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

good

看到不顺眼的人,他会像见了贼一样指指点点,食指宛如警用手电——他就是这种人。 P7

“我要一台电脑!一台普通的电脑!”两个男人之间沉默了一会儿。 P8

这你该明白吧?”店员深深叹了口气,持续的时间至少可以数到十。 P9

同事看起来很高兴,就像那些入行不久的人常表现出来的那样。 P10

很大程度上,这种感情是相互的。 P11

但反正欧维的巡逻也从来没有间断过哪怕一次。 P12

然后他撕掉墙上那张愤怒的小纸条。 P13

四十岁的男人就是这样向全世界宣布他干不了什么好事儿的。 P14

正当他沉浸在这个最重要的时刻,一阵刺耳的长长声响无情地把他打断。 P15

她站在那儿暴跳如雷地冲一个年龄相仿的金发瘦高个儿盲流比画着手势,那人卡在一辆小得过分的日本车里,车后挂一拖斗,正剐蹭着欧维家的排屋外墙。 P16

“还不知道能维持多久呢。 P17

孕妇没有咧嘴,欧维也没有。 P18

这些蠢蛋恨不得压根儿别开自己的车,欧维一边想着一边挂上前进挡开始向前开。 P19

盲流半张着嘴站在车外。 P20

”他心想。 P21

“什么?”“妈妈说你看上去肚子很饿,所以我们得给你晚饭吃。 P22

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是两支。 P23

他巡逻回来的时候,它又出现在那里。 P24

”以防她之前几次碰巧没听见,他总是要加上一句。 P25

两个男人开始在柏油路上较起劲来。 P26

要是说这世上真有什么欧维不喜欢的事,那就得算是受骗上当了。 P27

“你不在家,一个人整天在这房子里转悠一点都不自然。 P28

他们或许是对的,他也不知道。 P29

他头发稀疏身材精瘦,但手臂上的肌肉硬挺得就像直接从岩石上雕刻出来的一样。 P30

“谁的车?”他边直起身问,边用一块抹布擦掉手指上的机油。 P31

但父亲站在那儿纹丝不动。 P32

父亲点点头。 P33

没错,他早该在六个月之前就把这件事解决了。 P34

”“你不能这么做。 P35

他经过那块显眼的“社区内禁止车辆通行”牌。 P36

“再往我家扔一块石头,我就把你扔回你家去!”她转过身。 P37

欧维纹丝不动。 P38

欧维都懒得看它一眼。 P39

并不是地板有多新,但他的确在不到两年之前刚打磨过一次,而且铺防护膜也不是为了自己。 P40

效果不是很明显。 P41

他看上去想用手指在空中打一通鼓点,但他看看外国孕妇后,暗自决定这不是个好主意。 P42

”“但我没有呀!”“没有没有没有。 P43

”帕尔瓦娜朝盲流翻了个白眼,要不是她的肚子在那儿明目张胆地宣布她无论如何还要自觉自愿地第三次为他传宗接代,欧维都快觉得她有几分可爱了。 P44

帕尔瓦娜使劲点头,得意地指着欧维。 P45

帕尔瓦娜开始模仿一种欧维认为是苍蝇发出的声音。 P46

欧维看上去不怎么信服,盲流也是。 P47

他一心就是想死。 P48

“在社区委员会发动政变之前就该想到这一天。 P49

你是不是在家里骑自行车来着?”盲流问。 P50

她这样做的时候,他就觉得这世上其实没有什么不可能做到的事。 P51

从前每当她念叨这些的时候,欧维都会含糊不清地应付两句就开始埋头拧螺丝什么的了,但他从来不反驳。 P52

班上的那些老家伙们可能会觉得他沉默寡言,有时甚至有些孤僻,下班后他不跟他们一起去喝啤酒,而且他好像对女人也完全不感兴趣,这本身就够古怪的。 P53

一辆欧宝曼塔,大功率发动机。 P54

如果欧维指证汤姆,就是各执一词。 P55

欧维久久地站在他面前,以至于他真开始怀疑总经理没有意识到他的存在。 P56

她一头金发,穿着红色的鞋,佩戴着金色胸针。 P57

所以欧维一口气想了许多心事,特别是暖气。 P58

还有这两天之间的每一天。 P59

他在门外站了一会儿,想到索雅曾经总念叨着让他把这儿好好收拾一下,欧维总是拒绝。 P60

他卖了父亲的那辆老92,买了一辆款式稍新一点的。 P61

他学得也很快。 P62

可能主要是因为房子是可以理喻的,可以计算并在纸上画出来。 P63

”当天夜里,有人砸碎了他的玻璃窗,欧维捡起石头换掉玻璃。 P64

原来,欧维的房子正好落在两市的交界处,有关部门需要先通过短波澄清责任,在这之前,谁也不能灭火。 P65

欧维从衣架上取下蓝色外套,出门进行每日一次的小区巡逻,他半惊讶半沮丧地发现猫咪蹲在门前的雪地上。 P66

它的皮毛上(或者说剩下的那些皮毛上)渗下融水来。 P67

他甚至没有猛踩油门让轮胎尖叫一声,只是缓缓开过车库,继续朝大路行驶,就好像欧维那剧烈的姿势还不如一盏倒霉的路灯。 P68

“祝你今天愉快!”欧维经过时,盲流兴高采烈地在背后喊。 P69

又敲上了。 P70

“盲流?”欧维问。 P71

“公车不靠谱,开车的都是些酒鬼。 P72

他无所谓。 P73

”另一件白衬衫朝着房子的残骸简单地做了个手势。 P74

于是,他用一只手在他们的文件上签了字,另一只手牢牢地在口袋里握成拳头。 P75

一秒钟之后,欧维以意想不到的力量把汤姆的外套从他的手中夺了过来。 P76

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 En man som heter Ove 小说电子书 第2张

