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塞(成为小王子系列)

good

到20世纪20年代,欧洲依然回天乏术,未能从战争衰败中完全复元。 P9

二 大写的人与小写的人圣埃克苏佩里有两个身份,飞行员与作家,这两个生涯在他是相辅相成的。 P10

尤其为国捐躯的神秘忠烈结局又给他的身世添上几分传奇色彩,更使他的人与作品具有一种独特的魅力。 P11

为了了解圣埃克苏佩里的作品,有必要先了解他的生平。 P12

世界航空史初期,法国人大胆发明,勇敢实验,对飞行作出重要贡献,占有光辉的一页。 P13

他离开空军,当上一家砖厂的职员。 P14

圣埃克苏佩里进入拉泰科艾尔时,开发部经理叫迪迪埃·多拉。 P15

他最初往返于图卢兹—卡萨布兰卡之间,后来又飞至达喀尔,一路遇到的是沙尘暴、风暴、酷阳、岩石和荒漠。 P16

也在这间木屋里走出了我们今日认识的圣埃克苏佩里。 P17

故事在貌若平行分离,实则息息相关的两条线上展开。 P18

早期关于圣埃克苏佩里传记中只称B夫人,她的真名是内丽·德·沃盖。 P19

圣埃克苏佩里也有自己的怪癖,落拓不羁,诗意地幻想与生活。 P20

法国航空事业这时开始因循守旧,缺乏进取心,走到了下坡路,在欧洲大陆的优势地位逐步被德国取代。 P21

纪德一直欣赏圣埃克苏佩里,曾为《夜航》写过一篇出色的序言。 P22

”圣埃克苏佩里则说:“人的存在是为了与人联系。 P23

圣埃克苏佩里几天几夜目不交睫地连续工作,到了旅馆与朋友没有说上几句话,支持不住睡着了,第二天6月23日醒来,听到贝当政府签订了屈辱性的停战协定。 P24

在非洲法国军队内部已逐渐分裂成维希派和戴高乐派。 P25

因而他在美国期间始终游离于两派政治势力之外,又发表了两篇调和性文章:《我们以什么名义相互憎恨?》《给各地法国人的一封公开信》,强调捐弃前嫌,“法国高于一切!”更招致戴高乐派的指责,感到十分痛苦和孤独。 P26

