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利他主义者之死 乔治·普莱斯传

good

教堂内部的装饰十分朴素,简单的条凳、白色的墙壁和天花板,这些陈设让整个教堂看起来像一间平淡无奇的教室。 P8

但是,达尔文的理论使得这两派人都必须重新检视道德出现的时间点。 P9

有些人拥护原始传统的回归,有些人却为了让人类文化脱离原始传统的束缚而不断奋斗,还有一些人的态度介于两者之间,但他们也知道原始传统和高级文化之间的融合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P10

一旦我们想到了这一层,我们就不得不面对一个令人畏惧的问题:在进化的表面下,抛开文化的升华和粉饰,全然无私的利他行为真的存在吗?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从亚当和夏娃开始,每个人都在苦苦寻求着这个问题的答案。 P11

当然,这则传奇故事不仅是整个人类的集体编年史,也是关于一个备受折磨的灵魂的悲剧故事。 P12

现在,他正把行李装入一个小旅行袋,而关于昨晚那场演讲的记忆还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P14

他坐在铺着天鹅绒垫的橡木椅中,紧张地悄悄扫视了一下面前的房间。 P15

要实现这种理性自由的美好未来,就必须让科学去领导政府,再由政府来管理整个社会。 P16

但是,科尔萨科夫将军似乎对眼前的情况颇感尴尬。 P17

在这篇文章中,作者不仅顽固地只谈“事实”而避免触及“理论”,还因为顾忌这份期刊的贵族血统而尽可能地避免涉及有争议的内容。 P18

阿列克谢认为,他完全知道自己的儿子彼得应该做什么。 P19

在彼得出发前,亚历山大二世也吃惊地问他:“你去那么远的地方不怕吗?”彼得回答说:“不,我想要工作。 P20

[23] 1838年10月,达尔文读了托马斯·马尔萨斯的《人口论》。 P21

1844年,在一封写给他信任的朋友约瑟夫·胡克的信中,达尔文称自己的这种信仰的转变就像“供认了谋杀罪行一样”。 P22

在这个联盟内,大家像兄弟一样共同决策,制定联盟的目标和标准。 P23

这就意味着,蚁后和蚁后的配偶必须通过它们自己的后代以某种方式把工蚁的特征传递下去,包括巨大的头部、能完成园艺工作的剪刀状的牙齿,以及神秘的利他行为。 P24

[41]根据计划,当看见一个红色气球升上天空时,克鲁泡特金就要全力跑向医院的大门。 P25

当火车一路向北驶过西米德兰时,赫胥黎看着英格兰的一座座城市——考文垂、伯明翰、伍尔弗汉普顿、特伦特河畔斯托克——从窗外掠过。 P26

养老金和免费教育都是极其错误的政策。 P27

在《人类社会中的生存竞争:一份大纲》中,赫胥黎让读者想象一只鹿被狼追击的过程。 P28

[61]在所有戒律中,“要生养,要增长”是最古老的一条,也是人类唯一真正关注的一条。 P29

在丹尼列夫斯基看来,达尔文对马尔萨斯的依赖证明了科学与文化价值是密不可分的。 P30

真正带来变革的将是年轻人。 P31

”[71]在寻找社会问题的答案时,“我们不再诉诸信仰,这是一个应该通过科学讨论来解决的问题”。 P32

[75]克鲁泡特金很快就采取了行动,他给《十九世纪》的编辑詹姆斯·诺尔斯写了一封署名为“来自宜人群山中的牧羊人”的信,希望诺尔斯允许他发表一篇“详细的回复”。 P33

自然界中的生物社群并非基于家庭的血缘关系,互助的共生关系也不仅仅是“友谊”的产物。 P34

[83]赫胥黎相信,在自然中,家庭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最后他选择的丧葬地点也完全符合他生前的这一信念。 P35

——编者注[29] 1盎司≈28克。 P37

威廉流着汗,上气不接下气。 P42

但是,如果说欧洲的那些戏剧大师把情感上的现实主义元素注入了他们塑造的角色,那么贝拉斯科的贡献则是把技术上的现实主义带上了舞台。 P43

从奥利维特学院毕业以后,克莱拉成了赫塞高中的校长。 P44

我们的眼睛总是小了那么一点点,而我们的眉毛又太高了。 P45

当然,更合理的解释是,加入共济会能让威廉更好地向他的几个儿子掩盖他的移民身份。 P46

在大萧条开始之后,艾丽斯·埃弗里·普莱斯和她的公司跌入了灾难的深渊。 P47

1933年,纽约市内有超过400家私营社会服务机构关门(这400家机构占纽约市所有这类机构的1/3),而被丈夫或父亲遗弃的妇女儿童数量则上升了135%以上。 P48

