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城市The City of Tomorrow(MIT麻省理工学院可感知城市实验室负责人前沿力作,全面解析关于智能城市的十大预测,TED热门演讲点击量超200万)

good

在文章中,作者托马斯·安德森以大量插图对未来城市生活的方方面面进行了详细描述,从自动人行道到翱翔在街道上方的飞艇,还有能够递送从报纸到食物等一切物品的气动管道。 P5

未来很快就成为“作古的未来”(paleofutures)——对未来的提前预测从未变为现实。 P6

相反,我们采取一种被我们称为“塑造未来”的方法:假设各种各样的未来情景(通常以“假使……将会怎样”的句式进行设问),饶有兴趣地研究各种情景的后果和迫切程度,并广泛地分享由此产生的各种创意,推动公开对话和辩论。 P7

从更大的范围来说,这些突变共同促进了变化和发展。 P8

在研究武器历史的过程中,皮特–瑞佛斯逐渐开始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人工制品在技术上也会逐渐发展变化。 P9

放大到城市一级,这样做则能够推动与未来的使用者——人的交流互动,验证那些启迪未来发展的创意。 P10

[9]如果我们的工作不能激发人们的想象力并引起争论,那我们就是在做无用功,因为突变设计本质上是一种集体创造。 P11

设计的根本任务,是挑战现状,尝试新的可能性,让突变成为现实,最终为公众实现心目中的理想未来铺平道路。 P12

安德森对波士顿的愿景,就是因为时间框架与现实脱节而垮台。 P13

我们采取以人为本的方式,承认市民是城市发展的关键动力,研究从宏观到微观的城市信息流。 P14

”[16][1] L. Steven Sieden, A Fuller View: Buckminster Fuller’s Vision of Hope and Abundance for All (Studio City, CA: Divine Arts, 2012), 101.[2] Thomas F. Anderson, “Boston at the End of the 20th Century,” Boston Globe,December 24, 1900.[3] 威尔斯的科幻小说《当睡者醒来时》开创了科幻小说的一个重要支系:反乌托邦小说。 P15

——译者注[12] Cedric Price, The Square Book (London: Architectural Association Publications,1984).[13] 卢博米尔·多勒策尔(1922—2017),捷克文学理论家,“可能世界”理论(又称“虚构世界理论”)的奠基人之一。 P16

现在我们处于个人计算时代(第二波浪潮),人与机器在办公桌上彼此张望,忐忑不安。 P18

麦克卢汉很快就认识到,“你把村子的环境建设得越好,就会制造越多的分裂、分割和分歧。 P19

”创造了这一术语的社会学家曼努埃尔·卡斯特尔写道,“流空间是时间共享社会实践的物质组织,通过各种流开展工作。 P20

只要我能建立起网络联系,谁还在乎我在哪里?“后信息时代将消除地理的局限性。 P21

它们变得更加高效,易于获得,而最重要的一点是非空间化(aspatial)。 P22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似乎在对网络的集体狂热中,主张“距离已死”的理论家们忘记了一样对人类体验至关重要的东西:人与环境之间实际互动的重要性。 P23

流没有取代空间,比特也没有取代原子,相反,城市现在成为两者交融的混合空间。 P24

一级方程式赛车已经基本成为一套实时控制系统——一个配备了传感和执行组件的闭环。 P25

以数据驱动的反馈回路将城市变成一个具有反省能力的实验台和车间,用于在数字和现实空间相互交融的环境中进行联网居所的尝试,建立一个计算无处不在的通用平台。 P26

同时,开放的数据库——市民和政府之间的非正式合作——也在汇总和发布各种信息。 P27

1922年,勒·柯布西耶致力于打造一座精密复杂的效率之城,创造城市工程领域的壮举。 P30

IBM(国际商业机器公司)、思科、西门子、惠普和微软等一批跨国公司正在为建设(和规划)未来的城市而殚精竭虑,坚持不懈地追求提高效率和改善福祉的目标。 P31

即使这种完全自上而下的控制水平不能用奥威尔式的反乌托邦来形容,也够令人窒息的。 P32

今天的智能城市是工程师或计算机科学家梦想成真的标志。 P33

第二,分析:运用海量城市数据寻找模式乃至预测未来情景的各种算法。 P34

如果不是,它就会给最近的杂货店发送电子信号,让店里备上四五升有机物含量2%的同品质牛奶。 P35

最重要的是,这些思想的交流共享并不只在虚拟空间里说说就算了,而是会真的付诸行动。 P36

几乎只是一转眼的工夫,“清理骚乱现场”就把同一条街上刚刚还为躲避暴力而四散奔逃的推特用户集合在一起。 P37

[电子书分 享微 信getvip365] 在城市规划的历史上,反复播种的还有非优化城市(nonoptimized city)的种子,这类城市不排斥偶尔的混乱,往往有着令人意想不到的活力。 P38

