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大之窗2019新版

good

在巴黎索邦神学院(巴黎大学前身)留学期间,卡尔出版了以法国警探亨利·贝克林为主角的长篇处女作《夜行》。 P5

这两个系列成为卡尔最具代表性的作品。 P6

一九七七年二月二十七日,卡尔因病去世。 P7

吉姆·安斯维尔身材高大,一头金发,品性良好。 P11

从他在北方的一个工业小镇上开始职业生涯起,他就被认为聪明睿智,但疑心病很重。 P12

和他预想的一样,位于格罗夫纳大街十二号的房子由坚固的黄色砂岩搭建,配有并不太方便的窗外阳台。 P13

她一定是阿米莉亚·乔丹小姐。 P14

他穿着一身有老式高领的灰色花呢外套,领带打得有点歪。 P15

这些箭矢都是奖品,来自肯特郡护林人协会的年度比赛。 P16

”休谟先生对着杯子嘀咕了一句。 P17

休谟一定在威士忌里面加了点什么。 P18

安斯维尔把他翻了过来,让他仰面躺着。 P19

从他走进这栋房子的那一刻开始,他就隐约感觉到哪里不对劲。 P20

他确实没看见休谟在他的酒杯里放过东西,但是那杯威士忌里肯定被什么人用什么法子下了药。 P21

这就像看到他自己最喜欢的小说情节变成了一场真实的噩梦,但现实中的警察不会相信你的清白,只会把你送上绞刑架。 P22

犹大之窗2019新版 小说电子书 第2张

当他弯腰去看时,即使用肉眼也能看到清晰的指纹。 P23

后门也没有上锁。 P25

”在一号法庭,主审法官正在落座。 P26

我们左侧是凸出的被告席,目前暂时空着。 P27

我们身后坐着一群来自报社社会版的“食尸鬼”;他根本没朝我们这边看一眼。 P28

虽然律师都背对着我们,但仍然很容易辨认出H.M.。 P29

另外,有两件更奇怪的证物立在一旁,在靠近法庭速记员坐的位置。 P30

他完全不带个人感情色彩,非常严肃。 P31

“各位也会了解到,收到这个消息后,死者起初很高兴。 P32

“在这通电话中,死者邀请被告当晚六点到他位于格罗夫纳大街的住处来。 P33

接下来发生的事就值得高度注意了。 P34

这时候,总检察长稍作停顿。 P35

他们看到戴尔从厨房出来,手里拿着一个拨火棍,于是三个人一起去了书房门口。 P36

“最后,你们会了解到这些指纹都和站在被告席的被告吻合。 P37

我说,这也太刺激了吧?你想,三个星期后,他就要上绞刑架了。 P38

今天上午十点四十五分,我到达伦敦。 P39

而休谟先生用极为友善的态度提到,这些箭有时候可以作为杀人凶器。 P40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自己手上的灰尘,就像你后来提醒我的那样。 P41

