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另一个宇宙的1003天

good

我认识她那会儿,她在厦门开一家文艺范的冰激凌店,兼养一些花苗。 P5

不在于结果,而在于做这件事本身。 P6

阿春读了他的书,也听了他的一些演讲,有些困惑,也有些压力:“为什么我的抑郁经验完全不是这样?为什么别人的抑郁那么容易好,而我的却怎么也好不了?是我做错了什么吗?”我跟她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和抑郁相处的方式。 P7

也许,他们在阿春的书里,读到了自己。 P8

不过,我已经习惯并且学会了把很多问题记下来,顺着自己的心意写下来。 P9

那张满是泪水的晶莹的笑脸给了我莫大的触动。 P10

请你买这本书,送我去箱根泡温泉吧!编辑老师们和我一起,反复讨论了这本书的初稿,我们认为这本书是一本生活记录,生病也好,没生病也好,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生活一直在持续。 P11

那些看起来就要逆袭的时刻之后,常常要后退或转弯。 P12

人生又放松了不少,所以又仔细地理了一下以后去要饭的计划。 P19

暴晒会脱皮,但是多脱几层就再也不用防晒。 P20

那边已经住了一个隐士,他有十九把伞,圈成了一个小住处。 P21

想吃大餐的时候就找个大酒店,一层能摆两百桌的那种。 P22

整个关于吃的方案,有荤有素,有大餐有自助,有吃有喝,营养全面,丰俭由人,我感到非常地满意。 P23

精神生活也都有了。 P24

起得有点晚,没来得及吃老妈煮好的腊排骨,就匆匆赶路去了,打算上飞机吃飞机餐。 P25

是的,我决定不顾一切,一定要吃到。 P26

我相信,那个时候,机组人员在机舱里,都握着手里的扫帚抹布什么的,停了下来,望着我微笑。 P27

看了这个片以后,我终于知道一沓浴巾或毛巾怎么用了,就是:用一次,就要洗;一条潮了,换一条继续擦。 P28

没错,我已经实现了这个梦想中的情景。 P29

买四个角上带橡皮筋的褥子,可以用来绑住席梦思床垫。 P30

日常使用的织物布品,需要人手的触摸,当用正确怀有爱意的方式对待的时候,你几乎可以感觉到它们在说:对!我希望这样被抚平,我希望这样被折叠和放置,我喜欢这样当你的贴身之物!当使用它们时,你也会感受到它们因为被好好对待,而呈现出的妥善和体贴。 P31

我和同事们出门时天上开始掉雨点。 P33

不可能出去看,只敢听——就像是成千上万头厉声尖叫的龙在一起狂舞和撞击。 P34

眼下的情况,就是把东西搬离门窗减少浸泡,木地板上的水尽量清理掉。 P35

确认已经平安,想着办公室不知道怎么样,晴天见不知道怎么样,朋友们家里不知道情况如何。 P36

”以后看到喜欢的树,就帮它拍一张标准照。 P37

我正下楼,楼道里都弥漫着各种洗发水和沐浴液混合的味道,每下一层,那些气味就有所变化,也和之前的味道有所联系。 P38

大家一方面惊喜于“原来我也可以画画”,另一方面也很肯定我在这个过程中起到的作用,我不禁也有些得意。 P40

请不要拘谨于准确那种事情,那不是最重要的。 P41

就这样,在对这些对象的喜爱中画下去、追寻下去,通过这些累积的练习,心灵会更充沛有力,不管是写实的能力、感受的能力,还是表现形式的能力,都会越来越强、越来越流畅。 P42

