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哈佛遇见更好的自己:9位哈佛学子的人生精进课

good

2012年考入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就读公共管理专业。 P14

当你回到了自己的祖国,你以前生活的地方,人们都好奇地问你在哈佛大学学到了些什么?你如何来回答?你去跟周围的人们分享你学到的知识吗?你不要带着喇叭回到家乡,你应当告诉他们:我们学会了能够比以往更好地聆听。 P15

由于前一天在波士顿考驾照时路考未能通过,我还沉浸在由此带来的郁闷之中。 P16

这是哈佛大学历史上第一个以个人命名的研究生院。 P17

我就是看了这部电影,激起了哈佛梦。 P19

影片《风雨哈佛路》的剧情至今仍历历在目。 P20

尽管每天忙忙碌碌有很多课程和管理工作需要我去做,但我还是将有限的休息时间用来准备美国研究生入学考试(GRE)和托福考试。 P21

通常,他们都会利用这段时间,面对面地给学生介绍课程的主要内容、内容设置、平时阅读和作业考试要求,等等,以此和学生们进行首次沟通,并且期望更多的学生报名学习他们的课程。 P22

上课、小组讨论、研讨会(Seminar)、作业、总统演讲、同学生日……我很郁闷,为什么西方同学举重若轻,洒脱得很,似乎什么活动都能参加,各种聚会(party)也不会错过,我为什么忙得喘不过气来呢?有一天,我忍不住向高一年级的学生顾问、来自阿根廷的玛丽娜(Mariana)诉苦。 P24

对于比较专注学习的中国籍学子来讲,参加丰富多彩的讲座啊、活动啊和各种同学聚会,是需要较强的时间平衡能力和思维设定的。 P25

第二点是把事情做完(Getting Things Done)。 P26

直到有一天,当美国同学在我面前津津乐道其他同学的八卦时,我发现我已经不仅仅是“来自中国北京的妞”,我是“国际李琦”,我是在和世界各国优秀的学子在同一个平台上分享信息和生活了。 P27

还有,在哈佛广场旁的科学中心门前设有拥抱爱心狗狗或者免费品尝冰淇淋等福利。 P28

这门课是早晨9点钟开始,Todd Rogers教授不希望学生迟到,对于晚到的学生,他的治理手段就是停止授课,对那位同学行注目礼。 P29

他把领导力的概念定位于一个集体面临问题的性质,而非简单定位在动员或激励人们完成某项任务的交易型工作。 P30

”这个课程颠覆了我们通常的授课模式。 P31

11月底哈佛学生志愿者可以选择去摇摆州俄亥俄州和新罕布什尔州进行助选动员活动。 P32

难忘那个夜晚,天空中飞舞着小雪,哈佛春晚在波士顿的John Hancock Hall举行,一千多位美东华侨和留学生相聚一堂,气氛格外融洽。 P33

日本同学告诉我,他们的学费和生活费多数是日本政府赞助,毕业后需回归到原政府部门效力。 P35

他们大多毕业后也都去了相关领域工作。 P36

”“变革不会轻易发生,我们需要影响立法机构就像法律正在影响我们一样。 P37

它不仅仅是一座个人纪念碑,更是一尊象征着个人不断进步、更新、超越的纪念碑,是超越自我、惠及他人和我们这个社会的标志。 P38

哈佛气质是什么?它是卓越的领导力,是追求一流学术和科技的精神,是一颗改变世界、影响世界的心,也是一种平静而且从容的力量。 P39

2015年初,他注册成立了BrainCo Inc,这是一家在美国地区研发脑控可穿戴产品的初创公司。 P40

当时的脸书还在他们的宿舍里的几台电脑上,而目前脸书的用户高达22亿,是世界人口的三分之一,扎克伯格也理所应当地成为了世界顶级富豪和科技领袖。 P41

通过训练,他的注意力水平提高了21%。 P42

到学校的第一个学期,我就学习了一门神经传导课程,老师是著名教授Danial。 P43

露茜头环是脑控公司的第二款产品,一款主要针对医疗市场的脑电产品。 P44

当看到我们用大脑控制机械假肢时,他非常兴奋,对我们说,他的智能假肢7万美元,我们能否给他开发一款便宜的假肢。 P45

我每天早上6点钟起床阅读论文,雷打不动,做了70多个原型机和结构设计。 P46

第一年,我在麻省理工学院上课,学习了著名的“2.75”。 P47

那么,如何能够系统地对这些人进行评判,然后邀请他们一起从事这个创业项目呢?答案是,做一个平台,把他们聚集到一起,在2014年之前,哈佛大学的各个院系来自中国的学生基本不怎么进行过多的交流,很多人毕业了都不认识。 P48

