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秘战争 美国长臂管辖如何成为经济战的新武器

good

1968年,这家公司兼并了电信公司阿尔卡特,开始涉足电话、计算机、手机、网络连接器等业务。 P7

这些聪明的头脑与战后法国领导人的政治远见实现了完美的融合,两者共同重建了法国的工业和经济主权——此前在“二战”中,在被德国占领的六年里,法国的工业和经济都曾遭到严重破坏。 P8

在野党的右翼党派成员希望举行辩论,甚至要求成立一个调查委员会。 P9

那些本应该守护法国工业的人未能履行自己的职责。 P10

这是一种彻头彻尾的强迫政策,企业如果不遵守法令,就会遭到美国政府[12]的追捕。 P11

这些法律真的像对外界宣称的那样高尚吗?我对此进行了调查,在许多观察者[15]看来,美国法律的对外输出目的颇为可疑。 P12

这同样是法国反间谍组织的观点。 P13

这些大银行还向投诉它们的客户支付了1 330亿美元的赔偿金。 P14

[24]同日,美国驻德国大使敦促德国企业立即离开伊朗。 P15

作为一名政治学家而不是法学家,我考察了法律如何被用作经济战的武器。 P16

这不会为全人类带来任何收获,却会让我们失去一切。 P17

他甚至威胁道,如果国际刑事法院继续调查驻阿富汗美军士兵的行为,那么会考虑对国际刑事法院实施制裁。 P18

[24] 2018年5月底,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提出了12项条件,作为与伊朗之间恢复信任关系的前提。 P19

东西方对抗终结,美国自此把国家战略重心转向了捍卫经济利益。 P21

美国只手遮天,肆意挑选那些可以与其结盟的国家,打击不与其结盟的对手。 P22

随后美国国会决定通过一部法案——1977年12月19日颁布了《反海外腐败法》。 P23

为了更快速地完成任务,赫尔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战犯、日本黑社会头目儿玉誉士夫接上了头儿。 P24

国务卿亨利·基辛格为国家安全忧心忡忡:中央情报局的秘密及其内部网络的曝光对美国的国际形象极为不利。 P25

无独有偶,在意大利和荷兰,洛克希德公司也如法炮制。 P26

1975年,美国三大进口企业之一的联合商标公司的总裁伊莱·M.布莱克自杀。 P27

“不少企业供认曾对外国政府领导人、政客或政党行贿,金额累计超过3亿美元。 P28

微小的风险能换来巨大的利润,所得远偿所失。 P29

当时美国政府采取了较温和的手段,其最大的顾虑就是,在美国境外无法搜集到足够多的证据。 P30

这部法律最受人们质疑的地方是如何制裁发生在境外的违法行为,而且往往别的国家和美国的法律体系并不兼容。 P31

2011年美国证券管理部门——证券交易委员会——和美国司法部联合向匈牙利电信公司开出一张数百万美元的罚单,其贪腐行为涉及该企业在马其顿和黑山的市场。 P32

主宰开头难吉米·卡特明白,推动《反海外腐败法》绝非易事。 P33

“关于司法上的问题,很多国家的代表表示,即使存在一个强有力的域外管辖机制,它也无法和本国法律相容。 P34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如法炮制《反海外腐败法》一场旷日持久的游说和司法外交拉锯战打响了。 P35

该公约自1999年2月15日正式生效。 P36

同年,拉丁美洲加入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34个国家中有33个联合签署了《美洲反腐败公约》,随后2003年非洲联盟也通过了《非洲联盟预防和打击腐败公约》。 P37

[26] Emmanuel Breen, FCPA. La France face au droit américain de la lutte anticorruption, Joly éditions, 2017, p. 24.[27] Emmanuel Breen, FCPA. La France face au droit américain de la lutte anticorruption, Joly éditions, 2017,第13页。 P39

自1962年始,美国通过法案对古巴实施禁运措施,[2]希望借此封锁古巴的经济,进而鼓动古巴人民推翻卡斯特罗政权。 P40

[8]《古巴自由与民主团结法案》被表决通过,不过该法案更为人熟知的名字是《赫尔姆斯-伯顿法》,也就是法案的提交者——两位国会议员的名字。 P41

从法案背后的逻辑来看,卡斯特罗政权被妖魔化到了极点。 P42

[12]而事实上,这些被没收的财产恰恰可以指代古巴几乎所有的产品和服务,因为革命后卡斯特罗政府将其全部国有化,这进一步使《赫尔姆斯-伯顿法》成为服务美国经济利益的强有力工具。 P43

法案意在切断两国支持国际恐怖主义行动的经济来源,摧毁其获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能力。 P44

违犯者(个人及企业)将面临被美国列入特别指定国民名单[17]的风险,这可是份颇具威力的经济死刑名单,由美国财政部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建立,[18]美国财政部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是隶属于美国财政部的利器,专门负责对禁运国家执行制裁,美国禁止任何国家的企业与特别指定国民名单上的个人、企业发生往来关系。 P45

