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顶上的小丑(黑色幽默的诡异奇案,多线交织的逻辑迷宫 ,岛田庄司“名侦探御手洗洁”系列最新作)

good

1980年以《占星术杀人魔法》出道,之后陆续发表《斜屋犯罪》《异邦骑士》《奇想,天动》《北方夕鹤2/3杀人事件》等作品,均以场景宏大、诡计离奇著称。 P14

雨雾的另一面,隐约可见如今已成古董的T见市名胜——噗力高奶糖的大广告牌。 P24

因为轻信了这种教诲,他的上司被杀,连他自己都差点儿死了。 P25

过去的女孩子们都用那些来玩家家酒。 P26

那些面向孩子的漫画杂志上,总能看到一颗奶糖可以提供让孩子奔跑四百米的热量这种宣传。 P27

噗力高奶糖瞬间席卷日本,噗力高公司马上就成了具备全国规模的点心制造商。 P28

如今这个广告牌已经又破又旧,表情变换的装置永远停止了运行,霓虹灯再也不会点亮,这让他更加怀念起无忧无虑的童年。 P29

这块广告牌刚竖立起来时,还处在连东京和横滨都没什么娱乐的时代,这也使它立刻受到了广泛好评,俨然成了神奈川的标志。 P30

而从广告牌上抹去商品名,则体现了社长的崇高意志。 P31

因为时代已经对点心有了更高级的需求。 P32

甚至有评论家揶揄道,噗力高的老不死是日本食品里的有害添加物。 P33

因为儿子的死而精神抑郁的二代社长缺乏新商品创意,又没有足够的经营能力。 P34

虽然他狂热时并未察觉,但在成人后还是发现了这个事实。 P35

然而他已经等了十年,那个表情依旧没有变化。 P36

部长总以学生时代当过橄榄球队前锋为骄傲,在田边的业绩不理想时,就把他带到走廊上甩耳光。 P37

不用说,这根本就不是国家明令所有人必须加班八十个小时,而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加班时间超过这个数字。 P38

