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报戏梦

good

游在水里的人们无处可去,我感到恐惧,但我不认识这片水域。 P6

然而,这不是什么让人不快的事情。 P7

当然,那种想法现在看来是有点天真了,但那个时候,我刚从头等舱吸烟室里的皮椅子上站起来。 P8

这是一艘卓越的航船。 P9

我又闻到那种气味……这些才是让我焦虑的事情。 P10

“看这里。 P11

大吉岭。 P12

可能是一个蚊帐。 P13

我能看出来救生船的数量是不足以应付这个逃生计划的。 P14

覆盖物被掀掉,可以看到两个人的影子。 P15

它们在我的眼前挥舞,我却不是很理解。 P16

平时当其他丈夫和妻子出现在法庭的证人席上时,我都是坐在前面记录下他们的发言,但这次情况不同。 P17

那天晚上,我和罗伊和好了,我们总是这样。 P18

就在几天前他还让我看了飞机。 P19

他要么是尊重我,要么就是跟我毫无亲密感。 P20

但我还没准备好处理这事。 P21

“你要下班了?”我问她,即使我已经放弃了这个短暂闪过我脑海的疯狂念头。 P22

但我没有那么做。 P23

我努力闭上我头上的这只眼睛。 P24

在我床上的女人低下头,转过来径直看着我。 P25

”我说。 P26

大多数人不相信,她觉得也是好的。 P27

她的眼睛里含着泪水,我又开始好奇她是否以我为耻,她是否认为我做错了什么,比如我是故意让这个埃尔维斯的形象出现在我的身上的,好以此来伤害她。 P28

”她说:“你不用很会说话。 P29

”这就是妈妈过去常常讲给我听的故事,每次讲到最后,我都只知道叫她不要哭。 P30

我觉得或许当我向她展示我是什么样的人时,她会直接轻声却惊奇地说:“我早就知道了。 P31

从房间外面照进来的光线依然挺亮的,房间里有几张旧床垫,周遭的气味并不太好闻,但有几扇窗户敞开着,房间里基本上都是河水和灰尘的气味,所以也不是太难闻。 P32

他也不知道自己身上的文身,那个融入了他的血肉的图案,有着一种特殊的力量。 P33

就是那种可以吃很久的块状曲奇,无论你咀嚼多久都不会在你的嘴里彻底消失,它们会粘在你的牙齿之间和牙龈上面,让你的手颤抖,让你的舌头感觉快要融化了。 P34

首先是为了他们。 P35

“你应该一个人去参赛,伊娃,”我说,“今年你赢,明年我赢。 P36

做一些他做鬼也发梦想吃的曲奇吧。 P37

因为它们是我外婆教我做的,因为它们是源自我儿时在德国度过的那些日子——它们似乎远在天边,但又是那么清晰——我、我妈和我的外婆一起坐在一张粗糙的橡木桌子边干活,旁边是一只正在加热的炭烤箱,厨房里满是甜胡椒、肉豆蔻、肉桂和丁香的气味,我们做了一堆又一堆的这种曲奇,或许这来自三代女人之手的所有美味精华在吃的人体内积聚起了一股强大的味觉上的感激之力,假如他没有脸色发亮、两眼放光、温柔地爱抚一下做曲奇的人,并说几句完整的溢美之词来排解这股力量,被压抑的这股力量就会对他的心脏施加一种可怕的压力,他就会在二十四小时内死去。 P38