于是我打算和哈佛法学院的几名女生建立一个群,这个群将由波士顿地区的单身女生和一些女生评审组成;然后我们每周会拉进来一名优质单身男,在群里待12个小时;然后他会自我介绍,大家可以提问,感兴趣的相互加;然后超过12个小时就踢出去,目的是让波士顿的优质女找到最优质的男生,彻底解决因为信息不对称导致的近水楼台死缠烂打而得逞爱情的问题。 P49

一念之间,我们深刻地改变了波士顿地区的很多人的情感结构。 P50

以此让用户可以对自己的脑控能力进行监测,从而实现有方向的自我训练。 P51

从CES回来,我明确决定融资,因为公司下一步发展需要资金支持。 P52

我的合伙人有Max Newlon,毕业于哈佛教育学院,有美国Beth Israel Deaconess医学中心及麻省总医院3年临床试验研究经验,是脑科学发展学专家;有Samuel Prentice,来自麻省理工学院计算机及人工智能实验室(MIT CSAIL Lab),是算法研究、人工智能及机器学习等领域的世界权威,曾在NASA工作——在麻省理工学院学习期间,他担任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项目主程序员;有邹思睿助理研究员(Research Scientist),哈佛大学生物医学博士,曾在eLife、Science等杂志发表著作多篇;有Bruno Guimaraes Do Valle,硬件工程师,麻省理工学院电子工程系博士,有多年脑电医疗设备研究及开发经验,专注于通过EEG监测及预防癫痫病发作等领域。 P53

于是我们决定,公司的所有产品都必须是帮助人的,比如脑控机械手帮助残疾人,而不做用于作战的机械手、大脑增强器;做帮助人提高注意力、记忆力的产品,而不是做控制人思想的产品。 P54

做成了自然好,即使没做成,试过也比没试好过一百倍。 P55

自2012年6月起,他一手创建彭博富豪榜之北亚榜。 P56

两年以后,史密斯带着绘制好的地图回到英格兰,呈递给当时还是王子的查理一世。 P57

莱克星顿的枪声宣告了美国独立战争的开始;南北战争决定了这个建立在新大陆上的年轻国家未来数百年的走向;经历两次世界大战和冷战,美国逐步壮大成为当今世界最强大的国家。 P58

这些学员被称为“梅森学者”。 P59

在这里,我想把我在10年时间里,从一个国内非名牌本科学校,到入读世界最高学府的经历写出来,绝不是为了显摆或炫耀,因为我知道比我优秀的大有人在;而且在我看来,即便念完了哈佛大学课程,我的人生也才刚起步,后面的路还长。 P60

我是杭州人,高考那年本来想就近报考浙江大学,因为思想上有些麻痹,当然主要还是自己不够努力,所以以几分之差被浙江大学拒之门外。 P61

第二,传播学是一门比较年轻的学科,其正式创立的标志是美国学者施拉姆在1949年出版的《大众传播学》,距当时还没到60年。 P62

所幸我没让他们等得太久。 P63

北京大学毕业以后,我如愿进入了路透社北京分社,担任“财经新闻”翻译。 P64

这可能跟运动员训练的时候背沙袋,比赛的时候拿掉沙袋感觉格外轻松是同一个道理吧。 P65

记得当时有个说法,即一个人如果在有生之年能在举办奥运会的城市生活过,那就是一件幸运的事;如果在奥运会召开的时候,能在那个城市生活,那就是幸上加幸。 P66

看到这里,可能有些读者会觉得外媒记者的生活非常体面光鲜,经常满天飞,出入高级场所,每天和所谓的成功人士打交道。 P67

我的主要报道方向是金融,同时也兼顾科技、消费、汽车等各个行业,时常出现在北京各行各业新闻发布会和大大小小的会议现场,以至于我在当时就认识了彭博社报道这些行业的多位未来同事。 P68

