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毕加索

good

而早在43年前,也就是1919年4月7日,在给《巴黎午报》写的《自由定夺》系列随笔里,谈及毕加索,他是这样写的:“乍一看,他的静物与实物的差距就如同小丑与我们的服装及语言的差距一样——而一旦凝视,真实性就体现出来,撼动人心,出乎意料,如同一幅高超的错视画。 P6

一切被神话的,都注定被简化。 P7

“就像所有重大事件一样,毕加索是自然而然出现的。 P8

而这,也正是让·科克托会在20世纪之初,在那个“现代主义”还处于未知状态的时刻就“遇见(发现)毕加索”的真正原因。 P9

当然,那时他还无法预料,这种特质,将会被纳入现代艺术史和文学史中大书特书,成为老生常谈式的纯知识性的东西,而不再是某种毅然决然的艺术精神的追求。 P10

”让·科克托自比俄耳甫斯。 P11

这些现在看来显得如此突兀、简练甚至尖锐的文论,或许正代表了战后批评领域所留存的最具召唤性的事物,这也许是幸运,也许是不幸。 P15

著名的《雄鸡》一诗于1915年1月首次在《文字》的第5期上发表,这是科克托献给“轻骑兵上校、德国皇太子腓烈特·威廉二世”的一首诗,后文我们还会谈到这首诗:殿下,约在1916年,新的命运就会出现;请听我们的法兰西之歌如同清晨的雄鸡。 P16

”(16)科克托随即意识到:在巴黎,艺术有左右两派之分,它们互不了解甚至互相轻视,这毫无正当理由,二者完全能够相互接近。 P17

在那里,科克托、勒韦迪(Reverdy)、马克斯·雅各布等人介绍了这些音乐家,即埃里克·萨蒂以及六人团(23)。 P18

1916年12月,马蒂斯离开伊西莱穆利诺定居尼斯,而斯特拉文斯基在和平到来之前不会回到法国。 P19

《游行》是一次对快速紧张的节奏的探究,具有超强表现力的形式弥补了发挥的不足,这也是一次因为自身平淡无奇而对令人困惑的诗学幻象所做的探究,与印象主义的阴影以及野兽派的五颜六色相反,它源自沙图(Chatou)或是下诺夫哥罗德(Nijni-Novgorod)。 P20

但是在1920年5月,可能是为了回应毕卡比亚(Picabia)的《391》,科克托与奥里克和拉迪盖(46)一同创办了一份小杂志《雄鸡》,这份杂志也是以其精美的排版及别致的版面设计引人注目,但它一共只发行了4期并在1920年11月就停刊了。 P21

如今,唯美主义走向了美国化。 P22

马蒂斯是“有害的、淫乱的”;和博纳尔(Bonnard)一样,他身上有“后印象主义颓败”的所有征兆。 P23

“立体主义团体分崩离析。 P24

德兰的画卖得稍微好一些,但在第二次和第三次康威勒藏品拍卖会上,布拉克和格里斯一些还过得去的画作还能卖上好几百法郎。 P25

”看得出,这一口吻并未使科克托受到多大鼓舞,在“无秩序”方面冒更大的险。 P26

——译注(3)?谢尔盖·佳吉列夫(Serge de Diaghilev,1872—1929),俄罗斯艺术评论家、戏剧家、赞助人,芭蕾舞团经理和俄罗斯芭蕾舞团的创始人。 P28

(21)?科克托和阿波利奈尔之间的关系似乎暗潮汹涌,然而,科克托结识毕加索的时候,毕加索已经离开了蒙马特,一点也不可悲了。 P29

”参见《让·科克托的新游行》(La nouvelle parade de Jean Cocteau),出自《活页》,1919年10月。 P30

这场戏的构思者也是如此,他似乎在未触碰棋盘的情况下就布局好了自己的棋子,赢得了一场精彩的胜利,同时在‘贝尔福的狮子’、莫里斯酒店、梅德拉诺马戏团、巴黎皇家宫殿和巴蒂饭店都一样上演。 P31

遇见毕加索Entre Picasso et Radiguet 艺术与摄影电子书 第2张

(76)?弗雷德里克九世(Frederik IX,1899—1972),丹麦国王,1947—1972年在位。 P32

——译注(91)?B.科奇诺(B.Kochno)和M.卢斯(M.Luz)引用,《芭蕾》(Le Ballet),1954年。 P33

1909年 诗集《阿拉丁神灯》(La Lampe d’Aladin)。 P34

六人团。 P35

1934年 诗集《神话》(Mythologie),内含基里科的十幅石版画。 P36

在背弃了雄鸡的鸣唱之后,他就躲了起来。 P43

不应将“简化”理解为“平庸”或“减少”的同义词。 P44

★萨蒂曾说:“我想给小狗们排一出戏,舞台布景我都想好了,幕布由一根骨头升起。 P45

★你对我说,出于爱,要从右到左按顺序来,而你却只换了衣服。 P46

德国的现代音乐则在众人的赞赏、注重、运用及学校对贵族文化的推广中湮灭。 P47

俄式法国音乐和德式法国音乐,尽管效法于穆索斯基(Moussorgsky)、斯特拉文斯基、瓦格纳和勋伯格,都不可避免地变成了杂种音乐。 P48

★一个圣徒之家并不一定是圣徒之家,它也是一个烟斗、一件器皿、一副扑克牌、一盒香烟。 P49

★埃里克·萨蒂的这一反抗意在回归简洁。 P50

★习惯了过度装饰的大众,会对那些朴实无华的作品感到不屑。 P51

我希望我们不会因为这段话而绝交;但是有必要让我们年轻的同胞对剧院的女像柱保持警觉,再了不起的团队都会因为这些肥硕的金色美人鱼而发生偏离。 P52

(3)?参见让·科克托所著《巴勃罗·毕加索:1916—1961》一书中的《见证》。 P53

请原谅我的风格。 P55

由于毕加索向我们展示了他的草图,我们就理解了为何要跟3位真实人物进行比较,就像贴在画布上的蹩脚彩色画片(被划过的明信片)那样,画上的人物都是非人的、超出常人的,采用了更为大胆的交叉重置,而这些人物最终构成了戏剧中虚假的真实,直到使真实的演员变成了布偶。 P56