虽然他连续好几天都不断重复那些借口,但事实是,他口中的那个时代新产品更多,家电的需求量也更大。 P39

那些在酒席上谈论这件事的人都异口同声地说,所有工作都是这个样子的。 P40

尽管如此,终结的时刻还是到来了。 P41

她穿着一件黑灰色格子大衣,脖子上裹着白色围巾,头上还戴了一顶黑色毛线帽,所以在十二月的清晨也并不觉得很冷。 P42

”信一郎点点头说。 P43

“看来很多人都在这里吃早餐。 P44

“交给我吧,其实我可期待婚后给你做早餐了,都等不及啦。 P45

阿信是个大帅哥。 P46

”俊子狠狠砸了一下信一郎的后背。 P47

”“我怎么感觉最近总听到那种话啊。 P48

”“我以前就很喜欢上方落语[1],因为受到了我老爹的影响。 P49

”“也对,不可能为了忘年会有人表演就一直付你工资嘛。 P50

平时只有从澡堂子里出来的老爷爷去买烟或者婴儿食品,除此以外就门可罗雀。 P51

我会加油的!这不,激情都燃烧起来了,你等着瞧好了!”“嗯,拜托你手下留情哦。 P52

大战咸猪手什么的。 P53

搞不好还会被周刊添油加醋,让你一辈子跳进东京湾都洗不清。 P54

“你瞧你这字,都分不清到底是明子还是敏子。 P56

”“哈啊!”“这些数字也有很多错漏。 P57

相亲履历十余次,甩掉的男人不计其数。 P58

”“是哪儿的人。 P59

”“不过你男人不可能长得像汤姆·克鲁斯吧?”“这你就错了,真的很像。 P60

”“告诉你,说谎话迟早会被拆穿的,趁早不要装了。 P61

“这男的该不会眼神不好吧……”“人家视力左右都是一点五。 P62

”“汤姆·克鲁斯讲落语吗!”系长惊讶地大喊一声。 P63

明明世界上还有绝望到自杀的人。 P64

”“是。 P65

“据说视力有一点五呢。 P66

”“嗯。 P67

对了,住田君。 P68

“怎么了,瓦斯爆炸吗?”住田也愣在了走道上。 P69

”“什么?是谁?”住田在旁边问道。 P70

“可是课长,她真的跳楼了。 P71

不过瞧那样子恐怕是没救了。 P72

小出君,不会有错,那妮子不可能自杀。 P73

我们也得保护好自己。 P74

“没人下楼吧?”住田问。 P75

那扇门发出一阵微响,大敞开来。 P76

“也没有可以藏身的地方。 P77

随后小出又从上衣内袋掏出一台小型相机说。 P78

从住田的视角来看,门左边是三台空调室外机,其间隙和两侧都没有人,因为根本没有那么大的空间。 P79

”“真的吗?”“当然是真的。 P80

随后两人又走到水龙头的位置,把水关掉了。 P81

正蹲在地上拍照的小出也站起来看向他。 P82

虽然还年轻,他的发际线已经有点后退,显得额头特别高。 P83

”原笔直地对上住田的目光肯定道。 P84

然后我就听见了岩木的惨叫。 P85

结果就刚好看到岩木用腰顶着护栏转了一圈掉下去了。 P86

“没错。 P87

”随后,他感慨地点了一下头,又说:“那可能是非常重要的线索。 P88

“那到底是为什么啊!究竟怎么回事?当时发生了什么?她不是才刚刚走上屋顶吗?”“对啊,就是这么回事,刚刚上去。 P89

”小出说。 P90

她拧开水龙头放水,回到木栈道上,捡起水管开始浇水。 P91

“你怎么能肯定呢?我们屋顶上的栏杆比较矮,只有零点九米,以前还因为违反《建筑基准法》而闹出过问题,说那样太危险了。 P92

毫无怀疑的余地。 P93

”小出说。 P94

”“比如有可能在酒馆见过面?”“原是单身吗?”细野问小出。 P95

那家伙最喜欢飞碟射击了。 P96

紧接着,忍不住“啊”了一声。 P97

因为她一直不回家,我就想来看看怎么回事……”住田一言不发地点点头。 P98

”进入会客间与他面对面,住田马上递出了名片。 P99

“我们也都吓了一跳。 P100

“您一点都不知情……”“开什么玩笑,我一点头绪都没有!”他又大声说道,似乎有点生气了。 P101

”住田点头说道。 P102

“就是那个有很多盆栽的屋顶?”“没错。 P103

变成现在这样密密麻麻,也只是一个月前的事情。 P104

她还说要在青山预约婚礼场地,如果那里有空位的话。 P105

我也是昨天才看到照片的,就在她自杀前不久。 P106

”“我已经跟她大阪老家联系过了,所以她父母应该很快就会到东京来。 P107

”“嗯。 P108

我完全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实际上直到现在也还不敢相信。 P109

”田边慌忙回答。 P110

”青年马上回答。 P111

她说发生了打劫未遂事件,不过那是最高机密,所以不能对任何人说。 P112

“那抢匪的特征呢?”住田问。 P113

”“嗯,真的只知道这些了?”“再没别的了。 P114

”他说。 P115

“嗯,话虽然这么说,可我们公司对员工有限制……”田边说。 P116

”“啊,原来如此。 P117

“那就是汤姆·克鲁斯吗?”小出走到住田旁边,凑到他耳边问。 P118

“嗯,据说他们已经住一起了。 P119

“没什么,就是她好像除了我们之外,没对别人说过这事吧?”“嗯,是啊,被你这么一说确实是这样。 P120

你觉得她有可能两三年前开始就跟汤姆·克鲁斯同居了吗?”“同居也可能是最近的事嘛。 P121

一般来讲,要是总有人居高临下地笑话她,她肯定早就反击回去了。 P122

”“可能当时她觉得男的随时会跟她分手吧。 P123

“嗯,而且感觉也不是特别擅长工作的人。 P124

”“逃到妮可·基德曼那里去。 P125

可是,也只能想到那样的理由了。 P126

“在,您找我有事吗?”“你现在有空吗?”“嗯,挺有空的。 P127

”小出转头对住田说了一句。 P128

住田系长吓了一跳,捧着文件愣在原地。 P129

只见他呆愣地呢喃一句。 P130

“我去看看是不是小出。 P131

脚步声数量很多,想必是还有几个人也来助阵了。 P132

这里已经被邪恶的死灵所支配,成了让人毛骨悚然的地方。 P133

你瞧,水管还在出水呢。 P134

“如果掉下去的是小出,那就太离奇了,一个绝不可能自杀的人死了。 P135

“是啊,你说得有道理,毕竟不是高中小女生嘛,我也不愿意相信。 P136

“你们谁身上有相机?”住田问周围的人。 P137

他真心希望这不会演变成暴力事件。 P138

他一时说不出话来,但随着思考,他自然而然地低声说道:“我们在楼梯上没碰到任何人吧。 P139

因为他实在不想再说这是超常现象。 P140

住田独自沿着木栈道走到露台边缘。 P141

唯一一点勉强能称得上发现的,就是挤满露台的那些盆栽几乎都没淋到水。 P142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该如何理解啊……”住田系长抱着头闷声说道。 P143

