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事经济学

good

当时我推荐这些著作的一个目的是,通过比较分析世界上不同国家的经济体制转型和经济发展经验,启发我们在新的阶段,多角度、更全面地思考中国的体制转型和经济发展的机制。 P7

然而,耶鲁大学经济学教授罗伯特·希勒在《叙事经济学》一书中,独辟蹊径地将“叙事”引入经济学领域,将过去依赖于抽象建模和数理统计的经济学还原到有温度、有感知的生活切片或历史场景中,人们的言谈、议题和故事,成为解构经济现象的重要维度。 P9

深层次的故事之所以能够广泛传播,一定是触动了人们最原始的情感本能,而不一定是故事简单的真相。 P10

该书在1931年一经出版便成为畅销书。 P11

谷歌书籍词频统计器Google Ngrams(books.google.com/ngrams)允许用户搜索早至16世纪初的书籍中的单词和短语,它对“像病毒般传播”这一短语的搜索结果也显示出类似的轨迹。 P12

当然,有些针对当时监管措施的批评是合理的,但这些批评通常都不具备强大的病毒式传播力。 P13

但是这些领域的学者通常会发现想要踏足经济学理论的领域颇有难度,因此,在叙事研究和叙事的经济影响之间出现了空白。 P14

如果经济学家将他们对流行叙事的理解纳入对经济事件的解释,那么他们在预测未来时就能够更为敏锐地察觉流行叙事的影响。 P15

很多经济学家已经知道,奉承商人是能带来回报的,商人的支持对经济学家的职业生涯很有帮助。 P16

本书提出的叙事经济学见解与信息技术和社交媒体的最新进展是吻合的,因为它们是故事在几毫秒内像病毒般传遍全球的渠道,这些渠道对经济行为产生了深远影响。 P17

这篇论文并不完全认同经济学家最喜欢的观点:所有人都会理性并持之以恒地追求利益最大化。 P18

叙事经济学研究的是影响经济行为的流行叙事的病毒式传播,它可以提高我们预测经济事件并未雨绸缪的能力,还可以帮助我们制定经济制度和政策。 P20

传奇投资人沃伦·巴菲特说过:“这就是一种赌博工具。 P21

Bitcoin.org网站刊载了无政府主义者斯特林·卢汉(Sterlin Lujan)2016年的一段文字:比特币是和平无政府状态与自由的催化剂。 P22

而另一则神秘故事又进一步增添了比特币叙事的浪漫色彩,那就是从来没有人可以作证说他见过中本聪本人。 P23

比特币和未来数字签名算法是比特币的基础所在,它界定了比特币的个人所有者,也让盗贼难以窃取比特币。 P24

比特币没有国籍,因此兼具了民主化和国际化这两方面的吸引力。 P25

它指的是不同学科之间的知识统一,尤其是科学与人文学之间的知识统一。 P26

如果有人想要详细研究这些数学模型,可以参见书末附录,了解这些模型的概况及其有可能应用于经济叙事的地方。 P27

这样的故事往往聚焦于一位男性(极少数情况下是一位女性),这个人在创建部落——或者说,在此处应该是创建公司——的时候展现了非凡的远见或勇气。 P28

现代神经语言学研究了支撑叙事的大脑结构和组织。 P29

[15] Brooks(1992),location 74.[16] Brooks(1992),location 749.[17] 有关神经语言学,请参见Kemmerer(2014)。 P30

我们先来看看由真正的病毒引起的疾病。 P31

[2]传染率下降的另一个原因是易感人群的减少。 P32

繁枝细节使第一种叙事而非第二种叙事成为流行叙事。 P33

所有模型都设定了传染率和康复率。 P34

在现实中,经济理论的出版与其最终风行一时的状态之间存在长期滞后,正是在这段时间里,模型从与众不同且发人深思的理论发展成正确无误且公认伟大的理论。 P35

本书的一个重要构想是,经济波动主要是由各种过度简化且易于转述传播的经济叙事驱动的。 P36

一些叙事之所以具有传播力,是因为它们看似给出了确定的事实。 P37

[8] 萨缪尔森叠代模型是Allais(1947)先提出来的,但Allais的版本几乎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 P38

除了一些简单且可以预测的规律之外,人类的思维网络在选择让哪些叙事出现病毒式传播的时候差不多就像一个随机数字发生器。 P39

这个故事通过口口相传和新闻媒体的关注,像病毒一样传播开来。 P40

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就很看重叙事,他借虚构的苏格拉底的对话写下了自己的哲学。 P41