在业界,彭博新闻社以工作强度大、对员工要求严苛出名。 P69

彭博社内部有一种奖励机制,即每周五全球总编辑会给所有人员发邮件,对全球各个分社记者在本周的工作进行点评和表扬。 P70

那一段时间,我常常是早上7点就进办公室,一直工作到晚上。 P71

在做了两年富豪榜这个工作,也就是做了6年记者以后,我发现自己又厌倦了,虽然我一直知道这一天总会来的。 P73

更重要的是,来到哈佛大学及肯尼迪政府学院演讲交流的各界人士更是数不胜数,颇有一场思想盛宴的感觉。 P74

我在寒假上了名为“说服学”的课。 P75

我刚入学时,因为好奇,有时候会在网上搜索同学的名字,阅读关于他们的故事。 P76

艾什中心一直与中国有着紧密的联系,因此也希望启动这方面的研究。 P77

在这个情况下,加入外企工作是那一阶段优秀人才的第一选择。 P78

除了哈佛商学院的孵化器iLab经常举行创业相关的活动以外,哈佛大学各个院系充满了各行各业的达人,常常找人喝个咖啡,甚至只是在校园同行一段路,就能获得对创业项目非常好的启发和意见。 P79

我不希望我的人生留下任何遗憾,这不是说我想让我的每个愿望都实现,因为这是不可能的,我也没那么贪心。 P80

我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牛人,我只是在被问及梦想时,不闪烁,不羞赧,平静地告诉你,我想改变这个世界。 P81

他们勤劳而善良,却因为出生或其他先天的劣势,遭受命运的碾压。 P83

”之前在外交部工作的安迪(化名)诉说着他目前的困境。 P84

我把在中国每个省级行政区留下足迹当作自己的目标,并且发誓只要一天不完成,我就一天不出国。 P85

后来我去了波士顿,一度跟一个本科在读的姑娘共事,她的聪明骄傲和看不起一切人的棱角总令我想起那时年轻的自己,不禁莞尔一笑,想着不知什么时候她会想起这时的自己,然后像我一样自嘲地笑。 P86

组织者甚至告诉我,他们去年的活动没有女生,今年因为发现了我,特意又招了另一个女生。 P87

他们与这次没来的涉外交警邹卓钢一起,自称为老野鹅,取野鹅敢死队之意。 P88

每年春天,它们从尼泊尔和印度飞到长江源繁衍,秋天再带着小雁飞回印度。 P90

”如果有闲心,就挪一块防潮垫坐帐外,看乌黑的云挂着密密麻麻的雪花,幕布一样向我们飘过来。 P91

出了电梯,我要走过3间大会议室——几乎每天,这里都有各式各样的讲座,政客、学者、教育家甚至音乐家从各个不同的角度谈自己对时事的理解,谈他们对于改善这个世界所做的点滴努力。 P92

白天又经常一觉睡到中午。 P93

可惜处于这一阶层的人出于饿肚子的恐惧,只能拼命工作,根本没有时间去想明白,或者他们想明白了,但别无选择,永远无法停下来。 P94

时至今日,当面对难题无法破解时,我都会想象,如果是朱莉,她会怎么做?每次看到我,她都主动停下来打招呼,问我今天过得怎么样。 P95

第一天,他初来乍到,对一切还很新鲜,会去考察不同的“笼屋”,还找邻居聊天了解情况。 P96

在跟基金会解释我想做的事情时,我总告诉他们我要做的不是扶贫。 P97

跟朱莉聊天,她说:“那你应该申请哈佛,就申请我读的那个项目。 P98

“那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我已经惊得合不拢嘴。 P99

我问,那如果话题早就转移了呢?她说没关系,你就说我想接着之前的话题再说两句。 P100

他说同样的问题存在于我们每个人的生活中。 P101

这样的收入不仅能提供桃农有尊严的生活,还可能让很多年轻人选择留在土地上。 P102

我盯着她看了一会儿,说我觉得我们公司可能永远也没办法帮你赚到你想要的南京路公寓,你想想清楚还要不要继续干下去。 P103

然而初进肯尼迪政府学院时教授的话突然在耳边回响:“如果你的梦想不让你感到害怕,说明它还不够大。 P104

在哈佛遇见更好的自己 9位哈佛学子的人生精进课 励志与成功电子书 第2张

有时,毫无预警的一阵倾盆大雨,会让原先计划好的道路变得一片泥泞,寸步难行。 P105

近年暂居纽约,就职于美国诉讼大鳄Debevoise& Plimpton律师事务所,以替跨国公司解决各类商业纠纷和帮助政府调查为职业,拥有美国纽约州各级法院、地区联邦法院及联邦第一巡回法院的出庭资格。 P106

