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田信玄 风林火山 2019新版

good

他的旗帜上写着中国兵法家孙子的名言:“疾如风,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 P6

然而,长子义信的想法却与信玄相左,这使得武田父子之间的关系逐渐恶化……最后,信玄幽禁了义信,决定以爱妾湖衣姬所生之子胜赖为继承人。 P7

武田家和甲斐国的渊源颇深,其发祥地武田庄便是一片牧场。 P9

武田信虎在十四岁时继承家业,当时的甲斐形势已不复往昔。 P10

但是,守城将领平贺源心入道并非泛泛之辈。 P11

所谓正规历史小说,指的是作者尽量追求历史真相,进而勾画出这一时代。 P12

晴信也认为父亲的乱行背离人心,导致国事纷乱,不能再坐视不管。 P13

他对这一场战役的投入,以及对其他势力的协调等,作者都做了详尽的说明。 P14

对川中岛战役,作者根据对地形的调查,提出异于他人的说法,将两军的行动与雾联系起来。 P15

从设有武田城馆的踯躅崎到石水寺,也是策马驰骋的适当距离。 P17

因为假如再多说几句,信虎便会目露凶光,手按太刀怒声斥责:“尔等无礼!”而在信虎的狂刀下饮恨而死的家将,已不止四五人。 P18

尽管所有的家臣都劝他讨伐父亲,但拥护父亲本就是人子应尽的义务啊。 P19

“晴信公子,您已经从京都迎娶妻子回来,并育有子嗣,相信您能够谅解。 P20

“真可怕!”晴信自言自语地说道,望着紧追而来的石和甚三郎和盐津与兵卫——他们的脸色也显得非常苍白。 P21

当晴信说这事令他为难时,心中所想的是他将来必将继承甲斐国领主之位。 P22

房间里静静地传出拉开门扇的声音,晴信的视线从庭院转移到三条氏的居室。 P23

”晴信一面敷衍,一面试图找出更适当的话题。 P24

“真无礼,有没有将他们杀了?”晴信回答没有,同时,他对三条氏那若无其事的问话感到惊讶而抬眼望她。 P25

“只是这样而已?”三条氏催促他继续往下说。 P26

(她怎么这么像一个人?)他在心中思索着,忽然想起了十三岁时,父亲强迫他接受的另一桩政治性婚姻。 P27

阿谷挣扎着,却又不敢发出声音,最后躺入晴信的怀中,低声地说:“少爷,饶了我吧!”这求饶声和于满津的喁喁私语很相似。 P28

“晴信公子的身体欠安……”信方无从掩饰,只好称他病了。 P29

”信方接了命令,从信虎的面前退下,直接前往晴信的新城馆。 P30

“但是,如果您不参加明日的诗会,将会使属下为难。 P31

”晴信红着脸,再三表明自己诚心诚意地爱着阿谷。 P32

”所谓事先防备,其实便是如何解除信虎的权力。 P33

“明年她就十三岁了。 P34

对晴信而言,阿谷充满了女性的魅力,只要相聚,他们之间的感情便与时俱增。 P36

