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野兔的那一年(芬兰国宝级作家阿托·帕西林纳里程碑式作品!我们都期待着有一天能遇见什么,从此有勇气去过真正想要的生活)

good

野兔说:“小树熊,请你救救我!狐狸在后面追来了,他要把我吃掉!”小树熊说:“我的力气太小了,打不开门闩,我也走不了那么远的路,我没有办法来救你!”野兔伤心地哭了。 P12

这是我在一个童话网站看到的小故事中的一段,我很喜欢,它让我想到这本书里的瓦塔南和他的野兔。 P13

这个瓦塔南手捧神圣之野兔,屹立荒野之中,俨然自己的王者,足以藐视和嘲笑那个被计算机一口咬住、被社会约规牢牢套住的你和我。 P14

所以瓦塔南的野兔之旅,实际是他的心灵之旅。 P15

在砂石小径上,芬兰野外风情一幕幕呈现在他们疲倦的双眼前,但是他们俩谁也没有心思注意到向晚的美丽风光。 P16

他用沾满灰尘的皮鞋重重踩在刹车上,但一切已经太迟了。 P17

他来到一小块草地的边缘,越过一道小沟壑,然后搜寻着这一片深绿色的草地。 P18

摄影师走下车。 P19

这个想法实在无法令人开心。 P20

但记者一直没出现。 P21

司机不动声色地从置物箱里拿出手枪,放在自己的大腿之间。 P22

他们又驱车回到黑诺拉。 P23

老天,他真是叫我抓狂。 P24

”“我要不要去报案呢?”“必要时,他太太会去报案。 P25

野兔好像随时注意着在屋脊下飞翔的燕子——这些燕子肯定还在筑巢,或者已经有了嗷嗷待哺的小燕子,因为它们一直急切地在仓库飞进飞出。 P26

在他们的婚姻初期,他太太曾经千方百计地要为两人打造一个小家庭,一个窝。 P27

在每周的发行封面上,刊登的总是一张张成天游手好闲的家伙、选美小姐、名模、演艺世家新生儿的照片。 P28

一直等到野兔吃饱了,瓦塔南将它放进外套口袋之后,这些令人不愉快的思绪才逐渐远离。 P29

”瓦塔南掏出了野兔,将它放在书报摊的板凳上,让它蹲着。 P30

他随即让女孩从下方替他撑着屁股,顺利爬下屋顶。 P31

在他们后方,有几个乡下人正在吞云吐雾。 P33

吃过饭后,瓦塔南来到大厅,打电话到赫尔辛基给他太太。 P34

”“你倒是可以放心,我会立刻打电话给安蒂·茹侯南,你瞧,我身边是不缺男人的!”瓦塔南挂了电话。 P35

你只要跟她说是帮我拿的。 P36

瓦塔南心想,这几天自由自在的生活,已经将他的直觉磨得更加锐利。 P37

最后,苗头指向了宜尔优这该死的家伙。 P38

你猜怎么着,你老婆已经堵在银行里了,而我们在这里等着。 P39

瓦塔南还听见太太说着:“我早就跟你们说过了,只有这样才能逮住他。 P40

而争论的缘由则是他留在桌上的纸条,他在上头写着:别来烦我!瓦塔南[1] 米凯利(Mikkeli),位于赫尔辛基东北方。 P41

从公交车总站方向,走来了四名衣着颜色鲜艳而混杂的吉普赛女郎,她们停下来注视着野兔,并且和瓦塔南闲聊。 P42

猎场看守人邀请他的访客坐下,并且询问来意,好知道自己可以帮上什么忙。 P43

喝的方面,给它清水就可以了,没有必要喂它牛奶。 P44

”卡尔凯南拿出一大张纸,开始用铅笔描绘着他所说的植物。 P45

”瓦塔南摇摇头,于是卡尔凯南给了他一个灰色信封,刚好可以把画放进去而不会折到。 P46