双方将纠纷交予了国际常设法院受理,最终国际常设法院做出支持土耳其的判决。 P46

不过国内立法要具备对外效力,需要具备一定条件。 P47

[23]依照国际法,对于实质性侵害本国利益的行为,一国应当采取合理的应对措施,而且,一国亦应判断该侵害行为是否基于直接故意。 P48

米歇尔·科纳尔写道:“在未经国际社会合法授权的情况下,美国单方面授予自己打击违犯国际法行为的权力,至此美国的全球化扩张已经超过必要限度了,因为美国妄自以‘世界管辖权’来适用国际法。 P49

布里吉特·施特恩写道:“美国企图借助这两部法律来发挥其经济武器的效用,最终达成规范政治秩序的公开目的:孤立古巴、推行美国式民主、倒逼伊朗和利比亚失去一切支持恐怖主义行动并发展军工业的资金来源。 P50

俄罗斯前外交部长叶夫根尼·普里马科夫说得更加直截了当:“法案不可接受,非常不利于中东地区的和平与稳定。 P51

为了获得这些国家的支持,菲德尔·卡斯特罗还签署了鼓吹政治多元化和自由选举的峰会宣言。 P52

在法律层面,加拿大、欧盟、墨西哥都将矛头指向美国,并进行抵抗和反击,谴责美国公然违犯国际法。 P53

”[37]加拿大、墨西哥、欧盟出台的应对性法律围绕着四个主轴展开:严禁本国国民屈服于美国法的命令;对违犯《欧盟阻断法案》规定的人进行处罚;忽视美国的立法决策与立法成果;最后,即实施反制措施,[38]专门针对从美国法院获得有利判决的美国企业与公民。 P54

第三个主轴就是对美国法的效力置若罔闻,参见《欧盟阻断法案》第4条、加拿大的法案第8条,[42]以及墨西哥的法案第4条。 P55

那一年,里根总统希望对苏联技术的出口禁运扩大到美国跨国企业的欧洲子公司,而当时这些公司正在进行连接西伯利亚与西欧的天然气管道建设项目。 P56

从1996年4月起,美欧双方就开始安排协商讨论。 P57

美国主张其制定具备域外效力的法律是出于政治领域的考量,与经济无关,所有对外制裁措施都是为了捍卫本国安全与利益,还援引了《关税及贸易总协定》第21条有关“涉及国家安全的例外情形”作为抗辩理由,所以这些事务已经超出了世界贸易组织这种经贸组织的管辖范围。 P58

缓施的条款内容是:允许美国公民向法院对占用其财产(指古巴革命后古巴政府强征的财产)获利的非美国企业和个人起诉,或者同他们自认为是合法所有权人的国有化公司进行商贸往来。 P59

法国、德国和英国也保持了与伊朗的贸易往来,尤其是在能源领域。 P60

道达尔前法务总监阿兰-马克·伊里苏认为:“《赫尔姆斯-伯顿法》和《达马托法》就是美国在政治上倒行逆施的范例。 P61

《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规定三国的企业、商家可以自由往来。 P62

法国工业和邮电部长弗兰克·博罗特拉表示:“为了国际关系的平衡与多元化,法国国会一直对古巴开放……也正因如此,法国以及欧盟坚决反对美国出台的具有域外效力的法案,比如《赫尔姆斯-伯顿法》。 P63

而另一家法国企业即将吞下这场竞争的苦果——法国保乐力加集团。 P64

[67]有趣的是,第211条经常被戏称为“百加得法案”,因为很多人怀疑第211条没准就是由百加得的律师团队起草的。 P65

[12] Traduction tirée de l’article de Brigitte Stern,“Les lois Helms-Burton et D’Amato: une analyse politique et juridique”, Europa-Institut der Universit?t des Saarlandes, 1997, p. 2-3. https://europainstitut. de/fileadmin/schriften/363.pdf[13] Déclaration du représentant Bob Livingston, 142 Cong. Rec. H 1731, 6 mars 1996. https://www.gpo.gov/fdsys/pkg/CREC-199603-06/pdf/CREC-1996-03-06house.pdf.[14] 即著名的洛克比空难,涉案主犯为两名利比亚人。 P66

https://laws-lois.justice.gc.ca/ fra/lois/F-29/.[34] “Ley de protección al comercio y a la ínversión de normas extranjeras que contravengan el derecho internacional”, 为保护(墨西哥)违犯国际法的外国标准的贸易和投资而通过的法律。 P68

参见Michel Cosnard,“Les lois Helms-Burton et D’Amato-Kennedy, interdiction de commercer avec et d’investir dans certains pays”, Annuaire fran?ais de droit international, vol. 42, 1996. p. 55。 P70

