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夜潜者

good

如您发现本书内容错讹,敬请指正,以便新版修订。 P3

迟了满月两天,月亮应已有缺,但看上去依旧圆鼓鼓的。 P8

残留下来的房子已经不能居住,但它们的主人仍须偿还建房时签下的贷款,且改建或拆迁费用比贷款更贵。 P9

记忆中,街上的路灯比现在要密集得多。 P10

舟作开着卡车行驶的道路右边当时是一片临海住宅区,那里的房子在大浪中几乎瞬间就消失了,徒留一片空地。 P11

然而,与其他并无不同的是,这里的渔港也被禁渔了。 P12

这身装束在白天太热,现在却正好。 P13

可能是老来肌肉松弛了吧。 P14

这时,已经坐到方向盘前的文平收到信号,将卡车往渔港的停车场开去。 P15

不过最早定做的潜水服长年磨损,早已不堪再用。 P16

”“嗯,你在水里,也能更自在嘛。 P17

“舟作啊,有个马后炮的事儿本来不打算问的……能告诉我一下吗?”铺好竹片轨道的文平,不知何时已经站到舟作的旁边,看着他做潜水的准备。 P18

”文平把脖子左右摇摇,发出脆响,将手搭在了小船的右舷上。 P19

文平将适才用作轨道的竹片收起来捆好,放在停船的地方后,迈着罗圈腿走下斜坡,“嘿哟”地叫了声号子,向船尾爬上去。 P21

文平转动油门调整好发动机的转速,然后将变速杆推至前进挡。 P22

“不过,再怎么说,”文平又高声道,“我担心的是,那些人的‘宝贝’你要是不给他们一点一点捞上来,他们可能就灰心了。 P23

这时,一颗流星似一束渐渐燃起的火光越来越亮,斜对着月亮滑过,留下光的影子,消失无踪。 P24

但比起棒球场,这里的灯光所照之处更为广阔,甚至都影响到了海上。 P25

小船慢慢靠近光区,敲铁打孔的声音越过海面,从岸上逐渐传来,令人仿佛置身于高楼大厦的施工现场一般。 P26

其实他现在已经习惯很多了,刚来这里的头两次,他握桨的手都不住地颤抖。 P27

舟作的老家也是像这样被巨浪冲涤,击碎,切断,然后消失的。 P28

听说警察和居民穿上防护服,在有限的时间内曾来这里搜寻失踪的人。 P29

这一切如梦如幻,却又历历分明。 P30

待舟作将船划到合适位置,文平示意他停下,细细确认海水的动向。 P31

潜水时探照用头灯是用绑带和面罩连在一起的,手电筒则用带子系在了浮力调节背心靠近胸口的D形环上。 P32

尽管如此,他还是强烈地感觉到,答案就在这片海的下面。 P33

海水悲鸣怒号的声响盖过了自己的呼吸声,并透过面罩传到耳朵中来。 P34

下潜过程中,他如此反复多次,以保证听觉。 P35

由此,海中广阔的景象终于出现在了舟作的视野里。 P36

在靠近海底的地方若上下拨动蛙鞋,容易搅起泥沙。 P37

前方出现一段黑乎乎的斜上坡,上面也是贝壳密布。 P38

五月,发现六辆被压扁的乘用车和四辆摩托车;七月,发现一辆巴士和横倒在旁的卡车;上个月,发现一辆被压扁的进口车和两辆刻着养老院名字的单厢车。 P39

比起刚才见到的混凝土块,这里似乎更能找到人们想要的东西。 P40

他之前也想过,要是在白天天晴的时候下来,强烈的太阳光能直接照到海底,便可以看得更广阔更分明。 P41

舟作继续往下挖了挖,发现不成,便停了下来。 P42

舟作小心翼翼地解开包上的金属扣,一边注意着不让包里的东西漂出来,一边伸进手拨开包里面的泥沙。 P43

在手提包的旁边,手指又探到一个钥匙扣,上面挂着五六把钥匙。 P44

有意无意间,总想再多找一找。 P45

只见它闪着光,从浑浊的海底扶摇而上,仿佛暗云之中,微微发出光亮的月牙一般。 P46

