克尔斯坦、尼尔·阿舍·西尔贝曼(Israel Finkelstein and Neil Asher Silberman),《圣经发掘——古代以色列之考古学新视角及其圣典起源》(The Bible Unearthed:Archaeology’s New Vision of Ancient Israel and the Origin of Its Sacred Texts)(New York and London,2001), pp.89-92。 P110

[7]《约书亚记》(Joshua) 9:15;4:11;《撒母耳记 上》(1 Samuel)27:10;30:29;《士师记》(Judges)1:16;4:11;《出埃及记》(Exodus)6:15;马克·S. 史密斯(Mark S. Smith),《关于神的早期历史——古代以色列的耶和华和其他神灵》(The Early History of God, Yahweh and the Other Deities in Ancient Israel)(New York and London, 1990),p.4;弗兰克·穆尔·克罗斯(Frank Moore Cross),《迦南神话与希伯来史诗——以色列宗教历史文集》(Canaanite Myth and Hebrew Epic: Essays in the History of the Religion of Israel)(Cambridge, Mass., and London,1973), pp.49-50。 P111

[13]克罗斯,《从史诗到圣典》,p.13。 P112

[27]《约书亚记》5:1。 P113

[43]《诗篇》24。 P114

但正如近东地区的王国一样,迈锡尼王国也崩溃了,希腊由此步入一段长达400年的黑暗时期。 P115

迈锡尼衰落这个强大的文明几乎于顷刻间便消失了。 P116

我们对米诺斯或迈锡尼的宗教知之甚少。 P117

他们延续了对底比斯(Thebes)国王俄狄浦斯(Oedipus)的记忆,他在不了解真相的情况下误杀其父并娶其母为妻。 P118

当地贵族(basileis,“领主”)的财富以绵羊、牛和猪来衡量。 P119

而到公元前9世纪时,他们已开始创造性地在一起工作。 P120

他们的宗教仪式和神话故事将始终在暗示无以言表的被禁之物,在舞台后面无法看到的地方且通常在夜晚发生的可怕事件。 P121

他们互相配对,生出了第二代提坦神,包括以双肩掮天的阿特拉斯(Atlas),以及从天上盗取火种带给人类的普罗米修斯(Prometheus)。 P122

一则神话中提到,她们是从克洛诺斯割下乌拉诺斯的生殖器时落地的血滴中诞生的。 P123

阿特柔斯有一次邀请弟弟赴宴,给他吃美味炖肉,而其中竟有堤厄斯忒斯亲生儿子的肉。 P124

神灵中只有厄里倪厄斯表现出一些伦理意识,她们被暴行所激怒,但完全缺乏同情心。 P125

③ 即布戎忒斯(雷霆)、斯忒罗佩斯(闪电)和阿耳戈斯(雷电隆隆之声)。 P126

? 即灶神。 P127

每年在她的节日前夜,她的雕像——一块形状怪异的木板——都会从神殿中神秘消失。 P128

生命与死亡无法摆脱地纠缠在一起。 P129

酒神节在世界上这四个地区的轴心时代创建起来的宗教传统都来源于恐惧和痛苦。 P130

唯有希腊人才会把一个快乐的春季节日转变成对无端暴行的纪念。 P131

一位女祭司被献给狄俄尼索斯做新娘,酒神得到安抚,那些戴面具的精灵,即死亡的使者,于是也被赶走。 P132

宗教仪式是一个开端,是经由悲哀,经由对死亡和血污的恐惧而达到新生的“通过仪式”(rite of passage)。 P133

[8]分别为克洛索、拉赫西斯和阿特洛泊斯。 P134

当埃及法老示撒(Shishak)在公元前926年入侵迦南时,不仅洗劫了耶路撒冷,使以色列和犹大的150座城镇变成废墟,还摧毁了米吉多、利合(Rehob)、伯珊(Beth-shean)和他纳(Taanach)这些古代迦南要塞。 P135

[2]然而亚哈不幸激起了一小撮激进分子的愤怒,他们认为以色列人只应崇拜耶和华。 P136

几个世纪以来,敬拜巴力的赞美诗和仪式滋养了对耶和华的崇拜。 P138

在天空谁能比耶和华呢?神的众子中,谁能像耶和华呢?他在圣者的会中,是大有威严的神,比一切在他四围的更可畏惧。 P139

这些材料并不纯粹依据史实,但那些故事很可能会反映出早期历史上的动荡,学者们称之为“独一耶和华运动”(Yahweh alone movement)。 P140

而接下来以利亚求告耶和华的名,于是耶和华从天上降下火来,烧尽燔祭和祭坛。 P141

当他走近时,山峦震动,树木扭曲,河流也感到恐惧。 P142

以利亚与巴力的先知之间的竞争标志着在以色列和犹大展开的新一轮冲突的开始。 P143

’然而你们要死,与世人一样;要仆倒,像王子中的一位。 P144

当耶斯列平原的一位葡萄园主拿伯(Naboth)仅因拒绝交出邻近亚哈地产的葡萄园,便被耶洗别用石头打死之时,耶和华判决亚哈王恐怖的死刑:“狗在何处舔拿伯的血,也必在何处舔你的血。 P145

[24]像中东地区的其他神灵一样,耶和华被那些穷人的困境、他们知恩图报的善举及其宗教崇拜的纯洁所感动。 P146

/ 《约书亚记》第24章中叙述的在示剑举行立约仪式的故事,也许就发生在这一时期。 P147

以色列即将踏上一段孤单、痛苦的征程,即将与中东地区普遍认同的神话和宗教崇拜分道扬镳。 P148

[13]《列王纪 上》19:11-13。 P149

[24]约翰·多米尼克·克罗桑(John Dominic Crossan),《基督宗教的诞生——探索耶稣死后几年间发生之事》(The Birth of Christianity: Discovering What Happened in the Years Immediately After the Execution of Jesus)(New York, 1998), pp.198-99。 P150

旧有的封邑制度正在瓦解,周朝领地频频遭到周围蛮夷的侵袭。 P151

这些城市逐年稳固扩展其领地范围,成为实质上的封国。 P152

人们通过君主(即天子),以及各个诸侯(每个诸侯在他的领地范围内是神子)体验到天帝的存在。 P153

当人们清除森林、平整乡村、修建道路之时,周王即完善了天帝早已开始的创造。 P154

相对于寻找某种“遥远的”神圣者,他们对通过确保此世符合上天的原型而使之彻底神圣化更感兴趣。 P155

君王一时的想法会立刻转化为产生效果的活动:思无疆——思马斯臧。 P156

冬季,君王穿黑衣,骑黑马,乘黑色马车出行,擎黑色旗帜。 P157

公元前9世纪,宗教仪式更具公众性了。 P158

在其他城市中,诸侯,即当地的神子,或许主持着类似的仪式。 P159

”[17][18]每一个面部表情和肢体动作,以及在宾宴中人们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规定好的。 P160

宣昭义问,有虞殷自天。 P161

通过服从礼拜仪式的微小细节,他们将自己让位于更重要的原型,并且至少是暂时性地创造了一个神圣的共同体,古与今、天与地在这里交融。 P162

[26]商朝人希望通过其宗教仪式控制和利用神灵,而周朝人已经直观地体会到,礼仪本身即包含了更强大的转化力量。 P163

[1]谢和耐,《中国社会文明史》,J. R. Foster与Charles Hartman译,2nd ed. (Cambridge, U.K., andNew York, 1996),pp.54-65。 P164

[8]休斯顿·史密斯,《人的宗教——人类伟大的智慧传统》(San Francisco, 1991), pp.183-85;谢和耐,《中国社会文明史》,pp.31-32。 P165

[23]参见《诗经》之《大雅·文王》。 P166

对于这些精通礼仪者的个人情况我们知之甚少。 P167

[4]他们渴望找到一种不会给任何参与者造成伤害的礼拜仪式。 P168

从前那嘈杂拥挤的献祭场,现在除了一位孤独的献祭者和他的妻子之外空无一人。 P169

但是这看上去有点过于乏味,因此后来火盂被放在一个小车里推过献祭场。 P170

而在新式祭典中,献祭者自己要承担责任。 P171

礼仪专家发掘了献祭仪式中的每一个动作、器械或颂歌与宇宙实体之间的相似性及相关性。 P172

礼仪改革者讲述了另一个关于生主创世的故事。 P173

神圣的个我对于宗教仪式改革极其重要的是,人们深信人类是脆弱的生物,并且像生主一样极易崩溃。 P174

人们死后,其尸体类似于精疲力竭的生主,必须通过正确的葬礼进行再造。 P175

然而,宗教仪式改革所发挥的最重要的作用是对精神世界的探索。 P176

如今,一些礼仪专家声称,起初唯有阿耆尼是不朽的,但是通过“不断的吟诵及运用宗教仪式”,其他迪弗也发现了怎样为自己创造不朽的个我。 P177

[30]他不再必须通过频繁参与外在的祭拜仪式去修正其个我,因为他内心的火焰不需要燃料。 P178

[2]J. C. 希斯特曼,《宗教仪式、启示与轴心时代》,见艾森施塔特编的《轴心时代各文明的起源与多样性》(Albany, 1986),pp.396-97。 P179

[14]R. C. 策纳(R. C. Zaehner),《印度教》(Hinduism)(London, New York,and Toronto, 1962),pp.59-60;史密斯,《反思相似性、仪式与宗教》,pp.30-34,72-81。 P180

