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城市一部历史(城市与生态文明)

good

我们得到的,是一堆许多人买不起的房子、有害于健康的汽车及并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包括肥胖症和心脏病病例的急剧增加)。 P16

这需要我们立足中国,放眼世界,用全人类的智慧,来寻求关于新型城镇化和生态文明的思路和对策。 P17

当然,这种扬弃绝不应该是短视的实用主义的,而应该在全面把握世界城市及文明发展规律,深刻而系统地理解中国自己国情的基础上进行,而这本身要求我们对这套丛书的全面阅读和深刻理解,否则,所谓“中国国情”与“中国特色”,就会成为我们排斥普适价值观和城市发展普遍规律的傲慢的借口,在这方面,过去的我们已经有过太多的教训。 P18

如今不管是政治还是经济,也不管是社会还是文化,哪一个生活因素也离不开城市,于是有关城市的所见所闻已经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热门话题,世界各地也在不断地编织各种各样的城市奇闻。 P20

当然,本书回避按年代顺序介绍的史书性记叙法,从人文角度讲述了每个城市在特定年代发生过的空间变化、社会矛盾以及文化现象。 P21

第二章由韩国建国大学朴三宪教授编写,讲述了东京的前身,即德川幕府时期江户的诞生过程,幕末维新时期江户逐渐移至东部最终变成京城的过程,以及东京作为近代天皇的居所而被打造成整个国家的象征空间的过程。 P22

这里重点讲述了英国政治行政中心威斯敏斯特、19世纪代表性的贫民区东伦敦、郊外扩张过程、19世纪为强化帝国首都的形象而建造的各种公共建筑和纪念物、20世纪末对东伦敦的开发过程等。 P23

第十章由韩国庆熙大学朴振斌教授编写,讲述了“最美国式”和“最能展示美国历史”的城市芝加哥,侧重观察19世纪城市的发展和1871年大火灾之后的快速恢复过程、工人运动与暴力、1893年纪念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四百周年博览会、20世纪初的种族暴动、现代芝加哥的变化等内容。 P24

《开创明天的历史》编委向编写组提供了“城市历史”专栏连载过的有关城市历史的诸多资料。 P25

随着交通和信息通讯的飞速发展,我们正在走进“全球本土化”(glocalization)和“时空压缩”时代,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已经感觉到每个人都在成为全球性文明共同体的一员。 P27

眼下的“城市”至少在以下三个方面存在着难以回避的问题点。 P28

首尔作为一国之都已经走过了六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过程可大致分为如下五个阶段:随着朝鲜王朝的开创,王朝定都首尔的过程;朝鲜王朝后期的破坏与再建过程;开化期城市的变化过程;日本统治时期城市殖民化的过程;朝鲜战争以后“汉江奇迹”形成的过程。 P29

“首尔”一词之所以拥有两重性,是因为首尔作为一国之都的特殊地理位置。 P30

从空间结构看,汉阳既是按照风水空间观和儒教理念规划的城市,同时也是一座象征王朝权力的城市,这是众人皆知的事情。 P31

发生在16—17世纪的堪称“东亚世界大战”的大战乱[10]都以朝鲜半岛为主战场而展开,从而使朝鲜半岛变成一片焦土,大量人口死于战乱,短短几十年内人口剧减四分之一。 P32

作为追求实利与名分的措施,王朝首先实施了新的农法,即普及移秧法和畎种法[11],引进红薯、马铃薯、辣椒等外来作物,扩大烟叶、人参等经济作物的种植面积。 P33

随着商业的发达和城市人口的增加,“君君臣臣”的儒教价值观受到冲击,王朝的统治势力也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P34

朝鲜王朝后期发生在汉阳的这些本末倒置的现象与其说是“社会近代化”,不如说是“城市堕落化”。 P35

开化期的朝鲜王朝政局动荡、社会不安,先后发生了壬午兵变、甲申政变、东学农民战争、清日战争、二次甲午改革、乙未事变、俄馆播迁等重大事件,使整个朝鲜半岛变成周边列强在东北亚争夺霸权的要塞。 P36

大韩帝国并没有急于用近代化市容来改变具有传统象征的城市空间,而是采取了转移或重建传统城市空间的战略。 P37

与西方列强相比较,日本帝国主义不仅拥有种族色彩的帝国主义、后来居上的帝国主义、近邻帝国主义、军事帝国主义等诸多特征,还拥有在殖民地大力推行工业化政策的特征,尽管后者是20世纪30年代发生的事情。 P38

殖民化的首尔俨然成了一座大城市。 P39

进入21世纪以后,韩国曾发生过“大丘地铁纵火案”、“龙山开发拆迁案”等令人难以置信的惨剧,可以说这是韩国现代城市开发近似于野蛮的、“扭曲的面孔”。 P40

就像日本统治时期的总督府大楼变成现今的中央厅大楼一样,京仁城市规划(首尔—仁川城市规划)也以殖民时期的城市规划为基础得到了进一步的扩张;殖民总动员体制期的皇民化国家礼仪和居民统治组织,在光复以后一跃变身为“打造国民”的组织而活跃于各地。 P41

首尔行政区域由1936年的133.49平方千米扩大为1949年的268.35平方千米,到了1963年进一步扩大为613.04平方千米。 P42

当时也有人曾提出对汉江流域“白纸状态”的低洼地进行“填洼造地”,以供城市住宅基地用的设想。 P43

从20世纪70年代到1999年的三十年间首尔人口由550万增加到1030万,几乎增长了一倍,其中江北人口由430万增加到520万,增长约两成,相比之下江南人口由120万增加到510万,增长约3.2倍。 P44