答案找到了吗?他抬头看着月亮,思考着。 P47

文平过来给他解开潜水服背后的拉链,见他闷声不响,心头窝火,三两下就把拉链给扯开了。 P48

彩虹有三四种颜色。 P49

两层楼的房子,门前亮着灯。 P50

“小舟啊,洗澡水准备好了!”门口传来文平的妻子邦代的声音。 P51

“这回收成还可以!这个眼镜盒比上回捞到的假牙盒子成色好些啊。 P52

洗完后,将潜水服和背心挂在了文平家的晾衣竿上。 P53

然后是潜水器材和潜水服的受污染程度,也没有问题。 P54

吃到十二分饱,倦意袭来。 P55

邦代站在门口,挥手送他出了门。 P56

时间刚刚好,按下门铃后,里面传出一个男人应答的声音。 P57

阳光下,舟作打开了锁扣。 P58

那么,有没有可能真的从海底找到些什么东西,来追寻那些下落不明的人的命运?珠井下定决心,费了好些时间和精力计划起了潜水打捞一事。 P59

“濑奈先生,这个不行。 P60

但即便是这个随处可见的月票夹,只要有人认出它,知道它是自己珍惜的人用过的,那它就比金冠还要贵重,还要光亮。 P61

”舟作低下了头。 P62

据说现在会员约有十人。 P63

当然,到时候也还得看天气如何再决定。 P64

舟作在一旁,一一说明拍的照片。 P65

“实在是辛苦您了,感激不尽。 P66

女人也注视着舟作。 P67

偶尔碰上结婚纪念日这种特殊的日子,好不容易产生的兴致又常常被孩子的哭闹搅黄。 P68

尘埃满天,仿佛无穷无尽的生了翅膀的白蚁。 P69

至于性的欲求,无论是精神上还是肉体上,舟作再也不能如往日了。 P70

他在文平家南面的小镇下了国道,到达一家海景家族餐馆的停车场,把小卡车停在了文平的微型汽车旁边。 P71

要是事后少了一张,你跟人说‘不好意思,还差一张’,人家也只会怀疑是你自己抽走了一张。 P72

保管器材不算,还得供你睡觉、吃肉。 P73

她却当你是跑出门的儿子回来了,兴冲冲地跟着忙活,又叫你洗澡,又叫你吃肉,声音听着美滋滋的。 P74

尚不到午餐时间,餐厅里没有什么客人,他一嚷,大家都朝这边看了过来。 P75

他的视线不由自主地从她白色的腿肚滑向腰间,感觉身上的血又沸腾了起来。 P76

等红灯的时候,他掏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P77

因为要在店里接待客人,她稍稍化了妆。 P78

舟作随即关上门。 P79

“这是之前的房客掉下的吧,我把它送到前台去。 P80

引满惠进浴缸后,舟作自己也跟了进去。 P81

满惠的喉咙像被堵住了一般,娇喘连连。 P82

突然,舟作的脑海里闪过体表污染检查的事情来。 P83

妻子略带苦闷的喘息声与自己在海底的呼吸声,重合在了一起。 P84

舟作枕着手腕不动,任凭两个孩子抱住自己。 P86

”姐弟俩异口同声。 P87

看着两个孩子纯净无瑕的表情,舟作反倒想说个彻底。 P88

只在这里糊弄一下,回头又是神仙啊、佛祖啊什么的,自己肯定又忍不住要发火。 P89

店主名叫门屋充寿,跟舟作是同乡。 P90

开工前,舟作在那里洗小卡车。 P91

“你真是一点没变,以前就不搭理别人的问题。 P92

舟作担任主教练,另还有两个助教。 P93

这样的潜水装束并不隔绝海水。 P94

但凝神细看,依然可以看到一些小鱼在悠闲地游来游去。 P95

海上似乎有风拂过,水波荡漾,带动着从宇宙射下的光带大幅摇晃。 P96

当时,连恐龙都尚未出现。 P98

队伍领头的是年纪最大的大亮,从小爱哭鼻子的舟作总是跟门屋争着走在最后,以便万一出点意外时可以跑得最快。 P99