或者夹在有透明翻页的文件夹中。 P43

还没有开始画的时候,是提不出正确问题的。 P44

后来我就看到他们的微博:哇!几个吃货一起所向披靡!我们吃了晴天见的冰激凌,好好吃,好开心噢。 P45

曾经公司楼下兰州拉面的外卖叫了一年:“小碗刀削面加辣加牛肉。 P46

”谁想和你争,我又没有瞎——有时候我就这样讲。 P47

肉有肉的味道,冬瓜有冬瓜的味道,和在一起有和在一起的味道。 P49

这只是有了一点儿契机的、普普通通的一次。 P51

所以,当她说做梦又梦见抽烟了,我很开心。 P52

【美国中华医学基金会】这个落款看起来挺像骗子的,这种名字很有那种骗子的风范。 P53

阿紫也是看这本书戒的。 P54

在另一个宇宙的1003天 文学电子书 第2张因为嘴寂寞,这两天我充分勘探了多个外卖软件和附近商家,多吃了不少东西,竟然也自发下楼去散步。 P55

因为Mac的光标会在快速摇晃中变得很大,如果一直盯着看会有点科幻感。 P56

一旦整排八粒花生的献祭完成,便可感应到戒烟之神的颔首,暂时可以退下了。 P57

可是我到底为什么要戒烟呢?要知道我下决心拔掉门牙做牙齿正畸,最大的冲动就来自可以把烟直接插到门牙的洞里抽。 P58

”“最近在用睡前泡脚的方法来帮自己调作息。 P59

一楼是主日学,小孩子在一楼玩,我就坐在那儿看小孩子玩。 P60

所以,错也是我,纠错也是我,打来打去这么忙,怎么睡得着。 P61

无法入睡,就好像一直在撞墙。 P62

那时我仓皇离开家,只有自己身上的衣服、一根狗绳和多比。 P63

我躺在床上伸手就可以摸到它,它就把头拱到我手心里,用冰凉的鼻子顶几下,然后闭上眼睛,叹息一声。 P64

那个房子没有任何炊具,我买了个高压锅,一次买十几斤排骨,分成几袋。 P65

重建的生活,也许是从狗剩汤开始的。 P66

不过,这三点之间有一个丁字路口,短短距离还是有马路,要过来过去的。 P67

最开始,它会和我一起等在路边,望着我。 P68

但是我这次热血冲脑,和他尖着嗓子吵了一架,最后我恶狠狠地撂下一句:操!带着多比去缝针了。 P69

打狗队一般在清晨出没,这条街它也非常熟悉,并且对陌生人很警惕。 P70

有一个男人从自己的餐厅出来,手上端着一台电风扇。 P71

这一趟大约400米的出行,也有许多惊惧——突如其来的车灯、空调外机喷出来的热气,还有地面猛然出现的坑洼。 P72

如果是出水痘这一类的病,出过以后就免疫,也许说明这种病是有好处的。 P73

持续面对复发,并且在生存的间隙去探索和抑郁症的相处之道,这确实很难。 P74

在我暴露脆弱之前很少会看到,但是暴露之后,就看到许多人向我暴露了自己,进而向自己寻求谅解。 P75

于是我又想起来好多别的。 P80

”芙蓉告诉我说:“有一次店里休息没开门,你在门口干坐着,人们指着店说:‘这家店非常懒,经常不开门。 P81

”然后小蛮他们就说:“哦好,那就算了。 P82

其实我也只是使诈随便喊一下,他们要说不是,我也不会太在意。 P83

……我该说什么呢?“对不起,我无法回应你的喜欢,因为我还不认识你。 P84

(这是一个美丽的幻想)还有一次,一起进来四个客人,那时候还是一个10平方左右的微小的店(当然现在也只有20平方),他们四个一下就把店塞满了,像墙一样排在我面前。 P85