“最后,我想提醒各位注意的只有一点:各位要做的是判断公诉人展示的证据是否能够证明被告的谋杀罪名。 P42

[4]疯帽子(Mad Hat):《爱丽丝梦游仙境》中的人物。 P43

他刚才弓着背轻手轻脚地从陪审团前面走过来,生怕挡住了陪审团观察检察长的视线。 P44

小个子法官微微转过头来。 P45

他仍然一动不动地坐着,只希望他没有像平常那样恶狠狠地盯着陪审团。 P46

对方正使出浑身解数展现他的个人魅力。 P47

从玛丽·休谟的信来看,她个性冲动,反复无常,语无伦次。 P48

”“换句话说,他认为这场婚事已经可以完全敲定了?”“是的,我们都这么想。 P49

我们准备开车过去,但必须等到星期六傍晚才能出发,因为休谟医生在圣普雷德医院任职,要傍晚才能下班。 P50

’我说:‘噢,那我们就别去苏塞克斯了。 P51

”“你是否往房间里看了看?”“是的。 P52

这个声音听起来有些不怀好意,带着一丝挑事的意味。 P53

‘但是现在这样没法好好讨论。 P54

“你听到这些之后,又做了什么吗?”“我马上离开了。 P55

到了周二,他不会忽然觉得对方完全是个白痴吧?除非他发现了什么正当的理由。 P56

我也在收拾自己的旅行包……”“好的,我们知道了。 P57

然后他们进了书房,这就是我看到的全部。 P58

当时我并没有听出来。 P59

弗莱明先生问:‘发生了什么?’戴尔回答:‘里面非常安静。 P60

”她没有看向陪审团,只是盯着自己抓着栏杆的双手。 P61

他们说他死了。 P62

在某个时刻,法庭里的每个人,除了法官,都忍不住望向被告。 P63

还有没有任何你听到被告说过的话?任何内容都可以。 P64

关于他的想法,在第一次的交叉询问中或许会有所暗示。 P65

”“不过,” H.M.争辩道,“既然我博学的朋友提到了这个问题,那我们就来解决一下。 P66

噢,除了玛丽当晚打了通电话来。 P67

那么,夫人,假设我现在告诉你,在那封信里面除了提到被告要进城以外,其他的内容都和他毫无关系呢?”证人推了一下她的眼镜。 P68

戴尔以清晰的声音宣誓。 P69

死者要求接线员将电话转到丽晶酒店〇〇五五,并要求和被告通话。 P70

“据我所知,兰多夫·弗莱明先生家餐厅的窗户正对着你们书房的窗户,在两栋房子中间只隔着一条铺砌的小路。 P71

那根铁棍插好之后,锁上的不止一扇窗。 P72

他仍然盯着棋盘没有抬头,并问我是否备足了酒水。 P73

休谟先生对我说:‘没你什么事了,你走吧;去看看车有没有准备好。 P74

我穿戴好衣帽,随后去了比利牛斯车行。 P75

因为即使在那个时候,我也没办法把这种事和被告联系在一起,据我所知,他是一位绅士。 P76

这杯酒让我昏了过去,然后有人进来杀了他。 P77

“老贝利”人潮拥挤,充斥着从大理石和瓷砖间传递的脚步回声。 P78

如果他们真能拿出医学方面的证据的话,那么,H.M.还是得尽力去证明他精神失常了。 P79

他一直在讨好那个管家,就跟他是己方证人一样。 P80

裁缝为他定制的衣服也很合身,而现在他正漫不经心地用掌边敲着圆顶礼帽。 P81

我帮不上他。 P82

”休谟医生关切地说道。 P83

