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智探奇:人类心智的起源与进化

good

当我们面对问题时,我们可能不知道它的解法,但我们有思路,有不断增加的知识和对我们所寻求内容的大致想法。 P9

本书第一章描述了心智的概貌:心智是由自然选择设计来解决我们的进化祖先在他们原始觅食方式的生活中所面临的问题的一套计算器官系统。 P10

人是心智进化的产物,而不是剃光了毛的“裸猿”。 P13

当然,装配线上是有从事焊接或喷漆工作的机器人,实验室过道里也有机器人滚来滚去,不过我指的是那些能够行走、讲话、视物和思考的机器人,这些机器人往往比它们的人类主人干活还要棒。 P14

在书中,我将试着揭秘那些人类独有的怪癖。 P15

心智也是如此。 P16

在电影中我们经常看到通过机器人眼睛所呈现的场景,这是通过电影制作的常用技术,导演使用鱼眼镜头带来失真效果,或者镜头当中出现十字准心来实现这一目的。 P17

首先,视觉系统必须确定物体边缘的位置,识别出哪里是背景。 P18

然而,困难才刚刚开始。 P20

这就是为什么人们常常会对他们拍出的照片颇感失望,为什么摄影是如此复杂的一门工艺。 P21

下一个问题是,如何立体地视物。 P22

如果你看天空,它会有云彩那么大。 P23

你可以用软件来扫描一页纸,识别字符,并比较准确地把它转化为数码文本文档。 P24

轮子的发明常被人们骄傲地认为是人类文明最杰出的成就之一。 P25

即使我们解决了这些问题,也只不过是搞明白了如何控制一只行走的昆虫而已。 P26

你要是曾经用抓灯夹子来拿一盏灯的话,你就会明白,那问题比我刚才所描述的还要难上加难。 P27

“普通人对不普通的事情感到惊叹;智者对平凡之处感到伟大。 P28

布鲁斯谈过一些女朋友,并计划一旦找到他想娶的女孩,就宣布与芭芭拉的这次婚姻无效。 P29

但这种常识规则就像常识范畴一样,很难毫无争议地确定。 P30

但思考者也不能事先预测到所有的间接效应。 P31

阿西莫夫机器人3定律假设我们想方设法克服了这些困难,已经有了一台具备视觉、运动协调和常识的机器人,现在我们必须搞明白,机器人怎么样才会运用它的这些能力。 P32

或许还更容易,机器人制造者们有时会惊恐地注视着,他们的作品欢欣雀跃地自断肢体或者向墙上撞去,世界上最智能化的机器很大一部分是敢死队式的巡航导弹和智能炸弹。 P33

随着计算机真的变得越来越聪明且功能强大,这种担心却逐渐减弱了。 P34

他们过分较真于所有道德哲学课本中常用的一个道德两难问题:两个人坐在一个只能供一人使用的救生艇中,除非一个人弃船而去,否则两人都得死掉。 P35

麦金托什解释说:“我不想让它知道自己会被救起来。 P36

自动化让我的心如刀挫……是自动化,我听说。 P37

设想一下,你得编多少行程序才能复制这一奇迹!机器人设计是一种意识的提升。 P38

比如说,当大脑的视觉区域受损时,我们眼中的世界不只是变得模糊或布满小孔。 P39

这些症状是由于组成基本视觉系统的30个脑区域中一个或多个区域受到创伤导致的,往往是由于中风。 P40

传统观点认为,我们的自由意志凌驾于肉体之上,我们在一生中自己做出选择,只会受到过去和现在经历体验的影响。 P41

这个定义还可以细解为几个论断:心智就是大脑所做的事情。 P42

我们甚至明白了为什么罐头里的橄榄在一端有着X形的切口。 P43

达尔文坚持认为,他的理论不但解释了动物身体的复杂性,而且也解释了动物心智的复杂性。 P44

一次是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认知革命,它以信息和计算解释了思维和情绪的机制。 P45

