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城堡到另一座城堡

good

这“三部曲”让塞利纳在晚年恢复了名望,而打头的作品《城堡》被认为是塞利纳的“另一部《茫茫黑夜漫游》”,塞利纳在书中不仅讲述了自己的流亡经历,也记录了维希政权的末日景象。 P7

但当时通往丹麦的路线只有一条,必须经过德国,因此他们只能先去德国。 P8

5月8日德军投降。 P9

事实证明,塞利纳选择这一炙手可热的题材进行创作是明智的选择,《城堡》出版后引发了一场旷日持久的论战,使塞利纳再次受到广大读者和文学界的关注。 P10

他的请求得到了布里农的首肯,于是,他和莉莉、勒维冈和贝贝儿一道抵达了锡格马林根。 P11

比方说贝当的每日“出巡”是真实的,只不过不是像书中写的那样步行出游,而是坐着一辆蓝色的敞篷汽车,随行人员也不是他手下的那些部长要员,而只是一些跟他关系亲密的人,一般都是元帅夫人,再加上他的私人医生梅内特莱尔和教育部长博纳尔,而且周围全是警卫,没人敢靠近,更别说有一支长龙队伍跟在后面了,而英国皇家空军对这支出游队伍的“奇袭”以及贝当在危急关头果断下令扭转危局的神话也完全是塞利纳虚构出来的(众所周知,贝当在一战时创造过这种神话)。 P12

这一节写到了维希政府官方代表团去霍亨林青参加毕歇隆的葬礼,毕歇隆因为腿瘸,想让德国党卫军军医格布哈特给他做手术,但手术后没多久就死了,死因不明。 P13

但即便两人关系失和,战后勒维冈在法庭上依然极力为塞利纳辩护,后来塞利纳的这位演员朋友被判处十年强制劳动,假释之后去了西班牙,继而流亡阿根廷,最后在贫困中死去。 P14

1945年12月17日,在隐姓埋名过了九个月之后,塞利纳和他的妻子在一天夜里双双被捕,由于去抓他们的是一些便衣警察,塞利纳以为是杀手,所以第一反应是逃到屋顶上,抓捕行动塞利纳在《城堡》中也写到了。 P15

这三年在冰天雪地里备受煎熬的潦倒生活,塞利纳在《城堡》里也做了忠实的记录。 P16

他足不出户的另一原因是经济条件不允许,虽然挂了行医的牌子,但就像《城堡》里写到的那样,上门看病的人寥寥无几,他变成了一个可怜的、遭人蔑视的、没有病人的医生。 P17

说到加斯东·伽里玛,出版界津津乐道的是他作为出版家的“敏锐的文化嗅觉,鹰隼般的捕获力”,在“塞利纳开出18%的版税、500万法郎的预付金、现金支付、保留附属权利、重版他以前的所有小说等等离谱条件的情况下,毫不犹豫,马上拿下”,但问题是,这么好的老板怎么会在小说中遭到塞利纳的“辱骂”呢?实际上,与伽里玛签完合同才几个月,塞利纳就不高兴了:他的书出版速度不够快,发行没怎么铺开,宣传不够力度,而那些“三流作家的垃圾作品”却竞相出版,所以一段时间里,塞利纳写给伽里玛的信件的语调跟《城堡》里的语调一模一样,充满抱怨、不满、嘲讽、愤怒、辱骂、要求解释甚至威胁,而《城堡》一书也险些被他拿给了别的出版社。 P18

他在这部新作的书名中说到的城堡是痛苦之地,幽灵出没,而这些幽灵便是战争、仇恨和苦难。 P19

”(他在《城堡》中已经把罗歇·瓦扬、萨特、马尔罗、戴高乐等人骂了个遍)这篇访谈发表之后,极右翼组织非常气愤,他们觉得《快报》刊登这样的访谈是一种“背叛”,而塞利纳的书则是在嘲笑那些战争中的死难者。 P20

这种非凡的题材在塞利纳僵直的手指中化成了粉末”。 P21

2018年新年伊始,在法国围绕塞利纳1930年代撰写的那三本小册子的重版问题再次引发了一场正反两方的激辩,连法国现任总理爱德华·菲利普也被卷入了论战。 P22

”接着他还补充了一句,“在克里斯托弗-哥伦布街。 P161

“那好!那好!……好吧!……”这是个说一不二的女人。 P528

[6] 法国生理学家、医生维克多·巴雄(1867—1938)发明的一种血压计,由一个刻度盘和一个水银压力计组成,压力计的最高刻度为30。 P529

[22] 位于蒙马特高地的著名广场,是街头艺术家的聚集地。 P531

[33] 约瑟夫·扬诺维奇,罗马尼亚犹太人,又名“约瑟夫先生”,1925年到法国,在二战期间扮演两面派角色,靠倒卖金属发财,1949年被判处五年监禁,1957年逃往以色列,1959年被引渡回法国。 P532

塞利纳1958年曾撰文称他一直都知道瓦扬的抵抗小组在他楼上活动。 P533

[52] 德国巴登-符腾堡州的一个县,首府为锡格马林根。 P534

[60] 萨特三岁时右眼即失明。 P535

[71] 另译利雪,位于法国下诺曼底大区卡尔瓦多斯省图克河河畔,法国知名的旅游胜地,圣女德兰(或译泰雷兹1873—1897)的故乡,也是卢尔德之后法国最重要的朝圣地。 P536