反正是,要么北京大学要么清华大学,毫无悬念。 P107

在新生刚到的第三天,我们就被勒令换上红、黄、蓝、绿色的Hall衫,脸上涂上荧光色去游街,浩浩荡荡壅堵交通不说,还要高呼各种无厘头的口号。 P108

两星期后,当我带着这种心境回到北京竟然觉得自己在不到20岁的年纪时已经大彻大悟了。 P109

美国法学院采用的是苏格拉底提问式教学,课前先把上百页的阅读材料看了,上课老师拿一座位表,随机点名。 P110

硕士项目主要面向已完成法律学士学位的国际学生,博士项目则主要面向美国本土本科毕业生。 P111

接下来的事情有了一个戏剧性的转折。 P112

手机型号五花八门,没有一年以上的居住资格却无权申请。 P113

其中虽经常需要试错和修改,甚至是推倒重建,但每当思考有新的突破,那种充实和成就感简直无与伦比。 P114

很快的,我也习惯了每天搭上同样的地铁,在同样的地方下车,走进同样的大楼,在这个公认为全世界最伟大的城市平静地度过每一天。 P115

房间里顿时安静得只听得见自己的心跳。 P116

穿过本科校区便是法学院,几栋教学楼看似各自独立,地下却有隧道相连,据说是因为冬天路面都是积雪,为方便通行建造的。 P117

我给自己放了一天假调整情绪,第二天醒来便开始仔细思考每一个法官可能提出的问题,列出答案提纲,并在心里模拟。 P118

接下来,我开始仔细研究各个事务所合伙人的教育背景、主要客户和业务领域,挑出有亚洲背景的,一一给他们写信。 P119

如果说高考之前的6年是一条山路,只用闷着头用力往前走,那么,高考后的人生就变成了一片没有终点的森林。 P120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哈佛大学的年轻人,能够走向这个世界上的所有地方。 P121

在校期间,她热心于媒体、环境和国际交流方面的课外活动,并在《读者》、纽约时报社中文网站等媒体实习,同时亦保持着对心理机制与公平概念的浓厚兴趣,于毕业之际完成脑电研究,发表SCI论文。 P122

这一切都要从我大学三年级那一年的夏天说起。 P123

我不难想象,在10年或者20年之后,如果他们中的一人回想起这一路的风起云涌,便将会不可避免地回忆起这个夏天,一切的一切是如何欣欣向荣地迎来了开端。 P124

不同于大家所熟悉的“托福”和“GRE”(美国研究生入学考试),北美法学院入学考试(LSAT)在众多在线论坛里背上了一个“世界上最难的考试”的名声,也少见有人站出来对这个称呼进行反驳。 P125

于是,在最初的犹豫之后,我试着通过深呼吸来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尽可能地分析这些“唱衰”的声音。 P126

正常课业与复习之外,每一天都面对着大量的信息应接不暇,每一天都需要关注最微小的细节,从临时开始学习一门心理系为少数人理解的编程语言,到确保贴在头皮上的电极都能正常传导信号。 P127

是这样的力量,让我当心中“这次如果失败了怎么办”的疑问再一次响起的时候,能够平静地回答“那也只是这一次而已”。 P128

你要深信:天下没有白费的努力。 P129

抱着取经的心态,我与他约好等他有时间的时候向他讨教申请经验。 P130

虽然接受了致诚的邀约,但我的心中还是有隐隐的担忧。 P131

于是,我们分工协作,在我课堂的知识讲授之后,他便在自习课上时不时提醒同学们该开始做宪法的练习题;在我发现有哪些学生对这门学科兴趣缺乏之后,他便把他们当作重点的“关照对象”。 P132