现在,圣埃克苏佩里第一个公开表示反对纳粹主义,并以亲身经历说明受屈辱的法国人的内心活动与精神面貌。 P27

大人应该以孩子为榜样。 P28

同盟国在欧非两洲转入反攻阶段。 P29

他的飞行任务已超过三次。 P30

死亡在职业的事理之中。 P31

”《要塞》全书共二百一十九章,从1936年开始写,主要部分在美国时期完成,到了北非等待战斗的间歇时期集中精力审阅润饰。 P32

他总是先写下大量素材、叙述和感想,这是他说的作品“脉石”,然后经过一道道提炼,取出其中包含的纯粹矿物。 P33

B夫人看到一百页,看不下去,感到空气太闷,坚持要到海边散步一下……后来她告诉他:“你写你的《要塞》时,口气有点儿像基督。 P34

叫女人家心惊肉跳的外伤,还有垂死的人、死去的人,我拒绝给予这种怜悯。 P35

我见过自私的人或吝啬的人,受到损害时大喊大叫,大限时刻要求把亲友召到身边,然后倔傲公正地分赠他的财产,就像把毫无价值的玩具送给小孩。 P36

回忆好似潮水涨落,带走了随后又带回了所有积蓄的形象,所有往事的贝壳,所有曾经听到过的声音的海螺。 P37

父亲就是被乱臣贼子推入了永生,当他咽气时,三天中没有人敢出大气。 P38

粘在稠糊的阳光里以为在前进,陷在永恒的深渊里以为在生活。 P39

当我注视着这一切,父亲说:“你见过宾客和情人离去后的婚庆宴席。 P40

如果在货物的重压下盐碱地嘎嘎作响,你看到骆驼队挣扎,拔腿,用脚试探,要找到一块硬地,一切恢复如常,立刻走上原来的方向。 P41

”但是我是个孩子,胆量小:“可能她痛苦,”我回答他说,“也可能她害怕……”“她已经超越了痛苦与害怕,”父亲对我说,“那些是厩棚里普通牲畜得的病。 P42

”我猜想父亲还是仁慈的。 P43

你祖祖辈辈饮用的淙淙泉水是永恒的,爱人向你微笑时眼中流露的光芒是永恒的,黑夜的清凉是永恒的。 P44

我明白了人的忧患,我惋惜的是人。 P45

当然,我首先对他们表示关怀,承认他们要比铺子里的老好人更有激情。 P46

因而为什么对这个黑夜里乱跑的女人,我不是净化她,或是召回她。 P47

目光左顾右盼不会看清上帝的面目。 P48

我喜爱怀孕或喂奶的女人,我爱配种的牲畜,我爱周而复始的季节。 P49

道路、麦田、起伏的山冈根据它们是不是组成家园而对人有所不同。 P50

这是一幢大宫殿,有女眷专用的翼房,有喷泉飒飒的内园,(我下令给房屋建造一个中心,近与远,进与出都能够以它为标记。 P51

……宫殿的这种布局,其道理是在其中培养人。 P52

要塞!我建造你就像建造一艘船只。 P53

因为船的四周存在盲目、无法描摹、但强有力的自然。 P54

这时整艘船都在颤抖,仿佛船架已经断开,四分五裂。 P55

如果山岭也呢喃有声,我们该怎么办呢?我就听到过这种呢喃声,永世也忘记不了……”“什么样的呢喃声?”我问他。 P56

或者是墙壁开始抖动,直至突然分崩离析。 P57

我想到骆驼队绝迹的大沙漠里,有时冒出一座古庙,半埋在沙里,仿佛被看不见的蓝色风暴折断了桅杆,还在勉强漂流,但是已经劫数难逃。 P58

这样诞生了画家、雕塑家、镌刻家和金银雕镂家。 P59

我只是对满脑子空想的那些人表示担心,爱诗而又不写自己的诗的诗人,钟情而又不知道选择因而没有结果的女人,个个满心焦虑,我知道我若培养他们牺牲、选择与忘情宇宙的禀赋,我就会治愈这种焦虑。 P60

你建在山上的神庙,受北风的袭击慢慢腐蚀,只剩下像旧船的艏柱,已开始沉没。 P62

我的营地像握紧的拳头。 P63

这时大家仿佛饮了晨曦的美酒,胸中鼓满新鲜空气,享受大地粗犷的喜悦。 P64

“你们今天能够在沙漠中像雪松那样生存,全亏周围有敌人锤炼你们。 P65

统治过的人不能废黜,你不能把施舍的人转变为乞丐,因为你这样做,损害的犹如你的船只的骨架与形式。 P67

她们组织隆重的盛大节日来欢庆她重登王位,在她经过时屈膝下跪,还以自己曾用指头碰过她而得意非凡。 P68

”他还对我说:“让他们首先把自己的劳动果实给我送来。 P69

如果说收受可使肉体重生,只有奉献才使心灵丰富。 P70

必须通过他们双手的魔力,这些工程才会诞生。 P71

因为这座新的金殿首先有了这份热忱才诞生的。 P72

”有一个人对我说:“大王,我想念那个跟我过过日子、拌过嘴的女人,我要回家好好种地。 P73

树根伸入土内,枝叶插入星辰,它是星星与我们的交流之路。 P74

这个人抱着幻想生活,以为对它倾注了爱心饲养、训练,会把自己一份东西留在小动物身上。 P75

这本身不是在自欺欺人。 P77

那个随我出征的人日常思念的,是他看不见、碰不到、不能抱在怀里,还未必在想他的情人,既然在这晨光初露的时刻,他呼吸大地的气息,压着沉甸甸的挂念,而她则躺在遥远的深闺里杳无音信。 P78

为什么难过呢?”他怎么会幸福呢,要是孤零零一个人在家?要是跟家人住在沙漠深处的帐篷里?我要他改正自己的想法:“晚上你若到其他帐篷去找其他朋友,这些人若有什么事告诉你,也是让你听到沙漠中发生的事……”因为别忘记,我看见过你们!我看见过你们围在篝火前忙着烤羊肉,我听到过你们响亮的笑声。 P79

