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域求法记

good

本人因此于二〇〇七年八月与三联书店接洽再版事宜,蒙三联书店欣然允诺,令本书得以顺利再版。 P9

今当本书再版之际,略书旧事,作为本书再版序。 P10

这便是此书的缘起。 P11

一九四五年他再次返回西藏,此时他具有其他人无法具备的两重身份:既是一位汉人喇嘛,西藏三大寺的格西,又是一位奉蒋介石之命入藏发展教育的国民政府蒙藏委员会专门委员,教育部委任的国立拉萨小学校长。 P12

从一九九八年开始,我们先后对邢老进行了二十多次的采访,录成四十多盘录音带。 P13

我的全家祖辈虔信佛教,父母亲常年拜佛,叔父也是出家人,在扬州平山堂大明寺担任方丈。 P15

自从外祖母去世,小舅舅出走以后,外祖父便不再做买卖,靠放债收利钱生活。 P16

算命先生告诉父母亲说,你们这个孩子在家里是养不大的,如果想要他活下去,除非送到庙里。 P17

我和师父一起住在花园洋房里,地方宽旷而幽静。 P18

寺内有一座琼花园,很有名气,园里种满琼花,当年隋炀帝看琼花正是在扬州,所谓“琼花一现”,指的就是这个地方。 P19

我的学费自然是由种善寺来支付。 P20

江水怎么能把一尊偌大的铁菩萨冲上岸呢?没人能够解释它。 P21

一天,脱凡老和尚接到了一份芮家派人送来的租约,租约上说要租庙子的地方用,讲明从何日开始起租,付多少租金。 P22

庙子地处乡下,四周是农田,后面有一片”林。 P23

每隔若干年,地主就会要求清丈,即重新丈量土地的面积。 P24

和尚在我们这里一直住到正月过了才走,这样就不用还账了a出家人也免不了要躲债的,有时和普通在家人一样也会债务缠身,为了躲债藏在庙子里。 P25

我在佛学院的学习收获很大,系统地学习了《成唯识论》、《因明论》、《俱合论》等,为我以后研究经论打下了十分坚实的基础。 P26

外坛则由和尚分坛念经,如华严坛专门念《华严经势,法华坛专门念《法华经》,超度死耆的亡魂。 P27

两位王后都是虔诚的佛教徒,在她们的影响下,西藏王也开始信奉佛教,使得佛教在西藏开始生根。 P28

公元九七。 P29

黄教的达赖、班禅喇嘛更是多次受到明清朝廷的封赐,被邀请至皇室讲经传法。 P30

听了他的描述,我觉得赴重庆学习是个很难得的好机会,于是向母亲报告了我的心愿,母亲同意了。 P31

年),是在四川省主席刘湘的建议下创办的,民国二十年十二月正式开学,约有学生六十余人,主要招收青年学习西藏语文,以达到沟通汉藏文化的目的。 P33

他先是用藏文将经文读出,然后让学员讨论如何翻成准确流畅的汉语,通过反复的研读练习,学员们的收获很大。 P34

阿旺堪布是西藏黄教的著名大德颇邦卡大师的弟子,曾任西藏色拉寺的堪布,也是刘文辉将军的上师。 P35

“印”是表示佛的二无分别智,至高无上的智慧,又表示印契,一切诸法无不契合佛的妙智。 P36

这段时间,我与大师朝夕相处,直到后来由于我要筹备赴藏,笔录的工作才由别人接替。 P37

应邀去各大学讲经的时候,随时开口就讲,从不起草讲稿,经讲完了,从头至尾记录下来便是一篇流畅的文章。 P38

蒋先生在奉化有个祖庙,名叫雪窦寺,请太虚大师去做方丈,大师答应了,但只是挂名,偶然去一去。 P39

太虚大师对我的想法十分赞成,并且以中国佛学会的名义向政府推荐。 P40

于是我就委托杨学优先生办理出国手续,因为杨先生是重庆银行界有名的会计师,有很多朋友在外交界服务,杨先生告诉我,从领取出国护照到得到英国的签证,中间需要等待一个时期,于是我趁机前往成都一游。 P41