”从我的现实情况中您不难看出我真的没有钱。 P49

[32]不管其形象如何正经保守,纽约市市长拉瓜蒂安实际上是一个非常知人善任的人。 P50

”)普莱斯一家搬到位于西九十五街311号的一所更新、更大的公寓中居住。 P51

如果公司当年的经营状况能好一些,艾丽斯一定会让乔治继续在这里上学直到毕业。 P52

也许当时他并不理解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受,毕竟乔治完全不知道他父亲的出身。 P53

在乔治的同学中有约瑟夫·菲莱,他后来成了普林斯顿大学的核工程专家,还包括一位磁共振成像技术的先驱,以及巴德兄弟,他们后来成了颇具传奇色彩的医学教授。 P54

在与这届毕业生告别的时候,径赛教练布拉德肖先生将人生的成功比作猛攻一座堡垒的过程。 P55

如果你们想知道去哪里才能找回我们失去的眼界,就请你们紧紧抓住年轻时的理想。 P56

面试官半信半疑地听完了乔治的发言,虽然他们认为乔治既是一个“引人注目的神童”,也是“一个令人困惑的孩子”,但仍然给他一笔新生奖学金。 P57

此时是1890年2月17日,地点是汉普斯特德的一间宽敞的卧室中。 P61

“基因学”是一个在1906年出现的新词,它的发明者是一个留着大胡子的孟德尔学派传人——威廉·贝特森。 P62

他的腿很短,肩膀很窄,大大的脑袋上装饰着尖尖的红色胡须,有时候看起来就像一只热情而审慎的小猎犬。 P63

然而,即使是这种“亲近自然”的生活也不能完全摆脱社会礼数的束缚,毕竟罗纳德是一个来自汉普斯特德的男人。 P64

···一位头缠绷带、步履蹒跚的中尉重重地栽进一辆军车里,车上的威尔士亲王说道:“哦,是你呀!”此时是1915年5月,奥伯斯岭战役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而J.B.S.霍尔丹急需搭车前往医务所。 P65

因为对“碱石灰的化学式是什么”这一问题给出了正确的回答,杰克赢得了一次潜艇之旅,并掌握了各种压力表的用法,这次潜艇之旅的目标是帮助海军测试各种减压服。 P66

由于这些工贼提供了服务,所以罢工的马车车夫的要求没有得到满足。 P67

这样一层关系使费希尔成为查尔斯·达尔文精神上的孙辈。 P68

”费希尔发现的这一定理似乎是圣公会教派的教条与尼采哲学的混合物,这条定理神奇地涵盖了费希尔信仰的一切。 P69

费希尔给《物种起源》一书增加了一篇数学附录,在这篇孟德尔式的附录中,费希尔证明了他精神上的祖父——达尔文当年思考的事情:自然选择种下了人类美德的种子,并且持续不断地为这颗种子浇水,呵护它的成长。 P70

就在几天前,杰克把他的大框眼镜塞入了皮裤和皮夹克。 P71

当时的英国政府既没有展现出政治上的决心,也未能成功地让国家经济走向复苏。 P72

[38]这些论文中的方程看起来不太美观,毕竟霍尔丹只是一个“沉闷无聊的代数学家”,而不像费希尔那样是“数学家中的数学家”。 P73

但是,霍尔丹选择对这些可怕的消息充耳不闻。 P74

[49]根据赖特的理论,生命就像由山峰和山谷组成的风景。 P75

[51]费希尔认为,基因突变虽然既是必要的又是随机的,但对生物种群的样子起最终塑造作用的还是自然选择的指挥棒。 P76

费希尔认为,这种解释非常有道理,因为有亲属关系的生物之间存在着基因上的联系。 P77

而主街上的情况则是个体之间互相竞争,谁都想第一个到达。 P78

”[60]抱着对在战场上阵亡的弟弟的怀念之情,费希尔对霍尔丹的上述论点表示赞同。 P79

据说,霍尔丹是在伦敦拿着一杯啤酒喝得大醉时向别人第一次描述上述逻辑的:“如果能救起两个兄弟和八个表(堂)亲,我就会跳进水里。 P80

每位发言人都表达了他们对新生的祝福,以及自己的一些思考。 P86

由于“美国防卫,哈佛团体”组织的成员包括600多名大学教师,所以不管是在哈佛大学内部,还是在全美的媒体上,这个组织都拥有不小的影响力。 P87

因为某些课程的成绩太差,他没能保住自己的奖学金。 P88

在一次毕业典礼上,哈珀宣称:“时代不仅要求我们培养出能驾驭电和声音的人才,更要求我们培养出能在复杂的经济与社会责任中为我们指引方向的人才。 P89

在芝加哥大学接受培训的气象学员查尔斯·赫拉德恰好是跨栏项目的世界纪录保持者,在赫拉德的带领下,传统弱队芝加哥大学队在田径比赛新赛季一开始就意外地取得了3场胜利。 P90