他出于好心,供给他们粮食、衣服、糖和茶叶。 P80

你在他们面前叉起双臂。 P81

躺在积累上享受的绿洲定居者也不知道。 P82

但是世界对他已不再是奇迹。 P83

“这是为什么心中要时刻保持高尚的火光,高尚让人向着那个方向走去。 P84

抚摩刀刃时高兴得流出眼泪!他们的武器已经遗忘、生锈、变钝,在他们看来就像失去了阳刚,但是唯有武器才使男人创造世界。 P85

如果他们相互憎恨是出于嫉妒,将军们尽量评定谁是谁非。 P86

但是我想起了父亲的智慧。 P87

”他召来一名使者:“是我没有分清他们的权限。 P88

他们对我说:“现在社会伤风败俗。 P90

”父亲说:“雪松用土壤营养自己,把土壤转化成茂密的枝叶,枝叶又用阳光营养自己。 P91

因为我明白:毛虫成蛹时自己会死去;植物结籽时自己会死去。 P92

好让他们享受城市的方便,而又不要在浮华排场上花费心力。 P93

他们就是希望这样表现自己的能耐。 P95

若不是起风掀动沙漠抹去上面的痕迹,像小学生擦干净的石板,我也可以循着足迹探索到事物的根源,或者追寻骆驼队在它歇脚的溪水边把它逮住。 P96

这里阳光严酷无情,像饥荒一样不饶人。 P97

他们说:“是的,你说得对。 P98

一个不开花的春天对我来说什么都不是。 P99

城池在我眼里像是正待扬帆的船队。 P100

因为我说树就是秩序。 P101

相互抵触是一回事,相互否定是一回事,我只知道一个真理,这就是生活,我只承认一种秩序,这就是统治不同事物的联合体。 P102

我心想:“在帝国辉煌的时代这是一只面具,到了今天只是一只空盒的盖子。 P103

你愿意不变,那只是在上帝那里。 P104

……于是在我面前提出了这个压倒一切的争讼,欣赏俯首听命的人和秉性耿直光明磊落的人。 P106

我讨厌这样的牲口,内心浮浅没有眷恋的人;我也不喜欢,无论作为国王还是主人,总想打掉臣民的锐气,要他们做盲从的蚂蚁,我明白我能够也应该用强制办法激励他们,而不是毁灭他们。 P107

我恨的那些人,首先是哪儿都不在的人。 P108

这是我喜欢走向和平的战争的原因。 P109

看到一堆未经自己努力而成为风景的石子,哪个孩子会欢欣雀跃呢?我看见过这样的人,他们渴得难受,渴是对水的嫉妒,比痛还不容易治,因为身体知道自己要什么药,要求它就像要求女人,在睡梦中也见到其他人在喝。 P110