到达成都的第二天,我就去拜访悦西格西和严定法师,他们二位正在成都讲经,住在刘荫浓先生家中,刘先生原在川军中任旅长,退役后夫妇二人潜心学佛。 P42

本光法师毕业于北京的柏林佛学院,院长为常惺法师,出家前曾受过高等教育,他虽然不是太虚大师的弟子,但他的佛学思想与太虚大师十分接近,希望改革振兴中国佛教。 P44

因为他受舅舅影响,也常常听太虚大师讲经,所以我们之间原来就认识a他为了探望舅父母回到了重庆。 P45

张莲菩提中英文俱佳,服务于海关多年,又曾当过海关学校的校长,学生遍布各大港口的海关税务司。 P46

所谓大舱间就是单人房间,里边西中餐可随意选择食用,相当于头等舱。 P47

在嘉定消磨了两天后,第三天遇到了冀范九先生。 P49

所谓”筏子,就是将数百支长”竿绑在一起,编成”排,后面加一只舵,左右两边有几个人连划带撑,遇到浅滩或逆流,这些人就会一起上岸用力牵挽;等过了浅滩,再跳回”筏子上,撑筏顺流而下。 P50

到达雅安已是中午,正是盛夏时候,天气酷热。 P51

我到雅安的当天正赶上大热天气,第二天天气突然转凉了,原来这里的气候多变,天晴就热,一下雨就凉,民间的谚语说:“清风雅雨旱荥经。 P52

继续向前,便是山势险恶的大相岭,山中不仅路窄坡陡,遍地泥泞,而且大雾弥漫,视线最多只有十来尺,令人觉得阴森恐怖。 P53

达赖在拉萨统治前藏,而班禅则在日喀则管理后藏。 P54

就是召集一班善于歌舞的男女围成一圈,男女一唱一和,载歌载舞,常常闹得通宵达旦。 P55

山并不高,但山势险陡,站在半山腰就可以俯瞰康定全城。 P56

踌躇了一会儿,我对大刚法师说,自己是孤家寡人西行访求密法,财力和人力都有限,是否能找一个可靠的大骡帮同道出关,这样可以有个照应。 P57

寒暄之余,得知他已随同他的老师谭祖烈医生到康定来工作了。 P58

集会后,队伍开始浩浩荡荡地出发了。 P59

向前约五公里,就遇见一群喇嘛骑着马前来欢迎。 P60

告别了泰宁,我们带着一份美好的记忆前往前方的道孚县。 P61

此地盛产青稞,还出产山货、药材及沙金,有几座金矿。 P62

他们三个月前就听说戴院长一行要出关西行,赶忙派人到成都采买酒席的材料,接着就是杀猪宰牛,网鱼打猎。 P63

黄县长很健谈,我们刚坐下,他就大谈起这次筹备欢迎戴院长的经过。 P64

喇嘛寺人多气粗,态度傲慢,对于县官一级的官员根本不放在眼里。 P65

二十四军副军长向育仁先生来向我请教佛像的学问,交谈当中,我们的话题转刭一九三五年的一件轶事。 P66

这里是一个有山有水的风景区,我们当天住的房屋是村里头人的公馆,有佛堂、客厅、卧室。 P67

这座官寨子本来是甘孜土司建的,楼高三层,东部由女土司占住,西部则供团部人员居住,也是我在甘孜的临时居所。 P68

”头人弯着腰吐出舌头,唯唯点头马上照办。 P69

当地头人必须在马牌上签字,说明已按照马牌上的要求,一一办理妥当,还要按某月某日某地某某手押的格式予以保证。 P70

又看见一座几丈高的木制牌坊,上书“金江锁匙”四个大篆字。 P71

骑马时一般用北京出产的金鞍或银鞍。 P72

其他如黄教、花教、白教、红教等显密典籍经板也保存得十分完备。 P73

次日由八邦寺至宗萨寺。 P74

当我与他攀谈后,他知道我有意去西藏学习密法,于是主动为我写了一封致西藏各地边防关卡的手令,嘱我在赴藏途中,可随时用这张手令晓示西藏边防守军,一定会放行不误。 P75