我最后见到他的时候,他说他要这么干。 P84

“嚯,”他说,“他们觉得已经打败我这个老家伙了,是吧?”“也不见得,H.M.,这家伙有罪吗?”“没有。 P85

要在巴尔米·兰金的法庭上制造出混乱,跟在棋盘上一样不可能。 P86

脏兮兮的炉子里,火烧得很旺。 P87

”“是吗?什么是犹大之窗?你不会要说那些钢质的遮板和上锁的门有什么机关吧?”“不是。 P88

你仿佛看到了朦胧的人影正在窥探什么,但是仅此而已。 P89

你就说你受我指派,然后把我一会儿写给你的纸条交给玛丽·休谟。 P90

这个程序并不寻常,但是完全合法。 P91

房子沿街而建,自带一个水泥地的小院子,四周都围着铁栅栏。 P92

虽然他很克制,却已经不像在“老贝利”的楼梯上看到的那副仿佛大限将至的谦卑模样,我想,他平时应该相当有魅力。 P93

她穿着半丧服,戴着订婚戒指。 P94

今天上午,你也在法庭吗?”“是的。 P95

休谟小姐,别这样胡思乱想!”“这也不是太要紧,真的。 P96

但是这种一无所知的状态让我感觉很难受。 P97

弗莱明先生迫切想拿到它。 P98

”我说。 P99

”“嗯,好的。 P100

”然后他再次意味深长地看着我,“现在的问题是,布莱克先生。 P101

但是休谟医生取下了眼镜,放回了口袋里。 P102

晚上我会给你些药,让你忘记所有的烦恼。 P103

“——所以,当然,我想到了那个印台。 P104

在询问的间隙,会像老电影的卡顿一样暂停,他就会打量法官和律师,抬起头打量坐在旁听席里的人们。 P105

最终你有没有拿到印台,然后给被告印指纹呢?”这时,证人正伸着脖子讲得起劲,对于律师的打断似乎相当生气。 P106

”“推了一下,我明白了。 P107

他认真检视整个法庭,仿佛要向任何质疑他回答的人发起挑战;但他的前额已经有了些细小的皱纹。 P108

“我希望你能看看这支箭,然后形容一下。 P109

”“当你第一次看到这支箭插在死者身体里的时候,它的扣弦处就已经是这个状态了吗?”“是的,当时就是。 P110

”弗莱明用恶狠狠的口吻补充道,“那又怎样?”“死者是什么时候和你约定时间的?”“那天下午三点左右。 P111

”“你有听到戴尔的证言说,在被告六点十分进入书房的时候,所有的羽毛都是完好无损的吗?”“我听到了。 P112

”“我已经说了,这比铜币还要大得多。 P113

它们有任何实用价值吗?或者说它们只有装饰作用?”弗莱明看起来相当吃惊。 P114

在他的工作室——”“他的工作室!”H.M.兴奋地说道,“他的工作室!那么这个工作室在哪里?把屋子的平面图拿过来给我们指一下。 P115

休谟手很巧。 P116

这个时候,总检察长沃尔特·斯托姆爵士清着嗓子站了起来。 P117

他从自己的桌子下面拽出一个像是用来打包西服的大纸箱。 P118

总检察长的声音让刚才的低语声都安静了下来。 P119

这都是三年前的事了,而且——”“他把十字弓存放在哪儿?”“在后院的那个小屋子里。 P120

我们也感谢证人在如此让人难受的环境下尽力诚实地表达自己的观点。 P121

” H.M.突然站了起来,一边喘气,一边摇晃手中的文件。 P122

”“这不是一件可能会被看漏的东西,对吧?”“肯定不是。 P123