[27]SB 11.2.3.6;2.2.2.8,引自希斯特曼《祭祀的破碎世界》,pp.97,140;cf.pp.215-18。 P181

一些人开始对宗教仪式表示不满,而想要一种更倾向于以道德伦理为基础的宗教。 P182

作为效忠于亚述的附庸,以色列在国王耶罗波安二世(Jeroboam II,公元前786—公元前746年在位)的统治下经济蓬勃发展。 P183

是耶和华选召我,让我停止牧羊,他说:‘你去向我民以色列说预言。 P184

阿摩司注视着耶和华站在圣坛旁,指挥诸圣众摧毁神殿和以色列人。 P185

他正将亚述作为其有利工具,领导一场反对以色列和犹大的圣战。 P186

上帝体验到的以色列社会的不公是对他自己的羞辱。 P187

[18]人们跟从其他神灵只是因为他们并不真正了解耶和华。 P188

其中的一些品质同样在“摩西五经”较早的部分中得以体现,“摩西五经”创作于大约与此同时期的以色列和犹大。 P189

看来尽管两者都包含更古老的素材,但它们很可能代表两支不同的传统——一支来自南方,一支来自北方——在公元前8世纪晚期被合在一起记录下来,保存在耶路撒冷王室档案馆中。 P190

这样,那些历史记述便脱离了宗教仪式的束缚,使得游吟诗人和其他游走各地的商贩能够逐步发展出一部更经得住时间考验的早期以色列编年史。 P191

亚伯拉罕一生都盼望着大卫王的来临,他出生于南部城镇伯利恒,在希伯仑加冕为以色列和犹大国王,定都耶路撒冷。 P192

在“J”的记述中根本就没有立法的内容,而“E”仅仅收集了公元前9世纪的律法——通常被称作“圣约法典”(Covenant Code)——它们强调了替穷苦人民秉持正义的重要性。 P193

从这个意义上说,上帝是不可被控制和操纵的。 P194

”[36]这段故事标志着对神圣者产生的新理解。 P195

故事使亚伯拉罕和他的神都显得十分可疑。 P196

当人们听从耶和华的时候,已经太晚了:直到城邑荒凉,无人居住,房屋空闲无人,地土极其荒凉,并且耶和华将人迁到远方。 P197

他注意到在耶罗波安二世死后,以色列王国处于混乱之中,于是亚述军队于公元前738年长驱直入,征服了以色列北方领土。 P198

但是,以色列和大马士革国王于公元前734年结成联盟抵抗亚述西进时,事情发生了转变。 P199

与在北方王国的阿摩司和何西阿不同,以赛亚属于另一个宗教社会。 P201

必有万军耶和华降罚的一个日子,要临到骄傲狂妄的,一切自高的都必降为卑。 P202

但是贫穷并不意味着物质上的匮乏。 P203

以赛亚认为,耶和华不仅是以色列的守护神,而且能够操纵其他民族的神灵,这一革命性的观念基于一种目中无人的爱国主义。 P204

以色列难民将他们的北方宗教传统带到了犹大,其中或许包括阿摩司和何西阿的预言,他们曾经预示了公元前722年的灾难。 P205

看来这座城市无法幸免于难,然而就在最后一刻,事情发生了转机。 P206

[7]《阿摩司书》9:1。 P207

[23]弗兰克·穆尔·克罗斯,《从史诗到圣典——古代以色列的历史和文学》(Baltimore and London, 1998),pp.41-42。 P208

[35]《创世记》22:1-10。 P209

[52]《列王纪 下》18:3-7。 P210

他们的命运处于上升趋势,而与此同时犹大似乎正在走向衰落。 P211

每个城邦都必有一堵城墙、一座神庙、一群居民和一个港口。 P212

对公共政策的讨论在城邦中得以延续,而且由于农民参与到政议当中,他们也必须加强辩论的技巧。 P213

竞赛是生活的准则,而看似矛盾的是,贵族通过互相之间的竞争找到了团结一致的感觉。 P214

最早的运动竞赛是在一位伟大武士[9]的葬礼期间举行的。 P215

如今他死去了,在大地深处过着不为人知的生活,但他的精神依然在人间传扬,令他与众不同的品质依然存在。 P216

献祭的野蛮违背了城邦文明的价值观,形成了对阿波罗(秩序与节制之神)的光明祭拜的阴恶对照。 P217

希腊人改造了腓尼基文字,使其适合自己使用,从而能够参与到当时自幼发拉底河延伸至意大利的有文字的文明之中。 P218

[20]另外还有三部其他史诗传奇:一部追溯了底比斯国王俄狄浦斯及其家庭毁灭的故事;另一部叙述了赫拉克勒斯的冒险经历;第三部讲的是伊阿宋(Jason)夺取金羊毛的传说。 P219

在两部史诗中,荷马颂扬了战斗中的振奋、手足情谊的愉悦,以及当一名战士在“胜利的暴怒”(victorious rampage)中达到忘我境界,成为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而所向无敌之时,从他身上体现出的战士之英勇(aristeia)的荣耀。 P220

在印度,祭司和武士逐渐接近了“戒杀”(非暴力)的观念,这也将出现在其他轴心文明中。 P221

“不要抚慰我的亡悼,”他答道,“我宁愿做个帮工,在别人的田地上耕作,自家无有份地,只有些许家产凭靠,也不愿充当王者,对所有的死人发号施令。 P222

[27]他表现为一个拥有挚爱(philotes)和柔情的男人,我们可以从他对待母亲、帕特洛克罗斯及其年迈导师的行为中看到这一点。 P223

他“展臂抱住阿喀琉斯的膝盖,亲吻他的双手,这双可怕、屠人的大手曾杀死他众多的儿男”。 P224

达耳达诺斯之子普里阿摩斯凝目阿喀琉斯,诧慕他的高大魁伟,俊美的相貌,看似神的外表。 P225

当阿瑞斯在战斗中被一名希腊武士所伤,他的伤口迅速愈合,而且能够坐在宙斯身边,在刹那的蒙耻之后,“享领光荣,扬扬得意”。 P226

奥林匹斯诸神家族也说明它是一个神圣的统一体,显示了神圣权威的关联和相互依存,这些正是希腊人在其社会中所经历的。 P227

祭品在节日中往往不只献给一个神灵,神殿也通常供奉多个神灵。 P228

每一个希腊神灵都有其隐晦和危险的一面。 P230

[8]沃尔特·布尔克特,《希腊宗教》,John Raffan译(Cambridge, Mass., 1985),pp.44-49。 P231

[20]布尔克特,《希腊宗教》,p.121。 P232

拉特摩尔译。 P233

然而,这并不是王朝的终结。 P234

但这种积极的发展却带来了令人忧虑的结果。 P235

[6]贵族阶层的所有活动转变成一场精心准备的仪式。 P237

这些礼仪专家(儒)令贵族生活的准则清晰易懂地展现在人们面前。 P238

贵族阶层仪式化的生活方式确实教导他们,行为在表面上要谦逊,要表现出对彼此的尊重,但礼通常充满了私利。 P239

据《尧典》所载,尧是一位真正的文雅之人:“钦、明、文、思、安安,允恭克让。 P240

当他退位时,便仿效尧的榜样,略过嫡子,促成负责工程建设的大臣[16]禹即位,即后来夏朝的开国君主。 P241

[2]原文“King Yon”有误。 P242

他的家成为一个私人献祭场所,他可以在这里创造能够经受死亡的考验而进入神灵世界的自我。 P244

[6]《梨俱吠陀》中很少提及楼陀罗,他也许是印度土著居民崇拜的神灵之一。 P245

梵志也必须在森林里独自生活一段时间,作为开始进入成年生活的一部分,但却被明令禁止狩猎、伤害动物或乘坐战车。 P246

导师因而如同一位产婆,逐日操劳着,促成学生新的自我(个我)的诞生,这种个我的力量能移动高山。 P247

第二天,他沐浴、剃头、刮脸,最后一次将供奉的黄油或牛奶投入炉膛,然后熄灭火焰。 P248

一个人的个我能够使他接近将万物融为一体的力量。 P249

对于这种严格的禁欲苦行生活的基本理论,《阿兰耶迦》(Aranyakas),即《森林书》(Forest Texts)做出了说明,它对古老的宗教仪式进行了深奥的阐释。 P250

在这样的时代中,隐修者作出了自己的决断。 P251

[6]《梨俱吠陀》10:136; 1:114,见 Ralph T. H. Griffith译的The Rig Veda(New York,1992)。 P252

[19]《乔答摩法经》(Gautama Dharma Sutra)3:26-25,见奥利韦勒《隐修传统》 p.272。 P253

在《奥义书》中,一群神秘主义者开始和平地征服人们的精神世界,这在宗教历史上标志着一个巨大的进步。 P254

《大林间奥义书》(Brhadaranyaka Upanishad)是白夜柔吠陀学派(White Yajur Veda School)的“大森林书”(Great Forest Text)。 P255

如果一个人在默思这些系缚时吟诵这一不灭和无畏的语音,他就会变成不灭者,并且无所畏惧。 P256

有时他们更喜欢给出否定的知识,告诉我们事情不是什么样的。 P257

在洞察未知的精神世界方面,他们是先驱,只有极少数天资聪颖的人能够伴随他们。 P258

当时的著名导师有:思考个我之本质的商地利耶(Sandiliya),毗提诃国王阇那迦(Janaka),拘罗―般遮罗国王波罗婆诃那·阇婆梨(Pravahna Jaivali),迦尸(Kashi)国王阿阇世(Ajatashatru),还有以终生禁欲而闻名的舍那鸠摩罗(Sanatkumara)。 P259

