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地球之歌The Songs of Distant Earth

good

然而,对于生命的本质、演化的原则,我们已经有了答案。 P14

但严格来说,这些作品都属于奇幻,不算科幻。 P15

我倒是希望两边能在未来一二十年里把辩论搁置在一旁,让射电天文学家像淘金者那样,将天空中倾泻下来的噪音默默筛选一遍。 P16

等她行至水边,库玛尔已经在收拢风帆了。 P17

布兰特把那团乱麻似的导线一把朝他扔了过去,库玛尔毫不费力地伸手接下。 P18

他将她的手指握在掌心里,脸上却显得心不在焉的,两只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撕裂的天空。 P19

他们的自豪不无道理,但站在后人的角度,那位历史学家却确凿无疑地指出了一个事实:二十世纪还有一项超越一切的创新,它让其他发明都显得无关紧要,但在当时只有很少人了解。 P20

03 镇委会 塔纳镇的网络使用率从来没有超出过百分之九十五,但是话说回来,这个数字在任何时候都没低于过百分之八十五。 P21

此时的她正大声嚷嚷:“都给我安静点儿!丽娜,别去碰那些贝壳,都是别人费了好大劲才摆好的!再说已经是睡觉时间了!比利!从桌子上下来,马上!”镇上的秩序很快就恢复了,速度快得出人意料。 P22

”“还有一种可能。 P23

再说,船上的机器人如果发现自己的工作已经有人代劳,应该就会取消计划吧?”“是有这个可能,但它们也可能会觉得自己能比同行做得更好。 P24

当地的食品和设备运输都是靠沙橇完成的。 P25

在给这些中微子计数之后,科学家就能对太阳的内核作出详细研究。 P26

布兰特像往常一样毫不费力地驾着车,心里却还在为镇长刚才的斥责微微恼火。 P27

他怀疑镇长这是在拖延时间——在整个行星的历史上,它只引来过两架飞行器,这次会面可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整个萨拉萨星都看着呢。 P28

一连几个世纪,人类将万亿字节的知识和文化发往仙女座星云、发往更远的星系。 P29

2553年,第一艘播种飞船从太阳系起航,它的目标是离太阳最近的恒星,人马座阿尔法A星。 P30

周围没有声音。 P31

三岛就这么点地方,这种飞行器根本用不上;再说这类东西的研发也瞒不住外人。 P32

接着,他用布兰特听过的最沉稳、最悦耳的嗓音说:“恰恰相反,我们完全听得懂您说的话。 P33

他尝试回忆梦境,但一个都记不起来,他暗暗觉得欣慰。 P34

真有意思,在这种时候,脑子里想的却都是无关痛痒的小事。 P35

那以后,萨拉萨星就断了音讯。 P36

在日光的照射下,他们不太可能看见我们。 P37

在新生的最初几天,他的内心一直被恐惧所占领。 P38

再也不必担忧这颗行星的未来了,行星上的一切资源、各个时代积聚下来的一切财富,都可以问心无愧地大肆挥霍。 P39

生物学上的问题算是解决了,工程上的障碍却似乎难以逾越。 P40

那样,她就会出现在我的面前、出现在我们俩钟爱的任何一个背景中;不仅如此,我还能和她说话,我们的对谈将无比真实,外人根本看不出我的对面根本不是个活人——或者什么活物。 P41

”“他名不副实,可你要是敬仰他,我也理解,毕竟你也要率领无家可归的部落,也要找到应许之地。 P42

我曾经自私地想走另一条路,想永远躺在你的身边,躺在我们很久之前选中的那个遥远之地。 P43

后来,普朗克又提出了量子理论,证明连光和能量都不是连续的,而是一小份一小份的。 P44

量子引擎本来可以在公元2500年之后的任何一年问世,如果是那样,人类的历史就会大有改观。 P45

这些当地人在技术上或许相当落后(看看那车吧!),但他们一定明白我们从地球飞到这里需要非常高超的技术。 P46

瓦德伦镇长看男人和女人的眼光都很准,她很快就把罗伦森归了类:他有智慧,有决心,可能还有那么点残忍;她不想与他为敌,倒是很愿意和他交个朋友,或者比朋友更进一步……同时,她也认准了卡尔多的心地更好。 P47

“我也希望这东西不用穿太久,”他向布兰特解释道,“但是在完成微生物检测之前,都得一直穿着。 P48

”“我能问问是什么吗?”“如果你们愿意接受,我们将献出人类在最后几个世纪中创造的艺术和科学。 P49

对艾德加?法拉丁总统而言,唯一可行的是最后一项;他还真的仔细考虑过这个选项。 P50

总统大人在马蹄形的会议桌前坐下,心里莫名其妙地想起了几率和命运,而这两个问题都是他以前从未考虑过的。 P51

您愿意的话,当作是挑战也行!”贝船长在决策时素来果断,但眼下的形势却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P52

