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美国:现代生活的另一种启示

good

主街(Main Street)周围的3个街区分别坐落着邮局、百吉饼店、比萨店、宠物美容院,还有几处重要的建筑。 P7

选举日这天,在消防局门口排队的时候,我常常会遇到一两个邻居,但是除此之外,很少能见到熟悉的面孔。 P8

第一类看法是,“啊,这难道不好吗?”例如,清晨起床,慵懒地坐在门廊里,听着鸟鸣虫叫,闲庭信步几个街区到邮局,一路上还可以和邻居欢快畅聊,这难道不好吗?又或者,像过去的人们那样,根本不用锁门,空气清新,民风淳朴,生活简单,这难道不好吗?在办公室忙碌了一天,经历了上下班高峰的拥挤之后,人们自然而然会产生这样的想法。 P9

从这个观点看,一本小镇回忆录应该充满了风趣的轶事,一名读者理应期待着读到发生在遥远的某处当地人的故事时会忍不住咯咯地笑出声来,一部以小镇为背景的小说里总得有这么一两桩谋杀案、婚外情、秘闻和对伪善的揭露以吸引读者的阅读兴趣。 P10

小镇美国:现代生活的另一种启示 政治与军事电子书 第2张

人口普查的数据统计越来越细致,但只是用最为粗略的笔触勾画出了美国小镇的大致状况。 P11

我接受的是社会学的专业训练,这门学科蕴含着丰富的方法论,有助于进行扎实的定性研究和定量研究,社会学也包含着各种各样的概念,这些概念针对社会现象提出了许多饶有趣味的问题。 P12

因此,小镇生活的意义就如同一场含蓄的对话,浮现于一个更宽泛的认知层面上的美国与世界的对话中。 P13

如何找寻到这样的社区意识、这样的社区意识又意味着什么,是我最感兴趣的问题。 P14

这样的观点可能会让读者失望,他们希望通过对小镇的解读从而获得不同以往的有关现代社会困境的有用观点。 P15

我们调查研究了小镇居民对小镇不同的理解方式,发现有些问题和话题是反复出现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小镇是完全一样的或是和大城市有着很明显的区别。 P16

引导我进行此项研究的问题很大程度上源于我在小镇上长大的经历,也许直到现在我还是经常将我生活的都市想象成小镇。 P17

想象一下,你生活的小镇只有一家很小的杂货店,商品价格高,本该新鲜的农产品其实不怎么新鲜,选择的余地也很小。 P18

如果就是这样,很难想象为什么会有人想要在小镇生活。 P19

社区有一种亲切感,他们了解社区,珍视如家。 P20

重要的是这些小镇是一体的,人们既在这里工作,也在这里生活,只是规模较小,不像在乡村那样,工作地点和生活区是分开的。 P21

可以肯定的是,对于小镇居民来说,朋友和邻居是至关重要的。 P22

真正重要的是社区公共符号的变化。 P23

在外来人的印象中,小镇的生活节奏要比城市慢许多,但是倾听了人们的心声之后,我们才真正明白慢节奏生活的意义所在,了解慢节奏生活被珍视的原因。 P24

这些特质正是城市和郊区生活无法复制的。 P25

竞选候选人表示他们代表的就是美国小镇特定的价值观。 P26

在这些研究中,小镇既是传统家庭价值观和强烈的社会凝聚力的体现,也是现代历史车轮滚滚向前时被遗忘的角落,而与此同时,工业的进步和人口的增长促进了城市和郊区的巨大发展。 P27

12对小镇的研究不多并不代表人们对小镇失去了兴趣。 P28

我们也采访了许多普通的小镇居民——农民、工人、教师、经理、家庭主妇、退休人士等等——他们中有的人一生都生活在小镇上,有的人则刚刚搬到小镇或者搬到小镇来有一段时间了。 P29

例如,康涅狄格州的迦南,位于哈特佛德西北40英里处,镇上大约有1200多人;纽约的威尔斯伯勒,位于普拉茨堡以南30英里处,镇上大约有2000人;马萨诸塞州的梅里马克,靠近新罕布什尔州,在波士顿的上方,镇上有6300人;缅因州的利奇菲尔德,位于波特兰市以北50英里处,有3600人。 P30

19单从数字上来看,人口不超过25000的非市区小城镇占全国市镇总数的75%。 P31

当然,他们对于接近上限和下限的城镇做了明确的区分。 P32

只有在人烟稀少的西部各州,例如蒙大拿州、内华达州、新墨西哥州和怀俄明州等,小镇之间平均相隔30多英里。 P33

处在最上端的是一小群绅士名流,在大多数小镇上,这些人通常都是富有的地主、成功的企业主、一些高端专业人士,例如医生、律师等。 P34

从这一章里,可以看出小镇居民完全明白生活在小镇的劣势,并采取了多种补偿措施,例如组织文化活动、经常去城市里走一走等等。 P35

23这一章结尾处,讨论了小镇居民讲的许多关于小镇生活相对自由、开放、亲近自然的故事,以此来对抗城市人对他们固有的负面印象。 P36

第6章讨论的是一些正式和非正式的领导者,包括本地公共官员和志愿组织的领导者。 P37

在人口不断减少的小镇,宗教团体也在不断地尝试新的方法以满足信徒的需求和利益,这包括聚集会众、共享牧师、教堂合并或者关闭等等。 P38

正如小镇居民所见,在小镇上长大的年轻人都应当进入大学,以应对不可预知的未来。 P39

24做研究的时候,我不止一次有这种体会,尤其是专门研究社区的学者问我为什么要研究小镇的社区意义时,也提醒了我这一点。 P40

正如许多学者所说,我们有理由相信,电视、广告、放松身心的旅行与交流、地理上的流动性甚至标准化的食品加工——麦当劳化(McDonadization)——都推动建立了一个包括城市、郊区、小镇以及乡村在内的共通文化。 P41

一般称持上述主张者为基要派。 P42

帕克先生在离小镇几英里的地方租了几英亩土地来耕种,与此同时,他和妻子拉维恩还在镇上开了一家规模不大的五金店,为当地的400多人提供服务。 P43

他们大胆地辞去了城里的工作,尽可能地节衣缩食,终于让一切按部就班,走上正轨。 P44

1更多最新的数据表明,人口不足25000人的非市区小镇中有1.1%的家庭收入至少是平均收入水平的5倍,而另一方面,这些小镇上有25%的家庭收入还不到平均收入的一半。 P45

但是,当这些学者听到他们采访的小镇居民异口同声地表示,小镇上每个人都一样时,他们感到很诧异。 P46

20世纪50年代,在对一个人口为1000人的新英格兰小镇进行研究之时,他们的结论是,认为“我们都是一样的”是小镇居民最重要的特征之一。 P47

劳动分工由此应运而生,告诉我们小型社区如何维持运转以及为什么小镇居民会认为小镇魅力无穷。 P48

一些界限,如种族隔离制度下的种族差异,是通过强制和社会习俗不断渗透形成的硬性区别,而另一些界限则不是硬性的,容易被模糊和跨越。 P49

服务阶层的小镇居民是领薪资的或是以营业收入和投资赢利为主要经济来源,而工薪阶层主要从事按时计薪的工作,他们通常只有高中毕业或者在高中毕业之后接受过职业技术培训。 P50

一排雪松和落叶松将詹森夫妇宽敞的农场风格的房屋与小镇边界的道路分隔开来。 P51

几十年来,他和妻子节衣缩食、勤奋工作,渐渐地积累起了自己的财富。 P52

和镇上其他的精英人士一样,詹森夫妇被寄予厚望可以承担社区的一些领导职务,而且,他们也确实通过志愿者活动在很大程度上发挥了领导的作用。 P53

尽管拥有土地总是与体力劳动相伴相随,但是这些上流人士的日常生活通常还是会被办公室工作和管理事务所占据。 P54

但是,就目前来说,不得不买的设备已经让他们负债累累,预计这种情况还会持续下去。 P55

9理查德·施内尔医生住的是一幢宽敞明亮的砖房,位于拥有12000名居民的阳光地带(Sunbelt)小镇中心3英里以外一个转角处。 P56

这些都是同住一个社区、在教会和公民俱乐部认识的朋友,其中一个是银行家,另外一个投资了石油和天然气。 P57

高中毕业以后,他加入了军队,找到了自己曾经认为缺乏的成熟和前进方向,结了婚,又回到了家乡上大学,主修商业。 P58

布赖尔先生的幸福生活源于两件事。 P59

当然,人们并不总是把上流人士称作上流人士。 P60

乡村俱乐部的会员费本来已经很高,会员们无法再承担扩建的费用。 P61

属于这一类的职业大致包括会计、银行经理、教师、注册护士、政府官员。 P62

20世纪70年代,他和社区的一位农村女孩结了婚,开始从她父亲那里租一些土地。 P63

除了学校和银行,小镇最常见的都是与健康医疗相关的机构。 P64

凯勒夫妇及他们的女儿住在小镇较新的区域中一所舒适的大房子里。 P65

尽管存在着种种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小镇生活对于像凯勒先生这样的管理层人员来说,还是相当惬意的。 P66

梅甘·克拉克是一个8000人县的推广专员,县上的牛和猪也有8000头左右。 P67

一年一度县博览会的大部分规划工作都落在了她的肩上。 P68

但是,她没有这样,她对土地的那份热爱让她选择了一份涉及农业却又不会真正务农的职业。 P69

对于低端消费,主街上最多的商家一般都是理发店、咖啡店、酒吧,镇郊还有一些快餐连锁店、比萨店、加油站和汽车修理店。 P70

在我们所研究的小镇中,还包括了印刷支票的银行用品公司、电话推销公司、保险——理赔——处理公司、生物柴油厂以及生产钢铝屋顶的金属加工厂。 P72

高中毕业以后,耶格尔先生在一家技校上学,学习汽车碰撞修复。 P73

从这些方面来看,耶格尔夫妇与其他的小镇居民有着很大的不同。 P74

她的母亲帮她照看孩子。 P75

小的时候,他想象着将来长大了要当一名战斗机飞行员,但是长大成人以后,他更喜欢耕作而不是开卡车,理由是他更喜欢自己当老板——这也是大部分时间他喜欢在路上跑的原因吧。 P76

但是,这些也只能提供几个低薪的工作岗位。 P77

16当然也有例外。 P78

现年75岁的安斯利先生已经退休,患有帕金森病。 P79

他考了一张注册会计师的资格证后回到自己的家乡。 P80

他们喜欢有朋友和家人在身边,但是也希望有机会培养兴趣爱好,种点东西,有个赏心悦目的花园或是后院作坊,例如约翰·布拉德福德和凯瑟琳·布拉德福德夫妇。 P81

他们的一个儿子就专门耕耘这片土地。 P82

“我们镇上有很多退休的老人,他们从更大的地方来,经济十分宽裕,或者至少不需要为钱发愁,”他说,“在我们镇上,买一幢有待修缮的房子不到2万美金,好一点的房子需要5万美金,相当出众的房子则不到10万美金。 P83

他们在这个非建制镇上买下了一幢房子,付了首付,他们只能买得起这样的房子,而且还带一个宽敞的后院。 P84

高中毕业以后,她上了一个短期的商务课程,就搬到大城市,在保险公司找了一份工作。 P85

幸运的话,家里的其他一些成员也住在这个地区,可以在交通和房屋修缮上给他们提供一些帮助。 P86

他在有升降机的谷仓里做过日工,在采石厂开过卡车,还在当地的一家养老院里做过很多年看门人。 P87

这从中产阶级和工薪阶层对于富人和穷人的态度上就可见一斑。 P88

詹森夫妇本可以轻而易举地买到更为豪华的房屋。 P89

“我的许多朋友高中毕业以后就没有继续上大学,”一位60多岁的老先生说,“他们去了类似制造厂的地方工作,生活一直都还可以。 P90

这里的家庭收入多样性指数与同一规模城镇的全国平均水平完全相同。 P91

最近,小镇居民组织了为贫困家庭提供食物的韦尔斯维尔镇社区厨房、韦尔斯维尔镇志愿救援队、医院辅助会、农村健康网络、反酗酒委员会和棒球联盟。 P92

几乎所有的人,不论男女都受雇于某个雇主。 P93

尽管上流人士可能想尽量隐藏财富,但是他们住的房屋本身就更加豪华、开的车子更加昂贵,还可以时不时地出去购物、度假旅行。 P94

在另一些社区,居民谈起“待错了轨道一边”的房屋——一位先生戏谑道,“如果我们有条铁轨的话。 P95

在大都市里,与居住房屋质量较低的人相比,居住房屋质量较好的人群中拥有大学学历的现象更为普遍:在居住房屋质量“远远高于平均水平”的城市居民中,48%的人拥有大学学历,而在居住房屋质量“远远低于平均水平”的城市居民中,只有4%的人拥有大学学历——相差了44个百分点。 P96

与小镇居民的谈话让我们更多地了解到身份区隔是真实存在的,而且根植于人们的一些观念,反映出对不同阶层为社区服务的期望。 P97

这并非意味着你在周六的晚上去他们家共进晚餐,但是你认识镇上的每一个人。 P98

当有职位空缺出现,申请者会根据需要和技能被筛选。 P99

[4]转移支付是指政府或企业无偿地支付给个人或下级政府,以增加其收入和购买力的费用。 P100

我们出生在这里,连我们的孩子都留在了这里,将来我们就要葬在这里的墓地,这样才安心。 P102

从小镇居民的描述中,我们更真切地了解到什么是小镇居民口中所说的慢节奏的生活,更清楚地懂得邻里和睦的重要性,以及为什么邻里和睦既是小镇一道亮丽的风景也是一处硬伤。 P103