自上而下的方法首先是从最广泛的普适层面对概念进行考量,然后再系统地将其分解成越来越小的部分做微观评估。 P39

纯粹的优化很快就变得过时,带有某种混沌度的混合模式可能是可持续性更强的效率形式。 P40

我们生活在一个数字空间和现实空间混杂的时代,尤其是在城市,但是虚拟网络、应用和平台又是如何让城市的物质现实发生明明白白的改变的呢?新的工具正在涌现,可以将人们联系起来,使他们发挥积极作用。 P41

这个自诩为“城市研发内部工场”的机构自2010年成立以来,不断发展壮大,已经在许多城市扎根。 P42

”[22]想让市民参与,就不能搞成铁板一块,就要放松控制,做好失败的准备。 P43

——译者注[17] Jane Jacobs, The Death and Life of Great American Cities (1961; New York:Vintage Books, 1992), 3.[18] Richard Sennett, “The Stupefying Smart City,” LSE Cities, 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December 2012; Carlo Ratti and Anthony Townsend, “Harnessing Residents’ Electronic Devices Will Yield Truly Smart Cities,” Scientific American,September 2011.[19] 此图由麻省理工学院可感知城市实验室绘制。 P45

自从2008年首次亮相以来,乌沙希迪已经被用于追踪刚果民主共和国和肯尼亚类似的暴力事件,用于监督印度和墨西哥的投票地点及预防投票者作弊,报道数个东非国家的重要药品供应量,以及在海地和智利地震后搜救伤员的工作。 P46

[1]——伊塔洛·卡尔维诺,1968年在一部短篇小说中,意大利作家伊塔洛·卡尔维诺想象了一个社会——一个慢慢走向终结的反乌托邦——其中的每个细节、每个时刻都被记录下来以便留存后世。 P47

人类将如何记住自己?当人类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记录在案时,又将采取怎样的行动?对于一个今天所面临的情况颇有几分“全面回忆”[3]味道的社会来说,这些问题还是很有一些先见之明的。 P48