亨特利·劳顿站了起来。 P124

一个男人,现在他已经知道这个男人就是戴尔,走到他面前说:“长官,请来一下,发生了可怕的事情。 P125

”证人的声音相当沙哑,以至于听不太清。 P126

“之后他是否可能移动或者后退一步之类?我想问你的是,”沃尔特爵士张开双臂追问,“在遭到袭击后,他是否可能有力气去闩上门或者关上窗户?”“这绝对不可能。 P127

”沃尔特爵士伸出两根手指。 P128

”“就像是他伸出一只手来保护自己,是这个意思吗?”“是的。 P129

’”“当时被告的精神状态如何?”“他相当镇定,可以说太过冷静和镇定了;只是时不时用手抓头发,就像这样。 P130

”“这取决于他们是否会死,对吗?你是否认为一个人的性命可以取决于一次‘简单的’检查?”“不。 P131

”法官温和平淡的声音打断了证人。 P132

”H.M.显然相当高兴,开始聊起了其他事情。 P133

”H.M.猛地坐了下去。 P134

莫特拉姆督察一直坐在律师席上。 P135

然后我询问被告有没有要说的。 P136

而这个证言也明显产生了效果,整个陪审团显然都领会了这个非常实际又日常的论点。 P137

”莫特拉姆督察稍有迟疑,然后又用略带歉意的口吻补充道,“但是在这个案件中,没有一个方法是可行的。 P138

”“他怎么说?”“他说:‘没必要搜身,我知道你想要什么。 P139

从每个人极度严肃的神态中你可以感觉得到,整个法庭已经充满了怀疑的氛围。 P140

他不在亚洲的时候,总是待在我的公寓里。 P141

我认为这就是事件发生的经过。 P142

”“在房间内是否发现除了死者和被告以外的其他指纹?”“没有。 P143

”“我们不否认是他打开了门,但是是谁最初闩上了门?在门闩上除了被告的指纹还有别人的吗?”“有的,有死者的指纹。 P144

”“明白了。 P145

”“但是他并没有使用那把枪。 P146

“那么我们来谈谈失踪的那片羽毛,”H.M.温和地陈述着,“你们到处都没找到,是吗?”“没有。 P147

我刚才这句话是为了排除所有可能性,先生,我们必须这么做。 P148

“有问题吗,孩子?”H.M.语气柔和。 P149

检方第一次被将了一军。 P150

整个都干了,所以可能——”“是怎么破损的?”“我没办法回答你,先生,你根本不给我说话的机会。 P151

最后,”在检方提出反对之前,H.M.大声说道,“我想这是唯一能让这根羽毛这么整齐地断裂的方式,就是和那边那根羽毛断裂得一样整齐。 P152

H.M.转头看向莫特拉姆督察,他正安静地等着。 P153

”“没错,它们是这个三角形的另外两边,它们必须要向上立着,紧贴着墙,才能维持那个形态。 P154

整支箭杆并非完全布满灰尘,是吧?”“是的。 P155

你确定,当箭从墙上被扯下来的时候,是从左向右大力拉扯的吧?你刚才的证言有提到过这一点?”“是的,先生。 P156

我博学的朋友坚称这件事只有唯一的方法可以达成。 P157

”“当两个人在打斗中,其中一个还是在为他的性命而搏斗的时候,这支箭上的这根标羽绝对不可能被扯坏吗?”“我想也不是不可能,不过我也要承认——”“我没有其他问题了。 P158