至今我还记得我们的会见。 P111

”我绝不轻视他的伟大;不轻视他的首都的空中花园;不轻视他的商人的香料;不轻视他的工艺匠的精致的金银器;不轻视他的大水坝。 P112

这是走向上帝的一条路。 P113

现在他长眠在发紫光的沙漠里,沙子像裹尸布盖在他身上,现在他不声不响了,现在他的微笑忧郁,充满神意,同意捆好麦子对着他的积累闭上眼睛。 P114

同样,我不能背了他上山让他发现一种风景的真理,这对他不是什么胜利,也不能让他未曾征服而去欣赏这首乐曲。 P115

当掌声鼓得她们受不了,从浅睡中醒来,她们揭开丝绸面纱,乐意顺从人群的愿望,把雪白的面孔朝向他们献媚。 P117

你给了她什么还欣喜不已。 P118

无耻之徒,没一句真话……”我对她说:“你去洗一洗。 P119

他以前比其他人更富有,更高尚,更了不起。 P120

我给他缝制斗篷,医治创伤。 P121

“你为什么撒谎?”我说。 P123

”当然,我知道她在我的家里闹得鸡犬不宁。 P124

那些人在牢房里踱来踱去,胸前挂着牌子,这使他们像牲口,跟其他人有所区别。 P125

我召来法官,问他们:“为什么他们要跟老百姓隔开,为什么他们胸前挂一块死囚牌子?”“这是司法公正,”他们回答我说。 P126

”同时,我觉得诞生既让我感到天真,又让我满怀希望。 P127

)我想是什么让我对他们的行为感到失望。 P128

成为一棵枝丫繁多的大树,树枝因皮孔和皱纹而坚硬,我的羊皮纸似的手指好像已被时间涂上香料,那么不容易损伤,犹如我自己一样。 P129

我在山坡上慢慢下来时,所有丘冈与平原就像一件广大的斗篷,我的家园内处处灯光闪烁,犹如点缀天幕的星星。 P130

如果这些存在的东西不存在,你创造梦的城市,这轻而易举,因此梦所向无敌。 P131

但是不要用公式来评定优劣和表示偏爱,分什么战士在沙漠中的威武,和她的爱情的恩泽。 P132

你的内心感情犹如一口淤沙井中的水,流不到使草地滋润。 P133

即使那个对我恨之入骨、要是能够会砍下我头的那个人。 P134

失望是伪善行为,因为在这个人身上有你首先喜欢的这个品质,若又有了你不喜欢的那个品质,你就失望了,然而你喜欢的品质又怎么会消失呢?但是你,立即把你爱的或爱你的那个人,转化成了奴隶,他若没法完成奴隶的任务,你就谴责他。 P135

因为那些尚能回忆起故乡的人一路上纷纷死去。 P136

但是占有的本能会使人痛苦,这是与爱背道而驰的。 P138

你若有什么事遗憾,那你就像那个人那么愚蠢,他遗憾没生在另一个时代或者另一个地方,他长得高了又遗憾不能矮。 P139

因为他怎么遇见自己的敌人?没有敌人他以什么作为依托呢?他根据什么来塑造他的柱子呢?柱子是通过几个世代跟生命发生摩擦而建成的。 P140

你不要为我的帝国担忧。 P141

如果游民说到外面路上的春天,朋友会在心中感到春天。 P142

如果要把你性格重塑,让你心肠如铁,这项工作留给你的敌人去做吧。 P143

因为通过自己的努力攀登山顶眺望的风景才是美景,爱情也是如此。 P144

因为艺伎不可能无私,既然你带给她的东西,首先在她看来只是一件贡品。 P145

表情生动的面孔不再是面具,而是一个空脑壳的盖子。 P146

村庄就不会是那样的诗篇了,让你可以不拘礼节坐到热腾腾的晚餐汤前,得到大家的情谊,闻到放牧归来的家畜的气味,共享节日广场上的篝火——因为节日不在其他事上反响,会在你心中引起什么共鸣?若不联想起奴役后的自由,憎恨后的爱情或失望后的奇迹,你不比你的一头牛更幸福或更不幸福。 P147

我在事实面前明白了,生产美丽陶器没有成文的法律,不是依靠学费,也不通过比赛与颁奖所能取得的。 P148

富人要富有,水手要航海,偷猎者要在星光下窥伺。 P149

士兵抓了几名妓女回来,关押所的灯光照得她们睁不开眼睛。 P150

“她们舍不得污秽的陋屋,当烟花巷根据当局命令打烊以后,她们就可以聚在一起,喝她们的茶,或计算赚的钱,她们彼此谩骂,看淫秽的手上的掌纹预示未来。 P151

当怒气上涌时,她们再没有对之吼叫的不公平,一下子像那些死了婴儿的母亲,奶水再上来也毫无用处了。 P152

好比说她喂孩子,打扫房屋,做针线活。 P153

因为人先是对工作厌恶,工作成了他生命中的死肉,然后又对文化厌恶,文化成了没有保证的游戏,就像你掷出去的骰子,如果不牵涉你的财产,不滚动着你的期望,那就毫不叫你动心。 P154

