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控沟通 如何说服与你观点不合的人【美国沟通大师贾斯汀·李代表作

good

夫妻可以离婚,彼此从此分离,永不相见,但是,我们国家不同地区之间不能这么做。 P21

他说的是他和家人之间的裂痕。 P22

百家争鸣一直以来都是美国生活方式的一部分。 P23

这种表现是完全错误的,因为我们必须共同努力,才能克服人类面临的一些重大挑战。 P24

我出生并成长在一个保守的福音派基督教家庭中,我的这种信仰终身未变。 P25

我的第一本书引起了广泛反响,包括我父母在内的无数人写信告诉我,这本书完全改变了他们对这个话题的看法。 P26

我们需要的是跨越歧见的隔阂并展开积极的对话,我们正在做的却是无休无止、毫无建树的争斗。 P27

许多有独特需求或兴趣的人在网上找到了自己的同道社区,甚至利用互联网寻找到了志同道合的本地人,而在通常的社交圈里他们几乎不可能碰面。 P28

久而久之,我们沉迷在自我营造的回音室里,反复听着同样的观点,相互强化各自的认知,认为我们是天选之人,我们是“好人”,而反对我们的任何人都是敌人。 P29

你和我可能都用谷歌搜索一模一样的词语,但我们会得到不同的结果。 P30

因此,如果搜索引擎提供的答案因人而异,这不仅不能帮助我们寻到公认的真相,反而会加深我们的歧见。 P31

但即使你的好友代表着世界上所有的观点和立场,你仍然无法从脸书上得到不偏不倚的看法,因为你能看到的并不是好友发布的全部内容,而是脸书认为你想要看到的东西。 P32

由计算机算法运行的“蓝资讯,红资讯”页面,并排显示着两个假想的实时新闻栏——其中一个显示的是自由派偏爱的新闻源的最新文章,另一个显示的是保守派偏爱的新闻源相同主题的文章。 P33

