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袭动物园

good

刚刚年过九旬的卡斯伯特·汉德利——最近成了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在自己魁梧而脆弱的骨架所能承受的范围内,尽可能迅速地爬进灌木丛(即便如此,也快不到哪儿去)。 P3

卡斯伯特从未停止过寻找。 P4

在大多数狂热组织的起源地——美国,自杀和屠杀动物的行为看起来正日益增多,该国已掀起一场“认知监控”运动。 P5

他对英格兰的爱也超乎寻常,简直与他对无情的亨利九世国王的尊敬不相上下。 P6

卡斯伯特此生大部分时间都依靠救济金生活,后来又领“伤残抚恤金”。 P7

它不只是让人如痴如醉、如释重负,还能带人飘过一颗颗白紫色的愉悦星球。 P8

不管是从公园还是从动物园里面望过来,都看不到洞穴。 P9

这期间,他一直在固执地寻找自己失踪多年的哥哥——德莱斯坦。 P10

其内部运行方式不再通过开放源代码,而是“公开加标”,由服从亨利九世、贵族和教条法令的助理编辑进行垂直编辑。 P11

在他的心里,德莱斯坦永远都是个孩子。 P12

玻色子巴士[7]上的一只拉布拉多导盲犬告诉卡斯伯特,城里所有的人行道、街道、房子、“新地铁”或玻色子巴士上都存在纵横交错的隐形网格线。 P13

尽管如此,动物还是能向他表明自己的主张。 P14

放低脑袋后仰面钻了进去——呆板又笨拙——来到了一个非常扎人的位置上。 P15

要是他看到现在发生的一切,一定会像他常做的那样,开始用中指敲自己的书桌。 P17

此外,尽管对巴杰瓦医生来说卡斯伯特很有趣,但同样也令他难以忍受。 P18

卡斯伯特认为这些抗议者太过吵闹,不配做天堂的守门人,因为他们会把遭禁的、陈旧的畅销平装本《哈姆雷特》撕成一页一页,攥成纸团丢向前来看戏的富人。 P19

”他说。 P20

卡斯伯特,我——”“没错。 P21

你不能为奇技而抱怨——不能对家族以外的人提起这些事情。 P22

利用周末的空闲时间,他学会了一些技能,比如驾驶一种太阳能直升机。 P23

近年来,大部分时间里,他都是随便找个地方睡觉的,从陌生人手中讨张沙发,在充斥着肺结核病菌的小客栈、传教机构和淫秽的早餐住宿酒店之间搬进搬出(在他全科医生的记录中,唯一在列的家人是他的表姐丽贝卡,住在赫特福德郡的一名NHS精英级别服务护士。 P24

人们会把这种帽子套在自己的脑袋上——通常都是自愿的,但也并非一直都是如此,他们多半会在政府运营的镇定机构中利用这种帽子向自己的神经元轴突输送安抚信号。 P25

正如其父亲所说的那样,尽管整个家族努力要“将巴尼扫地出门”,但他还是害全族人背负上了“不可靠”的评价)。 P26

或是失踪,消失得无影无踪。 P27

我会安排你进去的,快速通道。 P28

“为什么它们是无辜的?”“它们信任我们。 P29

不过,和他生活中的其他问题相比,哈利政府介入到他与病人之间更令他愤怒。 P30

你想要知道为什么吗?”“是的。 P31

这组套管还带有配套的软骨药和免费的安装服务。 P32

他感觉自己仿佛想要把手伸进病理学的深蓝色外壳中,抓住眼前那颗被人抛弃的巨大心脏。 P33

一道灿烂的阳光透过窗户照了进来。 P34

任何能够逐步削弱卡斯伯特心中迷恋的做法似乎都在向前迈进。 P35

北极熊、大熊猫,还有大多数的大型海洋物种、野生雪貂、鹤——这些动物只存在于有钱人家的基因组软件中,供他们的小孩打印小型娃娃、洗澡玩具和逼真的活动雕塑。 P36

”巴杰瓦医生知道,红色警卫队的威胁是真实存在的。 P37

把那东西拿走!”顷刻间,他感觉自己对卡斯伯特简直怒不可遏,“我们能不能只把一件事情搞清楚?如果你去,能不能记住,这些动物不是真的在对你说话?而且你可不可以远离你的弗洛特?”卡斯伯特朝他露出了恼怒的微笑,嘴唇的边缘因为压力而发白。 P38