“没吃到它们,我感到很遗憾。 P39

我又在重重地喘气了。 P40

这倒是真的,但我不知道还能怎么说。 P41

她的两只手都是猩红色的。 P42

比如,“你好”,我说,我站在一根栖木上,在一家位于休斯敦的宠物商店里,但其实我想的却是天哪。 P43

”我就是这样再度出现在我自己的家里的。 P44

但即使是在那样的时刻,在我跟她甜蜜相拥时,我内心依然有另一个生物,它知道得远比我多,但它无法把所有的证据拼在一起说出来。 P45

我无法让她明白我的意思。 P46

自打我从树上摔下来,没有翅膀可以飞行后,我就没见过她的裸体。 P47

我能飞去那里,思考做什么事来应对所有这一切。 P48

但我坚决否认,事故发生后我变成了一个女色情狂。 P49

作为一个身穿红色定制西装、为一个副总裁的头衔而努力着并且一年在《纽约时报》畅销书榜单上占据三个席位的女人,我是理应明白这点的。 P50

然后,一张男人的脸浮现在我和云朵之间,他的眼睛仿佛是来自比云朵更高远的地方,感觉上,跟最黑的夜空一样黑。 P51

”我说,我发现自己坐起来,俯身凑近去看他作为男人的那部分。 P52

也许现在我已经问了太多遍关于女花痴的反问句,让你觉得这个女人太爱唱反调了。 P53

告诉我:你上回跟女人做爱是在什么时候?”“行,”他说,“只要能让你来感觉就行。 P54

那么多男孩。 P55

他的房间里堆满了报纸,办公桌上铺满了各种剪报,一堆文件上压着一块葡萄柚大小的石头——深色的石头上布满了凹痕——另一堆文件上压着一个铜质书挡,书挡上面悬着一个看上去像是缩小的脑袋的装饰物。 P56

那是一个甜蜜柔软的小凹陷,它让这个英俊男人的脸庞缩进去一块,这个男人对我们的世界在千禧年之末审视自我的方式充满了嘲讽。 P57

”我退后一步,踢掉鞋子,我有一双美腿——过去的几个月里,我获得了许多赞美——我的脚很漂亮,我的脚部护理做得相当到位。 P58

一场俄国的特百惠49派对,他说,就是跟陌生人一起排四个小时的队买一只橡皮碗。 P59

”她说。 P60

我只知道我拿到了他的枪。 P61

在外面的街上,我要担心的事情很多。 P62

”“我现在就是真男人,”我说,“所以你知道我会去干这活儿的。 P63

今天这个时候,我需要对付的可能是另一个人。 P64

万一他跳起来,再来追杀我呢。 P65

还有一个男人就是我的老爹。 P66

他说:“我的老爹告诉我说他是战争中的大英雄。 P67

”她说。 P68

我的脖子终于不再僵硬了,我感觉稍微好了一点。 P69

他看着我,用俄语说了些什么。 P70

因为我爱的男人们,那些温柔地接近我、对我说甜蜜的情话、让一切慢慢来、深情地凝视我并竭力稳妥行事的男人们,他们都死了。 P71

《圣经》上说,这个女人的家是一条通往地狱的路。 P72

“不是。 P73

之后不久我的父亲便去世了,没有再度接受我便去了坟墓,但对我的不予理会甚至都没有因为试图就约翰之死向我布道几句上帝的训诫而有所妥协,也算是他厉害。 P74

他的亚麻布裤子和无领亚麻布衬衫松松地挂在他的身上,我能感知到衣服下面他的身体,赤裸柔软,我的心怦怦地跳,我的嘴唇略感肿胀,仿佛它们分别有着各自的渴望,它们要满足他。 P75

给我一个吻,亲爱的。 P76

”“上帝给了我这种邪恶之力。 P77

当你找到一个地方,吧台上方挂着电视机,灯光充足,空气里飘着榛果咖啡的香气——这是我最喜欢的——啤酒的颜色跟依云矿泉水一样,这会让你几乎觉得这个世界也并没有那么糟糕。 P78