如果我们真的想要解决这种隔阂,双方都要走出各自所在的回音室,畅所欲言,并且具备理解各自所持观念的能力。 P34

但我得承认:有些日子,我更喜欢待在自己的泡泡里。 P35

”真残忍。 P36

这个世界上存在很多问题,有些让你忧心忡忡,有些让你痛苦不堪,你不愿经受这些问题的折磨,渴望躲进气泡中平复你的内心,但是,仅仅这样做并不能解决问题。 P37

他们要做的就是大声回答以下问题:分别标记为A、B和C的3条线中,哪条与未标记的第4条线长短完全一样。 P38

只要让足够多的人围绕在一个人身边,异口同声地告诉他答案是A,那个人最终就会信以为真,即使他们面带极其明显的说谎表情。 P39

在我们的社会中,它们正变得越来越强大。 P40

和一些人谈论重大的分歧,感觉真像是对牛弹琴,白费口舌,甚至会碰一鼻子灰。 P41

“噢,你们听说了吗?那个——”他刚说了半句话,你就已经知道他要提出的问题是什么了。 P42

如果我们不愿与人相争,或者争了也没用,对方根本不买账,我们或许会选择避免分歧。 P43

与此同时,在我们无法说服别人时,便断然把他们从我们的生活中剔除。 P44

活动的主题是同性恋与基督宗教,如此组合的话题在这所大学和其他许多类似的学校里已经被证明是极具争议的。 P45

双方均在私下里表示,自己受到对方的误解和不公正的诽谤。 P46

一群LGBT学生和保守的福音派基督徒,这两个一贯不合的群体,竟然坐在一起吃饭,互相在脸书上加好友,把对方看作是值得交往的人。 P47

这种方法可以帮助你直达你想要交流的人,无论他们是谁。 P48

这个词散发着浓烈的软弱可欺的气息,糟糕透顶。 P49

当我提到我正在研究信仰和性取向的问题时,人们的反应五花八门。 P50

”对话常常被视为行动的反面,而且在大家感到危急关头之时,我竟然要推动对话,这让他们非常失望。 P51

如果使用得当,战略对话可以成为一种强有力的工具,可以在最具争议和分歧的问题上改变人们的思想。 P52

即使你确信“那些人”是错的,他们依旧认为自己是对的。 P53

并不是所有的见解都能成立。 P54

和谁?争论的焦点是什么?你有什么感觉?它是怎么结束的?请你尽可能试着把自己重新置身于当时的场景。 P55

你越是想把两个手指拉开,它们就会被套得越紧。 P56

结果并没有。 P57

当人们第一次听到我提到要以战略对话应对我们的分歧时,一些人错误地以为我在提倡一个全新的世界,身处其中的一方可以容许另一方肆意践踏他们,并使不公正的行为永久持续,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希望让人感觉良好的谈话能在某一天神奇地结束这一切。 P58

即使在有必要采取这类激烈行动的情况下,运用一些交际技巧也能极大地提升它们的效力,并帮助你更快更多地取得你想要的成果。 P59

在最基本的层面上,战略对话仅仅是利用你已经拥有的技能,比如倾听和讲故事,去与你不认同的人交流。 P60

第6步 反复冲击屏障。 P61

最后,在后续的步骤中,你要克服第5重屏障——世界观保护——并努力确保你的对话有一个清晰的、可衡量的结果,帮助你朝着你的目标前进。 P62

然后双方轮流下子,在直线或斜线方向,己方两子之间的所有敌子(不能包含空格)全部变为己子(称为吃子),每次落子必须有吃子。 P63

太棒了!(如果你还没有想到任何人选,抓紧时间想想。 P64

我参加了很多毫无意义的会议,没有取得任何实质性的成果,我总是不禁自问:“为什么我用5分钟时间看电子邮件就能了解清楚问题所在,还要耗费1个小时来参加这种会议?”毫无意义的会议是最糟糕的。 P65

花点时间研究一下你的问题的方方面面。 P66

因此,我的目标是在这两个校园团体之间创造出理解和共享社区的感觉。 P67

如果你关注的问题是学校的反霸凌政策,你似乎该和其他家长谈谈,以便获得广泛的支持,或许你该直接找到校长聊聊,或者你可以和学校董事会的有影响力的成员交谈。 P68

确保你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思想准备,但也尽量往好处想:不要把对方想象成你的敌人,而是作为一个潜在的盟友,你可能会惊讶于他们对对话的反应。 P69