然而,江南的崛起从另一方面又展示着韩国经济只求高速增长的畸形发展趋势。 P45

由首尔周边的城市和地域形成的永登浦—九老—富平—富川—仁川为一条线的“首都圈工业带”,由东部城市和地域组成的浦项—蔚山—釜山—马山—昌原为一条线的“东南部工业带”,由沿京釜高速组成的天安—大田—金泉—龟尾—大丘为一条线的“内陆工业带”,韩国以这些工业带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产业城市回廊。 P46

殊不知我们目前正在享受的“丰饶的物质生活”是我们每一个人通过付出巨大的代价而得到的。 P47

在上命下达的政策体制下,底层居民的声音被忽略,地方自治制不健全的情况下地方行政完全从属于中央行政,政府的城市政策完全游离于城市居民之外,计划(planning)与设计(design)也完全脱离,韩国的城市开发就是在这种“开发乱象”中进行的。 P48

在高速增长时期形成的中产阶层成了城市开发中最大的受益者,他们追求资产的增值,利用不动产投机等非法积累的资本进行扩大再生产。 P49

就像人们谁都没有料到六百年前人口不足十万的城郭汉阳竟然成长为一口吞下一千万人口的巨大的恐龙城市一样,我们仍旧不知首尔未来的命运。 P50

可我们还应清楚地认识到首尔为三一路大厦和清溪川高架桥以及63大厦、贸易中心等摩天大楼而感到自豪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P51

在韩国,向首都圈集中的现象不仅是人口,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方面同样存在着向首都圈集中的倾向。 P52

最容易把握这三者差异的是街道的宽窄,即太祖时代建设的景福宫前的六曹街宽度相当于天子之都规模的九轨宽度(即九辆马车并行通过的宽度),而太宗时代建设的昌德宫前街道相当于诸侯都市规模的七轨宽度。 P53

所谓的“京江边”从朝鲜王朝初期的东湖、汉江、西江等“三江”开始,后期又加上麻浦、龙山两条河流扩大为“五江”,到了王朝末期再加以松坡、纛岛、杨花等三条江扩大为“八江”。 P54

[20] 金寿根(1931—1986年),韩国现代建筑家。 P55

[24] 学群制度:学群,又称学校群、学校区,即首尔教育厅指定的初中和高中的聚集区。 P56

日本社会曾经经历过被日本人称为“被遗忘的十年”的十年经济萧条期。 P58

到了2003年设在众参两院的“国会迁移特别委员会”提出报告说“迁都是必要的,可暂时不做三个候选地址中哪一个地址最合适的决定”。 P59

因为迁都会使形成三权中枢的国会、中央官厅、最高裁判所与东京分离,结果天皇陛下和国会、政府的大多数人往返于皇居和新的迁移地之间,给天皇的国事活动和政府的政务活动带来很大的不便。 P60

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迁都论呢?可以说这是由近代形成的日本人对“首都”的特定观念,即与国家的政务活动有关的所有机关必须集中在首都的观念决定的。 P61

当然他们那里也不是没有“首都”概念,只是在日常用语上和公式用语上习惯性地用“帝都”来代替了“首都”。 P62

这个地方便是现今东京的千代田区。 P64

结果江户变成了由神田、日本桥、京桥、新桥连接起来的“江户下町”。 P65

为此,后来幕府政权给大名们分封领地的时候都选择了离江户城最近的地方,并命令部下在那里修筑供大名及其家属居住的邸宅。 P66

其决定性的原因就是幕府于1862年以后废止了参勤交代制度。 P67

事态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尊王攘夷运动开始转向了带有反幕府性质的运动。 P69

随着德川庆喜当上幕府将军往返于京都和大阪之间从事政务活动,日本的政治活动中心已经不再是江户,而是京都和大阪。 P70

(中略)因此必须将(大阪城的)本之丸为皇居,二之丸为官厅,(中略)到明年9月在浪华皇城举行即位仪式,从而树立坚固的政治框架。 P71

接着,前岛密还提出了江户比大阪更适合成为“帝都”的其他几条理由:大型船舶的可出入性;四通八达的陆路和美丽的都市景观;辽阔的市区面积;宫阙、官衙、学校等发达的公共基础设施等。 P72

如果这个说法成立,那么京都就自然而然地成为西部的首都。 P73

由于天皇的御所仍在京都,皇居就算分设在东西两个地方。 P74

由于通过王政复古政变国家体制已经改成天皇亲政制,因此从原则上讲政府的最高权力机关太政官必须紧随天皇身边。 P75

江户时代这一带叫作“西之丸下”,直到1883年为止还保留着“大名屋敷”的痕迹。 P76

由于明治神宫内苑是由政府机关“明治神宫造营局”所建,因此其费用都是用国资(即税金)来代替的。 P78

(中略)我衷心希望明治神宫成为我们日本国民皇室中心主义之本元,更希望成为世界万国称颂我们国体之美的象征物。 P79

就像正在如火如荼地实施的,堪称王政复古序曲的第五次“大政奉还”运动一样,壁画的主题大部分是反映王政复古后进行的近代日本的国家建设过程和“帝国日本”确立过程的内容。 P80

[31]也就是说,外苑已经越过近代日本把“国家的光荣”归结于明治天皇“个人光荣”的单纯的纪念空间,成了昭和法西斯主义以“神化天皇和绝对的国体观念”(皇道主义、日本精神主义)为理念去动员全体国民的空间。 P81

《昭和国民礼法》规定“最敬礼”是只给“包括天皇陛下在内的皇族和王公贵族,而不是护国英灵行的礼”,其动作就像照片里的两个士兵那样以立正姿势将身体向前倾斜45度。 P82

