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推理女王P.D.詹姆斯经典推理集

good

有时候,其中一些加急电话或者会议还是最高级别的。 P27

在柯尼斯通的观念里,没有什么突发事件是不能够遵循先例或者既定规程解决的,不过,一旦正统的做法无计可施时,他便能立刻想到一些不同寻常的、危险的、有时甚至充满了想象力的举措。 P28

“谋杀案最令我们无地自容,自杀案也好不到哪里去。 P29

几年前曾有过类似的状况。 P30

跟我说说那个小岛。 P31

到了19世纪末,这个家族出了个叫杰拉尔德·霍尔库姆的人,他决意将科姆岛改造为整个家族的度假地。 P32

然而,公认的约定俗成开始施行,‘男士’演变为‘人士’,女士也被囊括在内。 P33

但是获邀拜访首相官邸的客人们通常容易引起他人的关注。 P34

因为,之前也曾有过几位重要人士入住过该岛,所以我们也曾对岛上的工作人员做过安全审查。 P35

”哈克尼斯插了一句:“最好不要声张,至少要先摸清楚你要调查的是什么案件。 P36

”达格利什不确定这究竟是不是格兰尼斯特教授名义上退休的缘由。 P37

他们肯定没有浪费任何时间。 P38

虽然只有屈指可数的嫌疑人,但如果每个嫌疑人都足够机智、精明,能够保守住秘密,且能够克制住致命的冲动,在接受问询时不主动交代,他们就能够令任何调查变得错综复杂,使检举变得困难重重。 P39

和你一个专业,不是吗,亚当——不过,你念的不是剑桥大学吗?她要么配合我们的调查,要么就是个不折不扣的麻烦。 P40

”恐怕没有比现在打这个电话更糟糕的时候了。 P41

迄今为止,他还从未在苏格兰场给艾玛打过电话。 P42

她的外婆有权不耐烦:女儿的死令她感到痛苦、蜗居在这间高层公寓的小房间里也非她所愿、抚养这个私生外孙女的责任压得她喘不过气来、爱的痛苦让她无法承受。 P43

艾伦曾经希望能够同她一起离开,但是被她回绝了,一方面是对这样的投入感到忧虑,但更主要的原因是在那之前她已经找到了工作。 P44

她很早就发觉——并且现在依然这么认为——在她共事过的所有男同事里,他是最性感的一个。 P45

她饶有兴致、笑意盈盈地看着对方,眼前的皮尔斯显然也精心打扮了一番。 P46

为了让达格利什满意,或许有点儿过于焦虑了。 P47

”他毫不迟疑地接受了这个邀请。 P48

然而,难道不是从她踏进餐厅的那一刻起就已经知道了吗?他说:“我想洗个澡。 P49

她原以为皮尔斯是一个情场老手,可出乎她意料的是他们之间的欢愉之爱竟是如此简单而放松。 P50

然而此刻,听着皮尔斯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发出的微弱声响,独自躺在大床上的她体会到了一份几乎已被遗忘的快乐。 P51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P52