城市居民成了最具深刻意义的比照。 P104

人们与邻里相互走动,照看彼此的孩子,确保他们的安全,在同样的商店购物以及参加社区的各种活动中建立起了精神联系,并且这种联系的意义印刻在共同相处的环境里。 P105

戈蒂埃女士经营着一家农场用品商店,冬天的时候,她还会去另外一个小镇上的学校兼职教书,这几乎占用了她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 P106

他们表示选择生活在小镇有许多原因——喜欢童年时期生活在小镇的那段时光,感觉和住在小镇的父母很近,成年之后的某段时间在经济上依然需要父母的帮助,在城市的生活失败、失意,或是与来自小镇的某个人结了婚。 P107

4小镇的魅力并不是他们生活在此的主要原因。 P108

例如,1980年,大部分人口少于25000人的非都市小镇与30年前相比规模缩小了许多,但是,在接下来的25年里,只有18%的小镇人口平均每年人口流失的速度大于1%,与此同时,只有20%的小镇人口平均每年增长的速度大于1%。 P109

”他迷恋牛棚、稻草、新刷的油漆,甚至灭蝇剂和肥料的味道。 P110

然而,甚至那些意识到小镇变化的居民——有时候欢迎这些变化,但更经常的是埋怨这些变化——依然坚持认为他们喜欢这样一成不变的情况。 P111

“脚踏实地”意味着心很安定,“没有到处旅游”意味着一直待在一个地方,“感觉安定”与到处漂泊正好相反。 P112

这些词引导他们对描述中提到的地方感同身受(“你看”“你来到”或者“在你右边”),描述要做什么(“向东驾车”“穿过河”或者“来到了杂货店”)。 P113

”“对于人们来说,这是一种轻松的生活方式。 P114

那是“泥土的芬芳”,他说,这味道在他的心里久久挥散不去。 P115

他们对行人的走路速度、邮局工作人员完成一个标准的邮票定购流程所需要的时间进行了观察。 P116

而且,这些研究也没有提出证据,表明那些更喜欢放慢节奏生活的人认为社区里人们的走路速度是快还是慢。 P117

最重要的是,小镇交通设施的缺乏也是慢节奏生活的另一种体现。 P118

不同于一切都高度复杂的大型社会空间,社区意味着一种社会性的协调安排,帮助人们顺利处理日常事务,这和家的作用很相似。 P119

“这有点像50年代我小时候的街区,”一位女士解释说。 P120

17活着的人之间存在着更多的代际融合问题。 P121

有几个农场主灌溉了几亩地,种了些饲草给牲畜当饲料。 P122

“‘你以前就坐在家门口的台阶上,把马毛编进钥匙链里。 P123

“然后我问了他一个问题。 P124

18塞贡多先生讲这个故事想要告诉大家为什么许多地方都具有特殊的含义。 P125

靠近有故事的场所可以把故事与社区联系起来。 P126

童年意味着天真无邪、易受伤害,一个适于抚养孩子的地方必须能让孩子的天真无邪有展现的机会,并能够保护孩子不受到危险伤害。 P127

这些都是理想的状态。 P128

22小镇居民认为,在成长的过程中有玩耍的自由和漫步的空间是小镇的一大好处,还有一大好处就是孩子们长大后更能全面发展,更加真诚。 P129

但是,到了20世纪初,这种观念发生了改变。 P130

他们会说,重要的是小镇的规模。 P131

她有个花园,在后院养了几只鸡。 P132

他事业成功,家庭幸福,喜欢他所在的城市。 P133

一般来说,生活在小镇上的父母为孩子或他们的父母所做出的牺牲并不比生活在城市和郊区的父母大。 P134

事实上,他上过5年大学,主修法学预备课程,希望以后能进法学院。 P135

如果说小镇并不是当初之所愿,至少小镇有自身的优势。 P136

”他说。 P137

例如,生活在中西部小镇的人们会谈到那里严酷的冬天,生活在南部和西南部的人们说他们讨厌炎热的夏天。 P138

”起初,我对此感到很惊讶。 P139

“我们都受过大学教育,”一位生活在500人小镇上的60多岁的商人介绍了他和妻子的背景,“我们非常渴望与其他受过大学教育的人士和专业人员之间互动交流,我们这里很少有这样的人。 P140

文化活动实在匮乏的小镇居民有一套自我精神调节的方法,关注小镇生活中简单的快乐,例如努力工作的快乐、做些对社区有用的事情。 P141

尤其当镇上唯一的制造厂或是煤矿倒闭,小镇居民更加忧虑,但是让他们忧虑的情况还不止于此。 P142

他很少在镇上剪头发,有一次他去了镇上的理发店,几个小时内,他从两个邻居那里听到了他对理发师说的话。 P143

小镇居民也会批评某个人太爱说闲话了。 P144

居住在郊区的居民的看法与小镇居民的有着更为微妙的区别。 P145

小镇居民坚持认为,他们的社区就是真实性的完美体现,而郊区居民则不这么认为。 P146

他们也表示,邻居们大都不会奢侈消费。 P147

这种观点正好对应了人们内心一种挥之不去的担忧——这种担忧似乎从未消散过——小镇正处在崩溃的边缘。 P149

”同样,另外一位长期居住在小镇的居民表示,甚至当大多数人都住在农场时,人们彼此还是相当熟悉,因为星期六是盛大的购物日。 P150

随着农业专业化程度的提高,自给自足的多样化家庭农场逐渐退出了舞台,取而代之的是包括大型饲养场、货运公司、肉品加工厂在内的合约式农业。 P151

在200英里以外的饲养场里,他养了300头从未见过的牛。 P152

农村地区的小镇居民在描述所发生的变化时,流露出来的失落感有时候很强烈。 P154

二三十年前,如果你驾车沿小镇周边行驶,你会看到欣欣向荣的农场,农场主举家居住在农场,绳子上挂着要晾干的衣服,孩子们在尽情地玩耍,农场里到处是猪和鸡。 P155

“我父亲和叔叔原本在这里有一家五金店。 P157

39小镇概况米伦镇,佐治亚州(Millen,Georgia)和大城市一样,小镇也常常会受到制造业工作机会减少的影响。 P158

2006年7月下旬,居可衣(Jockey)内衣公司宣布詹金斯县分厂的裁员计划,该分公司自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运营,从20年代80年代至今雇佣了600名员工。 P159

后来她结了婚,就在她提出离婚后不久,发现自己怀孕了。 P160

他们正在经历的是经济和人口的双重下滑。 P161

41另一个理由则是,我们发现,附近更小的小镇规模的缩减对于这些相对较大的镇来说是有帮助的。 P162

另外一个小镇上的居民表示在较大的城镇购物是种完全不同的体验。 P163

“真不敢相信有多少人在沃尔玛购物,”当地的一位店主抱怨道,“他们都去了那该死的地方。 P164

内战以前,奴隶在附近的棉花种植园里劳作,这里曾经是南部最大的纺织厂所在地。 P165

他“早上6点30分会到法院大楼”(根据特殊预约)为一名白人选民登记,但是其他的时间“就会待在家里假装生病”。 P166

在其他小镇,工作机会有限,许多居民不得不去其他地方工作,有的小镇有优质的四车道公路,让这样的长途跋涉变得轻松许多。 P167

这样的关系的优点是使小镇与外界的关系更加密切,缺点是小镇居民彼此不认识,参加社区活动的居民也越来越少。 P168

施托伊本先生的太太和他母亲不一样,他母亲会跟着车队到处跑,但是他太太几年以后就一直待在家里。 P169

正如这个例子所展示的那样,小镇居民通过他们的家人和朋友与外部社会建立了更广泛的联系。 P170

例如,施托伊本先生所在的小镇有12%的居民是西班牙裔,5%的居民是亚裔,2%的居民是非洲裔。 P172

但是,非都市小镇中非白人人口比例可从最小的城镇的10%左右到10000~25000人小镇的20%有余(见图3.10)。 P173

此外,非都市小镇中的移民总数超过10000的国家还包括哥伦比亚、古巴、洪都拉斯、牙买加、日本和越南。 P174

21世纪初,盎格鲁白人不到小镇人口的一半。 P175

随着新近移民的数量越来越多,小镇上的居民觉得有必要开设一些西班牙语的课程,提供双语教学,以加强民族认同感。 P176

小镇的常住居民指责他们不去上学,也不融入社区生活。 P177

他就是个典型的例子。 P178

从1990年到2000年,莱克星顿镇西班牙裔美国人的数量从329人上升到5130人,占总人口的比例从4%增加到51%。 P179

距离肉类加工厂最近的两个街区中,有50%的居民是西班牙裔美国人,相比较,只有32%的居民是盎格鲁白人。 P180

生活节奏缓慢,就可以有时间睡个午觉,可以在某个夜晚,在前门门廊处与邻居轻松闲聊、回忆过去的美好时光,然而,缓慢的生活常常与时间无关,而是说生活得更简单,对生活更有掌控。 P181

那些曾经在小镇上长大、如今生活在城市和郊区的人们尤其感受到社区早已不是原来的样子。 P182

小镇居民在谈起已经去世或搬到他乡的邻居,以及曾经每个星期六晚上都会聚集在小镇的人群时,总会唏嘘不已。 P183

[3]诺曼·罗克韦尔(1894——1978),美国20世纪早期的重要画家及插画家,创作主题丰富,其本人最钟爱的主题是儿童。 P184

他们喜欢看到熟悉的面容,在街上朝着认识的人挥挥手。 P186

事实证明,小镇的氛围很友好,邻居之间彼此相熟,和谐相处。 P187

他们也会谈到帮邻居照顾孩子,互相关照,并参与社区的项目。 P188

对于随时代变化可能出现的社区人口的减少,他们很担心;对于可能摧毁社区精神基本来源的决定,他们很愤懑;与此同时,也有惊喜。 P189

在一项全国范围的调查中,当受访者被问及听到“社区”这个词脑海中想到的是什么,郊区和城市的居民的第一选择是“邻里街坊”,而小镇居民的第一选择则是“小镇”。 P190

”一位居民表示。 P192

1987年和1999年的国家教育统计中心的统计数据真实地反映了小镇居民对于学校关闭的担忧背后的事实。 P193

那些拥有少量学龄儿童的大多数小镇总人口也不超过2000人,但是总人口在2000~2500人的小镇里,27%的小镇学龄儿童的数量少于500人,在接下来的20年里,这一比例会升至34%。 P194

居民不会忘记操场上孩子们的笑声响彻小镇,不会忘记孩子们骑车或走路去学校的样子。 P195

“这些年来,我一直认为小镇唯一的身份就体现在孩子身上。 P196

”即使有些人曾经想试着融入小镇生活,也承认要被接受太难了。 P197

秋季丰收节、县里的节日、牛仔竞技表演等都很常见。 P198

12说到这些活动时,居民们的脸上充满了喜悦。 P199

由于地理位置以及这所大学,小镇成了钟情于艺术、音乐和历史的游客周末休闲放松之地。 P200

11月下旬和12月到来的时候,圣诞老人会到来,小镇还会举办圣诞树点灯仪式。 P201

但这是一个世纪以前的事情。 P202

在我们研究的人口数量下滑的小镇中,组织节日活动变得越来越困难,而另外一些小镇则通过在互联网和州旅游杂志上发布广告来吸引游客,除了展示本地的传统特色之外,还加入了古董车展览、拖拉机拉力赛、工艺品集市等等。 P203

我们的研究发现,这一点在新移民数量较多的小镇体现得尤为明显。 P204

小镇居民说,那次活动受益最大的是当地的酒类供应商。 P205

在我的公民介入调查中,将近2/3的非都市小镇受访者表示,如果他们的直系亲属中有人得了很严重的疾病,他们会寄希望于邻居的帮忙。 P206

桑普森在对芝加哥内城区进行研究时发现,集体效能与较低的犯罪率和对暴力较少的恐惧有着密切的关系。 P207

因此,当小镇的一家店关门的时候,居民都会很难过,而且以后他们就得开车到另外一个镇上购物,实在很不方便。 P208

18也许这类故事——居民们讲述如何互相帮助、克服困难——会在诸如破坏性的飓风或者洪水等悲剧事件发生后,持续几天或几个星期,极大地影响着小镇居民的感受,让他们觉得小镇还是适宜居住的地方。 P209

“这就是这些小镇的故事,”他说,“每个人都会尽全力帮助他人。 P210

他遭遇了车祸,进了医院,足球队的人过来帮他种植番茄,教会的姐妹帮他种花。 P211

1898年铁路建成后,小镇由此而建,1979年铁路停止运营,该镇的人口从1980年的37人减少到2010年的4人。 P212

虽然皮彻镇的例子很极端,但这不是唯一一个。 P213

关于小镇的关爱精神,我们听一位小镇居民讲过一个最奇怪的故事。 P214

但是,舍尔曼认为,这些也是一种道德资本(moral capital)。 P215

小镇的社区精神还常以更为微妙的方式,通过日常行为来维系,这些行为如此普通,只有当某个人没有遵循这种行为方式或是有社会学家问到这样的社会方式时,人们才会注意到。 P217

例如,在高速行驶时,打招呼只需要翘起一到两个手指,手掌其他部分握紧方向盘,而车速非常慢的时候可以伸出一只胳膊到窗外打招呼,这时候甚至可能会完全停下来聊一会儿天。 P218