那年秋天,哈钦斯校长发表了以下看法:“我们的文明之所以会走向失调,原因之一是我们过于相信技术的进步能够解决所有问题。 P91

《每日红棕》用最激烈的措辞抨击了这种现象,该报称:“只要这样的事情继续存在,这种歧视行为就会在校园民主领域每天掀起一次‘珍珠港事件’。 P92

在给一位朋友的信中乔治写道:“这样做能够鼓舞我的斗志,让我知道大家并不是不喜欢我。 P93

1942年12月2日,一个酷寒的冬日,下午3点53分,由费米及其同事建造的反应堆达到临界水平。 P94

由此可见,虽然乔治常常待人冷漠,但他对分子和光子却有着极高的敏感度。 P95

[34]然而,就在人们刚刚习惯欧洲的和平新局势时,美国于1945年8月在日本广岛扔下了一颗铀弹。 P96

那年夏天的毕业典礼在月末举行,副校长劳伦斯·金普顿做了关于“科学与人文”的演讲,之后大家齐唱校歌。 P97

哈佛大学国际象棋队需要找两名大学老师担任棋手。 P98

4年后,贝尔实验室的研究者又因为发现电子衍射现象而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这一发现为固态电子产品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P99

[49]在医学研究领域,明尼苏达是一座高产的“发电站”。 P100

相差图由对比色构成,颜色强度可以被平滑地控制。 P101

也许,乔治在大学合作社中的朋友说得没错:乔治从来就是一个与众不同的怪人。 P102

在听证会上,所有参议员都安静地听着他的发言,因为冯·诺伊曼的发言十分重要,必须认真倾听。 P106

也就是说,个体的自私自利能为整个社会带来富足和福利。 P107

[7]从奈特的角度看,人类社会共有5个经济问题,分别是:如何决定生产哪些商品和服务,以及这些商品和服务的生产数量;在各种不同的行业之间,如何组织现有的生产力和生产材料,以及协调生产力和生产材料的使用;如何分配生产出来的商品和服务;如何让消费水平和生产水平保持一致;如何保证经济的持续增长和社会结构的不断改进。 P108一个利他主义者之死 乔治·普莱斯传 传记电子书 第2张

生态学是一门研究有机生物体与周围环境关系的科学,在当时的美国,芝加哥大学是少数几所教授生态学的高等学校之一。 P109

个人主义是民主制度的基石,因为个人主义强调的是个人的自由,而不是民族利己主义的粗俗胜利。 P110

而在德国,这种曲解无疑助长了主战情绪。 P111

这个孩子不仅能够毫不费力地记住电话号码本上的数字,还能用古希腊语讲笑话。 P112

这时,如果让一个大人来分蛋糕,不管他多么仔细地把蛋糕平均分成两份,其中一个孩子总会觉得自己分到的蛋糕比较小,即使只是小一丁点儿。 P113

凯恩斯认为,国家经济面临的最基本问题并不是竞争不足,通过降低工资来减少失业率并不能产生理想的效果。 P114

[24]埃默森长着一双深邃的眼眸,眼珠就像浸在冷水中的李子那样闪闪发光。 P115

在这里,埃默森又一次用到了类比的思维方法,他将坎农稳态理论中的“内环境”替换成动物的“种群”。 P116

从这些例子中我们可以看出,群聚生活能够为生物个体提供很多好处。 P117

···回到普林斯顿之后,冯·诺伊曼的思想仍然和过去一样。 P118

正是因为稳态机制的存在,白蚁才能在与环境的斗争中取得胜利,凯巴布森林才能繁茂地成长。 P119

美国在长崎投下原子弹仅仅几个月以后,埃默森就发表了如下声明:“答案十分清楚,人类面临的选择只有两个:合作或毁灭。 P120

任何形式的集体主义都必然会导致专制的出现,不管是从经济角度而言,还是从政治角度而言,中央化的经济体都是一条“通往奴役之路”。 P121

个人自由大幅受限的阿利开始思考埃默森所说的“超级有机体”,也开始思考将个体整合为群体的真正意义。 P122

[51]如果说自然是人类道德的指南针,那么在自然的指引下,人类究竟应该怎么办?难道人类文明注定在永恒的流血冲突中挣扎吗?上述想法令阿利感到恐惧。 P123

这些人的工作内容事实上没有任何规则,他们想研究什么问题都可以:冲浪、语义学、外太空、芬兰语语音学、神经症、阿拉伯的等级制度,或者分析当时流行的玩具“立刻疯狂”(一种类似魔方的游戏,又称为“四色方柱”)……任何能激发他们想象力的东西都可以成为他们的研究议题。 P124

