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殇:埃博拉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good

故事中的人物和事件都是真实的,由本人尽可能详实地报道和讲述。 P10

1976年9月9日,一个名叫珊波·恩多贝的女人来到扬布库教区医院的产科病房,这个教区位于扎伊尔的偏远地带,在刚果河以北约50英里处,赤道省境内一个名叫邦巴区的地方。 P17

恩多贝女士即将失血而死。 P18

随着黎明临近,传教区四周的丛林飘来湿润的气味和刺耳的蝉鸣。 P19

(1)比利时的两大民族之一。 P20

车头灯只能照亮路面,道路向正前方延伸,在藤蔓缠绕的平行树墙之间融入虚空。 P21

终于路虎开出森林,行驶在木薯田和油椰树之间。 P22

穆扬贝胃口大开。 P23

病毒行动诡秘但有逻辑,狡猾奸诈,反应迅速,机会至上。 P24

眼前的景象让他产生了无可挽回的失落感。 P25

血液颜色偏棕色,流淌性很好。 P26

穆扬贝为她检查身体,注意到奇异的红疹布满她的胸部和躯干。 P27

除了他们,车上还有艾德蒙妲修女、奥蒙博、穆扬贝和驾驶员。 P28

绝大多数病毒会利用特定的组织细胞完成复制。 P29

城市由航班线路连接在一起,人类宿主对任何新发病毒都没有免疫力。 P30

有几段漫长的国境线根据马科纳河的河道划分。 P32

基西人在这些地方举行仪式,埋葬死者,祖先的灵魂居住在森林里。 P33

它毛茸茸的长腿带有关节,就像蜘蛛,而且善于爬行。 P34

病毒已经迁移。 P35

她的许多患者是女人和年轻女性,她们从远处的村庄赶来,接受麦宁道的治疗。 P36

凯内马四周的乡野是一片多山的苍翠土地,点缀着村庄和小镇。 P37

人们与这些野鼠发生接触,病毒从一只老鼠跳跃进入一名人类体内。 P38

这是个冰冷潮湿的早晨。 P39

IRF是全世界最先进的四级生物安全研究设施,是国立卫生研究院的掌上明珠。 P40

极度谨慎地使用针头和锐器。 P41

生物医药研究由团队完成。 P42

再说她还有詹姆斯需要考虑。 P43

埃博拉必须尽快被扑灭,以防大规模扩散,夺去大量人口的生命。 P44

那天清晨,他穿上黑色长裤和短袖衬衫。 P45

医院的通道和门廊挤满了患者家属。 P46

手术服底下,她身穿一尘不染、上过浆的白色护士服。 P47

鲍什请他在弗里敦的一家旅馆喝啤酒,简短闲聊几句后,他问汗想不想要这份工作。 P48

他并不经常穿上个人防护装备进入拉沙热病区。 P49

另外几位科学家在其他地点发言。 P50

汗和费尔是密友和酒伴,汗曾经救过约瑟夫·费尔的命。 P51

他担心病毒会藏在人的身体里过河,然后在塞拉利昂的乡村里开始扩散。 P52

她还打电话给地区卫生官员,请他们跟踪疑似病例报告。 P53

”世界卫生组织的官员对无国界医生组织的报告表示怀疑。 P54

两人将清水浇在尸体上,有可能用塑料洗衣盆之类的容器收集脏水。 P56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种病毒是真正的恶魔。 P57