这些法律是在特定的经济和政治背景下通过的,大多数是新法,其余则为适应国际环境的需要进行了修改。 P72

21世纪初,安然、阿德菲亚、施乐、世通的经济丑闻接踵而至。 P73

2001年12月,随着互联网泡沫破裂,安然公司股价暴跌。 P74

此前,企业一直参考私营机构财务会计准则委员会制定的准则。 P75

如此一来,美国银行可以直接访问与其有业务往来的外国银行机构的数据。 P76

美国总统乔治·沃克·布什于2001年10月26日签署了美国《爱国者法案》,其中部分条款使《反海外腐败法》的力度得到强化。 P77

作为国际足联总部所在地,欧洲从来没有想要对此行为叫停。 P78

[14]法国政府积极寻求折中办法,而不是质疑诉讼的实质内容。 P79

需要提及的是,就在同一天,在同一个城市——黎巴嫩正陷于全面内战中,另一场自杀式袭击造成58名法国伞兵在德拉卡尔营地死亡。 P80

这是2016年华盛顿在《对恐怖主义资助者实行法律制裁法案》投票期间发出的信息。 P81

那法国呢?萨卡里亚斯·穆萨维是法国移民,被认为是该恐怖袭击的第20号成员,在攻击发生几周前在美国被捕,只因当时他在参加飞行培训?虽然袭击发生时穆萨维正被关押,但弗吉尼亚州联邦法院以参与策划“9·11”恐怖袭击事件将他定罪,判处无期徒刑(2006年5月裁决)。 P82

这一范畴的精确度至关重要,因为它关乎美国政府是否有权起诉一家企业。 P83

https://www.legifrance.gouv.fr/eli/ decret/2015/10/21/MAEJ1524557D/jo/texte.[17] “états-Unis : des familles de victimes de la Shoah attaquent la SNCF”, L’ExpressAFP,17 avril 2015.[18] 毛拉是伊斯兰国家(或地区)对人的一种敬称。 P85

美国司法体系(普通法)实行对抗制,而法国的民法或大陆法,实行纠问制。 P86

[2]在美国最高法院看来,“认罪不仅是承认已经犯下的罪行,也是被告认可某种未经诉讼而达成的判罚决定——放弃在法官或陪审团面前为自己辩护的权利”[3]。 P87

就如同大家起的外号那样,这些橡皮图章法官往往不了解案情卷宗,不问任何问题,只负责盖章签字。 P88

[10]他的立场使他的一些同僚有所触动,但敢于做出改变的法官终究是极少数。 P89

“要注意到,在巴黎,所有为英美律师事务所驻巴黎办事处工作的商业律师中,只有一小撮人是了解内情的,因为个中流程非常复杂。 P90

因此,想了解法律的红线在哪里是极其困难的。 P91

因此,该岗位一定要由资历深厚、薪水优渥,特别是经常与该企业最高层负责人有直接联系的人负责。 P92

然而,美国政府却毫不犹豫地要求企业调查近6年来的各种交易。 P93

[16]这种做法在法国检察官或律师看来是十分奇怪的,而在美国检察官眼中,内部调查的目的并不是为企业辩护,恰恰相反,是为了推倒它。 P94

”[18]这是一项类似于记者或者警察的工作……事实上,雇员们常常会有他们企业聘请的律师在刻意往对企业不利的方向调查的感觉。 P95

英美律所巴黎办事处的另一位律师也表示:“我不会让雇员们在这些文件上签字。 P96

律师公会由此要求被讯问人有权利重新审阅他说过的话的逐字记录,并在同意的情况下签字。 P97

美国政府会用十项标准来评估这份合规文件的质量,这十项标准也被称为“菲利普因子”[24]:违法行为的性质和严重性,该企业的前科,应受惩治行为的实施次数,企业配合调查的积极程度,整顿行为的落实效率,企业自我曝光其应受惩治行为的意愿,企业采取的整治这些行为的措施,对其股东和公众的可能惩罚的各种后果。 P98

有时当美国司法部认为企业内部的反腐败程序无懈可击时也会放弃起诉。 P99

公司监察员撰写的报告是极为全面的。 P100

“我得告诫自己不是部门审查官。 P101

人们很难弄清违法的界限,因此所有人都对这部法律不屑一顾,包括美国政府、法国司法部和法国企业。 P102

因此,企业的高层及其律师只能畏畏缩缩、不敢吭声。 P103

企业无权在媒体面前以自己的立场陈述事实,否则美国企业就会打击报复。 P104

但它是否完全遵守了美国宪法呢?直到21世纪初,美国最高法院的一个法官写道,法院“一般会把模棱两可的法条以不会与其他国家发生不合理主权争端的方式解释出来。 P105

此外,最高法院把问题分成了多个方面:第五修正案——特别是反对强迫自证其罪原则,只适用于个人而非企业。 P106

这一判决表明了美国司法机关并不是无懈可击的。 P107

[1] Diane Protat,“Les aspects la?ques dans les procédures civiles et pénales”,Revue internationale de droit comparé, vol. 66, n°3, 2014, p. 740. https://www.persee.fr/doc/ridc_0035-3337_2014_num_66_3_20415.[2] George Fisher, Plea Bargaining’s Triomph, A History of Plea Bargaining in America,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3.[3] Cour suprême, affaire Brady v. United States, 397 US 742, 748 (1970). Cité et traduit par Jean Pradel,“Le plaider coupable, confrontation des droits américain,italien et francais”, Revue internationale de droit comparé, vol. 57, n°2, 2005, p.481. https://www.persee.fr/ doc/ridc_0035-3337_2005_num_57_2_19357.[4] Antoine Garapon, Ioannis Papadopoulos, Juger en Amérique et en France, Odile Jacob, 2003, p. 72.[5] 美国财政部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的职责是确保在金融领域美国的各种国际制裁在合乎相关法律的情况下运行落实,特别是在《反海外腐败法》的框架下。 P108

https://www.documentcloud.org/documents/515229-aresource-guide-to-the-u-s-foreign-corrupt.html.[14] 2018年9月的采访。 P109

