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真学生

我已经入戏过深。 P10

早春,诹访沉浸在祭典的气氛中。 P11

层层叠叠聚拢着的男人不断发出呼吼,吐出热气,映衬在从八岳山背后升起的朝阳下。 P12

诹访大社隔着诹访湖,分为上社和下社。 P13

我要顺着幽会的痕迹到上诹访走一圈回来。 P14

整个盆地如同死去的冻土,最低处是诹访湖参差不齐的冰面,晃得人眼睛生疼。 P15

这可是俺们的人生财富,俺们最宝贵的人生财富”的学生会长,都让我厌恶不已。 P16

她比我小一岁,在隔壁街道的县立女子高中上学,我们只在每天上学的列车里能见上一面。 P17

一旦认真思考自己为何要做这种事,我就会迷惑不解。 P18

把信交出去后,我不知该做什么,只好原地转身离开。 P19

我看着那人垂在一边摇摇晃晃的胳膊,心想他可能会死掉吧。 P20

父亲有时会买《朝日摄影》和《日本摄影》这样的杂志回来,我时常看着上面的外国风景照片和报道照片愣愣地想:“拍照真的能成为工作吗?”这就是一切的开端。 P21

看着眼前来往交错的无数行人,我明知那是理所当然,却还是不禁想,他们一定都不知道御柱祭吧。 P22

参加入学典礼的约有二百五十人,所有人都略显别扭地低着头不说话。 P23

在木落仪式中落到地面被御柱砸伤的同学父亲,头上涌出的如同油漆的鲜血,以及那片干枯的土地都在我眼前展开。 P24

我不知道。 P25

进入摄影学校后,头一桩令我吃惊的事,便是所有人都有一台相机,并对镜头异常了解,而且整天都在谈论这些。 P26

诹访的四月还春寒料峭,东京的春天却意外的温暖。 P27

头一次见面,他就告诉我自己住在镰仓,父母在大船开咖啡厅。 P28

几乎所有社团都跟摄影有关。 P29

我还知道他现在生病了,没有再从事摄影工作。 P30

一周后,我趁放学时来到了学校某个角落,在一座破破烂烂的活动板房的二楼办新闻摄影部的入部手续。 P31

一男一女独处在小房间里,这在高中是绝不可能碰到的事。 P32

”我点点头,写下了好不容易才记住的出租屋地址。 P33

读高中时从未感受过的风,如今却让我感到十分舒适。 P34

眼前人头攒动,男男女女都穿着祭典法被抬着神轿。 P35

这时,一个新生说:“我被浇了一身啤酒,黏糊糊的,所以要回去。 P36

我慌忙站起来举起相机,可是周围实在太黑,完全找不到焦点。 P37

那个浑身上下只有一块兜裆布的男人动作极大,仿佛要把抬神轿的人撞到一边,一溜烟爬了上去。 P38

我知道他在说英语,却不知道讲的是什么。 P39

我站在清晨拥挤的列车中,越过无数人头倾听着那个声音,渐渐感觉这已经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P40

