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草鱼

good

仓田在床上坐着侧耳倾听,倒没有听到什么。 P9

从山顶站开始,分为几路雪道,双板或单板滑雪者可以根据自己的技术水平和喜好,享受不同雪道带来的乐趣。 P10

“啊?是吗?为什么呢?”“是出于安全考虑,那里的路要晚一些才能修出来。 P11

滑雪场原本就是为了让双板滑雪者享受滑雪的乐趣而建的,在这样的地方却涌现出一群用一块板横行的年轻人,这对双板滑雪者来说可不是什么有趣的事情。 P12

“要是这样可就让他跑掉了!”根津升平心想。 P13

”“怎么会?他不是总说客人的安全第一嘛!”“要是客人不来,说这话也没用啊!”“不守规则的家伙根本称不上是客人!”根津正在不高兴的时候,对讲机里传来伴着杂音的男声——“听得到吗?本部呼叫。 P14

仓田一边说着“打扰了”一边打开了门。 P15

”“不过,这两条雪道已经占了中央雪场三分之一的面积。 P16

要是摔倒在这里面,也很难脱身。 P18

在前方十米的地方,单板滑雪者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P19

一阵压抑的沉默之后,中桓开口说:“我觉得这只是恶作剧!”“我也这么想……”宫内闪烁其词。 P20

内容讲得很轻松,但同时也能感受到犯人的自信。 P21

“喂!等等!还是听完社长的意见之后再说!”“好!”仓田低头认同。 P22

”辰巳回答,“我收到邮件之后,马上就到松宫本部长那里去了。 P23

然而,今夜看上去不会发生这样让人担心的事情。 P25

他从工作人员入口进了酒店,走向索道本部长办公室。 P26

仓田打开办公桌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张纸来。 P27

”“不过,就我一个人知道也帮不了什么忙。 P28

一直到他说完,她也没有吃惊地出声,只是瞪大了眼睛。 P29

“那我们向仓田先生报告一下吧?另一个同事已经定了!”根津站了起来,拍着桐林的肩膀,“就拜托你了!”好像没听懂他说的是什么一样,桐林惊讶地点了点头。 P30

仓田觉得头沉沉的,起身去了管理事务所。 P31

津野开动了索道,巡逻队的三个人依次上去,仓田最后上去。 P32

“到底打算怎么办呀?”仓田看着事业部的本部长松宫和中桓问。 P33

我们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埋了这样的罐子,这么说来,他们埋下爆炸物也不奇怪。 P34

考虑到犯人绑架了大量人质,这种场合我们也要不惜金钱呀。 P35

“怎么了?”绘留问。 P36

”入江的脸上露出落寞的笑容。 P37

因为不是假期,那天酒店的住客也少,滑雪场里也很空。 P38

他很担心,就摘掉了滑雪板爬上坡来。 P39

但在中桓和松宫出去之后,几乎没人说话。 P40

中桓离开了会议室,宫内和佐竹也跟着出去了。 P41

“所以说,请把最终决断的事情交给我们。 P42

”“马上就来!”说完仓田看着根津,“那请你向藤崎、桐林转达一下。 P43

这个令很多人蒙受不幸的事故,应该说是个案件。 P44

“要不你和本部长说说看?”“哦。 P45

“太赞了!比我想的还要大啊!”快人欢快地叫着。 P46

为了这个目的,她已经开始在新月町的居酒屋里打工了。 P47

“比我想的要小呢,”绘留说,“我以为叫‘金属探测仪’,会更大些。 P48

要是一点金属零件都没有的话,是不可能被探测到的。 P49

“我先去包抄!”“明白!”根津回答的一瞬间,绘留已经滑出去了数米,就好像是高山滑雪的选手一样,快速穿过林间。 P50

”根津看了一眼千晶,她还一直低着头。 P51

她没猜错,是幸太打来的。 P52

“等我一下啊!我也要去滑雪!”快人追了上来。 P53

“速度狂”快人在雪道侧壁上加速,展示自己的一百八十度、三百六十度的跳转技术。 P54

平时放在管理事务所里用于管理主页的电脑,现在被放到会议室里,主页管理员辰巳正在敲键盘。 P55

大家继续沉默,时不时地能听到辰巳敲键盘的声音。 P56

”“您不用这么费心,我本来是想自己出酒店住宿费的,而贵公司却准备了那么好的房间,我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P57