司机跑到一处水泵去打水,盛水用的是汽车的车轮罩,他先将车轮罩在水龙头下洗净,然后再盛水回来。 P47

瓦塔南搭乘了从库奥皮奥开往努尔梅斯的长途汽车,刚刚下了车。 P49

您好吗?”妇人盯着野兔。 P50

瓦塔南走上台阶,希望能够解释一番。 P51

它露出受了惊吓的鼻子,一副做错事的无辜表情。 P52

”警员打开篮子,端详着从半开的盖子里露出头来的野兔。 P53

值班的警官坐在警局里面,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制服上的扣子也没扣好。 P54

我可以看看您的证件吗?”瓦塔南把自己的皮夹递给他。 P55

“您就是那位杂志撰稿人瓦塔南吗?”警官问道。 P56

他只想好好在国内到处去看看。 P57

显然,它现在成了警员们新的烫手山芋。 P58

”值班警官突然插嘴,“依我看,您可以离开,明天早上十点钟再过来解释清楚您的状况。 P59

”值班警官反唇相讥。 P60

”警员们煮好了咖啡。 P61

局长是个年轻人,大概是刚刚才念完法学院,就空降到这个荒郊僻壤来服勤。 P62

记得告诉他,就说检察官,也就是我本人,并不打算起诉他,但前提是当事人表示满意这样的处置。 P63

“和我一起钓鱼的还有另外一位同事,是个有点特别的家伙,十分有趣。 P64

野兔抬起了头,随即又入睡。 P65

汉尼凯宁已经上了年纪,大概有七十岁左右,一头鹤发,身材高大,非常健谈。 P66

汉尼凯宁回答说:“我已经持续研究吉科宁总统好几年了……而且我得到一个连我自己都吃惊的结论。 P67

他将伏特加的瓶塞塞紧,放进背包里,然后踩着小心翼翼的步伐走回小木屋,瓦塔南在后头跟着。 P68

但是仔细再看,两张图确实有些许差异。 P69

“这些变化大约是在1968年左右出现的,也许是1968年底或者最晚是1969年的前十个月之间发生的。 P70

”“这一类因为疾病或是外伤引起的颅部变形,都需要接受数个月的治疗。 P71

在晚年时,生长曲线突然出现变化,这总是怪事一桩吧!”汉尼凯宁将总统的生长曲线图表推到一旁。 P72

在1968年以前,吉科宁所使用的词汇数量明显比后来少。 P73

汉尼凯宁滔滔不绝地谈论着吉科宁总统。 P74

翌日早晨,烟幕更为浓呛,甚至刺激到了他们的双眼。 P75

劳塔瓦拉的老药剂师在她女儿的协助之下,在帐篷区里设置了医护站,他一一为救难人员们长满水泡的脚悉心包扎,并让他们浸泡硼酸水。 P76

其中包括若干马匹以及五十多头乳牛,全都受到惊吓,得设法将它们驱赶至湖边。 P77

“待在这里比待在赫尔辛基好上不只千倍。 P78

瓦塔南褪去一身满是汗水的衣裳,光着身子滑入清凉的水流中,让一双被浓烟熏红的眼睛滋润一下,并用清凉的溪水漱口。 P79

“告诉你,坐在你面前的实在是个倒霉到了极点的家伙。 P80

他们越是喝酒,就越不把森林大火放在心上。 P81

在互相握手道别过后,他们便分别朝着不同方向离开了溪流。 P82

司机完全听不见妇女们对他的大声叫骂,他先将引擎熄火,然后吃惊地看着他们。 P83

他用穿着厚重靴子的脚踩下油门,引擎轰隆隆地响了起来,若干火花便从排气管里窜出,钻进夜色里。 P84

湖水很快就要触及正持续不断加温的引擎了,当湖水开始在引擎底部沸腾时,可以听见呼噜呼噜的声音,而一阵浓浓的水汽白烟也在空中扩散开来,仿佛推土机突然间着了火似的。 P85