[33]皇居前广场的士兵(1945)罗兰·巴特说的“空荡荡的”、“被禁行的神秘空间”就是天皇居住的皇居。 P83

这意味着日本政府仍然紧紧地攥着在“天皇的名义”下发生过的过去记忆的线索。 P84

如藩属、藩镇、藩国等。 P85

[14] 当时幕府刚经历大败,如果继续抵抗,江户城很可能毁于战火。 P86

[20] 参照佐佐木克著,《江户成为东京之日:明治二年的迁都东京》(讲谈社,2001),第158—159页。 P87

[26] 皇居前广场南侧矗立着被称为“大楠公”的楠木正成的铜像。 P88

[33] 参照罗兰·巴特著,金周焕、韩恩京译,《符号帝国》(散策者,2008),第14—15页。 P89

据2005年的日本人口统计,东京(共23区)人口840万占首位,其次是横滨市350万,大阪市人口数仅占第三位。 P91

这又是为什么呢?直到明治维新之前,拥有平城京(现在的奈良)、平安京(现在的京都)等城市的关西地区一直是日本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而大阪则是关西[1]名副其实的中心城市。 P92

16世纪后期继织田信长之后为日本全域的统一做出巨大贡献的丰臣秀吉筑起大阪城,并在城外召集全国各地的商人和工人,建设了一座规模庞大的城市。 P93

经过战后日本考研学界不懈的发掘和调研,终于查明难波宫位于大阪城南端的事实。 P94

时值以王法代替一向宗佛法的世俗权力“战国大名”势力正在抬头,莲如大师要想抵御他们的侵扰,就有必要在城郭底下建造能够成为御敌要塞的寺院。 P95

丰臣秀吉之所以执意要在大阪的石山上筑城,是因为他看中了这个地方独特的地理位置。 P96

交战一方是誓死忠于丰臣秀赖的由全国各地大名组成的西军,而另一方则是誓死信从德川家康的东军。 P97

出身于农民家庭,不顾身份的卑贱,在战火纷飞的战国时代凭着自己的能力走上“天下人”之地位的丰臣秀吉,他的为人对严格遵从身份制的江户时代的庶民来说是街头巷尾极具人气的话题。 P99

战后城市修复工事告一段落,幕府便于1619年将大阪列为直辖城,并任命谱代大名(世袭的大名)当中信任度最高的内藤正信为首届“大阪城代”。 P100

1628年的第三次工事为了加强大阪城的防御功能,在城郭外围又修建了一道护城河。 P101

据1714年的记录,当时流入大阪的商品多达119种,总价值高达银28万6561贯。 P102

[12]到了17世纪后期,大阪以畿内和日本西部为中心对来自全国各地的物品进行加工,然后再输往包括江户在内的全国各地,从而变成了集商品流通和产品加工为一体的产业城市。 P103

尽管两藩联合军在兵力上处于劣势,可他们凭着新式装备战胜了幕府军。 P104

江户时代为维持对大名领地的统治而建立的大部分城下町基本上被废弃,只有一部分在废藩置县过程中成为新政府统治地方的据点继而转化为近代城市。 P105

[14]与之相比,因明治天皇的东巡而丧失荣誉的京都则利用天皇对旧皇居的恢复,确立了在京都举办“天皇即位仪式”和“大尝祭”的正统性,并通过“桓武天皇迁都一千一百周年纪念祭”等传统庆典活动积极推进利用历史重振城市实力的政策,成功使这座历史古都旧貌变新颜。 P106

1883年投入运营的大阪纺织是个拥有一万多台纺织机的民间资本公司,公司率先引进电灯,利用倒班制、召集远地女工等新的经营方式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P107

为解决不断增长的人口与有限的城市规模之间的矛盾,1925年4月,时任大阪市市长的关一实施了合并与大阪相邻的东成和西成两个郡的第二次城市扩张工程。 P108

楼阁一层陈列着市民自发为丰臣秀吉歌功颂德的美术作品和文字资料,二层是超过大阪城墙高度的距地面22米高的瞭望台,居高眺望可将大阪全景尽收眼底。 P109

[22]关一为大阪没有什么象征物给市民和外地人看而一直耿耿于怀。 P110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大阪遭受过包括五十余次大小空袭在内的八次大规模空袭,市区大部分变为废墟,到处都是残垣断壁,可大阪城的天守阁却安然无恙,奇迹般地留存了下来。 P111

如前所述,到了20世纪60年代中期以后,随着人口的持续减少和地域性经济不景气,大阪甚至陷入了连日本西部中心城地位也难保的困境。 P112

政府的这些措施目前仍在加快人口与资本向东京集中的速度。 P113

[4] 参照宫元健次著,《建筑家秀吉》(人文书院,2000)。 P114

——译注[9] 用圆木修筑的高塔,可用来望哨、发炮,还可用于储藏粮食等物品。 P115

关于博览会内容和经过可参考大阪每日新闻社编,《大大阪纪念博览会志》(大阪每日新闻社,1925)。 P116

在实施过程中市政厅只是按照当初军方要求的费用投入资金而已,我们将全力以赴保障工程的顺利实施”的字句,最后还附加了市辅佐官龙山良一的署名。 P117

走在北京的大街上,我们既能够走过“蓟门桥”,也可以看到大街小巷的“燕京牌”啤酒广告。 P119

大都城在优先考虑排水设施的前提下,以中国传统的筑城方式修筑了由宫城、皇城、外城组成的三重构造都城。 P120

紫禁城东西宽760米,南北长960米,面积72万平方米,其规模为韩国首尔景福宫(34万平方米)的两倍以上。 P121

其中,占北京多数人口的汉人居住在内城南侧及外城与城郭之间的关厢。 P122

由于北京城西北部水源清、燃料(煤炭)足,是皇族和贵族们过冬度夏再好不过的地方。 P123

[4]1900年的义和团事件发生以后,北京的城市管理开始出现了新变化。 P124

据史料记载这个“协巡总局”就是中国最早的主管首都城市管理的政府机关。 P125

京都市政公所的管理区域一开始局限于城市部分片区,可不久便扩大到城内外,到了1925年进一步扩展到城郊一带。 P126

不过北京人使用煤炭还有一个奇异的习惯,不管是取暖用还是工业用,煤炭里总是掺着许多泥土,于是燃烧以后出现大量的煤渣垃圾,这就使垃圾处理成了北京城严重的城市问题之一。 P127