听到辩论,一个年纪大点的孩子说:“地球是活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P100

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有一个外县来海滨浴场的女人在海里遗失了钻戒。 P101

我就想,以后接老爸的班,吃海里饭的,一定是弟弟。 P102

第三,原则上必须是在舟作放假的期间。 P103

你刚刚说准备考试,那孩子要考你家附近的大学吗?”“她说想去东京或者横滨的大学,要在我家住两天。 P104

文平将船外机的螺旋桨放进水里,拉起启动绳。 P105

今晚,光区依旧很亮,朝着天空和大海放射出晃眼的光。 P106

晚上出来怕出事,所以最开始就说好了我白天来。 P107

这些我都明白。 P108

舟作保持脚朝下的姿势,渐渐沉入漆黑的海底去。 P109

但第一次在这片海潜水的晚上,下潜却十分艰难。 P110

蛙鞋首先触到海底。 P111

(1)大渔,日语中表示渔业大丰收的意思。 P112

另外,还有一只右手的皮手套、两只颜色各异的袜子、几块较大的陶器碎片,以及一个长约八厘米的玩具巡逻车。 P113

探照灯下,看不到斜坡的尽头,似乎一直延伸到海底深处。 P114

原来是那天见完珠井后,站在咖啡厅里看着他的女人。 P115

听文平大概说起这件事后,舟作便有些心动。 P116

这计划明显不合常理,甚至愚蠢,却令人分明感受到当事人的恳切冀求和胸中苦闷。 P117

政府在街道入口处设了路障,还有警卫员站岗,我们不能轻举妄动。 P118

”同学说,那片海以前海藻丰茂,鱼也很多,但现在早已不同,变得危险重重了。 P119

工作多年,珠井深知这个道理。 P120

想着不好开门见山,于是谎称是为了采访曾经与那个小镇的遇难者往来亲密的人,留下些遇难者的故事。 P121

看来随着时间过去,他也已渐渐接受了母亲和妹妹的死。 P122

只是没想到,珠井竟将此事如此当真。 P123

”但是,珠井和朋友商量着该向谁介绍的时候,却犯了难。 P124

珠井本以为入会门槛已经够高,没料想通过会员的介绍,越来越多的人想要参与进来。 P125

因此,关于这一点,我们已经说服会员们放弃了。 P126

我只是想看看您的为人。 P127

说起来,这是之前没预料到的情况。 P128

这件事要是出了什么问题,他肯定也是自己一个人担着吧?即便苦痛难耐,他也绝不会将其他人卷进来,独自应对一切的。 P129

无论发型、身材还是着装,她跟生长在渔港的自己完全不是一路人。 P130

舟作赶忙抬头,看女人是否安全。 P132

从宾馆的停车场出来,舟作也不知道该向左还是向右,回头看女人。 P133

他一时仓皇失措,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P134

看起来介于经济酒店和胶囊旅馆之间,比舟作之前去的宾馆级别低很多。 P135

舟作气愤不已,但比起气愤,更想弄清楚这女人到底是谁。 P136

椅子看上去很硬。 P137

舟作默默地拿起了名片。 P138

”她停顿一下,看了看舟作。 P139

而且他在那次灾难中,也失去了家人,虽然和我们不是一个地方。 P140

我向他申请,想跟潜水员见面,想跟潜水员谈谈。 P141

”舟作有点害羞,但更觉生气:我可是对你有非分之想的人,说这种吹捧话,好吗?我只是不想背叛别人,仅此而已。 P142

”透子又拿出一张照片放在桌子上。 P143

透子说完,又重重点了一下头,像是自我确认一般。 P144

不过,当时他压根儿没想过要把座椅套取下带回来,或者说根本没有注意到。 P145

