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姆斯卡梅隆的科幻故事

good

这幅概念图中所包含的若干种元素定义了他的后期作品,包括图中左下方人物的机械手臂,以及右下方那个有履带的机器人,两者都会令人联系到《终结者》(The Terminator 1984)中的一些元素。 P5

我开始变成了一个科幻小说和科幻影视的狂热消费者。 P6

要是算上漫威(Marvel)的电影——那里面的主人公要么穿着智能的金属铠甲(钢铁侠),要么被实验室中的伽马射线轰击过(绿巨人),又或者是被辐射变异的蜘蛛咬过(猜猜他是谁)——以及《变形金刚》([Transformers],这里面的主角和反派都是外星机器人),那么长时间占据票房排行榜前12位的电影中,就有11部是科幻电影。 P7

专题短文是由几位科幻专家就节目中探讨过的关键话题所撰写的文章。 P8

但对科幻共同的强烈爱好在我俩之间建立起了终身的友谊,我们都喜欢那些大师的作品,比如罗伯特·A.海因莱因、乔·霍尔德曼、阿瑟·C.克拉克、阿尔弗雷德·贝斯特、斯塔尼斯拉夫·莱姆、拉里·尼文,还有两位现代科幻的奠基人——H.G.威尔斯和儒勒·凡尔纳。 P14

当他80年代早期写《终结者》剧本的时候,他的室友是一位做女招待的姑娘。 P15

为了解决这个难题,吉姆与工业光魔(Industrial Light & Magic)视觉效果公司合作,一起创造出了“水触手”。 P16

他有勇气构想出一个个奇幻又美妙的世界,并把它们变成真实的画面,而这一切激励着所有人去冲破艺术和技术上那看似难以逾越的边界,勇往直前。 P17

而当我成为一个有抱负的电影人时,却读了大量非科幻的书籍,写的东西里科幻也不占多数。 P18

而我一旦判定某个作家的作品值得去读,我就会拜读这位作家的全部作品,并且深入研究每一处内容。 P19

所以,当机器人来回甩着双臂、史密斯博士不停捻着他的胡子,我终于对这部剧兴味索然,不再看它了。 P20

左侧像坦克一样的自动机械后来成了《终结者》中猎杀者坦克的造型设计雏形。 P21

弗雷克斯:那为什么科幻电影制作变得如此受欢迎,主要是因为怪咖们的逆袭吗?卡梅隆:不是。 P22

但要从受欢迎度方面来考虑,观众总想先有个卡珊德拉(Cassandran)[1]式的警告,因为他们想要有一个悲惨、可怕的境遇。 P23

而如果人类真就这样安于现状了,那么我们也就真的劫数难逃了,全人类的试验也不过是在浪费时间,这是我个人的思索。 P24

曾经有一个科幻故事——要是我能想起它的名字就好了——那还是我小时候看过的,是关于同性恋的。 P25

卡梅隆:嗯,科幻创作者总是在超前那么一点的地方徜徉,试图弄明白这一切都意味着什么。 P26

”弗雷克斯:他们拥有异于常人的眼界,一种艺术家独有的眼界。 P27

Dune ? Universal Pictures. Image courtesy of Photofest.卡梅隆:一点没错。 P28

因此,《星球大战》中那些炸掉死星的好斗的反叛者可以与任何人联系起来。 P29

因此,并不是非得认同了一个角色的价值观你才能追随这个角色、关心他,并与他一起嬉笑怒骂。 P30

所以,要寻求对科学的某种理解和尊重,对普通人来说,接触科幻作品是一个方法。 P31

卡梅隆最早为《异形2》中蕾普莉与异形女王之间那场生死搏斗所做的概念设计。 P32

所以这个创意是这样的:它是一种像昆虫一样的寄生生物,就像掘地蜂,它们会麻痹毛虫或其他一些宿主,并把卵产入这些宿主的身体中,然后这些卵会孵化。 P33

卡梅隆:是的,一点没错。 P34

他当时已经拍过一部反乌托邦科幻电影,《五百年后》(THX 1138),但这部影片没赚到任何钱。 P37

只凭某个人从一艘宇宙飞船中走了出来,你根本弄不清你将要接触的对象是什么。 P38

我们有聚在一起作为一个整体进行社会化运作的能力,而这个能力对于我们在这个星球上的崛起一直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P39