他又找了三个医生,希望这只是一场误会,但一切无济于事。 P77

“好吧。 P78

“小糗1!”三岁女孩开心地指着指示牌。 P79

“你坐在这儿照看她们。 P80

“从前有列小火车。 P81

”欧维抬起头,看见一个成年男子一身标准的小丑行头站在候诊室门口,还挂着一脸夸张的傻笑。 P82

“在找你的女儿吗?”一个护士在她身后尖声说。 P83

”三岁女孩笑得就像这是她生命中最幸福的一天。 P84

三岁女孩看着欧维,脸上洋溢着笑容。 P85

但他看见了站台上的她,棕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还有悠扬的笑声。 P86

他知道当兵的人不可能五点回家,但显然她不知道。 P87

”阿姨煞有介事地强调。 P88

而欧维还是那个实事求是的欧维,他无法再坐在这儿假装下去。 P89

课程需要两年时间,事实证明,欧维曾学到的关于房子的一切可能并没像他以为的那样荒废掉。 P90

而且在欧维看来,文身还毫无主题可言,只是一堆图案。 P91

欧维就是这么对有机玻璃背后的男人说的。 P92

欧维总是有一套清晰的旅行策略,但他的太太恰恰相反,总是说什么“跟着感觉走”和“悠着点儿”之类的疯话,就好像作为一个成年人,这样就能过日子了。 P93

欧维站在另一边站台边缘,气愤地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看看那个。 P94

但身体在别人车窗上被撞得血肉模糊之前,还因和对方对视一眼而毁人一生,这种事欧维可干不出来。 P95

欧维没有回话。 P96

欧维转过身,一只手捂着胸口慢慢朝家走。 P97

那些形形色色的追求者排起长队。 P98

他们在一起的四十年里,索雅辅导过几百个有读写障碍的学生,最后他们都能念莎士比亚全集。 P99

最后索雅只好踹欧维的小腿让他开口。 P100

”她笑道。 P101

”欧维回答。 P102

“拿毯子来!”帕尔瓦娜穿着鞋跨过门槛,命令着。 P103

他当然不是什么为猫解冻的专家,但另一方面他也不喜欢别人随意闯进他家指手画脚。 P104

“哎,你还是关掉吧,欧维。 P105

“对不起,欧维。 P106

吉米现在不仅汗流如注,脸上还开始星星点点地泛出红光来,他温柔地低头看看怀里的猫。 P107

特别是当它们——比如恩斯特这样——长得跟助动车那么大的时候。 P108

”然后猫闭了上眼睛。 P109

欧维知道。 P110

猫崽子最需要的显然是运动,实际上,欧维觉得这他倒可以帮上忙。 P111

吃喝完之后,欧维把杯子和空罐子一起放进水池里洗了,然后取出来晾干。 P112

单膝跪到雪地上,又抹去一些雪,谨慎地把手搭在墓碑上。 P113

紧接着的五分钟,它转而为此担忧起来。 P114

“荷尔蒙跳起了战舞。 P115

索雅双臂环抱住他,他感觉出脖子被她的眼泪打湿。 P116

我——是——记——者。 P117

副驾驶座上的女人收拾起文件,扶正眼镜。 P118

“你买火车票的时候刷了卡,我查了柜台上的售票记录。 P119

要是他们得去什么地方,大可以开萨博去。 P120

“赊债”指指女人,又指指冒着烟的发动机盖,绝望地高喊“医院!医院!”欧维审时度势了一番,得出结论,这辆冒着烟的西班牙国产车的牌子叫“医院”。 P121

”欧维对猫说。 P123