温暖的客厅里响着电子游戏的声音,少年正在电视机前打游戏。 P58

“怎么样了?”仓田问。 P59

”“不过,”辰巳回头看着仓田说,“这个时间能滑的地方有限。 P60

”“这是可以的。 P61

一到夜里天气就更冷了,感觉雪坡都冻上了。 P62

”又是说完就挂了电话。 P63

不可能没有人来拿走吧?”“不过,我就在滑雪场下面,我和桐林之后就没有人滑下来了。 P64

从收到恐吓信到现金交易,在进行每一步的过程中,仓田的心里都有这不过是个恶劣的恶作剧的想法。 P65

“所以刚刚我说呀,要是万一犯人带着钱跑掉了就好了。 P66

要是没有联系,就不知道下一步要做什么。 P67

中桓和松宫回来看完这封邮件之后,找社长商量去了。 P68

不能不满足他们的期待,跟平常一样压雪!”仓田困惑地看着松宫。 P69

抬头看到这个情景之后,根津重新戴好了太阳镜。 P70

“千晶!濑利千晶!哈,你还记得我呢!”好胜的濑利千晶高兴地笑了,“现在有空吗?我有点事情想问问。 P71

“怎么了?你还有别的事情吗?”“嗯……也说不上是什么事情。 P72

“是啊,的确吃了一惊。 P73

这对我们彼此而言都是最好的结果。 P74

“也没什么具体的想法。 P75

估计是有什么目的,不过我还真不清楚。 P76

绘留穿着巡逻队的制服站在那里,很难看出她在滑雪镜之下隐藏着的表情,不过她不停地看着四周,能看出她很不安。 P77

他迷惑地坐上了缆车,这个车厢只有他一个人。 P78

第十三个铁塔!根津向着缆车索道下的方向滑着。 P79

这次我方看到你方有人跟踪,但看出不是警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P80

其他知道这件事的人,只有一个叫作桐林的巡逻员,他当时正在做自己的工作。 P81

如果我们再按照要求付钱,那么就能得到一些信息。 P82

我和他聊了一下,是为了让儿子接受现实而来的,还说北月区没开放真是遗憾。 P83

虽然以自己的技术加入个俱乐部绰绰有余,但今天可不是为了玩才来跳的。 P84

“哎,怎么回事?向我们走来了?是要和我们打架吗?”“啊?为什么要在这里打架啊?”“不知道啊……可能是因为我们一直在盯着他看。 P85

“今天或明天就能决定。 P87

考虑到入江父子的心情,作为这个滑雪场的巡逻员,这是自己的小小礼节。 P88

松宫和中桓坐在一起,像昨天一样,他们俩今早应该也去和笕社长商议了。 P89

松宫不高兴地深深叹了一口气,撇着嘴说:“那就压压雪什么的吧!但是要是有人问起,就说是预防雪崩。 P90

“这么说我好幸运啊!这不是让我一个人滑谁都没有滑过的新雪吗?”仓田苦笑着说:“也可以这么说,不过我们的目的是检查。 P91

“刺激?”“被犯人刺激的。 P92

现在不仅要对上司唯命是从,还得对犯人唯命是从。 P93

“是呀!”“犯人到底想干什么呀?一个接一个地提出要求,现在突然就没有消息了,你不觉很奇怪吗?”“是呀,我也注意到了。 P94

“没问题!”藤崎绘留穿上滑雪板之后,开始在柔软的雪上滑了起来。 P95

”他边说边觉得羞愧,觉得自己不该和町办事处的熟人打这种官腔。 P96

仓田说:“的确是,很多店都关门了。 P97

“您这身打扮,什么情况?”因为根津穿了一身单板滑雪服。 P98

虽然那次事故不是滑雪场的责任,但要是重新开放出过事故的雪道,一定会有客人提出这样那样的问题。 P99

“更严密的说法是做出拍照的样子就行了,重要的是让犯人觉得被拍下来了。 P100

刚才不是说了吗,就算没拍到也没关系,只要让犯人觉得被拍到了就行了。 P101

雪国之劫2020新版白銀ジャック 小说电子书 第2张

听见松宫说“请进”后,他开门进去,看见松宫正坐在座位上抽烟,桌子上摊开放着这次越野大赛用的宣传海报,赫然在目的是“黛娜越野赛”几个大字——“黛娜”是这次比赛的昵称。 P102