20世纪90年代被命名为“大脑的十年”,但永远也不会有“胰腺的十年”。 P46

它是思想史上的一个伟大观点,因为它解决了“心-身难题”中的一个困惑:如何将意义与意图以及我们精神生活中的东西,与像大脑一样的一坨实体物质联系起来。 P47

有人可能会得出结论,所有动物的心理活动都一样。 P48

那些微型电路所能做的,只是受限于它们是由什么制成的。 P49

要解释鸟儿如何飞翔,我们运用提举和拖曳以及流体力学的原则,这些原则同样可以解释飞机如何飞行。 P50

而当将这些现象置于显微镜下仔细研究时,我们就会发现,支持日常世界复杂结构的不是单个一种物质,而是许多层次的复杂设备。 P51

输入的是视网膜图像,而输出的是对现实世界中物体以及物体构造的表述——所知决定所见。 P52

表面-知觉模块解决了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但也付出了一些代价。 P53

我们的运动模块通过做出合理的外部假设解决了这些问题——当然,不是关于照明的假设,而是有关运动的身体的假设。 P54

心智的构建基础一定是专业化的部件,因为它必须要解决专业化的问题。 P55

身体的一个器官是一个专门的构造,用以实现某个特定的功能。 P56

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条证据就是机器人难题。 P57

但心智具有一个复杂的先天结构,并不意味着学习就无关紧要了。 P58

我们来看看这些论调:计算机的行为源自处理器与输入的复杂而相互作用。 P59

认为遗传与环境相互作用的观点并不总是毫无意义,但我认为它混淆了两个问题:心智有什么相同的地方以及心智如何不同。 P60

爱因斯坦和一个高中辍学生的差异,比起这个高中辍学生和迄今最好的机器人之间的差异,或是这个高中辍学生和一个黑猩猩之间的差异来说,是微乎其微的。 P61

我们也不应指望每个器官都长在头颅的某个特定骨头之上,而不顾倘若如此大脑中会产生什么后果。 P62

但要做到精确的连接,小神经元必须开始发挥功能,它们的激活模式携带着有关它们精确连接的信息传向下端。 P63

但自然选择是唯一的进化驱力,它会像工程师一样“设计”器官。 P64

作为由自然设计的、精妙而最无可争议的例子,眼睛绝不只是一个能够剥离为肉和骨、远离心智领域的老式器官。 P65

为什么人们过高估计他们从重病中幸存的概率?因为这会有助于他们有效地生活。 P66

但对于那些以为大学系所的设置准确反映了知识分类的人们来说,不幸的是,这意味着心理学家们如果想要解释心智的各部分作何用途,就需要跳出心理学来向外看。 P67

弗洛伊德式的解释也同样不能令人满意:孕期呕吐代表着女性对她丈夫的憎恶,她无意识里想从口中堕掉这个胎儿。 P68

自然生态系统中的婴儿制造系统应当如何工作与现代女性的感觉如何,这之间的匹配吻合的确令人印象深刻,也令人更加相信普洛菲特的假设是正确的。 P69

对于一些读者来说,这是一个进化论框架的反证法。 P70

自然选择将差异传至后代,并使它们专业化分工,从而适应特定的环境。 P71

在人类存在时期的99%的光阴里,人们都身在采集狩猎时代,在一小群游牧部落中过着茹毛饮血的生活。 P72

即使这个欲望在激烈混战的脑海中占据优势,它也不可能付诸公然的行为,除非这时恰好有另外一个伴侣正在附近,而想要出轨的欲望在他的内心也占据了上风。 P73

当我们问“谁或什么会从进化适应中获益”以及“生物体中的设计究竟是为什么而做的?”时,自然选择理论提供了答案:长期稳定的复制器——基因。 P74

人们并没有自私地去传播他们的基因,是基因在自私地传播自身。 P75

进化心理学VS标准社会科学模型本书的进化心理学是对我们知识传统中关于人类心智正统观点的背离,这种主流观点被托比和考斯迈德斯冠名以标准社会科学模型(Standard Social Science Model, SSSM)。 P76