他说:‘我否认这项指控,我也要保留我的辩护权。 P159

我们都转过头看向被告席上的骚动。 P160

当时兰金法官已经快要走到门口。 P161

当法警拉着他回牢房时,他双眼发红,充满了困惑。 P162

我必须得走了,肯。 P163

内心深处的记忆向我袭来。 P164

“这当然不能算证据。 P165

你有没有注意到整个下午他都在和雷金纳德交换眼神?但是你不认识雷金纳德吧。 P166

”不幸的是,这番大实话使得H.M.彻底爆发了。 P167

不过,他确实告诉我们今天下午他会出庭做证。 P168

”他的愿望还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实现。 P169

他的妻子和两个女儿通常都在法国南部。 P170

”她打量着H.M.。 P171

我的一番好意却导致了这样不幸的后果。 P172

以上帝之名,玛丽,这就是真相,是我亲眼所见。 P173

这就是证据。 P174

但我本希望他的举止不要像个拿着皮鞭和手枪走进笼子的驯兽师一样,或者至少不要这么恶狠狠地盯着陪审团。 P176

“对吗,亨利爵士?”“不,法官大人,”H.M.说,“我们会承认这个观点,这是检方独自调查出的唯一真相。 P177

为什么?好吧,负责这个案件的警官说:‘普通人通常不会随身携带武器,除非他们认为这个东西能派上用场。 P178

“实际上,这起案件中所有物证都没有任何问题。 P179

那么我想问问,你们认为当埃弗里·休谟被杀害的时候,凶手到底站在哪里?你们已经听了许多观点和想法。 P180

尽管H.M.举止粗鲁——他喝水的声音大得像在漱口,我知道他正忧心忡忡。 P181

“一月三日,星期五,你是否决定第二天要进城?”“是的。 P182

”又是一阵长长的停顿,“我想我应该更早些想到这点。 P183

也不像去奇切斯特那么远。 P184

”H.M.身体前倾,耸着肩膀,伸开两只大手撑着桌子。 P185

”(“这个人到底在干什么?”伊芙琳在我的耳边抱怨道,“折磨己方证人吗?”)“现在我们来谈谈这通电话。 P186

你看上去脾气不好,还拒绝脱掉外套。 P187

“好的。 P188

我就是有这种感觉。 P189

我需要你告诉我们,在他倒了威士忌之后,到底说了什么——请注意,每个表情和手势,只要你能记得的都说出来。 P190

他抬起手来,用他粗短的手指指着每个字。 P191

”“没错。 P192

”H.M.把他的卷宗材料扔到桌子上。 P193

这个暗示缓缓进入了人们的意识中。 P194

”他眼神锐利地看着H.M.。 P195

”“所以,当死者说:‘我亲爱的安斯维尔,我要好好治治你,该死的。 P196

”他略微停顿,“当天晚上我就想到了,但是我不敢相信。 P197

一阵安静。 P198

所谓骑士精神也不会做到这一步。 P199

这些事对他造成了什么影响还不好说。 P200

”“我不得不问清楚,这个念头到底是什么时候在你的脑海里变得清晰的?”“我不记得了。 P201

那是——”“你有任何理由怀疑他们之间存在不正当关系吗?”“没有。 P202

”法官用严厉的指责打断了他的话。 P203

”“那你是否考虑过,相较于脱掉外套,穿着外套会使得你看上去更像个十足的傻子?”“是的。 P204

”“让我给你念一下,”沃尔特爵士用一贯沉重的口吻说道,“‘我去到他的房子,’你说,‘在六点十分的时候。 P205

你又告诉我们:‘他说他为我的健康干杯,还说他完全赞成我和休谟小姐的婚事。 P206

安斯维尔出庭已经相当出人意料。 P207

我认为她并没有显露出一点这样的迹象。 P208

上面的日期是‘一月三号,晚上九点半’,凶案发生的前一天晚上。 P209

”“你有没有阻止他,劝他别去?”“有的,但是我不能表现得太明显,以免他生疑。 P210

雷金纳德·安斯维尔面如土色。 P211

”“嗯嗯。 P212

H.M.打断了他。 P213

”雷金纳德·安斯维尔缓缓地站了起来,然后准备离开法庭。 P214

”“还有呢?”“他说如果我不付给他五千英镑,他就会把这些照片拿给吉姆看。 P215

”H.M.观察着她。 P216

我不能一言不发就离开这场家庭聚会,特别是吉姆正到处花钱大肆庆祝,当地的所有慈善机构都前来祝贺我们。 P217

他说如果雷在此期间有什么动静,要让他知道。 P218

”H.M.用催眠似的语调郑重地说道:“我希望你能准确复述他的话语,每个字,尽你所能。 P219

”“所以这里的‘又及’,‘你会处理好那件事的,对吗?’——指的是,治治安斯维尔上尉吗?”“是的,没错。 P220

“从你的角度来看,”用一贯的嘲讽口吻道歉之后,H.M.继续道,“根据你所看到的以及你所听到的事,你会不会觉得你刚才说的话展现了凶案当天晚上发生的真实情形?”“会的。 P221