司机不但没有听从他们的建议,反而爬上只剩下顶部还露在水面上的推土机引擎盖。 P86

负责锯木的男人们,尽管心里不悦,好歹还是开始搭建一艘简陋的木筏,他们用绳索将一根根圆木捆紧,削了一根撑杆,然后便退回岸边高处去睡觉了。 P87

岸边一下子骚动了起来,司机在推土机旁慌乱地打着水,还发出惊恐的呼救声。 P88

大家用绳索将他绑缚在岸边的树墩上,让他背靠着树墩坐在地面上。 P89

搭乘吉普车来的人当中也包括了两位警长:汉尼凯宁和萨佛赖能。 P90

根据我的计算,这位‘新吉科宁’到时也只不过七十五岁而已,而旧的那位则应该八十岁了。 P91

可以吗?”天一黑,他们三个便一起退到一处仓库里过夜。 P92

牛群可以随意停下来静静啃食着沟壑旁的嫩枝,到了中午,他们让牛群休息几个钟头以便反刍。 P93

伊里亚用令人安心的语调对母牛轻声说话,而母牛则低声哞叫回应着。 P94

瓦塔南一口气将小牛扛起来,小牛的牛蹄子则随着瓦塔南的步伐不断掠过他的颈子。 P95

母牛跟随着瓦塔南,地面在它的脚下开始塌陷。 P96

母牛终于停止继续下陷,而瓦塔南继续设法要将母牛拉出来,但没有什么成效。 P97

瓦塔南不时转动绞盘,并且跑到母牛后方推着,并且还要当心别让它的乳房受伤。 P98

母牛再次小心翼翼地跟随着瓦塔南的脚步,并且成功踏上了对岸,它转身对着沼泽发出了愤怒的哞叫声。 P99

翌日早晨,他到一家商店里买了一双靴子、一件衬衫、几件内衣裤和一条长裤。 P100

高处狭长玻璃窗的半透光线营造出一股令人昏昏欲睡的平和气氛。 P101

牧师取出一根香烟点燃,一面抽着,一面规律地朝着祭坛的反方向吐出烟雾。 P102

他就像闪电一般穿梭在中央通道里,他看见野兔就在另外一端,蹲坐在后腿上,姿态十分优雅,实在是只漂亮的小动物!“来,来,过来,小家伙!”牧师召唤着,但是野兔对他的引诱保持着戒心——这位传教士神情举止如此激荡,让小家伙感觉到了危险。 P103

上气不接下气之中,他没注意到野兔就躲在微开的圣器室门后。 P104

瓦塔南才刚一躲进长凳之间,牧师就像一阵风似的进了教堂。 P105

“我是拉马宁牧师。 P106

他发现了几颗弹壳,捡起来放进口袋。 P107

但是有难以计数的危机随时对着婚姻虎视眈眈,这其中之一就是妒忌。 P108

在上车之前,拉马宁在祭坛前跪下,紧握双手并祈祷着:“请原谅我,耶稣基督,上帝的独子,请原谅我所犯的错,但是请容我以上帝之名发誓,刚刚所发生的事完全是场意外!”瓦塔南要出租车司机赶紧将牧师送到库奥皮奥医院去。 P109

他的体魄变得更加精壮,也逐渐忘却了以前在首都里懒洋洋的生活,和新教徒们谈论政治对他而言不再是苦差事,而苦闷的女子们也不会在男子们饥渴的目光之下投怀送抱,他或许也将不再对异性感兴趣。 P110