[81] 《拉瓦雷德的五个苏》是法国作家保罗·迪瓦1894年创作的一部儿童小说。 P537

[92] 阿尔弗雷德·德雷福斯(1859—1953),法国犹太军官,19世纪末法国著名反犹案件“德雷福斯冤案”的主角。 P538

[103] 民间游击队的简称,二战期间丹麦一个由共产党领导的抵抗组织。 P539

纳粹德国入侵法国时,他因拒绝合作而被捕并被驱逐出境。 P540

[122] 塞利纳1954年在伽里玛出版社出版的一部小说,《下一次就是仙境》的续篇,书中写到巴黎遭受轰炸纯属虚构。 P541

1955年他宣布摩洛哥独立。 P542

[141] 贝卡尔医生是塞利纳的一个朋友。 P543

1956—1957年担任法国总理。 P544

前文为“半猴半虎”。 P545

1944年11月22日在布里农的唆使下遭德国人拘捕。 P546

[191] “喔喔喔”——雄鸡的啼鸣声常用来作为法国沙文主义的象征。 P547

二战时对维希政权持拥护态度,但反对排犹主义。 P548

[214] 贝利亚(1899—1953),苏联秘密警察局局长。 P549

1940年在维希政府任教育部长,法国光复后被缺席判处死刑,后流亡并死在西班牙。 P550

[240] 北欧神话主神兼死亡之神奥丁接待英灵的殿堂。 P551

[252] 菲利普是贝当的名字。 P552

[266] 克雷芒·阿德尔(1841—1925),法国工程师,被誉为“飞行器之父”,曾设计制造出三架“风神”飞机。 P553

他曾在自己的回忆录《幻想与幻灭》中称塞利纳死于瑞典,“在茫茫耻辱之中漫游”,“受到其朋友和敌人的鄙视”。 P554

[288] 英国广播公司。 P555

[303] 德国巴伐利亚西南部的一座城市。 P556

[317] 或译“芳人”,西非的一个传统部落。 P557

[332] 爱德华·斯皮尔斯(1886—1974),英国将军,曾担任英国驻法国政府的联络官。 P558

[343] 白厅是英国伦敦市内的一条街,连接议会大厦和唐宁街。 P559

[353] 沙夫豪森是瑞士距离锡格马林根最近的地方。 P560

[366] 赖伐尔的至交,维希政权的外交事务秘书。 P561

英文版《莉莉玛莲》的演唱者。 P562

[392] 指1942年4月在大王宫举办的“欧洲的法国”展览。 P563

[406] 夏尔·德·罗昂,苏比斯亲王(1715—1787),法国元帅,1757年在罗斯巴赫被普鲁士军击败,后有漫画画他晚上提着灯笼四处游荡寻找士兵的情景。 P564

[417] 路易·马里亚诺(1914—1970),原籍西班牙的法国高音歌唱家和影星,享有“轻歌剧王子”的美誉。 P565

[427] 法国法亚尔出版社出版的一份周刊,1930—1939,1941—1944年间在巴黎出版发行,1941年后成为法国合作分子和反犹分子的主要刊物。 P566

[440] 莫里斯-伊万·西卡尔(1910—2000),笔名圣保里昂,法国作家,1936年加入法国人民党,曾担任人民党机关报《民族解放》总编辑。 P567

[453] 夏尔·罗夏(1892—1975),法国外交官和政治人物,在赖伐尔政府担任外交事务秘书长。 P568

[464] 德国中部城市,图林根州的首府。 P569

[478] 法国大巴黎地区上塞纳省的一个市镇。 P570

父系家族中有位叫泰奥多尔·戴都什(1815—1870),是颇有名气的药剂师,曾发表有关金鸡纳树的论文。 P572

大叔乔治,公务员,官至巴黎医学院秘书长。 P573

1906年10月重新回到公共学校。 P574

9月28日路易入队,为期三年。 P575

2月22日住院电疗,直至3月底。 P576

乘邮船原路返回,在船上写了个短篇小说,题为《波浪》,注明日期为4月30日。 P577

6月15日女儿科莱特·戴都什出生。 P578

6月25日《医学新闻》摘要发表他的论文,题为《赞梅尔韦斯最后的日子》,并获海事卫生医疗奖。 P579

所到的国家和地方有:苏丹,几内亚,象牙海岸,黄金海岸,多哥,达荷美,尼日利亚,塞拉利昂。 P580

1928年这一年主要是医学活动。 P581

另外,在巴黎医学协会期刊发表文章论述法国社会医疗。 P582

同月德诺埃尔宣布出版《茫茫黑夜漫游》,作者塞利纳是戴都什大夫的笔名,他把外祖母的名字改为姓氏。 P583

10月1日应邀出席左拉忌年纪念大会,在梅当发表演讲,题为《向左拉致敬》,报界反应强烈。 P584

《漫游》俄译本出版。 P585

5月德诺埃尔决定收回塞利纳两种笔战小册子,不许再出售。 P586

迁入蒙马特区吉拉东街4号。 P587

1944年3月德诺埃尔出版《丑帮》第一卷。 P588

4月19日巴黎司法院预审法官发出通缉令,控告塞利纳犯有叛国罪。 P589

3月5日塞利纳宣布已完成《丑帮》第二部。 P590

1949年1月在瑞士出版《霹雳与利箭》。 P591

4月20日巴黎军事法庭根据第一次大战受伤有功老战士有关法令,为塞利纳颁发赦免令。 P592

1953年在回国十八个月后,一篇塞利纳访谈终于在法国报刊发表,由安德烈·帕里诺采访,登载在《巴黎女郎》上。 P593

1958年1月普隆出版社出版《与L.-F.塞利纳闲谈》,作者罗伯特·布莱。 P594

注解:[1] 根据亨利·戈达尔(Henri Gooard)“七星文库”版塞利纳小说首卷所附塞利纳年谱编译而成。 P595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