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的童年2019新版 (库切文集)

good

读者可以从这个画面猜测,男孩的母亲把那封信塞在小袋子里,用绳子挂在他脖子上,这么做是否已经别有打算了?换句话说,男孩在船上即便没有把信弄丢,其实也是找不到母亲的?这种事情发生在难民船上并不稀奇,他的亲人也许无力抚养他。 P11

但是,这个书名也给人的想象带来某种张力。 P12

”舒尔茨八岁时,母亲给他读歌德的《魔王》,给他留下神秘恐惧的印象;它构成了作家生命早期的想象,那个“神话学的童年”,他的艺术创作的秘密和本源。 P13

老人西蒙是这个故事的头脑和骨骼,孩子大卫是这个故事的灵性和血液。 P14

期望作家再写出《耻》那样的作品,是一种奢望。 P15

我们认为作家与衰老和病魔做斗争,逐渐接近创作的休止符,而事实上库切是在开始一项新工程,以“现实主义”原则探索澳大利亚的文化和经验,像《八堂课》的伊丽莎白·科斯特洛关注和表示的那样。 P16

艾勒克·博埃默认为,从库切第一部充分描写澳大利亚的小说《慢人》中可以看到,“移民故事”“伤残白人男性”“伪造与欺诈”是从澳大利亚文学传统借来的三种套路,借此探讨现实与虚构、现实与历史的关系。 P17

尽管库切主要还是从哲学层面探讨社会,他的近期创作试图拥抱澳大利亚现实却是显而易见。 P18

它的日常气息,富于人情味的派对场景,透出库切作品难得的一抹亮色,而它的叙事织体仍是库切式的稠密,包含“新生活”所指涉的形而上学、伦理学、社会学、教育学等多个母题。 P19

把莱布尼茨的“前定和谐说”仅仅理解为一种诗人的心绪,亦未尝不可;没有必要过多展开,在此钩沉索稽。 P20

萨尔曼·拉什迪指出:“传统上,一位充分意义上的移民要遭受三重分裂:他丧失他的地方,他进入一种陌生的语言,他发现自己处身于社会行为和准则与他自身不同甚至构成伤害的人群之中。 P21