或者,在城馆中举行诗会,持续两天两夜。 P37

两个家将陪侍在近处,同样注视着川流不息的河水。 P38

他以为晴信要追赶他,是因为他在此徘徊,而这条路是通往雁坂岭,前往秩父的道路,这位年轻人可能是敌国派来的间谍。 P39

“这是谁的邸宅?”晴信问石和甚三郎。 P40

晴信点点头,心想三郎左卫门这位乡土武士,必定是基于某种理由,故意派源九郎将他引诱至此。 P41

“源九郎的马术,刚才在路上已经领教过了,但重兵卫的马术则仍未见识。 P42

另一方面,他似乎也感觉到自从进入这宅第的土垒后,周围似乎发生了一些骚动。 P43

右山的二十骑和左山的二十骑,虽然手持着长枪,却未佩带武具,且都身着农衣。 P44

两队人马直逼晴信,虽然他们合起来只有四十骑,然而看起来却似有四百或四千骑一般。 P45

“不知公子是否满意?”仓科三郎左卫门以骄傲的神情问道。 P46

”晴信先后望着石和甚三郎和盐津与兵卫说。 P47

那是一栋阴湿的宿舍。 P48

天文五年,今井兵部等政务官因为不满信虎将前岛一族处以切腹之刑,因而愤慨地弃职离国。 P49

只要您一起义,全国的人都会起而响应。 P50

同时,他也注意到房里的人也随着他的呼吸而变得局促不安。 P51

当他的视线向旁边移转时,突然在瞬间越过二间的距离,跳到窗口。 P52

“这位细作——”晴信把声音略微放低,“我不忍心杀你。 P53

晴信主仆在仓科三郎左卫门的护送下,依照原路下坡。 P54

板垣信方不久便和信繁一起过来,他看着晴信说:“公子可是平安无事?”信方也因晴信回来的时间过晚而在担忧。 P55

”虽然信方这样说,但他似乎也没有十分的把握。 P56

“这件事到时候再说。 P57

不出板垣信方所料,信虎留下信繁守国,而带着晴信上阵。 P58

晴信的信远比另一封来得轻。 P59

)义元放下信虎的信,又把晴信的信拿起来阅读了一遍。 P60

他的来信远比信虎那冗长的文字更为实在。 P61

义元独坐居室,房内如夜晚般黑暗。 P62

当晴信公子突然出现在今井兵部、镰田十郎左卫门、三枝半兵卫及仓科家的仓科三郎左卫门等人聚集的会堂时,在下真的以为武田就要发生内乱了。 P63

“晴信这家伙……”义元咬牙切齿地说道,然后又陷入沉思。 P64

而且,在战国时代里,像他这种身怀绝技的男人,是各国力争的对象。 P65

”义元让勘助在庭院等候,自己回到房间,坐在案前回信。 P66

诹访的要冲之地上原城筑于能瞭望诹访湖的山丘上。 P67

然而,他的相貌虽然高贵得足以继承名族城主的地位,但他那高耸的鼻子下所挂着的冷笑,却显得过分自信。 P68

”信虎对身旁的甘利虎泰说。 P69

“莫非法师是……”晴信一眼便看出他是在笛吹川上游川浦乡被释放的奸细,但他并不感到惊讶,反而表现出多年好友的样子,问候对方远到而来的辛劳,然后屏退左右侍从。 P70