二十八天后的4月1日,雅各布·麦凯瑞发邮件报告科尼奥诺女士的死亡与下葬,但胡玛尔·汗和他的团队没有读到。 P58

我们其实并不了解马科纳毒株的确切特性。 P59

下午,她开车去学校接詹姆斯。 P60

撰写科研论文。 P61

有相当多的外国人在医院工作,度过临时性的任期。 P62

亨斯利继续与利比里亚团队工作,他们一起建造起高危实验室。 P63

亨斯利回到综合研究设施的工作岗位上。 P64

胡玛尔和哥哥玩到深夜,在全城跑来跑去泡酒吧,他们过得相当开心。 P65

萨希德提醒他,医生在美国很容易就能挣到17 000美元。 P66

5月7日,科纳克里的卫生主管部门报告称市内的新增埃博拉病例急剧减少:市内每天只有一起新增病例。 P67

马科纳毒株从她的葬礼开始已经传播了一个月,依然没有被注意到。 P68

她丈夫安东尼送她来到凯内马医院。 P69

拉沙病毒对怀孕女性来说尤其致命。 P70

戈巴先生穿戴上白色生化防护服、护目镜、双层手套和橡胶靴。 P71

他们聚集在电脑屏幕前,最终结果一一出现。 P72

他看着绿色条带的照片,那是沃凯埃四十分钟前在高危实验室拍的。 P73

会议桌四周坐了十来个人,他们是麻省理工、哈佛和布洛德研究所的科学家和博士后。 P74

她的病情异常严重,陷入昏迷,几乎死去。 P75

汗无法改变他们的想法,最后只好带萨塔的孩子们去纳蒂亚·沃凯埃的集装箱实验室,向他们展示血检的工作原理。 P76

小队发现埃博拉患者玛米·莱比躺在一张病床上,这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病得已经濒死,焦急的亲属在照顾她,其中包括她的丈夫。 P77

他们已经脱掉了生物防护靴,因此只能穿着袜子奔跑。 P78

在这些屋子里,父母正在收拾餐桌或准备睡觉,孩子们已经上床休息。 P79

此时此刻,除他之外,任何人都不得进入消毒室。 P80

生物安全的裹尸袋,白色特卫强质地——埃博拉肯定会造成死亡。 P81

所有女人都参加过麦宁道的葬礼。 P82

罗伯特·盖瑞在凯内马的任务是采集和保存血样并将它们送往哈佛,他要在高危实验室内工作。 P83

袭击者非常熟悉森林,白色的太空服是绝佳的靶子。 P84

剑桥,马萨诸塞州6月4日四天后,箱子抵达哈佛西北大楼的萨贝提实验室,研究人员史蒂芬·盖尔穿戴好生物防护装备,拿着箱子走进狭小的生物隔离实验室后打开。 P85

“姨妈”站在病区门口,压低声音向手下的护士们下命令,说话间带着英国口音,她通过工作人员发出和接受口信,有时自己穿戴好防护装备,进入红色区域帮助护士和管理事务。 P86