阿尔瓦罗的哲学断言:“这儿没有聪明机灵的地盘,只有事物本身。 P22

西蒙说:“在这个被称作是唯一的世界里,收起你的冷嘲热讽是明智之举。 P24

它的组建过程正如小说叙述所示,带有喜剧性的惊奇和震动,——西蒙以出人意料的方式替大卫找到母亲,让那位名字叫伊内斯的网球少女未经出嫁、怀孕就做了母亲。 P25

陀思妥耶夫斯基认为,“偶合家庭”是现代资本主义都市家庭模式,呈现为一种虚伪的无根状态;它没有家族公共价值为依托,更没有古老信仰为依据。 P26

西蒙和大卫乘坐难民船来到一个陌生的国度。 P27

我们需要在文化翻译过程中重新定义自己。 P28

”他们着急的。 P29

”她朝手边的文件上瞥了一眼,“我们中心还有一间空房,在你们找到更合适的住处之前可以住到那儿。 P30

”“你说他不是你孙子。 P31

听我说:我们这个中心有个仓库,里面都是别人捐赠的衣服,是他们自己的孩子长大了穿不上的。 P32

”“谢谢你。 P33

那儿的门也锁了。 P34

”她吩咐说,“在门外等我。 P35

他和她总隔着那么一段距离,跟在她身后走过公园,穿过一条街道,又穿过一条街道。 P36

你们自己动手应该没问题吧?”他神色困惑地看着她。 P37

”“你不能这样。 P38

他没有外套,过了一阵,冷风渐渐渗进他的身体,他打起寒战。 P39

他被啁啾不已的鸟鸣闹醒了。 P40

”“就耽搁你一分钟。 P41

”那女人说,“他们通常会需要人手的。 P42

[3] 原文passbook,指南非种族隔离时期有色人种的身份证。 P43

”没有官方图章,没有签名,只有首字母缩写P.X.,看上去很不正式的样子。 P44

”是吗?他听到自己说的话是真的吗?难道他干重体力活儿还不算太老?他倒不觉得自己老,可也不觉得自己年轻。 P45

“麻袋里是什么?”他问旁边一个工人。 P46

要攀上十八级阶梯(他数过)。 P47

“别挡路!”他身后一个声音在喊。 P48

也许按一整天计算,他能扛五十袋。 P49

他当然不会说:总比让人像负重的牲口那样扛东西要好。 P50

“我们的房间有着落了吗?”他问,“你们找到那把钥匙了?”那女人皱起眉头,“顺着这条路,第一个路口向右拐,那排长长的平房就是C幢。 P51

”小伙子站起来,清清嗓子回答他的问题。 P52

他把男孩脱光了,自己也脱光了。 P53

我们有机会活着,于是我们接受了这个机会。 P54

现在可以着手那项至关重要的工作了:寻找男孩的母亲。 P55

我向他做过保证。 P56

这孩子没了母亲。 P57

“我洗干净了。 P58

你会喜欢下棋的。 P59

只要你见了她的面,一切都清楚了。 P60

他问其中一个工人,他在哪儿能买到连体工作服和工装靴。 P61

”欧亨尼奥站起身,“该回去干活了。 P62

“你今天下午有什么打算?”阿尔瓦罗问。 P63

“快,”他说,“马上就要开始了。 P64

阿尔瓦罗高举手臂欢呼起来,接着转向男孩,“看见了吗,小伙子?你看得见吗?”小伙子没看见。 P65

快看。 P66

安。 P67

”她说,“现在不行。 P68

”她突然坐起来,跟男孩说话,“我听说你在找你妈妈,”她说,“你想念你的妈妈吗?”男孩点点头。 P69

”他插进来说,“我不是大卫的父亲,我也不是他的教父。 P70

”“就算这样,谁会受得了像我们这些络绎不绝的抵达者?我们这样一些无依无靠、懵里懵懂、一无所有的人,如果不是信仰作为力量支撑,她怎么可能?”“信仰?信仰跟这半点关系都没有。 P71