“当心,要开始了。 P222

”“你向其他任何人提过吗?”“只对——”她微微抬手指了一下H.M.。 P223

检方现在是否已经接受我们一直在称述的事实——卡普隆·安斯维尔和安斯维尔上尉被弄混了,死者想要好好治一治的是另外一个人。 P224

”不满的眼神从各个方向看了过来,我们两个也不再说话。 P225

”对方鞠了一躬。 P226

“我可以告诉你,休谟小姐,四日,也就是星期六的时候,安斯维尔上尉根本不在伦敦。 P227

”“或者以这些照片作为威胁,提出任何要求吗?”“没有。 P228

那些认为H.M.会再次询问的人又要失望了。 P229

”“你是否认识死者,埃弗里·休谟?”“是的。 P230

这个案子里几乎所有的事实都已经摆在我们面前,而实际上又并非如此。 P232

通常来说,天意弄人的事都很滑稽。 P233

因为天意弄人,安斯维尔陷入这件事,我也只能循着同样的方式让他脱身。 P234

我就是从这个思路出发,坐下来思考整个案子。 P235

雷金纳德和休谟医生正一起下楼,他们之间虚情假意地客套着,暗含某种恶意。 P236

我们不妨来看看他们的这些把戏如何能奏效。 P237

那个法官也很不错。 P238

“然后,我心里想,当大家发现他的时候他会说点什么呢?应该是:‘嘘,小声点!别张扬!这件事必须保密,只能让少数几个见证人知道,以证实其真实性。 P239

”H.M.在这个古旧房间中的火光的映衬下眨了眨眼睛,显得有些吃惊。 P240

”“但是辩方现在的策略到底是什么?”“啊!”H.M.皱着眉说。 P241

但是我告诉自己:这里有问题!斯宾塞不可能就这么离开了。 P242

就算对方用尽全力,把他认为你需要的东西全塞进箱子,也总会出差错。 P243

另外两个是戴尔和弗莱明——”“弗莱明?”H.M.把雪茄从嘴里拿了出来,露出嘲讽的神色,再次在餐桌前坐了下来。 P244

“从格罗夫纳大街到靠近帕丁顿的普雷德大街的车程很短。 P245

在我和安斯维尔以及玛丽·休谟谈过之后,我又在这些时间点信息的旁边写上了我自己的备注。 P246

“当然。 P248

但是就连检方都特别指出这一点,翻来覆去地讨论。 P249

伊芙琳双脚交叉地坐着,身子前倾,一只手托着下巴。 P250

你列出一长串被告名单,让我们选一个。 P251

如果他们抓到他,巴尔米会以在谋杀案的审判中故意藐视法庭的罪名将他送进牢房。 P252

这是你的论点吗?”“是的。 P253

当箭发射的时候,休谟站在什么位置?”“凶手当时正在和他谈话。 P254

“这真是相当具体,”我评价道,严肃地看着他,“这张表能告诉我们什么吗?还有,这不断出现的‘咯吱咯吱’到底有什么意义?”“哦,我也不知道。 P256

你说有证据证明他在五点十五分离开罗切斯特。 P257

如果我这一整套伟大而漂亮的理论就因为这点而垮塌的话……但是这不可能!天啊,这不合理。 P258

”H.M.承认道。 P259

所以我想,去一趟萨默塞特宫应该很有意思。 P260

“请进,”H.M.说着,“他是可能都到巴勒斯坦了,”他补充道,“但是他没有。 P261

他看上去一脸病容。 P262

”H.M.满不在乎地说。 P263

‘我只是在想,如果我有一匹马,我会去哪里,我去了那里,它就在那儿。 P264

他把它们扔在桌上盘子的间隙中。 P265

“你知道——”H.M.用缓慢的语调开头,“天啊,我开始相信你是真的认为安斯维尔是有罪的。 P266

这可能会帮助安斯维尔这个杀人犯脱罪。 P267

如果你这么做,我会在五秒之内把你构建的整个案情全部炸飞。 P268

我只不过在告诉你,不要传我出庭。 P269

”斯宾塞·休谟立刻站了起来,他的手把放在桌边的香烟碰到了地板上。 P270

那是你的工作,常规工作。 P271

”H.M.说着,瞄了一眼医生。 P272

夺得这片羽毛后,H.M.把它放在了自己的手背上,向前伸着,好像要把它吹走一样。 P273

我在别的地方也见过这种神情,而且就在最近。 P274

如果我真的见到了总检察长,我能告诉他你已经回来,并且准备好出庭做证了吗?”“你想告诉他什么都可以。 P275

“犹大之窗没有让你想起点什么吗?”他坚持道,又做了一个看不懂的手势。 P276

而此时我们知道的,不过是那个房间上锁了。 P277

证人并没有在嚼口香糖,但是他的下巴不停地动着。 P278

”“到底什么是特殊清洁工呢?”“是这样的。 P279

而这一次很难说是全场轰动,因为没有人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P280

”证人坚持道,一边怀疑地摇着头,一边从他缺了一颗牙的空隙中大口吸着气。 P281

那是餐厅的另一扇门,通向入口的。 P282

他拿出一个小笔记本,然后非常仔细地对照里面的什么东西。 P283

那是蝇头小利,这我可见多了。 P284

“你是什么时候见到他的?”“星期六傍晚大约六点过十分。 P285

格拉贝尔对法官展现出近乎谦卑的顺从,但是他对检方就没有这样的态度。 P286

我说得够清楚了吗?”格拉贝尔脸色苍白,看上去好像被链条拴着一样。 P287

你现在还在那里任职吗?”“没有……我离职了。 P288

“你告诉我们一月三日星期五早上,你在被告的公寓‘清理垃圾桶’?”“是的。 P289

你看,法官大人……”“然后你告诉我们,”总检察长继续说道,双手撑在桌子上,沉下肩膀,“你进行清理的时候,所有的百叶窗都是拉下来的,你的动静也很小。 P290

”“可能没有看到。 P291

“证人的这个说法虽然不合规定,”他的口气有些严厉,“但也有些道理。 P292

我想起在另外一起轰动的案件中,一位了不起的法学家的结案陈词:“各位陪审员,有些间接证据和目击证人一样有用,且具有决定性……我向各位解释一下:假设一个房间只有一扇门,窗户关着,门口有一条走廊。 P293