“你是否有意出仕于我?”晴信话语洪亮地对山本勘助说道。 P71

”“既然如此,你现在立刻前往诹访,调查诹访赖重的动向。 P72

他的话中还带着几分畏怯。 P73

“弥弥好吗?”晴信突然问赖高有关妹妹的近况。 P74

在出兵的前日,晴信曾到三条氏的居室。 P75

“她有病,而且是明显的肺痨。 P76

走下岭头之后,便到了长洼城。 P77

最令人担心的是诹访侯的进攻过急。 P78

不久之前,还听到有人喊叫或箭羽飞射的声音,这会儿却突然静了下来。 P79

在一个天气晴朗的午后,弥津氏的城馆中举办了一场庆功会。 P80

“赖重公,如把里美小姐强留在此,确实有些不妥。 P81

“蒙您挂怀,二期耕作最近终于完毕了,这样我们就能有个稳定的收成。 P82

”晴信频频点头后说,“辛苦你了,不过还有劳你即刻赶到骏河,把这次战争的经过详细地向今川义元报告,并请他派约百名人马前来迎接。 P83

当他出声吟诵的时候,眼前浮现出鼻子高耸的赖重打量着里美与露出冷笑的自己。 P84

在诹访湖稍远的北方写着小笠原氏,稍远的南方写着高远赖继。 P85

又由于高远赖继出生于诹访家,故有极大的野心,企图夺取本家的地位。 P86

”“你说她笑了!我想那一定是很高兴的笑容。 P87

她说‘哪怕强折’这几个字充分表现出男人的气魄。 P88

土豪们各自携带若干礼物进献。 P89

“有件事实在令人困扰。 P90

”“晴信这家伙!”信虎仿佛能感觉到自己的脸色正在逐渐变红。 P91

假如能受到正式人质的待遇还好,万一被信虎当作泄欲的玩物,那女儿岂不是太可怜了!“怎么样?你是否对我看管里美不放心?”听到对方如此说,元直无话可答。 P92

你的意见是说上杉与村上准备左右夹攻,以诹访为内应,采取断绝退路的战略是吗?”“老爷所见甚是。 P93

”板垣信方望着屋外,外面正下着蒙蒙细雨。 P94

如果海野、上杉和村上来了,把我的话转告给他们。 P95

)为了区区一个女人,信方竟用那样严肃的语气。 P96

信虎突然想起爱妾今井氏在房中无意中说的话:“晴信公子策马驰骋的英姿,不知有多少女人为他着迷!”信虎是个生性好色的男人,他自然能了解今井氏话中的意思。 P97

晴信的军队休息了片刻。 P98

(勘助必定有所隐瞒。 P99

虽然任由信虎胡作非为不无问题,但在不久的将来,信虎就会自食恶果,自取灭亡。 P100

另外,信末还附着:晴信公子有背叛的意图,千万不可不防。 P101

在行军的时候,前锋和本队间曾有好几次快马联系。 P102

”板垣信方对信虎说。 P103

“你们疯了,我是武田信虎!”虽然他大声嘶喊,士兵们却没有做任何的移动。 P104

信虎再度挥鞭回到山丘上去。 P105

然而,板垣信方却说了一些令人意外的话。 P106

即使他有千百个理由放逐父亲,但世人将会把他视为不孝子。 P107

与其说那是一种阴沉的气氛,倒不如说是空虚。 P108

“阿谷!阿谷是否平安?”晴信突然在马上叫了起来。 P109

当晴信以苍白的脸色走进来时,三条氏以无动于衷的表情迎接他,不带丝毫感情地说:“这不像已成为甲斐领主的行为,希望您能对这种轻率的行为加以检点。 P110

晴信立刻上了马。 P111

但他们并未采取任何行动,只是休整兵马,采取观望的态度。 P112

在晴信的脑海中已没有马匹的事,根本就没想到这种骑法可能会伤害到马,他一心只想早点到达温泉乡,渴望能立刻看到阿谷的面容。 P113

(假如三条氏……)晴信的马缰一时松懈了下来。 P114