先是岩木俊子,然后是小出顺一,难道不是吗?”细野掰着指头说。 P144

“确实经常有那种情节,但那都是有一定原因的。 P145

“我没大声啊。 P146

还有你不也是,家里有小孩出生,正是用钱的时候,再加上房贷还有不少没还上,是不是?”“虽说如此,可我的情况满大街都是呀。 P147

如果是你会怎么样?”“嗯,应该会敲诈吧。 P148

”“系长。 P149

”“嗯?”“明明不是银行的人,他怎么那么清楚?听他那语气,就好像每天都能看到屋顶长什么样似的。 P150

“那明显是亲眼看过屋顶长什么样的人才会说出来的话。 P151

毕竟自己心爱的人突然死了,肯定谁都会想看看遗体啊。 P152

”“为了不让别人怀疑自己。 P153

“没有。 P154

”细野不情不愿地点了一下头,随后又问。 P155

“只是接二连三地发生这种事,我想不信都不行了啊。 P156

”“这话说得真不像系长的性格啊!”“那肯定是怨咒的力量。 P157

“连建筑物都不是?那是什么啊。 P158

“银行啊,有时候是挺招庶民怨恨的。 P159

”“那些植物都是大室礼子的吗?”“没错。 P160

那座房子有十几个房间,还有游泳池和桑拿房,全景玻璃的健身室,甚至还有专门开派对和看电影的房间,总共大小四个浴室洗手间,据说看起来像城堡一样。 P161

见她不好使了就斩草除根,就这样大室礼子的工作猛然减少,没过多久就一件都没有了。 P162

那个房间很小,又没装暖气,只能靠被炉来取暖。 P163

可是你也能猜到,很快就没人愿意接她的电话了。 P164

大家都很害怕,因为主动上去搭话都不知道会被她说些什么。 P165

尽管如此,她的经纪人还是特别努力,一直在业界给她找工作。 P166

”细野屏着呼吸,已经发不出声音了。 P167

”“唔。 P168

所以膳场部长就跟管理方商量,看要不要把那些盆栽扔掉,结果他不久前就突发脑溢血住院了。 P169

后来大家开始觉得,那些植物搞不好被诅咒了,是不是该去神社请个神主来净化一下。 P170

住田本人则更希望说服警察严肃介入此事,给出原本毫无可能自杀的人接连坠楼的让人信服的理由,但银行似乎并不想触及此事。 P171

“再不浇水可是会枯死哦,不过反正都要扔掉了。 P172

喂,细野君。 P173

“我不会死的。 P174

”“哦……”“结果还不是一声巨响,声音都传到这里面来了。 P175

她简直是兴高采烈、手舞足蹈,就算有人捅她一刀都不见得会死。 P176

他心里在想,都这种时候了你怎么还说这种话?那不是明摆着的事吗?“又不是专门拍给主妇看的八卦资讯节目,实在是太傻了,一个大男人怎么能害怕那种东西呢?”住田还是不发一言,他依旧感到愤愤不平。 P177

那个声音我已经听了两次,就在这个座位上,听到下属死去的声音。 P178

“请相信我。 P179

”“那种事情叫庙里的和尚来不就行了。 P180

”看到她走进来,课长叫了一声。 P181

“没错,烦恼,最近有没有。 P182

”她抬起头,若无其事地说。 P183

不然明年吧……”“喂,磨磨蹭蹭的干什么呢,还不赶紧去。 P184

都已经有两个人不明不白地死了,却没有一个人担心。 P185

因为他开始担心,之所以没听见声音,搞不好是因为她落到有缓冲的地方了。 P186

“我看你好像在担心我,就想着汇报一下。 P187

“那两个人的坠楼只是巧合而已。 P188

”住田闻言表情僵住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P189

“如果是盆栽的诅咒,那刚才和田君也有可能坠楼不是吗?”住田摇了摇头。 P190

其实所有白领都这样,心里头必然都藏着这么一两个秘密。 P191

所以我才是绝对不会死的。 P192

”“那什么时候能有头绪啊,系长?”细野问。 P193

”住田使劲摇着头说。 P194

尽管只是一瞬间,但他的记忆好像出现了缺口。 P195

自动门开启,一个不认识的男人冲进来,朝这边大喊一声:“跳楼啦,有人自杀,快叫救护车!”说完,他马上掉头跑了出去。 P196

连续三名银行职员死亡,连警方也终于发现了事态的严重性。 P197

“是的,就在这层楼的办公区。 P198

因为地点就在外面,离得很近。 P199

“那是真的吗?关于个人生活,平时的不满和烦恼,你身为上司,应该有机会听到下属的这些抱怨吧?”“这个嘛……嗯,可以说有吧。 P200

”“哦,她对你说不会自杀……”刑警一脸复杂地说。 P201

“什么原因?”“因为我一直叫他别到屋顶去,说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一直在阻止他。 P202