出于特定目的收集的任何数据集都会产生一系列潜在的数据副产品。 P49

此后,研究人员在新加坡等更容易访问数据的城市中又进行了多个项目,集成了更多的数据集。 P50

数据分析和可视化可以揭示一个城市的许多重要维度,了解它的人口是如何生活的。 P51

“垃圾跟踪”项目于2009年在华盛顿州西雅图首次付诸实施,征集到数百名志愿者并派发了数千个地理定位标签。 P53

”[15]数字技术正在微缩化,慢慢可以达到与环境融为一体的程度。 P54

以游客为例,他们去过哪里,干过什么,全都变得一目了然。 P55

干旱和城市绿地等自然生态环境通过用户生成的摄影数据逐渐显露出来。 P56

例如,人们对空气质量知之甚少,因为只有静态的、稀疏布局的地面站才能搜集到相关数据。 P57

[20]研究人员提出,将来,一种个人数据管理工具——“数据盒”(data box)——可以明确给予个人将数据保密或自由上传并换取收益的选择权。 P58

由此产生的大(人)数据可以显示我们如何与我们的环境互动、与其他人互动。 P59

[5] 1英里≈1609米。 P60

[15] Bell and Gemmell, Your Life, Uploaded.[16] 此图由桑迪亚国家实验室提供。 P61

历经数十载,它的热度依然不减当年。 P63

人类围绕自己的身体创造了各种技术,以支持身体的生存。 P64

“人类进步的标志是功能的逐渐发扬,”安东尼·皮康写道,“石刀、石斧增强了人手的能力,现在,计算机又使我们的脑力得到极大的发扬。 P65

[8]人类被扔进滚滚红尘之中,随波逐流,沉浮一生,但同时这又是我们赖以生存的俗世。 P66

记忆已经被外包了。 P67

随着这种现象日渐普及并浑然一体,网络社会中的人类将成为彼此人生的共同创造者,而且贯穿始终。 P68

定位应用程序“不再坚持20世纪90年代那种随时随地、随事即处的新媒体范式。 P69

[18]然而,在“躲避球”仙逝后不久,其创始人丹尼斯·克劳利又推出了一个名为“四方网”(Foursquare)的新项目。 P70

从优步(打车平台)到交友神器Tinder再到同性恋交友应用Grindr,系统变得越来越强大,简直到了无所不能的地步,而且还是实时的。 P71

[20]他们是由数字媒体连接在一起,在现实空间大显身手的一群人,而且是一群灵活、无规可循、无形可辨的人。 P72

第一代真正常见的赛博格技术包括起搏器(机械支持的心脏)、人工耳蜗(让聋人听到声音)和视觉假体(直接植入大脑的摄像机)。 P73

/ 越来越多的身体开始联网,对集体性的量化自我进行详细的外部分析已经成为可能。 P74

这在某种程度上消除了人类对即将来临的奇点的恐惧。 P75

此剧制作精良,业内评价较高,多次获得艾美奖,但一直在观众群里表现冷门,属于很小众的影视作品。 P77

[1]——弗兰克·劳埃德·赖特,1932年技术的飞跃会引发突然的转型,也会不时在建筑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P78

建筑不仅从设计和结构工程的角度进行了优化,也从大规模生产和社会功能的角度进行了优化。 P79

作为最能代表这一代人追求的名家之一,建筑师弗兰克·盖里形成了一种极具个人特色的风格。 P80

他们热切地探索可能性的极限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面对理性化和有机化之间的对立,主张跳出方正框架的异形复杂形式能够表现更加活跃的品质。 P81

设计师的灵感来自“我们手里把玩的一位本地画家的画作,当时我们正处于设计阶段,被几何形体和各种建筑假设弄得晕头转向”。 P82

即使是能量和活力的最强爆发,用静止的框架去表达,也只能表现整个动态过程的一点儿皮毛。 P83

建筑师会建立一个主程序(又被称为“DNA”[14]),可以根据各种类型化的结构系统让自己得到繁衍、扩散。 P84

根据这位学者的理解,控制论是“系统如何自我调控,自我复制,发展和学习”的一种理论,其精华是解决“如何自我组织”的问题。 P85

有一套基础数字软件专门负责检测系统的活跃度,如果建筑物静止太久,软件就会自动执行“无聊程序”,重新配置自己的结构,故意刺激(或扰乱)住户。 P86

”[18]数字化工具不再用来进行数学计算以求感官上的复杂性,而是用于为交互式空间创造一种新的复杂形式:体验的复杂性。 P87

我们构建的环境,正在成为一个具有实际可居性的互联网,一种赫兹空间——与数字设备密不可分的空间。 P88

皮康提出了这个问题:设计师应该如何应对似乎具有某种动态性和表意性的电子与信息现实?与早期阶段的机械化对现代建筑的影响相比,数字化的出现意味着设计面临的挑战更艰巨。 P89

/ 数字水展馆创造建筑的整个过程可以是一条迭代式链条,而不仅仅是一个直接的线性过程。 P90

人类通过数字化联网组成“体联网”,而网络化的建筑将与之共生。 P91

嵌入式技术可以将建筑物转变为巨大的用户界面,成为一个用于收集用户输入、更改架构和显示信息或图像的系统。 P92

其所设计的佛罗伦萨鲁切拉宫和新圣玛利亚教堂的正立面以比例和谐著称于世。 P93

[15] Gordon Pask, “The Architectural Relevance of Cybernetics,” Architectural Design,September 1969, 494–496.[16] 1英尺≈0.3米。 P94