一位老人不无自豪地表示,他的妻子“非常擅于向不同的人送卡片”,甚至那些住在社区但并不认识他们的人,他的妻子也会送去卡片。 P219

各种规定被用来减少搭便车现象的发生。 P220

例如,社区家喻户晓的老查克,一位退休的鳏夫,在该地区发生的一场森林大火中失去了房子和一切。 P221

”她说。 P222

小镇里的关爱行为一大特点就是,邻里之间彼此认识,几乎不可能不出手相助,要是他们之间没有那么熟稔,也许不帮助其他人还有些可能。 P223

但是,她也承认做个好邻居很难。 P224

可能你们彼此意见不合,但是多数情况下你们可以和谐共处。 P225

他们置身于重合的人际关系网,参加各种各样的聚会,例如社区野餐、小镇会议等,而不仅仅出现在有限的场合里。 P226

他每天都会看到那位店长。 P227

他说,不论人们生活和聚集在什么地方,高级社区的鸡尾酒会、内城区的桌球房、日托所或者是健身俱乐部都会逐渐产生,社会交往的需求催生了这些场所。 P228

有位女士4年前搬到了一座拥有2500人的小镇。 P230

“这是一个非常封闭的社区。 P231

“那真是个好地方啊,”他说,“有许多酒吧和脱衣舞俱乐部。 P232

这位先生表示,欢迎委员会的成员也有一个故事。 P233

对于刚刚大学毕业的教师和医疗工作者来说,规模最小的小镇非常合适。 P234

当人们偶然谈到城市生活的优越性,而小镇居民捍卫生活在小镇的决定时,这种感觉尤为明显。 P235

还有一位受过良好的教育、在农村小镇上长大的女士表示,她现在的城里朋友还会问她,她的家乡是否有电,认为每个生活在小镇上的人都是种族主义者或者右翼狂热分子。 P236

小镇居民并不是真的不喜欢城里人,但是也忍不住提出批评。 P237

’”正如这个例子所示,被瞧不起,被嘲笑的感觉通常与地区和社区的规模紧密联系在一起。 P238

这是一项巨大的投资。 P239

旁观者也许敬佩小镇居民的勇气,但也怀疑他们的选择是否明智。 P240

被提及的正面的价值观也正在发生变化。 P241

原因很简单,旅游者根本没机会眨眼错过小镇,因为绕行公路和州际公路压根就不从小镇旁边经过。 P242

他喜欢驾车去乡村,看见农场就让他想到过去的岁月。 P243

”在另一个在外人看来贫瘠乏味的小镇上,一位居民也表达了类似的看法。 P244

”尽管这种情况不多见,但是有许多从来没有在小镇生活过或是耕作过的人也搬到了小镇,只是希望能够与土地有亲密的接触。 P245

第二年,他就转学去了一所有农学院的大学,在那里他获得了农业和农作物保护的学位。 P246

“你都找不到一个可以停车的地方,”他回忆说。 P247

“我们会看到令人啧啧称奇的日落,也会欣赏到令人惊叹的日出。 P248

但是,许多促进社区精神的活动都具有象征意义,包括学校、学校的吉祥物、主场球队——学校是社区身份的体现。 P249

与社区的距离感更多反映出的是小镇的文化。 P250

可是,如果真的有事情发生,你需要帮助的时候,你的邻居都会出现。 P251

”“小”并不意味着完全的个人独立。 P252

成功人士总是不断地从一个地方跳到另外一个地方,以期寻找事业发展的机会,而非过于依恋社区。 P254

有的人放弃了力争上游的各种机会,做出了其他的选择,也许是有意安于更为简单的生活。 P255

许多人从幼儿园开始,事事都要做到最好,一直非常地努力:拼读、数学、足球、小提琴。 P256

这种影响被称为“青蛙池塘”效应。 P257

这个例子说明,要想弄明白,生活在小镇与小镇居民对工作和金钱的态度之间的关系,这种想法也必须考虑进去。 P258

认同了某一个青蛙池塘就缩小了选择的范围。 P260

一位40多岁的先生回忆了大学毕业1年后他决定回到出生的小镇的原因。 P261

他和妻子以及3个孩子住在13000人的小镇。 P262

发型师可以展现她的艺术天分,但是她选择了薪水较高的秘书工作。 P263

她开始学习桥牌,这对她来说是一个挑战,因为小镇上的桥牌手都技艺非凡,但她找到了一个办法:在网上与其他的初学者一起玩桥牌。 P264

现在回想起来,这并不是好事。 P265

对于像吉尼斯先生这样留在小镇的人来说,这种感觉更加强烈,因为他们感觉自己并没有像“应该的”那样有能力。 P266

工作生活都在小镇,人生的大部分时间也都在这里度过,强化了人们的信念,即一个人所做的事情是有意义的。 P267

“我就是实实在在地生活,没有真正去梦想过什么。 P268

更多的时候,是基于强连接(strong ties),例如从父亲手里接管农场,或是父亲去世后想要住得离母亲近一些。 P269

8构成美国梦的大部分意象都是由垂直隐喻组成,例如公司的升迁、一年比一年高的收入、超出其他人预期的成功。 P270

10青蛙池塘是横向的隐喻,是扁平的,更多地由长度和宽度决定,而不是高度。 P271

11家里的顶梁柱出去工作是为养家糊口,而不是为了追求成功。 P272

拥有平衡的生活不仅仅要为家人牺牲有趣的职业生涯,而且还要降低专业化和效率,这包括发展多项技能、和家人邻居共同合作、缓慢有序地完成任务。 P273

县推广员克拉克女士就非常清楚地说明了什么叫认清现实。 P274

生活在城市的人们经历了出乎意料的打击而贫困潦倒,这样的故事我们听得太多了。 P275

人们别无选择,只能改变人生轨迹,或者他们选择搬家,逃离痛苦的回忆。 P276

她决定是时候和他们在一起了。 P277

有时她怀疑自己会离开这座小镇,她不确定是否真的会这样做,然而,她也确实有些遗憾。 P278

他说,在他的成长过程中,他的父亲总是给他泼冷水,说他这辈子将一事无成。 P279

“我真的疯了,”他说,“我就是那种去酒吧挑事打架只是为了看看我是否是能打的人。 P280

和父母相比,他们的生活可能已经很舒适了。 P281

虽然邦廷夫人没什么可能去上大学,但是,高中一毕业就结婚了,还是有违她父母的意愿。 P282

在我们所采访的这些人中,像汤普森、邦廷、莱瑟姆和英格拉姆这些人的故事非常典型,小镇成了他们的避风港。 P283

与该地区其他规模较小的城镇相比,这个社区很大,经济发展强劲,能够支持极具吸引力的文化氛围,包括学校、图书馆、保护历史文化的市民组织、小型美术馆,偶尔还会有音乐会和表演。 P284

男人留在小镇上,是因为他们和父亲一起耕作,管理家族事业,或是通过家庭关系找到工作,也可能他们回到家乡是因为他们喜欢在老旧的池塘里钓鱼,在小镇的小酒馆里喝杯啤酒。 P285

她有3个不到6岁的孩子,一家人住在农场里,最近的城镇离他们有10英里远。 P286

“我为自己自豪。 P287

在小学教了几年书以后,她在另一个镇上的一家体育用品商店找到了一份工作。 P288

“我有许多梦想,”她补充道,“可是,我觉得那些梦想都不现实。 P289

然而,与此同时,对于维科斯特罗姆太太来说,过渡到小镇生活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 P290

高中毕业以后,她去上了大学,原本打算主修英语,同时进一步加强写作的爱好,还上了心理学课程,进行自我探索。 P291

她说,城市的问题是“一切都是转瞬即逝的”。 P292

每天早上,她要记录收入与支出,填写政府报告,然后推着清洁车一间间房去打扫。 P293

在许多例子中,可以看到有的小镇居民留下来是因为兄弟姐妹都搬走了。 P294

在城市里,如果你丈夫的姐妹与你意见不合,没有什么大的影响,没人会知道,没人会在意。 P295

大萧条时期,农作物产量和价格下降,年轻人留在农场的机会更小。 P296

还有一点就是父母的年纪和健康状况。 P297

他们用了30年的时间才完全切断与家族农场之间的联系。 P298

之所以出现这种状况,一方面是受到当地农民进行的市场交易的影响,另一方面是因为小镇居民可能对农场也拥有部分权益,尤其当大家庭共同拥有土地和管理农场时。 P299

例如,1973年美国农业净收入急剧上升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农产品价格的大幅上涨,这正是受到前一年苏联粮食产量迅速下滑的影响。 P300

数据还表明,以几年为周期的农业收入短期下降与农民数量下降的速度之间存在一种微弱但明显的关系。 P301

小镇概况克里斯特尔镇,北达科他州(Crystal,North Dakota)20世纪80年代期间及以后农业发生的变化对两个地区产生的影响是最大的:西南地区,一些小型棉花农场和烟草农场被并入了规模较大的农场;中西部以北,大型小麦农场规模变得更大。 P302

在东南部,只有16%农场数量大幅减少的县内小镇也出现了人口的显著下降——和农场数量小幅减少的县几乎是一样的,而中西部以北地区,47%农场数量大幅减少的县里的小镇都出现了人口流失的现象。 P303

这些居民绝大多数都在县政府所在地生活和工作,这为零售商店和服务性商店提供了更好的商机。 P304

他高中的时候就知道怎样修机器,夏天的时候像农民一样干活。 P305

劳伦斯·伯吉斯和他的妻子玛格丽特快40岁的时候决定搬到西海岸的一个小镇上,试着开始从事农业。 P306

尤其是如果媳妇是从其他地方来的,很可能被看作外人,不能完全加入到农场管理的决策过程中。 P307

有的年轻人是租用土地进行农业生产的,他们可能要将收入的1/3支付给上一辈的土地所有者。 P308

那时我有个男朋友,想要和我结婚。 P309

于是,我们就搬了家,在那里住了10年左右。 P310

在她回来之前,她和母亲都住过的这座老房子已经空置了4年之久。 P311

每个人的故事都和小镇的故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P313

从这方面来说,当所有可能的选项都放在人们面前时,青蛙池塘的存在消除了做选择时的一些困惑。 P314

比起失业或婚姻失败,把小镇看作是生活的理想之地、与自然和自己和谐共处要容易许多。 P315

尽管小镇人口近年来有些减少,但是当地的农业经济却依然十分强劲。 P316

如果你的家庭名声不好,你可能想要从小镇上搬走。 P317

1正如欧文斯先生所描述的,社区领导阶层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尊重。 P318

非都市小镇中79%的受访者表示对“帮助穷人的人”“非常”赞赏,66%的受访者表示对“做事有条理的人”“非常”赞赏,而61%的受访者表示对“志愿者”“非常”赞赏。 P319

但是,小镇居民并没有把这些官员看作是社区真正的领导人。 P320

你要试着去安慰她。 P321

这个人一定在当地拥有一份事业,并在那里生活了很长时间,至少已经有资格参与各项市民活动,并且他可能在与外界的竞争中保持业务运转良好,能够为居民服务。 P322

“有些人刚来,就想当领导。 P323

不论小镇管理人员还是市长,所肩负的责任都需要经过专业训练。 P324

多数时候,布朗太太早上8点以前就会去上班,一直工作到晚上6点。 P325

但是,小地方人均非营利组织的数量更多是小镇居民认为这些组织对地方上很重要的原因之一。 P326

毫不奇怪的是,小镇上农业组织的比例是最高的,可是同样,工会和青年团体的比例也是最高的。 P327

其他成员会在定期会议上看见议员或医生,而发自个人的友善行为或慈善捐助则可能被忽视。 P328

这个小镇周围是土地肥沃的农场以及大型的奶牛场,是本州牛奶和奶酪的重要来源。 P329

值得注意的是,即使是在谈论担任正式领导职位的小镇居民时,他们也会提到志愿服务。 P330

在采访的过程中,人们讲述的故事都是听别人说的——他们听说有人帮助了一位邻居,听说另外一个总是去探访病人等等。 P331

“噢,我们这里有这样的人,他们甚至连自家的草坪都不清理。 P332

她说,她受到人们的尊敬是因为她在议会的职位,但是她补充说,“我并没有让自己高高在上。 P333

有时候,乡村民俗学家与当地的历史学会有着正式的联系,甚至可能是保存着社区珍贵文物的小博物馆的馆长。 P334

这些故事并不是小镇居民亲身经历的分享。 P335

她谈到1965年小镇经历的那次洪水冲毁了公园,社区因此建造了一个新的动物园。 P336

在过去的15年里,波特菲尔德太太一直是南部一座小镇公园的设施和服务主管。 P337

”她说。 P338

坦卡先生是拉科塔族至少延续了19代的叙事、歌曲和神圣仪式的主要传承者。 P339

他们不仅代表并传播有关过去的信息,还让大家知晓社区目前的活动。 P340

“即使这里只是一个乡村小镇,我依然为小镇今天的样子、为我们所取得的进步感到自豪。 P342

在随后的30年时间里,奥布莱恩太太一直做社工,稳定的收入贴补了丈夫的薪资,这样他们的孩子可以去上大学。 P343

像奥布莱恩太太这样的镇政府官员所需的技能一直都在变化。 P344

她的母亲去世的时候,这位市长穿着工装裤来到她家,在后院挑了一个地方,挖了个洞,种了棵树以纪念她的母亲。 P345

可是如果她不能获得长期分裂的镇议会大多数议员的支持的话,她随时有可能失去工作。 P346

在大学里,贝克先生主修政治学,志愿参加政治运动,曾认真地考虑去上法学院。 P347

有些小镇日渐衰败,他们认为如果能够拆掉破旧的建筑或将其重新整修一下,建立一些新的商业项目,吸引工作机会,那么小镇的面貌就会有所改善。 P348

正如我们研究的一个南方小镇的领导者所解释的那样,她所在的社区成功地吸引了大批游客,他们周末来这里短期旅游,欣赏已经逝去的美好岁月。 P349

例如,有一个小镇一直是该地区的博彩中心,小镇居民抱怨说,他们彼此都不认识了,必须把家门都锁住。 P350

新的分区规章已经通过了,供水和水质量管理计划也已经被采纳,实施了控制噪声污染的计划,风力发电的法规也已落实到位,还有一个长长的建议清单仍然在考虑之中。 P351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保存下来的并不是真正的过去,而是一种想象出来的选择性塑造并重建了小镇身份的历史。 P352