在《不在我们的基因中》(Not in Our Genes)一书中,理查德·列文廷(Richard Lewontin)、斯蒂文·罗斯(Steven Rost)和列昂·卡明(Leon Kamin)影射了唐纳德·西蒙斯的性生活,将理查德·道金斯的一篇辩驳文章篡改为语无伦次的昏话。 P77

1986年,20位社会科学家在一次名为“脑与侵犯性”的会议上起草了《塞维利亚反对暴力声明》(Seville Statement on Violence),该声明后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采用,并由几家科学组织共同签署。 P78

第一,如果心智有一个天生结构,不同的人(或不同的阶层、性别,以及种族)就会有不同的天生结构。 P79

事实上,这3个论断的问题不在于其结论太令人生厌,因而任何人都不应当沦于这种观点的立场。 P80

异议观点反映的不是导致不同结论的理性思想实践,而是大相径庭的文化产物,这种文化产物能够被根除,方法就是再造社会,对被旧的养育方式所污染的人进行“再教育”,以及如果必要的话,从还是白板一块的全新一代重新开始。 P81

因此,那些诸如迈克尔·福柯(Michael Foucault)和一些学院派女性主义者所提倡的、时髦的“解放式”意识形态令人啼笑皆非。 P82

这意味着我们必须在性质上很相似。 P83

或通过严格争论来评估思想观点;她们对一般性道德原则以及其他侮辱,不做争辩。 P84

忘掉野生动物纪录片中浪漫的胡说八道吧,那些片子里所有的生物无论大小,其行为都是为了生态系统的更大福利与和谐。 P85

这意思是说,“生物学宣告了人一定会进行战争”(或强奸、谋杀或成为自私的雅皮),任何对减弱这种宿命的乐观都会被扼杀吗?没有人需要科学家来说明一个道德观点:战争无益于孩子和其他生命的健康。 P86

文化会宣判女性天生次等,我们将受缚于文化悲观论的奴役,怀疑自己无力承担变革性的任务,仰天浩叹,无能为力。 P87

如果说我是酷儿国的正式成员,别人不会有丝毫怀疑。 P88

这些因素包括:基因、脑的解剖结构、生物化学性状、个人的家庭教养方式、社会对待他的方式和冲击个体的刺激物。 P89

3.生物化学性状。 P90

1994年,柯林·弗格森(Colin Ferguson)登上一列火车,开始随意枪击白人乘客,射杀6人。 P91

它也是老生常谈。 P92

这个世界非常接近于公理能够实际应用的理想状态。 P93

它是一种错误的选择”。 P94

将道德和政治目的的科学心理学混淆,以及由此导致的相信心智无序的压力,已经在学术界和现代思想话语圈中像病毒一样传播开来。 P95

80岁的老妪被认为没有20岁的姑娘更有外表上的吸引力,是因为我们的阴茎崇拜文化将年轻女孩转化成欲望的膜拜物。 P96

我相信,一个由自然选择设计的、许多计算组块构成的心理是我们掌握心智如何工作的最佳途径,这是它为什么如此复杂的原因。 P97

神经网络模型是建立在人脑如何工作的基础上的,并具有5个典型特征。 P98

哲学家们常常运用思维实验来澄清难解的概念,用奇异的假想来帮助我们探索观点中的内涵。 P99

“为什么他不只带上她的头?”一位朋友这样问道。 P100

智能就是“计算”《寻觅宇宙中的智能生命》(The Search for Intelligent Life in the Universe)是喜剧作家莉莉·汤姆琳(Lily Tomlin)所创作的一幕舞台剧的名字,这是一部探讨人类愚蠢和弱点的喜剧。 P101