她必须信任丽娜不会做任何蠢事。 P87

但是,将针头插入埃博拉患者的手臂极为危险,作业者有可能被刺伤。 P88

病毒在外面增殖,对医院的攻击越来越猛烈,它侵蚀凯内马的医疗体系就仿佛涨潮冲垮沙筑的城堡。 P89

空调在运转,但房间里热得像蒸笼。 P90

每个片段都是一段RNA的镜像,这些RNA来自14名患者的血样。 P91

这些仪器被用来解析癌细胞的DNA——这是一项长期研究的一部分,目的是为了搞清楚该如何杀死任何一名患者体内的任何一种癌细胞。 P92

弗莱彻在达鲁镇发现了28个新增病例,达鲁位于马科纳三角洲的外围边缘,距凯内马一小时车程。 P93

她也觉得她非常同情医院的那些护士。 P94

他们宣称埃博拉基本不可能在爆发中出现显著的变异。 P95

事实上,他便秘,两天没有肠蠕动了。 P96

救护车驾驶员刚刚死去,为尸体整理遗容成了她的责任。 P97

她无法向他们解释凯内马在发生什么以及她对此的感受。 P98

也许丽娜并不真的知道。 P99

她说话带英国口音,轻声命令护士做这做那,与聚集在病区门口的人们交谈,尽量安慰惊恐的患者家属,这些家属想知道里面病人的情况。 P100

每张病床和简易床上至少躺着两个人;有些病床甚至三个人。 P101

她走进实验室,把玻璃试管放进PCR仪的托盘,开机运行。 P102

丽娜的血液里依然有可能存在病毒,但数量还不足以触发警报。 P103

瓦哈布在将各个病区连接在一起的通道里走来走去,绕着病房转悠,用狂野的声音喊出他的预言,声称另外两名护士将会死去。 P104

第二天,纳蒂亚·沃凯埃和奥古斯丁·戈巴证实露西·梅被埃博拉病毒感染。 P105

他们在红色区域的走廊尽头的角落里找到一小块僻静地方,把一张简易床搬进那个拐角,将露西放在简易床上,这样能给她一点隐私,也能避免她看见病区里的情况。 P106

她听露西的胎音,确认胎儿已经死去。 P107

她是个寡妇,她怀念她的丈夫,埃博拉摧毁了她管理的病房。 P108

露西·梅是注定要死的三个护士之一。 P109

我们几乎能肯定还会有另一种新兴的四级病毒在世上某处从病毒圈跳进某个人身上,这种病毒也许比埃博拉更容易传染。 P111

穆扬贝还想在血液和肝脏样本因为热带高温而腐坏之前把它们带回实验室。 P112

米莉亚姆修女被安置在一幢棚架屋中的单人病房里,她的病情变得更加严重。 P113

他想到漫长而炎热的车程中,他坐在拥挤的路虎车里,身体紧挨着米莉亚姆修女。 P114

这些东西在米莉亚姆修女苍白的皮肤上非常显眼。 P115

卢泊尔个子不高,尖下巴,蓝绿色的眼睛,脸膛被日晒雨淋变成了热带常见的棕褐色,有一头浅棕色的波浪卷发,暴脾气声名在外。 P116

对于医务人员来说,那条路通往地狱。 P117

在这种情况下,医院病房会变得极为危险,一个人走进去,呼吸里面带病毒的空气就有可能染病。 P118

“这种疾病非常难以消灭,”他又说,“你们要怎么做才能消灭它呢?首先,你们必须留意生病的人。 P119

他们还想搜集血样。 P120

每天下班后,她们有时候会用开水煮注射器,有时候则不。 P121

1976年,领导特殊病原体部的是医生卡尔·约翰逊,这位高大的男人留着胡须,声音柔和,职业生涯从研究普通感冒开始。 P122

他们的任务是前往邦巴区这种疾病的原爆点,追踪病毒的移动路径,想办法打破正在扩散的感染链。 P123

天气炎热,没有一丝风。 P124

即便如此,她们还是做了一顿佛兰德斯炖牛肉招待客人。 P125

他打开门,看见杰诺薇瓦修女站在门口。 P126

他请杰诺薇瓦修女和苏卡托护士按住她的手臂和膝盖,一定要紧紧抓住。 P127

假如婴儿的呼吸再次停顿,医生就必须重复人工呼吸。 P128

她受到感染,然后发着烧走遍金沙萨全城,接触了许多人。 P129

她又倒了第二杯。 P130血殇:埃博拉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文学电子书 第2张

 

事实上,她说,她把他行李包里的所有东西都扔进了火堆,她把他的行李包上下颠倒,倒出里面的东西。 P131

猴痘日后有可能会突变,侵入东京、伦敦或硅谷之类的人口密集区域。 P132

对病毒的分类变得更加细致和精确。 P134

他们在看埃博拉病毒遗传密码中的突变,试图理解其中的意义。 P135

1996年,泽特林是一名博士后,在巴尔的摩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一间实验室工作,他和一个小组合作研发阴道杀微生物剂,目标是杀死通过性接触传播的疱疹病毒或精子——这样就可以用作杀精剂了。 P136