1948年9月,年轻的肯尼斯·阿罗接到了一项任务,需证明以下结论:虽然博弈论是为解释个体间的博弈行为而发明的,但该理论同样适用于国家之间的博弈。 P125

该结论是对“最小最大值定理”的重要延伸,然而,囚徒困境的例子却与这个结论相矛盾。 P126

冯·诺伊曼依旧风度翩翩,他穿着深色西装,胸前的口袋装饰着一条白色的手绢,领子上别着一枚闪闪发光的战争勋章。 P127

美国心灵研究协会是詹姆斯的骄傲,该组织的目标是对所谓“通灵”或“超自然”的行为进行研究,以确认这类行为是否存在,并向公众宣传这类行为。 P132

在这次实验中,有两个人达成心灵感应的成功率大大超过了瞎猜的成功率,他们是伦敦著名肖像摄影师巴泽尔·沙克尔顿和格洛丽亚·斯托尔特女士。 P133

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两者绝不可能共存。 P134

然而,令辛克莱本人更震撼的却是另外一件事:他妻子的超自然预知能力。 P135

”如果我们计算一下遇到某个具体号码的概率,就会发现我们看到这个车牌号的概率简直小到不可思议的程度。 P136

而此刻,乔治的心又一次飞到了别处。 P137

然而,经济学目前仍处在相对初级的发展阶段,自然科学则早已脱离了这个阶段。 P138

乔治写道:“美国的技术进步速度不只是一个学术问题。 P139

不管你怎么评价乔治·普莱斯,你必须承认他确实发出了自己的声音,并且产生了不小的反响。 P140

第二天,在IBM总部的23楼,乔治走进了一间豪华的办公室,坐在一个驼色的大沙发上。 P141

此刻的乔治根本没有钱支付专利申请的费用,也没有任何东西可供抵押,他越来越意识到他的设计机器其实已经没有获得个人专利权的希望了。 P142

为了接受最好的治疗,霍尔丹从印度回到英国,然而他那贴在印度纱丽中的“自我讣告”看起来实在不是个好兆头。 P145

我读过赫胥黎的《进化:现代综合论》,在我看来,用数学方法研究自然选择、物种起源等问题,似乎是一个很有前途的领域。 P146

当资源充足时,人们就会生育更多子孙;而当资源匮乏时,人们就会减少生育。 P147

如果个体的生理行为与“整个种群甚至整个物种的生存和存续”产生了冲突,那么群体选择一定会成为最终的胜利者,而这场斗争的结果则是生物个体的繁殖活动受到了限制。 P148

虽然梅纳德并没有放弃共产主义的信仰,但他脱离了组织,并把越来越多的精力花在研究进化和自然上。 P149

为什么进化会选中身体机能不断衰退的生物呢?让所有生物都能无限繁殖不是更好吗?19世纪的学术巨匠奥古斯特·魏斯曼也考虑过这个难题。 P150

同时,雌性只会把它的一半基因遗传给下一代,因此雌性与其后代之间的关系系数r=0.5。 P151

他被锯屑和烟雾包围,空气中弥漫的那种又甜又苦的味道显然来自火药——这一点他绝不会搞错。 P152

比尔的一生似乎都在追寻着费希尔的脚步。 P153

汉密尔顿知道,生物对家庭成员的情感与它们对陌生同类的情感截然不同。 P154

不管是在办公楼的走廊上还是在图书馆中,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 P155

我们为何对他人怀有善意?在达尔文、费希尔、霍尔丹、彭罗斯之后,汉密尔顿终于在痛苦与孤独中再次敲开了这扇紧闭的大门。 P156

按照亲缘选择的理论,这两类蛾子在生育后代后应该立刻表现出不同的行为。 P157

我们把吊床系在两颗矮树之间,然后躺在轻轻摇摆的吊床上。 P158

最终,在费希尔的《自然选择的遗传理论》一书的一个小节中,威廉斯终于发现了他寻觅已久的宝藏。 P159

接着,这20只鹦鹉开始交配:每一只雌性鹦鹉仍然产10枚新蛋,而平均来说第一代的每只雄性鹦鹉则会产生23个后代(140÷6=23),因为每只雄性鹦鹉将与超过2只雌性鹦鹉交配,并成为雌性鹦鹉后代的父亲。 P160