但是在实践中,我们加速到光速的五分之一就会遭遇阻力,阻力来自恒星间的尘埃和气体。 P53

我们的计划是制造标准尺寸的冰块,每块的重量是六百吨,形状是平坦的六边形——曾有人把它叫做‘雪花’,后来这名字就沿用了下来。 P54

这阵子过得很忙,大体也很愉快,唯一的问题是医药方面的。 P55

七百年过去了,那里还没变过。 P56

一个萨拉萨星人在不慎砸到脚趾时会一下子哑口无言,即便是呼喊某些身体功能的句子也不足以抒发情绪,因为它们在这儿都不是什么禁忌。 P57

当然了,我们在离开时一定会把它彻底拆除,除非你们想要保留。 P58

那天他和两个同事一起从瓦德伦镇长的办公室里出来,那头泛着银色的头发一下子就吸引了她的目光。 P59

“你觉得是怎么回事?”她问。 P60

那些人也就是嘴上说说,不会真动手的。 P61

这是塔纳镇的居民头一次见识地球人——应该说是地球的机器人——的工作风格。 P62

”卡尔多说最后一句时是在朝自己这边看吗?罗伦心想:事情还没那么明显吧……由于职责需要,他每天都要和布兰特?法考纳见上几十面;而见了布兰特就不可能不见米蕾莎,想躲都躲不了——尽管他不想躲。 P63