”“对于你或是你的款待,我没有不尊重的意思,欲望向我指引的却远不止饼干和豆瓣酱。 P72

“我很饿,我和孩子都是饥肠辘辘。 P73

一个孩子,如果能够睡在户外没有床也没有被子的地方,那么两个成年人之间激烈的对话对他也没什么问题。 P74

”他一声不吭。 P75

你要奉献给我的就是——一种给予之物,而不是一种羞辱——就是你要把我夹得紧紧的,把你身上的某个东西塞进我的身体里。 P76

”“而那些不美的部分——你却想把那玩意儿塞进我身子里!这种事儿我该怎么想?”“我不知道,你怎么想就怎么说吧。 P77

“教父就是你爸爸不在身边的时候,代替你爸爸给你做事情的那个人。 P78

”他竭力保持一种平静的语气,他的声音很微弱。 P79

”他们在公园东面的街上找寻出售食物的地方。 P80

“快点,我们得赶快了。 P81

”其实男孩就在他们目光所及之处,坐在码头工棚背阴的一边,手里拿着半块面包,困难地咀嚼着,一边喝水润喉。 P82

”他盯着阿尔瓦罗的眼睛看了半天。 P83

那天他上班迟到了,但阿尔瓦罗没说什么。 P84

“下午好。 P85

我干的是重体力活。 P86

我有一种预感——不仅仅是意识上的预感,而是身体上确确实实的预感——我就要垮了。 P87

现在,今天干吗不休息一天呢?”虽然有了从橘子商店买来的新鲜水果,虽然医生向他保证他的心脏很健康,没有理由不再活许多年,他还是感到精疲力竭。 P88

”他说。 P89

但你不会有这样一份全职工作了。 P90

“他刚胜了我一盘。 P91

”他固执地强调说。 P92

”陌生人从刚才掏纸条的胸袋里掏出一盒烟。 P93

各人尽力去扛。 P94

“走吧,我们走开吧。 P95

他,西蒙,是这里的长者,至少是最年长的:他应该带头招呼大家。 P96

阿尔瓦罗伤得不严重。 P97

男孩眼皮都没眨一下。 P98

如果我们每个人想要多少,出纳就给多少,他就给不出钱了。 P99

达加先生也和我们大家一样,觉得自己与众不同,可他没有把这念头藏在自己心里。 P100

”“钱箱里总会有钱的,”男孩说,“要不怎么叫钱箱呢。 P101

他和男孩去探访过了,同时也去察看了与东村位置对称的西村。 P102

”他跟阿尔瓦罗说过自己身体不好,所以就坦然地歇了几天工。 P103

那天晚些时候,他朝窗外瞥了一眼,发现男孩和另一个男孩脑袋贴着脑袋蹲在草坪上,另一个男孩看上去年龄比他大。 P104

这是一个身体结实、头发卷曲的男孩。 P105

”他转向大卫,“听见了吗,孩子?你首先要跟着录音机学,然后才是小提琴。 P106

”“你不收学费,靠什么过日子?”“我做一些缝纫活儿。 P107

”她说。 P108

跟你和你儿子在一起,感到温暖而友善。 P109

“我本想请你们进去喝杯茶,”埃琳娜说,“不过,这时候费德里多该洗澡和吃晚饭了。 P110

就这么简单。 P111

“任何一个要带大孩子的人,都不会缺乏身体接触。 P112

他并不喜欢她的骨感,还有她那线条刚直的下颏和龅突的牙齿。 P113

男孩们开始看图画书,接着,好像被什么东西砸晕了似的,费德尔突然睡着了。 P114

“你明白我的话了?”完事后她悄声问他,一边用手指轻轻揩拭他的嘴唇,“这并没有提升我们的关系。 P115

当她邀他与自己做爱时,可以说毫无风情可言。 P116

他甚至有些小心翼翼地享受这种好处。 P117

”这是一次出乎意料的求婚,也被出乎意料地接受,此后(他对结婚这事情没有一点行动),他对埃琳娜那方面无疑有了一种警觉,他们的关系出现了一种新的紧张。 P118

在他们看来,我们就像是庇护他们的神灵,或者就是二位一体的保护神。 P119

电台里是软绵绵的声调。 P120

一个聪明的女人,也是一个令人赞赏的女人,一个具有最优秀品质的女人——缝纫、音乐课、家务活儿——井井有条地建立起新的生活,对于这种生活,她声称(出于某种正义观念?)是毫无缺憾的。 P121