卡斯伯特似乎陷入了自己的椅子,微微吸了吸鼻子。 P39

“保重。 P40

“我想要你用角膜给我的全科医生发条信息。 P41

他把红色的数码气溶胶喷在了毛茸茸的前臂上,揉了揉,直到一个卵形的维基精神网络入口在他的手臂上亮了起来。 P42

他在谒师所[13]里洗过多少个盛放豆汤的盘子啊!他又曾骄傲地在共享餐桌上摆过多少个装满酸奶的金碗!尽管工作中有些事情并不是那么高尚的,然而巴杰瓦就是很喜欢卡斯伯特。 P43

”然而,这位拘谨的政党领袖空洞的思想已经被廉价的合金包裹了起来,似乎正向卡斯伯特头顶后上方望去。 P44

不同角度折射的光线,让其散发出彩虹般的光辉。 P45

一股渴望似乎在它心中聚集起来。 P46

最重要的是,它听上去像是“放我们出去”!这在他看来似乎熟悉得有些诡异,如同很久以前的一则咒语。 P47

他长着四四方方的下巴,双眼呆滞如同蓝色小球,身上披着警卫队那种不太笨重的红色斗篷。 P48

”警卫队队员来回抚摩着自己的长矛,“我觉得你该回家去了。 P49

卡斯伯特现在知道了,他正身处险境。 P50

我没有参加任何该死的组织。 P51

他敏锐得足以觉察到一场无法言喻、逐步升级的大灾难正在迫近——似乎还侵害到了他自己的生活——可他感受更多的是一种泛泛的焦虑,而不是某种明确的困扰。 P52

“这不是在浪费时间。 P53

”卡斯伯特露齿一笑,“我健康得就像屠夫家的一只狗。 P54

这肯定不是什么支支吾吾的黑乡方言,他心想,也不是水獭语。 P55

这些文章都出自一小群清醒的动物认知心理研究学者之手。 P56

还有‘放我们出去’,或是其他什么的。 P57

在此之前,这些贫民似乎对其所宣扬的人类去向“更高层级”的承诺无动于衷。 P58

但凡他们听了,就会知道我们将面对什么——这样不好。 P59

他总是带着一枚陈旧的温莎王朝纪念胸针。 P60

“抱歉,”他说,“我忍不住。 P61

博诺姆医生的脸垮了下来,紧张地瞥了瞥巴杰瓦。 P62

即便是在人类寿命长达一百二十多年的时代,全新的转移性癌症和新近出现的侵袭性病毒综合征仍是医学重要的敌人。 P63

“出色表现,唾手可得。 P64

他是不会放弃这个老头的。 P65

求你了,兄弟。 P66

距离彗星“库伦-兰泊思”出现在北半球和非法闯入动物园还有两个月的时间,巴杰瓦医生仍旧感觉自己可以(直接)控制住卡斯伯特的病情。 P67

”他们不停地央求。 P68

罪名:酗酒(弗洛特),缺乏行事能力,卡姆登镇大街。 P69

”“我不担心。 P70

和贵族阶级的许多人一样,他的脸看起来怪怪的,外表上的“瑕疵”暴露了各种修复模块的迹象。 P71

下一步就是进NHS精英级别服务的精神病院了。 P72

”红脸的亨利时常在镜头前拖着长音吟诵,他的双眼如蓝宝石般冷酷,脖子像一颗被撕碎的橄榄球那样膨胀开来。 P73

自杀性团体和英国共和主义者遭到了王室的公开迫害,但除了他们,似乎只有一个臭名远扬的叛逆旧贵族愿意冒险公开与之对抗。 P74

圣克莱门茨医院的名声尽人皆知。 P75

”那个男人说道。 P76

小心沾染上这里的‘欢乐’氛围。 P77

在巴杰瓦离开圣克莱门茨医院时,迫使他放弃调查的不公正行为再一次伤害了他的感情。 P78

你不能这样。 P79

站住!”卡斯伯特打开房门时巴杰瓦尖叫道,“你必须得听我的。 P80

之前的六个月,巴杰瓦一直在试图保护他不受警卫队和平等镇定机构的伤害,但医生已经无法对抗卡斯伯特的酒瘾了(还有会说话的水獭)。 P81

当然,他的失业救济金也已经停发了,随之一起停止的还有他与巴杰瓦的会面。 P82

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这些动物。 P83

当他四处寻找缠绕着自己身体的那棵令人惊讶的紫杉树时,除了普通的朴树树叶,却什么也没有找到。 P84

他不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P85

“不,我不会去碰它的!”他尖叫起来。 P86

那个星期,卡斯伯特常听到它的声音。 P87

狮子必须一马当先!”阿尔福尔对卡斯伯特说道,声音里带着几分抱怨,紧接着又不断用言语刺激他。 P88

“你连自己的笼子都掌控不了。 P89

小时候,他会看大卫·爱登堡[17]在电视上解释狮子是如何使用集体狩猎策略的。 P90

他知道,英格兰队的足球衫上就有三头金雀花王朝的狮子在摆着向前行走的姿势。 P91

就眼下的情况来看,狮子的问题似乎大得叫人无法应对。 P92

你怎么拯救英国人?”“可我已经决定了,是不会动摇的。 P93

去年夏天的榛子如今已经变得又松又软,如同腐烂的渺小卷心菜,在他肥大的肚子下面滚动。 P94

卡斯伯特近来偶尔留宿的地方就是用树叶搭出来的小凹槽和堤防构成的,看上去就像是某种单人版的铁器时代山丘堡垒。 P95

老头感觉自己的身体稍微平静了一些,心跳也放缓了。 P96

出于某些纷繁复杂的原因,他非常赞同老九哈利恶毒的反狂热组织宣传。 P97

那里隐藏着一个生硬的绿色塑料外壳,轮廓看上去像是爬虫类动物的下巴。 P98

剪线钳的把手上满是汗水,滑溜溜的。 P99

作为贫民,被人抓到身上携带这种东西本身就会被视为有罪,害他被警卫队拽到一个平等镇定机构委员面前。 P100

这些克隆生物似乎缺乏野性,甚至没有与生俱来的焦虑。 P102

”他不明白这些豺狼的话是什么意思,不过他猜了猜,和狗一样,动物园外自娱自乐的某一类旁观者总是会让它们“躺下”[21],于是这些可怜的豺狼逐渐把这个不及物动词当成了自己的名字。 P103