“到别处问去,这儿没你什么事。 P124

车库里又开始敲门。 P125

“你为什么要和欧维说话?”她用比较保守的词汇问。 P126

”他说。 P127

猫的表情像在控诉欧维背信弃义,因为他居然让它一路都跟三岁女孩一起坐在后座上。 P128

至少这是索雅曾经从她的哪本书上读给欧维听的。 P129

她的每一个动作都牵动着欧维,就像他自己的脊椎如困兽般在尖叫,她把自己弱小的头靠在他的胸口,低声说:“不管忙着生存还是死亡,欧维。 P130

当政府拒绝改建索雅所在学校的楼梯时,欧维写信申诉了几个月。 P131

“她一定得在车里画吗?”欧维问。 P132

帕特里克一脸困惑。 P133

这个叛徒。 P134

“还没有驾照?”“没有。 P135

”“没问题,欧维,谢谢你开车送我们!”帕特里克夹在他们中间,急忙出面斡旋。 P136

他用手掂量着,就像要把它往哪儿一扔。 P138

霉女的“雪地靴”号得那叫一个惨烈,口水在脸盘周围飞溅,跟染了狂犬病似的。 P139

他双手叉腰,若有所思地站了一会儿,然后转身朝门厅走去。 P140

安妮塔娇小而灰暗,她穿着灰色的裤子和灰色的针织衫,还有灰色的头发和灰色的皮肤。 P141

安妮塔点头表示理解,就像在认可一个没有铁皮屋顶的人毫不费劲就把波形铁皮用完了这件事一点都不奇怪。 P142

欧维手里拿着铁皮和猫一起留在原地,门合上的时候,他自言自语般地说了句什么。 P143

猫走进客厅,那肢体语言像在明确表示:“承认承认,肯定管用……”然后他们共进午餐。 P144

但欧维总是一口咬定她从来都不怎么坚决,从来不就此唠叨,而唠叨才是她最深的爱意表达。 P145

小伙子伸手捋了捋后青春期油腻的额发。 P146

小伙子摇摇头。 P147

“咖啡馆里有工具!我带来修车!”小伙子激动地说。 P148

“你有那种绿色牌子吗?”“什么?”“练车的时候必须装个那种绿色的牌子,你到底有没有?”她点头。 P149

几年后,欧维买了一辆萨博95,鲁尼买了一辆沃尔沃245。 P150

欧维抚住额头,帕尔瓦娜的表情一下子阴沉起来。 P151

欧维让她换挡,她说不知道该怎么换。 P152

然后她有气无力地把双臂往方向盘上方一趴,把脸埋在袖子里,又开始哭起来。 P153

这世上有史以来最著名的几个白痴都能搞明白这玩意是怎么工作的,你肯定也行。 P154

欧维称之为“有原则”。 P155

两年后,鲁尼在那场重大的砍树纠纷中取得了胜利,他在年度会议上获准砍掉那棵挡住他和安妮塔卧室夕阳的树。 P156

那段时间内,小区里的邻居搬进又搬出。 P157

或许没能出世的孩子带来的悲伤本来可以拉近这两个人的关系。 P158

”欧维在她三步之前简短地回答,猫咪小跑着跟在身边。 P159

在室内。 P160

迟了点,欧维心想。 P161

阿德里安点点头,然后又马上摇起头来。 P162

”欧维回答,就好像地球人都该知道似的。 P163

”帕尔瓦娜忍不住脱口而出。 P164

补胎花了十分钟。 P165

欧维饶有兴趣地打量着阿迈尔头顶的暖风机,看看吧台凳上的猫,又看看仍然捧在阿德里安手上的工具盒,然后又是暖风机,最后目光回到阿迈尔身上。 P166

”帕尔瓦娜一边回答,一边冲墙角边胡子拉碴的人点头。 P167

他总是埋怨她爱迟到,如今他自己往这儿一站,显然完全无法兑现追随她的承诺。 P168

或许他快要疯了。 P169

