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狼在放哨:阿巴斯诗集

good

一把雨伞被风摧折在人行道上。 P9

影子跟踪我,时而在前,时而在旁,时而在后。 P10

你不在时,白天和黑夜是分秒不差二十四小时。 P13

我失去我得到的。 P15

挑水者长长的影子投在开满樱花的树枝上。 P16

可惜我不是落在我眼睑上的第一片雪花的好宿主。 P18

一条河,流动。 P22

三名外国士兵的纪念品。 P28

充满烟雾的空气。 P29

茉莉的芳香。 P30

空气中鲜核桃的味道。 P31

很难看清卖防晒剂的广告牌。 P34

婴儿哭。 P35

年轻的新娘泪汪汪向那渔夫告别。 P36

多好啊每个人都走自己的路。 P37

一朵难闻的花。 P39

前面旅途漫长。 P40

看到“请勿触摸”我便手痒。 P42

天空是我的。 P43

排队时向前扭来拐去。 P48

官员海达里也似乎不那么可怕了。 P50

夏日正午。 P52

我躺在坚硬的地面上。 P53

脚痛。 P54

终于有一个夏天下午在聆听稻草人了。 P55

没有炊烟从泥屋升起,没有衣服挂在晾衣绳上。 P56

新月。 P57

很久了自从上次月亮出现。 P59

我得到的是蜂。 P61

井口上一个寂寞的男人。 P62

一群干活的男人。 P63

那种人多可笑,知道了还问。 P65

背靠泥墙。 P66

我选择不交新朋友。 P67

一半用于想昨天,一半用于想明天。 P68

无味的花散发的香气。 P72

没人来调解。 P73

井底一小片水反映的曙光。 P74

没有快乐。 P76

我日记里记录的一部杰作。 P77

黎明我又再生。 P78

尖。 P80

在我听来雪中饥饿的麻雀声音跟春天里一样。 P81

雪中的饿狼。 P83

孤独。 P84

脚印,大的小的,很快就会消失。 P88

月光之夜。 P89

早春。 P90

一个老修女独个儿吃早餐。 P92

蚱蜢又蹲又跳朝着只有它才知道的方向。 P93

在数百块大大小小的石头中只有一只乌龟在移动。 P94

它抽芽。 P95

它散落。 P96

在一个沉睡的男人身边一个女人,醒着。 P98

没有过路人,狗都没有。 P100

那株小幼树只被吹走两片叶子。 P101

那座毁坏的桥刮擦水面。 P106

无星之夜。 P107

满月小心翼翼爬上火山峰顶。 P108

六十六级长台阶通往花园尽头。 P109

一条面包在五个饥饿的孩子和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之间分享。 P110

一只活泼的蜥蜴。 P113

秋天风暴。 P114

这一回蜘蛛给桑树和樱桃树的枝丫联网。 P115

干旱。 P116

远方的雷声。 P118

我离开时到处铺满雪。 P119

蜘蛛小心翼翼地从一个老修女的帽上撤退。 P120

那乌鸦在白雪覆盖的草地里困惑地望着自己。 P121

大雨倾盆。 P124

两只蜻蜓,一雌一雄,擦身而过在橡树林中。 P125

地震甚至摧毁了蚂蚁储藏的谷物。 P126

穿黑衣的哀悼者中一个小孩盯着柿子。 P127

学童们把耳朵贴在废弃的铁轨上。 P130

易如反掌。 P131

风舞动稻草人的旧外衣。 P132

那个发烧的孩子目光穿过窗口望着雪人。 P133

风不会把被它吹入空中的风筝送回来。 P134

时间七点还差七分。 P135

数百只蝴蝶飞逃。 P136

喷气机画了一条线。 P138

鸟叫陪伴那个哭泣的孩子直到母亲回来。 P140

狗从远方回应,在月光照耀的夜里。 P141

没有人知道从小泉眼的中心里喷出的小溪流志在奔向大海。 P143

歌唱的夜莺惊逃。 P144

风啸鸣着穿过荒芜的山谷。 P146

月牙儿把精微的光照在几百把倦怠的镰刀上。 P147

垂柳。 P148

秋天的夕阳。 P149

雨下到海上。 P150

飞往西边的乌鸦加速。 P151

那体弱的村民,与一头受伤的动物步调一致,背着一驮棉花。 P153

当我离开,心无挂碍。 P154

摇篮里的婴儿在十二平方米的房间里并不知道他自己的床多长多宽多高。 P155

不是北。 P158

但不致于使我自己完全忘记它们。 P160

又多么近。 P165

收件人不详。 P167

雨来了。 P168

一株幼树长高了,伸向天空,对斧头一无所知。 P170

没人闻它们。 P171

人行横道上躺着某个人的纽扣。 P172