这会儿我们最该做的事情就是那些我们能弄明白的事情。 P40

感觉它们正在彼此影响,而且其中的一个不见得会压倒另外一个。 P41

在第一部电影中,萨拉和凯尔无意中让一座电脑工厂成为结束战斗的地方,而终结者机器人的残骸也阴差阳错地落入了几个电脑专家的手中,他们又把它转交给了你在第二部电影中看到的那些家伙。 P42

因此,将来的机器人基本上就是人类,但它们将成为奴隶。 P43

我曾为此下过一番工夫,跑去与俄罗斯的国有企业埃纳加(Energia)公司签了合同,这家公司当时就负责和平号空间站项目。 P44

我认为写好的科幻作品的难度与写好的犯罪剧本或好的法律剧本的难度一样,即使你不懂你所写的东西,如今你不是非得当一个科学家才能懂科学。 P45

这本书极像是最早的科幻作品,只不过以我们今天的认识看,那里面能称得上是科学的东西恐怕是太少了——那些探险者纯粹是被一阵旋风吹到月球上去的——而且整个故事就是一个笑话,是对那个时期的那些荒唐夸张的游历者传说的滑稽模仿。 P46

在H.G.威尔斯的原作故事中,入侵者火星人拥有优越的技术——著名的巨型三脚造型和热射线——但他们的长相却着实丑陋: 企鹅图书1962年出品的H. G.威尔斯的《世界之战》一书的封面。 P47

他首先遇到的是高大而笨拙的绿火星人,身高近五米,生着四只胳膊,但不久他就与美若天仙的红火星人公主德佳·索丽斯(Dejah Thoris)坠入了爱河,公主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个外星人——最起码在我们得知她下蛋之前不觉得像。 P48

故事讲述的是外星人“豆荚”飘落到了地球上,然后开始用一模一样的复制人来取代真人。 P49

例如《阿凡达》(2009)这样的影片,借用爱好和平的外星社会与贪婪人性对富饶环境的破坏,反映了人们对环境问题的关注。 P51

一部电影中的外星人要想让人印象深刻,主要在于它的暗示性设计,就像H. R. 吉格尔在雷德利·斯科特导演的电影《异形》(1979)中所呈现的那种生物力学怪物的出色构想。 P52

在这场话题广泛的谈话中,斯皮尔伯格与詹姆斯·卡梅隆一起讨论了斯坦利·库布里克(恢宏巨制《2001:太空漫游》的电影创作者,后与斯皮尔伯格结为密友知己)所开创的传统,也谈到人工智能所带来的种种危险,以及从童年时代起就一直在激励着这位作家、导演、制片人产生无限想象能力的那些恐惧。 P53

都是些惨不忍睹的草图,不过我以前就经常画出很多吓人的图画。 P54

东宝(Toho)出品的《哥斯拉》(Godzilla)(1954)当然是第一个真正利用了那种文化上和民族上的恐惧的电影,那种恐惧已经笼罩了那个国家。 P55

正是由于这些故事,再加上仰望天空,使我意识到,要是我什么时候有机会拍一部科幻电影,我要让那些家伙是为和平而来。 P56

我最初写的故事——本来不是一个剧本——所讲的内容大致就是你的父母分开了,然后他们分别搬到了不同的州去住。 P57

斯坦利要是看到了那种场景,他或许会疯掉的,在他看这部电影时,银幕上是不会缺少那种真实的亮黑的,因为他周围可没那么多的大麻烟雾。 P58

我认为我们都曾掉进了这同一座星际之门,然后从另一头出来,开始创作电影。 P59

我还记得当我与大卫聚到一起时,我跟他说:“我们得把这个故事处理成在讲一个单身父亲,他实际上完全不关心自己的孩子,然而这次事件把他变成了一个关心自己的孩子胜过关心自己的人。 P60