但是,对于那些真正生活在乡村小镇上的人们来说,最常遇到的问题是与其他小城镇的竞争,而不是农村与城市之间的权衡。 P353

从某个层面上来说,为社区争取到健康医疗服务只需要写写拨款申请,游说一下州政府的官员即可,凯勒先生说,这和建造一座新的大桥或是筹集资金买一辆新的消防车没有什么大的区别。 P354

网络研究已经进一步证实了这一观点。 P355

13无论是在新技术实验、消费产品和市场方面,小企业都是创新的源泉。 P356

例如,一个不到2000人的小镇上的一位年轻女士清楚地说明了这一点。 P357

他说,小镇的其他居民也找到了各种渠道将个人兴趣变成赚钱的行当。 P358

但是,许多小镇面临的社会服务和基础设施的需求,需要相当大的一笔支出,其中所需资金最多的包括医院和学校。 P359

每18个月就会举行社区领导人会议,将圆桌会议讨论的意见汇集起来,参加会议的人包括商业领导人、教育工作者、牧师、被推选和任命的官员。 P360

例如,将近2/3的非市区小镇所在的县至少还有另外5个小镇,1/3的小镇所在的县至少有一个25000人或以上的小镇(如图6.3)。 P361

最近邻分析法使用纬度和经度坐标能进一步识别在地理上最接近、具有特定特征的城镇,其中一个特征就是人口规模。 P362

但是,在这之后,随着最邻近小镇人口的增加,小镇人口流失的概率就会降低。 P363

图6.5显示了最近邻分析的结果,考察了5个地理位置上最近的小镇人口,被比较的是这5个最邻近的小镇的平均人口是否小于或者大于本镇人口。 P364

当然,小镇人口是流失、持平还是增长取决于许多其他的因素。 P365

”他们指的是有经济发展计划、优良的无线网络服务和高中或大专的技术课程。 P366

她认为社区持续缴纳税款,如果不接受帮助,其他的社区就会接受帮助。 P367

我们研究的另一个小镇就是个鲜明的例子。 P368

而且,在为数不多的几个有新的大型工厂被建起来的小镇上,结果也是喜忧参半的。 P369

其他社区的领导则表示,不论在哪里,只要有可能,都要鼓励小企业的发展,这比引进大型制造企业更有效果。 P370

如果老人以前住在其他地方,在那里进行投资,这些投资很可能不会转化为当地银行的新增业务。 P371

与小镇没有犯罪的印象相反的是,执法人员也被派来处理与毒品有关的盗窃和家庭暴力事件。 P372

20世纪80年代的农业危机对农民的打击很大,20年以后,对新的农业企业的调整仍然在进行。 P373

”另外一位家长说。 P374

他认为小镇文化有三个方面与毒品泛滥有关:“无所事事”,他认为这是小镇上许多年轻人吸食毒品的原因;“乡巴佬思想”让每个人不论多大年纪都大量饮酒;“小镇上没有人想要面对现实”,也就是说,否认问题的存在。 P375

最贴近这一切的小镇居民渐渐认定导致吸毒的某些特定的原因来自于社区内所存在的自卑感。 P376

有些上了年纪的居民认为,如果父母和邻居能够像过去一样对孩子们进行严格监督的话,事情就解决了。 P377

非正式促进计划则通过结构宽松的社会网络将小镇镇长、农民、小企业主以及其他社区的利益相关方彼此团结起来。 P378

此外,如果这个小镇是县首府或是大学所在地,人口减少的可能性也比较低。 P379

[2]伤膝河(Wounded Knee)大屠杀发生于1890年12月29日,美国骑兵对印第安人苏族的部族拉科塔进行屠杀。 P380

宏伟的红砖教堂始建于一个世纪以前,教堂的正门上方有一个高高耸立的塔楼。 P381

向任何一位小镇居民询问,他们个人是否有宗教信仰,回答几乎都是说,宗教是社区的重要组成部分。 P382

参加主日礼拜的人数有所减少,部分原因是,与上一代人不同,现如今的教徒们周末经常要去探望居住在城市里的孩子们。 P383

调查研究显示,小镇比大城市更加重视宗教。 P384

”一位生活在拥有1300人社区的先生表示。 P385

5/ 图7.1 每1000人拥有的教堂与市区相比,教堂建筑在人口稀少的地方更加引人注目,除此之外,加入教会的普通居民更为常见。 P386

“噢,周三的晚上,”一位女士在被问及她怎么知道宗教对小镇的重要性时解释道,“那是我们的教会夜。 P387

人们震惊了,有几个人甚至为此对她提出质问。 P388

如果我待在家里的话,我一定会生病的。 P389

”通常是在早上9点,礼拜在早上9点半到10点半之间,然后,人们会分成8到10组讨论布道的内容;每周三晚上7点30分,各个委员会在交谊厅开会;每个月会有一次,男人们聚在咖啡厅里吃早餐,而女人们以小组为单位讨论学习《圣经》。 P390

人们都知道,汽车经销商是去卫理公会的,银行经理是长老会的长老。 P391

8这种模式与现实情况(如我在第2章中所指出的)是一致的,即生活在采访者认为是“高于平均水平”家庭的居民,如果他们住在小镇上,相比居住在较大的地方,更有可能参与社区组织。 P392

牧师定期征询社区成员的意见,邀请居民到教堂,与会众讨论意见征询的结果。 P393

他们可以谈论天气是如何影响当地的农业,被提议建造的支路对主街上的商店会有怎样的影响。 P394

然而,在规模较小的非都市社区中,几乎有一半积极去教堂做礼拜的人隶属于会众少于200人的教会。 P395

虽然学校活动可能成为教会最常见的竞争来源,但小镇居民还提出另一个来源,那就是有能吸引众人的娱乐活动,如划船、钓鱼、园艺和打高尔夫球。 P396

殡仪馆建在了地理位置相对偏僻的地方,与居民们常去的购物中心相距甚远。 P398

医生诊断,虽然她半边身体瘫痪,半边大脑萎缩,可是,她还是有学习能力的。 P399

在他们生活的城市,毒品和帮派始终威胁着人们的生活。 P401

教会联盟改变了这一切。 P402

有的可能很简单,只要清理一下排水沟,或者复杂点的,比如刷房子。 P403

这也可能是由于各个独立教会的牧师必须使出浑身解数来吸引并留住教会成员。 P404

我们曾经采访过的一位天主教徒描述说在高中时感觉到“被排挤”,镇上其他同学多数都是新教教徒,教会的活动经常和学校的活动时间冲突。 P405

另外一位牧师提到了一位越南裔的退伍老兵。 P406

人们开始敞开心扉,畅所欲言,结果发现几乎所有的人都因为受到某个人或者家庭成员的影响而酗酒。 P407

要是没有教会的话,这些活动很可能越来越少。 P408

教会之间没有联合礼拜,也没有合作项目。 P409

经常去教会做礼拜的教友也会因为是否喜欢赞美诗、风琴应该放在教堂的前部还是后部这样的事情而争论起来。 P410

“也许这有悖于《圣经》,但是我们喜欢她。 P411

在另外一座只有一个教会的小镇上,情况更加严重。 P412

从这个意义上看,人们关心的问题很重要,但是,这些不同于堕胎、同性恋之类的问题,也不同于支持或是反对教派的某些主要神学理论的问题;第二,小镇的道德规范之一就是不要乱说话。 P413

23根据这个解释,当教会之间互相竞争,会众在信仰发生变化时可以自由选择其他的教会或是新建一个教会的时候,宗教就会繁荣兴旺。 P414

无论是哪个教会举办音乐会、邀请嘉宾演讲或是举办其他的特殊活动,牧师们通常都会把这作为牧师协会的活动广而告之,以表明某个教会并没有想要超过其他教会。 P415

《圣经》上说,把上帝的爱传到撒玛利亚和地球尽头的使命需要我们具有更宽广的视野。 P416

与本地成长的传教士之间的关系主要依靠家庭联系,然而,正式的联系也越来越普遍。 P417

在纽约市和华盛顿特区发生9·11事件之后,该委员会是最先在现场提供援助的组织之一。 P418

例如,一位小镇的教会成员提到“家乡有位男孩为国际事工到处做演讲”,他说小镇仍然是这位讲员的“大本营”,从经济上支持他。 P419

为墨西哥提供了必要的帮助,来自美国的志愿者们也收获颇丰,他们开始从一个新的角度看待自己的生活方式和宗教信仰,可能这对于小镇来说更加重要。 P420

一项全国性的调查显示,类似这样的国际交往在小型社区是非常典型的。 P421

就在回来后不久,他们听说,他们的翻译被谋杀了。 P422

两个小镇人口都在减少——这种趋势已经持续了50多年。 P423

浸信会、天主教会、基督教会、长老会和其他教会在同一地点建立了许多教会。 P424

最近出台了一条与赖内斯太太有关的规定,任何人到了一定的年纪,通常是50岁的时候,就不要求必须上全日制的神学院来获取证书了,而是可以连续上2周到1个月的课程,5年之内积满学分就可以了。 P425

在抚养孩子的同时,她也做各种兼职,同时兼顾青少年事工志愿者,这之后,她去上了全日制神学院。 P426

他们感觉自己被忽略和抛弃了。 P427

教友通常都为他们和祖先充满热情所维护的建筑而感到无比自豪。 P428

这是有道理的,因为从历史上看,教会的建立和小镇的建立通常都是同时进行的。 P429

28如果对于那些失去教会的教友来说,关闭教会是件很艰难的事情,那些留存下来的教会也有很多问题。 P430

镇上没有工业,过去7年的旱灾让农民们苦不堪言。 P431

他们是最贫困的人,这些“渣滓”很少会受到当地居民的热烈欢迎。 P432

“我妈妈说我必须要到教会来,我来教会就会变成更好的人。 P433

小镇居民还会和主教教区或教派的其他人一起要求立法,派会员参加集会,徒步到大教堂,鼓励教区居民观看宗教电视节目和讨论电台节目。 P434

在一个1100人的小镇,一位50多岁、曾经在城市里生活的女士为我们讲述了一个有趣的故事。 P435

几个西班牙裔和亚裔美国人的教会发展了起来,只是轮班制的工作使员工无法定期参加。 P436

白人认为,西班牙裔移民应当为毒品和帮派暴力负责,他们中的许多人都属于非法移民,他们耗费了社会服务资源,给学校增加了额外的负担,牺牲了白人的利益。 P437

从那以后,麦卡米的人口就一直在稳步下降。 P438

许多年以来,他的教会每个月都会通过美南浸信会给出少量的捐赠,帮助印度的教会。 P439

我怎么能说,如果我生在墨西哥,我不会尽一切力量通过合法或非法的途径来美国呢?我一直会这么想。 P440

他说如果能和华盛顿特区的官员讲一件事,那就是通过一项合理的移民法。 P441

在摘樱桃和苹果的季节里,几乎一个人都不来。 P442

产生突变的原因包括严重的采矿事故、大型制造厂的关闭、空军基地或管理设施的搬迁。 P443

一家主流的新教教会吸引了许多新来小镇的上层居民,但是这些人多数只参加圣诞节和复活节的礼拜活动,其他的周日礼拜一律跳过,他们支持宽容、多样性和进步政治。 P444

这些地区和小镇正在发展,这里的教会不会出现会友减少的状况。 P445

一个是保留教会较小的规模,不时地引入新的家庭,保持教友之间长久以来的亲密友好关系。 P446

以这个小镇为例,最紧要的一个问题就是教堂的斜坡——从人行道到前门的斜坡。 P447

这里不再是几乎一成不变的小镇了,也不是永远都在变化中的郊区社区。 P448

几个街区以外就是学校、社区公园和购物中心,这里也就成了有孩子的家庭的理想选择。 P449

他4年前来到这里,通过一个网络课程,一直在为获得神学院的学位而努力,因为是网上学习,大部分课他都可以在家里上。 P450

这一点体现得很明显。 P451

在那些形势好转的小型教会里,会友们知道如何向朋友和邻居解释《圣经》,需要《圣经》的学习和祷告,教会还需要探访社区里的居民,对新来的居民诚挚欢迎,热情有加。 P452

人口方面——就是人口趋势——尤其重要,由于社区人口的增长,南公园社区教会的人数很有可能会增加。 P453

西区教会可能还不算是形势好转的教会,但是,适应社区不断变换的需要和利益,也是一种具有前瞻性的思想。 P454

他认为教会太懦弱了。 P455

教堂是社区延续性的标志,是社区在时间长河中位置的象征。 P456

在考虑小镇教会所面临的不同挑战时,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教会也面临着所有社区都共同关心的问题:无论这些教会与那些专注于数量增加或减少以及财务可持续性的企业实体有怎样的相似之处,教会建立的基本目的是要培养信徒的灵命。 P457