当时的北京根本不具备给排水等城市基础设施,因此市民的饮用水靠“水主”来解决,粪便处理靠“粪主”来解决,出了丧事也要通过“丧主”对死者的死亡确认以后才能为死者进行祭祀、入土等仪式。 P128

1865年英国商人杜兰德在北京铺设了中国第一条铁路,可看到怪物般的火车头后,清朝政府惊吓之余立刻命令撤走了火车。 P129

20世纪改变北京的空间地形和市民日常生活规律的最具代表性的变化,是公园的出现。 P130

北京的公园是20世纪初清朝新政改革时期出现的。 P131

北京城最早的照明灯由北洋大臣李鸿章(1823—1901年)于1888年为西太后安装在了紫禁城西苑(现今的中南海)的西太后卧室里。 P132

京师华商电灯公司的诞生中止了洋人独占全北京电力供应的计划,公司从政府当局得到稳定的资金支持和独占权。 P133

过去的四合院和胡同是中上层的身份象征,如今却成了在北京的大街小巷比比皆是的一般庶民的居住空间。 P134

[12]电影里的四合院是放大了的大邸宅,而现实中的四合院以中型四合院为准改造成多种类型。 P135

从某种意义上说天桥的民众文化原原本本地保存着北京通俗、优雅的城市文化。 P136

可悲的是他们的政权都非常短命。 P138

有关四合院和天桥如何复原的问题已经成了需要当局和市民共同解决的课题。 P139

[7] 有关北京的环境卫生与环境暴动方面可参考辛圭焕著,《国家、城市、卫生》,第七章;以及申圭焕著,《民国时期北京的卫生改革与“环境暴动”》(《中国近代史研究》第42期,2009)。 P140

首先,“沪”的简称来自“沪渎”。 P143

可不管怎么样,当时上海的西部已经变成陆地,春申君巡视过自己的领地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P144

黄浦江代替吴淞江成为连接上海浦和苏州城的主要河道,上海浦附近随之也就变成了大小船舶停靠的主要港口。 P145

[5]明代的上海在经济上已经是非常富裕的地方。 P146

遗憾的是如今在上海寻找门户开放之前的历史痕迹已经很不容易了。 P147

以怡和洋行、旗昌洋行为首的贸易公司和汇丰银行(HSBC)等外国银行在刚刚开放的上海开始活跃起来了。 P148

华人居住的华界与外国人居住的租界这一空间隔离必然导致了城市发展方向的扭曲。 P149

上海租界扩大过程(斯波义信著,《中国都市史》,东京大学出版社,2002)一开始,对清政府来说在这个被隔离的空间内部发生的事情并不是关心的对象,可对洋人来说这个被隔离的空间是他们独占的空间。 P150

如果说“工部局”是负责行政的机构,那么由各国领事组成的“会审公廨”则是司法机构。 P151

[9]在城市景观方面,这里高楼大厦林立,街灯霓虹灯到处闪耀,使上海成为一座真正的“不夜城”。 P152

这里的城市道路等基础设施十分完善,公园、运动场、游泳场、学校、医院、电影院、咖啡厅、俱乐部等公共文化设施一应俱全。 P153

遗憾的是在中国土地上进行的这个城市建设尝试,其主体并不是中国人。 P154

大上海规划(《上海城市规划志》编纂委员会编,《上海城市规划志》,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99)完全由中国人主导的城市综合建设实验是在上海特别市成立之后才开始的。 P155

如今来到中山北路、其美路(现四平路)、黄兴路、带有“国”字和“政”字的街道、虹江码头、江湾体育场等地方还能看到这个城市设计的一些痕迹。 P156

从这一点上说,上海尚未有机整合整个城市的空间结构,这同时也意味着上海的城市实验仍将继续进行下去。 P157

1843年开埠当时上海人口仅20万左右,可到了1949年新中国成立的时候已经增加到546万,短短的百年间增长了20倍以上。 P158

这些外国人都有强烈的国家意识,国籍、人种、语言等方面坚持拒绝与上海同化,从而严重削弱了作为“上海人”的整体意识。 P159

从租界被彻底回收后的1950年1月份的统计资料上看,江苏出身的移民占200万以上,浙江出身的移民占100万以上,广东、安徽、山东出身的移民占10万,此外还有一些来自湖北、福建、河南、江西、湖南等省份的移民。 P160