/ 你的邀请的性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和你要对话的人之间的关系。 P70

为了防止这种误解,从一开始就设定恰如其分的期望是很重要的——澄清你所说的“对话”的含义和你希望达成的目标。 P71

他们还需要知道,你并不是要求他们罔顾分歧,一味地和稀泥。 P72

驱动一个人积极参与对话的理由不胜枚举。 P73

寻找一个让人身心放松的环境。 P74

你可能还会谈论你希望通过这次对话能有什么收获,以及你认为他们会从谈话中得到令他们高兴的东西。 P75

没关系!即使不能按部就班地完美实施每个步骤,你仍然可以使用战略对话技巧。 P76

大多数人从来不倾听。 P77

例如,他们会想方设法迫使每个顾客都购买同样的延长保修服务,只是因为这对商店来说是最有利可图的。 P78

这一组销售人员帮助商店实现了利润最大化,没错,但同时,他们也帮助顾客满足了特定需求。 P79

例如:·他们想要什么?他们的动机和优先事项是什么?在这个问题上,对他们来说什么是重要的?可能有更深层的利益在促使他们对此持反对立场。 P80

·你同他们有哪些共同点?无论是共同的背景还是共同的关注,双方的共同点可以帮助你提高亲和力,并为未来的对话提供一个很好的起点。 P81

我希望你能多谈谈,为什么你认为它如此重要。 P82

在这个过程中,我经常发现我开始真心诚意地关心那些以前被我视为仇敌的人。 P83

如果你想有机会让这个人接受你的思维方式,你必须要有耐心,要有策略,并且愿意倾听。 P84

但我记得,我看到她做了一个著名的柠檬蛋白派,配上一种浅色、蓬松的调和蛋白糊,这是其他任何人都做不出来的。 P85

从一开始,你就定下了合作的基调,而不是敌意。 P86

有时,需要经过好几轮换位,一方说的话才能真正被另一方听进去。 P87

但请记住,战略对话并不能代替会带来改变的适当的政治或社会行动,它是对这些行动的补充。 P88

但首先,让我们来看看,像战略倾听这样简单的事情,如何能打破阻挡人们就引发争议的话题进行沟通的最强大的障碍之一。 P89

——格林达, 《魔法坏女巫》16哦,你尝试过了。 P91

自保屏障可以很容易地用几个简单的句子来概括:谁都不想显得愚蠢;谁都不想犯错;谁都不想被操纵。 P92

自我防御是一种自卫,他不想被羞辱。 P93

而且,尤其是当我们感到沮丧的时候,我们针对他们的言行举止更容易激发他们的对抗心理。 P94

听着很熟悉吧?谢天谢地,这事还有救。 P95

在动作片中,他们狂妄至极,精心策划引爆炸弹或杀死其他人物的图谋,挑战阻止他们作恶的主人公。 P96

正如《魔法坏女巫》所揭示的,坏女巫的真名叫爱尔法巴,一个生来就有绿色皮肤的女孩,因她的长相而受到排斥,她揭露奥兹的腐败,并为她的信仰而积极斗争。 P97

在电影中,坏人知道自己是坏人。 P98

不管怎么说,把我们的对手看作有血有肉的人是很难做到的。 P99

从一开始,就让他们告诉你他们的故事——对他们来说什么才是重要的,他们对眼下问题的切身体会,以及导致他们最终采纳当下立场的触发事件。 P100

当你听别人阐述自己的观点时,你重点要听的不仅仅是他们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更重要的是要通过倾听,了解他们潜在的要求、需求、价值观、关注和优先事项,也就是激励他们坚守立场的利益。 P101

因为他是个自私的人,他就想把它打开,就爱看着一阵风过来把我桌上的草稿吹跑,我手忙脚乱地去捡的狼狈相。 P102

如果有人认为你的动机仅仅是你“自以为属于文化上的白人”,你会被说服吗?你会感受到理解和尊重吗?不管他对她的分析是真的还是假的,那肯定不是她的自我认知。 P103

然而,他们解释事故发生的原因之举,并不是在认定它就应该发生,或是把它从所发生的悲剧中剥离。 P104

作为人类,我们特别想知道别人在关注我们的想法和感受,也就是说我们的观点和经历对某些人很重要。 P105

即使他们承认他们在这个过程中做了错误的决定,他们仍然会试图解释促使他们做错的原因,从而希望听众能对他们经历的一切表现出同理心。 P106

(4) Maleficent:罗伯特·斯托姆伯格执导,由安吉丽娜·朱莉等主演的电影,于2014年公映。 P107

——布鲁斯·巴韦尔20“我希望它失败。 P109

你和米歇尔属于不同的政党,但你俩相处得一直很好。 P110

该法案在委员会中被扼杀。 P111

他们信任自身所在“团队”的成员提供的信息和观点,不信任对手团队的信息和观点。 P112

在耶鲁大学的一系列实验中,研究人员提供给受试者涉及两项福利政策建议的详细内容,并要求他们予以评估。 P113

团队忠诚胜过了一切。 P114

我们知道其他人的信念——尤其是我们的对手的信念——深受他们所在的回音室的影响,却认为我们自己的信念是理性和客观的,浑然不觉我们自己团队施加的影响。 P115

在橄榄球比赛中,这并不是一件坏事。 P117

不要强迫他们向你解释自己,但要注意他们的观点和经历与你的不同之处。 P118

这些外部的观点可以帮助你控制自己的团队忠诚度,最终,他们也能提高你的洞察力,帮你打破别人的气泡。 P119

这是最简单的方法,也是在团队忠诚障碍没有那么强的情况下,最容易使用的方法。 P120

举个例子,如果你是自由派,想让一个保守派朋友支持你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的立场,如果他们没把你看成一个典型的自由派,那有可能是你的一大优势。 P121