好吧,我不像你。 P122

我们能去马戏团吗?”“等马戏团下次来镇上,我们就能去看了,我们大家都去。 P123

我能学英语吗?我不想再学西班牙语了,我讨厌西班牙语。 P124

虽说是一片葱茏的沃土,却四处不见村墟聚落。 P125

他拨开藤蔓。 P126

“嗨!”她朝男孩露出了笑脸。 P127

”他们离开那几个打网球的人,钻进矮树丛里,沿着砖墙一路走去,直到出现一条泥路,他们看见了前方两扇高大的铁门。 P128

我不知道我们是否可以和住在这儿的人说点事儿,就是在后面网球场上打球的那位女士。 P129

透过暗淡的光线,他们看见他在翻动一堆纸页。 P130

”“她会是我的母亲?”“我不敢肯定。 P131

”“我知道。 P132

他进去了。 P133

紧张感消除了,话语很快冲口而出。 P134

可她却一个字都没说。 P135

只是来这儿的旅行途中,船上出了一点意外,一封本来可以解释一切的信给弄丢了。 P136

“他的亲生母亲呢?”她问,“她在哪儿?她还活着吗?”他原以为孩子一个劲儿地耍弄金鱼,没在听他们说话。 P137

”他把纸条塞进她手里。 P138

现在回到床上睡觉吧。 P139

男孩激动不已地跑上楼来。 P141

”“如果从一开始说起,我们就得在这儿待上一整天了。 P142

撒谎!那目光说。 P143

我照看这孩子。 P144

她可以住到这里。 P145

她的手指顺着孩子的胸脯滑到腰间,她在逗弄他,呵他痒痒,逗他发出一阵阵笑声。 P146

只要你愿意就可以这样。 P147

我们会把狗带来。 P148

“我敢肯定大卫会健康成长的,因为有母亲照顾他了。 P149

”“确信,直觉,幻觉——在没有确凿证据之前这些有什么区别?如果我们都像你一样靠直觉过日子,这世界还不乱套了?”“我不明白为什么一定会乱套。 P150

可马上想起埃琳娜听到这个消息时的反应,他打消了那个念头,就撒了个谎:大卫被他老师带去参加一个大型露天音乐会了。 P151

“嗨,小费德尔,”他说,“我可以进来吗?”埃琳娜坐在桌边做针线。 P152

”“你怎么知道她会了解我们?”“你和她总会碰到一起的。 P153

谢谢你的晚餐。 P154

不过,他不想让阿尔瓦罗发现此事,他怕阿尔瓦罗会出于好心非要为他解决住房问题。 P155

“那我碰上你们还真是运气不错。 P156

我以为那是规定。 P157

我希望你小心些。 P158

他在空荡荡的码头上闲逛,来来回回地走过公用地带,那儿一大群孩子在掷球,在放风筝。 P159

到终点站后,他顺着上山的小径走到居留点,走到网球场。 P160

你想看我打网球吗?我还不会打呢,我得先练习一下。 P161

这情形再清楚不过地表明,他是一个多余的角色。 P162

”他说,“现在他们两个团聚了,他们一起生活得很幸福。 P163

他为什么不能向阿尔瓦罗敞开心扉呢?可就是不能。 P164

“这是你的工作?”费德尔问。 P165

她知道他来了。 P166

那间屋子在哪儿无关紧要。 P167

”“我知道居留点。 P168

伊内斯不是什么来历不明的人,是没有来历和过去。 P169

但是,感觉的麻木会使彼此感到若有所失。 P170

费德尔会带口信来的,大卫也认路。 P171

可是有一种担忧总在他心里萦绕不去:那孩子可能会很孤独,不快活,苦苦地想念他。 P172

他走近时脸上堆起笑容。 P173

“你们从哪儿弄来这玩意儿——”他指了指,“这辆小推车?”“在家用市场上。 P174

处女的气质会扼杀男人的欲望呢,还是恰好相反会刺激欲望?他想起安置中心的安娜,她给他留下了相当强烈的处女印象。 P175

她像一只老鹰似的看着他,不让他和别的孩子一起玩。 P176

这种品行你在士兵身上都能看到。 P177

理性。 P178

这——”“我没有爱上伊内斯,如果你想暗示这个。 P179

这跟那男孩和他的幸福毫无关系。 P180

也许西班牙语对我们来说没有故土的感觉,但大卫和费德尔会有的。 P181

阿尔瓦罗伸出手臂朝他微笑着。 P182

如果我们所有的汗水都是为了某个更崇高的事业,那又另当别论。 P183

对他们中间某些人来说,他的年纪足以做他们的父亲了。 P184

“那么就像足球赛那样呢?”他试着从另一个话题切入,尽管内心不是很自信,“我们当然都彼此亲近,当然会互相帮衬,就像我们同属一支球队,在一起打比赛,赢在一起,输在一起。 P185