《梵书》已经断定,人的本质可看作气息、水或火,它与祭祀是同一的,祭祀的核心力量是梵,即任何存在物的精髓。 P260

这种技巧与后来苏格拉底予以发展的辩证法相类似。 P261

耶若婆佉教导弟子关注他们的梦境,此时他们不再受到空间和时间的束缚。 P262

在熟眠中,人“无有恐怖”。 P263

他只能教导一种方法,使他的弟子能够达到那种状态。 P264

这是我们第一次听到有关“行动”(业)的训导,它将成为印度灵性的关键。 P265

[22]邬达罗迦·阿鲁尼但《唱赞奥义书》中最重要的圣人之一邬达罗迦·阿鲁尼,在拘罗―般遮罗地区作为一位婆罗门家主度过终生。 P266

他首先解释道,任何物体的特性均与制造它的原料——泥、铜或铁不可分离。 P267

室吠多揭堵的父亲教他从杯子的各个位置呷一小口水,每次问他味道如何,他只能回答:“咸也。 P268

[29]然而这种知识不易学得。 P269

《唱赞奥义书》写道,无意识而机械地唱诵“唵”的祭司,就如同吠叫乞食的狗。 P270

但是,因陀罗在返于迪弗之前便心生疑虑。 P271

[41]这个故事阐明了自我发现所要经历的漫长过程。 P272

[3]CU 2.4.4-5。 P273

[18]BU 4.3.21。 P274

[37]指太阳神。 P275

印度神灵开始融入隐修者的精神进程,但希腊人却给予他们的神灵前所未有的巨大权力。 P276

[4]起初,殖民地化曾是城邦内部问题的解决方案:滋事者只是被驱逐到其他地区建立新殖民地。 P277

赫西俄德的正义观赫西俄德是不同于荷马的另一类诗人,他精于针砭时弊。 P278

这种专注使得赫西俄德与阿摩司更加接近了。 P279

旧有的关于贵族荣耀的准则实质上已经成为利己主义的了。 P280

于是,宙斯创造了英雄种族。 P281

他们应当受到激励去和创造丰收的邻居展开竞争,而不是仿效对手的军事威力。 P282

在他笔下,由宙斯建立起来的公正和稳定的统治与早已消失的不合自然规律的混沌形成了鲜明对照。 P283

潘多拉(Pandora)[20],这第一个女人,是“美丽的灾星”。 P284

[24][25]作为正义的维护者,僭主最初受到尊敬,但专制并不是一种长久的政治体系。 P285

方阵会形成一体向前推进,士兵从盾墙的上方和下方刺杀敌人。 P286

正如神性放弃的轴心理念,它发扬了一种忘我和为他人献身的伦理观。 P287

这种权利如今扩展到了方阵中的所有成员。 P288

在印度,轴心时代的新兴伦理已将暴力从古老的祭仪中抽离出来;而在希腊,古老的祭仪正在被军事上的需要所改造。 P289

[9]《工作与时日》(Works and Days)248-49; 68-70。 P290

[21]在希望飞出瓶口之前,潘多拉便盖上了瓶塞。 P291

这在很大程度上归因于鲁国文人发起的礼仪改革。 P292

鲁国的礼仪改革基于一条意义深远的原则:礼不仅仅改变了礼仪的实践者,它同样提高了仪式领受者的尊严。 P293

如果他的臣僚请求承担一项特定的行动,他仅能报以一个简单的回答:“好。 P294

为确定由自己支配的人力和武器军备,他从采取人口普查着手,这本身是一个挑衅行为,但立刻被一个宽宏大量的举动所抵消。 P295

此时,执掌军权的卿必须判断敌人的意图:他们真的想开战吗?[19]如果敌方是一个蛮族部落或失“道”的诸侯,那将是一场死战:在这些极为特殊的情形下,执掌军权的卿走在由被赦免罪犯组成的敢死队的最前面冲向敌阵。 P296

一名真正的贵族武士从不应当杀死多于三个逃亡者,而且最好是闭上双眼去射击。 P297

“今罪无所,”这位诸侯断定,“而民皆尽忠以死君命。 P298

礼道则不然……品节斯,斯之谓礼。 P299

[43]谋臣们在礼仪上遵从诸侯,彼此间也如此,而不是激烈地表达自己的意见并运用欺诈手段谋求利益。 P300

父亲像诸侯一样是上天的代表,两者的关系应当疏远而严苛。 P301

父亲过世后,儿子尽其所能去分享死亡的经历。 P302

大伯父的权利与父亲同等,甚至能取代他的权利。 P303

[50]此时,齐国是最强大的诸侯国,而桓公是一位与周王室有着姻亲关系的明君。 P304

任何背叛盟约的人都冒着遭到可怕惩罚的危险,而这些惩罚是被众神和先祖所认可的:“俾失其民,队命亡氏,踣其国家。 P306

”另可参见《礼记·曲礼 下》:“立则磬折垂佩。 P307

[16]即弓兵,亦称车左。 P308

[31]参见《左传·宣公十二年》。 P309

[49]即“霸”。 P310

犹大国在其长期的统治之下繁盛起来。 P311

因为他的母亲[7]来自犹大国丘陵地带的一个小村庄波斯加(Bozkath),所以约西亚是他们中的一员。 P312

沙番立刻将书卷呈现给国王,并在他面前朗读。 P313

《申命记》的作者认为,他们是在民族危机的重大时刻代表摩西讲话的。 P315

约西亚马上去请教女先知户勒大(Huldah)。 P316

”他们必须尽心尽性地爱他。 P317

可是,当地的神殿如今被拆毁了,居住地距离耶路撒冷比较遥远的人则被准许在其家乡屠宰牲畜。 P318

约西亚对《申命记》的作者至关重要。 P319

他们吸收了早先的素材——古老的王室档案、法典、传奇故事和礼拜仪式文本——创建了一种全新的视野,使古老的传统见证约西亚统治之下以色列的新形势。 P320

[40]《申命记》的作者热情洋溢地强调正义、公平和同情的重要性,比阿摩司和何西阿的教义更进了一步。 P321

大约在希勒家发现书卷的同一时期,先知耶利米(Jeremiah)开始了自己的使命。 P322

“你们要将所赶出的国民侍奉神的各地方都毁坏了,”摩西命令百姓,“你们要拆毁他们的祭坛,打碎他们的柱像,砍下他们雕刻的神像,用火焚烧他们的木偶,并将其名从那地方除灭。 P323

自从士师治理以色列人和以色列王、犹大王的时候,直到如今,实在没有守过这样的逾越节;只有约西亚王十八年在耶路撒冷向耶和华守这逾越节。 P324

[5]芬克尔斯坦、西尔贝曼,《圣经发掘》,pp.264-73。 P325

[20]《列王纪 下》23:2-3。 P326

[37]《列王纪 上》8:27。 P327

[48]《列王纪 下》23:21-23。 P328

约西亚夭折后不久,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Nebuchadnezzar)成为该地区无可置辩的霸主。 P329

他率军攻打耶路撒冷,摧毁其圣殿,将该城夷为平地。 P330

仅作学习交流使用,请于24小时删除。 P331

否认并非一种选择,它只能阻碍人们获得启蒙。 P332

他们各人不再教导自己的邻舍和自己的弟兄说:“你该认识耶和华!”因为他们从最小的到至大的,都必认识我。 P334

约伯的苦难一些流亡者不再崇拜耶和华了,他已经被巴比伦的主神马尔杜克(Marduk)彻底战胜。 P335

当他立大地的根基、将海水关闭在门后的时候,约伯在哪里呢?约伯能用鱼钩钓上鳄鱼吗?能让马像蝗虫一般跳跃吗?能引导轨道上的众星吗?这篇诗文非常华丽,但却并不切题。 P336