在这样极其复杂的环境中实现一座城市统一的文化意识,上海的确经历了一段非凡的路程。 P161

想看到上海人用自己的能力来设计自己的城市,就必须等待他们走过从移民到居民的过程。 P162

此外,几乎所有的馆所都为自己的同乡人按当地的风俗习惯祭祀土地神。 P163

第三个原因是地域文化的形成。 P164

随着西部大开发的推进,弓弦将向西部拉开并越来越绷紧,如果放开这个绷紧的弓弦,弓箭就会朝太平洋射出去。 P165

物流、交易上的这种地理优势是上海这座城市一直维持经济繁荣的最基本因素。 P166

经过漫长的20世纪,他们已经产生了定居意识和地域主体意识,如今作为一个主体正在做着主导上海这座城市未来建设的梦。 P167

[5] 参照郑祖安著,《百年上海城》(学林出版社,1999),第111—112页。 P168

[13] 参照《上海市政机关变迁史略》,上海通社编,《上海研究资料》(上海书店,1984),第81—82页。 P169

[19] 香港中文大学的李欧梵教授从近代化的角度高度评价了这个时期上海的城市文化。 P170

当然,在那之前伦敦无论在城市规模还是在人口数量上都没有赶上大陆上互相角逐的那些城市。 P172

[2]拉丁语“civitas”一词不仅有“城邦”的意思,同时也有“市民资格”或“市民条件”和“市民权利”的抽象意思。 P173

“伦敦的生活有多么幸福,生活在这里的人不一定知道。 P175

想要通过海外贸易挣钱就必须在旧城区获取有关世界市场的相关信息,因此人们的工作地点和居住地点不能离得太远。 P176

[6]这是大量人口从周边地区持续流入的结果。 P177

[9]19世纪的伦敦旧城区已经到了难以承受新的外来移民压力的地步,随之以前“富裕城区”和“贫穷郊外”的区分也渐渐模糊不清了。 P178

福音主义者们关注的是城区越来越严重的垃圾和远离快乐的家庭。 P179

“半独立式小洋楼”的出现意味着以中产阶层为对象的郊外开发模式开始发生变化。 P180

伦敦市政厅的权限虽然以国王颁发的宪章为依据,可这个权限还要受市长、司法官和参事会的制约。 P181

直到那个时候为止铺设铁路不是考虑短途,而主要是针对长途运行的。 P182

比如负责摄政大街和特拉法尔加广场等广场街区建设的不是市政厅当局,而是王室的山林管理专员(Commissioner of Wood and Forests)。 P183

[17]当时的伦敦人为自己居住在世界最大的城市而感到自豪。 P184

还有一件意料不到的事情,那就是与旧城区、威斯敏斯特区、伦敦西区等区域形成鲜明对照的伦敦东部区域(East End)竟然引发了当时被称为19世纪中叶社会调查先驱的社会学家亨利·梅休(Henry Mayhew)、查尔斯·布思(Charles Booth)等人的极大兴趣。 P185

直到19世纪前半叶,所谓的东区单指伦敦的斯特普尼区,可到了19世纪80年代,当查尔斯·布思对伦敦东区着手进行社会调查的时候,调查对象的名单上除了斯特普尼以外还新增加了怀特查佩尔(白教堂)、麦尔安德、圣乔治、贝斯诺格林、波普拉、哈克尼等地区的名字。 P186

可伦敦的这种人口居住结构早在18世纪末就已经开始发生变化。 P187

[18]当时码头工人的绝大部分居住在东区,其中居住在怀特查佩尔的工人尤为居多。 P188

当时英国制造业领域被部分竞争国超出,这虽然有失于英国世界第一产业国家的名声,可因工业品的进口而产生的贸易赤字他们还能以海运、金融等贸易外收支来弥补。 P189

他们为帝国的成就和帝国的尊严而感到自豪,同时也更加熟悉了海外的文化。 P190

[22]19世纪80年代以后,东区一带已经成为闻名遐迩的“贫民区”,而东区获得这个名字与来自东欧的犹太人对这一区域所产生的影响是分不开的。 P191

英国的纤维工业正是靠他们带来的新式纺织机而实现了长足的发展,这是众人皆知的事情。 P192

当然在此之前已经有为数不少的少数人种居住在英国,作为帝国统治的附产物他们大多来自印度和加勒比海沿岸国。 P193

英国的这项法律是为了预防战后随着海外移民的增加而有可能出现的雇佣市场和种族矛盾恶化的问题而制定的。 P194

就这样,巴基斯坦纷争以后巴基斯坦佃户出身的大量难民涌入了英国,可出于政治上的原因英国政府只能默认这些难民的流入。 P195

18世纪末19世纪初,随着圈地运动而产生的移民增加、城市开发、伦敦港扩张等现象导致大量劳动力流入旧伦敦城东郊一带。 P196

对落后地区的改造工程以多种方式开展,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方式是由政府投资公司主导的改造工程。 P197

这个与伦敦都城形成鲜明对照的东区算是帝国统治留存下来的一个“遗物”。 P198

[14] 在巴黎直到20世纪初还残留着城墙。 P200

“香榭丽舍大街,香榭丽舍大街,不管晴雨不管昼夜,香榭丽舍大街有你想要的一切……昨夜的两个陌生人,经过长长的一夜,今早在大街上已成为一对冒失的情人。 P204

世界所有城市当中还没有像巴黎这样持续受到世界各地人们青睐的城市。 P205

让黑夜降临让钟声吟诵,时光消失了只有我没有移动。 P206

这是一部描写罗马军队打败由维尔琴革托里斯克(Vercingetorix)率领的高卢族军队最终占领卢特斯(Lutèce)的文献。 P207

这座教堂的旁边还有一座18世纪路易十五世为奉献上帝而修筑的教堂,后来这座教堂又成为专门存放法国大革命时期献身的英雄人物和其他历史伟人骨灰的法国国家公墓“先贤祠”。 P208