章团长到德格后不久,就召集康方有关的土司、头人,与藏方代表一起召开会议,我也被邀请列席。 P76

我将这个想法与范重三县长商量,范县长十分赞成,并答应提供经济上的援助。 P79

他听了这番话才勉强穿起了这套藏袍。 P80

近代人查出金沙江发源于唐古拉山北麓,流经西康的邓柯、德格及巴塘等地,流人云南的丽江,经武定府到四川界而人叙府,与岷江流会合,最后流入长江。 P81

刚刚回到西藏的达赖只能再次出逃,通过大吉岭逃往印度。 P82

西藏军服分两种,军官穿英国陆军制服,打领带,穿皮靴。 P83

我们刚一进江达地界,就飘过来一阵悠扬的军乐声,仔细分辨它的音韵,很像英国苏格兰人演奏的乐器。 P84

他的同伴阿旺就 菊泼寺.我在这里闭关十几天,等候来自昌都的消息 留下来和我同住,作为我的随从。 P85

公文的最末一行是发文日期及昌都总管黑色四方官印。 P86

将近朗多的时候,远远看见小喇嘛多杰正由昌都步行归来,急速地向前赶路。 P87

村长招待我们住在驿站内,还赠送了我十几只鸡蛋,我回赠了一砖川茶。 P88

我劝他还是先往四川住下,等到抗战胜利后再回东北家乡,他听到这些话后脸上露出了十分难过的表情。 P89

昌都市的北面是戎空喇嘛庙,也叫强巴林寺,属于黄教系统,有喇嘛三千多人,大活佛名叫帕巴拉格列朗杰。 P90

谭君到拉萨后曾经告诉我说,阿菊娃中有几个女人,权力比男人要大。 P91

我向汪钦解释说,我是入藏访求密法之人,既不是商人,也不是官员,不可拘泥于此例。 P92

二、茶点:下午三点是英国式茶点,茶是利比顿红茶,茶壶茶杯是英国瓷。 P93

我家里有很多西藏地方政府发行的面额七两五钱的纸币,我愿意低价与你们的康洋兑换,虽然我自己吃点亏,但你们携带起来会既轻便,又容易支付沿途的开支,岂不是两全其美么?我拿过一张仔细观察,纸币是用西藏地方出产的夹层土纸印刷,属于五寸半乘三寸半的长方形。 P95

颜俊到昌都后,唐磊曾叮嘱他,如札萨询问你的籍贯,最好回答是河南,以免被藏人讥笑。 P96

想起来真是好险哪! 越过喇嘛寺后,翻过一段高坡,再沿河前行,就到了昌都总管府的柳林。 P97

过了桥继续向西,就到了擦噶拉山。 P98

汉地县治所在地,大多扼守着军事、政治及经济要冲。 P99

鼻奔拉山的西麓点缀着一些村庄,乌拉巴告诉我,此地出产的农产品十分丰富,我当初以为昌都是藏边沃野,到了罗隆宗才知道此地也有大片的农田,农产品丰富的程度还超过昌都,所以能养活驻扎在康地的上万名藏兵。 P100