以西结的异象我们可以透过年轻的祭司以西结(Ezekiel)的先知生涯看到这种轴心视野的发展。 P337

流放的创伤粉碎了《申命记》中那优雅而理性的神:看到耶和华像朋友一样与亚伯拉罕一同进餐,或者像国王一般强有力地主持圣者的会,已经不可能了。 P338

[25]但是,流亡者必须认识到,他们应为这场灾难承担责任。 P339

以西结在引领之下巡视了圣殿,并惊骇地看到,濒临灾难的犹太人仍旧泰然自若地崇拜其他神灵而非耶和华。 P340

这些社会上的罪恶如同偶像崇拜一般严重,而对于迫近的灾难,以色列只能责备它自己。 P341

[34]尽管耶路撒冷及其圣殿变成了废墟,但它们继续存留于先知心中,以西结看到了它们的神秘意义。 P342

他们必须要像依然身处圣殿旁一样生活,与异邦人分离开。 P343

在以色列和犹大,预言向来与君主政治联系在一起。 P344

“P”为“J”“E”的传奇故事增加了一些重要内容,并创作了《利未记》(Leviticus)和《民数记》。 P345

”但随后,“P”的描述令人感到意外。 P346

耶和华远比马尔杜克强大得多。 P347

“P”并没有描述西奈山上的立约,因为以色列人已经被从耶和华应许他们的土地上放逐,这已成为痛苦而令人困惑的记忆。 P348

耶和华在百姓最近前往巴比伦时依然和他们在一起。 P349

流亡的群体中很可能出现了相当多的怨言和牢骚。 P350

百姓必须与巴比伦邻人分开居住,与物质世界保持距离。 P351

与你们住在一起的外方人,你们要看他如本地人一样,并要爱他如己。 P352

[63]在圣殿中,侍奉神的祭司必须避免与死尸及一切象征衰亡之物接触。 P353

它们活着的时候,以色列人可以触摸它们。 P354

[2]《耶利米书》52:28-30。 P355

[14]《以两结书》3:15。 P356

[28]《以西结书》8:12。 P357

[46]迈克尔·菲什贝因(Michael Fishbane),《文本与结构——圣经文本选编精读》(New York,1979)。 P358

[60]《利未记》25。 P359

内战似乎不可避免。 P360

他希望使农民和贵族都意识到政府的问题,以及存在于任何一个拥有良好秩序的社会之核心原则。 P361

类似原始部落时代的公民大会(Popular Assembly)必须能够制衡贵族元老院(Council of Elders)。 P362

直到公元前510年,他和他的儿子们一直统治着雅典。 P363

泛雅典娜节的狂欢驱散了这些令人不安的宗教仪式的神秘气氛。 P364

准备工作开始于雅典。 P365

正如亚里士多德后来所阐明的,首次参加秘仪者并不是到埃琉西斯去学习什么,而是得到一种体验,他们感到这种体验改变了他们。 P366

在埃琉西斯并未发生这样的心路历程,这与一些轴心时代的神秘主义者所实现的孤独的入迷状态是完全不同的。 P367

/ 在狄俄尼索斯的崇拜仪式中,一直存在滑稽表演的成分。 P368

俄耳甫斯因为失去妻子欧律狄刻(Eurydice)而悲痛,终生为其哀悼,最终暴死:他拒绝再婚,因而激怒了色雷斯的妇女,她们赤手将他撕成碎片。 P369

泰勒斯并不是反宗教的。 P370

时间给宇宙强加了一种形式的欧诺弥亚,判定每一种元素都被限制在其适当的位置上,宇宙里没有一种成分能处于支配地位。 P371

[4]奥斯维恩·默里,《古代希腊》,2nd ed.(London, 1993),pp.195-97。 P372

[17]扎伊德曼和潘特尔,《希腊城邦的宗教》,pp.199-200;布尔克特,《希腊宗教》,pp.290-93。 P373

尽管它非常重要,我们却对这一具有开创性的运动的起源知之甚少。 P374

但神我并非一个单一、独特的实体。 P375

”[2]“神我”先前是怎样陷入自性的苦难之中的呢?存在某种原罪吗?数论派并不回答这些问题。 P376

·动性(Rajas),即“热情”,物质或精神活力。 P377

我们说“我想”“我要”或者“我怕”,以为“我”代表了全部生命,因而耗费了太多太多的精力去保护和支撑这个“我”,并期待着“我”在天堂的永生。 P378

”[3]一直渴望这一时刻到来的自性随即退出,“如同一位满足主人愿望之后离开的舞女”。 P379

数论派标志着人们的自我意识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P380

如果“我”获得了成功,我的对手便会闷闷不乐。 P381

这种思路引导一些隐修者逐渐发展出一种训练方法,人们如今在世界各地的禅堂和健身房进行练习。 P382

它曾经被吠陀雅利安人用来描述在一场劫掠开始之前,把供役使的牲畜套在战车上。 P383

然而,瑜伽修行者首先必须经历长期的准备。 P384

禁制和劝制也是如此。 P385

他的心率渐慢,甚至可能像是死了一样。 P386

如今他能够控制自己的精神生活,变得不受周围环境影响。 P387

一旦进入了入定的状态,瑜伽修行者就会不断经历一系列渐进的深层精神状态,与其平常的经历无关。 P388

[1]《数论经》(Samkhya Sutras)3:47。 P389

这是你死我活的战斗。 P390

[2]在郑国和鲁国,财政和农业革新改善了农民的生活。 P391

大约此时,一个叫孔丘(公元前551年—公元前479年)的年轻人几近完成学业,并将得到鲁国行政部门的一个低级职位。 P392

——编者注。 P393

来自华夏各地的人们到鲁国出席典礼仪式,聆听上溯至周朝先王的礼乐。 P394

但他能培养出一批贤德之人,他们博学多识,可以指导中国的统治者循“道”而行,并使其重新承担起自己的责任。 P395

他和蔼可亲、沉着镇静、友善待人,绝不武断地表达自己的意见;他没有冗长的训诫或说教,即便与学生们看法相左,他也通常会对他们的观点作出让步。 P396

而现在,多数国君从未对道进行过认真思考。 P397

像与孔子同时代的郑国的相国子产一样,孔子认为,我们应该更加关注我们所能认知的世界。 P398

而礼仪就是引领他们向前的行路图。 P399

他们将抱着成为君子,即出众之人的理想而生活。 P400

儿子谦让父亲,武士谦让敌手,君王谦让臣子。 P401

“己欲立而立人,”孔子解释道,“己欲达而达人。 P402

”孔子摇了摇头,人们几乎可以看到他那慈爱的苦笑:“赐也,非尔所及也。 P403

仁爱孔子的一个弟子[36]问孔子什么是“仁”,如何将其应用于政治生活。 P404

他的见解是革命性的。 P405

你可以坚持不懈地待人如己——无论他们是谁,当然你也可以不这样做。 P406

[47]孔子的儿子于同年去世。 P407

[11]《论语》12:7。 P408

[28]杜维明,《儒家思想》,pp.57-58;休斯顿·史密斯,《人的宗教——人类伟大的智慧传统》(San Francisco, 1991), pp.180-81。 P409

[45]颜回似乎并非在谈论“仁”时发此感慨的。 P410

10年之后,他征服了米底亚(Media)。 P411

“以赛亚第二”不像《申命记》的作者那样鄙斥古老的神话,而是依靠与《摩西五经》几乎没有关联的神话传统。 P412

但是,这些充溢着喜悦的预言却被四段奇特的诗歌不时打断,诗歌描述了一个忧伤的人,他称自己为耶和华的仆人。 P413

但他不会通过武力实现这个目标。 P414

他“被人藐视和厌弃”,他的容貌损伤得已不像人。 P415

这种张力在以色列会继续存在。 P416

[15]与虚己的仆人不同,这位神灵无法停止表现自己的权威:“我,我是耶和华!”在仆人拒绝“折断压伤的芦苇”的地方,[16]这位盛气凌人的神迫不及待地看到异邦人戴着镣铐在以色列人身后行进。 P417

由于耶和华将以这样一种公开而不容置疑的方式与其子民在一起,他们永远不会受到伤害。 P418

[20]但事实上,第一批回归的人数很可能相当少,因为大部分流亡者选择留在了巴比伦。 P419

如果歌兰到达犹大时,耳畔回响着“以赛亚第二”的预言,那么当他们看到新的家园时必定很快就会回到现实中来,而不再存有幻想。 P420

他们的庄稼歉收、经济衰退,那是因为他们只顾赶造自己的房屋,却仍使耶和华的圣殿荒废。 P421

[27]这种包容精神在两卷《历代志》(Chronicles)中也明显地体现出来,它们很可能是在建造第二圣殿期间创作的。 P422

[1]即古代埃及的国家主神和太阳神。 P423

[19]7337名。 P424

然而,斯巴达于公元前510年入侵雅典,希望以一个亲斯巴达的傀儡取代庇西特拉图式的僭主。 P427

克利斯提尼对其公民提出很多要求。 P428

他是以弗所(Ephesus)的王室成员,被称为“谜语式作家”,因为他以简洁优雅而令人费解的格言形式来提出他的思想。 P429

”[9]你通过研究梦境、情感和人的个性品质,可以获知关于人性的一点点认识,但它永远都是一个谜:“即使穿越每一个极点,你也无法发现灵魂的边界。 P430

”[15]巴门尼德认为,他把人们从错觉中点醒是对人们精神生活的重要贡献。 P431

他培养“二阶思维”(second-order thinking)的习惯,反思思考的过程本身。 P432

雅典人对波斯帝国的威力几乎没有概念,或许也没有意识到自己都做了些什么。 P433

当古老的方式取得如此惊人的成功之时,为什么要背离传统呢?公元前480年,波斯的新国王薛西斯(Xerxes)率200艘三层桨座战船和大约10万名士兵向雅典进发。 P434