这些东西需要每天换洗。 P53

一群人正等待着警方的到来,其中一些人怀着巨大的悲痛,大多数人则忧心忡忡,那之中一定有人同她一样既兴奋又坚决。 P54

尽管门厅修复一新,现代化的电梯完好无损,室内也重新进行了喷涂,但这幢大楼仍旧是一个令人不甚满意的地方。 P55

本顿觉得窗外的风景可以说成是任何一座大城市的。 P56

他希望,就算不是友情,至少在一定程度上也能够赢得其他人的宽容、尊重和接纳。 P57

父母宗教信仰上的差异似乎从来都不是困扰他们的问题。 P58

他参与的上一起案件,同时也是他的第一起案件——造成了人员死亡的汉普斯特德博物馆火灾事件是对他的一次考验,他觉得自己成功地过关了。 P59

二人在当地的一间超市相识,那里也是为那些无依无靠或者暂时缺衣少食的人群提供帮助的知名机构。 P60

虽然贝弗莉尚未开口,不过本顿从没指望自己的床上功夫或是厨艺能够帮他赢得更久的时间。 P61

在青年和中年时期,她鲜少注重自己的外表,时常认为这种耗时的繁文缛节既没有意义,又有失体面,因为除了让自己高兴,这取悦不了任何人。 P62

她尊重身为作家的他,毕竟,他是全世界公认的最优秀的小说家之一。 P63

”“我用‘管家’这个词,只是一个泛指的术语。 P64

我可不希望你到了六十岁还无家可归。 P65

越来越多的时候,她会留在大西洋别墅里享用晚餐,而不是回大宅子去。 P66

不过,她不得不承认,对她而言,劳特伍德已经变得越来越不可或缺。 P67

在过去的七年间,他每三个月就要上岛一次,每次不多不少地停留两周,这已经成为一种习惯。 P68

他会做大量的修订,有时候甚至会改变故事情节。 P69

毕竟,他的追求者众多,他也无意遭受被人拒绝的羞辱。 P70

身为一位小说家,若是不能参与到赞颂人类这一普遍活动中,难免会为人生经验留下一段空白,还可能会对他的创作构成制约。 P71

我现在就告诉你,这种罪我不想再遭第二次。 P72

相比于学习成绩,女校长似乎更看重孩子们的健康和快乐。 P73

“你真是一个糟糕透顶的男人,自私、粗鲁、乏味。 P74

”他内心涌出一股自得的情绪。 P75

假如受到质疑——然而从未有过,又或者受到别人称之为良心的内心拷问——他已经准备好了答案:是他们选择了这样的生活方式,报酬优厚、吃住不愁。 P76

眼下,他正沿着悬崖朝港口走去,心里感叹着,这是一种多么奇怪的感受啊,再次回到科姆岛竟然有一种回家的感觉。 P77

过去,他从事着村镇事务律师的工作,如今提前退休了。 P78

他默念着简·奥斯汀的台词:凡是拥有房产和可观收入的鳏夫必定需要一位太太。 P79

他帮助他们起草遗嘱,井井有条地处理产权交易,当他们因为争抢停车位或是超速行驶诸如此类的小过错被地方行政官传唤的时候,他会代表他们前往,所有的地方法官他都认识。 P80