释放其他动物的想法令他有些干着急,但即便是对卡斯伯特来说,目前为止,他的所作所为似乎也有点儿疯狂。 P104

整个冬天,他都在观察这些生物,和所有没有付钱的参观者一样小心翼翼,估量着安全问题,获取一切必要的设备。 P105

终于,他断定动物园关门了——却犯了一个不该犯的错误。 P106

几股镀锌的钢丝扎进了他的躯干,如同从地狱冒出地面的尖牙。 P107

不过,为什么不四处看看呢?他想。 P108

那是一九六八年一个炎夏的午后。 P110

那时的卡斯伯特只有六岁,仍会把“l”发作“w”。 P111

他们的外祖母并没有对长孙和女婿之间这段令人紧张不安的对话做出反应。 P112

“我想要亲自看到它被夷为平地,除非里面还有任何的——呃——天鹅。 P113

”德莱斯坦说道。 P114

卡斯伯特在同龄的孩子里算是非常高大的。 P115

”他一把拽过弟弟,挠了挠他的头发,然后开始在他的腋下挠痒。 P116

”温芙里德答道,“而且,在太阳照亮树篱两侧之前,它是不会离开的。 P117

也是时候了。 P118

”两个叔祖母咯咯地笑了起来,笑声如银铃般欢快。 P119

当这些人难得地相聚时,他们口中的话语就会不自觉地夹杂着交界区唱歌似的悦耳的方言。 P120

”她努力不看向亨利。 P121

他声称,“据他所知”,她——温芙里德·文洛克——是奇技的最后传承人。 P122

是奇技选择了你。 P123

”她还低语着说出下面几句话:“就眼下的情况来看,你的父母如今就是角一样坚硬的树枝。 P124

”德莱斯坦望着森林说道,“我怕。 P125

他从口袋里拽出一根还留着几片树叶的无刺山楂树嫩枝,手指快速地捻动着。 P126

”“管教?吓唬?”外祖母说,“嘘!你根本就不明白。 P127

温芙里德不是血亲,然而和亨利相比,她更让人感觉亲近。 P128

”几分钟之后,在长篇累牍地讲完美国制造业的优点之后,他们的父亲拿出了自己的老柯达牌布朗尼127相机。 P129

你一眼就能看出某些新的东西——一个男人强有力的眼神,正从这个男孩的神情中浮现出来。 P130

即便是在温芙里德这一生中,日渐缄默的动物中也有例外,“隐藏得如同排骨一样朴实”。 P131

据说她养过一只比利时的雄性老兔子。 P132

这个杰克和传火游戏中的杰克一样。 P133

”她曾告诉卡斯伯特,“我去教堂是为了我们的救世主耶稣,是为了约瑟之子、玛塔之子等不可名状的东西。 P134

“那地方的天空中永远都挂着彩虹——‘云中之虹’,那是种特别的绿色和金色,就像上帝在大洪水之后让诺亚看到的那种。 P135

”“哈!这可真有你们受的了。 P137

过去,大部门农村人都没有多少肉可吃。 P138

”她回忆道,“像是长在悲哀的土壤里似的。 P139

”他谨慎地瞥了瞥她,又补充了一句,“可以这么说。 P140

而且它们是多么可爱的生物啊!”“但是面包呢?”他答道,“谁不吃面包啊?面包就是一切。 P141

他的家庭需要食物。 P142

她从未失去过对于这座闪光森林的敬畏之心。 P143

“你们是不会想要冒犯这些妖怪的。 P144

兄弟俩沉默地盯着那只泰然自若、正在咀嚼着什么的山羊看了一会儿(“真是只有趣的老山羊。 P145

两兄弟都不知道它们是什么。 P146

“见鬼。 P147

”他在空中抽打着那根戴着安全套的树枝。 P148