每年5月1日这一天,人们在村庄的草地上树起高高的“五月柱”,上面饰以绿叶,象征生命与丰收,并围着五月柱载歌载舞,祈求风调雨顺。 P458

”这种道德堕落让50多岁的高中篮球教师吉恩·法齐奥感到非常忧虑。 P459

孩子们必须在其他方面发掘自己的特殊之处。 P460

他们表示小镇出现了“家庭衰败和解体的现象”。 P461

因此,不难想象,小镇只是道德保守主义的堡垒——或者小镇与其他地方一样也存在文化冲突。 P462

生活在小镇上的人们明白,无论他们因为何种原因而生活在现在的地方,相对于更广泛的文化来说,他们的社区处在一个脆弱的地位。 P463

这种反应并不让人感到惊讶。 P464

丹妮丝·赫德伦是一位会计,与丈夫和2个正值青春期的女儿生活在阳光地带(美国南部地区)的一个800人的小镇。 P465

从另一种角度上来说,他觉得,脱衣舞只是更大的问题的一种表象,这个问题同样在其他地方比他所在的社区更严峻。 P466

按照原本的职业升迁规划,他们可能就得不断地从一个城市搬往另一个城市。 P467

尤其当他们是天主教信徒或保守的新教教会的成员,而且花了很大力气养育孩子时,他们可能会坚定地反对堕胎。 P468

此外,对于各个不同规模的社区,非都市地区反对堕胎的人数大约是都市地区的1.4倍。 P469

小镇居民很少会知道谁真的堕胎了。 P470

类似这样的告诫可能被看作是讲道,至少是在一种对堕胎意见几乎一致的环境下进行的,但是,和意见一致的人讨论争议性的话题就像在后院讨论天气和运动一样都是社区建设的行为。 P471

’于是,我说‘没错,死刑并不是什么好事,我不会说我赞成它的存在。 P472

一个有趣的问题是,为什么小镇更为普遍的观点是反对堕胎,而不是正反两方面都包含的观点。 P473

我认为我没有权力去告诉别人他们的权利是什么。 P474

4对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禁酒运动也有类似的看法,由于感受到在移民和城市化进程中传统价值观受到威胁,农村社区把提倡禁酒作为一种保护的手段。 P475

尽管埃利斯县人口稀少,每年也有近10到12例的堕胎。 P476

尤其是在谈到城市的堕胎问题时更为明显,人们认为城市与小镇不一样,小镇的人们对于生命的神圣有着更强烈的态度。 P477

德索托先生非常明确地表示,将城市与小镇进行比较,“小镇的居民拥有一套更加完善的价值观。 P478

“这在美国小镇和大城市都时有发生,”她指出性尝试少不了性交,“怀孕的比率是降低了,但是孩子们因为口交而引发的喉癌比率却上升了。 P479

”可是,社区的努力结果喜忧参半。 P480

这种彼此容忍的态度为在保留自己信念的同时表达不同意见敞开了大门。 P481

从这些例子中得出的结论是,即使在意见似乎相对统一的小镇上对于堕胎的看法也各有不同。 P482

虽然有许多人对于这个重要的问题并没有考虑太多,但是我们采访的那些确实关心这个问题的人却也很少参与反堕胎运动。 P483

因此,图8.3总结的一份显示居民对于禁止同性婚姻的宪法修正案支持率的数据被提交到美国国会,也就不足为奇了。 P485

就某些调查的问题上,如果把年龄、地区、教育水平等因素考虑进去的话,农村小镇居民的回答与大都市居民的回答没有什么区别。 P486

桑德斯太太和许多人一样,对于同性恋的态度更倾向于容忍。 P487

”大部分她所知道的关于同性恋的信息都是从电视上看来的。 P488

其他的小镇居民可就没有这么宽容了。 P489

“对于同性关系我没有任何的兴趣,”他说,“我认为只有做出承诺和信守承诺是重要的事。 P490

然而,他的情感和理性的观点并不一致。 P491

在这起案件中,法官判决不得在高中生物课程中教授智慧设计[4](Intelligent Design)的内容。 P492

例如,我们曾经在一个800人的小镇上采访了一些牧师。 P493

但是,一位认识到即使新教教徒和天主教徒也可能会有不同观点的小镇女性也做出了几乎完全一样的推理。 P494

虽然两边的观点都有积极的支持者,但是,小镇基层居民关于教授进化论的立场最为明确。 P495

理由五,《圣经》大洪水的故事而非所谓经过数年的长久进化过程更好地解释了大峡谷的地质存在。 P496

然而,不论他们是感到困惑,还是已经弄清楚了,我们所采访的人中几乎没有人觉得,学校董事会有必要来来回回修改科学课程。 P497

17正如我们采访的一位科学老师所说,“我试着在我的课堂里达到一种平衡。 P498

整个社区被分成不同的派别,有时候是为了支持或者反对调整学校课程,或是因为当地牧师宣布他们支持同性恋婚姻。 P499

经常可以看到的是,在讨论具有争议性的问题时,小镇居民会把相关的其他人的预期反应也考虑在内。 P500

因此,在对授予同性恋神职或当地学校董事会投票表决时,有时会出现意想不到的结果。 P501

1973年,联邦最高法院裁定得州限制堕胎的法令过于宽泛地限制了孕妇在妊娠过程中的选择权,侵犯了联邦宪法修正案第14条所保护的个人自由,构成违宪。 P502

他们指出,无论如何,依然生活在美国小镇的人数量已经很少了,不会对美国大选带来太大的影响。 P503

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在白宫的任期延长之后,美国小镇的许多人认为哈里·杜鲁门更像是他们其中的一员。 P504

喧闹的集会人群要求华盛顿有新的行动方向,这样的集会引起了媒体极大的关注,这种情绪的来源也被人们所关切。 P505

“别让我开这个头。 P506

小镇居民对于另外一个问题的回答进一步证实了这一结论。 P507

有种观点并不是小镇所独有的,但是,却在小镇引起了极大的共鸣。 P508

陌生人自然无法理解这些事情,所以新搬来小镇的人需要用很长的时间才能在小镇生活得自在。 P509

德索托先生也持有类似的观点。 P510

如果小镇能够设立路标,那么旅客一定会停下来,在当地的餐馆里吃个饭,看看这座美丽的小镇。 P511

在许多人口大幅减少的小镇和县里体现得尤为明显。 P512

一位退休的炼油工人也表达了相似的观点。 P513

还要我们来付钱。 P514

我们采访的一个小镇最近就召开了这种会议——这是一座多民族小镇,人口不断扩大已经达到了大约18000人。 P515

”她觉得,政府只是“对我们的生活管得太多了”。 P516

对于这些项目,小镇居民存在着矛盾的心理——正如一座有2200人小镇的办公室工作人员声称“我们是在帮助自己”——与此同时,他们也认识到申请政府补助金是帮助他们自己的一种方法。 P518

他和妻子住在一座有6500人的小镇上,下午他会去打高尔夫球。 P519

他们表示自己已经学会对个人意见闭口不谈,以此来维持和平的状态。 P520

正如一位小镇居民所说,地方政府官员属于“我们可以和他们交谈”“能够理解我们”的人。 P521

”他说,电力公司和分区委员会也是如此。 P522

信任地方政府的受访者比例从人口密度最低地区的近50%(上下有些波动)下降到人口密度最高地区的30%左右,与此同时,随着人口密度增加,信任国家政府的人口比例也从略低于30%稍微上升到略超过30%。 P523

正如一位小镇管理者在谈及国家政治时解释道,“人们都避免成为政治家,他们依靠传统的看法和观念来处事。 P524

”他坚信基层民主。 P525

小镇人民“从来就没有高兴过”,这位领导说。 P526

除了规模最小的城镇,具有高等学历或者接受过公共管理在职培训的被指派的行政管理人员从事着大部分的日常监督和规划工作,而人们越来越期望通过选举上任的官员能够精通如何处理复杂的法律和财政问题。 P527

可是,我们看见小镇经常是自然灾害以及其他灾难性事件的重灾区。 P528

一个有1000人的农业小镇更加真实地再现了这种社区矛盾。 P529

我们采访了一些小镇居民,多年以后,他们依然保持自己在这个事件中的立场。 P530

就全国的数据来看,事实上,与规模较大的社区相比,非都市小镇的居民更可能是共和党人。 P531

例如,在2008年共和党人约翰·麦凯恩和民主党人奥巴马之间的总统选举中,事实上,生活在主要是由小镇组成的非都市县的选民投票给麦凯恩的比例大于较大的都市地区的选民(图9.4)。 P532

14/ 图9.4 通过小镇的分布来看红州的投票情况但是,小镇还有一种力量是在国家或者州层面的分析中没有考虑到的。 P533

第一个原因是共和党至少在地方党派关系上比民主党略占优势。 P534

就这样,我变成了共和党人,我觉得没必要再变回民主党人了。 P535

正如我们在上一章所看到的那样,堕胎问题是许多小镇居民的心腹之患,他们认为这会对他们怎样投票产生影响。 P536

她50多岁,在一个小型矿业社区长大,曾经在马萨诸塞州生活了20年,现居住在自己的家乡。 P537

对于那些觉得与地方政治氛围格格不入的人们来说,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在个人空间和公共空间之间划出清晰的界限。 P538

一般来说,小镇居民可能比大规模社区的居民更保守一些,但是,他们绝对不是极端地保守。 P539

18/ 图9.5 对茶党运动的支持情况在我们的采访中,有些人强烈支持茶党运动的活动。 P540

19我们之前提到的市政管理人员柯林斯先生就生活在一个有8000人的小镇上,这里主要生产石油和天然气。 P541

研究指出,咖啡馆里、教堂地下室里的促膝谈心很重要,但是,研究更加强调包括各个地区的领导人、选民和捐赠者在内的远距离交流的价值。 P542

选举的频率会带来两种关键的结果。 P543

这些担忧在托德·布坎南教士的工作中体现得很明显。 P544

他发表了前所未有的言论,表示他会竭尽全力推动堕胎的进行。 P545

2008年,在美国总统选举中,谢里登县以68%对30%的差距,将票投给了约翰·麦凯恩和萨拉·佩林。 P546

95%的茶党运动支持者认为,奥巴马总统正在做的工作“还可以”或“很差”,与此同时,有30%的人对茶党运动持否定态度。 P547

[3]胜者全得制度,即在一州或首都获得选民票最多者获得该州或首都所有选举人票数。 P548

但是,他们真的如此珍视小镇生活,会让他们的孩子留在小镇吗?坦白地说,答案是否定的。 P549

这并不是说小镇不需要有任何战略规划就可以轻松地迈向成功的未来。 P550

这就意味着要承担风险,要尝试些新的东西,要走出个人的舒适区并且日渐成熟。 P551

不仅那些没有上过大学的人这样认为,上过大学的人更是认同这一观点。 P552

赫宁克先生从小在农场里长大,直到他开始上高中的时候,才想要考大学。 P553

他有2个儿子,1个女儿。 P554

小镇上的父母和教育工作者都很现实,他们知道,大学并不适合所有的人。 P555

她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会成为一位农夫的妻子。 P556

”为此她表示很遗憾。 P557

不去上大学的决定也许根本就不是一个选项。 P558

然而,令人感到惊奇的是,伯拉德太太认为,如果不是社区里盛行的那些文化准则,她也许会去上社区大学或州立大学,靠自己工作赚钱来负担学费。 P559

小镇的道德规范是不允许堕胎或者是荡妇之名的,这也推动了早婚。 P560

就女性而言,已婚女性完成大学课程的几率更低——是非婚女性的1/8。 P561

除了早婚之外,最常提到的需要避开的陷阱就是狭隘的思想——居民们把这个看作是小镇生活的一个特征。 P562

第一,“追求你的目标和梦想”,当然,这意味着你要有一个计划;第二,“不要害怕”,“不要只是因为你感觉不舒服或格格不入或是准备不足,就退缩”——这就是当初他离开他那“不知名的”小镇,他的舒适区时的感受;第三,“小心谨慎,慢慢前行”,而不是屈服于压力,过快地把工作或家庭安定下来。 P563

但是,他们确实也认识到,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人就是环境的产物,人的社会背景造就了人对世界的认识。 P564

很显然,对于这个年轻人来说,战场在别处。 P565

仅有不到1/10的成人是大学毕业生。 P566

如果不是因为有一个当老师的叔叔,赛克斯先生很可能不会成为教育工作者,而是一直这样在农场里待下去了。 P567

在那些经济更加繁荣的社区里,缺乏对未来的远见给教育工作者带来了更多的困扰。 P568

“我生活在这里,我热爱这里,我不想贬低小镇的居民。 P569

他的硕士课程也让他备受煎熬。 P570

教育曾经是让人成为知识丰富、遵纪守法的公民的途径,这样的人会留在小镇,为小镇的利益而努力工作。 P571

”或是像另外一位父亲所说,“大学给了你成长的时间。 P572

做真实的自己,追求你心之所想。 P573

他们很少单纯地强调技能或学术成就本身,也并不认同那些能将小镇居民与其他地方的人明显区分开来的人生目标。 P574

”他说,考虑到当今充满不确定性的金融状况,更是如此。 P575

”他在公司制订了一套阅读和学习计划,要求员工都参与到这一计划之中。 P576

也许正是这个原因,小镇生活所带来的安全感才更加弥足珍贵。 P577

小镇的节日象征的是社区精神,但是,游客和小镇居民也只是一年庆祝一次。 P578

这种观点认为,人一生中会做出一些错误的决定,做出错误决定的人,最后定居在小镇,也是不错的选择。 P579

正如一位先生所说,“人们高估了金钱的地位。 P580

就像我举的例子中所显示的那样,暂时回家在店里帮帮忙、在家里的农场住上一段时间、拜访父母和兄弟姐妹、给年迈的父母一些帮助、渴望得到支持和建议都进一步促进了这种关联。 P581