好像雕镂师与文化生产者是不同的。 P155

他走一步就会发出回响。 P156

在我看来,认识她犹如认识了保留地、无声的原野、高山的黑夜和狂风中穿越沙漠。 P157

她已脸色苍白,更慢地又施个礼:“我遗憾,大王……”因为她想到她必定要受苦了。 P158

”“是的,原谅我吧,我认输了,但是不会说话,大王……”我瞧不起意志受论据左右的人,因为词语应该表达你的意思,不是左右你的意志。 P159

我长时间盯着她看,我问她:“谁把你训练成这个样子的?你从哪儿来?”她微笑没有回答。 P160

你若要跨过激流,激流又阻挡你前进,那时你舞蹈。 P161

心经过多次丧葬,我已累了。 P162

我们融入同一尺度,是在同一株穗上做面包麦粒。 P163

”因为我还希望不要陷于孤独。 P164

这时我朝着石壁鞠躬。 P165

但是他们支开她回到盘子旁,自己专心干工作。 P166

你没有权利为此反感。 P167

另一人锻打铁钉,别处还有其他人观察星辰为了学习治天下的才略。 P168

如果你的每个臣民都像其他臣民,你一点也没有达到统一,因为一千根一模一样的柱子只产生一种愚蠢的镜子效果,而不是一座神庙。 P169

我接受人包括他的缺点,可是对他不讲情面。 P170

船只雄伟壮观。 P172

你的律法是另一个神的律法,他不及我们的神那么可靠。 P173

但是他们把自己的偶像高举过头,对着我挥舞像闪电。 P174

你应该任命我们当大臣,我们精通此道。 P175

这些标记、这些痕迹、这些符号,你总是发现它们是一个个推算出来的。 P176

因而,当你把另一个人领上了你的山顶,从那里问题安排得有条有理,这座山就成了你撇下他单独一人后留下的真理,没有人会问,你怎么选择了这座山,既然人已在那里了,人总要有个地方存在的。 P177

然而你忘记一种做法所以神奇,是因为它像走在回头路上。 P178

父亲打断他的话:“别在我这里说这个词。 P179

“如果我要把幸福分解来看,我可能对你说对铁匠来说是打铁,对水手来说是航海,对富人来说是有钱,这样的话我等于白说,什么都没告诉你。 P180

“当我高声对你说富人的幸福是挣钱,我在跟你说谎。 P181

我不知道往哪儿追求时会坐下来。 P182

我记得那个景仰死者的部族。 P183

因为我觉得少了拱顶石,内心没有一点回响。 P184

一座有人欣赏的教堂。 P185

他们若镂刻的话,我就要用其他地方种植的麦子来养活他们。 P186

如果海涛汹涌澎湃,那个人奉了我的命令要出海,登船以前他对海情作全面了解,把乌云当敌人那样掂量,监视波涛,窥伺风向,这些事一件接一件叫他牵挂。 P187

人是美的,因为是父亲培育了他。 P188

”从而以此类推,他们变成广场上的乌合之众。 P189

面对感到无聊的孩子你做什么,不也是要对他们施加限制,这些限制也就是一种游戏规则,有了规则你才会看到他们奔跑。 P190

因为它在世界上创造一个方向,任何方向都会走近、走远,进去、出来,找到、失去,可使你有所裨益。 P191

如果你的爱情被人接受,若有手臂对着你张开,那时祈祷上帝不让爱情腐烂,因为我为满足的心担忧。 P192

”帝国的几何学家的评论家这样说。 P193

”“你没有说明白,”我对他说,“你真的相信魔鬼吗?”“不,”父亲说。 P194

“我不让几何学家的评论家来治理我的帝国,他们把用于建筑的东西奉为神明,就因被一座神庙打动了心,就崇尚石头的权力。 P195

因为那么多人气息平静地睡眠都取决于他的警觉;那时生命滋养你,也通过你延续,犹如不为人知的小弯深处海水在颤动。 P196

可以说没有敌人,你没有形态,也没有尺寸。 P197

看到强盛的帝国砍人的头,就用砍头去创造你的力量,那你只是一个嗜血的小丑。 P198

这是为什么我培养你潜心学习,日后诗歌会奇迹似的叫你燃烧起来,帝国的仪式与习俗会使帝国植根于你的心内,因为没有一种禀赋不需要你的准备。 P199

我知道你必须站得笔直等待,轮到你在灯光下得到酬谢,突然会对巡逻的步子陶醉,仿佛星光下仪式隆重的神奇舞蹈。 P200

因为我离家时不会把家拆毁。 P201

但是绝不会因此希望你家的女儿多疑、工于心计和冷漠寡情,因为你培养她们成这样的同时也毁了你原本要保护的品质。 P202

珍贵的东西受威胁不必要为之惋惜。 P203

把一个做好梦的孩子活生生地推入死亡,他绝没想到在这短短的夜间值勤要去受人的大刑。 P204

征服是给你建造骨架,开启心智去接受真知灼见。 P205

压在我心头的是这张悲哀的脸,或这首康塔塔,或对帝国的这份热忱,或对人的怜悯,或行动的高尚,或生命的情趣,或这声咒骂,或这份遗憾,或这片离情,或采葡萄的融洽感情(那比采摘的葡萄更为可贵,因为即使别人运到其他地方出售,我已经得到了主要的东西。 P206