瓦塔南走进一个矗立在一大片农场庭园里没有窗户的柴房,他将背包扔到墙边,直接睡在地板上。 P111

“醒醒,老兄。 P112

他以为老先生的状况一直持续恶化,一股怜悯之心袭向瓦塔南,他并不想造成这场不幸。 P113

“你冒犯了祖父,年轻人。 P114

人只要一旦成了共产党员,就永远赚不了大钱。 P115

在罗瓦涅米,瓦塔南结识了一位樵夫,是个可怜的酒鬼,他们是在一家叫作鲁宾马的餐厅一楼认识的。 P116

他们先前已经租了一把电锯,现在开始使用电锯以及其他各式工具来拆卸这一艘艘既老旧又沉重的木筏。 P117

二十四小时之后,库尔科又恢复了充沛的精力。 P118

“明天是周日,我要潜下水去找回我的假牙。 P119

瓦塔南穿上了衣服,划着木筏前进,然后潜到河流深处。 P120

他们利用粗缆绳将绞盘牢牢系在粗大的树干上,然后在对岸架设另外一个较小的绞盘,随后再将缆绳拉进河里。 P121

“现在呢,请你们把卡车开到科拉里车站,我用我的名字在那儿订下了几节车厢,请你们把这些杂货卸到车厢里面。 P122

瓦塔南领到了森林水利局付给他的工资,同一时间,库尔科则在拉宾马楼下焦急地等着。 P123

一名军官在读报之后很惊讶,竟然有人私自将这些在梅尔陶斯附近所发现、属于拉普兰战役时期的报废军火据为己有,并且私下贩卖。 P124

那是个水流分道的区域,非常荒凉,但是工钱相当不错,而且说到底人口稠密的地方终究不适合野兔生存。 P125

从第一天起,瓦塔南就已经在融着雪的无人沼泽里遭遇到一个问题。 P126

原来是乌鸦从栖息的树枝直接排泄落下的粪便。 P127

乌鸦已经翻开了树枝堆,将背包拖到营火灰烬堆的中央,并且翻找着背包的一个口袋。 P128

乌鸦胖得非常厉害,慵懒而漫不经心地栖息在距离瓦塔南只有几米的高处枝桠上,壮硕肥大的体型看起来就像头被喂养得很好的绵羊;它那一身原本灰黑色的羽毛也变得更加乌黑,焕发出漂亮的光泽。 P129

瓦塔南就用刀尖从这个金属花冠的中央,取出肉块来加热并大快朵颐。 P130

等到双翅聚拢足够的气流,乌鸦便起飞了;瓦塔南的野兔则害怕地躲在棚子的一角,目送强盗乌鸦离去。 P131

瓦塔南见状急忙赶回棚子,却无法靠近这个窃贼。 P132

但野兔看起来似乎也是满脸笑容。 P133

真是个好差事。 P134

养殖麋鹿的这群人递了一杯咖啡给瓦塔南。 P135

一片片大大的雪花飘进火里,瞬间便消融在火焰里,发出嘶嘶的声响。 P136

晚间,他就利用油灯光线,开始擘画整修木屋的蓝图。 P137

”他们脱下了雪橇,进入屋内。 P138

这工作场面非常壮观:滚烫的热水在冰冷的空气中不停地冒着热气,四周都浸在一股直冲云霄的蒸汽之中。 P139

野兔嗅了嗅足迹,然后因为害怕而发起抖来。 P140

他伸出手来向瓦塔南打招呼,这种问候方式在拉普兰十分突兀。 P141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呢?为什么?瓦塔南愤怒地套上雪橇,迅速沿着卡尔蒂宁离去的踪迹前进,但马上又折返回来。 P142