不仅仅是那些留在小镇上的居民,还有那些离开小镇或者那些偶尔回来看看的人们都认为,小镇上的人们比其他地方的人更加真实。 P582

“我曾经做过许多蠢事,付出了不少代价,可是,你可以从中学到许多。 P583

小镇生活的许多方面都体现出这一点,例如小镇居民会忠实地参与学校的演出活动和体育赛事,也会在五金店——如果还存在的话——或是海外退伍军人协会的薄饼早餐会中体现出来。 P584

他本来可以去任何地方工作的。 P585

一些年轻人迈出大门,离开家乡,希望上大学、去军队服役和在城市里工作会开启另一扇大门。 P586

从广阔草原上孤立的村庄到尘土飞扬的山谷里的矿区,从布满岩石的海港到玉米地和牧场环绕的小型制造业中心,到处都可以看到小镇的影子。 P587

多年来,她一直在普林斯顿大学教书,在这期间,她对一个名叫双子河(Twin Rivers)的社区进行了一项长期深入的调查研究。 P588

这些是明确的和未明确的象征性边界,同时也是一种认知分类,将“我们”和“他们”、“内部人士”和“外来人士”区分开来。 P589

这些价值观进一步加强了地方上对于重要事情和目标的普遍认识。 P590

凯勒认为,社区精神是一种相互依赖的感觉。 P591

小镇居民——这是对于居住在社区空间里的成员恰当的称呼——能够通过回忆,描述出主街上的建筑,如数家珍地道出教堂的数量。 P592

一方面,个人与空间之间存在着直接依附性(direct attachment),另一方面,个人所处的社区与空间的关系又暗含在间接依附性(indirect attachment)中。 P593

同样,小镇人民认为他们就是某个具体地方的居民,这让他们与其他的居民有了共同点,这里也是他们日常生活的空间。 P594

在拥有各种民族和种族的社区里,这些特征很可能就深深地印刻在实际上的居住隔离的模式中。 P595

从法律上说,居所意味着拥有一个永久的地址,所有的信件都寄往这个地址,把这个地址列入税单,有时候,居所也可以证明这个人就是本地居民或者他是以合法的身份进入这个国家的。 P596

虽然实实在在地拥有一个住所是有好处的,但是,那些离家上大学或者常年在外开卡车的人仍然也可能是社区的成员之一,原因就是他们的背景以及割不断的家庭关系。 P597

他们还会长时间地凝视高耸的谷仓,而本地居民根本不会注意到谷仓的存在。 P598

例如,不是伊利诺伊州的埃文斯顿市的居民就无法说清楚埃文斯顿市与斯科基或者威尔梅特之间的界线在哪里,但是相比最近的小镇也在10英里以外的小镇居民,这种区隔随着日复一日的交往而变得模糊。 P599

除了机动车、物业维修以及个人安全等方面的规定,还有一些非正式的但人人都懂得的人际行为准则,例如,小镇上的某个居民和另外一位小镇居民在街上或是邮局遇到时会挥手或者微笑。 P600

小镇之所以是一个好的社区,部分原因是邻居都认为彼此是守法的好市民。 P601

访谈对象讲述了许多邻里之间互相帮助的故事,也谈到了在诸如自然灾害这样的事件中,小镇居民展现出的人性中最美的一面。 P602

而且,志愿活动并不能让整个社区直接且平等地受益。 P603

同样,贫困的小镇居民在一些小的方面给予邻居帮助,也会获得道德资本。 P604

”就像凯勒的定义一样,这是价值观表现的一个例子。 P605

证实小镇生活价值的信仰主要和小镇居民眼中在此地生活的好处相关。 P606

有时候,他们会加以解释,认为自己的生活方式受到了并不喜欢小镇价值观的政府官僚和生活在城市里的富有的公司高管的威胁。 P607

因此,社区传说常常展示社区辉煌时代的形象,那个时代的许多事物都比现在美好。 P608

在我们采访的小镇居民中,有人讲的故事是非常神圣的,例如家族世代是如何将农场或房子一直保留下来的。 P609

我的访谈对象说,有两种基本的仪式活动是为了实现这些目的。 P610

这些活动时不时让小镇居民做一些不同寻常的事情或者将他们组织起来应对异常事件,例如自然灾害或者是重大交通事故。 P611

在拥有大量移民的城镇,社区庆祝活动通常有一些象征性的举动,展现民族包容性,例如具有民族特色的音乐和食物。 P612

小镇主要是人为社会型关系,也有自然社会型关系。 P613

人们认为,这不仅仅是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还是将无数人直接或间接联系在一起的社会关系网。 P615

隔壁的邻居同时也是那个经常在教会里看见、在街上遇见或者在球赛中撞在一起的人。 P616

尽管参加访谈的小镇居民声称,他们认识许多一同住在镇上的居民,但是,只有很少一部分人是可以一起消磨大部分时光的亲密朋友,大多数人表示他们与社区之外的人保持固定的关系。 P617

对于仅仅通过网络联系的程度和结构就来确定社区,人们需要谨慎为之。 P618

例如,家庭成员都知道,家里的每一个人都有个人身份,追求某些特定的目标,但是,他们也知道,他们是家庭的一部分,对于其他人的幸福是有责任的。 P619

小镇是变得更好,或是变得更差;不论有什么事情发生,好事还是坏事,作为社区的成员,他们都参与了。 P620

城市和郊区的居民自然不太同意这些对他们社区的负面看法。 P621

我在之前的章节中讨论的所有内容都表明,规模很重要。 P622

这也意味着郊区与小镇之间的不同。 P623

这些意义上的细微差异所体现的空间感可以用比喻的手法来描述,小镇的空间感就像是一个圆圈,大都市的空间感就像是一支箭。 P624

约翰·迈耶斯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P625

迈耶斯先生交际甚广,他每周会拜访朋友2次,为此他必须去城市里的某个酒吧与他们会面。 P626

然而,由于大规模的耕作导致的人口减少也减缓了。 P627

其中,有1/3的受访者就居住在小镇上,其余的受访者居住在城市或郊区。 P628

再次面临大量未经分析的定性信息,我决定扩大研究关注的问题,把美国其他地方的小镇也囊括其中。 P629

所有的访谈都由受过专业训练的采访者完成。 P630

访谈在43个州进行,其中,有些小镇的主要产业是农业、畜牧业、肉类加工、硫矿开采、开放地带煤矿开采、铜矿开采、深井黄金开采、盐矿开采、石油、天然气生产和加工、传统制造业和金属加工、电子工业、客服中心、信息处理、旅游业、博彩、生物燃料以及先进的技术行业。 P631

收集数据的最后一年,对受访者使用的是修改后的版本,其中添加了一些问题,以便更深入地探讨之前访谈中出现的话题。 P632

3. 你出生于哪一年?4. 你现在多大年龄了?5. 你在学校完成学业的最高年级?6. 如果你上过大学:你是在哪里上的大学,专业是什么?7. 如果你是研究生毕业:你的专业方向是什么?8. 你现在从事什么职业?(如果退休了,就问过去从事什么职业。 P633

你的家人对这个问题是怎么看的?6. 谈谈你刚开始(工作、耕作、组建家庭、养育孩子等)的情况。 P634

有关什么事情该做或者什么事情不该做,你会给自己怎样的建议?8. 请你谈谈,做这些事情如何能帮助你获得生活中想要的东西。 P635

城里人谈起住在乡下的农场或小镇的人时,有时会说一些不太友好的话。 P637

是什么让你觉得住在那里很自豪?还有没有其他的方面让你觉得自豪?13. 你所在的社区居民真的很友好、邻里和睦、乐于助人吗?你会怎样描述你所在的社区?用你自己的话谈谈。 P638

在人们看来,他们自力更生。 P639

请问教会会安排一些有其他国家的教会一同参与的活动吗?例如帮助其他国家的姐妹教会,或对传教士给予资助?如果有:请你谈一谈。 P641

请你用自己的话来描述一下你对这个问题是什么样的看法?8. 有哪些主要原因会让你持有这样的观点?9. 另一个常常在新闻中被提到的问题是和进化论有关的。 P643

3. 你出生于哪一年?4. 你现在多大了?5. 你在学校完成学业的最高年级?6. 如果上了大学:那么你是在哪儿上的大学,专业是什么?7. 如果你是研究生毕业:你的专业方向是什么?8. 你现在从事什么职业?(如果退休了,就问过去从事什么职业。 P645

如果你换过工作,为什么要换工作?3. 我们对人们是如何选择自己的行业尤其感兴趣。 P646

他们从事的是什么职业?17. 有哪些事情是有钱人能够做而社区其他人所不能做的?例如,他们是否住在豪宅里,他们是否外出旅行,还是其他的一些事情?18. 有没有听到过对这些有钱人的批评言论?例如,他们喜欢显摆或是其他类似的议论?请你谈谈你都听到过哪些批评言论?19. 这些有钱人在社区有什么权力?他们对于小镇的管理或其他方面会产生影响吗?20. 转换一下话题,生活在小镇的人常常会说他们认识镇上所有的人。 P648

为什么他们彼此认识或彼此不认识?26. 你所在的小镇上的人们能否称得上是好邻居呢?如果是,能否给我一个例子说明做个好邻居意味着什么?27. 假设我搬到你们小镇,我对你说,我想与大家融洽相处,我想做个友好的邻居。 P649

你认为你所在的小镇也是这样吗?是否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如果是,你为何喜欢这样?或者为何不喜欢?37. 人们提到的另一点是他们喜欢小镇的慢节奏生活。 P650

有没有哪些是你喜欢的地方?为什么?45. 你最喜欢小镇位于什么地点?46. 为什么你特别喜欢这一点?47. 对于小镇目前的地理位置,有没有你喜欢的方面?也许小镇就坐落在美丽的山谷里,或者是毗邻农场。 P651

或者是你个人十分关心的问题。 P654

3. 你出生于哪一年?4. 你今年多大了?5. 你在学校完成学业的最高年级是几年级?6. 如果上过大学:你是在哪里上的大学,专业是什么?7. 如果你是研究生毕业:你的专业方向是什么?8. 你现在从事什么职业?(如果退休了,就问过去从事什么职业。 P656

11. 这是社区能够处理的问题吗?或者说事情的结果会怎样?12. 近年来,是一直在增长,维持原样,还是一直减少?13. 如果是社区人口增长:增长的主要原因是什么?我想知道的是细节,例如,是因为新产业、经济发展计划、某些正在该地区发生的事情等等。 P658

你认识这样的人吗?你能否举个例子?49. 在我们所研究的一些社区中,人们正在努力发展当地的旅游业,会有诸如文化遗产日、各种节日或野餐的活动。 P663

请你谈谈你曾经成功解决的一个问题或完成的一个项目——完成了这件事情,你觉得特别地高兴。 P664

正式提问:1. 每周有多少人会去你的教会做礼拜?2. 参加礼拜的人数是在不断增加还是在下降?例如,与10年前相比,现在情况如何?3. 在你为这个教会服务的过程中,你最主要的忧虑或面临的挑战是什么?请你花几分钟谈谈这些问题。 P669

你的教会是否会有涉及其他国家教会的活动,例如帮助其他国家姐妹教会或资助传教士的活动?如果有:请你谈一谈,教会都做了哪些事情?教会还有没有做过其他类似的事情?9. 教堂是否开展了一些针对社区穷人的特别活动呢?如果有:请你描述一下这些活动。 P670

教会为什么要资助这样的活动?你认为,这样的活动对于教会生活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如果没有影响:你愿意你的教会这样做吗?如果会有影响:你希望教会做些什么?为什么这是个不错的想法?如果不是个好的想法:又是为什么?11. 你自己是否曾经短宣去过别的国家?如果有:你去过哪儿,在那儿做什么?你是怎样参与其中的?这对你产生了什么影响?与所在社区相关的问题:1. 你所在的社区是什么样子?请你用自己的话描述一下。 P671

人们在提及那件事情的时候,他们会想些什么,为什么这件事情对他们而言是非常重要的?5. 如果有人25年或30年前曾经住在这个社区里,现在他又回来了。 P672

你能谈谈这方面的情况吗——有人搬离社区,这会对你的教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17. 那些仍然留在社区里的居民呢?他们留下来是有原因的。 P673

例如,有时候,社区会因为学校的关闭、医院的倒闭或是企业的离开,或是与其他小镇共享警察的保护和消防资源而缩小规模。 P674

人们不会在公共场合批评他们,但是,人们私底下会悄悄谈论他们。 P675

有时他们希望有多一点的私密空间。 P676

例如,你怎么看待在公立学校教授《圣经》中的《十戒》?11. 另一个在新闻中屡见不鲜的问题,就是有关进化论的问题。 P678

2. 民意测验显示了美国人民对于小镇的各种不同看法。 P680

然而,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结果的实用性是有限的,因为通过固定电话号码采样的调查回复率仅为22%,而通过手机号码采样的回复率也仅为20%。 P681

很难对民意调查结果加以解释,正如我在前言中提到,许多生活在大都市区的美国人都想象自己生活在小城镇。 P682

5. 有关社会资本的问题,参见James Coleman, “Social Capital in the Creation of Human Capital,” American Journal of Sociology 94(1988): S95-120。 P683

对社区网络感兴趣的读者应当参考 M.E.J.Newman, “Detecting Community Structure in Net-works,” European Physical Journal B 38(2004): 321-30; Filippo Radicchi, Claudio Castellano, Federico Cecconi, Vittorio Loreto, and Domenico Parisi, “Defining and Identifying Communities in Networks,”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101(2004): 2658-63,其中,社区被定义为网络中最密集的连接子集。 P684