“他这是在发信号呢。 P64

有几次研究红树林海湾的建造计划时,流程图中浮现出了米蕾莎的面庞,他不得不给计算机下达暂停指令,然后在脑海中对她倾诉。 P65

船长对你到底是什么评价?”“他很看重我的想法和经验,对我这个人却不怎么当回事,他的理由我完全明白。 P66

几何图形不断演化,终于形成了有机体的结构。 P67

2. 便捷起见,地面船员将在必要时使用萨拉萨星时间,但必须在所有记录中使用地球时间,并在括号中附上萨拉萨星时间。 P68

船长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啊?我还没和他好好说过话呢。 P69

”“这个得感谢地球。 P70

”罗伦转头望着卡尔多。 P71

他是个出色的水手,过去的两年都在建造一条四米长的精美赛艇,主要都是自己动手,只是偶尔请布兰特帮帮忙。 P72

”布兰特说对了:随着小小的三体帆船在喷水引擎的推动下默默驶向礁石,他的确喜欢上了这种感觉。 P73

到现在为止,两个男人的关系虽然紧张,相互间的气氛还算友好。 P74

“为什么你戴着面罩,而库玛尔没有?”“我戴着呢,”库玛尔又咧嘴笑了,“仔细看。 P75

到了水面下大约五米的地方,他们停下了。 P76

他们身边的海水中浮着另一枚浮标,上面刷了个大大的字母P,还插着一面红旗。 P77

”小船下方,一具直径十米、类似树干的躯体正向海床退去。 P78

我们现在遇到的事件,以前也发生过。 P79

他又跌跌撞撞地骑了几圈,慢慢悟出了窍门:不必刻意保持平衡,一切交给身体的反应。 P80

刚开始,这种新奇的感觉让罗伦十分受用,但渐渐地,他开始渴望能有什么东西来填满耳边的真空。 P81

前方隐约传来呼啸声,那是什么?当然不会是有人在南岛的腹地试验火箭引擎!车轮继续向前,呼啸声也越变越大。 P82

”两人推着自行车走过修长的桥梁,罗伦一路上都在感叹这奇异的景色。 P83

科学院对自己的职责也非常看重,总统对她坦言,目前的院士人数实际只有241人,因为根本找不到那么多合适的人选填补空缺。 P84

然而在大移民之前的几十年里,许多事情改变了我们对宇宙的认识。 P85

如果其中有不吭声的,那就说明胜利的是粘菌……“3505年召开了最后一届全球议会,与会代表通过了未来行星殖民的纲领,也就是著名的《日内瓦章程》。 P86

如果初始着陆点的地质结构不够稳定,我们还可能再度开动飞船。 P87

2751年的那次播种任务——也就是你们的母船在南岛上完成的那次——无疑是违反章程的。 P88

萨拉萨星历史上的著名例子是弗朗西斯?佐尔坦(萨拉萨星历214~242年),他的名字在五百年后的今天仍然受到尊重。 P89

“他对我说:‘麦哲伦号的船员只需要知道引擎能干什么。 P90

“看来这不是个纯粹技术问题,把重要的都告诉我吧。 P91

相反,如果我们不答应这么个简单的请求,则会激起他们的反感——有这个反应也正常,想想他们在制冰站的建设上给了我们多少帮助吧。 P92

我想先看看这山。 P93

”“你知道我想起了什么?”卡尔多问。 P94

”他们又在空中盘旋了几分钟,然后调头朝东岛飞去。 P95

在落日的余晖中,一行人仰望着宽二十米、厚两米的六边形冰块,心中满怀敬意。 P96

“打什么赌?”贝船长问。 P97

评选委员们强忍着泪水,筛选掉了《吠陀经》《圣经》《大藏经》《古兰经》以及根据这些经典创作的大量纪实作品和虚构作品。 P98

每天下午,如果不是塔纳镇上有紧急公务,米蕾莎都会骑着那匹漂亮的帕洛米诺马来访,马的名字叫“鲍比”,去了势。 P99

你能不能给我看看萨拉萨星上你最喜欢的文学作品?还有音乐作品。 P100

”“这个计划恐怕有点儿被我们的行动破坏了吧?正主任就是这么对我说的,就在他从镇长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 P101

是的,米蕾莎,在有些方面,女人的确比男人坚强……你看我,干吗要告诉你这些呢?“她最后对我说的是:‘他们需要你,我们都一起生活四十年了,不少这最后一个月,带着我的爱去吧,别找我。 P102

他明白梦的起因,但并没有因此平静下来。 P103

遥远地球之歌The Songs of Distant Earth 小说电子书 第2张

”“这东西库玛尔肯定喜欢,”布兰特说,“你们打算怎么处理它?”“研究研究,然后放走。 P104

还有一个惊人之处是它尖嘴周围的那几缕触须,或者该说是小型触手,它们像极了人类粗短的手指(像得叫人不自在),灵活程度似乎也不落下风,它们的主要功能是处理食物,但显然还有许多其他用途,和钳子配合起来更是精彩绝伦。 P105