不用想没用的事情,你就着手解决现在的问题吧!现在我们必须考虑的是下次犯人会告诉我们什么信息,我们到时候要怎么办,对吧?”“这个……我也是这么想的。 P103

“要是有没人的地方就好了,这样只要他站在滑雪场上,就渐渐可以滑了。 P104

要是接受我们的要求,请遵守如下要求:二十四小时之内准备五千万现金。 P105

滑雪场不会报警的事情,在第一次现金交易的时候犯人就应该知道了。 P106

”“这个还不知道,不过还是请你们去送钱,可以吗?”根津立刻看着藤崎绘留:“绘留行吗?”她盯着根津:“我是可以,不过你想要做什么呢?”“怎么这么问?”“不是说过好几次了吗,不要想着做什么奇怪的事情!”根津一脸沮丧:“我是为了滑雪场考虑,怎么被你说成做奇怪的事情呢!”“请你理解一下!顺利地完成交易,对滑雪场来说是最好的结果。 P107

真是要理解这个孩子的处境啊!”“我也这么想,不过痛苦的不仅仅是达树君。 P108

不过,遗憾的是那里的索道还没有开,只能用雪地摩托来回运送他们。 P109

今天一早,仓田请求松宫准许向入江父子开放一部分北月区域。 P110

狭窄的道路突然变得开阔,右手前方就能看到滑雪场了。 P111

这个爱吃甜食的男人,此时莫名地心慌意乱。 P112

“姐姐,你又去练跳台?”“嗯,我想练一下自由式,最近都没怎么滑过。 P113

”“对啊,是这么回事,的确如此。 P114

”千晶心里这样想着,走向藤崎绘留。 P115

之后,入江达树停了下来。 P116

这个地方对于入江先生来说,肯定是个伤痛的回忆。 P117

不过,因为在雪坡上,再加上穿着滑雪靴,他跑不了多远,很快就摔倒在雪里。 P118

“您打算等会儿要做些什么呢?”根津看着他们俩问,“要是想在新月滑雪,我会为你们准备缆车券。 P119

”桐林在一旁“嗯”了一声,似乎不同意根津的说法。 P120

这时,绘留骑着雪地摩托回来了,真是刚刚好啊。 P121

他走到跟前,拿了起来,没想到那么重。 P122

从那里横穿过去,有无数条下山的路,估计他们要从那里走。 P123

总说公司经营不善,好几年也没涨过工资了。 P124

“不知道,不过估计是哪位客人吧!藤崎小姐不是说客人的安全是第一位吗?”“她说的不是客人,是客人们。 P125

”“我也去!”幸太说。 P126

根津他们就在自己前面,千晶想自己下来时有可能会被他们看到。 P127

超级回旋雪道的最大坡度是四十度,但从上往下看有垂直的感觉。 P128

绘留几乎没有减速地滑过根津他们,不过她背的双肩包依然鼓鼓的,看来没有进行交易。 P129

“没关系,你坐着吧。 P130

根津又一次低头行礼之后,离开了办公室。 P131

她把滑雪镜架在头顶,双手抱在胸前。 P132

就算前面编得好,还是会露出马脚。 P133

“这就是全部。 P134

”濑利千晶再次看着滑雪场:“也许是恨这里。 P135

“我也这么想,不过这也是突然想到的,时机也对得上。 P136

“就请你听我的!估计明天犯人会提出新的要求。 P137

“是呢,您两位也是住在皇家套房,和入江先生一个楼层。 P138

不一会儿,幸太随意坐在地上,啤酒喷射出来的泡沫弄湿了他的膝盖。 P139

幸太生涩地说:“你要是这么说,也是……这个道理……”“不管怎么说,知道了危险而保持沉默可不行,要负起责任来!”“那我和哥哥不去滑雪场就是胆怯了?”千晶吐出一口气,语气缓和地说:“你们这样没关系的,只是别劝我了。 P140

“有什么事情吗?”根津看着两个人,然后又说,“好像也没什么吧。 P142

他们到滑雪场之后,和入江先生也熟悉起来。 P143

他走到仓田身旁,小声说:“糟了!还是没有消息!”仓田不禁不快地说:“这个时间还没有消息!真是什么时候都要摆出煞有介事的架势!”“难道是犯人要终止计划了?”也不是一点可能性都没有。 P144