十字路口对面,透子钻进一辆出租车,正绝尘而去。 P146

天花板角落里,有个小黑点在动。 P147

小心为上。 P148

他一边将自己到顶的兴奋全向妻子释放出来,一边在心里乞求着原谅。 P149

舟作知道大海的恐怖,自己不过是一个渺小的人类。 P150

”满惠不当是玩笑,很严肃地说,“你不会死在海上。 P151

不,或许这句话她已经闷在心里很久,一直没有机会说出来,此时才终于下定决心说了出来吧。 P152

周五晚上过来,过完周末,又从周一待到周三,若仅仅是为了事先看看大学,应该早就完事了。 P153

但为了陪水希和晓生,她每次都认真地扮演动物或者故意唱跑调的歌。 P154

所以,无论吃饭、孩子做作业,还是晚上一家四口就寝,都在同一个空间里。 P155

”“爸爸,你觉得呢?姐姐可以一直住在我们家,没错吧?”水希从被子里坐起。 P156

两个孩子立即笑逐颜开,闭着眼睛的麻由子神情终于舒缓了下来。 P157

从内陆赶过来的诗穗更是号啕大哭,仿佛离婚时的镇静都是谎言一般(满惠说,她到底还是真心爱过大亮的)。 P158

我十岁和十二岁的时候,她都问过我要是有个新爸爸愿不愿意。 P159

其间交往的对象,应该是同一个人。 P160

“真是烦人啊!”这句话,连舟作自己都感到意外,满惠和麻由子更是投来惊讶的目光。 P161

所以,放心地去潜水吧,你已经有能力一个人潜水了。 P162

”“麻由子……”满惠紧紧抱住她,舟作稳稳握住她的手,不让她沉下去。 P163

最后一个周二是阴历十五,夜空晴朗,万里无云。 P164

那次没能捞上什么像样的东西,但附近指不定有收获。 P165

“看”这一肉体的动作,此时已然全无意义。 P166

晃动头灯,舟作找到了安全着陆点慢慢下沉,轻轻地将蛙鞋落在沙地上,然后单膝跪下。 P167

”“啊,要是真这样的话……”自己想到一句话,却因为怕被哥哥笑话,说到一半又咽了回去。 P168

究竟为什么不让自己找戒指呢?透子埋伏着等自己出现,以近乎强迫的方式与自己谈话,又给看了戒指和照片,如此大费周章却只为阻止打捞。 P169

那里还有塑料碎片、木片、布条等,不过他没有带回来。 P170

舟作做好心理准备,提着手提箱走进宾馆。 P171

“您这次下潜的地点,我记得八月潜过一次吧。 P172

她脸色苍白,仿佛随时都会哭出来一般,眼神迷茫地看着远处。 P173

“您说化石?菊石之类的化石吗?”透子接了话茬,又问回来,舟作便不得不接着说了下去:“我小的时候,常去老家的山里挖化石,挖到过很久以前的生物的化石。 P174

”承认了!这便算是彻底暴露了身份,不过到了现在,也无所谓。 P175

“当时,怕被哥哥和伙伴们笑话,所以就没说出来。 P176

不一会儿,她回到桌前,拿起包,将手里钥匙上的房间号给舟作看,说道:“我订了一个房间。 P177

右手边有一扇门,想必里面是浴室和卫生间。 P178

”透子的措辞十分小心,努力不让对方往男女之事上联想。 P179

这之外的理由,舟作也说不清楚,就没有开口。 P180

这个女人在引诱你,她特意带你到这个房间里来。 P181

很多人装作没有变,还是照老样子生活……但是,一切都变了!要不然,你现在绝对不可能会和我一起待在这个房间里。 P182

渐渐地,一些朋友开始在他们的店里展卖我的作品。 P183

“有人向我求婚了。 P184

自己也知道时间有限,但因此就要把丈夫的葬礼办了吗?现在还没有确凿的证据可以证明他已经死了,就这样放弃,真的可以吗……”可能是口渴了,透子咳了几声,到嘴边的“我还是下不了决心”没有说出来。 P185