[51]此时,汉密尔顿在帝国理工学院的一个野外考察站得到了一个研究性职位。 P161

[53]为了击败群体选择学说,威廉斯一直在寻找一种适用于群体选择的自然测试。 P162

于是,他找到这两个巴西孩子的父母,提出愿意收养这两个孩子,并把他们带回英格兰接受教育。 P163

为此,乔治·普莱斯给汉弗莱写了一封感谢信。 P168

在给穆勒的回信中乔治引用了小说家爱伦·坡和诗人济慈的名言,还对人们阅读太多科幻小说的现象发表了看法。 P169

而乔治·普莱斯恰好是一个相信“树枝向哪里弯,树木就朝哪里长”的人,乔治以为他的书收集材料为借口访问了斯金纳在哈佛大学的实验室。 P170

此外,他还想起托克维尔曾经的哀叹:由于自私和贪婪,人们“忘记了每个人的私人财富与集体的共同富裕原本是息息相关的”。 P171

在写给心理医生内森·克莱恩的信中,乔治说:“到目前为止,今天的大部分时间我都不得不躺在床上。 P172

IBM公司曾经用类似的邀约戏耍过他,而且如今的他早已对设计机器失去了兴趣。 P173

不管是市政府的罚款还是法庭的传票,都不能吓退艾丽斯拯救苍生的勇气,在任何时候,她都毫不妥协地决心与世界上的所有残酷无情斗争到底。 P174

在写给温斯洛的信中,乔治说他已经离开了纽约西村,搬到(他万分厌恶的)波基普西居住。 P175

乔治认为他无意中发现了一套框架性模型,能够很好地解释以利润为基础的经济系统;有了这个模型以后,许多复杂的经济现象一下子变得易于理解了。 P176

乔治将他的论文寄给了获得过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科学家约翰·埃克尔斯,后者礼貌地回复说,乔治的这篇论文十分“惊人”,不过他看不懂。 P177

由于乔治的情绪抑郁且没有按时服用甲状腺药物,他的兄弟爱迪生将他暂时送到佩恩·惠特妮精神病诊所住院治疗。 P178

此刻的乔治并不知道,他正追随着先人的脚步,包括克鲁泡特金、赫胥黎、阿利、费希尔、霍尔丹、温–爱德华、冯·诺伊曼、汉密尔顿和梅纳德·史密斯。 P179

然后是离岸海盗电台,比如“广播卡罗琳”、“广播城市”,以及每周五晚播出的音乐电视秀《各就各位,预备,跑》,在沙沙作响的黑白电视中介绍最新、最时髦的音乐(这个节目的口号是:“周末从这里开始!”)。 P183

在接受手术之前,乔治是一个离了婚的单身汉,他抛弃了自己的女儿,享受着运动和整洁漂亮的衣服,甚至沾染了毒品。 P184

他试图将每天的生活费控制在5美元以内,他诅咒爱迪生迟迟不肯归还欠他的钱。 P185

这些作者认为,对史前人类而言,狩猎–采集的生活方式是一种非常古怪的变化,而自然选择在帮助人类适应这种变化的过程中塑造了人类今天的某些行为,比如攻击行为和性取向。 P186