”“请看一下这支箭,它是杀害死者的凶器。 P294

是的,我在那里。 P295

他放在工作台正下方,你知道的,先生。 P296

把它拿出来。 P297

“啊,没错,先生,”桑克思说,“是从这里掉下来的。 P298

大概是春天的时候。 P299

比如你制作和修理了超过一百支箭,这么说合适吗?”“是的,先生,可能是的。 P300

刚开始,他如同之前一样疑惑地眨着眼睛。 P301

”“哈,”H.M.说着,撩起他的长袍,提了提裤子,“这样就可以了。 P302

一时想不起他的名字,后来才记起是军士长卡斯特尔。 P303

当警察询问一月四日晚你的行踪时,你说出全部真相了吗?”“全部真相的话,没有。 P304

”“他有没有告诉你死者带走了你的手枪?”“他说了。 P305

”“你开车去了哪里?”沉默。 P306

我没想要进去,只是想路过一下,想一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P307

任何人都会这么做。 P308

”“等着?”“在门外面。 P309

我看到戴尔走了回来,然后我听到乔丹小姐大喊,告诉戴尔他们在打架。 P310

詹姆斯·安斯维尔的脸上出现了他在整个庭审过程中从未有过的神色,他一脸茫然而又困惑地盯着自己的堂兄。 P311

这话不仅语气霸道,更是暗含某种相当得意的味道,使得他整个人看起来都高了一英尺。 P312

”“我明白了。 P313

如果H.M.已经预料到——?“传你的下一个证人。 P314

”“现在请你伸手摸一下右手边的外套口袋。 P315

或者说在此之后,她生了一场大病。 P316

里尔登·哈特利先生,摄政街哈特利父子商店的老板,做证说H.M.称之为“我的”那个酒瓶是他卖给休谟先生的正品,而检方的那个证物则是埃弗里·休谟在一月三日星期五下午购买的赝品。 P317

这两小片羽毛组成了一根完整的羽毛,但是还缺少形状不规则的一小片。 P318

”“我们都知道行李寄存的流程,”H.M.嘀咕道,“但是我还是要从头叙述一遍。 P319

”“这个部门是由谁负责的呢?”“是我。 P320

”“我还想请你指认当时在箱子内的几样物品。 P321

”沃尔特·斯托姆爵士犹豫了一小会儿,半欠起身子。 P322

H.M.沉默了好一阵。 P323

如果你把所有这些都取下来,你就会发现门上有个洞。 P324

你开始利用你的机关。 P325

我大概再也不会忘记当时的场景,他站在橡木镶板和黄色家具映衬下的光晕中,一排排的人都公然站了起来,甚至戴着白色假发、穿着黑色袍子的律师也都悄悄地站起身来,挡住了我们的视线。 P326

“这些,法官大人,”H.M.语气平静,“加上这最后一片羽毛,就是辩方所要提交的全部证据。 P327

你们已经听到,他没有带着手枪去那栋房子,而是去见一个在这个世界上他最希望取悦的人。 P328

当戴尔把被告留在书房和埃弗里·休谟单独相处的时候,这片羽毛还在箭上,整片都在,完好无损。 P329

“我认为我们无法不去怀疑这就是箭上那根羽毛的一部分。 P330

“为什么,天啊,嗯,各位陪审员,我希望提醒你们注意另一个关键点。 P331

不论各位多么聪明,你们能想出任何一个理由使整件事听上去不像一出荒诞的闹剧吗?“你们已经听到过诸多理由,说明为什么被告不可能接近十字弓或者那个皮箱。 P332

这和什么把箭从墙上扯下来刺过去毫无关系,只不过是把一个在房间内被下了药的人变成了替罪羊。 P333

我不会等到法官特别跟各位强调的时候,才让你们知道这一点:如果你们对检方的说辞不满意,那么检方的意见就没能被接纳,你们有义务做出无罪的判决。 P334

你们已经听到过他在证人席上的说法;你们听到他是如何回答我的问题;你们也观察了他的态度。 P335

它们是记号,证明了被告的手毫无疑问曾握过那支箭——不管是不是如我这位博学的朋友认为的那样,指纹是在被告失去意识的情况下由其他人按在箭上的。 P336

’现在我这位博学的朋友又提出被告在这之后还追加了一句:‘也不是来偷东西的’。 P337

当然,最后的判断取决于法官大人,我毫不怀疑他会告诉你们——下午 4:55—5:00摘自兰金法官的总结“……正如你们所知,各位陪审员,我们手头的这个案件只有间接证据。 P338