他是一名垂钓者,正用强韧得难以想象的鱼线钓起六百吨重的猎物。 P106

他是在火星上出生的,而眼前的这颗行星拥有他那片荒凉的故土上缺乏的一切。 P107

只有在现在认清它们,才能在有朝一日(但愿晚一点来!)用智慧面对分离。 P108

”“谁来着?”米蕾莎问。 P109

”“他们什么反应?”“他们又惊又喜,因为没想到我们真的有资料。 P110

常有人意识到正在录影,于是扭过头来,冲着几个世纪后的观众莞尔一笑。 P111

锁闭杆不可能意外脱落,只能是由什么东西出于好奇弄掉的,也可能,是蓄意破坏。 P112

”“等等,”一个北岛科学家说,“我们在这台机器上花了很多时间和金钱,而且整个行星上就这么一台,要是它被该死的海草缠住了可怎么办?”众人纷纷陷入沉思。 P113

机器测绘员小心翼翼地在这片海底森林中穿梭,光缆在它身后铺开。 P114

甚至有人做起了美梦,认为融化的冰川能重现这颗行星上消失的海洋。 P115

罗伦还戴着夜视镜,与世隔绝,正回放着潜水器在海底森林中的探险历程。 P116

在他看来,蝎子们的活动毫无意义,但是在它们眼里,人类的商贸活动大概也没有多少意义吧。 P117

操作员急忙行动:“得在它们起跳前离开!钳子一来,我们的光缆就成棉花了!”他晚了一步。 P118

这时,库玛尔说了声:“不对!”罗伦望着他,觉得他的表情异常警觉。 P119

就在这时,有什么东西擦到了他的右腿,他不由自主地踢了两下,想把它踢开,但那东西勒进了他的肉里。 P120

然而,就在过去的短短二十四小时之内……不过话说回来,情况本可以更糟。 P121

任务的所有目标都能在萨拉萨星达成,实在不必再冒险前往萨根二。 P122

“如果得到了妨害任务的情报,卡尔多博士,我相信你是一定会告诉我的。 P123

刚刚恢复知觉,他就后悔了:他的喉咙里插着管子,胳膊和腿上都连着导线。 P124

“你可能认不出我,罗伦森先生。 P125

想来不可思议:每一代女性都要用半生的时间忍受这每月一次的不适感。 P126

在那些不懂数学的人面前,记住几个对数值和数学常数,往往就能营造更浓重的神秘感。 P127

寄件人:船长收件人:匿名 未标日期的来函已经收到。 P128

在一次惨痛的失败之后,霍顿真正认识到了这项运动的危险。 P129

罗伦看得出来,布兰特很担心,甚至有点尴尬,可他完全没想到对方会来道歉。 P130

乞力马扎罗。 P131

可这么说又太过牵强。 P132

但就算这样,他还是在水下待了三分多钟,才把缠在罗伦腿上的缆线锯断。 P133

用这个法子度过住院的最后一夜着实不坏。 P134

“不是的,库玛尔,我不是在想……我妻子。 P135

如果多数船员都赞成留下(他认为绝不可能),他就不得不出手了。 P136

“不行,船长,我不能参加辩论,赞成和反对都不能,否则船员就不会再相信我是中立的了。 P137

“船长,各位长官,船员们:这是我们第一次召开船员大会,但各位想必都了解议程。 P138

但是果真如此么?他们在自己的生活方式中如鱼得水。 P139

在过去两千年里,这都是收集民意、获得共识的最好办法。 P140

不过他表达的想法,在座的人多少都想过。 P141

打开记忆大门的是021号发言:“萨拉萨星人没有遭遇过任何严峻的挑战。 P142

他明白,我们在这里待得越久,就越难离开。 P143

我想知道,这只蝎子为什么要跑到离家这么远的地方来?我有种感觉:问题的答案或许对萨拉萨星人非常重要。 P144

在过去的几个世纪内,这个政体一直运行良好,但是贝船长有种不祥的预感,觉得它马上就要经历大的动荡。 P145

最后,卡尔多轻声说:“我能和船长私下谈谈么?”“当然可以。 P146

他事先让两个同伙投了否决票,因为他生怕新萨拉萨星人那点儿可怜的势力会暴露。 P147

一天深夜,露丝伏在卡尔肩上痛哭,卡尔见状实在忍不住了。 P148

那个形容“一加一大于二”的词是什么来着?协……啊对了,是“协同”。 P149

刚刚的一刹那间,心理治疗师兢兢业业的工作全部失效,记忆的大门再度敞开。 P150

温莎总统遇难之后,两派的分歧最终发展成了暴力内讧。 P151

”斯坦纳在医务室的那台脑电仪上作了些调试,又检查了一下计算机程序,这两件工作花了差不多一个星期。 P152

” 你的名字是欧文?弗莱彻……请回答“是”或“不是”……你的名字是约翰?史密斯……请回答“是”或“不是”……你出生在火星的洛威尔城……请回答“是”或“不是”……你的名字是约翰?史密斯……请回答“是”或“不是”……你出生在新西兰的奥克兰市……请回答“是”或“不是”……你的名字是欧文?弗莱彻……你出生在3585年3月3日……你出生在3584年12月31日…… 这些问题的间隔极短,就算弗莱彻没有轻度麻醉,也来不及伪造答案,再说,就算伪造了也没用。 P153

在人类专家和专业机器的配合下,很少有信息需要问满二十个问题的。 P154

总之,他们还没有定下具体方案。 P155

其他三个撒巴拉人可能没有什么危害,但欧文?弗莱彻呢?他的心思游荡到了保险箱里的那柄致命玩具上——他是一船之长,策划一起事故应该不难……他赶紧把这个念头抛到了一边:这么做当然是绝对不行的。 P156

”科学官瓦莱暗自心说:你们这毛病我以前也见过——即便是到了地球的最后时刻,也还是会有几个实验室的主任觉得自己的设备太精贵,不能拿出来受实际应用的玷污。 P157

”可你们的生态位能占据多久呢?瓦莱心想,如果摩西?卡尔多是对的……“跟我说说侦查球是干什么的吧,这名字可真有意思……”“它是两千年前发明的,最早的应用是在安全和谍报方面,后来又有了许多新用途。 P158

这是一张展平的360度海床全景,左侧是一片海草,中间是几块突出的岩石,再往右仍是一片海草。 P159

好,精彩的要来了——”给蝎子的礼物费了设计者好大的心思。 P160

“我们已经有了一个理论,”他说,“它还没有最后确认,但证据越来越多了。 P161

“唉,干吗问这个?”“因为罗伦昨天说:‘摩西觉得那些蝎子有可能在找神。 P162

信徒崇拜阿尔法,向它祈求,举办一丝不苟的宗教仪式,还建造巨大的教堂表达敬意……“还有人认为,神创造了宇宙,但在创造之后就未必和宇宙发生关系了,这样一个神就是欧米茄。 P163