”其次,它们看重、在乎一些事情。 P102

但如果他们之间砌了一道墙,罗密欧与朱丽叶就不会像隔了张卡片的磁石和铁屑一样,傻瓜似的各自把脸贴在墙上。 P103

”当然,男人和女人们是在思考的,刺激-反应理论最终被证明是错误的。 P104

相反,他凭自己的直觉为刺激物下了定义。 P105

很有可能常识会以某种形式被融入到我们最好的科学理论之中。 P106

现在我们知道,这个曾被认为是非物质的灵魂,可以用小刀把它一分为二,用化学物质改变它的性状,用电来使它开始或停止工作,狠命一吹或缺乏氧气会使它烟消云散。 P107

智能常被归因于某种能量流或力场。 P108

我们说,树桩上的年轮包含了这棵树年龄的信息,因为年轮数与树龄相关(树越老,年轮数越多),但这种相关并非巧合,而是由树的生长方式决定的。 P109

现在我们设想特殊的一步:我们试图用原有那片物质所包含的信息模式,来解释新安置的一片物质。 P110

怎么保证对任何物件都能设法安排,使之以恰当方式下落、摇摆或发光,而对这种作用效果的解释又合乎情理呢?更准确地讲,合乎情理是依据了我们所感兴趣的某种先前规律或关系;任何一堆东西都能够在事后给出巧妙的解释。 P111

它能够应用任何语法规则来推导出结构正确的句子。 P112

这意味着人脑就是一台图灵机吗?当然不是。 P113

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理解简单的仪器是如何用电线连在一起成为一个符号处理器,并展示出真正的智能的。 P114

假设,你的长期记忆包含有你近亲属成员和你周边所有人信息的知识,这种知识的内容是一组像“阿历克斯是安德鲁的父亲”这样的陈述。 P115

因此一个知识系统中的陈述不是用英语的句子来展示的,而是用一种更加丰富的思维语言——“心语”(mentalese)中的简洁铭文表示。 P116

为了讲清楚我对这个戏法的解释——符号既表示一些概念,也在物理上导致某些事情发生——我将一步步解释我们产出系统的活动,并对每件事都描述两次:从概念上讲,强调问题的内容和解决问题的逻辑;从物理上讲,即系统非生物性的感受和做标记的动作。 P117

一个“小幽灵(后台程序)”被设计用来回答这些查询式问题,方式是通过扫描目标和长时记忆栏,来寻找相同的标记。 P118

从概念上讲,我们需要从父母身份和亲兄弟姐妹身份的知识中推导出叔叔身份的知识。 P119

我隐藏了这些细节是为了让事情简单明了。 P120

从物理上讲,系统需要知道哪些铭文在长时记忆中有对应的部分,旁边标有“是男性”的印记。 P122

我最初提到过“小幽灵(后台程序)”可以扫描复制品,它被激发标出印记,表明问题已经解决:我们刚才完成了什么事情?我们用无生命的口香糖机部件制造了一个近似于心智计算的系统:它推导出一个它之前从未持有的事实陈述。 P124

“这个意义”很广,它避开了其他定义中多余的东西。 P125

”我们无形的信念、欲望、想象、计划和目标如何能反映我们所处的世界,并撬动我们改变世界的杠杆呢?笛卡儿之所以成为他之后几个世纪科学家的笑料(这是不公平的),因为他提出心智和物质是不同种类的东西,它们在脑中一个叫作松果体的部位相互发生作用。 P126

一旦程序习得了它所连接的是什么类型的打印机,它们就能沟通交流了。 P127

我们又一次看到了理论家的表演,他们坚持对电气工程师说,如果工程师是对的,那么他的工作站必须包括一群小精灵。 P128

这种像搭窝一样,盒子里面套盒子的方式的最终结果是,小人们傻得足可以“被机器替代”(据有人的说法),它们所要做的就是记住在被提问时说“是”还是“否”。 P129

这些被称为“因果”和“推导-作用”理论,厌恶这些理论的哲学家们想出一些荒谬的假想实验来反驳它们。 P130

当然“猫”的含义是不变的:当机器人菲利克斯悄悄溜进溜出的时候,你想到的还会是“猫”。 P131

在一个存货齐全的软件商店,你能买到下一手出色国际象棋的软件和可以辨认字母字符以及识别发音清楚的讲话的软件。 P132

加尔文爵士,热力学和电学的开创者,1895比空气重的飞行机器是不可能出现的。 P133

科学理解与技术成就松散地联系着。 P134

如果一个科学理论只是同它所解释的事实和所启迪的发现一样出色,那么心智计算理论的最大卖点就是它对心理学的影响了。 P135

头盖骨就是我们的山洞,心理表征就是影子,内部表征的信息就是我们对这个世界的一切所知。 P136

你发现两个用报纸揉成的球很相似,即使它们的形状完全不同;还发现两个人的脸不一样,尽管它们的形状几乎完全相同;靠夜空中的星星导航的候鸟觉得晚上不同时段的星座位置差异很大,而这些我们几乎是注意不到的。 P137