”他说,“我们都了解你的为人,你没有必要证明自己。 P186

当天的工作似乎已经结束,因为没有工作人员在卸货。 P187

你都数不过来。 P188

可是,粮食产出的一路上都会糟蹋啊:在田野里,在火车上,在船上,在仓库里,在面包房的储藏间里。 P189

你现在了解我们了,你是我们的朋友,我们的伙伴。 P190

每件事情都在变化之中。 P191

我们在这里的劳动无非是摆出一副英雄主义的盛大场面而已。 P192

因为历史没有这样的证明。 P193

”轮到他了。 P194

说实在的,他回想自己那一阵突然发作,也会因羞愧而感到脸红。 P195

”欧亨尼奥同意这说法,“你住在东村,是吗?我可以跟你一起走到车站。 P196

你也许走过许多次,只是不知道那就是业余学校。 P197

”“西蒙。 P198

他没有看到西班牙文学课。 P199

那儿等着就餐的人已经排起长龙。 P200

这就是你之所以视其为椅子而不是桌子的道理。 P201

他四下张望着想找一个盐瓶,可是没有。 P202

”“整体了解的意思是……?”“我的意思是,首先,人体得是人体,然后是以理想形状展现的人体。 P203

他跟他母亲在一起。 P204

事情就这样。 P205

”最后他开口说,“我想跟她说几句。 P206

”[1] 沃拉卜克语(Volapük),德国传教士J.M.Schleyer构拟的一种人造语言,在世界语出现之前曾被广为学习和研究。 P207

阿尔瓦罗把他叫过来。 P208

男孩从嘴里拿出大拇指,但没有说话。 P209

“我喜欢你的新睡衣。 P210

在半明半暗的光线中,他甚至都看不清里面是女人还是男人。 P211

这意味什么?这么说,管道堵在哪儿?”“楼上。 P212

“但是,”他竖起手指提醒他注意,“水是怎么从天上流下来的?”自然的哲学。 P213

”“我宁愿去找一个更像样的管子工来。 P214

”伊内斯用力拽起孩子的手。 P215

其实这也没有什么值得敏感的,因为,就像我告诉你的,从某个角度来说,这不是某个人的便便,只不过是便便而已。 P216

你在学校里可以学到这一点。 P217

如果是那样,他就不知该怎么弄了。 P218

一开始很慢,接下来,那阻塞物很快浮现出来:一团带塑料衬里的布头。 P219

伊内斯搂着男孩坐在床上,像胸前抱着一个小娃娃似的,左右摇晃着。 P220

你说的释放是什么意思?”“性欲释放。 P221

”“在妓院工作,能是一种被人接受的职业?”他知道他这个问题会惹她不高兴,可是他那种不计后果的鲁莽劲儿又上来了,自从把孩子交出之后,他一直心情苦涩,“一个女孩做着这样的事情,在大庭广众之下还能抬起头来?”“这我就不知道了。 P222

一张搁着“接待”牌子的桌子,上面摆放了一部电话机。 P223

”“我得安排档期?”“你得列入我们哪位治疗师的时间表才行。 P224

”第二份表格比第一份更麻烦。 P225

或者说比他讲究逻辑要好。 P226

”“没错,沙龙不是为那些暂住者创办的。 P227

他本不该使用“敬畏”那说法。 P228

”“我们开始讨论冲动问题时,特别申明不是针对某个特定对象。 P229

明儿见,哥们。 P230

”“你真会安慰人,但事实上,我的听力不够好。 P231

我同意你的说法:这只是一些负累。 P232

当他和男孩在一起,年岁的感觉似乎就消失了。 P233

现在她再也不让它出去了。 P234

我们肯定被救起了,否则我们现在不会在这儿,是吗?所以这不过是个噩梦罢了。 P235

”“三儿子的故事?我倒不知道这故事。 P236

他踢了它一脚就走进了森林里。 P237

她说,儿啊,我的儿,我看见你全身都在闪闪发亮。 P238

”“伊内斯这么说的?”“嗯,如果你能这样出来的话,那可真是奇迹了。 P239

”“伊内斯说我不必去上学。 P240

你可以整天站在这儿念数字,但你不会运算这些数字,因为运算最后需要一个结果。 P241

他说的话,他一点都没有听进去。 P242

“好了,”他说,“数够了。 P243

首先,我会把故事大声念出来,然后我们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读下去,看看这些单词凑到一起是什么意思。 P244