问题之一是反转基因激进分子不喜欢转基因玉米能杀死精子的这个念头。 P137

2000年,奥林杰得到了一小笔研究资金,他和他的团队开始在USAMRIID用试管测试1 700种抗体对埃博拉的作用。 P138

叉尖就像钥匙齿,有可能呈现出的三维形状多得数不胜数。 P139

2013年夏,三位竞争对手在马里兰的一个科学会议上碰面,亨斯利邀请他们去一家名叫翠竹的小酒馆喝一杯。 P140

一组不带编号的秘密备品。 P141

他们每天化验的血样越来越多,发现的埃博拉病例也越来越多。 P142

猴子实验刚刚结束。 P143

患者向桶里排便时会产生大量溅出物,患者还会从床上掉下来,会在精神错乱中游荡,碰翻粪桶。 P144

掌管三个埃博拉病区的医生正是胡玛尔·汗。 P145

“天哪,”他对自己说,“我直接接触了阿莱克斯。 P146

2006年,费尔还是一名研究生,他来到凯内马,为学位论文做研究,结识了胡玛尔·汗。 P147

人们正在逃跑,弃守医院。 P148

他有可能去普通病房了,她心想,于是在各个病房飞快地走了一趟,但哪儿都找不到他的身影。 P149

他在给她输抗疟疾药。 P150

这天上午晚些时候,她走出高危区域,站进一盆漂白水,脱掉橡胶靴,用唧筒式喷淋器里的消毒水清洗防护服,然后脱掉防护服。 P151

上午9点左右,森比瑞·贾洛在弗里敦母亲家里打电话给胡玛尔·汗。 P152

当时照护她的是埃博拉护士爱丽丝·科沃马,她立刻喊人来帮忙,她和世卫组织的医生戴维·布莱特-梅杰开始按压“姨妈”的胸部,尝试做心肺复苏。 P153

激动的人群沉默下来,一时间陷入寂静,听着从病房里传来的叫声。 P154

震惊和悲痛似乎使得两位护士失去了行动能力。 P155

危机中的某一天,约科对一位英国同行说,她打算在凯内马的病房内工作,直到病毒绝迹。 P156

卫生部长米亚塔·卡格波也在电话上。 P157

无国界医生组织的营地拥有基础护理所需的装备,还有来自欧洲和美国的管理者和医生与拿薪水的当地医护人员共同工作,后者以塞拉利昂人为主。 P158

肯特·布兰特利在储藏室里看上去挺好,但此刻看着照片,她发现他有黑眼圈,状态很糟糕。 P159

萨贝提读完邮件,走进埃博拉作战室,主持预定的会议。 P160

有人从他胳膊上抽血,他被安排住进营地红色区域内的一顶帐篷。 P161

汗花了大半个上午坐在探视区的一把塑料椅上,听着雨点噼里啪啦敲打头顶上的铁皮屋顶。 P162

这种药物在猴子身上取得了成功,但从未做过人体试验。 P163

”她对斯普莱切说,在营地里的仅仅一名患者身上使用一种完全未经测试的实验性药物,这个想法让她感到非常不安。 P164

假如他们拒绝给他,他死于埃博拉,非洲人会说白人有一种特殊的药物,但只供他们自己使用,拒绝给一位卓越的非洲医生,因此他才会死,人们会掀起针对营地的暴力事件。 P165