你需要重新学习这个单词是个名词吗?你需要重新学习怎样发这个词的音吗?你需要重新学习它指向的对象是个动物吗?这个指向的对象看上去怎样?它重吗?有呼吸吗?它给孩子喂奶吗?当然不用。 P138

我们已经从字体向上移动了,现在我们来向下移动吧。 P139

比如说,我请你用你想用的任何字体风格写出单词“elk”的印刷体,但是要用左手(如果你是右撇子),或者用你的脚趾在沙地上写,或者用牙齿咬着一根光笔来画。 P140

动作轨迹将被更低层次的附属器官控制程序转化为实际的运动。 P141

语言,毕竟不是狂喊乱唱:每个句子表达的都是一个独特的观点。 P142

他们被要求当看到字母相同时按一个键,不同时(比如AB)按另一个键。 P143

(短期记忆是用组块而不是用声音来衡量的,因为每个组块可以是一个标签,指向长期记忆中一个更大的信息结构,比如一个词组或句子的内容。 P144

为什么有这么多种表征?有一个心智的世界语不就简单多了吗?事实上,那将会复杂得可怕。 P145

居中只需几个步骤就可以无差错地实现,无论输入文本的大小;而如果用任何其他的格式,程序就需要更加复杂。 P146

身体包括组织,组织包括细胞,细胞包括细胞器;陆海空三军包括陆军,陆军包括师,师分为营,最终到班;书包括章,章分作节、小节、段落和句子;国家可分作省、市和区。 P147

感谢单词符号,任何一种字体都能唤起全部相关知识。 P148

第一个攻击来自哲学家约翰·塞尔(John Searle)。 P149

“中文屋”引发了如潮的评论,100多篇文章对此做出了回应。 P150

这个假想实验将波幅放慢,以至我们用肉眼无法把它们再看作是光。 P151

例如,它们没有能区分名词和动词的部分,它们的活动模式没有执行句法、语义和常识的规则。 P152

”“那么谁制造的机器?那才是我们想要接触的。 P153

脑是肉。 P154

一个大问题是,现实生活中的数学家们并不具备彭罗斯所认为的他理想中的数学家所拥有的天赋,比如说,确定所依赖的系统规则是一致的。 P155

在阿契利斯赶上原来差距的时候,乌龟会又往前前进一点;阿契利斯赶上这段差距的时候,乌龟又往前挪动更少一点,如此往复,永无止境。 P156

然后宣布“逻辑(必须)掐着你的喉咙,强迫你”接受Z。 P157

我们来看看对于心智如何工作的图景,是如何建立在大脑如何工作的简单想法基础上的。 P158

迈卡尔洛克和匹茨证明了,这些模型神经元是如何连接在一起组成逻辑门的。 P159

例如,一个神经网络能够评估命题{[(X咀嚼它反刍的食物)和(X有偶蹄)]或[(X有鳍)且(X有鳞)]},概括什么样的动物才清洁可食[6]。 P160

一个字节也可以用模型神经元来做,识别B模式的电路可以做成图2-3这样的简单神经网络:/ 图2-3你可以想象,这个网络是组成一个“小幽灵(后台程序)”的一部分。 P161

在许多情况下,人们对某事是否正确并没有“全部或者没有”的十足把握。 P162

我们也可以取消任意代码,如果它们将概念与一串没有意义的比特建立关联。 P163

这是神经网络建模者喜欢使用的两种模型。 P164

网络开始产生类似于人类思维的过程,而这是连接疏松的网络做不到的。 P165

顶端的节点往往已被摒弃掉,而只计算各性质之间的相关度。 P166

我们不需在记忆中预先设定取回东西的标签,一件物体的几乎任何方面都能将整个物体带到心智中。 P167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干得要好得多,可能是因为我们装有自动协关器,使用了占优势的相互一致的信息来压倒一个不寻常的信息。 P168