旅居硕督的第三天,传闻前面有土匪出没,打劫行人,心中颇感不安,因为藏地旅行,旅客的安全与否全赖个人自己,政府概不负责。 P101

山间有牧民及多座牛毛帐房,是有名的左巴(牧场)地区。 P102

康藏普通人死后,‘大多把尸体切割成块,背到山上喂鹰,这就是有名的天葬。 P103

还有一座喇嘛寺,环境幽静,适宜修道,边坝宗本就住在寺内。 P104

口千舌燥的时候,能喝到如此新鲜的牛奶,真是令人痛快。 P106

二是米拉日巴传,称米拉日巴是噶举巴圣人,他所写的诗歌哲理高妙,流传极广,康藏人非常喜欢读诵。 P107

谈起二十九族,原来是蒙古族后裔,有人口一万多,散居在西藏北部的广大草原。 P108

官道沿途一带有居民。 P110

在前往鹿马岭的途中,因为不识路,所以尾随骡帮行走。 P111

墨”工卡因为接近拉萨,市面比较繁荣,居民大约一百多户,街道两旁小商店很多。 P112

拉萨的气候四季干燥,日照时间长,因此被称作日光城。 P113

很多人为了朝拜这尊释迦佛像,一步一拜地磕长头,从西康、青海、甚至外蒙古一直磕到拉萨,有的需要几年的时间。 P114

这三大寺均坐落在拉萨周围。 P116

.一四一八年,他回到西藏后,在拉萨北郊三公里处建了色拉寺。 P117

正在我准备进入哲蚌寺的果莽札仓,考虑如何选择康村时,一位康村的喇嘛便找上门来结缘了。 P118

十三世达赖喇嘛进京晋见慈禧 左:洛桑珍珠的世间师阿旺江城喇嘛,人称“兰州僧” 右:退休后的阿旺江城上师 太后和光绪皇帝时,经过兰州,看到街上这个无依无靠的汉人孩子,境况令人怜悯,便将他收留了下来,当作身边的侍者带回西藏。 P119

他们带了大把的银子和大批的佣人来到三大寺学经,一次在全札仓或是全庙子的布施可以用去几万甚至是几十万两银子。 P120

康村内部的管理是以自治的方式,由村里的人推选出管理人员,通常是一批年长的喇嘛来管理,由四五个人组成管埋机构,相当于一个委员会,藏语叫作“冲都”。 P121

哲蚌寺果莽札仓的经头 札仓设有大殿,每天在大殿上诵经时,各个康村的喇嘛前来参加,特别是贫穷的喇嘛,每次来上殿可以拿到一些布施。 P122

三大寺都很富有,有自己的土地、房产,也有专门的人为庙子经营买卖,另外加布施,每年都有大量的收人。 P123

曾经有一位很有名的大活佛,在三大寺学经的时候被人发现在外面搞了女人。 P124

当这些喇嘛干活的时候,庙子上由铁棒喇嘛派人拿了棒子盯着他们,紧紧地跟在他们后边,就像看守贼一样地盯着,因为如果盯得不紧,他们便会伺机偷饭,饭放到后面就不够了。 P125

所谓五部大论是佛教重要的五部论著,第一部是《量释论》,作者为印度的法称论师,它是因明学的一部重要著作,因明为佛教的逻辑学,在学习经典中分析与辩证时都要以因明为方法,因此这部论最先学习。 P126

如今科学家们有了对撞机,将来或许还能再分下去。 P127

但对他来讲考格西不过是个形式罢了,不论怎么考他都会考上,因为他是达赖喇嘛,班禅喇嘛也是如此。 P128

这时你才有资格进入上下密院,去专修密法。 P129

噶丹赤巴是黄教的教主,按照规矩,连达赖喇嘛见了也要顶礼的。 P130

到了圆满这一天更不得了,又是很 黄教大德拉尊活佛(右)与功德林(左) 多匹绸缎、金银和贵重的礼物供养给上师老人家,作为酬谢。 P131

欧阳无畏比我提前入寺庙,对这些都很清楚,他知道哪一位师父最通因明,哪一位最通现观庄严论。 P132

上师在拉萨有一个公寓,每到大愿节时就要我去和他住在一起,上师自己睡在客厅,把房间让给我睡。 P133

衮曲丹增上师一辈子修持大威德金刚法。 P134

这一点是汉地的寺庙所没有的,汉地的庙子里没有辩论的制度,师父台上讲,弟子下面听,有问题向师父请教。 P135

这样的辩经考试每次连续进行三天。 P136

在这段集中辩论和学习因明的时间里,每天要辩论三次,早、中、晚场, 与多杰格西的火弟子张注旺(左)合影于哲蚌寺 晚上的辩论时间最长,从七点到十一点,三大寺的人按照程度分成很多个班,分头辩论。 P137