研究室也分受欢迎和不受欢迎,人气最高的就是学习开设照相馆的“营业写真研究室”,以及学习广告摄影的“商业写真研究室”。 P41

所有墙壁都被涂黑,唯留一盏微弱的红灯,室内设有照片放大机和巨大的流水台,显影液、停显液、定影液的不锈钢盘顺次摆放。 P42

具体来说,我那些考上大学的朋友,会在几年之后毕业,理所当然地成为白领,而这对我来说,难度则会随着时间流逝越来越大。 P43

几天前,我们一起在新宿街头拍了照片。 P44

高三春假,我在诹访老家附近的精密仪器下包工厂打了二十天零工。 P45

可一旦中途下雨,天气很冷,或是比赛进入白热化状态,可乐就卖不出去了。 P46

直到这段时间我才发现,原来东京会有人管自己叫“boku”。 P47

他们在干什么呢?我们在旁边看了一会儿热闹,最后发现好像是在拉皮条。 P48

“喂!”这显然是在对我喊。 P49

店里客人都看着这边,真是太丢人了……”我意识到,自己的行动导致了极为严重的后果。 P50

两个人都二十几岁,个子高挑,眉眼深邃,穿着紧身连体衣。 P51

“请朝这边看……”每个学生都在大声说着那句话。 P52

石田想了想,用认真得吓人的表情对我说:“不,我还是得让那家伙还给我。 P53

我们拐过街角,走向店门前。 P54

他迈着轻快的步伐走上了楼梯。 P55

我们的作品被当着四十个学生的面轮流品评。 P56

我在东京看见了夕阳。 P57

很抱歉。 P58

七月末,我终于回到了诹访。 P59

这里跟东京不像一个国家。 P60

“东京足立区又出现一名疑似追随冈田有希子自杀的少女。 P61

他拍的照片全是女孩子的人像,只不过看到那些嬉戏打闹的女孩子,我感到自己绝对拍不出那么好的东西。 P62

通过对照片的筛选和排序,刻意营造出某种印象,这就是照片组的作用。 P63

”一位老师在漫长谈话中漫不经心的一句话,让我陷入了深深的绝望。 P64

高二那年,我有个同学辍学了。 P65

声称不想花钱买衣服,直接穿高中校服来上课的人;自己拼接旧轮胎做成凉鞋穿在脚上的人;到处管别人要用剩的相纸和过期胶卷的人——这些才是我身边的人。 P66

家里每个月给我汇七万日元生活费,住处的房租是五万日元,我跟兄长各承担一半。 P67

有天放学,我对石田说自己打算做点长期的零工。 P68

这份工作就是他介绍给我的,只是并不稳定。 P69

最后,我决定去看看从夜间零工栏里找到的大楼清扫工作。 P70

里面有几个人,其中一位五十岁左右的女性站起来说:“你们是来面试的吧,请坐在这边的沙发上。 P71

如今到处都缺人,而我们这里都是靠人力的工作。 P72

打零工虽然能攒点钱,可是完全没有了摄影的时间。 P73

一个是寺田先生,他看上去七十几岁,脸色很差,据说“二战”中当过俘虏,在西伯利亚待了一段时间。 P74

其实连大笑那里都一模一样。 P75

我满脑子都在反复思索一句话:“女孩子真好啊。 P76

”“哎,为什么要退学啊?”“没为什么,就是感觉不适合自己。 P77

”男人尖声强调。 P78

赶往八重洲检票口的白领从我面前快速走过。 P79

不知何时,秋天走了。 P80

只是在我眼中,那些服装都夸张得略带滑稽。 P81

那种机器末端装着圆形刷子,一开动就嗡嗡地转,专门用来给地板打磨抛光。 P82

她名字太长,很难记住。 P83

工作开始了。 P84

我不禁感慨,摄影真是种可怕的东西。 P85

某天,我像平时一样走在新宿站周围,发现一个流浪汉睡在地下通道上,仿佛走着走着就地倒下了一样。 P86

“东急HANDS”门口停着一辆救护车,旁边开始聚集起围观人群,我也走过去朝人群中心张望,发现一个貌似流浪汉的人枕着脏兮兮的手提袋躺在地上。 P87

“你咔嚓咔嚓地拍什么呢!”他冲我大吼一声,要不是双手还抬着担架,恐怕还要冲过来揍我一顿。 P88

不过,在新宿跟同学道别后,我的心情就会焕然一新,会感到莫名的轻松,仿佛逃离了什么东西。 P89

写真学生 小说电子书 第2张“三十一票小林”让我震惊的是,自己的名字突然出现在黑板上。 P90

因为年底很忙,公司让我尽量多接一些活儿。 P91

”不知为何,她说话的语气特别有力。 P92

做完好几层后,突然有个声音把我叫住了。 P93

因为气氛独特,我一到这层楼就能认出来。 P94

最重要的是,我终于跟村上独处了。 P95

天气都这么冷了,为什么还不穿袜子呢?不好意思,突然说了这么奇怪的话……”我入夏前就开始光脚穿鞋了。 P96

”听我说完,她露出了安心的表情,然后说:“我点个蛋糕吧。 P97

石田曾无数次得意地对我说:“请女孩子当然要去看电影。 P98

我心想:“原来是这样啊。 P99

这种格格不入的感觉让我感到焦急,而且十分烦躁。 P100

我开始做那份扫大楼的零工后,就给出租房装了电话。 P101

他毕业后没有再读书,而是进了诹访的精密仪器公司上班。 P102

他每次打电话来,都会聊工作的事。 P103

我用平时上学的月票进入新宿车站,坐上了列车。 P104

周围的崇山峻岭全都褪去了绿色,变成黑黝黝的影子,让人看到就觉得寒冷刺骨。 P105

”我还是回答不上来,脑中只浮现出那个不久前还想退学的自己。 P106

我脑中浮现出一个半真实半虚构的相片故事。 P107

这就是我想表达的概念。 P108

进入二月,几乎没有课了。 P109

然而,我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处在那样一个时代,每天浑浑噩噩地过着生活。 P110