“妖怪!”德莱斯坦说道。 P149

苏格兰松树并非这片森林的本土植物,是最近几十年中才被人种在了这里,以对抗大面积的阔叶林流失,阻挡塞文河的洪水。 P150

走到松树的尽头,他们发现自己正身处一片更加开阔、更加多样的橡树和桦树林间空地。 P151

这只动物巨大的鹿角如同一张愤怒的巨型骨骼地图,是卡斯伯特不曾知晓的那些世界的内在景象。 P152

这是几个世纪以来农民为了培育薪材而密集种植的小灌木林,畸形的样子看上去就像是用纺锤形的针做成的巨型头状花序。 P153

在他们奔跑着穿过怀尔森林时,德莱斯坦似乎更敏捷了。 P154

卡斯伯特猛地停下脚步。 P155

他把眼睛睁得大大的。 P156

“德莱斯坦!”没有人回应。 P157

后来,卡斯伯特爬上光滑的岸边,试图让这个动作变得有趣,却又为德莱斯坦感到害怕和担忧。 P158

”他尖叫道,“我敢用全世界的钱来打赌。 P159

还是说,那是德莱斯坦变成的某种体形巨大的黑猫?那个生物消失了,几秒钟之后突然出现在了小溪对岸,怒视着他,来回全速奔跑,嘴里发出了奇怪而短促的尖叫声。 P160

这样的景象似乎比父亲细细的黑色皮带更友善一些。 P161

到达时,他还拽着好几圈湿漉漉的葡萄藤,身上满是刮痕。 P164

感谢今日您前来参观。 P165

此刻她正望着一小群挤在角落里熟睡的豺狼。 P166

这正是他外祖母过去时常唱给他和德莱斯坦的那首歌:“所有亮晶晶的星星说,一整夜……[29]”那旋律差点儿让卡斯伯特因伤感而昏了过去。 P167

这些豺狼个子很矮,头盖骨狭窄,上面长着黄褐色的毛发,一对大大的尖耳朵里长满了白色的毛,如同斗篷般的黑毛沿着后背铺展开来。 P168

一只体形更大、更壮硕的豺狼抬起头来紧盯着他,带着“欢快”的表情喘起了粗气。 P169

其中一只把头低垂向地面,像只警犬一样四处小跑起来。 P170

”警卫队队员压低嗓门,驻足了片刻,“浑蛋贫民。 P171

而大多数情况下,警卫队队员也是会检查他们的守法状况的。 P172

他感觉自己又放松了一些,迟钝地移动着,可他知道,这样的冷静很快就会耗尽。 P173

要不是伦敦动物学协会鞠躬尽瘁、人脉广泛的科学家核心,动物园早就在二十一世纪二十年代关门大吉了。 P174

卡斯伯特这时候应该离开了。 P175

“跟这位先生说谢谢,尼尔森。 P176

当希特勒派来致命的汉高111轰炸机时,她逆着难民人潮,搬去了被炸弹瞄准的西布罗姆维奇。 P177

”就在德莱斯坦去世的前一年冬天,某个寒冷的日子里,卡斯伯特和哥哥把屋檐下的冰柱掰了下来,用嘴舔着。 P178

男孩撕掉眼睛贴纸背后的粘胶,像外科医生一样小心翼翼地举着贴纸的边缘,仿佛捧着的是真实的人体器官。 P179

“太抱歉了……万分抱歉。 P180

你这是在自找麻烦,先生。 P181

形状似大象、看上去油腻的球形灰色折叠婴儿车似乎特别受欢迎。 P182

闭上你那张臭嘴,他默默对自己发起了脾气。 P183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贯穿卡斯伯特整个年少时光,在他被打得最惨的那段时间里,已逝的德莱斯坦那张狭小的空床一直摆在卡斯伯特卧室的另一边,藏青色和棕色的方格床单被父亲的一个个汽车零件箱和一包包还未寄送给助老机构的衣服所覆盖。 P184