[12]叙事中的阴谋论流行叙事通常会有一个“我们与他们”的主题,这是一种揭示故事中某些人物之邪恶或荒谬的摩尼教语气。 P42

我们面对的是或自利、或利他或两者兼而有之的人。 P43

不管我向哪个群体介绍滚轮理论的进一步应用,他们都会用一种催眠般的方式表示自己很开心。 P44

在现实世界中,这一效应可能还要更加明显,因为现实世界的营销人员会尽可能地扩大受众规模。 P45

[1]以流行文化为例,众所周知,我们根本无法在电影发行前就预测它们能否成功。 P47

但是,不知何故,拉弗曲线出现了病毒式传播(图5.1)。 P48

多年以后,在万尼斯基去世以后,他的妻子在亡夫的文件里找到了一张画有拉弗曲线的餐巾。 P49

归根究底,拉弗曲线和餐巾的故事之所以出现病毒式传播,可能是因为这个故事传达出的紧迫感和顿悟:这个想法是如此惊人、如此重要,以至于一位经济学教授不由自主地在一家高档餐厅做出一些不合时宜的举动,以便让政府官员了解它的不同寻常之处。 P50

鲁比克魔方在ProQuest上的流行度超过了拉弗曲线,但在Google Ngrams上不如拉弗曲线。 P51

帕尔梅政府在那一年垮台,“潘帕里泼撒效应”可能在其中发挥了一定的作用。 P52

这部小说讲述的是一次全国大罢工,这次罢工是少数能干的人反抗大多数人,后者是掠夺者,支持政府监管(包括税收)以攫取财富满足私利。 P53

它的风趣幽默使人至今还不时回想起它:“你们知道嘛,我近来有一个爱好,”总统在本月早些时候的经济问题讲话中如是说,“有一些故事我能看出来或证明是苏联公民之间互相转述的故事,我一直在收集这些故事,它们不仅流露出一种幽默感,也体现了苏联公民对本国制度的看法。 P54

[16] McDaniel and Einstein(1986).[17] Lorayne(2007),第18页。 P55

他发现,对某些大脑部位进行电刺激会让大脑听到一系列有序的声音:当电极探查第23点处颞叶切面上的灰质时,患者表示:“我听到一些音乐。 P56

神经经济学家保罗·扎克(Paul J.Zak)通过实验证明,与较为“平铺直叙”的叙事相比,“戏剧般跌宕起伏”的叙事会提高听众血液中催产素和皮质醇等荷尔蒙的水平,[4]而这些荷尔蒙对人类行为的影响是有据可查的。 P57

恐惧的消退是一个在危险过去之后恐惧逐渐释放的过程。 P58

恐惧的减少可能反映了恐惧逐渐消退的过程,如果叙事出现戏剧性的新进展或变化,这一过程有可能会被逆转。 P59

根据他的观察,他觉得可以合理地推断,在白天的大部分时间里,有上百万人每20分钟就重复一次这句话,有些人甚至在梦里还在说这句话。 P60

就连体面的作者也会允许出版商用炫目的书封包装自己的书籍,一旦这一点成为既定事实,书封就成了永久的固定装置。 P61

[15]叙事的传播往往是某些随机细节的结果,比如人们见面的频率(很多人在别人的衬衫上看到徽标)或叙事与其他传播性叙事的天然关联(拉科斯特曾是名噪一时的网球运动员)。 P62