你和他们有什么共同之处吗?讨论一下这些情况。 P122

这种认识开始改变他们在团队之间画线的方式。 P123

那种做法可能效果不错,但我相信那是极不道德的。 P124

在下一章中,我们将要讨论的是,当团队成了问题的焦点时,我们该采用何种应对策略。 P125

”“什么?”“有人在网上胡说八道。 P126

我们已经陷入一种“我们对阵他们”的心态,我们正在失去试图接近“他们”的能力——甚至可能是意志。 P127

当然,会有一些重叠,但是没有一个人能代表一群人说话。 P128

有时候,我们很容易理解双方何以觉得自己是受害者,但也有难以理解的情形。 P130

当人们相信他们是在自我防卫的时候,他们通常会愿意去做他们平时不会做的事情。 P131

他们需要知道,我们正在倾听他们团队的担忧,我们不是他们团队的敌人。 P132

”其实我过得并不好。 P133

它会以毒害对话的方式表现出来,从而让另一个人滋生抵触情绪。 P134

我们生活在交叉文化的世界里。 P135

面酱调好后,我们就自己动手配餐,先捞面条,再放酱汁——足以完全盖住面条——然后在上面撒满帕尔马干酪。 P137

在她不厌其烦地教我怎么吃面条时。 P138

否认差异的解药是对他人的文化保持好奇心,并敞开心扉,学习别人如何看待你所在气泡之外的世界。 P139

当初我朋友家极不正宗的吃意大利面的习惯,太令人震惊了,直接把我从懵懂无知的第1阶段震到了第2阶段。 P140

但是,我们中的许多人自欺欺人地以为自己除了有不同意见外,并无其他任何举动,而事实是,我们并没有满足于持有正当的反对意见,还任凭这种异见演变为讽刺挖苦、脸谱化和妖魔化对方。 P141

几乎每个人都会遇到这种情况,你也很可能遇到过这种情况。 P142

我们要做的并非到此为止。 P143

你是否曾有过这种经历,某个领域的专家试图向你解释他们的专业,但这位专家用了一大堆术语,听得你一头雾水?我们都习惯了在自己的气泡里听到某些特定的说法,因而很容易忘记其他人根本听不懂我们在说什么。 P144

