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心碎的伊朗女人Det Var Vi

good

但我还是想要相信,自己是特例——无论是在这个情境之下,还是在所有其他情境下。 P6

你不知道我还能活多久。 P7

“马素德,她的爸爸……刚去世。 P8

她停在离我几米的地方,仿佛我就是感染源——癌症、死亡。 P9

可能吧。 P10

他的消失实际上一点影响也没有。 P11

我下次再打给她时,她将已经忘记这件事。 P12

我们挂上电话。 P13

蓝天,永无止境、无远弗届的蓝天。 P14

“你没有妈妈。 P15

我真该跟着她,但我并没有这么做。 P16

“我们现在安排你住院几天。 P17

她把东西摆好,瓶装果汁、报纸。 P18

这并不是我父母想要的,但我还不是最令人感到失望的。 P19

她在我们之间跑来跑去,甩动着细辫子,说个不停。 P20

“他们说娜希医生是女巫和婊子,我们是一群女巫和婊子。 P21

他才刚搬到城里,准备上大学。 P22

他谈到司法体系时的口吻,仿佛它只是一场派对,而我们的角色就是要广发邀请函,安排这场派对。 P23

报到日当天,我身穿超短裙走进大学,被吹风机吹干的头发轻柔地垂落在肩膀上。 P24

这不适合我,这从来就不适合我。 P25

另一支曲调则暗示:我们已经彻底检查过周遭环境,确定自己没被跟踪。 P26

我们以为一切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我们以为自己举足轻重。 P27

自由。 P28

我知道我和妹妹曾经参与过什么活动,我知道这是一件美好的事。 P29

我朝娜拉点点头,随后听见一声令我战栗的枪响,听起来非常近。 P30

我们留下罗兹别,把他留在死尸堆与枪声之间。 P31

那伙黑衣男子把我推到一边,抓住他。 P32

但表面上,我针对所有和伊斯兰教有关的问题点头。 P33

我连忙拾起笔。 P34

我一厢情愿地冀望我们可以将这场革命调回上一个独裁政权,也就是上一个垃圾,或者说,至少调回一个能让我有选择余地、可以置身事外的时间点。 P35

这个问号变为惊吓,最后成为纯粹的恐惧,她倒在我身旁的地面上,身体缩成球状,失声尖叫。 P36

当他听见我的话时,他的眼神为之一变。 P37

”这种答案给了我沉重的一击。 P38

当我打开车门时,她满心期待地转过身来,然后露出迟疑的表情。 P39

我没听见他进来。 P40

为什么偏偏选中这条地毯呢?这条深蓝与红色相间的手工地毯有着旋涡状的花纹,仿佛能将人淹死,就像车窗外那片深蓝色、被红色小木屋和岛屿点缀着的海面,它营造出的旋涡,能使人淹死。 P41

我想要尖叫,放声大哭。 P42

我永远不会忘记我们入住位于尼尔森丘陵的公寓房的那一晚。 P43

今天晚上天气很好。 P44

一个心碎的伊朗女人Det Var Vi 小说电子书 第2张

某一次,他从玄关取来一根曲棍球杆,用球杆将我打倒在地。 P45

当门被打开时,我迅速地举起手来,遮住自己脸上的红印。 P46

她还小的时候,会在我唱歌时睁大双眼,望着我。 P47

他躺在一张摆在厨房里的床上,借此贴近我们。 P48

他们拥有这座岛屿。 P49

“现在,我亲爱的,睡吧。 P50

那是因为焦虑,她一直处于紧绷的状态,好像在等着一声令下,等着一声抱怨,等着自己的名字被喊起,等着自己的名字被指控般的语气喊起。 P51

我飞快地站起身来,奔进卧室,扑倒在她身旁的地板上。 P52

可是现在就只剩下我了。 P53

我继续抚摩她的头发。 P54

当时的我觉得自己真不快乐。 P55

我知道她就在房里。 P56

她穿着一件宽松衬衫,脚上套着运动鞋,坐在床边。 P57

“医生很快就来。 P58

“如果待在这里是这么无聊,请你离开。 P59

我并不是特别理解自己为何选择这条路,但假如我可以重新选择,我恐怕还是会选这条路。 P60

我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得到这个主意的。 P61

也许我可以请他们举起手枪,将子弹送进我的脑袋里。 P62

”人们完全可以说,我是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人。 P63

我很久没见过这样的人潮了。 P64

”我反而这么回答。 P65

她总是会提出所有问题,我只需要回答就行了。 P66

“的确,这我知道。 P67

对一个行将就木的人而言,更是毫无影响。 P68

我不想要留在这里。 P69

我这个将死的人,我这个将死、毫无用处的人,现在为了这个,我得坚持下去。 P70

我们纵声大笑,而我笑得比谁都要大声。 P71

有时候,当她在煮茶或洗碗时,我会走到她身旁,撩起她的毛衣,将我冷凉的双手贴在她的皮肤上。 P72

”她挂断电话。 P73

我们需要这个孩子。 P74

在剩余的车程中,我们紧握彼此的手。 P75

我用手捏了捏放在口袋里的老鼠玩偶。 P76

她没有想到我的步伐越来越疲软,所以我决定把这一天送给她。 P77

随后,她就沉默了。 P78

我们不能留下来了。 P79

她仿佛感觉到了,感觉到即将发生的一切。 P80

没有光线,没有空气,她在真空中找到了活动的能量。 P81

一开始,马素德不愿意告诉我钱是从哪里来的。 P82

”“因为他保持沉默,他们才杀了他!”他的口吻,仿佛是想努力说服自己,我并没有表示异议,我不知道。 P83

我知道马素德是对的,然而我将自己所有的悲痛与怒火都投射到他的身上。 P84

我知道马素德双眼牢牢盯着计时器。 P85

有时你会听到他们进来、出去的声音,咔、咔,咔咔咔。 P86

你女儿每天都到这里来,就等你醒过来。 P87

“我会自己处理。 P88

她们觉得化疗的疗程会要了我的命,但她们仍希望能够用化疗除掉那些她们够得到、体积够大的癌细胞。 P89

它将会在你们的记忆中移动。 P90

这成了一团由对话所组成的迷雾,而这些对话会以下列的词句开头:“嘿,娜希,我是克里丝蒂娜。 P91

我是真的很想要回家。 P92

我眯起眼睛,想看清楚她的轮廓。 P93

“我有好消息!”我曾经大吼大叫过,“拜托你们,我打电话来是要让她开心的。 P94

两人之间弥漫着沉重的耻辱感与罪恶感。 P95

它不应该这么早安息的。 P96

我真想倒在地上,永远不要再动弹,但我握紧妈妈的手。 P97

但是这不容置疑,因为那咔的一声,脑海重新变得清晰。 P98

用这样的举动来填补我们所剩无多的相处时光,是正确的。 P99

我躺在他们的床上,而我不知道他们自己要睡在哪里。 P100

它咯咯作响,在我体内低声嘶吼,我感觉自己被困住了。 P101

就是这种介于清醒与睡眠之间的状态。 P102

雅兰唱着歌。 P103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