勤奋的人,每日起早摸黑,苦读经书,懒一点的人,每天睡到日上三竿,在庙子里得过且过混日子,也不会有人来干涉,一切全靠自己把握。 P138

到他们考格西时,还有一次在全寺的大布施,要花掉数万两银子。 P139

雪域求法记 一个汉人喇嘛的口述史 哲学与宗教电子书 第2张

于是拉萨一时涌来两三万人,住的地方不够,喇嘛们只能想办法四处找朋友、熟人或施主的地方借住。 P140

在哲蚌寺的下面有个很有名的神庙,叫作乃琼寺。 P142

其中有单人匹马来到西藏的,也有的是在汉地时遇到西藏活佛,皈依为上师,与师父一起来到西藏。 P143

他来到拉萨的时候,日本人已经侵占了东三省和华北。 P144

密慧法师后来留在了西藏,被驻藏办事处聘请做一名办事员。 P145

北京人在拉萨有几家铺子,两家最大的铺子一家叫“文发隆”.另一家叫“兴记丹。 P147

袁老板经常带货物经锡金和印度来往于内地,有人警告他,锡金一带巫术流行,常有巫师下蛊,这种邪术厉害无比,因此切不可随便去碰当地的东西,否则被鬼缠上难以脱身。 P148

在抗日战争时,内地的物资严重匮乏,做生意的人一下子便多了起来,四川和云南的不少公司将内地缺乏的用品,如布匹、毛呢、棉纱等经由印度运入,获取很高的利润,光是做运输也能发大财a 西康的商人大多是专门代理寺庙的生意,寺庙把自己的钱交给这些西康商人去打理,生意额很可观。 P149

后来马和堂去世.噶厦政府又请了一位秘书,的电台当翻译,翻译电报,中文很好,叫马宝轩,这个人原来在交通部拉萨嘴巴又牢,当地的汉族商人对他的印象都很好,于是被噶厦政府看中,请去做翻译。 P150

其中也有少数人原本只是平民,后来因为得到达赖喇嘛的宠幸而被升为贵族,十三世达赖的一个卫兵就是由于救过达赖的命,后来被达赖提升为大贵族。 P151

历史上,英国对于西藏始终有着明确的战略目的,在政策上前后连贯,这与它的政治体制比较巩固有相当的关系。 P152

噶厦由四位噶伦(宰相)组成,一僧三俗,以喇嘛官为首席,其他三位是俗官,均由贵族担任。 P153

一旦担任了宗本,少的可获藏银二十万两上下,多的可获三四十万两,因宗本可在自己的辖区内大做生意,如遇到人民打官司,就好像是财神上门,能发一笔横财,所以僧俗官吏都梦想谋求宗本这一肥缺。 P154

历史上很长一段时间达赖喇嘛的转世控制在几家大贵族的手中,为了争夺权力,贵族之间互相残杀,不择手段,甚至不惜引入外来势力,如尼泊尔或蒙古的势力,来解决内部的纷争。 P156

他为官清廉,不贪污,一生到老都很清贫。 P157

凡是达赖家人看上的东西没有人敢不给,不论是什么样的贵族,拒绝达赖家族的要求,后果不堪想象。 P158

另外还有一位仲尼钦波,专门负责传递达赖的指示,又称作“大传号骨。 P159

驻藏办事处所在地叫作“基督坝”,它原是西藏贵族龙厦的产业,龙厦因密谋造反被摄政王热振活佛革职并剜去双眼,家产被充公。 P160

到了吴忠信作为中央特使入藏主持达赖喇嘛坐床大礼时,国民政府决定将驻藏机构正式扩大为蒙藏委员会驻西藏办事处,任命孔庆宗为处长。 P161

孑L庆宗立刻向噶厦提出强烈反对,坚持西藏作为中国的一个地区,所有的外交事务必须由中央政府处理,西藏地方政府无权自理。 P162

‘尤其是苯教使用各种巫术破坏寂户的弘法,让寺庙无法兴建。 P164

此地约有十五户居民,南面有一座喇嘛象寺,是由西藏前代大德南喀江城大师所兴建的。 P166

我借宿的这家房主人很阔气,仆从很多自不用说,连室内也按印度式的布置,这在西藏农村中很少见。 P167

这个喇嘛寺位于巴劳东边约十五里地左右,山一带净是梯田,寺中只有三十多个喇嘛,庙子小得很,本来没有什么可参观的地方,但是因为颇邦卡和赤江两位大活佛曾经光临过,寺庙因此便身价十倍。 P168