希腊人必须抛弃他们的过去,而展开一项试验性的进程。 P435

雅典人期待从悲剧中获得净化(katharsis),这需要一种超然,普律尼科司没能实现这种超然。 P436

年复一年,新的角色被引入,他们与歌队长进行交谈,给活动提供了一种更具戏剧色彩的直观性。 P437

他们唯有通过分析通常对城邦事务没有发言权的歌队的论点,或者距离人们时空遥远的往昔神话英雄的论点,才能理解一部戏剧的意思。 P438

这一点在埃斯库罗斯的《波斯人》(The Persians)中体现得尤其突出,这部悲剧于公元前472年在城邦酒神节上演。 P439

大流士的幽灵发出了郑重的警告:……不要鄙弃眼前所有的幸福,想要贪多,反而浪费了许多财富。 P440

所有这些令人忧虑的状况都会在埃斯库罗斯创作的《七将攻忒拜》(Seven Against Thebes)[35]中予以体现。 P441

在最终的哀悼中,歌队分裂开来,一半与波吕尼刻斯站在一边,另一半参加厄忒俄克勒斯的葬礼。 P442

《俄瑞斯忒亚》正视了暴力的问题,即轴心时代所关注的中心问题。 P443

在三联剧的最后一部《复仇女神》(Eumenides)中,还在被厄里倪厄斯追踪的俄瑞斯忒斯来到雅典,投身于雅典娜脚下,她召集石山议事会审理这个案件。 P444

然而,雅典并没有吸取历史的教训。 P445

在推动剧情发展的圣歌中,扮演长老的歌队声称,没有什么能超越人的威力。 P446

他们所经历的苦并不是自己的业导致的后果,而是来自外在的神圣源泉。 P447

[9]《赫拉克利特》B101,同上,p.113。 P448

[27]西蒙·戈德希尔(Simon Goldhill),《大酒神节》(“The Great Dionysia”),见J. J. Winckler与F. Zeitlin编的《与狄俄尼索斯无关?》(Nothing to Do with Dionysos? Athenian Drama in Its Social Context)(Princeton,1990)。 P449

[35]或译《七雄围攻底比斯》。 P450

[1]男男女女都相信,他们被永无止境的生死轮回所牵绊;欲望驱使他们的行动,而他们的行为品质将决定其来生的状况。 P451

一些人拒绝了《梵书》的仪式科学。 P452

印度人并不把隐修者看作软弱的逃避者,而是将他们尊为无畏的先驱,他们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努力为人类寻找精神出路。 P453

社会变革君主政体并非政府管理的唯一形式。 P454

[5]贸易产生了更多的财富,国王和部族僧伽们可以购买奢华的物品、装备军队、建设正成为贸易和工业中心的新兴城市。 P455

个人主义开始取代部族或村社的身份认同。 P456

这些社会张力在城市化进展更快的东部地区尤为剧烈,也是在这一地区,印度轴心时代的下一个阶段开始了。 P457

吠陀宗教看来愈发与当前的现实格格不入。 P458

当一位导师初到城镇时,人们一同前来倾听他的教导。 P459

这些教义完全是实用性的。 P460

一些人相信他们能够通过艰巨的禁欲苦行达成愿望,另一些人认为可以通过消除恶意和争吵实现这一点。 P461

俱舍罗的竞争对手对他的抨击比对其他导师更为猛烈,因为他们惧怕他的成功。 P462

不过,这一记述是后人插补入古老的经文的。 P463

除非一个苦行修道者获得了这种推己及人的世界观,否则他就无法得到解脱。 P464

在他死后,耆那教徒阐明了一部详细的史前史,声称在先前时代共有24位这样的“跋涉者”,他们发现了通往解脱的桥梁。 P465

非暴力是他们唯一的宗教义务。 P466

一切有生命的造物应当互相帮助。 P467

[16]大雄成功实践了其自身的“金规则”。 P468

[19]一位有经验的耆那教徒会达到一种叫作“舍”(samayika,即“镇定”)的类似禅定的状态。 P469

[6]伊利亚德,《瑜伽:不朽与自由》,Willard R. Trask译(London, 1958),pp.139-40,158。 P470

[19]同上,pp.170-71。 P471

“大转变”(The Great Transformation)通常发生在变革和发展的前沿地区。 P472

当他听说耶路撒冷的城墙仍是一片废墟时,感到非常震惊。 P473

他设法使城市人口数量增长到一万,并试图防止穷人受到贵族的压迫。 P474

之后,他将所有歌兰成员召集到一起开会:任何拒绝参加的人将被驱逐出社群,财产也将被充公。 P475

不过,那个冰冷的雨天场景并非故事的终结。 P476

[1]玛格丽特·巴克,《旧约——犹太教宗派和早期基督教古老王室祭仪中的残存主题》(London,1987),pp.201-16。 P477

[9]《尼希米记》8。 P478

雕塑家们创造着令人惊叹的艺术品,伟大的悲剧作家们的杰作继续在城邦酒神节上演。 P479

巴门尼德的弟子芝诺(Zeno,生于公元前490年)试图通过阐明一系列恶作剧式的悖论,证明其导师饱受争议的思想的正确性。 P480

士麦那(Smyrna)的阿那克萨戈拉(Anaxagoras,公元前508年—公元前428年)认为,每一种物质都包含了其他物质的要素,尽管它们不能被人的肉眼所辨别。 P481

恩培多克勒关于“爱”与“恨”发生宇宙争斗的设想,也可以说与电磁学和“宇宙大爆炸”理论(Big Bang theory)有一定的相似之处。 P482

智者之道一个新兴知识分子群体尝试着使哲学变得实际一些,并与人们的生活更加相关。 P483

但是,一般的学习课程对年轻人获得这些技能没有什么帮助。 P484

[8]他们重视当下,尤其对使他们在此时此地更有战斗力的技艺(techne)感兴趣。 P485

阿提卡的演说家安提丰(Antiphon)曾经评论道,在民主政治中,“胜利属于最佳演讲者”。 P486

普罗泰戈拉没有把真理看作凡人无法接近的一个遥远的实体,而是断言人人都可以共享。 P487

”[12]他的个人经历使过去的神学显得极不合理。 P488

她嫁给伊阿宋,帮助他找到了金羊毛,但后来被丈夫无情地抛弃。 P489

当他带领赫拉克勒斯走下舞台时,两位主人公以“友谊之轭”互相挽着臂膀,歌队“以悲恸和泪水哀悼……因为我们今日失去了最高贵的朋友”。 P490

伯里克利去世几个月后,索福克勒斯的《俄狄浦斯王》(Oedipus the Tyrant)在城邦酒神节上演了。 P491

他出场时是一位如神灵一般受到臣民崇敬的国王,在戏剧终结时却是一名被污染的罪犯,将死亡和疾病的毒气带到了他的城邦。 P492

在古希腊宗教的逻辑中,他已成为禁忌,即一个单独的、隔离的,因此也是神圣的形象。 P493

与苏格拉底交谈是一种令人烦心的体验。 P494

我们说勇气只是美德之一,但任何勇敢的人必须同时获得对英勇来说必不可少的节制、正义、智慧和善良等品质。 P495

苏格拉底的辩证法是印度“谜题问答”的希腊理性版本。 P496

要确切地了解苏格拉底的所说所想是非常困难的,因为他什么都没有写下来。 P497

人们必须质询自己最基本的那些假定。 P498

与孔子类似,苏格拉底也是通过讨论来教育学生的,他从未提出过权威性的命题。 P499

“每当我听他讲话时,我的心都会比处于一种宗教迷狂时跳得更快,眼泪会夺眶而出”,阿尔基比亚德坦言。 P500

苏格拉底不是智者,但是没有体验过其思想方法的雅典人或许还不能将以下两者区分开来,即苏格拉底对被人们普遍接受的观念的无情批判,以及智者对绝对真理的否定。 P501

紧接着发生了一系列灾难。 P502

城邦里尚未参加过狄俄尼索斯秘仪的妇女们沉溺于放荡不羁的癫狂之中,身穿兽皮在森林中漫游。 P503

通过在一年一度的节日中赋予狄俄尼索斯应得的权力,雅典给予了狄俄尼索斯所代表的他者一个在城邦中心的荣耀处所。 P504

狄俄尼索斯一直是戴着面具的神,面具不断提醒人们,他与他的外表是不同的。 P505

他是真理的捍卫者,他的死成为谎言的见证(martys),而谎言在当前却处于优势地位。 P506

[4]同上,p.78。 P507

[17]美狄亚和伊阿宋的两个儿子,即墨耳墨洛斯和斐瑞斯。 P508

[27]柏拉图,《会饮篇》(Symposium)220c;174d;175b,见W. Hamilton译的The Symposium(Harmondsworth, 1951)。 P509

[39]欧里庇得斯,《酒神的伴侣》1075-95。 P510

这是处于长期衰退中的周王朝的真正终结:在此之前,中国所有的国君都是由周王授封的;而这些新诸侯国的建立仅仅依靠武力,周王却对此无能为力。 P511

对于这种经历的恐惧加强了人们对一种新的宗教观的追求。 P512

如今,几十万农民被征召入步兵部队,步兵部队已经成为军队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P513

孔子的门徒子夏就是魏文侯的门客之一。 P514

我们对墨子了解非常少,这是因为以其名字命名的《墨子》中记载的对话,远不像《论语》那样具有人格性。 P516

他对于周朝的礼仪、音乐和文学鲜有兴趣,而孔子却钟情于此。 P517

墨子认为,贤明的君王曾经满足于最低限度的生活需要。 P518

兼爱建立在强烈的公平和正义感,以及毫无例外地对所有人不偏不倚的关怀基础之上。 P519

战争破坏了庄稼,杀戮了众多平民百姓,耗费了武器和马匹,还使得祖先失去为他们献祭的后代。 P520

墨家更加看重行善而非有善。 P521

只有在所有人平等相待、超越私利时,君主们才能获得他们所渴望的财富、欢乐与成功。 P522

是以聪耳明目相与视听乎!是以股肱毕强,相为动宰乎!而有道肆相教诲。 P523

[3]《左传》(“The Commentary of Mr. Zuo”)2:30,见理雅各译的The Ch’un Ts’ew and the Tso Chuen (Hong Kong, 1960)。 P524