这种生物学意义给“纯洁”的道德感蒙上了一层实用的黑色。 P187

在《人类的由来》中,达尔文已经认识到这个问题:鹿角是一种成本很高的设计,但在给对手造成伤害方面,这种武器却远谈不上高效。 P188

[20]通过以上方式,乔治发现长鹿角确实是一种优势策略。 P189

威廉斯认为,如果动物生活在稳定的社会族群中,并且有足够的智力在家庭以外形成个体之间的友谊和仇恨,这种动物就可以进化出一套合作行为的体系。 P190

总之,这里的一切都和纽约的格林尼治村大不相同。 P191

问题的本质其实是如何追踪某一特征随时间的变化,要想做到这一点,最简单直接的方式是什么呢?假设我们有一组10个人,他们的身高不完全一样。 P192

总之,一切都取决于环境。 P193

这正是乔治·普莱斯一直在等待的奇迹。 P194

在写给女儿安娜玛丽的信中,他写道:“因为继续活着太麻烦了,我觉得根本不值得。 P195

[38]确实,世界上存在一些性行为十分随机的社会,其配偶制度与一夫一妻制相去甚远。 P196

艾丽斯的家位于纽约市西九十三街,乔治到那里整理了旧文件和老照片,打算将它清空。 P197

在《科学》杂志的这篇论文中,哈丁引用了其中的一个比喻,[46]对他的论点进行了如下解释:想象有一片对所有人开放的牧场。 P198

[48]群体选择在理论上是完全可行的,即使梅纳德·史密斯也承认这一点。 P199

”在写给塔蒂亚娜的信中,他依然没有改口。 P200

协方差是一种非常简单的关系,从数学角度看,这个概念就是对已经存在的概念的重复定义。 P201

如今,乔治的方程终于成功地做到了,虽然这不完全是他的本意。 P202

而在人类以外的所有其他生物中,汉密尔顿仍然坚决反对群体利益的老生常谈。 P203

乔治就是这样一个不走寻常路的人。 P204

他的两个已经长大的女儿也疏远了他,她们住在加利福尼亚州,经营着属于她们自己的小家庭。 P205

这是一个意料之外的转机,但也是此刻的他迫切需要的。 P210

我把那些发生概率在1‰到1%之间的事件列了出来,从中发现了一个重要的规律。 P211

他必须得到她,乔治在给安妮的信中写道:“我非常渴望见到你。 P212

除了两个短暂的时期之外,这座教堂一直遵从福音派的传统”。 P213

1967年,乔治离开纽约前往英格兰的时候,曾把一些家具留在了亨利位于纽约的公寓中,当时乔治为这批家具支付了运费。 P214

但是,他究竟应该感激谁呢?一天晚上亨利回到家后,他开始抛一枚一便士的硬币,并一连抛出了9次正面,然后他对自己说下一次一定是反面,结果真的是反面。 P215

因此,摩西、我身在纽约的朋友和我自己分别转身去看,并且都注意到了某种异象。 P216

[24]7月,比尔邀请乔治去他位于伯克郡的家里度周末。 P217

听到这个消息时最高兴的人恐怕是阿尔·索米特了,在写给阿尔的信中,乔治像往常一样说着俏皮话:“我非常荣幸地通知你(请注意,我已经开始学会英式拼法了),我既是一名基督徒,也是一个犹太人……在你的意识深处,其实一直有这种感觉吧。 P218

[32]C.S.路易斯在《痛苦的问题》(The Problem of Pain)和《奇迹》中都谈到了一些与这些话题有关的有趣想法,为什么比尔不去读读这两本书呢?毕竟,他理解了乔治关于协方差选择的数学推导过程,并且“比我认识的任何一个人理解得都深”。 P219

乔治非常确定地对凯瑟琳说,在托儿所中,“魔鬼为你选择了一位反基督的保姆”。 P220

[39]圣周(复活节前的一周)加上复活节不应该是8天,而应该是12天;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的时间不是6小时或7小时,而是整整20个小时。 P221

生命是上帝对人类的一种考验。 P222

但是,他们并没有那样做。 P223

出于某种原因,上帝决定在此时安排乔治向全世界揭示这个真理。 P224

”但乔治认为,我们显然不能轻易指责费希尔错了。 P225

乔治写给她的信越来越令人生厌,在最后一封信中,乔治要求罗斯玛丽做祷告:“保佑我,天父,因为我正走在通向地狱的路上。 P226

就像气体理论可以通过研究在烧瓶中相互碰撞的离散分子行为来预测气体一样,费希尔的选择理论能够通过研究基因的行为来预测物种的命运。 P227

事实上,汉密尔顿更愿意在这个领域中追随乔治的脚步,而不想同他一起研究圣经解释学。 P228

后来,超心理学协会正式成为美国科学促进会的分支机构。 P229

乔治对格雷厄姆牧师有一个诚恳的请求:必须阻止战争继续进行。 P234

当然,如果这类新奇的结论来自其他学者,我会觉得他们完全是在胡言乱语,而且充斥着明显的谬误,就算像我这样的外行也能在几分钟内发现这些谬误。 P235

路文丁是哈佛大学的群体遗传学家,他反应机敏、热衷政治,许多人都认为他是这个时代最聪明的理论学家,但也有一些人认为他是一名“危险又极端”的马克思主义者。 P236

你瞧,虽然乔治·普莱斯没有画出这个矩阵,但事实上他的这篇文章就建立在这个矩阵的基础上。 P237

[17]···回到小蒂奇菲尔德街,乔治又提交了一篇论文,史密斯给了乔治在《人类遗传学年鉴》上展示的机会。 P238

[22]毕竟,这项关于遗传多态性的理论挑战也许能够帮助他回答一些关于生物性别的问题,而遗传多态性和生物性别的问题都有可能成为他的跳板,帮助他最终找到家庭的进化起源。 P239