汽车的飞速普及也对城市的架构产生了深远影响。 P96

因为(理论上)不会有行人,所以没有必要修建人行道——人们以汽车的速度和规模穿越城市。 P97

[4]从零开始建造一座城市可以让规划者精挑细选,只使用当时最先进的技术。 P98

汽车成为人们自由掌控空间和时间的保证。 P99

他试图了解的不是城市的标志性建筑,而是城市的结构及其起源。 P100

然后人们又开始嚷嚷再修建其他类似的交通主动脉,在都市中心提供更多的停车场。 P101

这次大堵车并非由事故、封路或自然灾害造成,完全是路上的车辆太多惹的祸。 P102

如果当作开发影响费来考虑,最低停车位配建会使开发成本大幅增加,甚至会比其他所有公共项目开发的费用加在一起还要高10倍。 P103

出于类似的考虑,许多公司也采取了弹性工作制,把通勤时间提前或推后,但仍然维持工作日的正常工作小时数。 P104

越来越多的交通系统对共享汽车敞开了大门:有些是公共资助的,例如印第安纳波利斯的BlueIndy,其他则属于用户注册才能享受的私营服务,如Zipcar。 P105

/ “共租车”[15]一大批新兴技术正在为这一趋势的发展加油造势。 P106

无人驾驶车辆还可能引发城市系统新一波创新浪潮,从智能路口管理到根据需求对车辆网络进行动态再平衡的程序。 P107

从驾照统计数据来看,这一趋势已经很明显了——在美国,获得驾照的年轻司机占比正在急剧下降。 P108

下图为“哥本哈根之轮”首次部署的可视化数据。 P109

出行环境将成为一个无缝集成的全方位交通系统。 P110

[16] Paolo Santi and Carlo Ratti, “Quantifying the Benefi ts of Vehicle Pooling with Shareability Networks,” PNAS 111.37 (2014): 13290–13294.[17] Brandon Schoettle and Michael Sivak, “The Reasons for the Recent Decline in Young Driver Licensing in the U.S.,” 2013, University of Michigan Transportation Research Institute, http://hdl.handle.net/2027.42/99124.[18] 此图由麻省理工学院可感知城市实验室和超级步行者(Superpedestrian)公司绘制。 P111

什么将取而代之?[1]——威廉·J.米切尔,2000年居住技术的最早形态是石窟——人类寻求温暖、保护和社交的天然场所,也是在洞里,人们建造了原始的炉灶。 P112

居住的元素现在不但可以一样一样任人挑选,而且触手可及。 P113

这篇文章一开头就提出了一个尖刻的问题:“当你的房子已经成为由上下水管、烟道、空调管道、电线、电灯、输入口、输出口、烤箱、水槽、垃圾处理器、高保真音箱、天线、导管、冰箱和暖气等组成的复杂结构——如果包含如此多的服务,每项服务的硬件都可以自成一体,各行其是,不需要房子提供任何帮助,那为什么还要用房子来支持它们呢?”[3]他的设问突出了我们对温控技术的现代依赖,以及社会和自然环境的退化。 P114

“鸟巢”会随着时间的变化动态调整温度,而技术的下一个发展目标则可能是对空间建立相似程度的控制,即将供暖与居民的实际位置同步。 P115

然而,数字化整合正在推动温控技术的快速转变。 P116

/ 局部加热[6]1981年,巴克敏斯特·富勒提出了全球能源网(Global Energy Grid)的激进概念。 P117

我的计划是,运用我们日渐提升的技术能力,建设高压、超导输电线路,打造一个覆盖全球的电力能源网,将白天和黑夜两个半球全部整合起来,从而迅速提高世界电力能源系统的运行能力,通过史无前例的国际合作壮举,实现生活水平的同步提高。 P118

美国能源部称,“我们正在竭力延伸现有电网的拼合能力,挖掘容量潜力。 P119

个人可以自由做出决定,并且可以在知晓总体能源需求的情况下做出决定。 P120

[1] William J. Mitchell, E-topia: “Urban Life, Jim—But Not as We Know It”(Cambridge, MA: MIT Press, 1999), 5.[2] William J. Mitchell, E-topia: “Urban Life, Jim—But Not as We Know It”(Cambridge, MA: MIT Press, 1999), 5.[3] ReynerBanham and Fran?ois Dallegret, “A Home Is Not a House,” Art in America 2 (April 1965): 70–79.[4] C. Martani, D. Lee, P. Robinson, R. E. Britter, and Carlo Ratti, “ENERNET:Studying the Dynamic Relationship between Building Occupancy and Energy Consumption,” Energy and Buildings 47 (2012): 584–591.[5] C. Martani, D. Lee, P. Robinson, R. E. Britter, and Carlo Ratti, “ENERNET:Studying the Dynamic Relationship between Building Occupancy and Energy Consumption,” Energy and Buildings 47 (2012): 584–591.[6] 此图由麻省理工学院可感知城市实验室提供。 P121