[16]《墨子》6:17-18。 P525

[34]参见《墨子·兼爱 下》。 P526

后来他回想起离开家的时候,父母曾痛苦地哭泣。 P527

”[5]他相信自己确实找到了这种方法,正如追随他的教义并将其口头传播的僧侣们所实践的那样。 P528

只要我们固执地向处处围绕着我们的悲苦紧闭心扉,我们就总是不会成长并获得洞察力。 P529

他的禅定并不是涅槃,因为涅槃不会是暂时的。 P530

[9]突然间,他回忆起发生在自己童年时代早期的一件事。 P531

他不能仅仅避免对他人的挑衅行为,而必须对任何人和事物都举止文雅与和善,并且培养仁慈的思想。 P532

不仅仅是年老、疾病和死亡使得生活如此令人不满。 P533

由于经历了过度的禁欲苦行,他几乎把自己毁掉了。 P534

“无量”是为了摧毁我们为保护脆弱的自尊心而在自我和他人之间竖立的障碍。 P535

[21]但是在这个顿悟中似乎没有什么新鲜的内容,它通常表述为“四圣谛”(Four Noble Truths)。 P536

但这并不意味着身体的消失,被消灭的并非乔答摩这个人,而是贪婪、嗔恨和痴妄之火。 P537

然而那些已经达至这一神圣之平静的人发觉,他们过着一种无量的更加丰盈的生活。 P538

最常用于表述涅槃的词语之一便是“不灭”。 P539

一位佛陀不仅是实现了自身救度的人,还要能够同情他人的痛苦。 P540

[30]无我实现涅槃最为流行的方式之一是默想佛法独特的关于“无我”(anatta,“没有自我”)的训导。 P541

佛陀试图使其弟子认识到,他们并没有一个“自我”需要通过损害他人的利益而得到保护、夸耀、哄骗和抬高。 P542

他轻视脱离行动的抽象的教义公式。 P543

而在他知道这些无用的答案之前,他就有可能死掉。 P544

”[38]他将一种冥思无量的形式改编得适合于世俗信徒,以帮助他们获得一首早期佛教诗歌中描述的“善巧”态度:让众生皆快乐!无论柔弱或强大,属上等、中等或下等阶层,微小或巨大,可见或无形,接近或遥远,存在或即将获得生命——愿他们皆得极乐!让世间无人欺诳或蔑视任何生命。 P545

至少,伽蓝人会明白,他们行为端正,这永远是一种慰藉。 P546

很多人都在探寻一个地方,它远离世界而又奇异地内在于世界,它毫无偏见、绝对公正、平静无波,它使我们充满信心地认为,在所有不利的条件下,我们的生活仍有价值。 P547

这个婆罗门该怎样描述他呢?佛陀对他说:“我是觉者。 P548

[12]《增支部经典》(Anguttara Nikaya)(AN)9:3;MN 38,41。 P549

[25]凯伦·阿姆斯特朗(Karen Armstrong),《神的历史——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四千年的追寻》(A History of God: The 4,000 Year Quest of Judaism, Christianity and Islam)(London and New York, 1993)。 P550

[43]卡尔·雅斯贝尔斯(Karl Jaspers),《大哲学家——奠基者》(The Great Philosophers: The Foundations),Hannah Arendt编,Ralph Manheim译(London, 1962),pp.99-105。 P551

[1]公元前5世纪晚期,中国人已经掌握了冶铁的技术,在强有力的铁质工具帮助下,他们能够开发大量林地。 P552

不再依赖于宫廷的城市手工艺阶层开始在那里出现,富人们也开始尽情享受各种新式的奢侈品和繁荣的娱乐业。 P553

统治者夺取了大量川泽林地,农民们曾经在其中捕鱼、狩猎或者采伐。 P554

[12]杨朱学派杨子没有留下任何著述,但他的思想学说保存于其他一些古典文献之中。 P555

那些拒绝享受生活或者遵从矫揉造作的宫廷礼仪的做法都是错误的,这些行为扭曲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P556

中国人已经发现了内省的重要意义,到公元前4世纪,他们开发了一套属于他们自己的瑜伽修炼方法。 P557

因此,在存思过程中,开悟的君王发现了自己真正的本性。 P558

[27]惠子的著述很少传世,但他似乎非常认同墨家学说。 P559

将事物归入各个绝对范畴的做法是错误的,因为尽管有些事物表面上具有一定的相似性,但其实一切事物都是独一无二的,“连环可解也”。 P560

庄子“道”论这种精神上的视域有助于我们理解惠子与庄子看似不可能的友谊。 P561

庄子对墨家和儒家学说深表不满。 P562

这件事给庄子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在以后的三个月里他的情绪一直非常低落。 P563

当妻子刚刚过世的时候,庄子确实像其他常人一样悲痛。 P564

今之大冶铸金,金踊跃曰:“我且必为镆铘!”大冶必以为不祥之金。 P565

自我膨胀容易使我们固执己见,自负容易使我们和别人发生争吵,并且爱管闲事。 P566

这番对话结束之后,颜回好像对从前的行动计划一点兴趣都没有了。 P567

“吾有道也。 P568

这就是大智慧,“大知闲闲,小知间间”[53][54]。 P569

仲尼曰:“同则无好也,化则无常也。 P570

他会自发地为他人着想,而不会刻意地认为自己关爱他人。 P571

当孟子清楚地认识到人君绝不会重视他时,便从官场引退,并开始著书立说,记录了他与那些他曾经试图辅佐的统治者的谈话。 P572

他无暇顾及农业,因此舜命后稷教导民众如何种植谷物。 P573

[83]孟子不赞同下面这种看法,即“仁”的准则是人为产生的。 P574

他只是基于一种本能的同情心才这样做的。 P575

但是这种潜能曾经存在。 P576

是集义所生者,非义袭而取之也。 P577

[2]本杰明·I. 史华慈,《古代中国的思想世界》(Cambridge, Mass., and London, 1985),pp.238-39。 P578

[13]《春秋》(Annals of Spring and Autumn)1.3。 P579

Palmer译。 P580

[44]参见《庄子·大宗师》。 P581

Palmer译。 P582

[79]《孟子》3B 9。 P583

我们从印度的伟大史诗《摩诃婆罗多》(Mahabharata)当中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一点。 P585

为了在商业活动中获得成功,吠舍必须野心勃勃,渴望世俗的财物,拼命与对手竞争,而这种“欲望”无情地将他们限制在生死轮回之中。 P586

它终结了英雄时代,宣告了迦利时代(Kali Yuga),即我们这个有着深深缺陷的时代的到来。 P587

在战斗中阵亡的武士会直接进入梵界,没有迹象表明他必须返回尘世并遭受另一次死亡。 P588

内心充满嫉妒的难敌向坚战发起挑战,要进行掷骰子的赌博,这在仪式中是必需的。 P589

例如,当般度兄弟驶入战场时,他们的战车腾空而起。 P590

克里希纳曾告诉他必须偷袭毗湿摩,躲在一名武士[4]身后向毗湿摩射箭,而更侮辱人的是这名武士前世曾是一个女人[5]!阿周那是因陀罗的儿子,他怎么能如此行事呢?但克里希纳指出,阿周那已经庄严立誓要杀死毗湿摩,而这是他守信的唯一方式。 P591