在每次打斗中,双方都会获得一定的收益,这些收益最终决定了个体生物的繁殖适应性。 P240

只有在两种情况下,全面开战的行为才会变得有利:要么显著提高重伤的概率,要么让不受伤撤退和严重受伤的收益相同。 P241

难道你们不比它们好得多吗?为什么要思虑饮食和衣服呢?想想田野里的百合花吧,想想它们如何生长。 P242

在过去一周中,乔治每天只靠一品脱牛奶维持生命。 P243

···汉密尔顿的公式rB>C只对家庭成员成立,或者从最乐观的角度看,即使经过乔治的修正,这个方程也只对拥有类似基因的生物个体成立。 P244

我想知道这种想法的改变究竟是进步还是倒退。 P245

因为乔治名不见经传,没有人知道他来自哪里,而且他现在已经50岁了。 P246

在第一次皈依中,他因为巧合而信仰上帝,那次皈依是假的。 P247

6月24日,小蒂奇菲尔德街上的公寓租期就要到了,但在那之前他们可以住在一起,虽然可能有点儿拥挤,但他们会是一个快乐的大家庭。 P248

没有人知道伦敦究竟有多少无家可归的人,但1973年春天,当乔治从小蒂奇菲尔德街走向尤斯顿站时,英格兰和威尔士的无家可归者中约有40%的人游荡在伦敦城中或者附近。 P249

乔治的公寓里住的都是些烟瘾很大的人,在一天的大部分时间里,这些人不是喝得半醉,就是酩酊大醉,但乔治的公寓居然从未发生火灾。 P250

他的年薪是3195英镑,工作内容是研究生物遗传的多态性,而且这份合同不要求“固定的出勤时间”。 P255

令乔治万分震惊的是,博纳多还把他的内裤挂在了十字架上。 P256

我可以确定地告诉你,我根本不会想念他们中的任何一个。 P257

每当碰上这种事情,乔治总是面带笑容地让出自己的床位。 P258

”[12]乔治说的这件事与汉密尔顿1964年的那篇论文有关,它的主题是社会行为的进化问题。 P259

他一定会找机会来“纠正这个错误”。 P260

我通常会在脖子上挂一个十字架,看上去像是铝的或者锡的,可是人们总要求我把十字架送给他们(尤其是那些老弱的人,或者没有钱、没有工作、无家可归的酗酒者)。 P261

[21]乔治不仅帮助穷人,还和穷人住在一起,但与他同住的人并不像他一样友善。 P262

”回到水牛城后,阿尔给乔治写了一封信。 P263

1973年年初,英国所有房地产公司的总市值高达36亿英镑,比英国的所有黄金和美元储备的总和还多。 P264

所有事情都在向着利维先生计划的方向发展。 P265

”[30]在放暑假之前,这群学生在北高尔街的一处办公室中召开了一次会议。 P266

既有年轻人也有老人,既有男人也有女人,既有带着蹒跚学步的婴儿的家庭,也有机会主义者和空想家。 P267

因此,当某一天乔治带着一个吵闹、骇人、独腿的红发男子来到德拉蒙德街102号,恳请让此人成为自己的室友时,没有任何人提出反对意见。 P268

在这封信中,他试图证明自己具有担保资格:是的,在6月25日以后,我确实没有一个固定住所。 P269

接着,在一位嘉尔顿实验室的善良的学生朋友的帮助下,他在一间豪华的大公寓里住了5个晚上,同住的还有其他4个室友。 P270

那天她把他带到了BBC,并把他引荐给她的同事。 P271

也许,现在是时候重新好好照顾自己了。 P272

他喜欢那种寂静,寂静给了他思考的时间。 P273

毫无疑问,从达尔文到阿利,从克鲁泡特金到费希尔,从埃默森到霍尔丹再到温–爱德华,一代又一代的学者从各个角度试图攻克利他主义的谜题。 P276

这个趋势从20世纪八九十年代到21世纪可谓愈演愈烈。 P277

这对于除马丁·戴利和马戈·威尔逊以外的人来说,确实是一个令人惊讶的结果。 P278

[13]···除了亲缘选择和博弈论以外,特里弗斯的互惠利他主义学说也是现代进化生物学为后来人抛下的一条绳索。 P279

在《温德米尔夫人的扇子》中,王尔德写下了这样的名句:“除了诱惑,我什么都能抵抗。 P280

然而,产生这种利他行为的基因突变却有可能是一种极为简单的突变。 P281

正如达尔文在研究蚂蚁时得出的结论,利他主义和其他性状一样,也是一种进化产生的性状。 P282

基因被打乱后放入个体,这为自然选择提供了所有必需的原材料,使得生物在个体层面上进化出适应性。 P283

虽然乔治已经成功地改变了汉密尔顿对群体选择学说的看法,虽然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汉密尔顿被许多人称作达尔文之后最伟大的达尔文主义者,并且赢得了几乎所有奖项,但群体选择学说仍然被笼罩在基因之眼进化观的阴影之下。 P284