斯皮尔伯格:这类题材很容易被拔高评价,但我不敢自夸崇高。 P61

卡梅隆:他让我们一睹了那些正面未来世界的峥嵘,但其中也不乏法西斯军国主义的存在,这一点很有意思。 P62

我的孩子们或许会看着它,但不理解这物件是个什么东西。 P63

现在这个家伙请我看他写出来的某个东西,因为他想让我去找一个作家,好把它改编成剧本形式。 P64

”工业光魔(Industrial Light& Magic)公司的金牌特效师丹尼斯·穆伦(Dennis Muren)飞到英国,与斯坦利讨论了很久如何用电线做出一个真正能动的机器人男孩——就像E.T.和普克。 P65

或者说是一个幻影。 P66

最近和一些人工智能专家交谈时,他们真的让我想起了20世纪30年代的原子能科学家,那些人当时就相信,他们正在为未来创造一个无限的能量之源。 P67

卡梅隆:他有最顶级的收藏品。 P68

在我小时候读过的那些科幻作品中,有能让我感兴趣的人物、能使我流眼泪的那些故事,它们的作者才是最好的科幻作家。 P69

斯皮尔伯格:但我要只给他配上这张脸,只有做母亲的才会喜欢。 P70

史蒂芬·霍金说进入未来是非常有可能的,但回到过去是不可能的。 P71

斯皮尔伯格:因为这个故事的讲述者就是12岁的我,我是在为我自己拍这部电影。 P72

斯皮尔伯格:正是。 P73

[4]柯达伊(zoltan kodaly,1882年——1967年)是一位匈牙利著名作曲家、哲学家和音乐教育家。 P74

小说类的很多书籍的书脊上都会被贴上一个标签,以标明这些书的文学体裁:放大镜图案表示是悬疑类的,一颗心表示浪漫小说,而对于科幻图书来说,则是一艘点火升空的火箭飞船。 P75

他1902年的电影《月球旅行记》大量借鉴了凡尔纳的作品,同时又融入了H.G.威尔斯的小说《月球上的第一批人》(1900)中的不少元素。 P76

很多讲太阳系行星间和星际间的行动、冒险和战争的故事,都被归到了被称为太空歌剧(space opera)的类型中——这个名字是跟着所谓的肥皂剧(soap operas)出现的,被肥皂粉公司赞助的日间广播剧都被称作肥皂剧。 P77

电视剧集把注意力放在了第一次登月、轨道望远镜的安置和月球基地的建设上来。 P78

随着太空电影信心十足地向着无数新领域进军,它超越了自己的边界,展现出了其处理复杂主题的成熟。 P79

宇宙飞船和其他一些技术都是基于我们今天拥有的真实技术推演出来的——这些东西我们知道是可能的。 P80

系列第一部只有一个简单的名字《星球大战》(1977),它是卢卡斯的第三部故事长片——前面是他的处女作,反乌托邦科幻故事片《五百年后》(1971)和1973年获奥斯卡提名的成长喜剧《美国风情画》(American Graffiti)。 P81