说起来,他的婚姻也称不上是源自激情,不过是从温布尔网球戏剧俱乐部一小群适龄的姑娘中挑了一个。 P81

虽然,她们两个从来没有抱怨过什么,但是梅科洛夫特明白她们是在为他的愚蠢买单。 P82

梅科洛夫特来的时候,伯伊德已经在岛上待了好几个月了,他之所以来这儿也是为了逃离原来的生活。 P83

她很少来办公室,不过每次出现都是这样,还没等他听见敲门声,她就冒出来了。 P84

伯布桥夫人认为她能帮得上忙,而且她们相处得很好。 P85

我怀疑杰戈是否有那个时间和精力。 P86

帕吉特面如死灰,紧靠着船舱,仿佛面对着要枪决他的行刑队。 P87

就在我斜倚着栏杆往水里瞧的时候,袋子滑下来,一下子掉进了水里。 P88

这令他回想起四年前他妻子验血时的经历,那时她因为一次长途飞行患上了深静脉血栓症而不得不接受治疗,但在这种不恰当的时刻冒出的记忆并不能给他带来任何安慰。 P89

他克制着自己的语气,试着心平气和地说话。 P90

那时候,他的母亲显然已经病入膏肓了,但是他误导了你,让你误以为她身体健康,有能力工作。 P91

我们必须研究一下基金会的条文。 P92

显然是丹把奥利弗的血液样本掉进水里了。 P93

”艾米丽·霍尔库姆朝房门走去,又转过脸对他说:“无论合法还是不合法,都要阻止他。 P94

比以往更加炽热的秋日阳光将周围的岩石晒得热烘烘的,二人半裸着上身。 P95

在偷偷私会的时间里,除了满足最重要的生理需求,他们还在一起聊天,有时候只是漫无目的地闲聊,更多时候是对难以纾解、压抑已久的愤恨与不幸的宣泄。 P96

米兰达和陪同的宣传小姐必须确保那些想获得签名的读者向他提供用大写字母清楚书写的名字。 P97

米兰达紧紧地贴着他,几分钟后——现在他也想不起来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他们的嘴唇碰在了一起,一边热情地亲吻着对方,一边语无伦次地低喃着爱的话语。 P98

当二人谈及此事时,他总是倾听着她的规划,尽量不去戳破她的美梦,可是内心却无法予以认同。 P99

米兰达抬起头,她知道他在想些什么,那是一些关于爱情却令人恐惧的事情:他觉得自己已经奉上了能够开启自己心思的钥匙,她可以随心所欲地游荡其间。 P100

这种安排或许更适合他。 P101

那个身影变得愈加真实、熟悉起来。 P102

孤独给人以启示。 P103

这样你就能够心平气和地阅读这封信,不用装出一副很在乎的样子,而我也不需要为了一个本该在多年前就做出的决定费力辩解什么。 P104

比起失去这段婚姻,失去苏菲和亨利更令他感到难过,这一点不禁让他苦笑起来。 P105

她还期望能够从中看到些什么呢?一丝理解,还是怜悯?她说:“我们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被你发现。 P106

”她还没有做好准备。 P107

我想你不会是在抱怨自己的薪水太低了吧?”“您一向非常慷慨。 P108

他连同家具一起租下了那套公寓,根据一份法律协议中某项可笑的条款,我有权提前一个月通知他终止租赁合同。 P109

勾画情节不是你的强项,不是吗,至少最近几年不是?你用了丹尼斯多少个创意?他为你做了多少次参谋?谁还能像他一样付出那么多,要求那么少?”他没有转过身,但是即便背对着米兰达,他的话语依然清晰可辨,只不过那种语气令米兰达觉得十分陌生:“你最好同你的情人好好商量一下接下来的计划。 P110