“桑丘不解地看着他的朋友。 P245

“驽骍难得挣扎着想站起来。 P246

对于图书馆里借给我们这本书的女士来说,这只是一本给孩子看的简单的书,但事实是它一点都不简单。 P247

”“这不是堂吉诃德和桑丘的冒险之旅。 P248

他,西蒙,分在前舱的那一组。 P249

封住的舱口里透出缕缕烟雾,升入无风的空中。 P250

”伊内斯说,“所以,没必要为他担心。 P251

我们能去吗?”“问题不在这儿,大卫。 P252

来世成为什么都是有可能的。 P253

”“不会见到真正的玛西阿诺。 P254

重要的是灵魂。 P255

我知道你愿意救助别人,这是值得敬重的,但有时候别人不需要你这样做。 P256

”男孩趴在床上全神贯注地看书。 P257

你认识了奇情异想这个词。 P258

”“那么他真正的名字叫什么?”男孩突然缩回自己的世界。 P259

他拿起书,“这是其中的一个章节,叫作‘蒙特西诺斯洞穴’。 P260

”“哦,你以为是学者和桑丘捆了堂吉诃德?不是,如果你读过这本书,而不是光看图画猜故事,你就会知道他们是用绳子把他拽出洞穴,而不是把他捆起来。 P261

桑丘,他说,你这没信念的朋友,什么时候才能开窍,什么时候才能开窍?然后他就不作声了。 P262

这一章结束了。 P263

”“我会阅读。 P264

”“这是瞎扯。 P265

最糟的是角落里男孩床边,那只硬纸盒里,他收集来的和买回家的小玩意儿都盛不下了。 P266

”他转向伊内斯,“这都是你纵容的?”“让他去好了。 P267

他需要更宽广的视野。 P268

酒也是一回事。 P269

”男孩把香肠切成小片,又切了土豆,兴致勃勃地咀嚼着。 P270

”“香肠里塞进了什么?”“嗯,你想那是什么?”“是肉。 P271

“香肠里面有便便吗?”男孩问。 P272

”“什么叫神话?”“是古时候流传下来,现在不再有人信的故事。 P273

然后他壮了壮胆,说:“我不必去做赚取生活费的工作。 P274

等于什么都没有。 P275

“我觉得布兰科的翅膀可能被剪过,”他对男孩说,“所以它不会飞。 P276

”“见鬼了。 P277

但信息的要点在于能让别人看懂它。 P278

这是自然之道。 P279

”对于一个孩子来说,这是不是太难以理解了?也许吧。 P280

不是的,星星不是数字。 P281

有些星星似乎坠落了,那些流星,但它们并不是真正的星星。 P282

“一支魔术笔!”他说,“听起来挺有意思啊。 P284

总是别人的错。 P285

几天之后,他正从码头边一艘卸完货的船里出来,惊讶地发现伊内斯站在作业区,专注地跟阿尔瓦罗在说着什么。 P286

大卫对他的耳环很着迷。 P287

她伏在他肩膀上哭泣,“他没有告诉我……”他告诉我,他会给我一个孩子。 P288

如果你有时间的话,我想听你说说。 P289

这颗无耻的脑袋上长着一头乱蓬蓬的金发,这会儿变得粗糙而油腻。 P290

”“她当然是你母亲。 P291

“他没有权利选择,”他,西蒙说,“他只是个孩子。 P292

是不是这个道理?”“可为什么是西班牙语?我讨厌西班牙语。 P293

他说不出那是什么。 P294

你会没有朋友。 P295

”“达加先生从口袋里掏出的魔水,装在一个小银瓶里?”“大卫,以后绝对不能再喝达加先生小瓶里的魔水了。 P296

他是作为礼物来到她身边的,完全出乎意料,一个完美而天真无邪的礼物。 P297

”“好吧,那你怎么形容现实世界中为人父母这回事?如果不是某个男人的精子进入某个女人的子宫里使之妊娠,然后通过那女人的产道分娩出来,你不可能来到这世上。 P298

“不关你的事。 P299

我准备扮演这样的角色。 P300

他那个漂亮的小女友也来了,穿着闪亮的红色荷叶边白裙子,戴着一副双轮战车轮子形状的沉甸甸的耳环,随着她的动作不停颤动着。 P301

”她说这话好像达加不在屋里似的,“再说,你也完全知道,居留点不允许外人进去。 P302

但他躲开了。 P303

”“不!”男孩说,“不晚!我要玩游戏。 P304

好不好?我要开始了,迭戈,你的屁股干净吗?”一阵沉默。 P305

一个女人不能和自己的兄弟生娃娃。 P306

这是规则。 P307