我关注的是,人们对这些事物会做出怎样的反应,以及会如何接纳它们。 P82

卡梅隆:这么说,你不是一个20世纪60年代的孩子,你要比那稍早一点。 P83

当我还在电影学院时,我的感觉是拍什么都行,给我商业广告,我就能拍广告。 P84

”倒不是人物的命运已经被注定了,你可以根据实际情况来判断一下,然后说,“别回那幢着火的房子里去,一切都太晚了”。 P85

电视刚出来的时候我10岁左右,我可以看超人和蝙蝠侠了,但他俩以及其他一些东西已经没法让我入迷了。 P86

卢卡斯:那是奥林匹斯(Olympus)。 P87

卡梅隆:但他还是出手了。 P88

它描绘出了太空旅行的精髓,里面还没有怪物。 P89

在科幻电影里,你要面对的其中一个最大的麻烦是,你必须创造出一个真实的世界,一个根本不存在的真实世界。 P91

”因此,《星球大战》中的沙漠爬行者(Sandcrawler)全身上下锈迹斑斑,到处都破败不堪,一切都是旧的,看起来好像有什么东西曾经在里面住过。 P92

没有别的理由,他们就是想把它给做出来。 P93

”它看起来挺酷,接着,你就会运用真正的科学开始认真考虑它的可行性。 P94

但时间和资金都用光了,当我们到了可以做特别版的时候,我终于能把那些场景再放回去了,但不是用那个电子模型角色来替换。 P95

在我看来,要想达到与人类的心智不相上下,它还必须得有情感,它一定得有爱和恨。 P96

卢卡斯:我不断在告诉人们,我说,我们拯救不了这个星球。 P97

卡梅隆:我不认为一个电影创作者是为了他的影迷工作的。 P98

詹姆斯卡梅隆的科幻故事 小说电子书 第2张

在《五百年后》中,你打造出了一面镜子,这面镜子既被你推到了很远的远处,又被推到了遥远的未来,但你又把它拿回来给我们看。 P99

卢卡斯:所以才要考虑太空移民。 P100

老天做证,我敢说它们能从其他星系到达这里。 P101

一旦细胞分化实现了,那么就能产生出整个生物界。 P102

卢卡斯:事情之所以会是这样,是因为我们有大脑,我们早已被赋予了感知自己命运的能力——因为我们会思考——才有了这种二分法。 P103

卢卡斯:正如我说过的,如果我去游泳,或者我到森林或动物园里去,遇到了很多的动物,对它们中的有些我会产生同理心,但另一些就不会。 P104

这不正是科幻的强项吗?卢卡斯:这种动物或这种生物有可能会成为你的朋友,它可能会对你非常有用,你不应当只因为他长的样子不像你就排斥他。 P105

尤其是比我小三岁的妹妹,她很难对付。 P106

卢卡斯:如今我们要用它来应对现实问题,这就是为什么火星变得越来越重要了。 P107

卢卡斯:是啊,我确信我们可以……有一样东西是人类从来就有的,即我们一直都有的想象力。 P108

但它究竟会是什么样子,我就不知道了。 P109

但随着博士与他的人类同伴开始探索宇宙,并与企图跑出来伤害人类、改变银河系时间线的邪恶力量做斗争,这部剧集迅速超越了它原本的教育使命,一跃成为一部受全世界剧迷们备受追捧的经典。 P110

The Time Machine ? MGM.当然了,最流行的时间旅行故事往往以一台令人大开眼界的时间机器为中心,故事人物在其中穿越时空更像驾驶着一艘飞船穿行太空。 P111

众所周知的就是“外祖父悖论”,假如我回到过去并改变了一个单一事件,比如杀死了我自己的外祖父,后果会怎么样?这个问题的答案可谓是五花八门:弗里茨·莱贝尔(Fritz Leiber)的《试着改变过去》(Try and Change the Past,1958)里假定了一个“现实守恒定律”来保证历史不会改变,而阿尔弗雷德·贝斯特(Alfred Bester)的《谋杀穆罕默德的人》(The Men Who Murdered Mohammed,1958)里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是,假设每个个体都有自己的时间连续统一体。 P112

这是一类特别真实的故事,诸如乔安娜·拉斯(Joanna Russ)的《阿利克斯的冒险》(The Adventures of Alyx,1976)和玛吉·皮尔斯(Marge Piercy)的《时间边缘上的女人》(Woman on the Edge of Time,1976),在书中,那些每天都可以穿越到不同时间点去的女人意识到,她们拥有做出一些选择的能力,这些选择将会使未来更美好。 P114