“交出野兔来!”瓦塔南大喊。 P143

他说自己在一个信仰虔诚的环境里长大,他那笃信宗教的双亲更决定独生子要成为牧师。 P144

他甚至把这些无政府主义思想带到教学中,以至于校评会不得不在春季时将他解聘。 P145

卡尔蒂宁再三强调自己此刻过着极其平衡的生活。 P146

他为野兔从河边砍下了一些山杨树,并且拖回到木屋前。 P147

而且就在不久之后。 P148

一辆辆吉普车轰轰作响,木屋的四周以及峭壁边缘出现了一顶顶帐篷,有一顶甚至几乎就驻扎在峡谷深处。 P149

受重伤的士兵被用毛毯包裹起来,搬上吉普车,并在黑漆漆的森林里一路颠簸地驶向最近的一条公路。 P150

“我们想要见见这头熊。 P151

心里颇不是滋味的司令官退到外头的一顶营帐中继续指挥演习的准备工作。 P152

两名士兵真是又想吐又想笑。 P153

瑞典女士看起来状况好多了,但也是疲累不已。 P154

其他人立刻聚拢在瑞典女士周围,因为这位女士在雪地里哭得歇斯底里。 P155

他试着找出折中办法,但是外交部的银弹攻势完全打动不了瓦塔南的心,交涉陷入了胶着。 P156

在这些佳肴美馔的中央,以及每一个水果盘之间,都插上了每一位军事代表的国旗。 P157

于是有人匆匆跑去找寻野兔,并将它交给瑞典女士。 P158

瓦塔南迅速拎起野兔的耳朵,把它放到了地面上。 P159

接着咖啡、利口酒和干邑酒也轮番送至宾客面前。 P160

我已经和瑞典军事代表谈过了,他也认同我的想法。 P161

我会给你一百马克,两百马克好了,我已经受够了。 P162

指挥部传令,要大家在六点前收好营帐。 P163

他不断左右脚互换着用单脚站着,因为融化的雪水不断渗进袜子里。 P164

很快地,他手上抱着一堆借来的军服,并在逐步消融的雪地上排开借来的靴子,以便仍然裹在毛毯里的女士们能够换上这些衣服。 P165

外交部官员明白整个状况,立即引导女士们来到轰轰作响的直升机。 P166

这道新的气流助长了火势。 P167

驾驶舱的门开启了,一名赤裸的男子进到后机舱,并对大家说:“我们正朝着索丹屈莱飞去,航程估计为十二分钟,我希望你们可以稍稍保持安静,还有……有没有人可以借我几件上衣。 P168

在接近索丹屈莱的地方,他似乎看见了远方的地面上有个玩意儿独自长途奔跑着,留下了一连串宛如老鼠所留下的踪迹,但是这玩意儿全身黑魆魆的,并朝着东南方持续前进。 P169