趁此机会一直倾向于资本主义的巴黎市长艾顿·马塞以夺回“三级会议”的课税权和政府统治权为目的率众起义,起义后来被镇压。 P210

16世纪初,亨利四世在巴黎修建了塞纳河上第一座石质大桥—巴黎新桥。 P211

即使权力的中心移向凡尔赛宫,可巴黎的城市美化工程并没有停下脚步。 P212

城市建设无意中给市民注入了自由思想、自由发言、自由印刷的倾向,也助长了激进分子抨击王权专制的苗头。 P213

攻占巴士底狱的第二天,按街区分别组成的各个民主自治团体直接选举了巴黎市长,而巴黎的妇女则在同年10月份举行了要求王朝给市民发放面包的示威游行。 P215

用青铜铸造的七月革命纪念碑高五十二米,纪念碑的基石上刻有“光荣属于1830年7月27、28、29日为民众的自由而战的法国市民”的碑文。 P216

据历届人口调查,巴黎人口从1801年的55万增加到1851年的100万,五十年间增长了近一倍。 P217

现今巴黎的市容市貌基本上还保留着19世纪50—60年代的风貌,以奥斯曼的名字命名的“奥斯曼城市模式”成为世界近代城市建设的样板。 P218

“奥斯曼城市模式”深化了不同的阶层在城市空间的差距。 P219

这个自称“巴黎公社”的自治政府明知自己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依旧为了实现所谓的“社会民主共和国”采取了很多相应措施。 P220

从这个时候起,巴黎给人们留下的“暴力革命”印象开始淡化,共和政府渐趋安定,旨在社会改革的努力也随之付诸实施。 P221

其中,第二帝国时期和1878年的万国博览会不仅展示了巴黎的奢侈品产业和艺术作品,同时还重点展示了通过“奥斯曼城市模式”而面貌一新的巴黎近代城市形象。 P222

开始时社会住宅区建设只限于片区小规模开发,可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建设规模持续得到扩大。 P223

1936年5月德国希特勒推倒魏玛共和国体制篡夺了政权,与此同时法国选举产生了由激进党、社会党、共产党联手组成且有全国工会组织加盟的人民阵线(Front populaire)。 P225

1944年6月巴黎的抵抗力量配合盟军的诺曼底登陆于8月19日展开了巷战。 P226

战后资本主义世界奉行凯恩斯的国家资本主义政策,然而这个政策的实施却导致了20世纪70年代的世界经济“石油危机”的后果。 P227

对此,巴黎一半以上的市民上街游行,高喊“耻辱”并坚决反对极右政党参与终选。 P228

然而他们的城市改造却以参与者利益最大化的运营模式进行,追求最大限度的利润是参与者的动因所在。 P229

巴黎的这个大众音乐会后来越过法国普及到欧洲大陆的所有大城市。 P230

使用自助电动车半个小时内全部免费,超时部分收取极其低廉的租金,且可用信用卡支付。 P231

一座挚爱文学艺术的城市,一座常年开展社会公益活动的城市,一座注重环境保护的城市,试问有谁还能不喜欢巴黎呢?巴黎的今天离不开巴黎人日常的生活实践、完善的民主主义以及尊重人权、宽容一切的博大胸怀,更离不开巴黎人传承和爱惜历史文化的浪漫情怀。 P232

有关2008年的发掘可参照Libération, le 25 juin 2008。 P233

[12] Louis Chevalier, Classes laborieuses et classes dangereuses à Paris pendant la premire moiti du XIXe siècle (Paris: Plon,1958).[13] 有关传染病及其恐怖方面的问题可参见Jean-Pierre Bardet, Patrice Bourdelais, Pierre Guillaume, Fran?ois Lebrun, Claude Quétel, Peurs et Terreurs face à la Contagion: Choléra,tuberculose, syphilis XIXe—XIXe siècles (Paris: Fayard, 1988)。 P234

[18] 参照闵有基著,《巴黎文学艺术家铜像的建立与城市整体性的形成1880—1914》(《法国史研究》第23期,2010)。 P235

——译注[25] 参照J. 杜瓦尔等著,金永模译,《法国知识分子的“12月”》(东文选,2004)。 P236

行政部和议会仍留在现在的波恩还是迁移到柏林,这是这天争论的焦点。 P237

在战胜国美英法军和苏军的分别统治下柏林陷入分裂危机,并于三年后的1948年终于分裂为东西柏林。 P238

霍亨索伦家族的继承者们往往是先当上勃兰登堡“选帝侯”之后再当上普鲁士王,最后成为德意志帝国的皇帝统治这个地域。 P239

随着普鲁士首相俾斯麦于1871年实现统一伟业,柏林成为德意志帝国的首都,其地位也随即提升了。 P240

根据这个法律,斯班道(Spandau)、夏洛滕堡(Charlottenburg)等周边的几个小城镇划归柏林,使柏林的总面积从66平方千米一举扩张为883平方千米,扩展了十二倍以上,人口也从190万增加400万,增长了一倍以上。 P242

居住在柏林的外国人,就其人数来说除了在人数上占绝对优势的土耳其人之外,依次是波兰人(43700人)、塞尔维亚人(22251人)、意大利人(14964人)、俄罗斯人(14915人)、美国人(14186人)、法国人(13113人)、越南人(12494人)、克罗地亚人(10752人)、波斯尼亚—黑塞哥维那人(10556人)、英国人(10196人)。 P243

[7]从策划当事人希特勒的意思来看,柏林必须作为即将诞生的强大的日耳曼世界帝国的中心而脱胎换骨,“与世界之都柏林相提并论的只有古埃及、巴比伦以及罗马。 P244

直到1943年共有五万户住宅被拆迁,十五万居民一夜之间失去了自己的家园。 P245

为建造这条路他们居然把原先位于帝国国会大厦大会场前的国王广场(K?nigsplatz)上的“胜利纪念柱”(Siegess?ule)也迁移到大角星广场上。 P246

按照斯佩尔的设计,“人民大厅”是一座边长315米的方形穹顶建筑物,这在当时应该说是世界最大的建筑物。 P247

在美英空军的地毯式轰炸和盟军激烈的巷战攻势中柏林变成了一片废墟。 P248

尤其在“水晶之夜”,柏林几千名犹太人被送进柏林北部的萨克森豪森(Sachsenhausen)集中营,给犹太人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冲击。 P249