”于是酒保就让电视机停在这个频道,走开去做事了,我的注意力又飘回到珍妮丝身上。 P79

然后主编直勾勾地盯着我,注视着这个酒吧里的每一个人,他说:“千真万确。 P80

我的头顶和脚底也感觉很异样。 P81

对于死亡,我了解得并不是那么多。 P82

挨顿打。 P83

不存在从哪个角度来讲。 P84

无论如何,那就是我对外星人的一贯印象,这儿的人也几乎都这么觉得,我敢肯定。 P85

那晚我失眠,大约凌晨三点时,我去了二十四小时沃尔玛,我很高兴它开着——我会直接当面对这个镇上的任何人这么说——我很高兴这儿有一个我睡不着时能去的地方。 P86

在他帽檐的阴影下,在停车场四周橙黄色灯光的映衬下,我能看到他的那双眼睛现在正盯着我看,每只眼睛都有艾迪的整个脑袋那么大,形状则类似于艾迪的眼睛。 P87

当然,你也可以猜到任何在这里的人都是友善的。 P88

我在等你,埃德娜,因为我研究这颗行星,我听到你对你的朋友们,还有你的亚种伴侣说很多话,我在你的周围探测到一些颜色鲜艳的光晕,于是我想要见你。 P89

当然,假如你有一艘可以载着你从一个遥远的星系来到地球的宇宙飞船,那么你有一种可以让你不用身临其境就能听到每个人说话的无线电之类的东西,也并不奇怪。 P90

耳朵又能说明什么,说真的?在我看来,有没有耳朵并不能决定你是否可以上天堂。 P91

德西的小吸盘们正在吻我的手,接着我们互相亲吻嘴唇,其实他没有嘴唇,但这并没啥区别,因为他的嘴巴柔软温暖,闻上去甜甜的,像比那卡91清新口气喷雾的味道,我想知道他是在地球上买的呢,还是在他的星球上也有像比那卡这样的东西。 P92

我站在那里,不知道是应该告诉他我对那些云彩的看法,还是该将目光只放在花上面,闭嘴保持沉默。 P93

但这一次情况不同。 P94

但他知道主管批准了这个计划,他看着我。 P95

随意言谈也是我长久以来饱受痛苦的杰姬在不知情的状态下作为一名重婚者生活的原因,她后来的丈夫是一个凭面孔就能叫停千艘船只的希腊人。 P96

他梦见自己从沉睡中醒来,听到远处有人在哭泣。 P97

我不会当面叫她黑鬼——我知道语言变了——但我依然是我的时代的产物,马丁106也是这样叫他自己的。 P98

在身后人们的推动下,我又上了更多的台阶,石头做的台阶,我的背又在痛了,每一刻我都在变老,虽然我依然能感觉到胳膊上她的触摸。 P99

她会和窗外射进来的一束阳光融在一起,她的皮肤晒得微黑,声音柔软,她会只戴一条珍珠项链,这是留在她身上的唯一一样东西,她会说起公元前十世纪阿提卡112陶器的几何结构,黑色的装饰环带被画在奶油色的黏土上,有波形饰、人字饰和万字饰,接着,逐渐地,公元前九世纪过去了,公元前八世纪开始了,动物图案随之出现。 P100

我大喊一声。 P101

在我听来,她的声音既迷人又讽刺。 P102

冷。 P103

问题在于水。 P104

我在里约圣卢卡运河上的一栋大宅里租了个房间,我在附近发现了一小片旷野,上面有一个喷泉和一尊圣母玛利亚的雕像,她的手里没有抱着婴儿,只有她一人,我坐在太阳底下,穿着一件从喉咙到脚踝都包得严严实实的裙衫,我看书,不跟任何人讲话。 P105

在这个聆听我的男人面前,我感到自己的内心有种东西骚动了一下,一种甜蜜的感觉,甚至是一种符合情理的感觉,我想。 P106

我希望我是跟他一起留在了船上。 P107

我在船上漫无目的地闲逛了很久,我身处其他人之中,但我没有再说一个字。 P108

“别胡说了,”他说,“你始终知道正在发生什么。 P109

”我的头脑始终追随着某一种女人,而且它甚至也相信我就是那样的女人,假如事实真是如此,那么我本应该就此采取主动,本应该去触摸他的。 P110

可能我在他死去的那一刻就死了。 P111

[2]塞斯纳(Cessna):一家美国飞机制造商,以制造小型通用飞机为主,其产品线从小型双座单引擎飞机到商用喷气机。 P112

[22]《你不能靠一把枪赢得男人的心》(“You Cain’t Wina Manwitha Gun”):1946年音乐剧《安妮,拿起你的枪》(Annie Get Your Gun,又常被译成《飞燕金枪》)里的一首歌曲,该剧曾在纽约百老汇和伦敦西区长演不衰,也曾被改编成电影和电视。 P113

漆成明黄色的出租车(又称为大奖章出租车,因为这类车子都有一个带编号的金属盾形徽章),可以在纽约市的五个区内任意搭载乘客。 P114

[57]阿尔巴特(Arbat):莫斯科老城区有一条叫阿尔巴特的街,是莫斯科历史最悠久的街道之一,也是莫斯科阿尔巴特区的中心。 P115

2008年10月,库尔斯正式宣布在美国境内停产济马,但济马在日本依然有售。 P116

杰姬(Jackie)是他的妻子杰奎琳(Jacqueline)的昵称。 P117

[108]这段的最后两句话,让人想起约翰·肯尼迪当选总统后所作的就职演说,那场演说的名句之一就是:“别问你的国家能为你做什么,问问你能为你的国家做什么。 P118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