温泉的热气因为无风而不断地往上蒸腾。 P115

“继续说下去。 P116

晴信没有骑马,而是冒雨沿着坡道踽踽攀登。 P117

晴信离开墓地时,全身早已湿透。 P118

他应该叫我尽快赶到韭崎才对。 P119

晴信的眼睛突然被这四个字吸引住了。 P120

“知道了。 P121

“集合这么多百姓有什么用意呢?”看到晴信,信方开口便问。 P122

百姓撤退之后,诹访和小笠原的联军派出哨探打听前面的情况,一面小心埋伏,一面攻进牧原。 P123

晴信把对阿谷逝去的悲痛,化为战场上的斗志。 P124

盐津与兵卫接过晴信那支染满鲜血的枪。 P125

父亲信虎的放逐、爱妾阿谷的死亡以及长坂之战,其中任何一件对晴信来说都是大事。 P126

”信方予以美言。 P127

虽然如今父亲不在了,但如果将弃国离职的政务官立即召回来,恢复职位,别人将做何感想呢?”晴信的眼睛闪了一下,但又立刻恢复和颜悦色。 P128

“我们需要钱,也需要新的武器。 P129

“希望你们保重身体,我等你们带好礼物回来。 P130

晴信分与每人充足的钱财作为补偿,并派人一一遣送回乡。 P131

信方嘘了口气。 P132

)然而,晴信并不打算就此而改变其客人的身份,把湖衣姬处死。 P133

(而且晴信刚失去爱妾阿谷。 P134

同时,他感到头痛欲裂。 P135

听到新当上甲斐领主的晴信亲自来看湖衣姬,侍女们大吃一惊。 P136

光是信浓一地,就有不少服从我的武将,其中较重要的人物就有二三十人。 P137

“主公,主公……”听到叫他的名字,晴信会点一下头。 P138

医生说对病人身体最不利的就是没有食欲,最好能让他吃点东西。 P139

三条氏一回去,晴信便使了个眼色,命人把三条氏坐过的椅垫拿开。 P140

因为对方是喜欢炫耀的诹访之女,因此可能会变成一场极为拘谨严肃的探病。 P141

代表理性的宽额,富于决断和充满爱心的明亮眸子,晴信正等待着诹访赖重的女儿湖衣姬的到来。 P142

他想对方既然是个喜欢标榜门第的诹访长女(其母为小笠原的家臣小见麻绩氏),这么做是理所当然的。 P143

虽然她有一双像赖重的大眼睛,却没有赖重的犀利。 P144

“公主喜不喜欢味噌汤?”“很喜欢。 P145

“他可能是听说湖衣姬小姐来探病的事后,才采取了这种行动。 P146

它隐藏在您的体内,正等待发作的机会。 P147

至于骑马则绝对禁止。 P148

北郭是人质居住的地方,假如传出甲斐的领主经常出入人质的处所,对领主来说是很不利的。 P149

因为老爷一向对下贱的女人有好感,所以才会被那种衣服所吸引。 P150

”晴信心想她真是个可怜的女人。 P151

那年梅雨下得久,夏天很短,转眼就到了秋天。 P152

虽然我们甲斐的稻米产量远不及信州、越后,但在大麦、小麦及其他杂谷方面的产量却胜过他国。 P153

“骏河呢?佐久和小县又如何了?”当晴信接二连三地询问有关气候与农作物的收成时,信方完全没有准备。 P154

“你看红叶多美!如此壮观的红叶却出现在这样一个荒年,这似乎是因为人谋不臧的缘故。 P155

他心想晴信把大月平左卫门当作情诗的邮差,派到小县去,背后必然另有文章。 P156

至于以后的事,不说你也明白。 P157

“假如诹访公请求我方共同出兵,该怎么办?”信方在脑中估计这场战役所需的军兵及将领人数。 P158

我们也可能在明后天出发前往大门岭。 P159

他认为这似乎是一个圈套。 P160