我会推断说,他一定是想说send和pen,因为send a pen(传递一支钢笔)是不违反同样约束条件下唯一可能的推测。 P169

如果你盯着看图2-8时(称作耐克尔立方),你的知觉会在顶面的俯视感和底面的仰视感之间不停转换。 P170

开启“长羽毛的”单位,关闭“长毛发的”单位等,就代表了鹦鹉。 P171

此外,不同程度的包容级别被添加到相同的网络中,因为任何几个单位的小集合都隐含地界定了一个级别。 P172

假设“老师”将一个输入连同其正确输出供给一个模式协关器,学习机制将网络的实际输出(最初是很随机的)与正确输出相比较,并调整权重为二者的差异最小化。 P173

/ 图2-10当A开启时,网络应该开启A异或B。 P174

解决方法是使得网络更少像一个刺激-反应的生物一样,并在输入和输出层之间给它一个内部表征。 P175

要注意,即使是在用模型神经元构建最简单“小幽灵(后台程序)”的微观水平,内部表征也是必不可少的;仅仅刺激-反应的连接是不够的。 P176

概念上讲,隐含层网络是将一组或对或错的命题组合成一个由多个“和”“或”及“非”连接在一起的复杂逻辑函数的一种方式,这种组合是通过两个扭转而成的。 P177

如果我们似乎需要聪明点的“小幽灵(后台程序)”,有人就会弄明白怎样用更蠢笨的“小幽灵(后台程序)”来做出这些聪明的来。 P178

更有甚者,联结主义宣称,思维就是一个很大的隐含层反向传播神经网络(Hidden-layer back-propagation network),抑或可能是一组类似或相同的神经网络,而当环境这个培训师调整影响联结的权重时,智能就出现了。 P179

我们的常识性思考内容(我们谈话中交流的那种信息),需要一个设计成执行高度结构化心理语言的计算机器呢,还是用通用的神经网络这类东西(有饶舌者戏称为联结浆糊[7])就能解决?我将向您说明,我们的思想有一个精巧的逻辑构成,这种构成绝非简单的同质单位层神经网络(simple network of homogeneous layers of units)所能处理的。 P180

基于邻接律和相似律的关联方式也被认为是宣传著名“白板”(洛克对新生儿心智的比喻)的始作俑者。 P181

联结主义并不是心智计算理论的替代学说,而是对该理论的一个变体,它主张,人脑信息处理的主要类型就是多元变量统计。 P182

第一个本领是具有个体性的概念。 P183

要我说,樱桃是一个感觉印象的集合。 P184

这并不是说,个体无法在神经网络中得到表征。 P185

事实上,什么事也没发生。 P186

人类并不是我们需要区别对待的唯一一种易混淆的个体,骗局是另一个真实世界中的例子。 P187

但这些例子说明了从类别中区分个体的计算问题,并强调了人类心智是如何轻而易举地解决了这个问题的。 P188

还有百万万亿个想法足够我们去想呢!你可能觉得,将组成性问题放到神经网络中是件很容易的事情:只要开启“婴儿”“吃”“毛虫”的单位就行了。 P189

假设每个思维都有它自己的单位,就会有不同的单位分别对应于婴儿吃小毛虫,小毛虫吃婴儿,小鸡吃小毛虫,小鸡吃婴儿,小毛虫吃小鸡,婴儿看见小毛虫,小毛虫看见婴儿,小鸡看见小毛虫,等等。 P190

