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棋的故事

今天午夜有一艘巨型客轮将从纽约驶往布宜诺斯艾利斯。轮船即将起锚,此刻船上船下呈现一派常见的紧张和繁忙景象:码头上为朋友送行的客人拥挤不堪,歪戴着帽子的电报投递员穿过一个个休息室,高声喊着旅客的名字;有的旅客拽着箱子,手里拿着鲜花;孩子们好奇地在客轮的阶梯上跑上跑下,乐队不知疲倦地在甲板上卖劲地演奏。我站在上层甲板上同一位朋友聊天,稍稍避开这喧嚷的人群。这时,我们身旁闪光灯刺目地闪了两三下—大概是某位知名人土在起航前的一刻还在接受记者的快速采访和照相。我的朋友朝那边看了看,笑着说:“岑托维奇在您船上,他可是个罕见的怪物。”听到他的话,我脸上显露出十分不解的表情,所以他接着便解释道:米尔柯·岑托维奇是国际象棋世界冠军。他在美国从东到西。

说到茨威格世人大多会联想到《一封陌生女人的来信》里的大段自白。而我更喜欢《象棋的故事》。不管是外国文学课上讲到的纳粹在精神方面的贻害深远,抑或是自己领悟到的孤独在精神方面的自断前程,都是不可逆转的人间悲剧。避重就轻的叙述反而让沉重有了一股可以被救赎的幻象。至于其他短篇,印象不深。

感情的混乱、无形的压力、象棋的故事三篇特别好,其他也维持在较高水准。zweig对内在激情的刻画尤其突出,甚至到了迷恋的地步,仿佛一个过于情绪化的诉说者。这一方面令小说精彩绝伦,富有恶魔般的吸引力,另一方面则使文字接近意识流层面,弱化了情节的现实感。

史蒂芬·茨威格生前发表的最后一部中篇小说。“对一种极境思维轨迹的追寻”,从博士如在监狱里焦虑而又有规律的来回移动的脚步,到他精神中分裂的两个人方格如棋盘的床单上的厮杀,《看不见的珍藏》《感情的混乱》两部也不错。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