医生立即上前和他们一一握手致意,其中也包括瓦塔南。 P170

“希望峡谷木屋没有被烧掉。 P171

瓦塔南穿梭在学院里每个走廊,但没有人对他多看几眼。 P172

实验人员取出若干注射针筒,替颤抖不已的野兔抽了血进行检验。 P173

它会恢复健康的。 P174

只不过,你竟然需要编造这些话,实在是叫人感到奇怪。 P175

”教授一面说,一面想从瓦塔南手中抢过野兔。 P176

教授缓缓放下听筒,用诧异的眼神看着瓦塔南。 P177

他想吐,却无力睁开双眼,四周听不见一丁点儿噪音,但是在回想的同时,他开始听见各种噪音:嗡嗡声、噼啪声还有鸣笛声。 P178

他得试着再睡一下,要是他能够一直睡到死就好了。 P179

他那满布眼屎的双眼注视着墙壁靠近天花板的地方:有一扇大大的窗子,分成八格,其中四小格在下方,最大的两格在最上层,顶端呈现圆弧状。 P180

镜中的影像看起来就像是从黄色书刊上撕下来的彩色画页。 P181

那女孩从自己的袋子深处取出皮夹,递给瓦塔南。 P182

你是谁?”“蕾拉!你至少该记得我的名字吧!”蕾拉这个名字开始浮现在瓦塔南的脑海里……没错,这个女的是蕾拉。 P183

屋外,刺眼的太阳在冰冷的空中闪耀着。 P184

女孩点了一杯冰到极点的啤酒给瓦塔南,然后给自己点了一杯果汁。 P185

“哦,我没认出来。 P186

他买了一个气压计送给女孩的母亲,一个烟斗组合送给女孩的父亲,一个手镯送给姐姐,一组木琴送给妹妹。 P187

酒醉后全身散发酒气臭味的瓦塔南是否会对勾引上这样一位女孩感到内疚?他自己完全无法相信,因为根据女孩的简述,他这段期间一直都是醉醺醺的。 P188

”“那你先猜猜看我和谁订了婚?”瓦塔南说。 P189

由于很多商店都关门了,所以他们没办法挑选到更好的,后来是汉科出租车司机的女儿把自己十一岁的生日礼物卖给了他们当订婚戒指。 P190

女孩于是从座椅上站起来,她起身的动作让瓦塔南很满意,当她优雅转身的时候,发丝就在桌子上方摇曳。 P191

你无法想象我有多了解你,而且我也相信我们终有一天会结婚,你会搬来跟我住。 P192

一颗颗的霰弹打在松树的树枝上,发出擦爆声响。 P193

真是一个用来度过冬天的完美工作。 P194

他指着烧煤油的壁炉,然后表示他这里没有木柴,而且这边的萨乌那设施也还在整修当中。 P195

另外一个家伙则冲上前去要将栏杆拔起来,栏杆最终被拆了下来,倒在木屋前方。 P196

”“在这件事情解决之前,我不会离开这里。 P197

他想要穿越湖面,同时整理一下思绪,让自己冷静下来。 P198

瓦塔南心想,得立刻中断这场狩猎,可他却完全想不出任何办法。 P199

野兔将自己的头埋在瓦塔南的腋下,全身还抖个不停。 P200

”那些家伙走远了,两只猎犬还留在树底下巡守着,它们低声吼叫着。 P201

他将一根根砍下来的树干修成可以用来做成栅门的圆木。 P202

瓦塔南感觉自己就像一尾被困在鱼篓里的鱼苗,而鱼篓外头有条张着大嘴的大鱼正虎视眈眈着。 P203

它不时地还会将番茄酱喷得满木屋都是,并发出吼叫声,显然它自己全身也沾满了酱料。 P204

略显迷惑的黑熊谨慎而好奇地探查着瓦塔南。 P205

瓦塔南抱起野兔,抚摸着它的白色皮毛,向它保证道:“明天一大清早,我就去追捕它,把它宰了。 P206

他将斧头磨利,再拿了五包香烟、若干火柴和用来涂抹雪橇的蜡。 P207

瓦塔南快速地滑着雪,背包在他的背上拍击着,他此刻已经汗流浃背。 P208

当他醒来时,月亮已经高挂在空中。 P209

黑熊穿越了这条联结萨武科斯基和马尔蒂两个聚落的公路,位置大概就在两地之间。 P210

他的背包越来越轻盈,显然存粮也已经消耗殆尽。 P211

民宅男主人指着自己身旁的一张椅子,邀请瓦塔南坐下和他一起用餐。 P212

他掀起床罩,要瓦塔南好好休息一下。 P213

在离去之前,他站在森林边缘朝着民宅男主人大声问:“这个村子是科塔拉还是拿鲁司卡?”“这里是拿鲁司卡!”瓦塔南很快找到了黑熊的足迹,并且继续上路追击它。 P214

他来到了山坡上,一阵狂风差点吹翻了汗流浃背的瓦塔南,但是他仍继续追寻着黑熊的足迹,他不能够放弃!他的眼前开始变暗。 P215

路标上写的是俄文,是用斯拉夫字母拼写而成的。 P216

他擅闯边境的举动有可能不被发现吗?也是有此可能,因为在大雪之下,瓦塔南自己也没有注意到边境的标线。 P217

黑熊在航道旁用后脚站立起来,发出了尖锐的叫声,颈部一圈白毛在艳阳下闪闪发亮,和黑色毛皮形成强烈对比。 P218

”“好,我们原谅泥!泥滑雪滑得很不错!现在先上飞机吧!其他人会处理黑熊!野兔是跟泥一起的吗?”他们一起登上飞机,离开了结冰的海面。 P219

他后来才知道,原来苏联的边境巡逻人员从他一抵达边境就盯上他了,并且一路监控他直到海边。 P220

因此还被控诉流浪罪。 P221

”到了列宁格勒,瓦塔南被安置在亚士多饭店,等待苏联政府审理他的案件。 P222

在被羁押期间,瓦塔南不断思索着整个状况,但从未表现出一丝懊悔,反而在狱中变得冷酷,以至于连宽容的监狱牧师都不禁摇头,且不发一语。 P223

“您很清楚这个牢房对于无辜的小动物而言,会有多么不良的影响。 P224

我还记得瓦塔南用湿润的眼眶看着监狱里石头墙壁时的情景,我隐约感觉实在没有什么能够阻止这样一位时代悲剧英雄再一次地释放他最真切的情感力量。 P225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