旨在灭绝犹太人的“万湖会议”旧址,当时的纳粹党卫队别墅,现为历史教育纪念馆。 P250

会上研究决定了被处决的最后一批犹太人的名单及其处决计划,并讨论了政府和纳粹党各机关齐心协力圆满完成这一计划的事宜。 P251

首都柏林在苏联占领的东德的中心部位,可根据“会谈”内容柏林也被分为苏联管辖的东柏林和英美等西方盟国管辖的西柏林。 P252

美英法三国的坚决措施使得苏联感到无比尴尬,可他们又没有别的什么高招。 P253

西柏林在西德被列为特别市,可东柏林却成了东德的首都。 P254

他们都是为庆贺长期割断西柏林和东柏林、西德和东德乃至资本主义阵营和社会主义阵营的柏林墙的拆除而从世界各地赶来的人们。 P255

整个西柏林围墙为156千米,其中这堵将柏林一分为二的墙长43千米。 P256

我们所知道的柏林墙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几经修整后的“第四代墙壁”。 P257

取代昂纳克上台的埃贡·克伦茨(Egon Krenz)为缓和事态的发展做出了允许难民访问西德的决定,然而在动荡的时局下东德部分媒体将克伦茨的意图误传为“事态已经平息,市民有可能自由过境”。 P258

施普雷河发源于德国东南部劳西茨山并向北流经宽阔的沼泽地,在柏林斯班道地区汇入哈维尔河(Havel)。 P259

统一后的柏林在拆除旧建筑物的同时展开现代化城市建设,城市面貌正在日新月异。 P260

与别的大城市一样,柏林市中心的地段也是寸土寸金,可柏林人却在市中心辟出约两万平方米的地段修建了大型公墓。 P261

而弗里德里希大街则是展示“咆哮的20年代”[27]柏林兴盛期历史的神话般的大街,从大街两旁的建筑物上可以看出柏林从20世纪传统建筑转变为今日现代化建筑的城市变化轨迹。 P262

这条大街在纳粹时期发挥过横穿柏林东西主干道的作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期还曾代替被破坏的机场起到过飞机跑道的作用。 P263

德国统一以后,选帝侯大街为争夺最繁华的商业地带之名曾与波茨坦广场、弗里德里希大街、亚历山大广场等商业密集区进行过激烈的角逐。 P264

[2] 1618—1648年间发生的由神圣罗马帝国的内战演变为全欧洲参战的一场国际性大战。 P265

[12] 1936年朝鲜半岛仍处于日本的殖民统治中,殖民地朝鲜选手参加柏林奥运会也必须以日本代表队的身份参加。 P266

这个事件名义上的主导人物是纳粹德国的宣传部长约瑟夫·戈培尔(Joseph Goebbels),而总统希特勒则伪装成消极分子。 P267

作为普鲁士总参谋长与俾斯麦一起为1871年的德国统一和第二帝国的创立做出了决定性的贡献。 P269

能够回忆起苏联时期俄罗斯的人,要让他们说出前苏联最主要的城市,恐怕都会回答莫斯科和前苏联第二大城市“列宁格勒”。 P271

然而恢复原名的提案中也有一些不同的声音。 P272

彼得是领导散居在欧洲各地的俄罗斯各族人民建立“前俄罗斯国家”的改革派君主。 P273

2003年彼得堡迎来了自己第三百个生日,换句话说它是一座具有三百年历史的古老城市。 P274

短短的十年内,一片沼泽地上就已经有三万五千座建筑物拔地而起。 P275

因为始建不到三年间,这座城市便吞掉了近十五万鲜活的生命。 P276

与长时间自然膨胀的“巨大的乡村都市”莫斯科不同,圣彼得堡的建筑和土木建设是完全根据“合理”的计划和原理进行的。 P277

彼得大帝还真的写了一部相当于这出戏的“剧本”,那就是他亲手改编的德文书《献给年轻人的礼法》。 P278

由此圣彼得堡这个城市名还可以从两个方面去解释。 P279

如果说“中央模式”的都城是介于天与地之间的“高山都市”,那么“异样模式”的都城则倾向于文化空间的变化和“海岸城市”、“河口城市”。 P280

在这种历史断层的意识形态下冒出各种神话是不足为奇的。 P281

[4]同时伯曼又指出了这个时期作为俄罗斯特征的又一个令人瞩目的事情,即跨世纪的这个时期“诞生了最伟大的世界文学之一”。 P282

代表自然的“水”和代表文化的“石”之间的矛盾是支撑城市神话的基础。 P283

建设在比海平面更低的沼泽地上的这座城市早在建城初期就开始遭受频繁的洪灾。 P284

这条涅瓦大街时时刻刻在作假骗人!”[5]堪称19世纪现代化首都巴黎的“俄罗斯版幻影”的涅瓦大街实际上就是彼得堡的一个象征。 P285

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另一部小说《白夜》在这一朦胧的夜色中展开了一个梦想家的浪漫爱情。 P286

人类首次的社会主义革命,这个前所未有的“历史性实验”就是以彼得堡为舞台展开的。 P288

有关这场“夜袭”的故事在冬宫陷落之后是这样演绎的。 P289

[7]被禁映的电影《十月》是以蒙太奇技法而著称的俄罗斯电影导演谢尔盖·爱森斯坦拍摄的。 P290

从政治上说,当时整个彼得堡已经处于无政府状态,因此当10月25日夜,布尔什维克革命军发动进攻的时候,“城市所有重要地方并没有什么抵抗,更没有什么战斗和伤亡者”。 P291