“卷毛狗吃小毛虫时,婴儿在吃鸡肉”的思维会与“卷毛狗吃小鸡时,婴儿在吃小毛虫”的思维混淆。 P191

无论你怎样调整权重,你也无法找到能够满足所有4句话的连接组。 P193

另一个你或许从没意识到的心理禀赋被称为量化或变量约束。 P194

仅仅将概念与它们的角色连在一起是不够的。 P195

他们起初训练它把“1”加到其他数上:当输入“1”和“3”时,网络学会输出“4”,诸如此类。 P196

心理学家戴维·舍莉(David Sherry)和丹·夏克特(Dan Schacter)将这种推理推得更远。 P197

我们人类可以将一整个命题放到一个更大的命题中,赋予它一个角色。 P198

这种被称为递归式转换网络的动态处理器,特别适合于句子理解,我们是一次听或者读一个单词,而不是一次吐纳一个整句。 P199

模糊类别的成员缺少一个单一确定的特点;它们的许多特点都有所重叠,很像一个家庭中的成员或是绳子的每一股,每一股都没有延续到整个绳子的长度。 P200

但心智一定还有比这更多的东西。 P201

人们用两种方式来思维。 P202

当然,爱吃洋葱的大猩猩只是一个刻意的例子,但有趣的是,即使是这么一个简单的例子也低估了我们。 P203

第5章我们将探讨其中的一些范畴。 P204

所有的鸦都是鸟。 P205

当然,在关联论者的建模中,学习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 P206

在这个意义上,模型就有了太多的天生结构,成了为某个特定测验量身定制的了。 P207

因为网络被宣传为柔性的、平行的、类推的、生物性的以及连续的,所以它们得到了讨喜的内涵和广泛的拥趸。 P208

汤姆斯·赫胥黎意识状态是出自激活神经组织的结果,这是多么令人惊叹啊,就像阿拉丁一摩擦他的灯,神灵就会出现一样不可思议。 P209

几乎每个月都有一篇文章宣称,意识最终得到了解释,往往也伴随着神学家和人文主义者们的冷嘲热讽,他们会给科学划出边界,而科学家和哲学家也对之没有善评,他们认为这个主题太过主观或混乱不清,因而无法研究。 P210

其他一些人则比古尔德还要严格: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是有意识的。 P211

神学家们也拿这个含混的单词——意识来做文章,不是当作笑话,而是作为诱饵调包法:读者被引导期待对这个单词在一种意义上的一种理论,最难解释的一种意义,但却被给了另一个意义上的一种理论,在最容易解释的一种意义上的。 P212

如果我能学会举起胳膊,伸着脖子看到我后背上的一块平时看不到的区域,为什么我不能学会举起镜子,在镜子里看我前额上的一块平时看不到的地方呢?而且获得关于自我的信息也很容易建立模型。 P213

有时信息可以经过第一类再到第二类,或者相反。 P214

本章的剩余部分是关于后两个意义上的意识的。 P215

此外,我们还知道,关于物体被感知的信息是散布到大脑皮质的许多部分的。 P216

纽维尔和西蒙在理解人类解决问题方面取得了进展,他们的方法只是请人在思考解决难题时说出他的想法。 P217

对于句子、故事和旋律也是如此。 P218

在某个时候,与某个目的无关的信息可能在另一个时候与另一个目的有关,因此信息必须加以排序。 P219

语言理解的过程是从原声到音节,经过单词和短语的表征,再到对信息内容的理解。 P220

感知的低层级不需要,高层级还不够。 P221

人们看到展示的色彩形状,像一些X和O,并被要求如果看到某个目标就按某个按钮。 P222

从众多红色中看到绿色只需要用小旗标记那一点,这是一项即使是最简单的“小幽灵(后台程序)”也能做到的任务。 P223

当人们被几种颜色的字母分神时,他们能够报告字母也能够报告颜色,但他们将颜色和字母结合在一起报告时就出错了。 P224

心理学家约翰·安德森反向设计了人类记忆的取回模式,显示出记忆的限制并不是一个软弱储存介质的副产品。 P225

他还发现了记忆研究中4条其他的经典现象,都独立地符合计算机信息提取系统优化设计的标准。 P226

可以用一套主要决策规则将大脑的行为者很好地分层次组织成为嵌套式子程序,而一个计算“小幽灵(后台程序)”、行为者或好的小人则端坐于命令链条的顶端。 P227

对每个主要部分的保护职责只能被授予一个管理者,由它从彼此竞争的行为体中选择一个方案。 P228

当一个人由于他的视觉皮层受损而有一大片盲点区域时,他会断然否认他看到那里有一个东西,但如果强迫他猜测物体在哪儿时,他的表现要比纯靠瞎蒙的好得多。 P229

在你的脑后部是有一个静默无声但完全清醒的视觉意识被封存在那里吗?要是把它取出来,活着放到一个盘子里会怎样呢?● 你对红色的体验和我对绿色的体验是一样的吗?当然,像我一样,你可能给草冠以“绿色”的标签,给西红柿冠以“红色”的标签,但也许实际上你看到草时感觉的颜色,就是我如果处在你的位置将会描述的颜色——红色。 P230