即使在传播经济叙事的时候仅仅为了自娱自乐,我们也仍有可能根据自身构建的他人心智模型来设计我们的故事。 P63

精神分裂症是一种严重的精神疾病,可以表现为一种叙事障碍,因为病人经常会幻听到有声音在讲述奇妙而混乱的故事。 P64

[31]情绪启发也可以诱发“网络喷子”(Internet trolls,在网上发布低俗或淫秽评论的人)行为。 P65

此外,该报要求读者选出最喜欢的五个人,而不是六个人。 P66

关键的问题是要弄清楚何为因、何为果。 P68

即便是最出色的经济学家,通常能做的也就是寻找那些能被视为自然实验的事件。 P69

[4]对于他和其他人的研究工作,我想补充一点,那就是这些自我实现的预言并不是凭空冒出来的。 P70

这些词语及其产生的影响来自经济之外,因此它们属于外生因素。 P71

[8]在新闻领域,马塞尔·麦克希尔(Marcel Machill)及其合著者发现有证据表明,电视新闻的受众基本没有记住自己听到的新闻。 P72

历史小说家或电影制作人在构建人物对话时依据的是研究工作给予他们的想象和直觉,他们看上去更像是发明家,而不是学者。 P73

心理学家研究过大脑如何选择赋予哪些记忆以闪光灯记忆的地位,这类似于选择将哪些照片放入家庭相册之中。 P74

美国近期历史上有一起著名的闪光灯记忆事件,那就是2001年9月11日的恐怖袭击事件,在这起事件中,纽约市的世贸中心被摧毁,华盛顿特区的五角大楼也遭到严重破坏。 P75

事实上,人们总是喜欢有趣的故事,并传播他们知道并不属实的故事,比如坊间传言。 P76

不幸的是,大多数人都不查看这些事实核查网站。 P77

[13] 心理学家Roger Brown and James Kulik(1977)创造了“闪光灯记忆”一词,并列举了1963年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遇刺身亡的例子。 P78

首先,我想介绍一些有关经济叙事的基本构想,我们可以通过这些构想解析具有历史重要性的叙事,并在新的叙事酝酿过程中识别它们。 P79

这类叙事会让人们感觉这个故事是如此重要,他们有权在其他对话中插入这条新闻,或者与平时很少交流的人进行交谈。 P80

没有听到哪个鼓手讲新笑话。 P81

构想3 叙事星座比单一叙事更具影响力出现在同一星座的叙事可能有不同的起源,但在我们的想象中,它们似乎因某个基本概念组合在一起,并且能够加强彼此的传播力。 P82

在未来,一些信息处理的创新手段可能会使这份工作不再那么依赖人类的判断。 P83

当时,接近于零的利率被解读为“失去的十年”即将出现的先兆,就像20世纪90年代的日本那样。 P84

他们发现,在故事的真假问题上,这些网站能够达到95%~98%的一致。 P85

多年以来,华纳音乐发行公司一直声称自己拥有这首歌在1935年登记的版权,而且每年都会收取数百万美元的版税,但它在2016年失去了版权,因为有证据表明“祝你生日快乐”歌与1893年的一首“大家早上好”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 P86

这意味着这首歌有1008(=1 000万亿)乘518 918 400种可能的变化。 P87

它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只不过是年幼的华盛顿没有撒谎而已。 P88

虽然美国人口只占世界人口的5%,但在很多美国人的眼里,美国就是世界,对他们来说,也许这个节目的名称是恰当的。 P89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GoodMorningToAll_1893_song.jpg.[10] Weems(1837),第11页。 P90

在这一篇,我们将研究9个最重要的叙事星座。 P92

如果有人在未来创造了一种极为成功的新型电子货币,那他最好能够再创作一则与它相关的传播性叙事,就像为它贴上某位名人的标签一样。 P93

在当今的叙事中,我们可以看到来自这些历史时期的回声。 P94

?2007—2009年的严重衰退,此次衰退又一次被人拿来与大萧条相提并论,也被称为“大衰退”。 P95

[1] 参见Kuran and Sunstein(1999)。 P96

银行恐慌叙事,也就是说,我们是否相信银行有能力兑现承诺,是最早的信心叙事之一。 P97

图10.1 1800—2008年“金融恐慌”“商业信心”“消费者信心”在书籍中的出现频率注:本图显示了信心叙事的三次复发,但它们涉及不同的领域,分别为金融、商业和消费者。 P98

金融恐慌这一词语的使用频率在1907年恐慌之后达到峰值,随后美国通过了《奥尔德里奇-弗里兰法案》(Aldrich-Vreeland Act,1908),该法案创建了中央银行的前身——国家货币委员会。 P99

古斯塔夫·勒庞在1895年的畅销书《乌合之众》中推动了“群体”这个词的流行。 P100

我的朋友A先生心不在焉地坐在桌子旁边,百思不得其解地琢磨着某个深奥的数学难题。 P101

这种认为信心可对人类行为产生无形影响的想法之所以引人关注,既是因为它被类比为气压对天气的无形影响,也是因为对两者进行预测的可能性。 P102

至于这是巧合还是天意,或者它究竟是不是事实,还是交由大家判断吧。 P103

我已经为未来做好准备,但只要我卖掉任何股票,员工很快就会听到消息,而且他们大多数人都是股东,这么做不仅有可能干扰他们,事实上还会暗示他们出售自己持有的股份。 P104