“面向西欧打开的窗口”圣彼得堡时代就这样没落下去,作为世界共产主义运动中心,崭新的莫斯科时代全面展开了。 P292

走着走着,阿赫玛托娃突然说出了这样一句话:“回想我的过去,我觉得我生涯中最好的时光是在无数生命相继死去、我们自己也饥寒交迫、连我儿子也被强迫奴役的悲惨岁月里度过的。 P293

直到1944年德军对列宁格勒的包围网彻底被摧毁为止,居然有一百多万的市民因疾病和饥饿死于列宁格勒,这个数字相当于战前列宁格勒人口总数的三分之一。 P294

在当时的列宁格勒到底发生了多少食人行为,目前还有一定的争议,可发生过食人行为是不争的事实。 P295

后来因炮击铁路线被中断,他们还把藏品转移到地下室。 P296

11月22日象征冰上“奇迹”的第一批货物运到了湖对岸的列宁格勒。 P297

封锁期间到底死了多少人,其准确的数字并没有公开,落入德军手中的难民数根本没有统计。 P298

1950年莫斯科的工业产值已经达到战前的两倍,人口也达到了六百万。 P299

在“国境外”建设起来的边缘城市(marginality)彼得堡,因地处两个不同文化的接汇处而困惑不已的彼得堡,这座备受争议的城市如今反倒迎来了从“帝国中心”这一沉重的枷锁中摆脱出来尽显“世界大同主义”之潜力的大逆转机会。 P300

[1] 参照奥兰多·费吉斯著,蔡继炳译,《娜塔莎之舞:俄罗斯文化史》(伊卡洛斯出版社,2005),第41页。 P301

[9] 参照奥兰多·费吉斯著,蔡继炳译,《娜塔莎之舞:俄罗斯文化史》(伊卡洛斯出版社,2005),第458页。 P302

作为“境外”的首都,彼得堡的开放程度仅从纳夫斯基大街上的各种不同宗教寺院(基督教、路德教、佛教、犹太教、伊斯兰教)也可见一斑。 P303

这些都是保留美国部分历史和文化的城市,也是从某一个层面上代表美国形象的城市。 P305

芝加哥是一座建于1833年的年轻城市。 P306

特纳所说的“开拓者精神”正是美国作为一个国家的本质特征,而作为西部开拓前沿阵地的芝加哥正是代表这一本质特征的城市。 P307

芝加哥还有一个特殊的称号,即“门户之城”(Gateway City),这个称号就是来自芝加哥对中西部物资的集散、中介、购销所起的中心作用。 P308

然而,大火没有烧毁芝加哥的未来,芝加哥也没有因一场大火而消沉下去。 P309

每个来过芝加哥的人都竖起大拇指称赞芝加哥,也有不少人用书面形式留下了自己的旅行记录。 P310

我们从这个街景当中可以看得出芝加哥人的特性,即令人叹服的激情和活力。 P311

……我在那里(芝加哥)惊奇地发现了他们的人口和商业影响力将会持续增长的证据。 P312

可以说这次的博览会实际上是美国结束对美洲大陆内部的征服,开始向太平洋方向扩张,走向世界帝国之路的象征。 P313

城市上空弥漫着煤烟、雾霾、粉尘,所到之处人满为患,且都是阴郁、哀伤的表情。 P315

下一个是制造肥皂和固体油脂的车间,那里也在蒸煮各种肉类垃圾,游客们还是忍受不了恶臭退出来了。 P316

这充分说明了当时芝加哥劳工条件的苛刻程度。 P317

[11]小说《炸弹》(The Bomb)是重现芝加哥干草市场炸弹恐怖事件的一部作品。 P318

那是宗教、政治还有屠猪和废墟中的城市化身。 P319

面对每况愈下的经济环境,负责世博会主会场建设的工人不断地闹罢工,博览会主会场的竣工日期不得不一拖再拖。 P320

可对南部黑人来说芝加哥还是充满梦想和机遇的土地。 P321

芝加哥是自从奴隶制实施时起暗地里帮黑人逃亡的“地下铁路”的终点站,也是在整个中南部地区铁路网汇集的唯一大城市。 P322

美国著名黑人作家艾兰·洛克(Alain Locke)大胆地宣扬:“过去的黑人作为人类已经不存在了,他们只是一个神话。 P323

还有一点,来到这里他们发现这里不像南方,黑人用不着向那些与自己毫不相关的白人点头哈腰。 P324

这个看不见的种族隔离线就是所谓“文雅的种族主义”(polite racism)。 P325

1916—1917年间芝加哥白人开始对黑人公然采取暴力行为,主要是白人暴徒无缘无故地对黑人施以暴力。 P326

暴乱虽然被平息,可矛盾并没有因此得到解决。 P327

毫无疑问,1919年暴乱时显现的芝加哥的紧张气氛和种族之间的不和谐给这个臭名昭著的暴力团伙提供了滋生的温床。 P328

同一时期在美国的大部分地区经济持续恶化,城市人口大量流失、企业资产大量转移。 P330

在民主党治理下,芝加哥最辉煌的业绩当数千禧公园的建设。 P331

球体表面像一面哈哈镜,照得周边的高楼大厦和前来观光的人时而变得细长时而变得矮胖,引起人们极大的兴趣。 P332

诸如美国电话电报(AT&T)、味好美(McCormick)、麦当劳、箭牌糖果(Wrigley)、波音、大通等也是以赞助商的名字命名的。 P333

这也许是以开拓和改革起家的芝加哥整体性的又一个表现。 P334

——译注[10] George Warrington Steevens, The Land of the Dollar (New York: Dodd, Mead & Co., 1897),pp.14—15.当时芝加哥三分之二的人口是外国出生的人。 P335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