[30] Pierre Lellouche, Karine Berger,“Rapport d’information sur l’extraterritorialité de la législation américaine”, op. cit., p. 69.[31] 自2016年改称法国反腐败局。 P110

欧洲企业承受的损失首先是经济层面的:21世纪初便缴纳了几千万欧元的罚款,随后罚款数额以几亿欧元的数额不断增长,至2014年,欧洲企业缴纳的罚款已达数十亿欧元。 P112

2016年2月,皮埃尔·勒鲁什提出建立一个议会考察团,调查美国司法中的域外管辖问题。 P113

只要该企业有一个莫须有的罪名或嫌疑,他们就可以使用各种入侵性技术手段展开调查。 P114

当奥朗德政府中一位身居要职的部长听了她的观点后,多少说了句中肯的话:“这一切显然是极为复杂的!”而不愿行动起来的企业也是这个态度。 P115

法国高层领导人是不是觉得他们无力和美国抗争呢?皮埃尔·勒鲁什和卡利娜·伯格并不赞同这一观点,他们认为和美国的合作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P116

法国议会咨情代表团在2018年4月呈交的报告中,主张强化经济领域中的情报搜集方式,推动国家和区域各部门的协同合作,保护国家经济利益。 P117

在法国高层内部,这一话题是个禁忌,甚至被鄙视埋没。 P118

[1]在美国眼中,法国司法制度中的反腐败条例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成员中最为宽松的。 P119

许多政治人物,如法国前内政部长夏尔·帕卡以及知名企业道达尔纷纷成为调查对象,该调查还引发了法国国内的一起诉讼,但2013年法院宣判被告无罪。 P120

法国借此意图传递的一个明确态度是,法国人有能力制定自己的政策,美国当局须停止对法国企业“漫天要价”,如果法国企业的腐败属实,那么也应该由法国经济与财政部来收取罚款,轮不到美国插手。 P121

依照法案,违规的公司将面临高达500万欧元或者非法牟利所得10倍的罚款,并且判决生效后5年内不得进入欧盟公开市场,也不能获得国际大型资助机构,如世界银行的资助、贷款。 P122

法国国家反腐局负责人夏尔·迪谢纳谈道:“有些国家利用其他国家监管制度的缺位,充当人道主义警察的角色去追究他国的腐败行为,事实上并非出于正义,更多的是开展不正当竞争。 P123

要知道,一旦企业认罪,法国国内外公开市场的大门就会对其关闭。 P124

无论如何,法国还是达到了它的目的,解决了法国企业腐败难题,只不过是采用美国模式。 P125

[9] Pierre Lellouche, Karine Berger,“Rapport d’information sur l’extraterritorialité de la législation américaine”, op. cit., p. 35.[10] 2017年6月的采访。 P126

这一部分我们来研究这些问题,以了解阿尔斯通、德希尼布、西门子(明天可能就轮到空中客车)等公司是否与美国竞争者受到同等的待遇。 P128

“在反腐败斗争以及更广泛地打击经济犯罪的过程中,我们发现其与以前打击黑手党和恐怖主义之间存在一些共同特征: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轻证据、重口供的倾向。 P129

高出80倍!(顺便提一句,西门子因承认行贿,同时被德国司法部判处天价罚款。 P130

美国政府的目标公司确实为了占领市场实施了贿赂行为。 P131

他赞成与不对美国阿谀奉承的国家建立贸易关系。 P132

它召集西门子的高管,责令他们进行内部调查。 P133

该公司还在光学网络市场、DSL(数字用户线路)接入系统和路由器等方面处于世界领先地位。 P134

美国司法部和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开始调查阿尔卡特于2001—2006年在哥斯达黎加、洪都拉斯、中国台湾和马来西亚行贿一事。 P135