当他被般度兄弟的一个盟友[10]斩首时,生命已离开了他的身体。 P592

然而,坚战是属于轴心时代的人物,并不信服这种陈腐的有关宗教仪式的观念。 P593

他发射梵头,同时呼喊着“Apandavaga!”——“毁灭般度之子!”顷刻间出现一团烈火,仿佛要焚毁整个世界。 P594

确实,它有时似乎是恶魔般的:马嘶出神的“自我献祭”几乎毁灭了世界。 P595

[3]即俱卢之野大战。 P596

[15]即猛光。 P597

[2]柏拉图曾希望从政。 P598

与佛陀类似,柏拉图主张,贤哲在实现了启蒙之后,必须回到城市并在那里为人性的改善而工作。 P599

公元前370年,阿尔戈斯(Argos)的民主派用棍棒残忍地打死了1200名贵族。 P600

现代学者追溯了柏拉图的思想轨迹,一些人认为,在他生命的最后阶段,他完全抛弃了那些理念,但是,在他的著作中寻找一种清晰的思想发展线索是徒劳的。 P601

而柏拉图认为,获得解决方案的唯一希望就是找到“好政府”存在的根本原则。 P602

”[10]希腊语的“理念”(eidos)一词并非现代英语意义上的“观念”(idea)。 P603

理念具有实存性,这是短暂的现象所无法拥有的。 P604

数学是柏拉图所寻求的绝对确定知识的例证,但这种知识无法源于我们平常的经验。 P605

但他对于知识本质上是回忆的主张说明,这种严格的辩证法不是通过冷静分析得来的,而是由直觉得到的,这种先天知识的重获似乎是无意间来到了头脑中。 P606

之后,他开始发现,这个人只是同样存在于其他人身上的美的一种表现。 P607

”[19]柏拉图对美的描述明显与其他人所称的“上帝”或“道”相类似:这种美不会表现为一张脸、一双手或身体某一部分的美。 P608

这也许是我们无法承受的,因而想要回到我们熟悉的光线微弱的环境中。 P609

在《国家篇》中,柏拉图希望能够表明,正义是理性的,人们唯有在其统治者通过理性进行管理的高雅社会中接受教育,才能以他们应当享有的方式生活。 P610

柏拉图轻视仁慈的品性。 P611

叙拉古僭主狄奥尼修一世死后,柏拉图错误地卷入了一场政治阴谋,导致了他先前的门徒狄翁于公元前354年被刺杀。 P612

这位工匠并不能激发一种宗教探求,因为他对人类没有兴趣。 P613

柏拉图创造了一种新的宇宙性的宗教(cosmic religion),它取代了古老的奥林匹斯诸神的幻影,成为接受了启蒙的哲学家的信仰。 P614

在他的最后一部作品《法篇》(The Laws)中,柏拉图描述了另外一个理想化的城邦,古老的崇拜仪式在其中仍然十分重要。 P615

不过,尽管柏拉图赞成古老的宗教,他还是认为它次于哲学。 P616

诗人可以运用他们的寓言教导民众,但是他们的故事不能过于奇特。 P617

在这段时间里,他是柏拉图忠实的追随者,接受了他的“理念论”。 P618

在公元前338年取得对雅典决定性的胜利之后,菲利普重新稳定了地区局势。 P619

但这纯粹是一种世俗的成就。 P620

唯有“某种神圣的东西存在于他的内心”,一个人才能趋向于这种神圣的品质。 P621

因此,亚里士多德的上帝是其宇宙哲学的逻辑结论,而非神秘地凭直觉知晓的实在。 P622

[47]哲学产生了一个新的神,但它与耶和华毫无共同之处。 P623

[51]情绪中危险的潜能被排除,并变得有益于个人和社会。 P624

在第一轴心时代过去近两千年之后,科学将推动第二次“大转变”。 P625

[8]或称“形相论”“理型说”等。 P626

Grube and Reeve译。 P627

[38]布尔克特,《希腊宗教》,pp.333-34。 P628

一连好几代,魏国和秦国一直都是这一地区最强大的诸侯国。 P629

他们都是现实主义者,明白经济实力才是成功的关键。 P630

在政界,法家弟子可能一直都很活跃。 P631

[3][4]一旦这种法律机制建立起来,他们的政治理论就能自动地、公正无私地运行起来。 P632

约在公元前370年,一位名叫商鞅(约公元前390年—公元前338年)的野心勃勃的年轻人定居魏国,并参与了当地政治学家们的辩论。 P633

他只有一个目的:“富国强兵。 P634

”[13][14]商鞅严酷的变法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P635

故其与之刑,非所以恶民,爱之本也。 P636

荀子还深受道家思想的影响。 P637

[27]然而秦国并不完美。 P638

[32]“梦呓!”李斯感叹道。 P639

上天不是一个干涉世界事务的神,依赖上天的帮助,或者通过占卜神谕而试图屈从上天的意志都是没有用的。 P640

荀子确信,人们只要运用聪明才智和推理能力,就会意识到,重建和平与良好秩序的唯一方式只能是创造一个伦理社会。 P641

假如不依“礼”而行,就会导致混乱。 P642

与此相比法家显得保守。 P643

两者都蔑视儒家,都有一种悖论式的世界观。 P644

普通的理性思维没什么价值,教条、理论和体系只会妨碍统治者的进步,因为他必须进入一种超越语言和观念之上的维度。 P645

他不得不放弃那种不断叫嚷“我要”的“欲望”。 P646

他只写下了结论,并没有追溯导向这些理念的过程,因为贤明的统治者应当独自循“道”而行,从显而易见者到不可见者,最终达到玄妙之中最为玄妙的部分。 P647

当其他生物坚守已定之路时,人类却不断地将自己与“道”分离开,忙于“有为”:他们制造出莫须有的差异,制定一本正经的行为准则,而这些只不过以自我为中心。 P648

老子得出结论: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 P649

”[67]生存的秘密是以与直觉或常识相反的方式行事。 P650

这里,老子回归古代战争礼仪精神,它极力鼓励武士对他们的敌人“退让”。 P651

[76]是我们的态度,而非行动,决定了我们做事的结果。 P652

很难想象一位达到“虚空”状态的圣人如何能获得政权,因为他缺乏赢得公职所必备的权谋。 P653

本章《商君书》(《商子》)引文中译参照(战国)商鞅原著、张觉校注的《商君书校注》(岳麓书社,2006年版)。 P654

——编者注[21]葛瑞汉,《论道者》,pp.235-67;史华慈,《古代中国的思想世界》,pp.299-320;冯友兰,《中国哲学简史》,pp.143-54;伊懋可,《中国存在超越性的变革吗?》,pp.348-51。 P655

Watson译。 P656

[56]本章《道德经》(《老子》)引文中译参照张玉良著《老子译解》,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8年版。 P657

[68]葛瑞汉,《论道者》,pp.223-24。 P658

随后,他率领军队横扫亚洲,创立了一个包括大部分已知世界的帝国。 P659

他的成就并非对印度的征服,而是到达了那里这一壮举。 P660

屠杀祭司造成了无法挽回的损失:琐罗亚斯德教的经文一直经由口头传播,而多数都只是存在于被杀祭司的头脑中,永远也找不回来了。 P661

③ 又译大夏。 P662

一些人在近东地区建造了新的城邦。 P663

这些动荡岁月以另一种方式影响了耶路撒冷的历史。 P664

这种相遇带来的挑战可使文化更为丰富,但在此过程中,希腊文化的强度被削弱。 P665

城邦中的生活如此紧张和难以预知,有条件的人应当退出公共事务,与志趣相投的人一起享受一种平静的生活。 P666

自由存在于对神的意志的服从之中;由于神已预先确定了一切,反抗命运是没有任何助益的,正确的态度是顺从。 P667

但当他们不能实现这一令其满意的目标时,便会放弃,而且立刻感觉好多了。 P668

佛陀曾经强调,他的僧侣必须返回市井,实践对众生的慈悲。 P669

苦的体验是开悟的先决条件,因为它使有志者能够同情他人的悲伤。 P670

米利都和埃里亚学派的哲学家专心于与人类相关的自然科学的方方面面,这和今天的大众科学家颇有些类似。 P671

西方的科学天赋最终改造了世界,其科技革命于公元16世纪引发了一个新的轴心时代。 P672

[11]罗伯特·帕克,《雅典宗教史》(Oxford and New York, 1996),p.280。 P673

然而希腊人从旁遮普撤离后留下了权力真空,旃陀罗笈多·孔雀(Chandragupta Maurya)——可能来自一个部落国家的吠舍在旁遮普建立了政权中心,并于公元前321年夺取王位。 P674

他并没有提及他的军事战略,也没有对胜利的颂扬,而是详述了战争的伤亡人数。 P675

然而,阿育王却意欲以戒杀取代军事权威。 P676

他的正法并不是特定的佛法,却可以对任何主要学派保持吸引力。 P677

死刑也继续存在。 P678

传统的吠陀宗教向来都不是非常形象化的。 P679

”[14]一切阻碍都消失了,在死亡的一瞬间,自我与楼陀罗永恒地结合在一起。 P680

《奥义书》解释道,“人若于天神,有无上敬爱(bhakti),如是敬爱神,如是爱师辈”,它所描述的解脱才会得以光大。 P681

它采用的是般度兄弟中最伟大的武士阿周那和他的朋友克里希纳之间对话的形式。 P682

正如我们的故事当中经常出现的那样,一种崭新的宗教领悟是由暴力剧变所激发的。 P683

同意做阿周那导师意味着克里希纳面临一项艰巨的工作——反驳耆那教徒、佛教徒和一些苦修者的观点,即所有世俗行为都与解脱相冲突,但这就意味着大多数人都没有超度的希望。 P684

因此,武士只有通过练习瑜伽,终止他的自负,才能达到这种冷静的状态。 P685

他解释道,他(克里希纳)不仅是毗湿奴的儿子,而实际上正是以人形出现的神。 P686

恰恰就在战场上,克里希纳向阿周那显示了他神圣的本性。 P687

但克里希纳或毗湿奴也是人类“不朽之精”,是人类的精髓。 P688

这是一个令人困惑的观点。 P689

很少有人有时间或天资毕生致力于瑜伽,没有多少人能抛弃家庭到森林里苦修。 P690

[8]同上,p.88。 P691

所有薄伽梵歌的引文均引自Barbara Stoler Miller译的The Bhagavad-Gita: Krishna’s Counsel in Time of War(New York, 1986)。 P692

轴心时代的贤哲们生活在根基已经动摇松散的社会里。 P693

秦国的成功其实是法家的巨大胜利。 P694

阴阳理论由公元前4世纪的哲学家邹衍阐明。 P695

秦始皇必须决定如何治理由他征服的广阔疆土。 P696

公元前209年,秦始皇驾崩。 P697

此时,道家学说占据优势地位。 P698

他们重视家庭这一社会基本单位的作用。 P699

在印度和西方国家,各种宗教往往盛气凌人、互相竞争,而在中国,人们经常说,一个人白天可以学儒家,而晚上可以学道家。 P700

[11]参见《史记·李斯列传》。 P701

到公元前1世纪中期,来自伊朗和中亚的西徐亚(Scythian)和帕提亚(Parthian)部落的入侵取代了希腊人。 P703

但最受欢迎的神灵是湿婆和毗湿奴,他们是“守贞专奉”的神。 P704

[4]这些经文同样也记载了一种背离轴心理念的发展。 P705

如果不能全神贯注于我,您就反复地修习瑜伽,通过瑜伽的反复修习,就有希望得到我,阿周那![9]“守贞专奉”的宗教承认,不是所有人都具有同等的全神贯注的能力。 P706