在20世纪70年代、20世纪80年代,以及20世纪90年代初期,人们见证了时间旅行喜剧在多种媒体上的大爆发。 P115

他的三部由克里斯蒂安·贝尔(Christian Bale)担当主演的蝙蝠侠电影——《蝙蝠侠:侠影之谜》(Batman Begins,2005)、《蝙蝠侠:黑暗骑士》(The Dark Knight,2008)和《蝙蝠侠:黑暗骑士崛起》(The Dark Knight Rises,2012)为超级英雄电影留下了一个黄金标准;他还完成了两部颇具影响力的科幻电影——2010年的《盗梦空间》(Inception)和2014年的《星际穿越》——在壮观场面云集,来往多个维度的头脑探险的基础上,仍然能以角色塑造和情感表达取胜。 P117

克里斯托弗·诺兰在电视系列片《詹姆斯·卡梅隆的科幻故事》中。 P118

我想对我本人和乔纳来说,在我们在香港拍摄《蝙蝠侠:黑暗骑士》的时候,有一个时刻对我俩在电影上的发展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P119

而且在我看来,IMAX摄像机就是在翻拍我大脑中的画面。 P120

当然了,源头是《2001:太空漫游》中的对接镜头。 P121

当然了,后来我意识到,他当时已经掌握了所有的资料、所有那些方程,基本上只要找一台合适的电脑输入指令,就能生成一幅图片,而在这张图片上,科学能真正告诉你这东西应该是什么样子。 P122

科学研究也经常受科幻小说启发。 P123

而且那还是在20世纪40年代。 P124

这东西灵活得令人难以置信,也快得出奇,它会快速跑过一段距离后再通过身体向后弯曲使自己停下来,这时那两个小检测装置就会发挥作用。 P125

The Matrix ? Warner Bros. Image courtesy of Photofest.诺兰:对,机会都失去了。 P126

但我实在是想不出传达它的办法,而《黑客帝国》的出现引导了我,让我看到怎么做能让观众把它理解清楚。 P127

诺兰:确实如此,但时间旅行是一个我与基普·索恩长时间辩论过的主题,我们前面谈到过他。 P128

正是在这个地方,基普有一次反复看了好几遍,最终他明白了我的意思,并告诉我我们没有违反事先定下的规则。 P129

而且我在创作过程中通过直觉产生出的一些东西,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P130

在诺兰的电影《蝙蝠侠:黑暗骑士崛起》(2012)的这个场景中,克里斯蒂安·贝尔饰演的蝙蝠侠。 P131

根据我们在宇宙中的位置,距离问题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最难的事情之一。 P132

但它还是获得了巨大的回报,如果你有可能改变过去,随后它又对当今产生了一种连锁反应,那么未来将会变成怎样呢?在这一点上电影的立场非常鲜明,它并不赞成命中注定的思想,因为你可以改变过去。 P133

卡梅隆:是可以,而且你还可以反复无常,让观众感觉不到你这里面的规则。 P134

但我们又是切切实实憧憬着能够拥有这样的技术,当我们有了这种憧憬,你知道,它就对一个艺术家、一个电影创作者提出了一个要求,去为观众做点事情吧。 P135

说真的,这些都是真实发生的事。 P136

让我们来点好玩的。 P137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它才使观众以不同的方式来看这个世界,而不是反过来。 P138

但在牵牛星的一颗很小、很不起眼的卫星上,潜伏着一只看不见的怪物,它在等待着它的猎物。 P139

不知情的弗兰肯斯坦博士把那颗劣质大脑装进了他的造物的身体里,后来发生的事情大家就都知道了。 P140

Frankenstein ? Universal Pictures. 《原子怪兽》(The Beast from 20,000 Fathoms,1953)的电影海报,该片以定格动画传奇人物雷·哈里豪森(Ray Harryhausen)所塑造的怪兽效果为特色。 P142