前阿尔斯通电网公司的法务总监皮埃尔·拉波特声称,柏珂龙非常清楚公司内部存在腐败,但糟糕的是他早已对此习以为常。 P136

柏珂龙认为自己已经处理妥当,终结了行贿案,无惧美国的威胁,然而麻烦却接踵而至。 P137

公司内部警告可能成为美国司法部目标的大约50名高管尽量不要出国。 P138

美国对他的这一决定可谓欢迎之至。 P139

但是他又能做些什么呢?毕竟法国政府并不是阿尔斯通的股东。 P140

涡轮机的制造是法国核电站运行中不可或缺的一环,而现在落入了美国人之手。 P141

“即使这可能不是决定性的因素——根本原因还是经济压力。 P142

法国兴业银行还被指控在伦敦银行同业拆借利率[30]上弄虚作假。 P143

这一数额是根据两年前美国政府处罚英国渣打银行时做出的6.5亿美元罚款预估的,渣打银行当时也面临同样的指控。 P144

2004年的首次评估中,佳利律师事务所曾得出结论称没有风险。 P145

有些人对企业感到沮丧,陷入巨大的苦闷之中。 P146

如此,华盛顿才能放心。 P147

20世纪70年代,该公司已经拥有世界级的规模,并收购了全球范围内的其他同类业务公司(斯卑西姆、KTI、荷兰动力技术国际公司、克莱布斯)。 P148

美国政府和德希尼布通过休斯·哈伯德和里德律师事务所达成了一项协议。 P149

http://www2.assemblee-nationale.fr/15/autres-commissions/commissionsd-enquete/commission-d-enquete-sur-les-decisions-de-l-etat-en-matieredepolitique-industrielle-notamment-dans-les-cas-d-alstom-d-alcatelet-de-stx/(block)/RapEnquete.[14] 在由奥利维尔·马莱克斯主持的听证会上,皮埃尔·拉波特在调查委员会前所做的陈述,后者负责审查国家在工业政策方面的决定,第493页。 P150

Compte rendu n° 36, p.2. www.assemblee-nationale.fr/15/pdf/cr-cepolind/17-18/c1718036.pdf.[22] 该法令将2005年《货币和金融法》第R153-2条的适用范围扩大到水、卫生、能源、运输和电信领域。 P151

Arnaud Leparmentier,“Les trésorières de la Société générale à la merci de la justice américaine”, Le Monde, 18 décembre 2018 ; Valérie de Senneville,“Les cadres, grands perdants de la justice négociée”,Les échos, 14 et 15 décembre 2018.[32] 2017年9月在巴黎的采访。 P152

这是他两年前要求法务总监约翰·哈里森进行内部审计后得出的结论。 P153

她先后为高盛集团私人银行业务部的经济情报部门和化险咨询公司(英美系的经济情报事务所)效力,之后她担任Exiger(从事监管、风险管理及合规业务的公司)伦敦区的调查部门主任。 P154

[1]当时,波音公司这家芝加哥巨头强烈反对美国国会的政治决定,因为美国国会决定关闭美国进出口银行。 P155

空客高管回应:当前形势已不可能使用阻断法令;最保险的方式是向英国欺诈重案办公室“自首”,以规避美国司法部的盘查。 P156

空客可能正是通过将非法隐匿的资金用于投资马里的金矿,来为获得向马里提供军事装备的大合同增添筹码的。 P157

在恩德斯眼中,埃雷门科代表了公司的未来,他是那个可以将公司变成“航空行业的谷歌”的人。 P158

他是一个纯粹的亲大西洋主义分子。 P159

空客的法务总监约翰·哈里森可能会因大规模清理门户而愤懑,毕竟他是恩德斯最忠诚的伙伴。 P160

空客防务部门的一名高管感慨道:“当团队连掌舵人都没有的时候,该怎么鼓舞士气?”[10]另外,负责飞机实地销售的团队也纷纷离开。 P161

但谁喜欢把所有鸡蛋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呢?美国的波音,甚至是行业新贵——中国或俄罗斯的公司,都可以通过打造具有竞争力的模型让空客项目的成功变得岌岌可危。 P162

一名男子向这家法企提出该任务,同时坦陈他不是真正的资助人,而且无法提供客户的名字。 P163

这位神秘客户质疑国际调查记者联盟无懈可击的公正客观,想弄清楚背后是否存在操纵行为。 P164

后者与时任哈萨克斯坦总统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有私交,同时也是“哈萨克斯坦门”的主要嫌疑人。 P165

[8] Simon Goodley,“ENRC Splits with US Law Firm Overseeing Corruption Inquiry”,The Guardian, 11 avril 2013.[9] Bruno Trévidic,“Airbus change de directeur commercial en plein vol”, Les échos,14 et 15 septembre 2018.[10] 2018年5月在巴黎的采访。 P166

他们牵头掀起各项司法程序,决定企业要缴纳的罚款数额和要受到的判罚程度。 P167

“他就是大老板们的克星,”一位企业律师回忆道,此前他曾为一家欧洲大银行辩护,“他以善于把企业一刀一刀凌迟处死直到它们认罪伏法而著称”[1]。 P168

”本杰明·劳斯基想要做出行动,拯救这个被贪得无厌又有恃无恐的企业家污染的世界。 P169

他针锋相对,质询纽约州相关高层是否在美国企业的财产利益受到侵犯时起到了保护作用。 P170

本杰明·劳斯基并不是最令企业恐惧的人物。 P171

2011年,时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的多米尼克·斯特劳斯-卡恩因被控在纽约一家酒店性侵女服务员而被逮捕,并在国际媒体面前被铐上了手铐。 P172