“先生,别这样。 P185

这个脆弱的男孩似乎已经为逃离黑乡,去往更快乐、更有前途的地方做好了准备——如果不是那里不会更伤人(年迈的卡斯伯特永远也记不起自己染上弗洛特之前到底有多聪明了。 P186

灰黄的灯光透过窗子闪烁着。 P187

那一次,他的脑袋在冰箱上重重地撞了几下,感觉晕晕乎乎的。 P188

你的爸爸很抱歉,儿子”)。 P189

他会逃课,会吞食一瓶又一瓶的麻醉剂,会把奖学金挥霍在酒吧里,他还发现自己正巧妙地疏远遇到的每一个人。 P190

这本应引起一些注意,事情已经有些离谱,超出了大学新生常见的精神崩溃范围,也不属于普通的皈依过时宗教的行为。 P191

说实话,最有机会看出这孩子有问题的人就是他了,但一涉及卡斯伯特存在严重障碍的种种迹象,可怜的丹尼尔斯先生就彻底变成了一个白痴——他就是那种喜欢支持工人阶级的人,只要这些人不把他距离杰里米·边沁[35]的尸体几米远的学术界小角落搞得乌烟瘴气。 P192

“我迷恋休斯,无论如何努力尝试,就是无法停止想他。 P193

正是在这段时间里,哥哥的鬼魂第一次消失了,似乎和卡斯伯特分开了。 P194

大约在这个时候,即一九八零年前后,卡斯伯特也开始养成一个习惯,不打招呼便去拜访住在赫默尔亨普斯特德,在校医院做护士的表姐丽贝卡。 P195

一两年之后,他知道他们是不会认出他来了。 P196

三十年前,他的父母就是在这里的舞厅相遇的。 P197

卡斯伯特决定把茶端出商店的咖啡厅,可那个男人快步跟了上来。 P198

一个戴着头盔的大胡子男人正骑在一只母狼身上。 P199

此时此刻,一个留着棕色长发、一脸憔悴的大学讲师正在电视上接受采访。 P200

”她边说边把一份已经被剪过的长方形报纸推到了茶桌的对面,还给了他一把企鹅零食让他拿着吃。 P201

”他答道,“拜拜!”他蹦跳着从啜泣的表姐家里逃跑了,心中渴望的是街道能带给自己的安全感与丰富的可能性。 P202

女孩们坐进去,对警官眨了眨眼,其中一个还摸了摸他稳若磐石的手。 P203

他认为大英博物馆就是一处圣地,里面塞了太多令人着迷的护身符和天使制作的小艺术品,以及必定能够治愈那些身陷危难之人的神圣纪念碑。 P204

“我不需要这个。 P205

“哦,我能看出它非常特别。 P206

就是这样……就是这样。 P207

你一直想象哥哥就在自己身旁,我们也不忍心总是反驳你,但你得明白,我最亲爱的。 P208

除了他的精神疾病,这就是他唯一的不动产。 P209

他正在用拳头猛捶一个男人的膝盖。 P210

这个双手脏兮兮、令人恼火的贫民正在自言自语。 P211

在贫民区公寓的宅地和走廊里,有一件事可以非常肯定:除了偶尔会出现的抢劫犯、强奸犯或者精神病患者,没有人会在乎你。 P212

游戏者怀揣伤害别人肉体的目的,互相投掷球心坚锐、打满了钢钉的球。 P213

两个男孩交换了一个眼神,有些遮遮掩掩地窃笑起来,紧接着是女孩子似的傻笑。 P214

卡斯伯特拽了拽自己的耳垂,侧着身子从男孩身旁绕了过去,他笨拙地把汗津津的手指握在一起,揉搓着,艰难地向前走去,心里想象着被硬式足球击中后脑勺是什么感觉。 P215

尽管如此,他还是不喜欢先上到十层或者十二层,然后再走楼梯。 P216

走廊里,一群老太婆和几个小孩抱着几篮鲜花,迎面朝他走来。 P217

”“没错。 P218

在文法学校里,三四个男孩曾看到过他身上的瘀青,但谁都没有对别人提起过。 P219

就在此刻,他醉醺醺的父亲突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