我从哈佛广场一路走到北面的法学院,穿过古老的建筑和绿油油的草坪,因为对一切都向往太久,竟对这初次见面的景色生出久别重逢的情感来。 P133

不过,如果说一定要从我这十几年的学生生涯中总结出一条经验的话,那便是,当一个人的努力最吃力的时候,也是她成长最迅速的时候。 P134

就在这时,一句评价再清晰不过地从那桌传来——“还有那些中国学生,回答问题的时候跟弱智一样。 P135

是这样的锋芒,让无知者们不能无差别地在我们脸上盖上“华裔”“外国人”或者“中国学生”的黑布而忽视我们不同的选择和价值。 P136

每当稍有珍惜的闲暇时,我们都几乎不可置信地聊起来,原来心目中遥远的宏观的风起云涌,也有让我们这样年轻儿女领略的一席之地。 P137

我理解这看似挑衅的言语背后的惺惺相惜,在这里,我们都体会着智识的较量、职业的交锋。 P138

这个自述是真诚的,实在的,我几乎没有用什么形容词来框定自己,但是我相信读完的人已经知道了我是怎样的人。 P140

或许是十几年的历练让我看到了浪潮叠涌,或许仍是冥冥之中,一个声音呼唤着我来到了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当我看到学院那处处招展的“What you can do”标语条时,我知道,这里就是我要来“折腾”的地方。 P142

是的,这些各大行业的旗舰和翘楚,都是我们最重要的客户。 P143

墓碑的提法应该是来自于外资投行(投资银行,下文同),不知道是谁最早起了这样的一个名字。 P144

这个项目是我的第一个成功项目,它本身也是中国银行保险业改革大戏的开篇之作。 P145

加入公司一年以来经历了疾风骤雨式的洗礼,我那时的行为早已有着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壮烈。 P146

这里让我加进我后来从各种渠道间接了解到的信息,来试图把整个故事说圆。 P147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沟通是很有意思、很有乐趣的事情。 P148

至此,在中国投行的竞争已经白热化了。 P149

记得我一个特别好的律师朋友,我们有一次一起在楼下吃个午饭,他很好心地跟我提起:你得注意啊,人们会妒忌你怎么那么幸运地总能做到最好的项目。 P150

也是因着我在这个项目上的表现可圈可点,我随后又被能源组的领导相中。 P151

一周以后,我原来所在单位中国神华公司上面的董事总经理(MD)不同意,他要求我去运作南方电网项目。 P152

我一直觉得自己挺不会聊天的,也不太会社交。 P153

但第一批创业板10家我们只有1家,因为我们大框架明白了,也借鉴了很多监管框架,但具体到每一企业的时候,看风险因素的时候没有搞清楚。 P154

因而,信息的中介人、定价优势、全局观、信息聚合力、踩准时代脉搏,这些都是投资银行未来前景光明的因素。 P155

当时我是最年轻的资深董事总经理(senior MD),在男性主导的投行部门,我是部门管理层里为数不多的女性,还是我们部门的首席运营官(COO),协助部门负责人进行日常管理,我还是投行业务管理信息系统的始作俑者。 P156

也许是因为70后的我属于长在红旗下的最后一代,我对国家对人民有着深切的挚爱。 P157

在肯尼迪政府学院的学习让我对老外的思维逻辑更加了解,对他们的游戏规则和评判标准更为理解,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P158

在这里,有很多优秀的人才,每个人都有令人啧啧称赞的履历,但背后都经历了奋斗的辛劳和无数次挫折。 P159

从那之后,我的人生就像坐上了一列疾驶的列车,一切变化之快都让人不敢相信。 P161

在高考结束后,当我的同学纷纷以优异的成绩进入国内外顶尖学府的时候,我却因为高考失利和志愿填报失误而与顶尖学府无缘,只能默默地背起行囊,来到南京就读于南京林业大学。 P162

“当时我看见CAD(一种画图软件)都快反胃了,但是实习生不就只能做做这些辅助的工作吗?能来土人实习已经是很好了!”有实习生这样对我说。 P163

也是在这个过程中,我的生活不再只是读书、参加学生活动那么简单了。 P164

在我提交了自己的本专业,也就是景观设计专业申请之后,偶然地发现了GSD的另一个专业——设计学(Master in Design Studies)的截止日期还要在10天之后。 P165

