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约博物馆

good

毕加索“蓝色时期”的代表作品主要有《拥抱》与《人生》等
《拥抱》表现下层民众的一对情侣,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不过它的主题并不仅仅限于爱情的描写,而是在暗示下层民众只有紧紧地抱在一起,才能抵御外部世界的尔虞我诈,表现手法上带有某种表现主义风格。《人生》是一幅反映下层民众生活的风俗画。表现了他们生活中的荒凉、悲怆和痛苦。这幅画描写一个家庭的生活图景,右边一个抱婴儿的母亲,象征生活的重负。背景加了毕加索自己的两幅素描人体,展示画家所表现的艺术对象—穷人。也有人说左侧那位男子在草图中像毕加索自己,但到作品完成时却变成了好友卡萨赫马斯的形象了。卡萨赫马斯是一位立志投身绘画艺术的青年,却在巴黎自杀身亡。因此,在这幅画里,还包含了毕加索对青年好友的痛苦回忆。

毕加索认为艺术是悲哀和痛苦的产物,悲哀令人沉思,而痛苦是生命的本质。“蓝色时期”由1901开始至1904年结束。1904年,毕加索决定定居巴黎,搬到蒙马特区的“洗衣船”内。

不论这些信笺是否虚构,那种诉诸笔端的文字情缘都能给我很强的代入感,将我与书中人物的距离拉近的同时,也让信笺背后的故事愈发真切。当然,我本人在生活中就喜欢写信,也笃信见字如面,尽管不论这个时代还是我的年岁,看上去都不怎么需要书信的形式,但我仍保有这一习惯,哪怕写下来也无法寄出去,权当是自说自话了。人到中年后也更加理解书中男女主人公的心境与情绪,对五十四封信中所写之平淡琐事也愈发感同身受。至于两人爱与不爱,见或不见,和他们所拥有的这段生活相比,已经无足轻重了。

信件所表达的情感或情绪都非常真实,两个人物的性格和用词方式始终没有偏离,情节也中规中矩,一度以为安德森的女儿卡琳的故事或者由蒂娜为轴心也将辐射更多的情节时,作者很巧妙地先刹住了,在人物继续通信迂回之中,在结尾的时候来了个合情合理的情节发展,可以说把握住了合理性和故事性,毕竟这样的形式对小说的情节拓展要求太高,也不好写。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