显而易见,在这样的环境下,人们的预期会波动得厉害。 P105

罗斯福明确指出:“你们大家一定要有信心。 P106

在20世纪30年代,美国中部对环境造成灾难性影响的沙尘暴故事开始影响大萧条叙事——从1934年到1940年,一系列风暴袭击了俄克拉荷马州、堪萨斯州、科罗拉多州和得克萨斯州,将没有得到妥当处理的表层干土吹得满天飞扬,给农场造成了破坏。 P107

叙事经济学 经济管理电子书 第2张

)这部法案使企业更容易组建卡特尔集团,但更难削减工资。 P108

该时期其他与大萧条相关的叙事涉及那个时代独有的一些词汇,如“等待领取救济食品的队伍”(breadline)这个词的使用频率在1929—1934年迅速上涨,在那之后就一直处于稳定下降状态。 P109

[5] George Gallup,“The Gallup Poll:An Increasing Number of Voters Believe Business Will Improve within Six Months,”Washington Post,1938年2月4日,第X2版。 P110

在很多国家和宗教中,对炫富予以批判的故事是持续时间最长的长期叙事之一。 P112

当然,我们可以搬到便宜一点的房子里,只购买生活必需品,从而尽早还清这笔债务,但是我想请你、兰西奥拉塔和其他愿意写信的姐妹们告诉我,在你们看来这是不是明智之举……我害怕搬家,因为我担心这会对我们产生精神影响。 P113

不妨这么说吧,她的人生观变得明净而纯粹。 P114

当市场处于低谷时,我们的表现要远远好于市场处于峰值的时候。 P115

[20]这些影片为人们的生活提供了脚本。 P116

那些没有汽车的人决定继续像往常一样乘坐公共交通,或者骑自行车。 P117

最让我困扰的是我丈夫的态度。 P118

他们说,在士气低落的时候,工人会不停抱怨而导致彼此分心,而良好的士气会使工人更愿意加班,更愿意熬夜直到完成工作,更愿意互相鼓励和帮助,更愿意提出改善建议,更愿意对外人说自己公司的好话。 P119

尽管如此,蓝色牛仔裤的普遍性(这要感谢它们的物美、价廉、耐用以及他人的时尚选择)还是让这场流行一直延续至今。 P120

20世纪80年代蓬勃发展的日本经济已经让位于20世纪90年代及之后“失去的十年”和类似于美国朴素与共情的叙事。 P121

的确,这听起来很像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的“中国梦”,很像法国前总统奥朗德提出的“法国梦”,也很像以亚当斯为蓝本的加拿大“国家梦”。 P122

前文一再提到叙事的名人因素,这一因素在“美国梦”的叙事中也发挥了作用。 P123

[47]这一叙事的流行将“美国梦”一词与品行端正和爱国情怀关联到一起,提高了美国的自有住房率,刺激了整体商业发展。 P124

[15] “Apple Sale by Jobless Starts Friday:Unemployed Will Vend Fruit on Hartford Streets as a Way of Providing for Their Families,”Hartford Courant,1930年11月27日,第1版。 P125

该网站的表I.1列出了1910—2010年美国收入前10%人群的收入占比,从中可以看出1970年不平等现象的急剧恶化。 P126

他在2017年的一次采访中表示:我们原本有一个非常坚实的国家,因为它是以金本位制为基础的……想要恢复金本位制不是那么容易,不过,这会是多么美妙的事情。 P127

1873年的举措是国际社会围绕金本位制进行货币本位制过程的一部分。 P128

然而,这10年见证了“白银党”叙事的重新流行。 P129

律师威廉·霍普·哈维(William Hope Harvey)的著作《铸币金融学派》(Coin’s Financial School)出版于1894年,此时正值19世纪90年代萧条的中期。 P130

他们认为,如果必要的话,美国强大到足以打败其他各国,也完全可以不经他国政府同意或合作就推行自己想要制定的法律。 P131

但是,是什么触发了银行挤兑呢?其中一个触发因素是一条始于1893年4月17日的谣言:美国国库分库将不再以黄金兑换国库券,而是改为仅提供约为国库券一半价值的白银。 P132