导致这种焦虑的原因并非由于访客们显赫的身份,而是他必须以主人的架势尽职尽责地带动客人们互相交谈,确保晚餐能够顺利进行。 P111

她衣着得体,妆容精致,女人味十足,似乎是为了提醒众人她又回到科姆岛了。 P112

随后,大家一起前往楼下的餐厅。 P113

我以前从来没有见过你,也不认识你——更没有兴趣认识你。 P114

这就是我和我的同事们花时间致力于寻找治愈方法,并牺牲个人生活的原因。 P115

我并不是搅乱你生活的那些组织中的一员,也不是他们的支持者。 P116

梅科洛夫特觉得是时候该说点儿什么了,可是坐在旁边的斯特维利却一声不吭,神情越来越尴尬。 P117

也许你没能充分地阅读、理解校稿。 P118

我们遭受的不过是经济上的损失,可是动物们却要经历更多的折磨。 P119

这不是我来科姆岛的目的。 P120

”斯特维利轻声问:“难道那些事情我们也没有权利知道吗?”“如果它们被用来危及拯救生命的科学研究或者落入无知的蠢货手里,当然不行。 P121

乔·斯特维利若有所思地说:“看来今晚又要起风了。 P122

结婚的那天早上,在他们离开公寓前往婚姻登记处之前,她就申明了自己的原则,她的观点不可能被社会风俗所理解。 P123

“亲爱的,你不能永远生活在内疚之中。 P124

在这个时代,这是不可原谅的失误。 P125

那里每个人的工作压力都很大,于是我就做了点儿力所能及的事情,不过只是兼职而已。 P126

”“他会来的。 P127

比起女儿和特雷姆利特的背叛,那场争论不过是语义上的你来我往罢了。 P128

他裹紧被子,静静地躺着,沉醉于窗外呼啸的风声,一切比他的担心来得更快,他感觉自己忽地一下从平稳的意识中跌落下来。 P129

他总会回答:“只是做了一个噩梦,一个噩梦而已,回去睡吧。 P130

两点十分、三点四十分、四点二十分。 P131

梅科洛夫特毫无睡意,只能伸手拿了一本书。 P132

即便如此,这一大早依然显出一丝不同寻常的迹象。 P133

顿时尖叫四起,大家惊慌失措。 P134

当时她待在自己的卧室里,他们没有说话。 P135

我给其他人打电话,让他们到这儿来集合。 P136

我们去灯塔瞧瞧,别的地方先不用去。 P137

你们就站在那儿吧,别过来了。 P138

几分钟过去了,他感觉时间仿佛停滞了似的。 P139

早些时候,艾米丽一直试图安慰、劝解米莉。 P140

艾德里安·伯伊德站在担架旁,低头凝视着奥利弗的尸体,然后缓缓地抬起似有千斤重的右手,艰难地画了一个十字。 P141

他说:“在警察赶来之前,我们必须谈一谈。 P142

然而此刻,他才惊讶地意识到一直以来他有多么反感房间里充斥着的充满女性气息、杂乱廉价的家居摆设。 P143

三明治应该很快就到。 P144

没关系,不着急。 P145

为什么不通知德文郡和康沃尔警察部队呢?”“艾米丽,因为我得到指示,如果岛上发生了任何意外或者麻烦的话,我必须同一个伦敦的号码取得联系。 P146

我猜可能会先叫到一起,然后再分开单独盘问吧。 P147

据我观察,今天早上奥利弗出门前似乎烧掉了一些文件。 P148

他们有那样的权利,但是我可没有。 P149

我是说特雷姆利特在奥利弗的生活中扮演了更重要的角色,远不止文字编辑那么简单。 P150

”斯特维利灰白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 P151

我们还有两间套房空着呢。 P152

梅科洛夫特忽然记起乔回到科姆岛时艾米丽说过的话:“真可惜我们没有业余戏剧演出。 P153

”乔听了,哈哈大笑:“他俩之间还谈什么规矩!他俩好上了。 P154

不晓得他们有没有告诉奥利弗。 P155

尽管如此,我依然认为这不关我们的事。 P156

我的意思是,我们要不要告诉这位总警司并不是所有人都为死者的离世感到悲痛,对我们而言,他是一个讨厌透顶的家伙?我们需不需要告诉警方,他曾经扬言要搬到岛上常驻,将所有人的生活搅得一团糟?更关键的一点,我们要不要告诉他关于艾德里安·伯伊德的事?”梅科洛夫特异常坚定地回答:“我们只需要回答他的问题,并且做到实话实说。 P157

一般情况下,我认为达格利什总警司无法阻止他们。 P158

星期一早上没有船去彭特沃斯。 P159

我可以向你保证,对付媒体我很有一套,无论是本地媒体还是国家级媒体。 P160

过去一个星期反常、不合季节的天气还在持续着。 P161

他相信她能够处理好。 P162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因为工作而爽约了。 P163

