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是孤独的猎手

good

那是五月十五日的早晨,杰克·布朗特走了进来。
他立刻留意到他,开始观察他。这个男人身材短小,厚厚的肩膀像横梁一样。他留着乱蓬蓬的小胡子,胡子下面的嘴唇看起来像是被黄蜂叮了一口。这家伙身上有好多自相矛盾的地方。他的头很大,很匀称,可是脖子柔软纤细,像个小男孩。胡子不像真的,仿佛是为了参加化装舞会贴上去的,让人担心如果他说话太快,胡子就会掉下来。这使他看起来像中年人,尽管髙高的光滑的额头、睁得大大的眼睛令他的脸很年轻。他有一双巨大的手,污迹斑斑,结满老茧;他穿着廉价的白亚麻西装。这家伙身上透着一股滑稽的气息,与此同时,另一种感觉又让你笑不出来。
他要了一品脱酒,半个小时内痛快地喝光了。他坐在一个隔间里,吃着鸡无霸套餐。然后他读书、喝啤酒。一开始就是这样。尽管比夫仔细地观察过布朗特,却想不到以后发生的种种疯狂的事。他从没见过一个人会在十二天内如此多变。他也没见过一个家伙能喝得这么多,醉得这么久

一个小镇上,哑巴与他的朋友共同生活,米克一家忙碌地生活,比夫经营着纽约咖啡馆,黑人大夫一边看病一边布道,人们的生活波澜不惊。一个粗壮的男人,杰克。布朗特闯入小镇,喝醉酒,整天疯言疯语,不知道在说什么。生活中总是有很多变故,哑巴的朋友进了疯人院,他搬到米克的租住房。米克的弟弟差点枪杀了贝贝,他们不得不付昂贵的医药费,生活变得拮据。大家都将哑巴当做知心人,将所有的话都告诉他,一时间大家都不寂寞了,都获得了心灵伴侣。可是,哑巴却无法诉说心声,他只能每次间隔很长的时间去探望疯人院的朋友,用手说说话,不幸的是,朋友最终也离他而去,他也只能自杀,他将再也不用忍受孤独。其他人的生活都将步入新的轨道,又是一段孤单旅程。

擅长象棋的聋哑人、喜欢莫扎特的少女、察言观色的酒馆老板、精通维修的流浪汉、郁郁不得志的黑人医生……感谢作家精确细腻的笔触在看似平凡无奇的生活故事捕捉出现代人内心深处最深的情感呐喊。也许有些人在成为伟大的作家前也必将经历更为残酷的磨难。无法自由行走的痛苦也造就了麦卡勒斯的挑剔孤傲的眼神和冰冷的笔触。难以相信这竟然是作者23岁时出版的作品。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