”千野伊豆入道劝告诹访赖重说,“如果继续前进,我军必然会遭遇惨败。 P161

最有问题的甲信国境,短时间内也没有发生事端的征兆。 P162

然而,他只梦想能登上神代以来诹访神社的大祝和诹访氏的位置。 P163

”信方读完赖继的信后说。 P164

”饫富兵部仿佛对未能完成笼络金刺氏的任务而感到非常惭愧,略显沮丧地站在一边。 P165

”晴信对板垣信方说。 P166

总而言之,在这个战役中,处于被动的诹访在精神上必然比甲斐容易疲惫。 P167

他也一直想,如果有可能,希望能与今川义元断绝所有的关系。 P168

不过……”山本勘助没有把话说完。 P169

”“那是一首情诗。 P170

”“既然如此,属下会依照您的话回复。 P171

高远家和诹访家本来是兄弟之邦,但他们现在突然加强戒备,似乎有某种企图。 P172

同时,出兵边境的事要在明天之内完成。 P173

这种不像战争的战争在梅雨中继续着。 P174

在诹访的家臣中有人认识那名男子,原来他是高远家的人。 P175

”信方对晴信说。 P176

小笠原长时闻知甲斐军在御射山上布阵,心中料定这场战争绝无胜算。 P177

”但赖重却摇摇头。 P178

在三面受敌的情况下,即使千野伊豆入道是杰出的武将,也只好拔寨而返。 P179

这似乎是象征着诹访将要灭亡的狼烟。 P180

“为今之计,只有固守到底,等待小笠原的援军到来。 P181

虽然上原城就近在咫尺,但在午后的烟雨中,却仿佛有数里之遥。 P182

如果有人挂念妻小,可以回到妻小的身边;或者,即使没有妻小而不愿意牺牲的人,也可以离队逃回去。 P183

千野伊豆入道和千野南明庵等到天色变黑后才开始行动。 P184

火势从安国寺的南边开始,由于正值刮南风,使得烈焰冲天。 P185

他们在雨中挥动刀枪,同袍相残。 P186

他以事不关己的口气说道,但他的眼睛却注视着熊熊烈火中燃烧的上原城。 P187

你只要把战斗的始末看清楚,说得更明白一些,也就是请你去观看这场战争表演,因为以第三者的眼光来看战争也是非常重要的。 P188

这座山出乎意料地陡峭,而且上山的路只有一条,因此即使是率领大军也无济于事。 P189

“诹访军真是懦弱,看到甲斐的大军就逃之夭夭了。 P190

他心想即使不能主动攻击对方,但在敌我对峙的状态下,敌人也不可能束手就擒,因此发生若干小战役是在所难免的。 P191

“真的只有一人。 P192

”与晴信公的密切关系,系指其妹弥弥嫁给赖重为正室的事。 P193

(到了这种田地,假如他肯诚恳地求饶,也许还值得同情。 P194

”赖重连自己的营中有这么一个勇士都不知道。 P195

“由于事务繁忙,一直无暇听听你的观战经过。 P196

晴信略带着不悦的神色,把脸侧过去,但即刻又恢复了常色,说:“我要你到小县里美小姐那儿跑一趟。 P197

同时也把有关里美小姐身边的情况一并查明后再回来报告。 P198

”山本勘助以此为开端,把战争的经过一五一十地说给她听。 P199

不过,他虽然想这么做,又想起晴信曾经交代这次的行动必须大大方方地去执行,因而不敢轻举妄动。 P201

久闻大名,您在我的脑海中早已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P202

再过一年,又要进入那令人厌烦的梅雨季节。 P203

“诹访赖重公在信中指控晴信公唆使高远赖继毁弃条约,侵入诹访,夺取神氏以来的诹访领土。 P204