有如神助,不那么害怕柜员了。 P86

每天两个闹钟快把我逼疯。 P87

拉封丹寓言里有一篇叫《两个朋友》。 P88

我认为和小孩说话,不应该把自己变成小孩,特别不要变成弱智的小孩,用奇怪娇嗔的叠词、语气和逻辑说话。 P89

我又告诉她:如果我没空和你玩,你去搬一张小椅子爬这个大椅子,这样不容易摔下来,但你还是要小心,可以吗?她点点头。 P90

她还是没什么礼貌,从来不问好也不说再见,也没有喊过姐姐或阿姨。 P91

我说:“不想玩,不喜欢打游戏。 P92

”“一个都打不过吗?”“对啊,林某某、叶某某、杨某某我都打不过啊。 P93

对付不喜欢写作业的小孩我有好办法,比如抄生字的时候,我就在一边数笔画,看我数得快,还是他们写得快。 P94

她立刻就发现了自己能发明新的颜色,欢呼着说:“姐姐,我太厉害了!你看我的这个紫色多好看!”我由衷地说:“真的太漂亮、太厉害了。 P95

不过,欺负就欺负了吧,我也常常被大人欺负啊。 P96

严重的时候自己的店里有客人进来,也会装成客人,然后跟客人说老板不在。 P97

他用食指钩住碗边,中指和大拇指顶住碗壁,用一种孔武有力的姿势将碗牢牢地控制住,然后一言不发,飞速地吃,还经常站着吃。 P98

长大了也是有好处的,如果可以穿越回去,我会教那个男朋友先和我这么打个招呼,就不会自己生那些闷气了。 P99

她也会边吃饭边玩手机。 P100

这条街好多小吃店,但都是面、鱼丸、包子、咖喱饭之类的独份小吃,能炒菜的只有这一家。 P102

门口放备菜的铝合金橱柜,围着呼呼作响在炒菜的煤油灶,穿过它们再掀开一扇塑料门帘,门帘内侧放着冰箱,冰箱脚下堆着可乐和啤酒箱,冰箱顶上吊着一台小电视。 P103

他们打烊后正是我的店上人的时候,他们两口子也经常去光顾,点两杯调酒聊聊天。 P104

他们不再炒菜,太慢。 P105

姐夫终于说干不动了。 P106

我一看,就知道是不好吃!所以不来了!”“太厉害了!那我为什么又来了呢?”“来碰碰运气啰!”哈哈哈哈哈!真是太厉害了!还有一回他们问我:“你总是一个人来,你是不是没有朋友啊?”我默默咽下一口老血,回头就喊了人和我一起去吃了两回。 P107