”“嗯。 P203

Takanashi这个姓写成汉字是“小鸟游”,只有这个人给住田递了名片,可能因为他的姓比较少见。 P204

心怀秘密的人,终于只剩下他一个了。 P205

“对,就是她。 P206

人不会毫无理由地跳楼,难道不是吗?难道说,是谁把他们推下去的吗?”刑警的问题似乎开始切入核心了。 P207

”“你是怎么一下做出要去屋顶这个判断的?”刑警似乎觉得自己抓住了马脚。 P208

”“为什么别人不上去,而是您上去呢?”元木好像又找到了破绽,又好像在给他下套。 P209

”“他从哪里看到的?”“三楼。 P210

然后我还叫三个人马上分头进入三楼的三个房间查看。 P211

“对。 P212

”刑警说。 P213

”他并没有说谎,而是打从心底里这样想的。 P214

不过住田也听到了耳语的内容。 P215

他明年就四十岁了,却至今没找到全职工作,也没能闻名世界。 P216

因为圣诞节将至,街上来往的行人很多。 P217

旁边有个男的帮那个中年男子整理好装束,几个人合力把他抬出了通道,边走还边喊快叫救护车、快打急救电话。 P218

食道里涌出一点儿胃液,那种不快感混合着绝望,让他再也不想到外面去了。 P219

当时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会在实业团柔道比赛上撕裂跟腱。 P220

他觉得自己挺像圣诞老人的,就把只剩下纸巾的运动包塞进大布袋里扛在肩上,来到了走廊。 P221

掌握客人动向可能是柜台女孩子们的工作吧。 P222

再仔细一看,这扇门并不是室内按钮上锁的,而是室内室外都要插钥匙上锁的款式。 P223

他完全可以再不客气一点。 P224

他记得这扇窗下面是自行车停车棚的屋顶。 P225

刚才的一口闷成了被点燃的导火索。 P226

他像突然贫血一样无力地蹲下身来,等待自己恢复体力。 P227

既没法去打工,也吃不到饭。 P228

如果只是迟到,只要到了就好,可直接旷工他就真的百口难辩了。 P229

在大学社团当前辈的习惯不小心又跑了出来。 P230

然而他等了许久都没见有动静。 P231

“你知道?是谁?”住田紧张地问。 P232

”原说。 P233

”他的嗓门儿还挺大,但二楼卡座区域并没有客人,只在远处的餐桌区域坐着两对男女。 P234

结果全都跳楼了。 P235

你不也一样吗?就算是烦恼众多的人生,不也会遇到情绪特别高涨,一点儿烦恼都没有的时候嘛。 P236

”“所以我说,就算别人死了,唯独那妮子是不会死的。 P237

那帮人啥都不知道。 P238

”“嗯,嗯,然后呢?”住田问完也喝了一口啤酒。 P239

“他是脸朝天掉下去的?”“是的,脸向着天,往后弯着滑下去的。 P240

”“那周围的情况……也就是说,没有任何异常吗?”住田又问了一句,仿佛想确认他的意思,又带着点不太信服的感觉。 P241

”“所以我脑子就一片空白,一时搞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 P242

”“喂!你竟然过去了吗?!”住田大喊一声。 P243

“真的啥事都没有吗?你没突然冒出跳下去的冲动吗?”“当、当然没有啊!”塚田用力摇着头说。 P244

”塚田也似乎受了惊吓。 P245

”“然后我又看了看周围。 P246

“你认真察看过了。 P247

不过也因为刚刚上去浇水的和田君平安回来了,他才一口咬定不会有事的,‘系长,不会有事的’。 P248

毕竟岩木君跟小出君都死了。 P249

“真是服了他们,刨根问底地问了好多问题。 P250

“于是我就想了好多。 P251

”“从哪儿拖下去?”“那我可不知道,有可能是对面的大楼啊……”住田和塚田一时无言以对。 P252

因为他有很多朋友还没结婚,才有条件收留他住下来。 P254

在彻底沦为流浪汉的同时,也渐渐失去了朋友。 P255

可能因为当时正是经济景气的时节,他这个工作才会定得如此顺利。 P256

他稍微挪动一下右手,手指却不受控制地被挤进了她的臀缝间,臀瓣的弧度极为真实地紧贴着他的皮肤。 P257

他轻轻挪动两根手指向上移动,竟碰到了如同做梦般让他难以置信的东西。 P258