小镇人口减少的观点主要源于许多规模最小的城镇人口确实出现了下降。 P686

同样,可以参见Bill Bryson, The Lost Continent: Travels in Small-Town America(New York: Harper Perennial, 1990)。 P687

在较小的范围内,距离近的重要性也很明显,这一点在Suzanne Keller, Community: Pursuing the Dream, Living the Reality(Princeton, NJ: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003)的论述中也有所体现。 P688

因为一项重要的数据研究显示,小镇与规模更大的大都市地区并没有太大的不同,参见John D. Kasarda and Morris Janowitz, “Community Attachment in Mass Society,” American Sociological Review 39(1974): 328-39。 P689

而且,研究结果确实显示,对居住地更感兴趣(一项对社区归属感的态度衡量标准)的受访者也会花时间与该地区的亲朋好友在一起,更有可能参加各种社区组织。 P690

一份更限定研究范围但具有深刻的历史、文学和民族志见解的研究,参见Richard O.Davies, Joseph A. Amato, and David R. Pichaske, eds., A Place Called Home: Writings on the Midwestern Small Town(Saint Paul: Minnesota Historical Society, 2003)。 P691

要了解城市周边地区的定义,参见US Census Bureau, Statistical Abstract of the United States: 1982(Washington, DC: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 1982), 21。 P692

用2010年重划选区文件来确认居民不足25000人的次级行政区,加上2010年的数据,从而挑选出没有居住在城市化地区的人口的小镇。 P693

20. 之所以将25000作为一个门槛是因为公布的人口普查数据通常都是用这个数字作为统计表的分界点。 P694

我们在定性访谈中,直接向一些受访者询问,何种规模的城镇能够并且仍然被认为是小规模的城镇。 P695

定性访谈不是针对一个“样本”进行的,目的也不是要代表预先确定的人。 P696

24. Clifford Geertz, Local Knowledge: Further Essays in Interpretive Anthropology(New York: Basic Books, 1982, 92).25. 援引了Geertz的话之后,最好在这里指明一下,我的方法强调的是要仔细解读小镇社区生活的话语、象征和习俗来进行理解,这与Clifford Geertz在其著作The Interpretation of Cultures: Selected Essays(New York: Basic Books, 1973)中提及的方法是一样的。 P697

有关食物加工和特许经营的营销的影响,参见George R. Ritzer, The McDonaldization of Society, 6th ed.(Newbury Park, CA: Pine Forge Press, 2010)。 P698

2. US Census Bureau, 2010, residents of incorporated places and New England towns; household income data drawn from the merged 2005 to 2009 American Community Surveys, http://www.socialexplorer.com.3. 图2.1的数据来源于美国人口普查局2005~2009年的美国社区调查。 P699

4. James West, Plainville, U.S.A.(New York: Columbia University, 1945), 115(受访者将“everybody”在口语中发音为“ever’ body”,本书对此错误进行了强调): Arthur J. Vidich and Joseph Bensman, Small Town in Mass Society: Class, Power, and Religion in a Rural Community(New York: Doubleday, 1958), 40-41: W. Lloyd Warner, Yankee City(New Haven, CT: Yale University Press, 1963)。 P700

6. Pierre Bourdieu, Distinction: A Social Critique of the Judgment of Taste, trans. Richard Nice(Cambridge, MA: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84)。 P701

8. 很大程度上,这些典型特征都在Donald Landon的研究(Country Lawyers: The Impact of Context on Professional Practice [New York: Praeger, 1990])中得以证实。 P702

11. 美国人口普查局,美国社区调查,2005~2009年,电子数据文件,2010年人口在25000及以下的非都市城镇居民。 P703

16. 图中的数据来自美国人口普查局进行的美国社区调查,汇总了2005年至2009年的数据。 P704

调查中的大部分人认为应该是位于平均水平到略高于或略低于平均水平。 P705

来自1980年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显示,25000人以下的非城市化城镇中,有20%的居民5年前住在不同的县。 P706

目前生活在标准大都市统计区以内小镇上的人们可能也是在小镇或农村地区长大的:294位受访者中,62%的人是在小镇或农村地区长的,17%的人是在城市中长大的,还有22%的人是在郊区长大的。 P707

经典文献来源参见C. Wright Mills, “Situated Actions and Vocabularies of Motive,” American Sociological Review 5(1940): 904-13。 P708

在这个实验中,有一点很明显的是,通过一个空间环境内的表现而形成的自我中心表征或者观点表征是非常重要的,可参见Timothy P. McNamara, Julia Sluzenski, and Bj?rn Rump, “Human Spatial Memory and Navigation,”in Learning and Memory: A Comprehensive Reference, Volume 2, ed. Henry L. Roediger III(New York: Elsevier, 2008), 157-78。 P709

”另外一位男士表示他会随意开车两个小时,离开城市。 P710

从普通最小二乘法回归模型看,根据年龄差别进行调整后的预期值显示,非大都市地区的男性在草坪和园艺活动中所花费的时间要比大都市地区的男性高38%(不幸的是,郊区居民与中心城市居民之间的差别没有进行比较),非大都市地区的男性用在上下班途中的时间比大都市地区的男性要少22%(而女性所花的时间却没有太大的区别)。 P711

综合心理实验,可以从这一证明中得出的可能性结论是,与时钟时间相比,对不同地方的文化感知与生活节奏之间的关系更大。 P712

19. 许多访谈都会提及小镇是个好地方,安全无忧,适合养育孩子。 P713

小镇居民知道小镇也有犯罪案件,但是他们认为这是特例,而非普遍情况。 P714

关于真实性的看似真实或虚假意义的社会建构,参见Dean MacCannell, “Staged Authenticity: Arrangements of Social Space in Tourist Settings,” American Journal of Sociology 79(1973): 589-603: Richard A. Peterson, Creating Country Music: Fabricating Authenticity(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99)。 P715

对这些观点更深入的阐述可以参见Charles Taylor, Sources of the Self: The Making of Modern Identity(Cambridge, MA: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89),以及 Charles Taylor, Multiculturalism: Examining the Politics of Recognition(Princeton, NJ: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94)。 P716

例如,分数较低的城镇都位于像明尼苏达州和北达科他州类似纬度的地方,而分数较高的城镇则位于弗吉尼亚州和俄克拉何马州类似纬度的地方。 P717

在这一点上,我非常赞同Claude Fischer在其书Made in America: A Social History of American Culture and Character(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2010, 10)中的观点,他并不赞同“社区活动发生了革命性变化的说法……倒是对这些活动数个世纪的延续性更加印象深刻”。 P718

33. 美国人口普查局,各州的建制居民点和新英格州以及纽约州被归为次级行政区的城镇,1998~2010年,电子数据文件。 P719

36. 图中的数据来自经济服务研究局2004年对各县进行分类时的数据,以及各城镇的数据。 P720

这里所使用的建制居民点的人口普查数据包括了某些城镇的标准,其中就包含了中位数家庭收入。 P721

40. 我们采访的同一社区的其他居民对于关矿和铁路裁员有着不同的看法。 P722

Massengill还指出了沃尔玛的公众形象与福音派宗教取向之间的关系。 P723

45. 从2005年至2009年汇总的美国社区调查中估算的数据。 P724

例如,我在2003年进行的“宗教与多样性调查”发现,70%的非大都市小镇居民赞成减少移民的法律,但这一数字仅比大都市地区居民的反应高出8%。 P726

/第4章 社区精神:小镇身份的约束1. 宗教与多样性调查,2003年在我的指导下进行的具有全国代表性的调查,参见Robert Wuthnow, America and the Challenges of Religious Diversity(Princeton, NJ: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005)。 P727

2. 长期以来,社会学家对于小镇上“彼此都认识”的理念一直非常感兴趣。 P728

5. 参见Paul Lichterman, Elusive Togetherness: Church Groups Trying to Bridge America’s Divisions(Princeton, NJ: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005)。 P729

相反,社会范畴识别过程中的难点是,这些社会范畴是不平等的基础,很难得到认可,参见Douglas Massey, Categorically Unequal: The American Stratification System(New York: Russell Sage Foundation, 2007)。 P730

关于公民参与形式变化更为有趣的研究,参见 Emily Barman, Contesting Communities: The Transformation of Workplace Charity(Stanford, CA: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6)。 P731

据调查估计,从1987年至1999期间,小镇总的入学人数从950万下降到480万,农村地区总的入学人数则从670万下降到470万,而城市中心地区总的入学人数则从1300万增加到1430万,城市边缘地区的总的入学人数是从1300万增加到2380万。 P732

10. 正如我在第6章所述,在居民们看来,空置的店铺严重损害了社区精神,于是,不是这些商店被夷为了平地,就是镇领导们想方设法让这里看起来像有人在使用。 P733

小镇牛仔竞技活动一瞥,可参见Elizabeth Furniss, “Cultural Performance as Strategic Essentialism: Negotiating Indianness in a Western Canadian Rodeo Festival,” Humanities Research(1998): 23-40; Elizabeth Atwood Lawrence, Rodeo: An Anthropologist Looks at the Wild and the Tame(Knoxville: University of Tennessee Press, 1982); Stan Hoig, Cowtown Wichita and the Wild, Wicked West(Albuquerque: University of New Mexico Press, 2007),尤请参详 153-68。 P734

15. 关于社区节日如何戏剧化地改变社区成员在其他环境中的地位的一场有趣的讨论,可参见以下资料。 P735

16. 对桑普森关于集体效能研究的简要总结,参见Robert J. Sampson, “Neighborhood and Community: Collective Efficacy and Community Safety,” New Economy 11(2004): 106-13。 P736

由于大多数地方性调查都是在城市进行的,我根据全国调查结果提交了报告。 P737

20. Jennifer Sherman, “Coping with Rural Poverty: Economic Survival and Moral Capital in Rural America,” Social Forces 85(2006): 891-913.21. 在小城镇的人行道行为和被描述为“文明的疏忽”之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参见Erving Goffman, Behavior in Public Places: Notes on the Social Organization of Gatherings(New York: Free Press, 1966), 88-99。 P738

就家庭研究而言,尤其要参考Elizabeth Bott, Family and Social Network(1957; repr., New York: Routledge, 2003); Joan Aldous and Murray A.Straus, “Social Networks and Conjugal Roles: A Test of Bott’s Hypothesis,” Social Forces 43(1966): 471-82; Alexandra Maryanski and Masako Ishii-Kuntz, “A Cross-Species Application of Bott’s Hypothesis on Role Segregation and Social Networks,” Sociological Perspectives 34(1991): 403-25。 P739

这个词语也暗指并没有得到充分审查或者了解,无法得到信任的陌生人或是新来之人。 P740

Coleman提到了流言蜚语的传播,但是他主要表明的是彼此相互认识的B和C能够结成联盟,迫使A遵从规范。 P741

29. 参见Ray Oldenburg, The Great Good Place: Cafes, Coffee Shops, Community Centers, Beauty Parlors, General Stores, Bars, Hangouts, and How They Get You through the Day(New York: Paragon House, 1989)。 P742

30. Susan Fiske的这篇论文(“Envy Up, Scorn Down: How Comparison Divides Us”,在2010年9月普林斯顿大学法律与公共事务的秋季退修会上宣读)认为,“蔑视”在心理学文献中常常被忽视,但是,在大众文化中,“蔑视”常常是指看不起地位较低的人,表示出轻视、嘲笑,希望他们走开,给他们暗示让他们远离,有时候也会忽视他们或以沉默回应而表现出轻蔑的态度。 P743

参见Edward W. Soja, Postmodern Geographies: The Reassertion of Space in Critical Theory(London: Verso, 1989), 234-35。 P744

32. 虽然在我们的访谈中,纽约市时不时地会出现,成为参照点,但曾经作为城市特征的独特语言模式似乎并未显示出复杂性,据一位专家解释说,“纽约口音让你听上去很无知”(引自Sam Roberts, “Unlearning to Tawk Like a New Yorker,” New York Times, November 19, 2010)。 P745

/第5章 青蛙池塘:理解工作与金钱的意义1. 在许多描述美国梦的作品中,有一段有价值的历史讨论,参见Cal Jillson, Pursuing the American Dream: Opportunity and Exclusion over Four Centuries(Lawrence: University Press of Kansas, 2004)。 P746

2. 在我所进行的公民参与度调查中,有47%的非大都市小镇居民表示,失业是其所在社区一个“严重的问题”,这比都市地区小镇(34%)或郊区(25%)高出许多,但是与中心城市(47%)持平。 P747

但是,小镇的情况远比想象的要更多样化。 P748

例外情况是,偶尔会讨论到薪水很低的新移民,以及在小镇落户、充分利用这里廉价且没有工会组织的劳动力的制造业公司和农业综合企业。 P749

9. 关于隐喻和垂直隐喻的最有用的讨论,参见George Lakoff and Mark Johnson, Metaphors We Live By(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80)。 P751

例如,1998年和2008年间对已婚男女进行的一项社会调查结果表明,在人口不到20000居民的非大都市社区的居民中,在城市或郊区长大的女性略多于男性(21%对18%)——意味着他们不是在本地长大的。 P753

对2800多位使用高中聚会小册子的男性和女性的地域流动性进行了调查,发现女性的扩散距离要比男性长,但是,由于地点、教育、职业和婚姻状况等不同,也可能会有所不同。 P754

18. 虽然学术文献认为有大家庭围绕通常说来是件好事,对于穷人和抚养孩子来说,尤为如此(案例参见Carol B. Stack, All Our Kin: Strategies for Survival in a Black Community [New York: Harper and Row, 1975];关于农村社区的研究,参见Valarie King and Glen H. Elder Jr., “American Children View Their Grand- parents: Linked Lives across Three Rural Generations,” Journal of Marriage and Family 57 [1995]: 165-78; Valarie King and Glen H. Elder Jr., “The Legacy of Grandparenting: Childhood Experiences with Grandparents and Current Involvement with Grandchildren,” Journal of Marriage and the Family 59 [1997]: 848-59)。 P755