不是那种电视里闺蜜们偎依在一起,打趣谁和她的男朋友,谈论衣着和美容。 P108

我们仨在一起,通常就保持着这种稀薄的谈话节奏。 P109

通常是我们全都看过的片,比如《天下无双》《布莱克书店》,把所有笑点一个不落地重新笑一遍,有的甚至提前先笑,到了的时候再笑一遍。 P110

阿紫上完厕所回来了:“什么对?”“小刘姓王。 P111

“你说得对。 P112

可能也不是害羞,就是一直发蒙。 P113

不能马上洗澡,要休息,收收汗,再洗澡。 P114

我会拼了老命像那样“时间管理”一次,完成一次私教课。 P115

和下巴脱臼不一样,这种莫名其妙的毛病,医生说他也没有办法,只是给我一些止痛药和消炎药。 P116

”好像确实不疼。 P117

三我其实去过很多按摩理疗的地方。 P118

由此得出一个结论:并不是每个理疗师都是一样的手艺。 P119

多比不安地看着我,凑过来闻我,舔我的脸。 P120

针灸、火罐、刮痧,这不都是SM的一种吗?SM里的虐待游戏行为的本质,就是让皮肤变暖。 P121

这是我第一次接受大学社团的邀请去演讲。 P122

她说:那我们看法不同。 P123

他指着新修的围墙,简直有些不好意思。 P124

因为如今村庄人口外出,生育率降低,人口减少、流失,生源越来越少,这些村小学都在萎缩、并校,大量课舍和教具闲置。 P125

常常在网上看到某地某校缺衣服,然后是一个电话一个地址,网上转得很欢。 P126

我们又想去找那些家庭有困难的小孩一对一帮扶,找到厦门市青少年基金会,他们给了我们一份已经做过大量细致工作的名单。 P127

我们求他:“不要开宝马啊,我们不要开宝马去做公益啦。 P128

这趟拍的照片够我们充实一阵了,其他的空虚青年,下次活动你们去吧。 P129

”然后Mona看着我:“……快去啊!”然后我就去买单了。 P130

所以,这本书几乎没有做什么宣传,默默地卖着。 P132

我觉得惶然狼狈,赶紧逃走。 P133

不过那又怎么样呢?不会死的。 P134

今年作为演讲者,提前40多天就开始准备。 P135

这里我想顺便说一下一件往事:在这场演讲之前,我有过一次要面对很多人的活动,是一个演出,我上台唱歌。 P136

然后我想,就算都发生了,应该也不会死。 P137

重要的是,我很投入,也和观众眼神交接,有真的交流——这种交流反而是在我果然忘了两次词时。 P138

真希望有朝一日,“犀牛故事”也会做这样的线下活动,让自己的生命充实,让人们真实地交汇和相遇。 P139

在我看来,“晚安”的意思是:不跟你说了,拜拜喽!意思是:你别说了,都把我说困了。 P140

”我有时候就是这样想的。 P141

这是人生这条漆黑的河流里,虽然无法打捞,但仍然亮晶晶的东西。 P142

我仔细地想了一下,发现其实我的病对我影响还是很大的。 P143

我也有过一个阶段,像其他的许多人一样,对于自己还能活着很感激,对死亡的看法也比较积极。 P144

就我们无数次受到的教育来说,在精神上被击垮是一件可耻的事。 P145

可能的话,我希望能去推开车流中间的小孩,或者爱上一个不可能的人为他而死之类的。 P146

主要是懒得动。 P149

比起刚开始的吐好了不少,但是恶心一直在,当我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时,总是发现自己紧紧咬着牙,非常累。 P150

因为刚过完大节,放夜时的寺庙里反倒没有了游客和香客,恢宏整齐的庙宇庄严肃穆,被红烛照着的身穿灰袍的身影非常宁静。 P151

我觉得病就是住在我们身体里的一条虫子,它肯定不喜欢我们吃药看医生,不喜欢我们康复。 P152

所以,它们发起进攻,进攻的办法就是让我们有这样的念头:我就是不肯睡啊!!!有这些念头的时候我们老以为是自己的念头,但其实是它使的坏。 P153

以前不怎么做梦,现在梦很多,实在太多了。 P154

五百米以内的地方,拐一个弯就迷路。 P155

不敢看银行卡余额或信用卡账单。 P156

发现这件事是因为下班后我在没人的办公室里,无力地倒在沙发上,有了一些许久没有想起来的念头。 P158

梦见两个屠夫,在我面前徒手杀死一头强壮的犀牛,然后片它的肉。 P159

但是问问最深的自己,我可是已经品尝到人生的盛宴?可以不吃力、自然地活下去了?答案是,没有。 P161

在写文章时,我记录一件事情,是块状地把那段记忆挖出来,然后对着它去描写,那一块记忆事无巨细。 P162

我那种过载的、详细的感受和记忆,被强行整块地删去了,成为一个比较少有强烈的低落、也不怎么高兴的人。 P163

只有那样的痛,才能让我安心地存在一会儿。 P164

想逃避这一切,也许抛弃它是个好办法。 P165

又比如,我梦见自己是一只被活剥的狗,我血肉模糊地坐到一个喜欢的人身边,看着他钓鱼,并且笑着告诉他:“我没事啊,不疼,你不用管我。 P166

有的时候我甚至忘了自己做了什么梦,是被自己的尖叫吵醒的、撞醒的,或者有的时候久久都不知道自己醒了没有,陷入低郁的情绪,无精打采地熬过一寸一寸的时间。 P167

故事的结局是,现实中的人发现他再一次昏迷后,带着微笑再也没有醒来。 P168

他们在流口水,吸氧,发脾气。 P169

这是我的机会,那时我便可以喊她们来帮我,并和她们说上几句话,展示我的好脾气。 P170

以前我可能会问一问:你那些感觉是什么情况下出现的?你睡得如何、吃得如何?后来我知道了自己能力很有限:一方面,没有精力一一关心;另一方面,这些问话即使有了答案,我也不能做什么。 P172