“嗨!”阿尔瓦罗招呼驾车人,那人昏昏欲睡地坐在那儿,“那匹大母马上哪儿去了?这小伙子特地来看她的。 P309

马流感是挺重的病,比人的感冒更厉害。 P310

他艰难地攀上平台。 P311

”男孩弯下身子,把嘴贴近马儿粗大的鼻孔。 P312

“好了,”他说,“现在,我们该离开国王了。 P313

男孩被定为五岁,因为他看上去五岁的样子,而他被定为四十五岁(如其身份证所示),因为那天他看上去是这个年纪。 P314

于是,他们共同为他买了第三样礼物,一个皮制红色小文具袋,一个角上印着金色的大写字母“D”,里面装着两支新铅笔,一把卷笔刀,一块橡皮。 P315

“你今儿在学校过得好吗?”到了第五天,他壮着胆子去问男孩。 P316

也许这是因为他比班上其他孩子平均年龄要大一些。 P317

他睡眠不足。 P318

他不能阅读。 P319

譬如他说大卫不听老师的话。 P320

他说每个地方都有火山,我们看不见,只有他能看见。 P321

我不是父亲。 P322

你的善意使他幸福,他也以最大的善意给予回报,回报你们两个。 P323

那是他自己的故事,不是给我们看的。 P324

在旅途中丢失的。 P325

我相信他能够做到的,因为他是个聪明孩子,非常敏慧。 P326

先生,太太,我为大卫着想,向你们提出这个建议。 P327

你们可以定期去看他,每隔一个星期。 P328

还有那老师,那位里奥先生,不懂得怎么教学生。 P329

诸如此类吧。 P330

”“他们要送我去蓬塔·阿雷纳斯,是因为我讲的那些故事?”“不是他们非要送你去蓬塔·阿雷纳斯,”他说,“主要是因为他们不知道怎么教你。 P331

”他赶快说,“我们,你和我,要开始翻开新的一页了。 P332

度假期间大家都在做什么的故事。 P333

我们由衷地希望他能很快克服学习上的困难。 P334

我要带大卫去居留点,把他留在那儿。 P335

可我怎么相信你不是凭记忆背出来的呢?”他随机抽了一页,“念啊。 P336

”“我没有铅笔了。 P337

这一行字从左到右写得很端正,甚至字母之间的空当也完全正确。 P338

并非实有其人。 P339

后来,突然有一天,他们就爱上了一个女孩,跟她结婚了。 P340

再说,他已经有了一个相当满意的女朋友了。 P341

乳房是做什么用的?”“凡是女人都有乳房,这样她就有奶来喂养她的宝宝。 P342

现在我有其他事情要问你。 P343

他的名字可能就在你随身携带的那封信里,可是那封信丢了,被鱼吞吃了,现在就是流泪哭泣也不管用了。 P344

他显然不想见到他们。 P345

“让孩子自己说。 P346

”里奥先生不屑搭理他。 P347

”从左到右,每个字母都写得清清楚楚,虽然慢了些,男孩写的是:Yo soy la verdad(我就是真相)。 P348

她一连几个钟头跟她的兄弟通电话,商量来商量去,她打算离开诺维拉去别处,跑到教育机构手伸不到的地方去开始新的生活。 P349

他对眼睛的事儿也许比较敏感。 P350

”他说话时尽量使出严肃的口吻,男孩显然听进去了。 P351

那不是教育系统干的事儿。 P352

我们不是配偶关系。 P353

这个叫大卫的男孩并不愚笨。 P354

你儿子需要一种特殊辅导,而我们这所普通学校无法提供这种辅导。 P355

也就是说,无论你们是否上诉,转学至蓬塔·阿雷纳斯的裁决一定生效。 P356

”“那我就要和伊内斯、迭戈一起做吉卜赛人。 P357

你会被宣布为不称职的母亲,孩子会从你身边被带走。 P358

你们还记得吧,我们的伙伴西蒙曾建议采用机器吊车来替代手提肩扛的装卸方式。 P359

谁知道呢,他也许是对的。 P360

”欧亨尼奥证明了自己学得很快。 P361

后来,卡住他的那股压力减轻了,他双脚落进了水里。 P362

几个模糊的人影围着他,传来嗡嗡的说话声,可他发不出一点声音。 P363

经过几天的观察,几个星期的治疗,他又恢复到原来的样子了。 P364

由于种种原因我不能进入他们的生活,现在教育机构一直威胁要把他从母亲身边带走,把他送进特殊学校。 P365

他脸上有一种放肆的表情:自鸣得意,甚至也许是欣喜若狂。 P366

那些书,正如他所担心的,都是拿桌子和椅子说事的。 P367

他,欧亨尼奥,很乐意睡在沙发上。 P368