最近对工资差异的计量经济学分析表明,农业带来了巨大的非金钱利益,参见Nigel Key and Michael J. Roberts, “Nonpecuniary Benefits to Farming: Implications for Supply Response to Decoupled Payments,” American Journal of Agricultural Economics 91(2009): 1-18。 P756

这些数据来自674个县,选取了1970份县级数据,对该县的个人收入总额与农产品销售总额进行比较。 P757

这些数据出自人口普查微样本的1%,电子数据文件,参见Steven Ruggles, Matthew Sobek, Trent Alexander, Catherine A. Fitch, Ronald Goeken, Patricia Kelly Hall, Miriam King, and Chad Ronnander, Integrated Public Use Microdata Series: Version 4.0 [machine-readable database](Minneapolis: Minnesota Population Center, 2008)。 P759

非大都市小镇中表示对参与这些活动的人很敬佩的居民比例要比其他类型的社区高。 P760

邮政编码人口数据来自2000年美国人口普查结果,与各个组织的邮政编码地点最为对应。 P761

根据他曾经代理过的许多民事争端的经验,他认为邻居之间的冲突通常不会发生,他们知道必须要在小镇上长期共存,除非问题非常严重,否则他们不会说出心中的不满。 P762

这个过程在其他的文章中也有明确的描述。 P763

你认为你所有的朋友都彼此认识吗?还是大多数朋友彼此认识?或是只有几个朋友彼此认识?抑或是你的朋友们彼此都不认识?”只有12%生活在2500人至1万人的城镇受访者选择了最亲密的选项,表示他们所有的朋友彼此都认识,就所有访谈的人而言,也是这样的比例,但是低于给出同样答案且占生活在大城市(人口数量大于25万)中的16%的居民比例。 P764

13. 作为一个有用的回顾,它显示了网络研究的混合结果和考虑额外的环境因素的需要,参见Alejandro Portes, “Social Capital: Its Origins and Applications in Modern Sociology,” Annual Review of Sociology 24(1998): 1-24。 P765

参见Florian Diekmann, Brian E. Roe, and Marvin T. Batte, “Tractors on eBay: Differences between Internet and In-Person Auctions,” American Journal of Agricultural Economics 90(2008): 306-20。 P766

18. 用最近邻分析计算1980年城镇的地理距离最近的5个城镇的平均人口数量的预期值,算法参数设置为欧几里得距离和五次迭代。 P767

20. Nick Reding, Methland: The Death and Life of an American Small Town(New York: Bloomsbury, 2009).21. Walter Kirn, “Wasted Land,” New York Times, July 1, 2009.22. 关于小镇Oelwein的犯罪和执法的年度统计数据,以及对艾奥瓦州和全国的比较,参见http://www.city-data.com/crime/crime-Oelwein-Iowa.html。 P768

关于较早期县治作用的研究,参见Glenn V.Fuguitt, “County Seat Status as a Factor in Small Town Growth and Decline,” Social Forces 44(1965): 245-51。 P769

/第7章 信仰的习惯:小镇教会的社会作用1. 这些数据由InfoGroup(http://www.socialexplorer.com)收集。 P770

大多数犹太教堂和清真寺坐落在城市里,这并不意味着教会与教会成员之间存在着正式的互动。 P771

另外的一些讨论,可参见C. Kirk Hadaway, Penny Long Marler, and Mark Chaves, “What the Polls Don’t Show: A Closer Look at U.S. Church Attendance,” American Sociological Review 58(1993): 741-52; Paul J. Olson, “Any Given Sunday: Weekly Church Attendance in a Midwestern City,” Journal for the Scientific Study of Religion 47(2008): 443-61。 P772

这两个组织提供的人口数据分别来自2000年每10年1次的人口普查和2007年的人口预估。 P773

想要了解探索神圣之地在神学上的重要性的书,参见Robert M. Hamma, Landscapes of the Soul: A Spirituality of Place(Notre Dame, IN: Ave Maria Press, 1999)。 P774

在包含相互作用项的模型中,相互作用项说明了居住于小镇的二元影响,小镇与高中毕业之间的相互作用并不明显,小镇与大学之间的相互作用项以及小镇与大学毕业之间的相互作用项则都很显著。 P775

参见Kevin D. Breault, “New Evidence on Religious Pluralism, Urbanism, and Religious Participation,” American Sociological Review 54(1989): 1048-53; Morgan Luck, “The Miracle of the Religious Divide: An Additional Argument for the Purported Distinction between Rural and Urban Religiosity,” in Where the Crows Fly Backwards: Notions of Rural Identity, ed.Nancy Blacklow and Troy Whitford(Mount Gravatt, Queensland: Post Pressed, 2010), 59-65。 P776

他表示,强制性信任是存在的,例如,一名学生获得了贷款,原因是与他同一族群的人们会确保归还这笔贷款,又或者银行把钱贷给社区的一位成员,同样期望的是如果这个人没有归还这笔贷款,社区将会承受处罚。 P777

对这些数据的二元逻辑回归分析显示,对年龄、性别、婚姻状况、种族、受教育程度、参与频率、宗教传统和教会规模加以控制之后,农村小城镇参加教会且在同一教会拥有10个及以上朋友的居民比值要比大都市统计区参加教会且在同一教会拥有10个及以上朋友的居民比值高出1.376。 P778

13. Michael Mayerfeld Bell, Childerley: Nature and Morality in a Country Village(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94).14. 欲了解小镇教会社区关怀的活动,可以关注拥有2200位居民的堪萨斯州的康瑟尔格罗夫市,参见Ram A. Cnaan, The Invisible Caring Hand: American Congregations and the Provision of Welfare(New York: New York University Press, 2002), 139-55。 P779

除了福音派基督教、主流的新教、天主教和历史上一直存在的黑人教派之外,每个时期都有不到1%的犹太教徒,这两个时期内分别有2%和5%的人持有其他信仰,还分别有3%和13%的人表示他们不属于任何教派。 P780

19. Penny Edgell Becker, Congregations in Conflict: Cultural Models of Local Religious Life(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9); Penny Edgell, Religion and Family in a Changing Society(Princeton, NJ: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006).20. Garrison Keillor, A Prairie Home Companion, radio program, November 7, 2009.21. 由Mark Chaves设计、1998年对1234家教会进行的全国宗教团体研究(电子数据文件),比较的是教会所在的人口普查区。 P781

牧师回忆道,“我真的认为,每个人都明白除非我们的教徒决定这样做,否则我们不会举行承诺仪式。 P782

25. 虽然关于小镇和乡村教会的文献相对较少,但一些可能让人产生兴趣的关于神职人员和会众领袖的最新研究,可参见Lawrence W. Farris, Dynamics of Small Town Ministry(Herndon, VA: Alban Institute, 2000); Shannon Jung, ed., Rural Ministry: The Shape of the Renewal to Come(Nashville: Abington, 1998); Peter G. Bush and H. Christine O’Reilly, Where 20 or 30 Are Gathered: Leading Worship in the Small Church(Herndon, VA: Alban Institute, 2006); papers from the Missouri Rural Churches Project at the Missouri School of Religion(http://www.msr-crm.org)。 P783

在这20多年里,有2001个县没有出现人口减少的现象,信徒的平均数量从31082人增加到40242人,教会的平均数量从74.4个增加到87.2个;有832个县的总人口减少了20%,或者每年减少1%,信徒的平均数量从24405人减少到21680人,而教会的数量则从61.2个减少到60.7个;有161个县的人口数量下降了20%以上,信徒的平均数量从6314人减少到4847人,而教会的数量则从25.5个减少到23.1个。 P784

他们尤其被歪曲事实、谎言连篇、夸大其词的现象所困扰,似乎意见两端的人们无法心平气和地进行理性的讨论。 P785

其中,有12610人表示最符合他们观点的意见是“法律绝不允许堕胎”或“法律只允许在强奸、乱伦或妇女生命危险的情况下进行堕胎”(即没有选择“法律应该允许除了强奸、乱伦或对妇女生命有危险之外的其他原因的堕胎,但必须在明确地确定堕胎需要之后”或“法律规定妇女应当可以把堕胎作为个人选择”)。 P786

4. 这一观点并没有被所有研究殖民地时期美国猎巫行动的历史学家所认同,而是由社会学家Kai Erikson进行了显著的推动,参见Wayward Puritans: A Study in the Sociology of Deviance [New York: John Wiley and Sons, 1969])。 P787

在问及是否同意同性恋者在学校任教的问题时,20世纪70年代,49%的非大都市小镇居民表示赞同,2000年至2008年所进行的调查显示,这一比例增加至75%,这与所有受访者的反馈情况相似,20世纪70年代,所有受访者中有51%表示赞同,而2000年至2008年所进行的调查显示,这一比例增加至79%。 P788

2004年,1304位受访者接受了调查,其中一个被问及的问题显示居民人口不到2万的非大都市城镇中,6%的受访者认为“人类是从早期动物物种中发展而来的”,而52%的受访者则认为这种说法是完全错误的,另有16%的受访者表示这种说法很可能是错误的(在大都市生活的受访者中,39%的人认为这种说法绝对是错误的)。 P790

我也想看到学校里讲授《十诫》,可是当今这种文化之下,我们真的不能开启在学校里讲授某一种宗教而不讲授其他宗教之门。 P791

这并不是说应该在科学课上进行辩论,但是,我们在周围的设计中看到如此之多的智慧,根据这一事实可以提出某种推断。 P792

2. 有一些作品为19世纪晚期的民粹主义提供了有价值的历史观点和解释,参见Lawrence Goodwyn, The Populist Moment: A Short History of the Agrarian Revolt in America(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78); Michael Kazin, The Populist Persuasion: An American History, rev. ed.(Ithaca, NY: Cornell University Press, 1998); John Lukacs, Democracy and Populism: Fear and Hatred(New Haven, CT: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06); Charles Postel, The Populist Vision(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7)。 P793

关于里根的讨论,参见Lou Cannon, President Reagan: The Role of a Lifetime(New York: Simon and Schuster, 1991)。 P794

在控制了受访者的年龄、种族、性别、地区和教育水平这些因素之后,用二元逻辑回归模型对这些人口因素进行研究。 P795

相关案例参见Adam Cohen, Nothing to Fear: FDR’s Inner Circle and the Hundred Days That Created Modern America(New York: Penguin, 2009); Kenneth S. Davis, FDR: The New Deal Years, 1933-1937(New York: Random House, 1995); Peter Fearon, Kansas in the Great Depression: Work Relief, the Dole, and Rehabilitation(Columbia: University of Missouri Press, 2007); Jim Powell, FDR’s Folly: How Roosevelt and His New Deal Prolonged the Great Depression(New York: Crown Press, 2003); Keith J. Volanto, Texas, Cotton, and the New Deal(College Station: Texas A&M University Press, 2004)。 P796

“要让当父母的人去工作,而不只是依赖政府的施舍,”一个人这么说,他甚至反对为低收入家庭的学生提供免费或补贴性的午餐计划。 P797

另外一篇文章只是顺便提了一下小镇:Kevin B. Smith, State and Local Government(Washington, DC: CQ Press, 2007)。 P798

在我们的试探性访谈中,很明显人们不愿意透露是如何投票的,在大多数访谈中,直到访谈几近结束时,我们才会问受访者在上一次总统选举中,他们是如何投票的,在那一刻,几乎每一个人都会说明他们的投票方式,但是,即使访谈是保密的,还是会有一些人拒绝透露。 P799

这些数据也体现了人们通常对低回复率的小心谨慎。 P800

25. 我们与布坎南牧师所在社区的几位居民进行交谈,他们表示并不同意牧师的意见,但是,他们也认为该地区居民并不信任联邦政府,认为部分担忧显示了居民对于一位非洲裔美国总统的负面态度。 P802

Douthat从Espenshade和Radford的书中选取了一些例子,引发了报刊读者大量的回复。 P803

2. 图中的概率是根据2000年人口普查微样本的5%计算而得的,是目前居住在非大都市地区居民的数据。 P804

考虑到这些因素,小镇或者农村地区地段因素对于计划去四年制大学上学的4年级学生的平均百分比有一个较小的正向影响。 P805

图中,标有“基线”的纵列表示如果已婚者和未婚者之间没有差异,比值比则为1.0;而其他纵列显示的是每次比较的比值比。 P806

9. 她所记录的故事以及她向学生所传达的确切言辞证明了许多访谈中存在的一个明显的共通点:受访者并不是因为采访者向他们提问而简单地提出一些假设性的建议,他们是在重复自己给孩子、学生、教会的年轻人以及他们所认识的人的建议。 P807

参见Derek Bok, The Politics of Happiness: What Government Can Learn from the New Research on Well-being(Princeton, NJ: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010)。 P808

2. 对城市环境中空间条件和环境的重要性进行的一场有启发性的讨论,参见Mario Luis Small, Villa Victoria: The Transformation of Social Capital in a Boston Barrio(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2004), 123-44。 P809

这项研究使用的是1990年和2000年的数据,研究表明小城镇和大都市地区的种族隔离程度一致。 P810

14. 在大多数情况下,充斥着紧张情绪的仪式化互动是为了防止情绪爆发或者发生肢体冲突,要了解关于其方法的具有启发性的见解,参见Randall Collins, Violence: A Microsociological Theory(Princeton, NJ: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008)。 P812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