但我现在能分开一点来看待:去看精神科医生听起来真的很可怕,但是看什么医生不可怕呢?去医院本来就不是件开心的事。 P173

这有两种可能,一种是真的熬好了,还有一种是熬坏了。 P174

幸好我们生得晚,在这之前已经有许多聪明人为我们做出了我们办不到的努力,不是吗?我觉得,如果解释起来很吃力的话,其实不需要让每个人都理解自己生病了。 P175

所以,确诊不是挺好的事儿吗?如果医生说没事,那也很好啊。 P176

还需要有一个心理准备,就是服药也不一定会痊愈,眼下好了以后也可能会反复。 P177

她大声啜泣着,断断续续地喊出半个半个的句子。 P178

目之所及,处处惊心。 P179

我再次失控痛哭起来。 P180

我已经连续半年来医院了,但接近这种想象的病人我只见到了两个。 P181

在另一家医院,这种分别会明显得多。 P182

原本我想就坐在门口看着那门,但这个念头让我感到疲倦,又横穿走廊回到我原来的座位上。 P183

”我们都笑了起来。 P184

那个脑袋上有很多白头发,她打得啪啪作响。 P185

病人说这些,意味着傻×;旁人说这些,意味着歧视。 P186

弄清楚自己讨厌的环境、人物或其他事宜,权衡它的影响。 P187

于是我设计了一种表。 P188

彩妆:如果出去是要参加重大活动的,比如我,可能是有见面会、采访、演讲等等,就直接去找一个美容美发店化妆和做头发。 P189

吃药徽章吃药常常是一件既痛苦又必要的事。 P190

“原来是这样。 P191

疲倦也开始出现,慢慢地,从一个点开始,那里是我的右肩,我想:噢,我有点累了。 P192

这个盒子可以只是一份电子文档,但是我更喜欢真正的盒子,有盖子的那种。 P193

捡一个海玻璃。 P194

我感觉脑子里一片白雾,没有念头也没有生机。 P195

那天你不在外图,不在现场,现在我想把这段单独说给你听。 P196

实在不行,也可以做做恐怖的“腹肌撕裂者”,像撕碎自己的心一样撕碎自己的腹肌。 P197

在我经历了写作(和人生)全凭运气(好运气和坏运气)之后,认定了自己一无所求、一无所能、一无所得之后,发觉我真的喜欢写这件事情本身,并且,找到了一点方法。 P198

那是个难以形容的旅程。 P200

唐模村冷清得惊人,几个村民见到我围上来,向我推销他们的旅馆和纪念品。 P201

小鱼一条条活灵灵的,不要被我刷牙刷死了。 P202

但阳光跳起来的颜色比那更丰富、更灵巧。 P203

我不相信自己,但是我应该相信她。 P204

班上的同学不知为何突然分成了两个帮派开始互相看不惯!并没有什么临界点来区分两个帮派!只是一开始当成游戏,后来越玩越真,发展到两帮人真的变得不能一起玩了,见面就神情严肃地擦肩而过,甚至一些同桌也反目成仇,横眉冷对。 P205

那些寒光看起来是寒光,实际上是排列有序的一组密码。 P206

回到四年级时的我身边。 P207

要说那个竹板真是我的宿敌,真不知道被它打了多少顿。 P208

文具盒一开始只是薄薄的铁皮盒子。 P209

又后来,一位有上海亲戚的同学,带来了文具盒的终极款式:含有许多按钮,自带文具的文具盒。 P210

我喜欢我的同桌。 P211

最后一下,可能真的打痛他了。 P212

回家的路上往左拐会拐进一个大院子,那个院子有两个出口,一个就在我回家路上,另一个出口在我家大院的对面。 P213

当我告别这个滑梯后,再见到全世界所有的滑梯时,竟然发觉滑梯其实不可思议地小,我大概几步就能走上去。 P214

放学时从老街出发,走到新街,再走一段就到家了。 P216

我多少次感到可惜,为什么大人们要扫掉这些树叶,它们把地弄得软软的,又那么干净,踩起来还会响。 P217

我依恋着它,一幕场景,一个瞬间的情节,情节中的细节,细节的细节,细节的细节里回荡的沙沙声……直到现在,我不得不停下了,再也不能写得更多了,可我仍然在想。 P218