这些人包括以史蒂夫·弗兰克和艾伦·格拉芬为代表的理论学家,以及哲学家萨米尔·奥卡沙。 P285

这样的假设条件会将我们引向何方?第一个回答这个问题的人是特里弗斯。 P286

[45]但是,以上观点的逻辑十分微妙。 P287

[49]汉密尔顿已经意识到,这意味着群体选择可能在人类中比在动物中扮演着更加重要的角色。 P288

虽然这些病人的智力水平没有下降,但他们失去了判断是非的能力。 P289

尽管如此,当地的居民仍然热爱这家电影院。 P297

他讲了他的兄弟爱迪生,爱迪生发明了轨道照明,并且和贝聿铭、路易斯·康、巴克敏斯特·富勒等伟大的建筑师合作过。 P298

“我的职业生涯确实相当奇怪,至此我已经描述了其中所有的相关部分。 P299

当你第一次把它们展示给我看的时候,我由于太愚蠢而没有理解。 P300

虽然此人是在乔治不知情也未经乔治允许的情况下跑来的,但实验室却指责乔治让此人前来,这件事在一段时间里造成了许多麻烦。 P301

[19]显然,在一段时间内,恋爱是不可能了。 P302

这是一栋较新的建筑,大概是20世纪30年代或者40年代修建的。 P303

后来,一对夫妇偶尔读到了他的诗歌,把他从街上拯救回来。 P304

“博纳多曾经粗鲁地对待你,他对此感到很难过。 P305

至于他在我的这个领域中取得的成就,我相信他在自然选择方面取得的新成果,有效解决了自达尔文时代就一直悬而未决的问题:自然选择的单位究竟是个体还是群体?[34]此事十万火急。 P306

在出门之前,他看到门下面塞了一个信封。 P309

乔治。 P310

”除了他以外,是否还有其他进化生物学家能像他这样看出乔治的协方差方程的伟大之处?比尔并不确定。 P311

一个小时以后,法官宣布休庭。 P312

旁白者包括耶稣和使徒,以及阿奎纳、休谟、亚当·斯密、马尔萨斯、约翰·D.洛克菲勒、冯·诺伊曼,场景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到越南战争,情节涉及曼哈顿计划、计算机和晶体管的发明、贝尔实验室、IBM公司。 P313

这是一个混乱与秩序对抗的故事,是一个文化与本能对抗的故事,是一个人类与动物对抗的故事。 P314

只要这种利他基因具有可遗传性,进化的逻辑就适用于它。 P315

从克鲁泡特金(他认为人类应该回到动物的状态)到赫胥黎(他希望人类不要回到动物的状态),从埃默森(他认为人类的生活就像一个蚁丘)到费希尔(他认为基因帮助上帝在地球上执行任务),从温–爱德华(他认为鸟类牺牲繁殖机会的行为有助于人类研究交通堵塞的问题)到霍尔丹(他让遗传学与苏联的马克思主义共舞),如果这些人能够意识到这一点,那么所有人一定会过得更好。 P316

第一个因素是西尔维娅,因为不能获得她的芳心,乔治变得心灰意冷,陷入了绝望。 P317

之后,他又一头扎进了博弈论中,当他再次浮出水面时,他找到了动物冲突的逻辑。 P318

他和自己的女儿相隔万里,他孤独、孱弱也不快乐。 P319

在汉密尔顿之后,戴维·奎莱尔于1985年发表了另一篇名为《社会行为进化过程中的亲缘关系、互惠关系以及协同作用》的论文,并在文中进一步延伸了对上述问题的讨论。 P322

以下是这个方程的推导过程。 P324

因为生物个体在繁殖方面的能力有高低之分,所以子代的特征值与母代不同,这部分变化可用适应性和特征之间的协方差表示;而预期项是对母代到子代的特征值变化以适应性为权重进行加权平均。 P325

因为适应性本身是一个定量的特征,所以z可以等于适应性w。 P327

这是一个颇为神秘的故事:一个怪异的美国人漂洋过海来到伦敦,之后建立了一个方程。 P328

是的,我找到了一些普莱斯的文献,感谢上帝。 P329

这些做法令读者很难全面看清整个问题,也难以理解问题的复杂性和细微之处。 P330

丹尼尔·凯夫利斯是一位友善的批评家,也是一位朋友,我要感谢他、达德利·安德鲁和霍华德·布勒希,在我去耶鲁大学的惠特尼人文中心访问时,他们与我讨论了一些想法,那次访问非常成功。 P331

我要衷心地感谢我忠诚和亲密的朋友本·雷斯,在我写作本书的过程中,他是我唯一的读者,也是一位十分刻苦的读者。 P332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