这个片段源自一场真实的海上事故,事故就发生在电影出品的几个月之前,当时日本渔船“第五福龙丸”的全体船员都受到了辐射毒害,来源就是美国氢弹试验无意中释放出来的核微粒。 P143

Alien ?Twentieth Century Fox Film Corporation.哈蒙德尽管心存些许崇高的理想,但他的动机却掺入了贪婪性——这是贯穿这个时代众多怪兽电影的一个关键主题。 P144

唯一一个与这种令人不寒而栗的可怕生物比较相似的,是约翰·卡朋特的《怪形》(1982)中那个令人恐怖的主角。 P145

他对日本动漫和日本怪兽电影的热爱成了他最有影响的科幻作品——2013年的机甲战士大战巨型怪兽的科幻大片《环太平洋》(Pacific Rim)的核心;他对大自然界中的恐怖的迷恋更是淋漓尽致地体现在他的首部英语电影,《变种DNA》(Mimic,1997)中。 P146

后来通过那个故事,那位船长吸取了教训,终于学会了谦逊。 P147

我认为一旦你的设定基础从根源上是一个异想天开的传说,它不受那些科学规则的约束,或至少它的设定避开了那些科学规则,那就得归到奇幻里了,或者归到恐怖里。 P148

吉尔莫:要说起巴瓦的出色之处,是在于其风格,他把科幻和恐怖结合在了一起。 P149

”说起吸血鬼,如果你追溯它的源头,吸血鬼传说都是尸体复活的故事,很多情况下是被一种恶灵附身,有时也因为自杀。 P150

在《活死人黎明》中,他又改变了僵尸所代表的内涵,并且说,那就是我们,我们就是那些在商场中购物的僵尸。 P151

卡梅隆:你是否认为《怪形》遵循的也是同样的原则,让我们害怕扮成人形的异类?吉尔莫:是的。 P152

使这个故事变得如此重要的原因正是这个。 P153

吉尔莫:是这样的,但也是精神方面的。 P154

卡梅隆:所以它是多种原型动物的混合物。 P155

在《环太平洋》中,我喜爱的东西非常明显,在我们所能想出的杀死25层楼高怪物的无数个解决方案里,有一个恐怕是最不可能被采纳的方案:“让我们造出25层楼高的机器人”。 P156

吉尔莫:是这样。 P157

曾几何时,我们从遍布世界的小村庄、小城镇逐渐积聚到大都市里,并使它日趋完善,而政府要通过立法来限制你的行为时,这种幻想就爆发了。 P158

”卡梅隆:我认识很多的惊悚片大师——你当然是在那个金字塔的顶端了——但他们本人好像都胆小得像猫咪一样。 P159

与此同时,我们又看到有些人是多么惧怕他们,甚至尝试攻击他们,杀死他们。 P160

我无法描述我俩当时的那种恐惧。 P161

1997年,导弹防御计算机有了自我意识,并在美国和俄罗斯之间挑起了一场核战争。 P162

在那个地方,那些同样的价值观又可以回来了。 P163

为了便于建设他们的三角洲城市开发项目,全能消费品公司(Omni Consumer Products ,简称OCP)控制了当地的警察部门,开始用机器人来代替人类警察。 P164

进入了黑客帝国之后,真相却是反过来的;机器正在利用人类来巩固它们的生存。 P165

它们绝不仅是想象出最糟糕的状况,它们是在以此来警告受众。 P166

斯科特那画家一般的眼睛以微妙的精确度捕捉到那艘平凡的太空船,“诺斯特罗莫号”(Nostromo)上的各个平面和角度,他先是营造出一种真实的幽闭空间感,然后释放出那头噩梦般的猎食者,让它向那些毫无察觉的船员们悄悄逼近。 P167