在我小的时候,家里没有人要我看书,家里谁都不让别人看书。 P219

唯一曾阻止我母亲看书的事情,就是这个神经性的恼人毛病。 P220

我的大舅,也就是妈妈的大哥作为一名木匠在公社里做木工活,回家时便在礼堂堆放的小说里偷拿两本给我的妈妈。 P221

主人公薛刚是一个16岁的少年,他一边哇哇大喊着发脾气,一边砸烂了一座楼。 P222

中国古典四大名著在“文革”期间曾被划分为“毒草”。 P223

顾客们的头顶拉着红色的横幅:新华书店清仓处理。 P224

而“书”这个词,是指三种书:学校发的课本、扉页左下角有爸爸签名的书和有哥哥签名的书。 P225

但彼时我对时代的变化毫无知觉。 P226

扉页左下角有我签名的书越来越多,再加上我几十次搬家中都能带着它们,年少时“拿到就是赚到”的兴奋心情鼓动着自己不断地买。 P227

他翻到其中一页,歌名是《唱支山歌给党听》。 P228

但他是一名政府官员,做一个小官才是他的工作。 P229

但如果他能做一个文艺青年,可以名正言顺、正大光明地玩,一定可以玩好,至少可以玩得很开心。 P230

你爸爸要是在世,哪怕是那个样子,我肯定把他伺候得好好的,也觉得很幸福。 P232

母亲生下一个孩子,当自己不在以后,孩子可以继续生活下去,孩子的孩子再继续生活下去。 P233

离家快20年,我们很少在一起待这么长时间。 P234

”“不过你不在,他们也能搞好的,对吧?”她为耽误我的工作不安。 P235

2003年我20岁出头,心气高远,妈妈正年轻力壮。 P236

我又想起她说,羡慕别人家的老头坐在轮椅上流着口水。 P237

”“那就是了。 P238

总之,我和哥哥弄到了一大笔钱,准备大吃一顿。 P239

”我心领神会,马上镇定坐下,一路默然无语。 P240

那么年轻,如果不作死的话,总要推迟几年才知道胃在哪里。 P241

那正是我交朋友的年纪。 P242

这和要饭有什么区别?我的眼泪夺眶而出。 P243

可能我太饿了,可能胆固醇太好吃了,可能隐隐约约的小虾米太香了,也可能那一小碗油浸着辣辣的萝卜干的样子太美了,也可能想到在键盘边上吃盒饭的男朋友太苦了,也可能突然感到离家太久了……我把粥推到一边,萝卜干拉到怀里,还没明白因为什么,眼泪就滚滚地掉了下来。 P244

想这样写,可能是因为前些天看的一部电影,里面的诗人对女人说:“给我讲个故事吧。 P245

但那个重击还是像预料般地发生了。 P246

然后在车上暗暗懊恼,因为没想到他等的不是那个车。 P247

只有我知道这是一场仪式。 P248

因为它太不值钱,他甚至没有马上告诉我,而是我问起时他才想起。 P249

在我状况不好的时候,经常要瞪着它发一会儿呆,深呼吸几次,才能接起来。 P250

现在入手是愚蠢的行为。 P253

既然活着,我不要像一个活死人。 P254

当我理解了这一点以后,就觉得我也可以办到。 P255

她跟她的梦想从来没有分离过。 P256

那辆车从路边启动,居然直接就往他身上开过去。 P257

过了有半小时,我才慢慢平静下来。 P258

这么怯懦、弱小、瑟缩的一个人,那种疯劲儿是哪儿来的呢?我怎么敢那样,像疯狗一样生气呢?会把车直接往人身上开的老男人,绝非良善,我当时就不怕他下车将我打翻在街上吗?想不出答案。 P259

我没法解释那陌生的“欸”是怎么回事,就什么也没说,一起去吃饭了。 P260

里面还有个故事,说一位不起眼的女孩,如何用微笑征服了所有人的心,成为很受欢迎的人。 P261

如果我精心练习出的微笑就是那个样子的,那真是一点也不可爱,很怪异,甚至是滑稽可笑,又惹人厌烦的。 P262

也知道讲是不会听的,可是眼睁睁地看着女儿做蠢事,甚至去讨好那些更为愚蠢的男孩,又是多么难以忍耐。 P263

如今我33岁了,我还在想,开读者见面会的时候让人真真地看到我,真是尴尬啊。 P264

这个问题至今没有完结,也可能永远都没有答案。 P265

”那个老头打量了我一眼,笃定地说:“是不是更年期的问题!你50岁了吧!”我一时语塞,摆摆手往前走去。 P266

无论哪种情况,都会让自己和别人不好过。 P267

确实是鼓起勇气,因为那是记名的投票,谁选谁一目了然。 P268

我们的关系变好了,他说,那时候笑我,是因为某件事情让他觉得我很讨厌他,所以对我发起反击。 P269

但我不太清楚这些,就以为大家都讨厌我。 P270

一些情况下我做了回复,但对方常常受到惊吓,觉得给我添了麻烦,不再说话。 P271

如果是下午出生的狗就很享福了,下午的狗都在舒舒服服地打盹。 P272

她的苦难也不是因为求不得的爱情。 P273

我有个朋友,她的姐姐小时候有非常严重的疾病,是个很虚弱的孩子。 P274

她失去教师工作的那次错误,这个设置并不合理。 P275

一个拥有非凡才华的人无法克服自身忧郁的诅咒,这个诅咒在这里不讨论。 P276

但这样刚烈的个性,一往无前地向前冲着,何曾停下来想一想,在不死的同时接纳自己呢?如果说松子有什么自身的原因造成的悲剧,我认为根本不是因为她顺从,恰恰是因为她太刚强不曾软弱过。 P277