在一种文化中的理想育儿技巧可能在另一种文化中被视为窒息性的做法——而后一种文化中的理想父母可能会被前一种文化视为疏于管教,甚至不称职。 P145

你非但没有向对方展示双方的共同点,并借此拉近彼此间的距离,反而向对方揭示出你们之间的距离到底有多远。 P146

而我却期望他表现出同我一样的习惯,而不是去认识我们在文化上的差异。 P147

我努力践行这条法则。 P148

这听起来是显而易见的,却又很容易被人忽视——在很多情况下,你抛出在你看来显然是无懈可击的论点之后,对方并没有表现出丝毫理屈词穷的迹象,原因即在于此。 P149

你对他人的了解越多,透过他们的眼睛看世界,你就能更有效地对抗基于团队的分歧。 P150

——娥苏拉·K.勒瑰恩31如果你像我一样,你脑子里就会有一份清单,上面列出了你“真应该”抽出时间去做的事情。 P152

偶尔,我会把所有的文件统统扔进一个文件夹,打算将来某个时候再接着整理,但想归想,从来没实现过。 P153

问题是,如果他们安于现状,并且他们的回声室正在强化他们现有的观点,他们为什么会自愿接受你带给他们的所有挑战和不确定性?在很多情况下,他们会拒绝。 P154

人们确实也会改主意,戒除不良生活习惯,强迫自己去健身房。 P155

在影片中,E.T.是一名外星探险家,当他的团队逃离地球时,他被意外地落在了地球上。 P156

我将设想分享技术和知识的可能性。 P157

当你和戴夫听到外星人即将到来的消息时,你们每个人的脑海中都上演着不同的剧情,那都是由你们在屏幕上看到的各种故事汇聚而成的。 P158

”“他们就希望你这么想。 P159

他胆战心惊,一心想着保护那些他亲近的人。 P160

故事可以改变人们的心灵和思想——无论是好是坏——而且在某种程度上,逻辑论证丝毫不起作用。 P161

与《外星人E.T.》不同,大导演斯皮尔伯格没有执导一部关于你的生活的影片。 P162

你最初是什么时候意识到这个问题很重要的?是什么让你更加关注这个问题,或者让你改变了对它的想法?这里一定有故事可讲。 P163

如果你想谈论的是一个影响到你个人的问题,尤其会如此。 P164

无论你有什么共同的经历、价值观或身份,都要设法尽早融入你的故事中;这让你的听众有更多的方式来认同你,如此一来,当你讲到你的故事中与他们有分歧的内容时,他们就更容易设身处地,站在你的立场上看问题。 P165

这样,当我和他们谈论我第一次意识到我不同于其他福音派教徒的那一刻,我不再像局外人一样谈论与他们的不同之处;相反,我给他们讲了一个故事,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可能从中体味到自己的经历。 P166

“我真替他感到高兴!”32我们会在意一个虚构人物的假牙问题,而且还只是在为时15秒的广告中露了一面,这很滑稽,但我们确实关心,这是有意为之的。 P167

谈谈你是如何克服艰难困苦的,或者说说如果我们一起努力去改变事情,就会迎来更美好的结局。 P168

具体有什么样的后果,以及他们为什么要在乎?一个好故事重在呈现,而不是讲述。 P169

”那样说只会招惹对方跟你争辩。 P170

另一方面,如果你只是要同那个人进行一次性谈话,你就要准备一个简短的故事,重点放在一个特定的、能引起情感共鸣的时刻,而不是把时间都花在叙述你的全部人生经历上。 P171

我本人就喜欢把故事分解成几个容易记住的要点,然后用这些要点作为指导。 P172

就像大多数艺术一样,讲故事这门艺术也是你做得越多水平也就越高。 P173

我讲过《圣经》分析、科学研究、心理学、哲学和神学等方面的话题。 P174

(1) Rumpelstiltskin:德国民间故事中的侏儒状妖怪。 P175

这一设计在公众中掀起了一场意想不到的轩然大波,一些人表现出对省略号的强烈抵触。 P177

在此款易拉罐产品从货架上消失很久之后,我仍然不断听到亲朋好友们提起它,他们甚至从未见过那种包装。 P178

“如果你们只有这个,那就凑合吧,”她不情愿地说,“但我正在抵制百事可乐。 P179

我只是说了句“是的,女士,我去给你拿甜茶”,然后闷闷不乐地走开。 P180

这些错误信息会影响到他们对眼前问题的所有看法,并阻止他们接受你要对他们说的任何话。 P181

假设你的医生想给你的孩子打一针——但是最新的研究证明,这种药并不具备它本该有的药效,而且它还会带来严重和永久性的健康风险。 P182

结果,当事情仍未确定时,我们却言之凿凿,坚信不疑,或者当一切已然明确无误时,我们又一口咬定这事还没完。 P183

在《屋顶上的小提琴手》(2)中有一个令人捧腹大笑的场景,主人公特伊与当地的屠夫拉扎尔·沃尔夫会面,讨论一个对他们两人都很重要的问题。 P184

今天,你想要一个,明天你可能想要两个!”“两个?!”拉扎尔·沃尔夫惊呼道,“我——我要两个干什么啊?”“当然就像你对待第一个那样!”剧情函数库网站(3)称这个笑话是“驴唇不对马嘴”。 P185