“除了依赖技术这点之外,他们的传统其实非常悠久。 P164

二十一世纪,人类发明了信息技术,更新了统计方法,并拓宽了对概率论的理解,到这时,这场辩论才终于见了分晓。 P165

”“什么事?”“别因为是我说的就什么都信,严肃的哲学问题是永远无解的。 P166

太阳在两小时前就落下了,内月已经升上夜空,它光华皎洁,近乎浑圆,比以前地球的那枚月亮离地面更近。 P167

她的快乐就部分源于对他的完全信任:只要躺在他的怀里,就不用再思考,不用再担忧,未来消失了,只剩下延绵没有尽头的当下。 P168

”他们走上了距地面一米、铺着厚厚隔热层的管道。 P169

”隔不隔热她不知道,反正库尔玛牵着她走上平坦的冰块时,她赤裸的脚底被寒冷刺痛了。 P170

她听得越久,就越想到海浪拍击荒凉海滩的声音:一涨一落,无休无止。 P171

罗伦还没见过里奥尼达家的长辈,他害怕和他们见面。 P172

“但如果有非常先进的技术,复活还是可能的。 P173

你们是好意,但那样对他太残酷了。 P174

他咬紧嘴唇,强忍着泪水:身为史上最伟大的星舰上的高级军官,当众落泪是不恰当的行为。 P175

它们中的一大半重新没入大海,但也有一些笔直升向苍穹,最终消失在了视野之外。 P176

量子引擎在近两年的时间里首次发动,尽管只开到了最小马力。 P177

摄像机从人造冰山前方缓缓飞过,背景处传来摩西?卡尔多那标志性的嗓音。 P178

像这样的小盒子原来有七个,造型一模一样,一层层地套在一起,我手上这个是最里面的一层,里面装着圣物。 P179

过去的日子已经一去不返,生活还将恢复平常。 P180

那是在萨拉萨星和地球失去联系的年代写成的,在场的听众从未听过。 P181

这地方,一连六千年都没有再发生过什么了。 P182

”这个她当然知道,她也知道船长的理由。 P183

不久之后,那里的气氛就完全变了,就好像罗伦从来就没走进过他们的生活似的。 P184

她已经辨不太清方向,但她猜想这个巨大的圆柱舱室一定占满了飞船的整个横截面,由此推断,中间的那根棒子想必和飞船的轴心重合。 P185

那张金色的面庞射出两道目光,穿过数千年的岁月,穿越数十光年的距离,凝望着他们。 P186

然后,他掏出一张卡片,插进面具后面一道几不可见的插槽。 P187

她已经适应了失重状态,也几乎感觉不到刺骨的寒冷了。 P188

我已经没有什么事情可干了,要过了三百年,等飞船着陆之后,我才能再发挥作用……我感到悲伤极了,因为我刚刚和在这里最好的朋友米蕾莎?里奥尼达告别。 P189

我的心里平静得出奇。 P190

米蕾莎心想,这儿恐怕什么都看不到吧?麦哲伦号位于行星的另外半边,正停在晌午的大洋上空。 P191

米蕾莎的确回到了他的身边,但他的心中却没有胜利的喜悦:以前那些无忧无虑的相伴岁月早已远去,不复记忆。 P192

它们的天敌只有两种:一种是巨大而罕见的深海鱼类,它的形态非常简单,几乎只有一张贪吃的嘴和一个永远填不饱的肚子;还有一种是在水中搏动的有毒水母,亦即那种能够运动的巨型珊瑚虫,有时它会让整片海床陷入死寂,所经之处只剩一片惨白的荒原。 P193

无梦的沉睡将横跨第一个孩子的整个人生,想到这里,罗伦就不禁流泪。 P194

1979年,我把这个主题改写成了一个短小的电影大纲,刊登在《OMNI Magazine》(Vol.3, No.12,1980)上;后又收入Byron Preiss/Berkley出版社为我出版的插图短篇集《The Sentinel》(1984),我在那本书里写了个前言,介绍了这个故事的来龙去脉,以及它是如何在无意中启发了《2010:Odyssey Two》的小说和电影。 P197

撇开无数语焉不详的“太空引擎”,第一位把这个理论写进小说的,据我所知是Earth Satellite Corporation的首席科学家Charles Sheffield博士,他在长篇小说《The McAndrew Chronicles》 (Analog magazine 1981; Tor, 1983) 中探讨了“量子引擎”的理论基础(他称之为“真空能量引擎”)。 P198

在未来,制约高速星际飞行的很可能不是能源,而是宇宙尘埃对冰盾的磨损和光子对它造成的蒸发损耗。 P199

[2] 指《圣经》中带领以色列人走出埃及的摩西。 P200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