“想象你是一名医生,”福勒说,“你走到汗医生的病床前,说:‘汗医生,我们需要谈一谈你可选的治疗方案。 P166

世卫组织的医生越来越愤怒。 P167

每个采血管都装在一个塑料袋里,塑料袋经过消毒。 P168

他请迈克尔为他静脉滴注补液:从手臂点滴注射生理盐水,补充失去的体液。 P169

名叫哈马丹风的燥风充斥空气,裹挟着来自撒哈拉沙漠的沙尘,天空呈现狮子毛皮的颜色。 P170

完全错误。 P171

这一天,布鲁塞尔总部的走廊和办公室里堆满了纸板箱。 P172

她看着笔记本电脑屏幕上的詹姆斯。 P173

“注意安全。 P174

安保人员不见踪影。 P175

两辆车来到一幢小屋子前,一扇亮着灯的窗户只开了一条缝。 P176

南希躺在窗口的床上,天花板上的吊扇在转动,搅起气流,给她的皮肤降温。 P177

第三次暴露是站在南希·莱特博尔家敞开的窗户前,她感觉到也闻到了吊扇从卧室内送出的气流,而南希一直在咳嗽。 P178

从3号到6号的正式备品存放在肯塔基州欧文斯伯勒和另一个地方。 P179

妻子在楼上的卧室里,孩子——一个五岁,一个不满一岁——正在睡觉。 P180

他花了一整天协调空运撤离两位病人。 P181

腹泻结束,他站起身,低头望去。 P182

就算反应严重,也不用停止给药,只需要处理过敏反应,然后继续注射。 P183

她希望室外的信号比较好,于是走到锈迹斑斑的铸铁阳台上,阳台底下是黑猩猩舍的屋顶。 P184

在NIH的指挥链中,耶林是亨斯利的上级。 P185

这是一架古老的俄罗斯军用直升机,带有联合国的标记,机身漆成灰色,到处都是磕碰出的凹痕。 P186

他站在离红色区域围栏6英尺的地方,面对汗的帐篷,大喊,“汗医生!”毫无反应。 P187

”亨斯利说。 P188

迈克尔扶着他喝了几口。 P189

汗的去世让我觉得我们必须加倍努力,才能让他这样的勇士不会白白死去。 P190

保温箱里的药物有可能杀死肯特或南希,也有可能救活两人之中的一个,还有可能毫无用处。 P191

她停顿良久,最后说:“假如是我,我会使用的。 P192

这时他觉得其他事情都不重要了,非洲更是远在万里之外。 P193

她的埃博拉病情已经到了末期,皮肤内出血,肠道大出血。 P194

耶林不得不告诉莱恩说亨斯利乘直升机去取那种抗体药物,她本人有可能也感染了埃博拉。 P195

他每分钟呼吸30次,气息浅而急促,血氧降低到了危险线上。 P196

ELWA医院7月31日,三十分钟后,近晚上8点兰斯·普莱勒在窗外看着莫布拉医生用750毫升林格氏溶液灌满一个输液袋,然后破开药瓶的蜡封,拧开瓶盖,用注射器抽出药液并注入输液袋。 P197

像ZMapp这样的药物能够战胜生物武器或阻止来自大自然的新发病毒。 P198

他们大多数人再也不肯进入三个埃博拉病区,但这些病房里还有60到70名埃博拉患者。 P199

”世卫组织的加拿大医生罗伯·福勒在凯内马医院工作过,亲自照护过30到40名埃博拉患者。 P200

病毒眼看着即将在拉各斯失去控制,拉各斯拥有2 000万人口,居民中有很多一贫如洗,住在拥挤的贫民窟里,无法接触到医疗救助。 P201

“假如你需要,我们可以替你决定。 P202

“那篇论文里有许多条生命。 P203

”药物击退了他体内的病毒,但无疑尚未清除干净。 P204

此时Mapp生物宣布称全世界一共只有六个疗程的ZMapp药物,目前已经全部用尽。 P205

还有最后一点重要的事实。 P206

他在一家餐厅吃肉丸,他搭乘地铁,他去打保龄球。 P207

马科纳三角洲的基西村民首先领悟了真相:埃博拉不是虚构的,也不是外国佬的阴谋,而是一种会传染的疾病。 P208

假如你学会识别症状,不去触碰体液,避免接触出现症状的那些人,放弃处理死者,你就能保住自己不被感染。 P209

’”2014年秋,一名白宫官员联系国立卫生研究院的一名官员,问他能不能向白宫提供ZMapp。 P210

在野生的梅里昂杜埃博拉病毒之中,这个氨基酸分子是丙氨酸。 P211

所有医院的病床都满员了。 P212

这些护士也知道。 P213

我在我的水平上尽可能精确地叙述事实,忠于现实的怪异转折,根据时间将事件拼合在一起。 P214

尼帕偶尔会在东南亚爆发。 P215

生物安全四级(Biosafety Level 4),简称BSL-4或四级:生物隔离的最高等级,要求穿戴生物防护密封防护服。 P216

复制(replication):自我拷贝。 P217

假如下面的列表有所遗漏,那一定是由于本人的疏忽,我致以诚挚的道歉。 P218

职业人员本书编辑是兰登书屋的Mark Warren;这本书的手稿突变得比埃博拉还快,他却完成了编辑的壮举。 P219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