在最早的那部《异形》中,人造人阿什的脑袋被放在桌子上,他那番毫无悔意的话说得非常好。 P168

我说,“那么,你正在制造一个在智力上等同于我们,甚至有可能更高于我们的人,但你从根源上又把它束缚住了,你给它套上了一副枷锁。 P169

你把它上升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层面。 P170

这本书也很黑暗……很多的社会焦虑都通过科幻小说显露出来。 P171

开始做导演时,我最害怕的一件事就是,我不知道怎样与演员进行交谈。 P172

斯科特:一天,丹·欧班农把我叫到一旁……他给了我一些像是脏兮兮的明信片的东西。 P173

那时我还没意识到妇女解放运动的重要性,也不知道妇女实际上是受排斥的,因为我是被一位非常坚强的母亲带大的。 P174

那就是未来,那就是反乌托邦世界。 P175

而最打动我的地方是他临死时刻以及他说的那番话,“我所见过的事情……”斯科特:“你们人类从未见过。 P176

时间已证明你所做的那些创新性选择都是对的。 P177

我们不是生物学上的一个偶然。 P178

我没有着眼黑暗未来方向的倾向。 P179

这些机器经常顶着各种不同的名头出现——机器人、合成人、人造人、人工智能、生化人、电子人和复制人——但不管它们的名字与外形如何,它们都很聪明、自主,而且身手不凡,尽管有时也会受到内置约束的限制。 P180

《银翼杀手》中的合成人,又被轻蔑地称为“人皮鬼”,似乎与人类非常相像,但却是可以随意处置的,都只有四年的寿命。 P181

合成人不管被表现得值得得到人文关怀,还是作为人类的敌人出现,这些故事都做了某些伟大科幻经常会做的事(除了娱乐):它们将可能的未来描绘了出来,让我们可以在新技术真正到来之前,想象一下它会把我们带往何处。 P182

故事中,人们发现一个机器人在一种允许它避开第一定律的情况下杀死了一个人。 P183

通过探索人与机器的分界,这些故事说明了这样一个道理,当我们与我们的造物打交道时,我们必须应对的不仅是智能问题,道德问题也同样重要。 P184

《终结者》这部基于时间旅行和智能机器概念的智慧惊悚片的空前成功,不仅把卡梅隆变成了好莱坞最炙手可热的导演,也让施瓦辛格跻身于国际顶级动作片巨星的梯队中。 P185

当然,你一直都是那个几乎看遍了每一本科幻小说的人,对吗?卡梅隆:几乎每个作家我都读过。 P186

詹姆斯·卡梅隆为电影《终结者》所做的概念设计,是按照扮演这个角色的演员阿诺德·施瓦辛格的形象创作的。 P187

卡梅隆:让我们先忘掉你是一位演员和你演过终结者机器人的事。 P188

美国本土制造的将来都是机器人。 P189

你能在你的脑海中把所有场景都栩栩如生地想象出来。 P190

施瓦辛格:然后我一口气把这事谈了足有25分钟,我们甚至都还没点餐呢。 P193

当我读剧本的时候,它把我搞糊涂了,我发现我不再是那种杀人机器了。 P194

我们都钦佩这个。 P195

施瓦辛格:我希望技术会带着我们往有益的方向走,例如,改善环境——我们研发出一种能从空气中吸走二氧化碳的机器。 P196

卡梅隆:有时对于科幻我们略微有点过于认真了。 P197

《第六日》(2000)中的阿诺德·施瓦辛格。 P198

我把时间花在所有这些事情上,我的生活就变得充实和激情四射。 P199

物理学家说这或许有可能。 P200

任何事都有被滥用的可能。 P201

我们还在这里设立了科幻和奇幻电影名人堂,用来向这些类型片里最有影响力的作品和创作者致敬。 P202

这是不是意味着科幻已变得不合时宜了?不,科幻创作者能用各种方法迅速扭转这种局面。 P203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