听说有些人听了这话便作罢了,但我一点都没有迟疑,当即就要求入会。 P186

向珠井描述海底的情况时,想到潜水时看到的凄惨场景,也不得不断断续续地说。 P187

透子眼眶湿润,虽朝着他,却没有看着他。 P188

但是……回到家,就只有自己一个人了。 P189

他的车的照片。 P190

迷迷糊糊之中,‘不要找’和‘戒指’这两个词,就说出口了。 P191

舟作温柔地脱去她的衣服,安抚她的全身,亲吻她的嘴唇,饱含爱意地打开她的身体,努力让她感受到自己的爱。 P192

月,是指月份(month),还是月亮(moon)呢?要是月亮的话,那里既没有神明也没有生物可以栖息的环境。 P194

“濑奈先生……濑奈先生!”听见似乎有人在叫自己,舟作循声望去。 P195

相反,我的家乡却是神明最多的时候。 P196

但被人从正面这样看着,她似乎又有些不好意思,立刻又低下了眉目。 P197

“咦,你们这是在干什么?”耳畔传来拓哉不安的声音。 P198

震源在东北内陆,烈度为四,没有海啸。 P199

立时惊觉,他从床上弹了起来。 P200

为防余震,他起身将房门也打开了。 P201

再过一个半小时,若一切正常,就同时休息;若已经天亮,则同时起床。 P202

”话语间时不时瞥一眼小都。 P203

“她不是有男朋友吗?”他还是听着涛声。 P204

每次潜水,小都总在舟作身前翻转轻盈的身体,时不时佯作求助依靠过来,有几次甚至将丰满的胸部贴到他的手腕和后背上。 P205

女人一旦和我睡一次,就会想要第二次。 P206

毕竟在海上,不论哪里都保证不了百分百的安全。 P207

海上也风平浪静,舟作于是和文平驾着小船出了海。 P209

再往下挖碰到了坚硬的土层,只好换了地方。 P210

但舟作脑海中随即便浮现出珠井犯难的脸色来,于是他将照相机调成微距模式,试图拍照片。 P211

但不能立马又下水,得让身上的氮气先散发掉才行。 P212

“让我来吧。 P213

待会儿能见见吗?有些话想跟你说。 P214

”他的声音听起来,更多的是宽慰而不是失望。 P215

“目前看起来风浪还好,到时候看情况,能去就再去一次。 P216

你婶娘一听,哭个不停,说现在说这些也没有办法,至少健太郎还活着。 P217

靠窗的座位都有客人,于是他就近坐在了门口。 P218

珠井先生同意退还,但旁边有人说这是提前定好的规矩,如果真退钱的话,那整个计划就开展不下去了。 P219

不知是没看见还是装作没看见,他转身便准备离开。 P220

”“树,鸟,是不是有什么意思?该怎么说呢,这个……”“您是说‘象征’吗?树象征生命,鸟象征自由,男女象征爱情。 P221

泥沙飞舞,什么也看不见了。 P222

你是我最先要放弃的,我要从你开始,学会放弃。 P223

虽然她觉得难为情,但总不至于到嫌恶自己的境地。 P224

满惠伸手抱过来,舟作又轻轻叫了一声。 P225

他们相爱相拥,两个世界交融在了一起。 P226

无奈之下,舟作打电话给珠井,告知会在本月最后一个周二视风浪情况确定是否出海。 P227

自从离开故乡搬到这里,两个孩子已经渐渐学会了忍耐。 P228

“那好吧,爸爸就给你们讲海盗的故事。 P229

”舟作回答。 P230