这里的居民只有三十户,其中包括五户汉人,是清朝汉人的后裔。 P169

接着仆人献上糖果,在河边还设了垫子作为我们休息的座位。 P170

准备好粮食后,用两根藤棍弯曲成弓状,头尾两端拴上皮条,粮食和卧具就夹在藤夹子中间,就这样将它背在身上,这是边疆民族最通用的工具。 P171

米及顶在旧地图上相当于东经九十三度又三分之二,北纬九度又三分之二,在一九九六年中国出版的西藏分县地图上,它不再叫作米及顶,而改名为马节敦。 P172

为了倮证朝山人的安全,西藏地方政府要他们发誓不伤害人命。 P173

贡香巴担任总管,为了保证安全,他将朝山的队伍按照康巴人、不丹人和藏人分成三个部分。 P174

我抬头一看,心里顿时凉了一半,原来几个当地族人正站在悬崖边上举着大石头向我们砸下来。 P175

藏兵在森林四处搜索当地族人,但一无所获。 P176

到了第十九天,我们听说在附近不远的地方有一座石头堆成的曼达,于是我和堪青加上我的徒弟一共十一人决定离开大队,前去朝拜。 P177

下山的途中,我们遇上了一位年过八十的老翁,他曾两次人咱日山朝圣,据他说,以往的朝山从来没有像这次这样险恶,有这么多的人送命。 P178

这一路若不是朗顿派出的佣人和他给予的种种支持,我们恐怕早巳命丧黄泉。 P179

詹东家族本是后藏的贵族,詹东的父亲原是后藏的官吏,九世班禅被迫出走以后,他就投靠了前藏的达赖政权,前藏政府因此也抬举他,委任他做昌都的总管。 P181

我们沿着拉萨河行走,向对岸望去,只见一片清绿。 P182

汉地的能海法师人西藏就是皈依于康萨活佛,前后跟随活佛五年,历尽各种艰难,潜心学习显密法要,后来得到康萨仁波切的衣钵传授,回到汉地,译经弘法,成为一位显密俱通的名僧。 P183