而且,我们可以名正言顺地把弥弥所生的寅王当作诹访家的继承人,而由武田来担任监护之职。 P205

他之所以会在意说谎,证明他的心已逐渐倾向晴信。 P206

虽然没有流泪,但他仿佛哭过。 P207

赖重雪白的寿衣与他的面貌很相配,看起来英俊潇洒。 P208

武田信玄 风林火山 2019新版 文学电子书 第2张

“因为这里是寺院,所以只有酒而没有菜,请侯爷委屈一下。 P209

当时的切腹情景多半是依照镰仓时代的遗风,是属于所谓的自裁方式,与后世的受刑人用刀剑在肚腹上略刺一下,再由事先站在后面的刽子手挥刀砍下脑袋的情形不同。 P210

翌晨,信方代表晴信前来慰问弥弥,但她不肯接见。 P211

住在踯躅崎的湖衣姬接到父亲的死讯时是第二天的早晨。 P212

高白斋一面思量从前日到今天命运变幻莫测而灭亡的诹访,一面不禁因惋惜而泪流满面。 P213

她张着眼睛,带着呆滞的表情,却没有让泪水夺眶而出。 P214

我们不需要坚固的城池,但要分秒必争地在未筑好新城之前,还要故意露出破绽,引诱高远赖继出兵。 P215

“时机已经成熟了。 P216

他们觉得神氏以来一直统治诹访的领主灭亡,就如丧失亲人一样的悲哀。 P217

战役以诹访民众和伊那民众的冲突揭开了序幕,而以当天傍晚高远赖继的弟弟高远莲峰轩被矢岛赖光所杀而落幕。 P218

在这种情况下,晴信说要以诹访民众为向导而出巡,使武将们非常担心。 P219

同时,她也是一位有名的诗人,据说是国色天香,信浓举国无双。 P220

”当虎泰的脸上表明进谏的决心时,他的语气也愈来愈激昂。 P221

山本勘助跪在木板上说刚刚才回到城馆,然后开始报告自己所完成的任务。 P222

”晴信瞪着一双大眼说。 P223

“假如是里美小姐推荐真田幸隆,那一定没有问题。 P224

”他以自信的表情说完,就像不再有事找虎泰一般,开始写寄给真田幸隆的信。 P225

”他是个细眼微吊,宽额,看起来似乎不易对付的男人,有着一双炯炯发光的眼睛,使山本勘助感到害怕。 P226

翌日早晨当山本勘助醒过来时,有个小役在外面等候。 P227

在依田休息片刻时,曾经看到里美被侍女扶着下轿。 P228

前面有座栅栏,数名武士在那儿对行人一一加以盘查。 P229

他想,假如今川义元看到这位带着野性豪气的绝世美女,必定会为了她而不惜牺牲邦国与晴信较量。 P230

还未到达上原城以前,陆续遇到前来迎接里美一行人的士兵。 P231

侧室多半是靠床上关系来维系,晴信与阿谷之间便是如此。 P232

在上伊那各地打仗的板垣信方,许久以来第一次回到古府中来向晴信问安。 P233

里美是个聪明的女孩。 P234

当她坐下时,长而黑密的秀发几乎垂到坐垫上了。 P235

但不久之后她的嘴角又逐渐恢复了和悦的表情,绽露如前的微笑。 P236

晴信怕遇到她的眼睛,因此自从诹访赖重切腹以来,他从未和湖衣姬见过面。 P237

在静谧的气氛中能听到雪花飘落的声音。 P238

)二十三岁的晴信心中感慨着,对于被放逐到骏河的父亲有着一份感伤。 P239

若消灭了敌人还去夺取敌国财产,这种几近盗寇的行为是绝对无法平定天下安抚人心的。 P240

“看到你如此健康,令人欣慰。 P241

矿山的勘测、决定界线、坑道的挖掘等,只要事关测量全是我的专长。 P242

”对方的话,似乎令晴信吃了一惊。 P243

“此人原是大藏流的能剧演员,在偶然的机缘中对金山产生兴趣,发明了采金的新方法。 P244