值得一提的是,只愿与纽约和华盛顿的大型律所打交道的美国政府可帮了这些律师事务所的大忙。 P174

但最近发生的一些事却让人生疑。 P175

早前,尹清枫曾到法国了解护卫舰的生产状况——汤姆逊公司在两年前曾向台湾出售价值为160亿法郎的6艘护卫舰。 P176

“某些媒体报道质疑英美律师的可信度,这让我失去了不少客户。 P177

随后我便离开。 P178

“我们的一名律师说,他们害怕我们没有充分的动力来寻求真相。 P179

奥利维尔·多尔冈和斯特凡妮·洛姆愿意无偿为法国经济部工作。 P180

不过纽约州律师协会建议律师在前述情形下向司法机关透露客户信息前审慎考虑,尤其应当根据客户与涉事企业的关系来判断事态的严重程度。 P181

要是律师及其客户败诉,就只能将信息提供给监管部门了。 P182

据西门子估计,公司为了开展内部合规调查,已经花费逾10亿美元。 P183

通过在欧洲开设办事处,佳利等大型律师事务所在“马歇尔计划”的推动下,负责重建被战争蹂躏六年的欧洲。 P184

[28]法国甚至欧洲的法规往往束缚着对商法感兴趣的律师。 P185

但仍然晚了一步,欧洲与英美国家之间已经有了巨大的差距。 P186

他们占据地利,蛰伏良久,伺机而动。 P187

[41]抢下一个案子就能多赚几百万欧元。 P188

”普通法系影响力的下降是否是英国脱欧的延续?弗雷德里克·佩尔蒂埃希冀下一场司法战役能在欧洲大陆打响:“只有借助大陆法系,法国法才能获得认可,英美法系的影响力也会减弱…… ”[43]普通法系与大陆法系:商法之争两大司法体系的对峙已有20余年。 P189

”法乐菲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帕特里克·帕特兰反驳说,2010年他和克劳德·雷维尔合作撰写了商业环境报告。 P190

[8] 2018年6月在伦敦的采访。 P191

[16] 在被任命为战略信息及经济安全专员前,让-巴蒂斯特·卡尔庞捷一直领导非法金融资本流动的信息搜集和处理机构,该机构隶属法国经济部,旨在打击走私、洗钱及恐怖主义融资。 P192

2018年3月11日查阅。 P194

官方声称要通过切断获得资金的渠道来打击“非民主国家”、恐怖主义和国际犯罪。 P196

研究内容是:美国将国内法和域外管辖权作为称霸世界经济的工具。 P197

这项政策从三个方面展开:宣传和传播美国的反腐败法律规范,发展新一代的反腐败技术,掌控信息以应对竞争。 P198

”虽然20年前提出的这些建议没有起作用,但无论如何,它们警示了人们应小心美国当局强大的经济情报搜集能力。 P199

它每年都会发布一份全球腐败排行榜:按照从最不腐败国家到最腐败国家的次序进行排名。 P200

[5]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荷兰皇家壳牌集团、英国石油公司、宝洁公司、美国国际开发署……它们实际上都是该组织的慷慨捐助者。 P201

詹姆斯·沃尔芬森发现,透明国际是开展反腐新斗争的理想战略伙伴,于是他利用世界银行的影响力和资源来帮助这个成立不久的非政府组织。 P202

美国国家民主捐赠基金会是一个旨在促进民主与市场自由化的两党制非政府组织,创立于1982年,是里根总统推行情报体系改革的产物。 P203

这份由约翰·肯尼迪总统签署的文本促成了对外发展援助机构的建立,这是美国在世界上具有影响力的战斗部队之一。 P204

该组织在130个国家开展业务,它在自己的官方网站上吹嘘其自诞生以来,已经在全球实施了超过25 000个项目。 P205

早在1989年,美国国际开发署就启动了一个打击欺诈和腐败的项目。 P206

”[18]打击犯罪来孝敬“老大哥”为了让西方国家都遵守美国的法律,美国政府掌握了一种战略、一项计划以及相应的实施手段——通过搜集和分析来自世界各地的情报来追捕全球的不法分子。 P207

“我们在寻找一个框架,在这个框架下,贸易开放程度不断加大,全球经济持续增长,民主规范日益普及,对人权的尊重越发普遍,恐怖主义、毒品贩卖和国际犯罪不再危害和平与稳定。 P208

第四个阶段目标是打击金融犯罪。 P209

它使安全机构和情报机构能够正大光明地“扫描”全世界,搜集机密情报,追踪并消除来自境外的威胁。 P210

”[25]胡安·萨拉特认为,经济战争是当前冲突的主要形式。 P211

如果中国和俄罗斯将它们的债券全部出售,那对美国经济来说会是一个巨大的灾难,美国政府将被迫斥巨资来维持房地美公司的正常运营。 P212

[1] 新自由主义强调自由市场机制,反对国家对国内经济的干预、对商业行为和财产权的管制,支持私有化,主张通过国际组织(如世界贸易组织和世界银行)与公约对他国施加多边的政治压力。 P213