佛像确实十分庄严,身高五尺,威震八方。 P184

这个宗里住了不少在拉萨有权有势的人物,有名的贵族、机布,如詹东和擦绒等人在这里都拥有田庄。 P185

宗本告诉我,他们的庄子每年大约有七千克(西藏单位,每克相当于两磅多)的收入。 P186

根敦珠巴曾经担任甘丹寺的寺主,后成为第一世达赖。 P187

除了汉人外,这些种族的人多数是商人,经蕾布匹洋货等买卖。 P188

有一天朗萨林上门的时候,正好我在,于是白经理就将我介绍给他,并告诉他我即将去萨迦朝拜。 P189

这是一座历史辉煌的寺庙,它建于一一五三年,由噶当派大师东敦罗智扎巴所建。 P190

我在达拉寺附近的一个叫咱那的地方歇脚一晚。 P191

从擦绒的庄子出发以后便是上坡,这里是雪阿拉山的起点,逶迤起伏,山势虽不算险恶,但绵延不断,从早起一直走到下午,才爬上山顶。 P192

活佛的大小姐还告诉我,活佛关照说,我如果有什么需要和要求尽管提出。 P193

在一个护法殿上挂着一张人皮,这个人偷了寺里的宝物,逃跑时在半路上被抓到,将他活生生地剥了皮以警告后人。 P194

向萨迦活佛辞别时,活佛很有些依依不合之意。 P195

第三条路向西北行,一片平原,可直达拉孜,我们走的就是这条路线。 P196

拉孜目前是贵族曲佩土丹的私有宗。 P197

我们经过一个最狭窄的地段时,路被羊群占据,向前夺路时,羊竟用它们的角来触马腿,险些把我们推下河去。 P198

康熙三十年(一六九一年)朝廷封哲布尊丹巴为呼图克图大喇嘛,管理外蒙的佛教事务。 P199

西藏北部的气候严寒无比,我们却还在继续向北部行进。 P200

在这里,英国昀兵营已成为一个颇有规模的前站,设有自己的邮局和电报局,还有合作社,出售各种日用品。 P201

听说很多人到这个湖去求知自己的前生来世,或是询问世间的种种事情,在湖上都会有影像出现。 P202

听说江孜境内最豪华的庄子是擦绒家的,这位拉萨邮政局长的家产在这里是首屈一指。 P203

除了女活佛外,这个庙子的僧侣都是男性,他们联名向西藏噶厦政府诉讼。 P204

因为羊卓雍的关系,使这一带的旅行距离拉长了,如果没有羊卓雍的阻隔,从朗噶子到白帝之间不过是十几里路罢了。 P205

这一年的年初,我向所在的札仓提出报考拉然巴格西,即最高等级的格西。 P207

摄政王很想挽留我,但见我主意已定,便对我说,好,你既然要急着回去,那么我想写封信给蒋委员长致以问候,希望你到了重庆能代我转交。 P208

土司本是云南地方上的一霸,平日为人残暴,以高压手段统治敲诈百姓,而且为了争夺利益与地方上的其他帮派结了不少怨仇,因此在云南不少人欲取他的性命为快。 P209

第二天我就去昆明空军司令部面见了晏上校,随后就飞往重庆。 P210

像这次摄政王主动要我带信给您,就表示了他对汉族年轻人的信任;我个人觉得,西藏虽然国际关系复杂,但军事力量并不强,不需要我们派军队去,中央政府对西藏的开发应该以长远和稳健的策略为最佳。 P211

但就在这时,教育部却派人找上了门。 P212

尽管中英在二次世界大战中结成同盟,共同抗击法西斯,但英国人依然严密控制内地经印度赴西藏的人,不肯轻易发给签证。 P213

到达加尔各答飞机场之后,他用计程车直接把我送到了中国领事馆。 P214

走着走着,眼前又突然现出一片村落,隐约可见房子的烟囱还在冒烟,我心中大喜,急忙走近一看,哪里有什么村落,不过是一排矮树,矮树上面覆盖着积雪,远处看去如同村庄一般。 P215

办事处已经接到蒙藏委员会的电报,知道了我的使命。 P217

从办学初始,我心中就十分清楚,西藏各方的人都在注意着我们的发展,因此不能出任何差错,只要我们能把教育办好,就能获得他们的信任,相信我佃是真心办教育,为西藏人民谋福利的。 P218

拉萨小学所享受 左:部分小学生 右:拉萨小学的校篮球队 的优厚待遇使内地很多人眼红,争着要来学校任教。 P219

这个人不仅把西藏地方政府的消息出卖给驻藏办事处,倒过来又将办事处的一些情况提供给噶厦政府,从两边拿好处。 P220

一天,由徐建章和汪藻两位教师带着一部分学生,去一个幼儿园操场打球。 P221

尼泊尔曾和西藏订过合约,在西藏拥有治外法权。 P222

当晚受到当地县长的招待。 P223

那时上海的飞机场在龙华,我因为带了不少的书及礼品,因此请求中央关照海关免查。 P224

我想问的第一件事是国共之间的斗争何时能解决。 P225

有的说摄政王收到了一个邮包炸弹,又有人说摄政王要用毒药害死达赖喇嘛,因为他觉得这个达赖喇嘛是假的。 P226

另外在罗布林卡驻有一营五百士兵保护达赖喇嘛,此时加上从后藏调来的一营人使得拉萨的驻军达到了一千五百人。 P227

”事件发生后,蒙藏委员会很迟才得到消息。 P228

也有小部分人反而因祸得福,他们平时四处向人借钱,负债累累,正好借了这个机会一走了之,这时拉萨的藏民见了汉人躲避还唯恐不及,债主们此时哪里还敢上门追债,只能自认倒霉。 P229

除了汉僧,在拉萨经商的汉族商人也不在驱逐之列,他们可以继续留在西藏,经营他们的买卖。 P230

其中谭兴沛已经在印度,正要回来。 P231

我带领着最后一批驻藏人员从拉萨撤离,噶厦派来的藏兵沿途一直护送着我们。 P232

但印度的商务代表以岗拖没有足够的住宿条件为理由,拒绝了我们的要求。 P233

在我抵达美国后不久,西藏发生了叛乱,达赖喇嘛于三月十七日逃亡印度。 P234

最初的时候是以举办法会的名义,那时美国政府对于他在美国的活动采取诸多严格的限制。 P235

几年后观空法师移居至宁波天童寺,不久在那里圆寂。 P236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