她仰着头,越走越近,映入达格利什眼帘的是一张线条分明的苍白面庞,略有细纹,一顶宽檐软呢帽遮住了脸的大半边,散发出一种别样的风情。 P164

赫恩·伊林渥斯是一家公正而严谨的出版公司,在同作者签订合同时尤其讲求实际,但在其他方面就显得有些缺乏经验。 P165

在没有邀约的情况下,严禁任何游客登岛。 P166

只见八幢砖石别墅随意地散布着,四幢位于西北部的陡岸旁,四幢坐落在科姆岛的东南方。 P167

走在前面的两位衣着整洁,穿得显然比印象中的岛民正式得多,衬衫的衣领一尘不染,而且都系着领带。 P168

帕吉特点了点头,什么也没说。 P169

不过,绳索还留在灯塔那儿。 P170

上岛的客人中不乏一些了解建筑学的人士,时常有人指出这样的设计只是为了虚张声势而已,科姆别墅丝毫不具备斯托克斯在敏特恩别墅上所表现出的才华与和谐。 P171

墙上钉着一排挂钩,上面挂着雨衣,矮架上放着靴子。 P172

眼下,最重要的是将岛上的常驻居民集中到一起。 P173

以一个朋友的身份,而不是警察。 P174

头发呈暗灰色,光秃秃的头顶像是被刻意剃过一样。 P175

”梅科洛夫特退到一旁,让他们先进去,然后和斯特维利就站在刚进门的地方。 P176

她走到病床边,朝本顿史密斯点了点头,收到示意的本顿轻手轻脚地揭开了床单,先从头到脚对折、再左右对折,谨慎得像是在参加一个宗教仪式,最后将折好的床单放在一旁的枕头上。 P177

不过,现在一切都改变了。 P178

僵硬到这种程度就没有什么必要除去他的衣服了。 P179

考虑到这样的小岛和岛上的悬崖,她也不需要再问些什么。 P180

达格利什忽然记起伊迪斯·格兰尼斯特曾经是一位颇有声誉的教师。 P181

”“有没有可能判断行凶者手的大小,属于男性还是女性,有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有时可以,但是也有所保留,特别是涉及手部畸形这一点。 P182

”格兰尼斯特博士说:“这起案件令所有盲从于名人效应的专家证人和陪审团引以为戒。 P183

当然,如果凶手曾经试图移动尸体而触碰到死者其他部位的裸露皮肤,那么相比于从颈部提取指纹或者DNA,事情就变得容易得多。 P184

左手边口袋的底部有一条折得整整齐齐的干净手帕,右手边的口袋揣着一个坚硬的眼镜盒,里面搁着一副半月形的老花镜,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P185

不过我们最好等到尸检报告出来后再做推论。 P186

达格利什找不到什么正当的理由拒绝他,便欣然同意了。 P187

画中勾勒了三个儿子,其中两个穿着制服,另一个牵着马缰绳站在距离二位兄弟稍远的地方。 P188

本顿-史密斯将自己的办公椅稍稍拉开一些,同四把扶手椅保持了一定的距离,然后悄悄地掏出了笔记本。 P189

基金会的章程申明任何在科姆岛出生的人都不能被拒绝登岛,但是章程中没有具体说明登岛的频率或者驻岛的时长。 P190

我们享受隶属于纽基镇医院的私人病理服务。 P191

奥利弗留给我的印象是一个非常不快乐的人。 P192

就像我说的那样,那只是一起意外事件。 P193

”梅科洛夫特说:“霍尔库姆小姐预约了星期一早上纽基镇的牙医。 P194

如果你认为我们窝藏了一位不速之客的话,我认为你最好放弃这样的念头。 P195

你们可以通过地图看到,岛的中部最宽,约有两英里,两端成锥形逐渐变窄。 P196

”达格利什说:“除去斯特维利医师,你们目前一共有六位工作人员。 P197

如果有任何迹象表明我们中有人涉嫌谋杀的话,我应该建议他或者她打电话给律师。 P198

于是,我立刻赶到办公室,拨通了我手上的电话号码。 P199

平时在厨房里给普伦基特夫人帮厨,侍候客人们用餐,有时也给伯布桥夫人搭把手。 P200

恐怕保险箱的密码要改一改了。 P201

岩石间点缀着一丛丛翠绿的青草,银灰色的花岗岩巨石像是刻意堆放成那个样子,罅隙间低垂着黄白相间的纤柔花朵,数目可观。 P202

达格利什留意到,他知道凯特和本顿-史密斯一定也注意到了,站在长满青草的坡地的另一边是看不见这扇门的。 P203

”“是谁重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