我们观众之所以感到痛不欲生,只是因为我们求死的欲望在推动,因为东方人忧郁内敛的个性被激发,因为我们不愿意相信自己,从而使我们人生的悲剧得以顺流而下,我们看到了伙伴,就以为不那么孤单。 P278

即使她死在乱棍下,她也并没有输。 P279

这个课很贵,同时还很远,每次光打车就要近百元。 P280

我买一对一的课,不就是不想结交新朋友吗?……还有一次,我到时前面的学员还没走,她给我介绍:这是你的读者,这是你店里的客人。 P281

在机场去换登机牌,去排队安检,听广播指挥着干这干那。 P282

”这种台词的意思就是:由我全权负责吧。 P283

因为原谅了以后,就都要靠自己了……不——要——啊!人想被控制有一个很强烈的表现,就是很多人以为自己渴望爱情。 P284

说真的,我生所有人的气。 P285

病人其实考虑不好自杀这么大的事儿。 P286

海贤老师问我,在死之前要做十件事的话,会是什么?第一件事不用想。 P287

你有没有觉得在路上走着的摇摇晃晃的自己,是破碎过后的、灰烬一样的身躯,举目望去,干干净净。 P289

想一头扎进海中央,被传说中的茫茫白雾包围,心中毒浪翻涌,仿佛踏在黑色的诅咒上跋涉,对心中的无所谓,感到畏惧。 P290

这电影没有办法把它当成虚构作品来对待,因为毕竟熊顿其人其事是真的。 P292

看的人多嗟叹“健康很重要,比起她我这不算什么”,这何尝不残忍呢?以他人之死照出己身之活?其实,这种话谁又不是说说就过去了,把希望寄托于别人一个不幸经历的震动,是不现实的。 P293

”我也愣了一下,然后,三个人一起哈哈哈哈地大笑起来。 P294

”她说:“那我可真是松了一口气。 P295

你爱他吗?你好好想想。 P296

我可不是为了卖乐乐的书才写这么多。 P297

大娘对妈妈说:“现在他不在了,两个孩子又小,都还没有成家,只剩你自己了,现在谁也帮不了你,包括我在内。 P298

我趴在桌子上,护士医生们纷纷过来看我:“典型反应”“所有副反全部出现比较罕见”“看这里,这里,触摸一下”。 P299

一个一万多粉(@厦门晴天见),一个3000多(@张春酷酷酷)。 P300

噢,如果说样样都不怎么成功也算是一种平衡的话,我的办法是——想干吗就干吗,不去管丢了什么,只管拿起什么就好了。 P301

那天是孙仲旭老师一周年忌日。 P302

他在跌落高楼的瞬间,是清醒起来遗憾着落下去的,还是品尝着死亡的拥抱,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呢?那个瞬间多么长啊,长到包含着我所追寻的所有答案,可是他不能告诉我,不能告诉任何人。 P303

在榜单上的还有小说《岛上书店》。 P304

既然有个时限,活着会变得容易些,如果实在不行,三年也没有一生那样难忍。 P305

我激动得浑身发抖——只要轻轻一跨,一切就结束了。 P306

要公平地相信我,这一次选择时,也是认真选过的、比较好的选择。 P307

这个消息让我很兴奋。 P308

很明显这部电影会让我的店名声大噪。 P309

在漫长的摸索中我意识到:尽管有那么多的痛苦,但我的快乐也不是假的。 P310

用红色的大字写在网站的顶端。 P311

是的,我一边写遗书,一边写书稿。 P312

每完成一项,就划掉一项。 P313

那么为什么说生病是一个机会呢?因为生病是一个客观的困难,我们可以用它练习和困难同行:它存在,它不消失,在这个前提下,我们还能做些什么?有时候我觉得拖延、懒惰、童年阴影之类的困难,也可以看作一种客观的困难。 P314

还不错,但是我要讲的不是这个。 P316

这样子。 P317

这个软件已经下架了,公司差一点点就倒闭了,再也不会迭代,没有客服,开发人员自己的手机上都已经卸载了,客户端文件都没有了,全宇宙都没有这个软件了。 P318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