我们一般不会问“我们说的是你想要杀我的牛,对吧?”因为这似乎是显而易见的,一旦对话开始,我们都知道我们要说什么,以及基本情况是什么。 P186

对你来说浅显易懂的想法,但对你的表兄、邻居或同事来说却未必如此。 P187

“我们总算是甩掉了那些东西,”他们想,“那是老早以前的事了。 P188

其实,它也是纠正人们的错误观念的最佳方法之一。 P189

这样,你就不会显得是在给戴夫上课,而是你在邀请他和你携手并进,因为这条新信息改变了你们俩。 P190

举个例子,假设你是一名医疗专业人员,父亲刚刚被诊断出患有严重的疾病。 P191

你可以这样说:“你知道,起初人们对方案B怀有期望,但是多年来已经有不少关于它的研究,所有的研究都表明它不起作用。 P192

在下一章中,我们将讨论当这些情况出现时该怎么做。 P193

——弗朗西斯·培根, 1620年35也许你试图劝说你父亲别相信那个造假的奇迹疗法,但他就是不听。 P194

但她丝毫不愿意接受她可能是错的想法。 P195

我可能需要给她一些考虑这一错误的后果的理由——尽管把一个关于饮料选择的事情说得那么复杂和严重有些不太容易。 P196

我们大多数人都没有时间和精力去阅读我们遇到的每篇文章,或一一确认好友们在网上发布的每个事实,所以我们经常分享或评论一些事情,而不去验证它们是真是假。 P197

“百事版效忠誓言去掉了上帝!”的标题,比“胡椒博士推出的特制易拉罐,引用了效忠誓言中的几个词,但它已经停产”更能吸引眼球,并能得到更多人的分享和转发。 P198

这并不总是容易做到,但是一旦你做成了,它就会有回报。 P199

我们大多数人自以为对很多事情了解的程度超出了我们实际所知,这种现象被称为“解释性深度错觉”。 P200

史蒂文·斯洛曼和菲利普·费恩巴赫在其合著的《知识的错觉》一书中指出,从马桶到缝纫机,人们对许多日常用品的认知莫不如此。 P201

他们中的许多人承认,他们以前从未真正想过这个问题。 P202

但是当他们发现他们其实并不知道你的全部动机,或者你不得不直言相告他们想错了的时候,那会让他们很丢面子。 P203

你不想让他们感到下不来台,你只是想要挑动他们的求知欲,让他们产生饥渴感,急于了解事实真相。 P204

它被称为证实性偏见——我们都倾向于寻找支持自己已有信念的证据,即使我们试图做到公平。 P205

固执己见的人会如何对待这些信息呢?当研究对象被给予确认他们现有观点的统计数据时,他们倾向于毫无保留地接受这项研究的结论:证据确凿,足以证明他们是正确的!但是,当受试者看到与他们现有观点相矛盾的统计数据时,他们就会千方百计挑毛病,或加以其他解读。 P206