然后他们又替换了第二个,第三个,直到你的大脑逐渐变成了硅质的。 P231

这就像即使所有的湿的表现都已经说明清楚,仍坚持说湿的还没有得到解释只是因为移动的分子没有湿一样。 P232

如果我们可以追溯所有神经计算理论的发展步骤,从直觉到推理与情绪再到行为,由于缺少一个感知力理论,而欠缺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对感知力本身的理解。 P233

由于无人使用,它们将会随着风沙和岁月的侵蚀逐渐分解;考利先生所有的机器——包括那个曾经在他的影像中制作的,那个曾经因爱而鲜活,但现在却孑然躺在那里的……就在暮光之界。 P234

如果人类仍在进化,那也一定非常缓慢,并且朝着我们无法预知的方向进行。 P235

现在,旅行者2号已经飞过海王星,它令人激动的科学使命已经结束,里面的唱片正作为一张来自我们的行星的邀请卡片,发向任何可能迅速抓住它的外星生物。 P236

“变聪明”不是进化的必然无论怎么说,旅行者2号上的留声机唱片都是一个好想法,单就它提出的问题就很好。 P237

现在这个项目是由来自私人的捐助支持的,捐助者包括斯蒂芬·斯皮尔伯格。 P238

能在茫茫宇宙中的其他地方找到智能生命,将会是人类历史上最激动人心的发现。 P239

在一些科幻作品中,如H.G.威尔斯的《时间机器》的内容、电影《星际迷航》中的情节,小说《男孩的生活》中的故事,这种进化的势头延续到了我们的后代,显示为身体细长、脑呈球根状、静脉曲张的秃顶矮子。 P240

想象一位象行星的天文学家为“寻找外星象鼻”项目(Search for Extraterrestrial Trunks)而辩护:第一个发展出象鼻的物种会发现它们是唯一这样的物种。 P241

我们对于我们的大脑确实有着沙文主义的热爱,认为它们就是进化的目标。 P242

它们变得更大、或更快、或更有毒性、或生殖力更旺盛、或对于气味和声音更加敏感、或能够飞得更高和更远、或建窝筑坝做得更好——只要适合于它们。 P243

不过我没有个人数字助理,尽管我是酷爱这些小玩意的。 P244

但在刺激和反应之间有75毫秒的时间,这其中的延迟得不到解释。 P245

这似乎是一个理论家所做出过的最狂妄自大的预测了,但事实上,它是对自然选择理论争论的一个直接后果。 P246

罕见的成就源自特殊的结构。 P247

这个诀窍就是复制。 P248

想想当我们假设动物的晶体清晰的子代繁殖后代时会发生什么(如图3-3所示)。 P249

这复制者并不是一个经由自然选择的产物,而仅是一个由生物和化学定律所产生出的分子或晶体而已。 P250

自然选择不是随着时间改变有机体的唯一过程。 P251

对获得性特征的遗传则更糟糕,因为大多数获得性特征是割伤、划痕、疤、腐烂、枯萎以及其他一些来自冷酷无情世界的袭击的结果,而不是提高和改进。 P252

每一步都为视力提供了一个小改善。 P253

这就是为什么进化理论的一个基石——一个科学世界观的基石——变异对于它们所传递到生物体的益处根本不感兴趣。 P254

复杂理论可能还会帮助解释其他假设。 P255

令生物学家们念念不忘的“复杂性”不只是任何旧的秩序或稳定性。 P256

在喂养站、实验室、种子公司的温?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