车子司机位置的车窗摇了下来,上山探出了头。 P145

这么做对我方而言没有任何麻烦,也没有损失,而你们却要陷入已经付了六千万却解决不了滑雪场里的爆炸物的困境。 P146

“是啊。 P147

”根津重新握好了手机,直到刚才那一刻他还下定决心自己运送现金。 P148

他的脑海中有两种想法交错相织:一个是入江义之,他和达树到哪里去了?还是说他就是犯人?另一个是交易,是不是要按照仓田的要求眼睁睁地看着犯人把钱拿走?路过酒店的时候,他听到有人在叫自己,是总务部长宫内,他站在工作人员的出入口。 P149

“到时候再说,我觉得没关系的。 P150

也许这次能做成!”桐林没有回答,一脸不知为何的低落表情。 P151

“停车场。 P152

“根津君在哪里?”仓田问。 P153

所有人都去了二楼的酒吧,在窗边并排坐下。 P154

”仓田说,“我还是先祈祷交易能够顺利进行。 P155

他们两个人一直站在酒店的滑雪场出入口附近,观察着绘留的动静。 P156

绘留也很快出了站,她把双板立在雪上,并没有穿上,而是看着四周,估计还没有得到下一步的行动指示。 P157

他拿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很是吃惊,是入江义之打来的,他急忙接起电话。 P158

当他滑了一半的时候,感觉视线里有什么动了一下,他立刻减速看向那里。 P159

”绘留放下望远镜说,“他滑走了!”这个不用望远镜也能看见。 P160

根津看着千晶,不知道她究竟要干什么,只见她低头看着山崖下面。 P161

“根津君他们去追……拿走钱的人了!”“拿走钱?”“我按犯人的要求,在超级技巧雪道的某个地方找到他们事先埋好的双肩包,把钱装了进去。 P162

”“不管是一亿还是两亿,现金没有交到犯人手里,就没有意义!”“您说得是,是我太轻率了。 P163

拿走现金的人不知道停在了哪里。 P165

似乎注意到了根津,黑衣服回头看他,感觉很焦急。 P166

不过,对千晶来讲,再怎么狭窄的林间小路,和四个选手在弯弯曲曲的雪道上相互冲撞的单板越野大赛相比,实在不算什么。 P167

“是我,怎么了?”“抓到了,不过这家伙不说实话,说我认错人了。 P168

“等一下!你能先等一下吗?但别让他跑了!”“好的!这家伙没打算逃跑,等你决定了再给我电话吧。 P169

”千晶想要抓住增渊英也的手腕,但他赶快避开了。 P170

“根津先生,快给仓田先生打电话,让他告诉社长等人,你们已经抓到我们了。 P171

估计接受这种报告之后,他们不会展开调查,而是帮着掩盖。 P172

正在这时,藤崎绘留冲了进来。 P173

“从根津君抓到的犯人那里听到的!他们已经全部供认了,同时也告诉了我到底是谁埋下的爆炸物!我知道你们所有的计划了!社长,请您三思!”“你在说什么?他们的话能信吗?你到底是不是我们公司的员工?”“您这么做还是社长吗?”“你说什么呢?!你知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是谁的是您吧!”笕社长瞪着眼睛,动静很大地站了起来,打算就这样走掉。 P174

”仓田不爽地说:“请您继续打电话,直到打通为止,一定要阻止爆炸!要是做不到,你们所有人都要坐牢!这是谋杀,现在有人在北月区!”笕社长吃惊地合不上嘴。 P175

“你说的是大路吧?穿过树林有近路,没关系!这地方我很熟悉,从小就在这里玩,每棵树的位置我都记得!”看着英也自信地向前滑的背影,千晶想象得出要他舍弃这个滑雪场的痛苦。 P176

要是在北月区建了赛道,就没有在比赛后关闭的道理。 P177

听到她的话,英也在缆车中难过地抱着头。 P178

根津一直按着车子的加速开关,并不时地看着后视镜,但是后方除了飞起的雪烟什么也看不到。 P179

“别糊弄我!我都知道了!”意识到自己很难蒙混过关,小杉无奈地耸耸肩。 P180

刚走了一段,又看到前面有人,穿着深蓝色的衣服,是入江义之,旁边是达树。 P181

“去看看!”两个人向滑雪场跑去,在索道乘车站旁边看到了上山禄郎,不知为何日吉友惠在不远处站着。 P182

“解释完了吗?”仓田问根津。 P183

他递给仓田一张纸,仓田快速地看了一下,上面写着有些出乎意料的事。 P184

不过经营滑雪场要考虑的问题不只是这些,北月区还是很不错的,剥离之后有些可惜。 P185

根津按照号码牌找着,不一会儿,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P186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