正如研究人员所言:“在社会争端中,让争议各方接触到同一套相关实验性证据的结果,可能并不会缩小分歧,而是会加剧两极对立。 P207

这就是为什么当你向你的对手展示似乎明显有利于你的立场的证据时,他们根本不予理睬,不屑一顾。 P208

但就在这里,故事又可以再次大放异彩了。 P209

研究表明,即使我们认识到此前得到的信息是假的,这条假信息也有可能持续影响我们的认知。 P210

这一概念被称为信念固着。 P211

有时候,人们需要一遍又一遍地听到一些东西,然后才能真正开始引起他们的注意。 P212

仇恨不能祛除仇恨,唯有爱才可以。 P214

暂时中断谈话,给自己独处的时间,在同希拉展开对话之前,先平复一下你的情绪。 P215

那么,咱们就假设时间倒流,你重新来过。 P216

她的表现让人感觉自我防御屏障卷土重来,可是就在不久之前这个问题不是已经完满解决了吗?你曾一度感觉自己好像取得了重大进展。 P217

但还有一件事会刺激她竖起自我防御的屏障。 P218

因此,当你试图说服希拉相信或支持的东西是错误的时候,她更有可能抵制你。 P219

”这就是我工作的那家电器商店里业绩突出的售货员所做的。 P220

同样地,如果你的叙事方式给人的印象是“你很蠢,视而不见明摆着的事实,而我很聪明,把所有的事情都弄清楚了”,那也不太可能对他们有吸引力。 P221

它给了你承认没有投票的方式,但听起来又不至于像是你没尽到作为一个美国人的责任。 P222

最好是借助于一种容易被人接受的叙事方式,使他们自愿转变认识,同时还不丢面子。 P223

我这样做就是为了清楚地表明,我并不埋怨他们,我跟他们在同一条船上。 P224

然而,在现实生活中,许多人会一直扛下去,不愿意以低于他们买入的价格出售那些股票,并承认他们当初决策失误,而是寄希望于形势会逐渐变好,根本无视与期望背离的残酷事实。 P225

这比说“你过去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更容易被对方接受。 P226

首先映入我们眼帘的是一个能引起人共鸣的主人公:这是一位爱心满满的妈妈,她一边忙着自己的事,一边要照顾全家人的生活需要。 P227

最终,作为人类,我们前行的动力来自希望和未知的可能性。 P228

你认为值得为之付出辛劳的未来是什么样的?描述你的憧憬,帮助希拉看到她在实现这一过程中所能发挥的作用。 P229

我只是不喜欢向别人要钱。 P232

当你学习有关资金筹集的知识时,你必须学习很多东西:如何组织宣传活动,选择你的目标,跟进捐赠者,等等。 P233

在那些相关的问题上,你可能不会想太多,轻易就能改变你原有的观点,特别是如果有人为那个不同的观点做了精彩论证。 P234

如果你已经对打屁股作为一种有效的惩戒方式,且深信不疑,这种信念当然来自你曾认真研读过一位著名的儿童心理学家的著述。 P235

那些根本的信仰定义着她如何理解自己和周围的世界。 P236

最后,在这些树枝和分叉上长出的叶子,按照我们的类比,就代表着格特鲁德婶婶展示给外部世界的面孔。 P237

在你的“根”信仰中可能还存在其他东西。 P238

例如,我的一个朋友告诉我,她曾想要改变她哥哥对同性婚姻的看法。 P239

如果我把我的一生都奉献给了一个事业,而你突然对我说那项事业是错误的,它会对我的自我意识造成多么大的影响?如果对我来说重要的人在战争中阵亡了,我一直以他们为荣,而你却试图让我相信他们所参加的战争是无意义的或者不道德的,或者甚至他们站在了错误的一边,我怎么可能轻易接受?这些是我们要着意固守的根本信念,它们未必是一成不变的,但大多数人都会尽其所能奋力保护这些根本信念,因为它们与自己的整个人生有着太多的关联,构成了他们整个世界观的基础。 P240

你不需要一次就把所有的事办完,重点要考虑先走的“第一步”。 P242

无论是怎样一种情形,重要的是要有合理的、现实的目标,这些目标可以与他人的世界观相适应。 P243

你的要求要带着甜头,也就是它能有助于向前推进你们双方的志趣。 P244

在《理性之谜》一书中,雨果·梅西耶和丹·斯珀伯虚构了两个女人有关吃晚饭的不同版本的对话。 P245

如果埃莱娜想说服玛乔丽去餐厅,她需要调整她的论点来满足玛乔丽的需要和愿望。 P246

比如说,如果你试图说服当地的企业主改变有害的公司政策,你首先要弄明白为什么企业主可能会有抵触情绪,这很重要。 P247

但我们都知道,我们并不是生活在一个理想的世界里。 P248

毫无疑问,在战场上拼个你死我活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 P249

谈判策略通常是把折中的那个点尽量推向对你有利的方向,这样你就能得到更多你想要的东西——并且,在可能的情况下,找到大家共同的志趣以及别出心裁的解决方案。 P250

有些时候,能让他们平心静气地同你对话,这期间没有大吵大闹(或者吵闹的激烈程度低于平常),可能就算是一个重大成就了。 P251

第3步 布置好场地。 P253

第9步 重复整个流程。 P254

给自己充分的时间去处理和评估,并利用你在前一次尝试中所学到的东西,争取在下一个过程中的做法更上一层楼。 P255

有不少LGBT学生及其支持者早已到了现场,但是几乎没有一个保守的基督徒在场,整场活动呈现出一边倒的情形,迫使我不得不手忙脚乱地重新设计当晚活动的各项安排。 P256