演奏完毕后,我们又要在大厅给每个班上的孩子拍大合影。 P111

尽管如此,我还是只能照做,于是晚上把自己的相机押在前台,白天出门干活时,就用手表把相机换出来,一直持续到房钱汇到酒店为止。 P112

“怎么了?”“这些都送给你。 P113

开头是:“东京的樱花已经开了吗?”最后用潦草的字迹写道:“我决定了,留在诹访再努力一段时间。 P114

说句很不好意思的话,其实我高中没什么朋友,也没有认识的人从诹访来到东京。 P115

这种感觉就像原本没有颜色的风景突然染上了颜色。 P116

我觉得,自己喜欢上了这种刚刚开始又什么都没开始的东京风景。 P117

在他面前,新生们按顺序简单介绍了姓名、籍贯和加入社团的动机,一个个都非常紧张。 P118

”“呀嚯——”永濑假惺惺地说,“加班最棒了,我最爱加班。 P119

”我心想,这人的眼睛好像总在望着远方啊。 P120

只不过理所当然的,我并没有听说过她居住的那个小镇。 P121

因为我有种感觉,岛尾庆子与铃木的身影重叠在一起,并紧紧贴了起来。 P122

时至黄金周,我临近中午才从被窝里爬出来,迷迷糊糊地看着电视,发现上面映出了皇居的画面,镜头里摇晃着无数“日章旗”。 P123

“是嘛,没什么问题哦。 P124

他又不停地按了好多次快门,镜头几乎都对准前来参贺的老人。 P125

五月某一天的傍晚,一位毕业生前辈来到社团活动室。 P126

事实上,有好几个跟我一起去的人都死了。 P127

”我去年邀请一起打零工的女孩子去看他推荐的《壮志凌云》,最后以失败告终。 P128

这个理由足够充分,拍完了你还能邀请她去看电影。 P129

”她微微低下头说。 P130

我给岛尾庆子写回信了。 P132

最后,就全都是对岛尾庆子提出的问题了。 P133

“拍完这张照片后,我就被他吼了。 P134

不过此时的心情与当时截然不同。 P135

第二周的周六下午,我跟铃木来到了代代木公园。 P136

她收到信了吗?读过信了吗?她正在干什么?正在想什么呢?这里有诹访绝对见不到的草坪、喷泉,有滑板轮子摩擦地面的声音,有带狗散步的年轻女子和情侣,有大白天毫不遮掩、光明正大亲嘴的男女。 P137

拍摄结束后,我只剩一件事情要做,那就是邀请她去看电影。 P138

所以我可能……”这就是她给我的回答吗?我的心情突然坠落,完全想不出下一句话该说什么。 P139

不过那部电影还会放映一段时间,对方又没有完全拒绝你,所以还能再加油一下。 P140

我茫然地想:自己究竟想不想找工作呢?外面真的有我能进的公司吗?要不,毕业后就回长野吧,不过,长野肯定不存在摄影师这种职业吧?我后来又想,剪报上说现场会给文科学生和理科学生分发免费指南手册,可我两边都不是,所以根本不存在自己能进或自己想进的公司吧。 P141