“让我们从头看看那些所谓相关事实。 P339

他引述了死者的原话,死者说自己打算拿到安斯维尔上尉的手枪,邀请安斯维尔上尉到他自己家里来,在威士忌苏打水里面放点‘Brudine’,在此之后销毁这些证物;他还打算制造出打斗的迹象,把安斯维尔上尉的指纹印在箭上,把手枪放进安斯维尔上尉的口袋里。 P340

如果你们相信这份文书,那么这分敌意也是不存在的。 P341

另一方面,如果你们赞同其中一片或者两片都属于原先那根羽毛,是其的一部分,那么很难不因为这个证据而对检方的说法产生合理的怀疑。 P342

法庭书记员:你说他是无罪的,这是你们全体的判决吗?陪审团代表:是的。 P343

开关“啪嗒”一响,一排灯光消失了,橡木镶板和白色石头的颜色都变得更昏暗了一点。 P344

”“喝了点东西?”“一种杀虫剂。 P345

他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我不管其他人怎么想。 P346

你站在那里叽里呱啦地咒骂了整整两分钟——”“哎呀,这种案子还是尽快忘记会更惬意。 P347

”“现在,我不需要完整复述整件事。 P348

“为什么?看这里!如果犹大之窗被用来完成谋杀,那么凶手一定是和埃弗里·休谟一起完成整个计划的人。 P349

此外,一个外人想要溜进来,需要躲开戴尔和阿米莉亚·乔丹的监视,而一直以来,他们中至少有一个人在房子里。 P350

戴尔在六点十五分就离开了房子(我证实了这点。 P351

据她本人说,在六点三十分,她完成了打包下楼来。 P352

在我的时间表上阿米莉亚·乔丹的活动那一栏旁边,我打了个问号。 P353

那么,当你为一个要去乡下过周末的男人收拾行李箱的时候,立刻就能想到的第一件东西是什么?一件花呢运动外套?这里可是英格兰。 P354

一把十字弓也消失了。 P355

幸运的是,她有一个相当不错的理由离开房子:她要去接医生。 P356

”“所以呢?”“考虑一下我们目前勾勒出来的情况,”H.M.一边说着,一边用他那只已经熄灭的雪茄比画着,“戴尔对整个计划一无所知。 P357

上帝仁爱,记住一个核心事实。 P358

这是其中一份。 P359

我绝不会杀了埃弗里,还陷害卡普隆·安斯维尔先生。 P360

所以他会按我所说的去做。 P361

那条线也早就系在了门把手内……”H.M.把蓝色绑带的文件夹扔在桌子上。 P362

这些假日装备突然都消失了,而在此之后他也没干点什么——”“他确实没有,”我说,“在庭审第一天的下午,他还特意宣称他把那件高尔夫球外套送到洗衣店去了。 P363

当你在普雷德大街的圣普雷德医院的时候,你就会知道,即使你不知道也会有人告诉你,你旁边就是帕丁顿车站。 P364

我必须要让这群人全部都在法庭上起誓:我必须要有个公平的战场和武器,我必须要有,简单地说,正义。 P365

斯宾塞叔叔的问题在于他太单纯了。 P366

如果他企图玩什么花招(我倒是希望他这样),我就能在一瞬间把他死死钉在墙上。 P367

埃弗里·休谟倒了两杯酒,一杯给他自己,他一口没喝(不想喝下Brudine);另一杯给他的客人,对方也只喝了一半。 P368

麻烦的是,那个皮箱不见了,他不知道它在哪儿。 P369

“所以我们的雷金纳德被逮捕了,”我说,“都是因为他滥用了纯粹的正义。 P370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