穿黑衣的人们经过盛开的樱花向一具遗体告别。 P174

鲜花盛开至今已有一年。 P176

对那座山来说它是下雪的地方。 P179

出于疏忽两条平行线相擦。 P180

柏树和老松树都一动不动。 P182

木材将于星期二准备好。 P184

吹号的士兵吹得实在差。 P187

一天。 P189

农民在河那边干活。 P190

“光荣”这个词在泥屋里一个穷学生的笔记本上。 P191

他可谓尖酸刻薄。 P194

下水道口一片片橙皮自己打转儿。 P195

也许。 P196

那个男人带着一把镰刀来了。 P198

浪潮对岩石的冲击。 P200

用旧袖子抹去一滴泪。 P204

死亡的痛苦日子。 P205

海岸上翻转过来的渔船边小鱼的骨架。 P208

终于完成统一。 P209

一望无际的大雨在怀着希望的人眼里。 P211

绿。 P212

其中一个聋哑人终于打破沉默说话了。 P213

生生死。 P214

一个楼梯口。 P215

我离开。 P216

一行诗遗失在海滨。 P218

就快结婚的姑娘们要求送她们诗集。 P220

海员把过剩的诗倾倒进海里。 P222

不显眼的杂货铺门上贴出告示:“不接受诗歌。 P223

两人都不知道。 P226

当我冰箱里没有什么我有诗歌。 P227

太阳一升起我的诗便消失。 P228

一页纸上一个词。 P229

或一个诗人政治家。 P230

如果我愿意我童年的旧鞋子就会出现在我脚前。 P232

朝沙漠里走去。 P233

这条小路没有尽头。 P234

我对紧急出口毫无经验。 P235

多享受。 P236

一夜之间我屋里数百株酸橙树都长高了。 P238

一张破凳子在我后院已有多年。 P241

我在一天里穿过东西南北。 P244

他们是机会主义者。 P245

早晨。 P246

一个断头戴着眼镜,无血,在我书桌抽屉里。 P247

按了按我的脉搏。 P248

这个餐前,这个餐后。 P249

虚弱,这个想法挥之不去。 P250

我以为自己发烧了。 P251

我想栽一枝花。 P252

在不久的将来有花有土。 P253

我嘴巴上有几千个回答。 P254

对见面的热望。 P255

今晚客人抵达。 P256

一个陌生人听见。 P257

心情沉重。 P258

荒芜。 P259

坏对我很陌生。 P260

让我们不谈朋友和对头。 P261

什么都别说。 P262

然而我们擦身而过。 P264

当她说我听。 P265

整天下雨。 P266

当你抵达你已抵达。 P267

跟我说话。 P268

你不离开。 P269

当她来她来。 P270

她温柔地离开。 P271

去年三个朋友死去,三个对头诞生,这都记在我每天的日记里。 P272

我们曾是两三年的敌人。 P273

否则就是我结束。 P274

而我又觉得单人游戏无聊。 P277

没发生什么事情。 P279

理解别人并不容易。 P280

然后,坐在方向盘前睡了二十分钟,又开了二十公里。 P281

我只是走呀走。 P282

黎明时分我躺在凹地边。 P283

前面,漫长、炎热的夏天。 P286

沉沉睡去,我时间安排不当。 P287

我一半朋友已经死了。 P288

我起来又躺下。 P289

我睡觉时草变绿了。 P290

有很多跟我一样的失眠者,每一个都在各自的孤独中。 P291

当我离开我正在离开。 P292

一千支箭在我手掌里。 P293

今天我待在家里房门不为任何人而开。 P294

有人大笑在一群穿黑衣的哀悼者中间。 P295

狼嚎。 P296

诗歌救了我。 P297

已有一段时间了。 P298

让我们超越快乐和悲伤。 P299

直到他逝世之后不久,有朋友想找阿巴斯一句译成中文的话的英文原文,怎么也找不到,于是求救于我。 P301

布莱希特是个大诗人,但他生前几乎只以戏剧家闻名。 P302

”也因此,诗歌起到了重新定义人生的作用:“一首诗,每次阅读都会因为你的心境和人生阶段的不同而显得不一样。 P303

在晚年做出如此大手笔的举措,是因为阿巴斯太知道它们的价值了,不管是对他自己而言还是对读者而言。 P304

仿佛我已找到一种每天制作有价值的东西的方法。 P305

我看见诗歌。 P306

像特朗斯特罗姆晚年写俳句,恰恰证明他宝刀已老,再也无力经营庞大复杂的结构了,于是顺手推舟,把一个或两三个原本可以发展成一首严密现代诗的句子记下来,变成俳句。 P307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