舞蹈家、诗人、金银雕匠、几何学家、星象观察家,首先是由厨师的工作养活的,他们做的工作使人高贵,给人一种意义。 P207

钻石是经过长年累月的工作转化为星星的。 P208

这不是我要说的问题。 P209

确实,你若看到一个人花了一年工夫给他的花瓶上釉,你怎么把这样的花瓶分给每个人呢?一个人在城邦里要为许多人工作。 P210

因为我早知道这些东西是不能分配给每个人的,我同样知道一个文明不是建立在物质的命运上,而是物质的创造上,至于眼泪与点滴香料的命运跟我有何相干呢?我是君主,我偷生产者的面包与衣服分给我的士兵、女人与老人享用。 P211

如果我使用排斥矛盾的词语来思想,我也就扑灭了心中的一线光明。 P212

但是每次只要稍微放松我的绳子,我就能预见我的狗要往哪儿走;它总是拖了我往东走,因为那里有猎物的气味,我知道要是放开它,它就会直奔而去。 P213

因而,对于山那一边的邻国君王,我观察不到他的行动。 P214

微笑也需要他学习的。 P215

因为我的约束是雪松力量的约束,它把土地的汁水都集结到它的木疤中去,它不是无谓地消灭荆棘和汁水,汁水当然会被荆棘吸去,但是必然也供应雪松。 P216

”父亲在另外场合也说过:“要为叛徒找原因开脱的话,首先是他们居然能够背叛成功。 P217

我没有什么可以等待了。 P218

精神只住在一个祖国,那就是万物的意义。 P219

”但是他受过苦,累了。 P220

你哪里看到他痛苦?精神睡着了,人就不存在了。 P221

我常说树是真实的,这是树的各部位之间的某种关系。 P222

我怎么去寻找我还没有感觉的东西呢?我对你说过,爱的遗憾就是爱。 P223

有的人可以接受为大家而死,即使死是无用的。 P224

这样石头也从而有了一副新面目。 P225

当我建筑我的城市,是对沙地的修改。 P226

但是我看到长得最直的树木不是自由成长的树木。 P227

因为我的真理若要产生丰硕成果,必须稳定。 P229

相信一个人的生命时间,那是你大错特错了。 P230

我家需要的是居住者,而不是来去无踪的野营者。 P231

谁能说这里面藏了些什么?你们爱的艺术,你们笑的艺术,你们品味诗歌的艺术,你们镌刻银器的艺术,你们哭与思考的艺术,你们必须综合这一切,又把这一切托付给后人。 P232

因为臭气冲天,我下令清除尸体。 P233

因为地下有淡水潮汐。 P234

我抬起头,通过涡形纹饰看到苍白的火棒,使火保持不灭。 P235

起飞的乌鸦那么密,尽管那夜明月晶莹,还是把我们遮在阴影里。 P236

“我率领他们去征服绿洲。 P237

他们聚集在针眼四周。 P238

当你注视一座城池时,城池也在注视你。 P239

极目看到的只是曝晒在烈阳下的黄沙与岩石。 P240

夜色来临,我站在营帐前凝视矗立我们中间这座不可攻破的建筑物;我思索,我觉得这不只是一座要攻克的城池,而是我们遭遇到了围困。 P241

一切创造都是这样,因为创造者从不显山露水。 P242

那个女人寻找遗失的戒指或者一个谜底。 P243

你是一个秘密的持有者,秘密不再存在,你的意义也有了改变。 P244

“但是你给我说说什么是他们的美德?什么是他们的节日?什么是他们的神?这已经与众不同了,就像一棵树,它有自己的方法吸收沙漠的水分,跟另一棵树不一样。 P245

你从孩子明亮的目光中看出形式是可喜的……”“当然,”我对他说,“当你完成了你的积蓄,你可以以你采的蜜来生活一时。 P246

”你这样做,是在坚定敌人,磨炼敌人。 P248

这个影响用于这个方向多少有利,用于另一个方向多少不利。 P249

日子天天相同,像石头排列整齐,我怎么过呢?但是你现在老了你说:“我纪念了我祖先的节日,我教育了我的孩子,然后给他们娶了亲成了家,还有其他人,一旦完成就被上帝召回身边——因为这一切都为了上帝的荣耀——我虔诚地把他们埋葬。 P250

