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身体上

good

感谢在乔纳森·凯普出版社工作的所有同仁,你们为这本书付出了很多努力。 P7

藤蔓上的葡萄已经干枯。 P8

这没什么,在我之前,曾有千万个屁股坐过这把扶椅。 P9

你希望爱情每天如此,不是吗?哪怕在阴影里也保持着九十二度。 P10

两对夫妇外出就像是在合演哑剧里的滑稽马[3],男人们一起走在前面,女人们紧随其后。 P11

卧室。 P12

门本来就开着。 P13

我确实乐于登高,但对深渊却毫无兴趣。 P14

这个时刻你本该泪流满面,哭着告诉我要说出那些话是多么艰难,你别无他法,无计可施,问我会不会恨你,是啊你知道我会恨你的,这并不是一个问句,因为这是既成事实。 P15

我们将跨过彼此的边界,融为一个国家。 P16

”我没有说暴君就是由此而来,我说:“这与画家无关,而是因为画本身。 P17

这是一次美妙的爆炸。 P18

他们带来了杰奎琳。 P19

我不渴望她,也完全不能想象自己会渴望她。 P20

我们偶尔会做爱,当我们彼此都有感觉时就做。 P21

“她真漂亮不是吗?”杰奎琳说。 P22

她非常伤心,没有指责我,却非常伤心,她说:“我在想你去哪里了,现在已经快午夜了,我在想你去哪里了。 P23

手镯,踝链,散落着珍珠的面纱和比耳朵数量多得多的耳环。 P24

”埃尔金获得了一所私立学校的奖学金。 P25

他想跑到全世界面前去说:‘看我得到了什么。 P26

”食物性感吗?《花花公子》定期刊登以芦笋、香蕉、韭葱、小胡瓜、涂了蜂蜜或撒着巧克力碎屑的冰激凌为主题的专题文章。 P27

英国人对这类暗示非常在行。 P28

力量占据你,支配你,你这样做了,但是现在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你不能理解,诸如此类。 P29

最好不要说话。 P30

自己:如果你整晚站在这里,她会怎么看待你?我:她现在又是怎么看待我的?什么样的女孩会用一条蛇对着你的生殖器?自己:搞怪女孩。 P31

我喜欢它们胸口上明丽的红色盾牌,还有它们跟随着铁锹寻找蠕虫时的坚定决绝。 P32

”我看着她,突然地、狠狠地看着她。 P33

我没有开车送她,而是与她一起走过通往她家的黑暗小径,听着她风衣的飒飒声和公文包摩擦小腿发出的声音。 P34

“为什么?”“性传染病通常不是一个孤立的问题。 P35

回到家里,我把花插进花瓶,换了床单,钻进被窝:“除了一副整齐的牙齿外,芭丝谢巴还给过我什么?”“用它们来吃掉你最好了。 P36

或许在垃圾篮里,在食品柜里,我可以找到一条线索,解开你纠缠的线团,把你放在手指间,拉开每条丝线,了解你的尺寸。 P37

露易丝,对于连你的手指都没有了解透彻的我来说,你此刻的裸露过分完整。 P38

”“是我先承认的,但是我们一起开始的。 P39

全新地来到我身边。 P40

”我总是能想到这类浪漫的蠢事,用它们来摆脱现实。 P41

我妈妈常说我会陷入泥潭,没个好下场。 P42

那个大胸女人瞪着鹰一样的眼睛,沉默地弯腰把地板擦干净。 P43

你可以看到一排排的天鹅绒座椅和一绺绺上了发蜡的头发。 P44

“在你走之前我还能为你做什么吗?”我问。 P45

我们互相触碰,结合,然后分开,在我们所不理解的力场中渐行渐远。 P46

”“你瞧不起他,对不对?”“不,我没有瞧不起他,我只是对他感到失望。 P47

”“我们都会犯错误,看看亚当。 P48

“父亲,母亲老了,她没有体力恢复。 P49

”我在想我是否能够不辜负露易丝的期望。 P50

不管露易丝要说什么,我都无法承受。 P51

她的车曾像个犯罪后被逮捕的帮凶一样被锁了起来。 P52

她从我身上坐起来,拨了号码,把听筒抵在她的乳房上。 P53

她的丈夫一定很可怜她,看看她的眼袋,她累坏了。 P54

她坐在橡胶树中间读《黑暗的心》。 P55

她做废弃金属生意。 P56

“结婚以后,我无法想象我还会渴望其他女人。 P57

我抱着她,不确定自己是情人还是孩子。 P58

我之前真的曾被吻过吗?我像未见过世面的小马驹般害羞。 P59

我告诉他我们睡的是我的床,那张姐妹榻……然后他就平静了些。 P60

我从未想过还能再见到你,你曾是我脑海里的一个幻想。 P61

第二天是我给她打的电话,她亲切地邀请我过去吃午饭。 P62

这样的事情在法庭上出现过多少次?而又有多少次我对其他人的暴力嗤之以鼻?我抱头痛哭。 P63

这是混乱的生活在公众面前展现的形象。 P64

亲爱的朋友,让我躺在你的身边,看着云朵,直到泥土将我们覆盖,直到我们死去。 P65

我无法自拔地爱着露易丝,心里感到非常害怕。 P66

离开与否将由她自己决定。 P67

我告诉他我要赶截稿时间,如果不按时完成翻译,一位苏联作家就不能在大不列颠获得政治避难。 P68

早晨回到家,我浑身发抖,可怜巴巴。 P69

你感觉自己好像身处现实世界,戴着潜水头盔和园艺手套完全不碍事。 P70

他在我们的生活中潜伏着,直到它发生变动。 P71

然后我听到她清脆纯洁的声音:“我永远不会让你走。 P72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两年前。 P73