1874年,在《铸币法案》——该法案使白银失去货币本位价值,并使美国直接走向了金本位制——引起争议的情况下,来自内华达州的联邦参议员约翰·琼斯(John P.Jones)表示(摘自美国《国会议事录》):黄金是将商业铰合在一起的接头。 P133

他们要是成功的话,将会摧毁信心,动荡将持续下去,商业也会继续萧条下去。 P134

这些对立叙事产生的后果就是让人们对货币和商业活动的近期价值感到极大的不确定性。 P135

这不就相当于银本位吗?但是,事实上,如果一个人将100银币或价值100美元的白银券带到一家美国国库分库,那么国库将给予价值100美元的金币进行兑换。 P136

由朱迪·加兰(Judy Garland)主演并在1939年上映的电影《绿野仙踪》更是将它推向了成功的巅峰(电影将银鞋改成了红宝石鞋,以便充分发挥新近问世的彩色胶片的优势)。 P137

[1] Quoted by Ralph Benko,“President Trump:Replace the Dollar with Gold as the Global Currency to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Forbes,2017年2月25日。 P138

[26] “Fiat Oratory,”New York Times,1896年7月24日,第4版。 P139

在本章中,我们将介绍一系列经常提及“劳动节约型机器”或“技术性失业”等术语的技术叙事。 P140

但是,到了19世纪,对技术性失业的担忧成了中心话题。 P141

《费城询问报》在1876年写道:缺少就业机会将导致沮丧、无助和绝望。 P142

[10]劳动节约型发明和19世纪90年代的萧条这类发明只会加剧人们对失业的恐惧。 P143

1897年,芝加哥的高架城铁环线得以建成,将更多的人输送到马歇尔菲尔德百货公司,这标志着高效零售业的又一项创新,可能正是这项创新触动了这封信的作者。 P144

1930年之前:机器取代人类的叙事越来越逼真关于全自动化未来的故事变得越来越逼真,但这些故事看起来仍然离我们很遥远。 P145

换言之,我们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避免人类沦为钢铁之躯的奴隶。 P146

这样的经济是疯人院经济。 P147

比克斯指出,到20世纪30年代,新闻上已经不再是令人兴奋的新型消费品的报道,取而代之的是创新型发明取代人类工作的报道。 P148

[28]但是,公众并不摒弃这种江湖骗子的教义。 P149

[30]换言之,戴维斯认为商业集中加剧了技术性失业问题。 P150

如果一个人无法确定自己会不会失业,那他肯定不会花钱。 P151

这本署名阿克莱特的书及书中的观点风靡一时,尤其是下面这个观点:现代科学很快就会改变经济,甚至消除我们熟知的货币。 P152

[40]查理·卓别林1936年的电影《摩登时代》标志着一则极有影响力的叙事,时至今日这则叙事仍留在人们的记忆之中。 P153

[18] Phillip Snowden,M.P.,“Snowden Fears Trade War,”New York Times,1928年6月10日,第133版。 P154

二战后至少有四则关于人工智能的叙事,它们分别在20世纪60年代、80年代、90年代和21世纪10年代达到流行巅峰。 P155

二战的结束也分散了人们的注意力,暂时减少了人们对技术性失业的关注。 P156

首先,大型机车和电力设备节省了人力资源。 P157

[10]1957年的电影《电脑风云》[11]由知名演员凯瑟琳·赫本(Katharine Hepburn)和斯宾塞·屈塞(Spencer Tracy)主演,在影片中,一家公司打算购置一台名为埃米亚克(Emerac)的IBM大型计算机。 P158

”[14]《星球大战》的故事自动化恐慌在20世纪80年代再度喧嚣于世。 P159

失业率的攀升让人觉得,自动化可能又是造成失业的罪魁祸首。 P160

股票市场中的互联网或千禧年热潮互联网在1994年左右第一次面向公众,它生成了一则讲述计算机惊人功能的叙事。 P161

大约在同一时期,其他发明也引起了公众的极大关注,尤其是无人驾驶汽车——尽管人们对其安全性怀有一些疑虑,但无人驾驶汽车预计将取代多个工作岗位。 P162

这些叙事无疑影响了(并且还在继续影响)人们的消费和投资意愿,也影响了他们参与创业和投机活动的热切程度。 P163

值得注意的是,从2012年开始,“全民基本收入”一词的搜索量在谷歌趋势中呈显著上升趋势,在ProQuest中也显示出基本一样的上升趋势。 P164

[16] https://www.pastemagazine.com/articles/2015/11/the-100-greatest-movie-robots-ofall-time.html?p=5.[17] Andrew Pollack,“A New Automation to Bring Vast Changes,”New York Times,1982年3月28日,第HT1版。 P165