“我最亲爱的孩子!我的宝贝!我生命的光!”男孩挣脱了他的拥抱。 P369

”“你得坐轮椅吧?我能推你吗?”“是啊,你可以推我的轮椅,你别走得太快就行了。 P370

别把我和他单独留在一起!“坐下,伊内斯,大卫,把你们的事情从头到尾都跟我说说。 P371

”西蒙打断了他们,“那女人为什么跟你联系?为什么没有跟学校联系?照理是应该跟学校联系的。 P372

你的监护人一直在看顾你。 P373

”“我知道这个词吗?”“你当然知道。 P374

我兄弟会跟我们在一起,他们两个都来。 P375

她的意思是你心灵的伤口。 P376

”“可以靠冰淇淋过日子的。 P377

真的吗,西蒙?你会妒忌吗?”“不,我当然不会妒忌。 P378

你知道的。 P379

他对克拉拉说:“很难忘记你对我的照顾。 P380

那些孩子不服从教师讲的加减法规则。 P381

把一个苹果摆在他面前,他看见了什么?有个苹果:那不是一个苹果,只是有个苹果。 P382

”“漂浮的岛屿。 P383

一个苹果是一个苹果就是一个苹果。 P384

不会掉进虚无的空隙里。 P385

他对伊内斯的批评让他很不高兴。 P386

告诉他们没有权利这样做!”他深深吸了一口气。 P387

”“大卫是个特殊的孩子,”欧亨尼奥说,“他父亲全身心地爱着他。 P388

“大卫,”她声音柔和地说,“你知道,我也知道,那只是一个小小的谎言。 P389

“你呢,先生?”欧亨尼奥看上去有些不自在。 P390

保罗,”她对身边那个一直没说话的同伴说,“在这等一会儿。 P391

他们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逃走。 P392

你去说服她,因为他跟我们一起走才是最好的办法。 P393

司机也走了,其任务算是半途而废。 P394

谁知道呢,没准有一天,他们甚至会在蓬塔·阿雷纳斯给你立一块碑:著名的大卫曾于此就读。 P395

”他们慢慢走到游乐场。 P396

”“不是这个,问你摔下来会是什么样子?”“我不明白,你是指从空中降落那段时间?”“是啊,就像飞一样吗?”“不,完全不是。 P397

那是属于你们仨的。 P398

”“那你是王后,西蒙是国王?我们是一家人了?”他和伊内斯交换一下眼神。 P399

他管得很严。 P400

他开始喜欢上迭戈的车了。 P401

”“吉卜赛人在灌木丛里睡觉。 P402

”“那太突然了,太惊讶了。 P403

至于这孩子,他做逃亡者也不会太长久。 P404

一个穿着睡袍的女人拿着提灯来开门。 P405

孩子不吃鱼。 P406

现在是需要的时候了。 P407

”他转向伊内斯,“你觉得怎样,伊内斯?我们应该让小朋友穿上隐身衣,说出秘咒吗?如果他消失在镜子里,永远不回来了怎么办?”“你可以明天再穿,”伊内斯说,“现在太晚了。 P408

伊内斯发出一声尖叫。 P409

”她转向他,西蒙,“去找个医生来!”她悄声说。 P410

他似乎一点都不害怕,而是被这种景象迷住了。 P411

罗贝尔太太直挺挺地跪在男孩面前,“好孩子,你父亲说你看不见了。 P412

”他拽起男孩的手,但男孩挣脱了。 P413

”伊内斯插进来说:“快呀。 P414

路旁出现标记牌:埃斯特雷拉向北475公里,新埃斯佩兰萨50公里。 P415

“你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P416

”“痛吗?”“痛啊。 P417

但护士告诉他们,加西亚医生出诊了,不过他们可以在这儿等候。 P418

”“让我看看……是啊,是啊……这肯定很痛。 P419

可是你还有一只手在痛着,那只手可没法隐去。 P420

我们用的名字都是那儿给我们取的,当然我们也许还得到了编号。 P421

”男孩坐在医生的诊疗榻边上,唇间挂着安详而自信的微笑,那副墨镜架在脑门上。 P422

我给他做过检查了,测试了他的视力。 P423

“大卫建议你放弃自己的事业,跟我们去北方开始新的生活。 P424

”“可是我们到那儿以后做什么呢?”“我们要去找安置中心,我们要向前台的人介绍自己,你,伊内斯,我,还有——”“还有胡安。 P425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