以英国钢铁和纺织行业为先导,工厂生产流程和动力机械技术方面创新迭出,掀起了大规模生产的浪潮。 P123

而无处不在的神经病则是这种了无意义的生活发展到另一个尽头所奉献的最后一份礼物……现代人非常成功地发明了节省劳动力的设备,也因此人为制造了一个无聊的深渊,只有文明初期的特权阶层能够洞悉这一切。 P124

整个建筑群既考虑到生产布局的实用性,又兼具形而上的哲学象征意义,并以生产为最终目的协调组合,和谐共存。 P125

整个厂区也成为当时法国社会的象征:理性战胜一切,经济即将迈进工业化的大门。 P126

当时,生产的理想化愿景是这样一种未来:容易犯错、误事和罢工的人类,将逐渐通过工程设计从工厂生产线上解脱出来,以自动化生产取而代之。 P127

如果制造和生产外包给机器,同时采取适当的公平措施对技术的使用和控制进行管理,那么游戏就会成为人类最后同时最重要的一项活动。 P128

这不仅使生产复杂性远超以往的几何形状成为可能,而且还打破了大规模生产和规模化经济的既定规律。 P129

第三大转变是社会性的,这也是打通虚拟空间与实体空间之间通路的结果。 P130

新的教学模式所基于的理念是,如果不是被动地吸收观念,而是接触个人更感兴趣、更有意思的东西,那么人们的学习效率就会大幅提高。 P131

例如,挪威的一个微观装配实验室就是一群牧羊人凑在一块儿研究用于跟踪迷路羊只的射频识别标签。 P132

21世纪新的家居形态可能会将居住功能与制造功能合二为一,令人不禁回想起英国中世纪的家庭作坊、新加坡的土生华人店屋或京都工匠区的町屋。 P133

[1]——萨斯基娅·萨森,2013年20世纪90年代,一种新的权力形式浮出水面,并在全球范围引起反响……更有甚者,窝在地下室里的某个不修边幅的半大小孩儿就能运用这种权力。 P136

黑客的活动被层层迷雾笼罩,外面包围着各种呼号、境外团队和受感染的USB(通用串行总线)驱动器。 P137

能够体现智慧游戏这一本质的活动就具有黑客价值。 P138

凯文·波尔森从小就是一名黑客。 P139

TMRC俱乐部的第一个据点,设在麻省理工学院20号楼的3楼。 P140

1793年1月21日,法国大革命迎来新的高潮,国王被斩首,广场也更名为“革命广场”。 P141

革命思想和情绪可以像野火一样通过在线社区传播,外溢到现实空间,以前所未有的实力对政府构成有力挑战。 P142

这位艺术家为协和广场的方尖碑套上了一个巨大的粉红色避孕套(高72英尺,直径11.5英尺),不仅从根本上挑战了法国的天主教文化,而且提高了世界艾滋病日的全球影响。 P143

网络化的数字空间逐渐充斥各个城市,而构成黑客文化的三个重要因素——电脑鬼才、抗议活动和社会批评——正在发生猛烈的碰撞。 P144

2010年,一种强大(而且真真切切)的病毒软件“震网”(Stuxnet)消灭了伊朗核工业20%以上的浓缩铀离心机设备。 P147

而所谓的“网络珍珠港”,根据记者的复述,包括“使火车脱轨,在自来水中投毒,以及使电网瘫痪”。 P148

但这类活动却又引出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如何把握好“逾矩”和“守矩”之间的微妙平衡。 P149

所谓共创城市,也就是要将“既成环境作为社会环境过程的特定历史结果”来理解。 P150

但是,城市空间的改造,仅靠自上而下的框架,以及大型跨国公司的各种系统还不够,还需要自下而上的行动。 P153

公众参与是我们研究城市未来的关键因素。 P154

它是我们反思以往项目的工具,也是未来城市实践工作的指南。 P155

我们还特别感谢耶鲁大学出版社的编辑乔·卡拉米亚的坚持、耐心、指导和鼓励。 P156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