那个人不拘礼节在旅店里坐下,放下他的棍子,微笑。 P251

当你坐在自家的房间里,我若对你说房子着火了,你会镇静自若吗?你若听到情人的脚步声呢?即使她不是向着你走来,也不会改变。 P252

因为,你的神居住的地方是不计距离的。 P253

对沙漠中行走的骆驼队他们只看到反复不已的这一步,任何女人对他们都是卖身,因为他们把她当作礼物犒赏自己,图的是一时快乐。 P254

哪个潜水员都会找到的。 P255

他们歌颂的美使女人个个都美了起来。 P256

也有其他的煎熬。 P257

最后一晚的活动在我总像在品味唯一的蜂蜜。 P258

我没听到你们夸耀这次旅行,反而刻意描绘去年征途上的苦难,枯井,熏风,躲在沙下的蛇,好似肉眼看不见的神经,随时要咬人,强盗的埋伏,疾病与死亡;我听到这些不奇怪,知道这是羞于提到爱。 P259

这样沙漠的蛹壳又把你封闭了,因为从第三天起,你的步子开始陷在一望无际的软地上。 P260

或者,北风在黑夜中醒来,尽显残酷的本色,像大刀一挥把天上乌云扫空。 P261

时光流逝,其作用是治愈我们的创伤,引导我们为你的荣耀欢乐。 P262

很长时间是用木板和钉子建成的一幢房子,一旦配备了帆缆索具,就成了大海的新娘。 P263

我一步一摇,是个不知疲劳的船夫,朝着我去的方向。 P264

从门厅到门厅,从黑色地砖到金色地砖,我慢慢绕过膳房。 P265

我深深嗅一嗅气味。 P266

我的庄稼垛成了方堆子。 P267

”我回答他说:“当然,惩罚他们显然是没有理由的。 P268

但还是用方向代替目的为好。 P269

攀登高峰比踏上小丘的乐趣更多。 P270

我想过在你心中建立朋友之爱,同时我又使你感到朋友别离之苦,犹如掘井的人也会感到缺井之苦。 P271

你建设你的家,轻轻挥动你的棍子,给驴子指路,扶正你的篓子,揉揉眼睛,因为天色还早。 P272

你承认不假。 P273

你的不在一点不分离你而是结合你,不拆散你而是融合你。 P274

我的那个园丁步入沉默的老年以后,收到他朋友的一封信。 P275

他满脸通红把他的回信交给我,这次又在我脸上察看收信人读了有无喜悦的反应,先要在我身上试一试他的知心话的震撼力。 P276

但是他与我,通过不同的道路,凭各自的掌心去感觉同一团火焰的热量。 P277

费尔南在第二帝国时期(1848~1871)曾任专区区长,退休后创办一家保险公司。 P278

他的作文《帽子历险记》获全校当年最佳作文奖。 P279

10月到巴黎准备投考海军学校。 P280

6月与教练官一起,初次驾驶飞机升空。 P281

其时向《新法兰西杂志》投稿。 P282

当了几个月机械师后获得一个飞行员职位。 P283

任命为阿根廷邮航公司(法国邮航总公司的分公司)经理,负责开拓巴塔戈尼亚航线,从里瓦达维亚海军准将城(阿)—阿雷纳斯角(智)。 P284

3~4月度假期间,在德·莱斯特朗杰夫人和纪德面前朗读《夜航》手稿,纪德主动提出愿为该书作序。 P285

《阿根廷公主》修改后收入《人的大地》。 P286

美国影片《夜航》在巴黎上映。 P287

这段记事载于他写的《人的大地》。 P288

下榻马德里佛罗里达酒店,结识了海明威、多斯、帕索斯、亨利·乔逊。 P289

同年12月14日又获法兰西学院小说大奖。 P290

4月写信给母亲,求她照顾他已无力顾及的可怜的“小康素罗”。 P291

8月初回到法国,消沉失望,住在阿盖城堡,继续写《要塞》。 P292

2月初写给安德烈·布勒东的信。 P293

写《小王子》,并由自己作插图。 P294

住在朋友乔治·贝利西埃大夫家。 P295

11月5日在贝利西埃医生家跌跤。 P296

7月17日第三十三联队第二大队调防至科西嘉岛博尔戈。 P297

《给母亲的信》出版。 P298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