核查结果是,并没有;事实上,我们有意为对话活动选了那天晚上,就因为基督教团体不会举行任何其他的集体活动,也就是说,当晚并不存在会实质性地影响到基督教学生出席对话活动的规模。 P257

对于任何急于想要对方参加对话的人来说,这都是一个重要的教训,无论是集体活动还是一对一的谈话。 P258

要使对话发挥作用,双方都必须投入其中,双方都必须清楚地看到相互理解的好处,或者至少认识到成功的对话可以让他们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 P259

再次明确你对他们的意图,让他们知道大门一直是敞开的,但是不要把你的一切都搁置,一心只等着与一个对你丝毫不感兴趣的人谈话的机会。 P260

如果发生这种情况,你需要做多方面的检查。 P261

你表现得越微妙越好。 P262

当我问及他的观点时,他的回答也都很简短。 P263

遇到这种情况时,你要么需要找到这场对话能带来的、让他们看重的东西,要么你需要换个新的对话伙伴。 P264

假如你真的拥有了那种能力,你就会成为漫画书中的超级大反派。 P265

最近有个人又找到了我,我俩是将近15年以前认识的。 P266

你可能对他们有误解,或者你需要矫正对一些事实的认识,然后才能取得进展。 P267

例如,你可以面向全国观众练习战略倾听的技巧,你不能按字面含义去同时“倾听”每一位听众的意见,但你可以采取其他方式,包括会见你的目标受众的各类代表人物,阅读有影响力的领导人的著作,用开放的问题进行民意调查,等等。 P268

我在写作这本书时就假定另一方不熟悉战略对话,因为在你仍然无意于同对方交谈的情况下,你不可能顺顺当当地要求对方坐下来读一整本关于对话的书。 P269

也许他们会像你一样愿意展开对话。 P270

即便你置身事外,仅仅做个旁观者的所见所闻已经够让人泄气的啦,而当你试图做出改变,并因此陷入交叉火力的困境中时,你就更容易体会到什么叫沮丧了。 P271

或者它只是时不常地出现一次。 P272

我一次又一次地提醒自己,坐在桌对面的那些人,言谈举止都以他们那一套假设条件为依据,并提醒自己,假如我有着与他们同样的信念和经验,我可能也会犯我认为他们正在犯的同样的错误。 P273

在电视系列剧《犯罪现场调查》中,犯罪现场调查员吉尔·葛瑞森每天的工作都要面对死亡和恐惧的场面。 P274

我明知道不该那样做,可我还是会打断别人。 P275

有些人甚至根本不愿意听你说,哪怕你做的每件事都那么完美,无可挑剔。 P276

它需要各方面的纪律,并不是每个人都愿意花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去做。 P277

你不会每次都能看到立竿见影的效果,甚至有的时候你根本看不到任何结果。 P278

并激励其他人也这样做。 P279

首先,如果没有我的编辑洛朗·阿普尔顿的宝贵意见,这本书就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 P280

我特别要感谢索尼娅·巴尔塞,为她克服歧见与我建立深厚的友情,以及一再向我证明,以同情心对待自己的文化对手意味着什么。 P281

我要对凯瑟琳·安德廖蒂斯、乔纳森·李、伊丽莎白和本·斯蒂尔,以及安·蒂勒瑞说,感谢你们的爱和鼓励。 P282

他的第一本书《撕裂:从同性恋者和基督徒的辩论中拯救福音》,在帮助保守的基督徒父母接受他们的LGBT孩子方面起了重要作用,因而得到广泛引用。 P290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