”“鸟儿为什么要搬运回忆的果实呢?要搬到哪里去?”被孩子追问着,舟作竭力思考怎么编下去,忽然想起之前在电视里看到的场景——商场搞促销,市民竞相购买。 P231

”“那两个海盗,怎么样了?”晓生又问。 P232

满惠送他出门:“万事小心,不要勉强。 P233

”邦代眉开眼笑,“那傻孩子,说什么起码送个‘语音礼物’……”说罢,飞扬的眉眼挂了下来。 P234

”片刻亦可入眠,这是渔夫的特技。 P235

海浪高起,闯进曾经是小镇的腹地,狠狠拍打。 P236

一切准备就绪,舟作坐到船舷上,做出“OK”的手势。 P237

经过数次平衡耳压,不多时已然到底。 P238

由此往外海去,海水中的漂浮物越来越多,仿佛前方正下着鹅毛大雪一般,令人完全看不清楚。 P239

舟作隐隐听见自己的呼吸声间,夹杂着一种奇特的声音。 P240

舟作顾不上迟疑,匍匐着爬进车骸的正下方,头部与车骸的发动机相距只在毫厘。 P241

并未觉得冷,也就是说海水暂时还没进来。 P242

但他所凭的不是实际的鼻子,而是他脑袋里过人的“嗅觉”。 P243

原本水平流动的海水急转直下,冲力之大可想而知。 P244

这难道是潜水时偶尔会看到的幻影吗,还是血液里氮气积累太多产生的错觉,抑或是内心对于死亡的恐惧和竭力求生的愿望幻化成梦境,阻止了失去理智的自己?突然,背后传来大鱼悲鸣般的声音。 P245

“老子在上面吓得团团转,不能下去找你,又不能打电话叫人。 P246

“舟作,舟作!你怎么了?刚才打疼了?我其实没想真打你……”那天,舟作憋在心里的各种情愫一并迸发了出来。 P247

桌上放着廉价的茶杯,正微微冒着热气,想必又是那泡乏了的咖啡。 P248

大概在心里怀疑两人的关系吧。 P249

”透子抬起左手把戒指对着舟作,“您看,隔着这么一点距离,戒指上的藤蔓、树木还有人的图形就看不清楚了,不是吗?”“我看清楚了,不会错的。 P250

若是他没有罹难,两人在之后的岁月里,一定会共同成长,悲欢与共,相亲相爱。 P251

透子惊恐地抬起头,只见舟作坚定地看着自己,仿佛在说:不能沉没下去!快回来!你要坚强地活下去!透子的眸子终于又光亮起来,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恢复了能为自己的行动承担责任的理性。 P252

跟我搭伴的人没了临时收入估计要不高兴,但是好不容易找到了戒指、亲人的项链、手表什么的,又要送回海里去,我还是觉得不对。 P253

以前还有点怕,但现在已经完全没有问题了。 P254

这样的女人要是自己的老婆该多好。 P255

我今天上完班后一直休到三号,不能随便就走了。 P256

孩子们跟儿童馆的工作人员和一起玩的朋友们一一告了别。 P257

“哪儿,哪儿?哦,那里。 P258

它前面依稀还有几只鸟儿,再前方,几朵云彩之间也有悠悠飞行的鸟影。 P259

夕阳下,大海反射着柔和的阳光,将永眠于水下的许多灵魂悠然怀抱,微微荡漾。 P260

但在这个城镇,我没有碰到任何当地的居民,只有穿着防护服的工作人员用起重机默默地将一袋又一袋的核污染物堆积在一起。 P261

这篇小说在杂志上连载的时候,日置由美子女士精心为之画了很多插图,时而使读者为之震撼,时而使读者得以慰藉。 P262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