六月下旬,我在报纸上公布的日期,乘坐山手线来到了第一次踏足的五反田车站,然后走向举行企业说明会的场馆。 P142

这种自卑和焦虑混合的情绪在心中渐渐满溢,可我同时也感觉这跟那些完全不同。 P143

”我接过男人递来的名片,上面印着大学名称和专业、姓名、地址和电话。 P144

“你的照片感觉有点不对啊。 P145

当一个照相馆老板,一定不坏吧。 P146

漫长的沉默过后,我没来由地说了一句“对不起”。 P147

东京遇上了史上罕见的“旱梅雨”,时至七月仍不见降水,陷入了严重的水资源不足困境。 P148

木村以打工太忙为由,并不积极参与社团活动。 P149

我一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P150

我很想把木村的脸埋进那堆垃圾袋里,但转念一想,这种行为并不管用。 P151

那是什么东西在地上爬、在天上飞的声音,而且渐渐朝我逼近了。 P152

我与木村的商讨没有任何进展,尽管如此,暑假开始后,我们还是每天都到上野车站蹲点。 P153

思来想去,我给住在湘南的学校朋友矶岛打了电话。 P154

我脑中闪过一个照片主题,那就是“发情季”。 P155

我边写边想,这种内容肯定通不过筛选,自己写的东西实在太无聊了。 P156

乘慢速列车来到新宿车站,诹访那种刺透皮肤的炎热已经褪尽,潮热、浑浊的空气又一次包裹全身。 P157

”“为什么?”“因为我们的专业是摄影啊。 P158

”“据说这是常识,而且好像还跟经济景气有关。 P159

”上野车站地下站台挤满了人,仿佛都在挽留即将逝去的夏日。 P160

他从附近卖酒的店买回来的啤酒并不苦涩,竟有点好喝。 P161

一会儿说在大雪山见到了棕熊,一会儿说夕阳特别美,一会儿又说差点冻死了,反正全是山里的故事。 P162

“好啊,我去。 P163

几乎所有底片都已经丢失了,不过我也不想再看这些作品了。 P164

我感觉,只要学期一开始,就能暂时忘掉那件事。 P165

她对我这个学生都如此认真接待,让我感到格外新鲜又高兴。 P166

笔试结束后就是面试。 P167

虽然公司没说让我带作品来,可我只是单纯地想,不看作品要如何做出判断呢?因此,还是带了一些过来给他们参考。 P168

那是一段极为幸福的时光。 P169

”当着朋友的面,我刻意说了那样的话。 P170

“这个结果嘛……”“嗯。 P171

那种感觉不知根源何处,或许存在于每个人心中,只是没有人会把它说出来。 P172

”我咕哝着基本没什么意义的话,在铃木对面坐了下来。 P173

“没什么……”铃木只说了一句,便转开了目光,“前辈,请你不要道歉。 P174

“看到这些照片,我想起了第一次来东京前,在家乡车站跟母亲离别的场景。 P175

比起这种东西,我更关注人妖大赛。 P176

”她们在周围叽叽喳喳,我都忍耐了下来。 P177

”奈良好像哭过一样,用通红的眼睛看着我。 P178

可是,无论怎么想都想不明白。 P179

你是谁?男朋友吗?”“啊,不是,就是朋友而已。 P180

”“什么时候?我们这儿流动率很高,她说不定已经搬走了。 P181

如果不是特别紧急或性命攸关的情况,绝对问不到。 P182

我决定再回趟诹访老家,这次是为了拍摄马上就要截止的毕业设计作品。 P183

其实我有一个特别想拍的地方,只是那地方在国外,我没钱过去。 P184

因为它们都被染红了。 P185

我们把菜拿回家,往大木桶里装满水洗净泥土。 P186

我告诉她,现在刚过五点。 P187

两周多的时间,我拍了大约五十筒胶卷,然后回到东京。 P188

我现在还是没交到朋友,不过已经决定,等上了大学再慢慢去交。 P189

提交前,我在照片前面附了一段短文。 P190

我们只在脑海中有个模糊的印象,认为摄影的世界肯定跟我们此前拍的照片截然不同。 P191

结果她略显为难地低下了头。 P192

我没有愤怒,也没有悲伤,只感觉有个东西与自己只有咫尺之遥,却无法触碰。 P193

而我拍摄这张照片时,也是将眼前这些凌乱的空间和风景当成“现在”,按下快门的。 P194

我感觉,那才是大都会的冬日风景。 P195

展出用的相纸被称为全尺寸相纸,特别大。 P196

冲洗全尺寸照片时,曝光时间较长,光的范围也较广,所以放大机距离不能太近,否则会影响冲洗。 P197

因为我之前听她说过“不太想找工作”。 P198

”她说,“很久以前,你不是交过一份学妹的人像作为课题作业吗?”“嗯。 P199

“新部员欢迎会”和“赶人聚会”一般都默认在这里举行。 P200

一个一年级女生两眼含泪,坐在她旁边的新部长奈良则战战兢兢地看着他们。 P201

”我认为,她那句话说的应该是我。 P202

那是我以前在上野站拍的,又送给她的照片。 P203

明明没有刻意丢弃,却有大约一百卷底片不翼而飞。 P204

人和时代都不被允许停驻,直到此时,我仿佛才来到一个距离较远的位置,去回首自己度过的那个时代。 P205

那次旅行中,在大学教过的学生带我拜访了之前就熟悉的中国摄影师及出版社。 P206

充满活力。 P207

相关文件下载地址
©下载资源版权归作者所有;本站所有资源均来源于网络,仅供学习使用,请支持正版!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