经理人们都是些人为装饰,是移动着的毕加索肖像画,它们的构图也对某种编舞形式有所要求。 P57

我们将在此转载与《恢复秩序》中选文不同的稿本。 P59

立体主义画家毕加索与最大胆的编舞者雷奥尼德·马辛一起,首次将绘画与舞蹈结合,将造型艺术与模仿表演结合,完成了这部戏剧,这显然预示着一种更加完整的艺术的到来。 P60

这主要是因为其反映了现实。 P61

我们在人性的困境及不幸中,对于永恒演变的艺术的所有思考,现在都开始包含一种真实的形式,这与我们以往的行为如此必然地区分开来!等着吧,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P64

这位伟大的画家还找到了其艺术的另一分支。 P65

(1)?卡尔洛·哥尔多尼 (Carlo Goldoni,1707—1793),意大利剧作家,代表作品有《米兰达》《一仆二主》。 P66

而保罗·瓦莱里在《文学》中用到了这个词,让人有些捉摸不透。 P67

如:折扇那儿,在一片广阔的曙光下 为了让它再次飞回 你那不知情的小手中, 我在它的翅膀上写下了一句诗。 P70

印象主义已抽取其精髓,在今天补给着美术及舞台装饰。 P71

剧院应当像布袋木偶剧场那样,一天就建好,而它却持续了百年。 P72

我唯一要对格里斯所做的指责,就是他过于节制。 P73

再见德兰1919年5月5日所有新兴学派以及所有小帮派的艺术家,都出于对安德烈·德兰的崇拜而越走越近。 P74

(9)专业的失真1919年5月12日亨利·马蒂斯近期的油画作品在伯恩海姆·祖尼艺术精品展上展出(10),很令人好奇。 P75

就像是一场新娘没来的婚礼。 P76

误解1919年6月9日在所有时期,艺术总会引起误解。 P77

它既没有法国丰富的肥料,也没有美国纯洁的品质。 P78

这便是破坏性体制。 P79

高地上的艺术家想方设法突破古旧的波西米亚形式。 P80

他皈依,有着僧人良好的修行,他从不滥用信念,他有着布列塔尼人的小淘气,他喜欢讲人坏话,他有金子般的心,我喜欢他,仰慕他,我们所有人都应该感谢他。 P81

玛丽·洛朗桑(18)一直为野兽派和立体派所困。 P82

在我看来,现代这个词一直都很幼稚。 P83

她游泳、拳击、跳舞、跳上行进中的列车,却不知道自己很美。 P84

它给我们指出了遗失的痕迹。 P85

(10)?这是马蒂斯继1913年举办个展,展出其在摩洛哥之行期间创作的雕塑及油画作品后,首次在巴黎举办个展。 P86

交托到诗人手中的批评使得由临时法官定罪或宣告无罪的这种批评变得不可能。 P87

“我喜欢如今的艺术,”他1913年在《立体派画家》中这样写道,“因为我首先喜欢光线,所有人都首先喜欢光线;他们创造了眼睛。 P88

家具、动物和人就像爱人的躯体那样交缠在一起”。 P89

我们是以文学的好奇心和“马拉美式的”立体主义样本的名义,提及立体派画家对词汇、句法和民俗的诗歌改编的。 P90

在那里,我看到房间里漂浮着物体, 或庞大或渺小, 如同爱糅合嘴巴和四肢, 深入建构!诗神将画家圈起来, 引导着他的手, 好让他能够在这混乱的世界中 定下人类的秩序。 P91

尽管毕加索是一个诗人型画家,但是,他的的确确站在文学型画家的对立面。 P92

他的创造力使他最细微的举动都有了一种梦幻般的天赋。 P93

他从不接受眼泪,也不接受天堂的橙子皮。 P94

起初,画作通常是椭圆的,是有着抽象美的米色单色画。 P95

艺术家的消遣完完整整地说明了一切。 P96

我们犹豫,首先因为美是没有任何副标题的,还因为一旦有作家参与进来,那么就会有被指责的危险,让人觉得这种美特殊的神秘性是画家表达的最没有文学性的文学。 P97

一些人笨拙的亲密碰了壁。 P98

(26)人们还在别的地方找到了这次旅行(27)的后续,没必要继续讲述1917年《游行》的失败和它在1920年的成功。 P99

舞台上用光彩、包厢和布景来表现戏剧,在用了20多幅水粉画之后,毕加索的品位中删去了很多矫饰,用微小的场景布置就移动了整个真实场景。 P100

因为法国人喜欢坟墓;他们对青春不屑一顾,他们把新鲜水果做成罐头再来享用。 P101

——译注(3)?P.勒韦迪,《巴勃罗·毕加索》,1924年。 P102

例如,当人们谈论新式作战服时,他说:“如果他们想要让别人在远处看不到一支军队,那么,他们只有给战士们穿上小丑服。 P103

(31)?为佳吉列夫的芭蕾舞剧所作。 P104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