[22] https://clintonwhitehouse4.archives.gov/WH/EOP/NSC/html/documents/iccs-frm.html.[23] 外国业务小组委员会于1997年3月向参议院拨款委员会所做的关于国际培训的声明。 P214

公司无法知道这些美国政府部门到底是在虚张声势,还是真的掌握了可靠的信息。 P216

而联邦警察的工作则是接收美国安全部门和情报部门的消息,其中就有大名鼎鼎的美国国家安全局。 P217

但这不意味着他们在冷战期间的情报工作不出色,只是当时这并非他们的优先事项,那时他们将精力更多地投入到打击共产主义的事业中。 P218

根据新指令,情报机构可以在非官方部门的掩护下开展秘密行动。 P219

美国中央情报局和其他情报部门则随时待命,满足它们的需求。 P220

我们的功绩本身需要保密。 P221

它能够拦截各种媒介的通信情报:移动电话、固定电话、传真、卫星、电子邮件、互联网……在美国,“梯队”系统由国家安全局操纵。 P222

即使美国人声称从未实施过后一种行为……”[18]但是报告中提供的一组数字也反映出欧洲议员的担忧:“在临时委员会代表团访问美国期间,有权威消息来源证实了报告内容,在通过非公开渠道搜集到的信息中,有5%被用于商业目的。 P223

这些欧洲报告证实了美国情报部门前成员的声明。 P224

首先,他参与建立了宣传中心,这是一个在美国主要政府部门中以捍卫国家经济利益为目的,用来搜集和共享情报的网络,包括美国商务部、美国财政部、美国国防部。 P225

”[22]面对这些威胁,美国人开始采取行动。 P226

从奥巴马竞选总统时喊出的著名口号“Yes,we can”(是的,我们可以),我们可以立刻联想到“Yes,we scan!”(是的,我们在监视你!)。 P227

全球8 000多家金融机构都使用SWIFT系统来完成金融交易,尽管欧盟已经与美国签订协议共享SWIFT系统的信息,但美国国家安全局还是启动了一个特别项目,直接获取这家总部位于比利时的国际合作组织的所有信息。 P228

正是他们恢复了2015年11月13日巴黎恐怖袭击事件始作俑者删除的医疗报销单。 P229

在2017年,美国人抱怨美国的贸易逆差创历史新高,总额高达5 670亿美元,其中与中国的贸易逆差占了很大比重(3 750亿美元[30])。 P230

中国被指责利用多边贸易体系不公平地从美国手中夺走大量的市场份额。 P231

尽管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运作已经具有强大的效力,但美国议员[36]仍想给予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更多的权力。 P232

爱思强是一家制造半导体生产设备的德国公司,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有一家子公司。 P233

在2018年2月6日寄给奥林·哈奇、林赛·格雷厄姆、克里斯托夫·孔斯和谢尔登·怀特豪斯等参议员的一封信中,谷歌、脸书、苹果和微软等公司表示支持这项法案,认为“其反映了保护全世界网络用户安全的重要共识。 P234

除非其用户在与云计算服务提供商的合同中加入一项特别条款要求它们在访问前提前告知。 P235

美国《云法案》通过后,他们能够直接访问跨国互联网公司的数据库,而这触发了信息交换协议中规定的保留条款,譬如禁止提交可能会损害国家安全、主权或重要利益的信息。 P236

《隐私保护协议》在美国《云法案》面前算得了什么呢?简直是螳臂当车。 P237

http://www.europarl. europa.eu/sides/getDoc. do?pubRef=-//EP//TEXT+REPORT+A52001-0264+0+DOC+XML+V0//FR.Consulté le 22 février 2018.[19] 2001年7月11日的议会报告。 P238

[24] Claude Delesse, NSA National Security Agency, Tallandier, 2016, p. 84-85.[25] Franck Leroy, Surveillance. Le risque totalitaire, Actes Sud, 2014, p. 129.[26] 国家信号情报要求清单:information Need (IN) – France / Economic Developments :EEI : H-Foreign Contracts/ Feasibility Studies/Negotiations, 2012. Voir https://wikileaks.org/ nsa-france/spyorder/#spyorder1.[27] “Palantir, du c?té obscur du big data”, Le Monde, 10 octobre 2018.[28] 2018年4月的采访。 P239

[45] https://ec.europa.eu/info/sites/info/files/placeholder.pdf.访问于2018年6月11日。 P240

多年来,法国经济情报专家一直提议对这个问题进行调查,揪出不守规矩的美国企业。 P241

这部法案创设了美国贸易促进协调委员会[2]——一个私营部门与联邦政府之间共享信息的平台。 P242

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是这个联络网在政府分支中的另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P243

它和美国外国商业服务局协同工作,是国际贸易管理局在国外的耳目。 P244

可别忘了五角大楼——依靠其下属的各个办公室,国防部事无巨细地搜集和分析各类情报,这些情报常常涉及某一市场或某一国家的关系网,以及大权在握的关键人物。 P245

私营机构为了理顺企业与行政部门之间的关系,美国设立了许多智库。 P246

这些智库甚至还帮助美国企业与处于美国外交“瞄准镜”中的国家做生意,例如传统基金会、美国伊朗关系理事会等。 P247

国际谅解商务委员会领导着美国大多数军火制造企业,如波音公司、雷神公司、诺思罗普·格鲁曼公司,此外还有IBM(国际商业机器公司)、摩托罗拉公司、亚致力公司等。 P248