”晴信立即朝向测量师百川数右卫门问道:“是否测量过黑川金山?”百川数右卫门望了今井兵部一眼,说:“约略已经测量过。 P245

“如果招募石匠、挖土工、木工、冶炼工,大约需一千人左右,相信一年生产一万两黄金并不困难。 P246

这一天,他突然想在离开城馆之前,就定好方向。 P247

”里美马术娴熟,一般男人也会被里美由后面追上。 P248

当城馆近在眼前时,里美将马靠拢过来。 P249

只要有机会,她一定会行刺的,这份执着让她做出这首诗来,不是吗?)(荒唐。 P250

“我若喜欢上湖衣姬,怎样呢?”“可以迎娶她作为侧室呀!诹访氏是少有的名门,湖衣姬又是诹访家的直系子孙,有了湖衣姬这姊姊,是我的荣耀。 P251

一旦晴信开始认真,里美的马术就相形见绌了。 P252

”三条氏望着湖衣姬身上印着花鸟纹路的短袖便衣恨恨地说道。 P253

“什么?叫你做我的侧室?”“主公难道嫌弃湖衣?”湖衣姬坚定的目光,使晴信暗自一惊。 P254

“家父既已不在人世,希望能请大伯父诹访满邻代理父职主持婚礼。 P255

晴信首先伸手去拿送来的饼,里美看看三条氏,再瞧瞧湖衣姬,自己也拿起一块饼说:“说实在的,有好饼吃,更希望有好酒配。 P256

洲羽之湖 情人之心啊 载以兰舟 春雾迷蒙 随风荡漾洲羽之湖 情人之意啊 涉过冰湖 终夜厮守 至晓不离湖衣姬的歌声清脆甜美。 P257

“似乎不只是对攻打伊那的牵制战略。 P258

对晴信而言,问题在于不知东信浓诸城主有怎样的行动。 P260

”“都是一样的山寨。 P261

”“原来如此。 P262

(当六百骑围住长洼城嘶声呐喊时,大井贞隆是否会投降呢?万一对方决定死守,只要撑住十天,援军便会到来。 P263

”“那么劳烦你现在就前往诹访家为我提亲,要向诹访满邻正式请求。 P264

虽然只有六百人,但排成一列沿着佐久街道向前飞奔,声势浩大,仿佛有千骑以上。 P265

“山葡萄味道过酸,不太适合吃。 P266

但他不置一词又低下头去。 P267

武田的骑兵队半数据守城池险要地段,半数则封锁各条道路。 P268

“生擒了大井贞隆之母是吗?”晴信喜形于色。 P269

“贱妾领旨!”里美跪坐着说。 P270

”里美盛装打扮,带着大井贞隆之母乘轿离寺。 P271

”大井贞隆留下里美径自离去。 P272

他把大井贞隆幽禁在东光寺。 P273

她所熟知的上原城已不复存在,而由板垣信方新筑的上原城取而代之。 P274

走过寒冷的山路,山野人士将贺礼驮在马背上送来。 P275

他和阿谷两人没有举行婚礼,但是和阿谷初次燕好的情景,至今仍历历在目。 P276

”高白斋略带微笑,晴信回头,望见今井兵部带着三名勘探师恭敬地站立在一旁。 P277

晴信拿起每一锭金子,那东西在手中,冰冷又沉甸。 P278

”晴信说着,心中感激驹井高白斋的周到安排。 P279

想到明知不可能,还要勾结伊那的土豪们谋划进攻诹访,赖继的野心令人感到可怜。 P280

)此谣言传到了高远地方。 P281

四月十七日,天一亮,原本在前面的高远军已不见踪影。 P282

否则无法在此战国时代治理地方。 P283

晴信把一部分兵马留在高远城,次日进攻上伊那的福与城。 P284

”晴信对驹井高白斋说。 P285

”晴信对稻垣玄蕃这样说。 P286

稻垣玄蕃下令全体将士齐声呐喊,而城池正面,由板垣信方所率领的军队也彼此呼应,一时呐喊声震天,夜袭终于成功,守城兵卒弃城而逃,随后攻入的信方军队放火烧城。 P287