她会死吗?要看情况。 P74

忧愁是自私的,伤感是自私的。 P75

他的电脑屏幕上显示着一个新游戏,叫“实验室”。 P76

爱情有质地吗?我们之间的情愫真实可感,我用双手掂量着它的分量,就像你把脑袋靠在我的手上,我掂量着它时那样。 P77

”“那就给我们个罐头起子吧。 P78

我买了一把锤子和一些硬板,修补了漏风最严重的地方。 P79

我从她身边挪开,几个小时之后又会再次翻转过身体,把自己嵌入她背脊的曲线。 P80写在身体上2020新版Written on the Body 文学电子书 第2张

[5]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Pierre Auguste Renoir,1841-1919),法国印象派画家,晚年画过很多裸体女性。 P81

于是,国王便将这个女孩关进一个房间,只提供稻草和纺织机,要求她在天亮前把稻草纺成金子,否则就砍掉她的脑袋,所幸一个侏儒怪施展法力,帮她完成了任务。 P82

[27]《旧约》中的人物,是犹太民族的始祖,活到175岁。 P83

“所罗门王结”又叫高尔丁结,复杂难解,是一切疑难问题的代称。 P84

个体成年之后,新细胞的形成是为了取代死去的细胞。 P86

夜航时,我知道自己的确切位置。 P87

我无法穿着毫无渍迹的衣衫进入你的身体,我的手里满是用于记录和分析的工具。 P88

你皮肤表面的细胞又薄又平,这里没有血管和神经末梢。 P90

皮肤,上面写着。 P91

锁骨是上肢与躯干之间唯一的连接骨骼。 P93

你背对着我睡去,这样我便可以了解你的全部。 P94

外侧的明显隆起是耳轮。 P96

当她从泛着硝酸味的白色稀薄烟雾中走来时,她毁灭了我。 P97

我像被软禁的人一样数着日子,度日如年。 P98

“到时候我们要穿什么?”她又笑了,这次的笑声更尖厉。 P99

”“你喜欢年纪大[4]的人?很好。 P100

她拍拍我的脑袋就睡着了,这样也好,因为我的身体就像穿了潜水衣一样丧失了敏感度。 P101

她起身去煮咖啡,然后端着热腾腾的、带着植物与阳光味道的咖啡走进来。 P102

这不礼貌,我告诉自己。 P103

睫毛膏管子上写着“魔杖”,但它看起来更像是赶牛棍。 P104

医生们都很傲慢,哪怕对理解力很强的病人也是如此。 P105

我早该知道那里会有陷阱。 P106

”牧师极力赞颂道。 P107

这是那条将我与你捆绑在一起的细线吗?没有人在为你排解哀伤时,或在分手指南里告诉你,意外发现爱人身上的一部分会是怎样的状况。 P108

我没有办法做任何事情来改变什么。 P109

”“那么他的‘香蕉’呢?从这儿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啊。 P110

她用拳头托着腮,手肘撑在桌子上。 P111

“你的问题在于,”她擦了擦,“你总是希望生活在小说里。 P112

夏日炎热,冬天飞雪。 P113

她握住我的乳头,用食指和大拇指紧捏。 P114

还有一份埃尔金的信件令人印象颇为深刻,他提醒露易丝,自己已经花了两年时间研究她的疾病,依他的拙见(“我能提醒你一下吗露易丝,在这个未知领域最有资格做决定的人是我,而不是这个兰德先生。 P115

我拼命地用双拳砸门,尽可能大声地呼喊福克斯太太的名字。 P116

她应该去马戏团里当个飞刀手。 P117

“我说什么来着?”老豌豆说,“我们声名狼藉。 P118

当铃声响了几次都没人接时,他说:“打不通。 P119

我拽住他的领带,把他压在门上。 P120

他粗暴地把我推下台阶,“够了,滚出去。 P121

”我回到公寓时,天已经黑了。 P122

没有歉意,却感到羞愧,这听起来奇怪吗?夜晚,最昏暗的时候,月亮已经低垂而太阳还未升起,我醒来,确信露易丝是去独自迎接死亡了。 P123

对于我们来说,防雨外套、灰色的天空和灰色的坟墓都使人感到压抑。 P124

它是件消耗时间的老派工作,不论霜冻还是冰雹,都得完成任务。 P125

成排的桦树后,太阳正缓缓落下,把长长的树影投射在路上。 P126

这座城市永远是那么拥挤。 P127

小到自己分辨不清真相。 P128

我也无力按响警报。 P129

我不吃那些我不敢杀的。 P130

你带我离开屋子,飞越屋顶,远离一切约定俗成和得体行为。 P131

这是个新的水壶,不是架子上那个溃烂的破旧玩意儿。 P132

”“我为你感到难过。 P133

[7]圣女贞德(Joan of Arc)在英法百年战争中带领法国人民对抗英军,是法国的民族英雄。 P134

其歌词传达了一种自由不受拘束的精神。 P135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