宣扬住房价值的夸张言论起到了给大衰退火上浇油的作用。 P166

事实上,“home price”一词在过去几个世纪里有着别的含义,比如小麦的“home price”指的是与国际市场价格相对的国内市场价格。 P167

有了这样的叙事,房地产泡沫几乎没有机会登上舞台。 P168

丹尼尔·麦克金(Daniel McGinn)在2007年的《购房欲望:美国对房屋的迷恋》一书中指出了心理因素的作用。 P169

他们在挑选房屋时倾尽全力,因为他们听说过其他人正在倾尽全力的叙事。 P170

大萧条之前的很多广告对购买未开发土地的投资形式大加吹捧。 P171

如果城市里仍有土地可以出售,就会有新的房屋被建造出来,那么移民的住房需求可能不会对价格产生太大的影响。 P172

当时的通胀率居高不下,房屋所有权相对于租金的税收优势显著扩大,因为人们可以从总收入中扣除抵押贷款利息(由于通胀,利息很高),但不能扣除支付出去的租金。 P173

因此,“湾区的房地产经纪人说,他们的客户变得不愿购买高档住宅,因为有些投资者会对高调奢华的创业者心怀提防,他们担心会吓跑这些投资者。 P174

”回答“经常”的百分比在2005年,即1997—2005年市场繁荣走向尾声的时候达到了43%的高位。 P175

[17] Saiz(2010).[18] “实际上,考虑到住房的边际单位消费,从中位夫妻家庭来看,税后成本从1970年到1979年间预计下降了30%。 P176

由于这些叙事受到心理因素的推动,而且股价与大众信心有关,因此它们也与第10章讨论的信心和恐慌叙事有关。 P177

崩盘:过度投机与绝望无助之间的临界点时至今日,经济学家仍对1929年10月28日的股市崩盘感到困惑不解,那一天,除了崩盘本身之外,并没有发生任何重大突发事件。 P178

相反,在当下这个时候,保守观点坦率而强烈地表达了不看好的态度。 P179

1929年的自杀叙事1929年10月28日至29日的股市大崩盘是另一起闪光灯记忆事件,它给人们留下的印象可能比1987年还要强烈。 P180

我感觉经济损失带来的痛苦终会过去。 P181

[13]因此,股市崩盘被看作一道分界线,划分了以自我为中心、自欺欺人的20年代和虽然经济萧条但思想与道德更胜一筹的30年代。 P182

这样的传奇故事往往标志着市场已经上升到了顶点。 P183

Webb et al.(2002)指出,过去一年的失业与自杀率之间有些许正相关性,尤其是白人自杀率。 P184

叙事将价格上涨归咎于企业的盛气凌人;在通胀结束之后,如果公众认为价格仍然过高的话,那公众的愤怒就有可能会持续下去。 P185

这一想法极具传播力,并广为传播。 P186

图17.1 “奸商”一词在书籍(1900—2008年)及新闻和报纸(1900—2019年)中的出现频率注:“奸商”一词经历了一次短暂但强劲的流行,这次流行始于一战,但是直到1920—1921年的萧条期才达到最高峰。 P187

在1920—1921年的萧条时期,有上千条新闻报道指称某些价格已经降至战前1913年或1914年的水平。 P188

为什么是1913年呢?在1920—1921年的萧条之前,美国劳工统计局于1919年发布了权威的零售价格指数,这也是现代消费者价格指数的前身。 P189

经济学家知道战争时期的通胀为什么会一直持续至1920年(负债累累的政府既要面对饱受战争破坏的经济烂摊子,又不想提高税收或提高利率,这导致赤字进一步扩大),但是广大民众不知道。 P190

[16]这种说法可能只说服了少数一些完全不懂通胀对公司利润真正影响的人。 P191

结束1920—1921年急剧衰退的叙事似乎并没有什么一目了然的理由可以解释1920—1921年的萧条为何戛然而止以及公众对暴利的关注为何会减退。 P192

因此,雇主在1920—1921年就能够更有效地证明,由于通货紧缩,他们必须削减工资;他们指出,由于产品定价下降,他们拿来支付工资的收入减少了。 P193

1929年10月28日至29日的股市崩盘过了大约一个月之后,新闻媒体大肆报道称,在一年一度的圣诞节购物季期间,美国零售销售出现了疲软迹象。 P194

所有这些杯葛行动都必然产生经济影响。 P195

(如果车牌号末位是奇数,车主就只能在奇数日加油;如果车牌号末位是偶数,车主就只能在偶数日加油。 P196

[15] “Federal Judge Whacks Profiteers Hard Blow,”Los Angeles Times,1920年6月3日,第11版。 P197