弦外之音是,选择空中客车就会失去美国的军事和政治支持。 P249

这种职业轨迹是绝无仅有的。 P250

他们借此机会搜集了成千上万条情报,并将这些情报分享给他们在政府部门和情报机构的联系人。 P251

是时候开始思考新的商业战略了。 P252

[12]观念政治使父辈们的商业腐败行为完全过时了。 P253

”报告作者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P254

黑石集团常常被法国情报界称为“中央情报局的金融之手”。 P255

凯雷投资集团在现存的所有投资基金团队中拥有最大的规模。 P256

再让我们回顾一下凯雷投资集团与黑石集团之间的联系。 P257

依靠凯雷投资集团、黑石集团等全球商业界最为灵通的消息源,美国情报部门可谓受益良多。 P258

法国外交部对美国司法插手法国企业事务表示愤怒。 P260

还有一些国家,如捷克,则表示自己会遵循美国法。 P261

欧洲是分化的:它不准备行动,宁愿敷衍拖延,希望暴风雨早日过去。 P262

欧洲机构在这个问题上表现出了很大程度的保留态度。 P263

[4]域外立法监督委员会(《欧盟阻断法案》第8条)从未成立过,而欧洲企业的罚款却屡创新高。 P264

欧盟委员会提出的第三种方案是实质性加强《欧盟阻断法案》的效力。 P265

这是法国外交部2016年11月18日的一份照会给出的结论:“与美国达成权宜之计,规定每个司法管辖区在各自辖区内依循自己的制度,这显然是我们期望的,但是这并不现实。 P266

从理论上讲,这是可能的。 P267

”[12]换言之,这种意见可以找出更多的论据,以反对美国法律的霸权邪念。 P268

就像以往一样,它们纷纷抗议,但并不采取实际行动。 P269

其次,2018年11月5日起,制裁扩大到石油[22]、天然气、石油化工、海运及造船、金融通信、保险服务等行业。 P270

欧洲企业要使用美元而不是欧元购买欧洲飞机,这很荒唐。 P271

[14] 2018年5月21日在传统基金会所做的演讲。 P272

在此之前,从未有这么多媒体报道经济战相关的主题。 P274

但是如何解决呢?在涉及国家经济利益的问题上,部长们似乎就没那么能说会道了。 P275

”[1]《欧盟阻断法案》禁止欧洲公司在未经司法机构批准的情况下向外国政府提供信息。 P276

[4]那么向世界贸易组织上诉呢?这不是一个可选项。 P277

15天后,雷诺(2017年的汽车销售量为16万辆)的首席执行官卡洛斯·戈恩宣布,他的公司将会继续留在伊朗,但会减少驻留人员、缩小规模,并与美国方面共同研究“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 P278

此外,这些撤离的法国企业却不能保证伊朗人不会起诉逃离其领土的企业。 P279

塔尔纳省的中间派联盟参议员、该份报告的作者菲利普·博纳卡雷尔表示,美国的对伊制裁“体现了其称霸世界的政策目标”。 P280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美国不敢攻击像法兰西银行这样的公共机构。 P281

[22]法国兴业银行被起诉的一个理由是,其曾经违犯了美国制定的针对古巴的禁运令。 P282

2018年7月末,法国总理要求共和国前进党议员拉斐尔·戈万[30]提交一份报告,研究新的司法对策来保护法国的企业及其管理人。 P283

[3] “Le retrait des états-Unis de l’accord de Vienne sur le programme nucléaire iranien : une situation juridique contrastée”, Le Club des juristes, synthèse du rapport, juillet 2018, p. 18.[4] 根据《欧洲联盟运行条约》第288条第2项。 P284

[20] 通过行贿非法获取利比亚主权财富基金的业务。 P285

“在此次调查中,公司在新闻稿中称赛诺菲不承认也不否认公司有任何不当行为。 P286

他们偏安一隅,追求纸醉金迷的安稳日子,美其名曰人文关怀。 P287

[2]“在所有主张推行贸易壁垒的国家中,美国是唯一在2017年比2016年通过法令更多的国家。 P288

在财税改革的促进下,特朗普解冻了美国企业海外被冻结的1.4万亿美元,并承诺对回流美国的资本只收取15.5%的税。 P289

但谁可担当捍卫欧洲经济利益这一重任呢?欧洲人是否幻想着美国人的核保护伞也能保护欧洲的经济利益呢?欧洲理事会主席唐纳德·图斯克在2018年5月索菲亚峰会开幕式上隐晦地表示:“实话实说,欧洲要感谢特朗普总统,因为正是他打破了我们的所有幻想。 P290

暴力不能垄断政治,贸易也并不总能缓解国家间的观念冲突。 P291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