果然,初到哈佛大学的兴奋在开学后很快就被繁重的课业和不适应所取代,原来每天充满画图的课程被数字表格所取代,相应的是思考方式完全的转变。 P166

我的房间对面是一个来自伊朗后来移民到荷兰的姑娘,她在设计学院已经过了三个年头,正在读博士。 P167

我们都对未来持一种怀疑和寻找的态度,然而都对彼此感到异常信任和踏实。 P168

这家公司想要做的,是把国际上的优秀设计智慧,用网络的方式,对接给国内想学设计的学生们,从而实践真正的互联网设计教育。 P170

那时候我们的公司租用的是两个打通的居室。 P171

我也曾经纠结过,对于一个没有太多实践经验的年轻人,是创业好还是去大企业好。 P172

当然,就像上个学期选了门艺术史的课一样,我决定继续任性,于是我来到了绘画课的课堂。 P174

新生的力量在这个古老的校园中勃发着、变化着,不变的是春天的嫩芽、夏天的鸟鸣、秋天的红叶、冬天的积雪,还有哈佛雕塑上那只被人们摸得锃亮的鞋头。 P175

在康奈尔大学医学院工作期间,他曾创立GenomeQ基因检测公司,和美国23andme合作,用基因检测技术来预测和预防疾病。 P177

而且创业这个过程像冒险旅行一样,有苦有甜,非常有趣。 P178

你们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只是不知道确定自己所选的路对不对。 P179

有很多人批评中国大学严进宽出,放羊式的相对自由。 P180

我要飞得更高!”我一边想,一边哼着《飞得更高》。 P181

当我追上他们的时候,姐姐突然倒在地上哭,不知情的弟弟也跟着她哭。 P182

当我表达了想到美国留学研究人类基因组的时候,他看了我的简历和成绩后当场就说:“申请我们学校,来当我的学生吧。 P183

但是更让我震撼的是医学院的课堂和实验室。 P184

列文不仅是我科研上的导师,也成了我人生中的良师益友。 P185

项目做了整整3年,到攻读博士最后一年的时候,我还是一筹莫展。 P186

周六我就已经订好灰狗巴士的月票和大致路线图,周日就准备好个人徒步旅行的装备,周一我就踏上了环游美国的旅程。 P187

我抚摸他的背,告诉他下一个中转站就要到了,坚持一会儿就可以躺下来休息。 P188

当我给他一些牛肉干吃的时候,他突然向我们哭诉他迷路的事情。 P189

在西雅图,我们参观了星巴克第一家咖啡馆,喝着最原始的烘焙咖啡(pike place roast),很难想象40年前那么一个不起眼的咖啡馆如今已经是一个咖啡帝国。 P190

原来她年轻的时候也经常搭便车。 P191

如果你恨他,送他去纽约,因为那里是地狱。 P192

从对艺术不太懂到学完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世界艺术和历史,到通过资格考试和上岗培训,我成了这个闻名遐迩的博物馆的义务讲解员。 P193

因为我不是临床医生,哪怕我是研究癌症的。 P194

原来苹果公司的创始人乔布斯去世了!我忍了很久的泪水决堤了。 P195

两次都专程到哈佛大学校园,来感受一下这所学校的氛围和气息。 P196

在葡萄牙的首都里斯本,我看到了排着长长队伍在领政府救济金和免费食物的人们;也看到酒吧街灯火不灭,游客们彻夜不归。 P197

于是,每个学期开始,我就跟学校的相关教授和行政人员软磨硬泡,终于说服他们我这样自我设计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服务我自己的职业规划和创业生涯。 P198

还有一种比哈佛大学更好更灵活的教育体系。 P199

这在生物学、医学、人文科学、经济学、商学,甚至传统数理化方面都是一样。 P200

第一天教授就说,“社会企业并不是非营利组织也不是慈善机构,它是利用商业的模式来可持续地解决社会问题。 P202

沙尘暴成因的逻辑线已经渐渐清楚了。 P203

只有当大家都知道羊驼原来是可以大规模养殖的,能给各方带来效益,引进羊驼物种这个过程才可以持续性地进行,替代山羊养殖保护草场减少沙尘暴的想法才能真正实现。 P204

我和团队开始把羊驼产业写成社会企业商业计划书,希望把羊驼产业一点点引进中国,也唤起大家对羊驼的重新认识,对环境保护的关注和对消费主义的反思。 P205

在哈佛读书期间,我修过他的基因组和生物信息学的课,也曾经有过把他实验室的项目商业化的想法。 P206

在武汉一碗热干面只要1块钱,一个月的校外房子租金只要300元。 P207

而且最为惊讶的是,创制防晒霜、美容护肤品居然不受FDA的监管!很多配方就是靠经验甚至是想象做出来的,有没有效果,有没有科学数据和指导都没人知道!与此同时,我开始研究皮肤基因。 P208

在波士顿,有多少个团队能入选YC甚至成了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这两所学校创业圈里每年暗中较劲的竞赛。 P209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