然后,劳工以物价上涨为由,要求进一步提高工资。 P199

公众开始将工会与集团犯罪联系在一起。 P200

贪婪使国民经济的裂缝不断扩大——这种贪婪来自一些大型企业和劳工领袖,他们不断地推高物价和工资并相互指责,双方都没有意识到我国经济已经处于崩溃边缘。 P201

虽然消费减少了,但价格还在继续走高,在这种时候,市场似乎已经无法再控制价格。 P202

但问题是:公众应该对谁发泄怒火?关于通胀的愤怒叙事反映了每次通胀时期的不同情况。 P203

没有哪一个单项民意指数,如消费者信心指数,可以概括经济的“力量”。 P204

因此,本书介绍的很多叙事也会再度流行,在几年后归于沉寂,然后再度盛行一时。 P206

智能机器叙事(第13章和第14章)眼下似乎并没有产生太大的经济影响,但这些叙事现在仍为人们热议。 P207

与成功人士或有社会责任感的人定期交流的做法有助于年轻人在故事中产生身份认同感——这些故事或是导师的人生故事,或是导师讲述的同一圈子中其他人的故事。 P208

但是,如果被问及这些先行指标发生变化的原因是什么,他们通常都沉默以对。 P209

[6]一些国家领导人已经通过某些直觉判断承认并利用不断变化的经济叙事,我建议将这样的直觉判断形成正式体系。 P210

譬如,经济学家可以进一步对私人日记、布道、私人信件、精神科医生病历和社交媒体的数据库展开历史分析。 P211

还有更多的研究人员对叙事展开了研究,想要推断出财政和货币政策制定者的动机。 P212

在2010—2019年期间,主要由营销人员开发的焦点小组法在取样、指导和实验方面有了很大的改进,但只有0.04%的经济学学术论文和0.02%的金融学学术论文提到了焦点小组一词。 P213

我们应该为这些机构提供资金,使它们可以系统性地、长时间不间断地开展这项工作。 P214

但是,语义搜索可能还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达到人脑对叙事的理解水平。 P215

所有这些研究都把重点放在了寻找政府政策的外生因素上,而不是像本书中那样,把重点放在弄懂大众的想法上。 P216

我们可以用这一理论模拟经济叙事的传播。 P217

[3]在本书使用的模型中,传染率是cS,即恒定传染参数c和随时间变化的易感人群比例S的乘积。 P218

该模型假设的是没有医疗干预的情况;即使人口中还有易感人群,流行病也会自行结束,而且并不是每个人都会被感染。 P219

[4]还可以对SIR模型做出调整,设定易感者和感染者之间的接触会导致暴露者E的增加,暴露者属于第四个类别,他们日后会变成感染者(SEIR模型)。 P220

并不是所有的流行病数据都与分区模型框架完全匹配。 P221

此外,营销文献发现,直接的口碑传播在说服力方面仍胜过其他形式的交流。 P222

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院长杰弗里·加勒特(Geoffrey Garrett)访问硅谷后,在返回的时候谈及了人们对比特币的看法:虽然华尔街的大多数人都在怀疑和观望,硅谷却全情投入。 P223

[25]如果不借鉴叙事经济学,我们很有可能永远都无法真正理解出租车司机的举动,也无法理解消费者、投资者和企业家的行为变化以及其他经济现象。 P224

[20] http://knowledge.wharton.upenn.edu/article/is-this-the-end-of-money/.[21] Rand and Wilson(1991)、Zeng et al.(2005)、Zheng et al.(2015)和Olsen et al.(1988)声称SEIR模型的一个混沌模式与麻疹、腮腺炎和风疹的数据相匹配。 P225

本书深受我和乔治·阿克洛夫合著的两本书的影响,这两本书分别是《动物精神》(2009)和《钓愚》(2015)。 P226

书中的一些想法来自我为200多个报纸专栏撰稿的经历,这些稿件的总字数相当于两本书。 P227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