“我们顺其自然。 P170

今天应该是欧维死的日子。 P172

然后她从他身边挤过,朝厕所冲过去,他都没来得及抗议。 P173

女记者深深叹了口气。 P174

要知道,你在我们办公室里可是个传奇。 P175

“不是。 P176

他用鼻子短促地吸着气,看了看安妮塔。 P177

头上一片屋顶,安静的街道,值得他们忠心耿耿的汽车品牌和女人。 P178

突然之间,他意识到自己穿这么正式非常不妥。 P179

欧维眼里满是责难:“你们以为自己在干吗?”欧维摇摇手中的枪。 P180

“爸爸说我有病,他说我不能住在他的屋檐下,因为我,你知道的……不正常。 P181

有时候却恰恰相反,人们突然意识到,有些事早就该做了。 P182

此刻,猫咪看上去像是想蹭蹭吉米的腿发个嗲,但是为吉米着想,还是改变了主意,毕竟蹭过之后,他很可能又要因为急性过敏反应进医院了。 P183

“防患于未然。 P184

“两年?”他头也不回地问。 P185

“我以为就是最近。 P186

每次他要做索雅不喜欢的事情,都要花很长时间解释。 P187

他们就此和好了两个月。 P188

不管是生前还是身后,沉默总是索雅避免与欧维争吵的绝招。 P189

安德斯开始讲。 P190

”他从土里挖出那两支冻僵了的粉色玫瑰花来,种下新的,站起身,收掉塑料折叠椅,转身朝停车场走去,嘴里念念叨叨,听上去非常像在说“这就是一场战争”。 P191

”于是他抿紧嘴唇。 P192

”帕尔瓦娜用手捂着嘴,瞪着天蓝色的摇篮。 P193

穿白衬衫的男人一边继续摇头一边把她推开。 P194

“但是你知道的……”女记者漫不经心地挠挠腮帮子。 P195

他摇摇头。 P196

那是八十年代早期,有件事欧维认同了索雅的看法,但后来发现是错的。 P197

尽管他对银行卡信用卡什么的从来都心怀忌惮,但理所当然地总是揣着一张加油卡。 P198

但帕特里克解释说他“想给她买新游戏”来着,但她就想玩现在那个,这倒让欧维既对七岁女孩也对电脑游戏产生了好感。 P199

他拂去墓碑上的积雪。 P200

地方报社的莱娜告诉我您不希望小题大做,但她还是好心地给了我您的地址。 P201

他们托我们问候你。 P202

”七岁女孩头也不抬地说,又摇摇头。 P203

吉米是前者。 P204

”吉米解释道。 P205

”几分钟后,欧维攥起柜台上装着iPad的塑料袋,嘴里嘟囔着什么“7995克朗!连个该死的键盘都没有!”还狠狠说了句“强盗土匪”,然后大步朝门口走去。 P206

我只是要和猫一起去转一圈。 P207

欧维张口喘气,但是已经没有空气可以呼吸。 P208

我们其中一些人有足够时间认识死亡,他们得以活得更努力、更执着、更壮烈。 P209

”欧维嘶哑地低声道。 P210

看来医生从没有在课堂上学过如何应付这样的情况,最后他只好大声咳嗽一下,同时飞快跺了跺脚,来提示他的权威性。 P211

”欧维嘟囔着朝楼梯挪。 P212

欧维教会了阿德里安如何换胎。 P213

夏去秋来,不久又到了冬天,就在帕尔瓦娜和帕特里克带车用拖斗撞了欧维家信箱的整整四年后一个冰冷的十一月早晨,帕尔瓦娜突然醒来,就像刚有人把冰冷的手掌放在了她的额头。 P214

她穿过房间的时候双眼闪着光,就像看着自己孩子的未来在眼前展开。 P215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