此时,崇拜者不再对抗主,并学习表现得像主那样对他人亲切仁慈。 P707

通过充满仁爱地“降凡”为他的化身,毗湿奴将自己显现为卓越的拯救之神,抛弃神性外表的虚饰,去帮助苦难中的人类。 P708

在他的躯体中,统一了灵性生命表面的矛盾,给予其崇拜者超越尘世范畴的超然与统一。 P709

当人们注视着他安详而满足的脸庞,就会认识到应当成为什么样的人。 P710

[1]路易斯·雷诺,《古代印度宗教》(London, 1953), pp.46-47。 P711

[11]《薄伽梵歌》6.32。 P712

一批犹太政治狂热分子激烈地反抗罗马人的统治,并于公元66年组织了一次起义,令人难以置信地抵抗了四年。 P713

神存在于日常生活最微小的细节当中,犹太人无须复杂精美的宗教仪式就能接近神。 P714

“金规则”、同情和仁爱是这种新犹太教的中心原则,到圣殿被毁时,一些法利赛人已经明白,他们并不需要一个敬拜神的圣殿,正如下面这则《塔木德》故事所说明的:拉比约翰兰·本·撒该出了耶路撒冷,拉比约书亚跟随着他,看到圣殿被烧毁的废墟,说道:“以色列的罪孽得到救赎的地方遭到损毁,真是不幸。 P715

[13]羞辱任何人——哪怕是一名奴隶或非犹太人,也等同于谋杀,是亵渎了神的形象。 P716

每当一个犹太人面对经文,向它开放自我,并将它应用于自身处境之时,它都会得到更新。 P717

”神的教导不再限制于神圣领域。 P718

他们认为,拿撒勒的耶稣(Jesus of Nazareth)就是人们期待已久的犹太人的弥赛亚,他不久之后将荣耀地归来,开创神在世上的王国。 P719

他确信,耶稣的死亡和复活创造了一个新的以色列,它向全体人类开放。 P720

他们必须同心相爱,“有一样的心思,有一样的意念”。 P721

[33]爱不能够妄自尊大,执拗于得意自满的念头,而应是虚己和忘我的,对他人怀有无限的尊重。 P722

”[38]当他被捕时,不允许跟随他的人为他而格斗:“凡动刀的,必死在刀下。 P723

亚伯拉罕生活在“律法书”和“福音书”之前,也就是说,生活在神的各种宗教分裂为互相敌对的宗派之前。 P724

约公元610年,当穆罕默德奉到第一批启示时,许多阿拉伯人已经确信,安拉(Allah)是其信奉的众神之中的最高神,[45]相当于犹太教徒和基督徒的上帝。 P725

穆罕默德的宗教最终被称为伊斯兰(“顺从”),而一心一意顺从真主的芸芸众生则被称为“穆斯林”,这一点直接将我们引入了轴心时代的核心。 P726

大地上有水果,和有花篦的海枣,与有秆的五谷和香草。 P727

它谴责战争,称之为“大罪”,并严禁穆斯林发动战争。 P728

在前伊斯兰教时代的阿拉伯半岛,这种野蛮的屠杀普遍存在,尸体惨遭损毁。 P729

尽管一场暴动被勉强阻止,但他们在阴郁的沉默中启程返乡。 P730

后又在洞穴南面发现一处古代掩蔽所,为犹太教一秘密组织的集会地点,年代约在公元前150年至公元70年,可能是犹太人起义时所设,考古学家称此秘密组织为“库姆兰社团”。 P731

[13]《法庭》(Sanhedrin)4:5。 P732

[26]音译为“柯因内语”,一种希腊方言,最初由阿提卡语发展而来,后成为整个古希腊地区共同的语言,后来的希腊语即由此发展而成。 P733

《古兰经》有55种名称。 P734

[57]《古兰经》48:29。 P735

但在其核心部分,轴心时代的各种信仰里都有一种共同的理想,即同情、尊重和普遍的关切。 P736

轴心时代的贤哲们看到这一幕发生在他们同时代人的身上,想出了一种教育方式,让它扎根于更深入的潜意识中,以帮助人们克服它。 P737

即便是在我们自己的社群和家庭中,其他人也会与我们的利益发生冲突,伤害我们的自尊。 P738

他们的注意力集中于人们应当实现超越的起点——贪婪、自负、仇恨和暴力。 P739

如果他们像基督那样行事,便会发现信仰的真理。 P740

因此,像早期的祆教徒一样,基要主义者不时地将人类划分为两个敌对的阵营,一方是严阵以待的信徒,投入一场针对另一方——“作恶者”的殊死战争。 P741

古时的动物献祭是一种场面盛大的暴力行为,它是为了疏导和控制我们与生俱来的挑衅性而发明的。 P742

阿摩司认为,由于以色列王国彻底丧失了公义和社会责任,神圣的武士耶和华利用亚述作为自己惩罚它的工具。 P743

今天,极端主义者因强调好战因素而歪曲了轴心传统,这种好战因素是几个世纪以来形成的,而且以牺牲那些谈论同情和尊重他人神圣权利的人为代价。 P744

我们如今生活在一个沟通便捷的社会里,因此也期望着能在顷刻间领会我们的宗教,而且甚至以为如果我们不能立刻掌握,便是出了什么问题。 P745

在这个充满国际性恐怖行为的时代,任何人都很难想象我们能够生活在佛陀的安乐园中。 P746

我们必须不断提醒自己,轴心时代的贤哲们在令人恐怖的环境中发展出了富于同情的伦理规范。 P747

我们的科技创造了一个全球社会,通过电子、军事、经济和政治而相互连接。 P748

今天在阿富汗或伊拉克发生的事情,明天便会以某种方式在伦敦或华盛顿产生反响。 P749

希腊悲剧的形式要求我们学习站在他人的角度看待事物。 P750

阿兰若(Aranya,梵语):森林、丛林。 P751

B宾(Bin,汉语):“款待”;为向祖先表示敬意而设的宴会仪式,人们相信祖先们也会参加。 P752

城邦(Polis,希腊语):复数形式为“poleis”——希腊城邦。 P753

琐罗亚斯德教徒将迪弗降了级,认为它们是邪恶、暴虐和有魔力的,但吠陀印度人热爱迪弗的活力,敬拜它们更胜于阿修罗。 P754

最初意指事物的自然状况、本质及其存在的基本规律。 P755

一个梵志(brahmacarin)是一名吠陀学生。 P756

它也被尊为神。 P757

古希腊武装自己的公民——战士。 P758

竞争、锦标赛、集会(Agon,希腊语):竞赛,竞争。 P759

梨俱吠陀(Rig Veda,梵语):“诗文中的知识”;吠陀经典中最神圣的部分,包含一千余首赞歌。 P760

此术语最初指以色列和犹大国王在其加冕典礼中被敷膏油,并获得一种特别的与耶和华在崇拜仪式上的亲密关系。 P761

N涅槃(Nibbana,巴利语):“消除”,“寂灭”,自我的消失,从痛苦与灾难中解脱而获得开悟和解放。 P762

气赋予万物各自独特的外形和结构。 P763

刹帝利、王族(Kshatriya,梵语):“得到授权的人”、印度武士阶级,负责政府及社会防卫事务。 P764

也指幻想家、神秘主义者或圣人。 P765

颂歌可将神浓缩体现于人类的语音形式中。 P766

无我(Anatta,巴利语):“没有自我”;佛教教义,否认有一个持续、稳定和抽象的人格存在,意要鼓励佛教徒放下我执。 P767

相似的、一致的(Homoioi,希腊语):“平等的”或“相同的”人;斯巴达公民的称谓。 P768

业瑜伽(Karma-yoga,梵语):此短语由克里希纳在《薄伽梵歌》中创造,以描述武士的瑜伽苦行,他学习从其行为中游离出来,因而不再对从中获取任何利益而感兴趣。 P769

瑜伽修行者(Yogin):瑜伽修行的实践者。 P770

总督(Satrap,波斯语):地方长官。 P771

这突如其来的光亮也许使人目眩,其焦点也可能让人误入歧途,但那确实是实实在在的灯光。 P772

全书的十章内容按照历史的纵向发展即时间顺序排列,每一章代表一段特定的历史时期。 P773

作者写作使用的是英文,但书中涉及古汉语、梵语、希腊语、希伯来语、阿维斯陀语和波斯语等语言系统,很多词汇是由各种古代语言转译成英语,有时有必要找到语境之源,才能更确切地用中文表达,其结果是,一天的翻译进度可能只有几个术语或古代地名而已。 P774

”根据本书作者的观点,我们祖先超凡脱俗的智慧即凝集于轴心时代每一种思想传统均发展出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金规则”之中。 P775

其次,提到宗教,人们会轻易将其与“恐怖主义、仇恨和褊狭”联系在一起。 P776

”他认为:“人类生活所需要的不仅仅是对事实的认识,不仅仅是科学所能提供的东西。 P777

第六,作者在书中对中国和印度部分所用的笔墨极重,可见她对东方文明的喜爱和推崇。 P778

他们的专业素养和敬业精神令人钦佩。 P779

在新版修订过程中,他们严谨的治学态度令人赞赏。 P780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