他口称不甘心,不肯回避晴信的目光。 P288

对年轻的晴信来说,五十日的征战实在是很难忍受的。 P289

时光流逝。 P290

并且还收容了主公的父亲信虎公,不妨派遣适当人选,率领三百兵……”晴信打断高白斋的话,“不。 P291

那是里美和侍女的轿子。 P292

虽然氏康的兵马已侵入骏河,但今川义元并不急着击退他。 P293

据我猜想,如不这样,下不了台,所以氏康本人也正为难。 P294

)那天早上,冈宫原被露水润湿。 P295

这时,响起螺号。 P296

今川和北条誓以十月二十二日停战。 P297

“在下虽身在天之涯、海之角,但对主公的事迹时有所闻。 P298

”日向三郎四郎望着驹井高白斋急着赶去通报主人的背影,似乎看到了武田的新气象。 P299

”“你是说洋枪的设计图?”晴信顿时感到迷惑。 P300

还有铅,由于我国出产少,只好仰赖南蛮的供应。 P301

枪炮的数目决定胜负的时刻似乎就要到了。 P302

想到各国的武将早已积极地从事洋枪的制造,而他才刚刚听到制造洋枪的初步设计,不禁为之前所浪费的时间感到痛心。 P303

晴信的身体一旦发烧,便仿佛背叛了他一般,不停地折磨他。 P304

晴信节节推动经营信浓的策略,并打算得到信浓之后,利用信浓的人才和物力,一举向骏河进军。 P305

若不设法及早占领,则上野诸将必定会派军援助。 P306

”晴信再三嘱咐山本勘助。 P307

请晴信公注意看。 P308

晴信再也按捺不住。 P309

晴信从放在枕边的壶里,倒水来喝,顿时清醒了。 P310

”驹井高白斋受到武田氏首席老臣的谴责,惶恐之余,低下头去。 P311

”信方把双手交叉在胸前。 P312

避免打仗,不要出去疾驰,房事也要减少。 P313

”克制自己——晴信挺起胸膛,告诉自己一定做得到。 P314

从京都妙心寺延聘而来的住持——凤栖正拿着锄头,在庭院的一角挖掘泥土。 P315

听仙元说完这些话,我忽然很想来拜访法师。 P316

其余的人一概赦免。 P317

诹访、高远、上伊那、小县、佐久都归于武田统辖。 P318

”立木仙元请晴信务必卧床休养。 P319

晴信已经了解这一点。 P320

想着手此事的晴信,也许拥有天下少有的英明君主的天赋异禀。 P321

然而,这甲州法律却深受甲斐百姓的欢迎。 P322

“敌军的情势如何?”“志贺城包括上野甘乐郡的高田宪赖父子援军在内,大约有五百兵马。 P323

晴信引领数骑,进入诹访的神宫寺乡,庙祝守屋赖真出迎晴信。 P324

见到主公骑着青毛驹,立起旗帜奔向敌阵。 P325

”板垣信方将地图放在面前,开始说明敌我双方布阵情形。 P326

晴信合上眼思考。 P327

可天亮时一看,甲斐军阵营中,并不见一兵一卒。 P328

到了第二天,军夫终于控制了水源。 P329

可惜使者尚未回到城里,就被多田三八的兵士逮捕。 P330

目前正在背叛武田的笠原清繁,一度也曾投靠武田氏。 P331

两人扭打成一团,在草地上翻滚,直到其中一方不再动弹为止。 P332

在此之前,上州军虽属劣势,但尚能进行势均力敌的战斗,此时仿佛突然失去战斗意志。 P333

“不要盘问,全部处斩。 P334

被这些惨绝人寰的场面激怒的城兵,刚一出城,就被弓箭射成了刺猬。 P335

”板垣信方提出妇孺的处置方案。 P336

一路上家属们抱着遗体痛哭,扶着伤患啜泣,即使对胜利者而言,战争仍然是悲伤的。 P337

“如此下去,对身体健康极为不利。 P338

卧床时会食欲不振,说不定在战胜病毒之前,身体就先垮掉了。 P339

驹井高白斋是武田氏一流的谋士。 P340

”晴信把脸扭到了一边。 P341

当信方进来时,晴信假装刚起床。 P342

请主公忍耐。 P343

”听到这话,信方仿佛受到鼓励一般,膝盖伸直,挪到晴信身边。 P344

“主公一定了解留在此地,有许多不利于主公健康的因素。 P345

在此之前,志磨温泉早已做好迎接的准备工作。 P346

”正如凤栖之言,那一年十月,晴信的脸色转好,食欲也增进不少,身体逐渐发胖,同时也几乎不再发烧。 P347

”当天午后,大井氏望着晴信的脸说。 P348

牧场的遗迹残留至今,晴信需要花半个时辰才能绕完一圈。 P349

晴信充分享受白昼的欢愉之后,在午后散步时分回到志磨温泉,而又在牧场的草丛中和小尾丰信换回衣裳。 P350

晴信不知母亲大井氏已经来到,在湖衣姬的居所消磨了半个时辰后,来到里美的房间,才一进门,便看到大井氏以严肃的表情坐在那儿。 P351

除非把村上驱逐,否则平定佐久的希望遥遥无期。 P352

战争需要依当时情况而定。 P353

”当晴信听到那些部将的姓名时,仿佛与村上军已经开始交战一般。 P354

”晴信年轻而充满自信,不听从信方和虎泰等老将之言,而急着争夺信州的霸权,这便埋下了重大危机。 P355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