“别让他跑了,抓起来!”又有一个愤怒的声音大吼道。 P259

电车的速度越来越慢,最后停了下来,混在猛然涌出的通勤乘客中间,信一郎被几个男人粗暴地拽到了站台上。 P260

“怎么了?”随着靠近的脚步声,一个貌似站务员的男人大声说道。 P261

而信一郎正处在大脑彻底停止思考的状态,无法做出任何挣扎,乖乖把手伸进上衣口袋掏出了钱包。 P262

他撞开站台上的行人,左冲右突,像弹子一样四处反弹,拼命奔逃。 P263

“喂!”他又听到一声大喊。 P264

他抬起右手看了一眼表,却因为一片漆黑而难以分辨。 P265

啊,还活着,他想道,这真是太奇怪了。 P266

他准备逃走。 P267

“有人朝这边看吗?”“呃,没有呢。 P269

”塚田说。 P270

“虽说是隔壁大楼,但也有一定距离,那种把戏一般人搞不来的,必须得是套索的绝世高手才行。 P271

“那应该有段距离吧。 P272

现在就是有三个人坠楼死了。 P273

”塚田也点头应和道。 P274

如果没有就用手投掷。 P275

”“那就是把松弛的绳索放在屋顶上,从前方的大楼那里用力拉扯套住被害者,像套索陷阱那样把他们拽下去。 P276

然而……”“嗯,然而什么?”住田说。 P277

”“真有那种事吗……”塚田也陷入了沉思。 P278

有个东西朝自己扫过来肯定能看到的。 P279

”“那就是说,凶手对那三个人有怨恨之类的谋杀动机?”塚田说完,在一旁听着的住田吃了一惊。 P280

所以T见警署的刑警才会到银行来。 P281

”住田也说。 P282

“真有那种药品?”塚田问。 P283

”“大概十个,那不就一眨眼的事情嘛。 P284

”塚田说。 P285

就算有坠楼的可能性,也绝对不到一成。 P286

驳回,那不可能。 P287

过了很久,塚田才说:“你该不会把刚才想的那些主意都告诉警察了吧?”“啊?我是说了呀。 P288

”原说。 P289

所以警察说还要把木板背面也调查一下。 P290

因为她才是听从课长命令上去的人。 P291

”“怎么了?”“这话我只在这里说,你可别说出去。 P292

”“喂,那也太危险了吧!”“我把枪落在储物柜外面了。 P293

这种话说出来搞不好会被怀疑的。 P294

然而他一时半会儿还不敢靠近京急电铁的车站和线路,便花了两个多小时一路步行回到位于川崎的父母家中。 P295

另外,驾照上写的籍贯地也不是他现在住的地方。 P296

到时候能找到的顶多只有弹子店打杂或非法物品交易的工作,一旦落入非法交易的深渊里,他的人生就彻底没救了。 P297

他感觉这就跟监狱里的劳改差不多。 P298

“既然工作已经做完了,我马上就要到新桥去见朋友,你也下班吧。 P299

他朝着广告牌走过去,经过U银行门口,走进了安装广告牌的朝日屋百货大楼。 P300

他发现,现在没有什么东西能让自己感兴趣了。 P301

类似成年人认命一般的卑微,再加上难以用语言形容的嫌恶。 P302

绝望和失落感又如同火上浇油,让他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P303

头顶上开着小窗,嵌着磨砂玻璃。 P304

刚才自己太过焦急,没有仔细查看标识就跑进来了。 P305

”女人的声音犹豫起来。 P306

他想冲马桶,又阻止了自己。 P307

他终于要被逮捕了吗?他的脸可能会被登在报纸上,搞不好还会上电视新闻。 P308

雷鸣正在逼近。 P309

“我能从上面往里看一眼吗?”保安在问周围的女性。 P310

“你们没钥匙吗!”菩提粗声粗气地问。 P312

他抬眼一瞥,发现四个职员都举起了双手,手心朝着他。 P313

”“那还是算了吧。 P314

“没有什么?”菩提问了一句,就见那人抬起左手指了指墙壁。 P315

猎枪!菩提心里大喊一声。 P316

于是他真的笑了出来。 P317

那个,您需要我打开保险柜吗?”他问完又说。 P318

那人举着手站在原地等候。 P319

他只是突然好奇,想知道银行里的现钞是否都被记录了编号,被记录编号的现钞到底占多少比例。 P320

只见光滑得略显奇怪的金属柜壁前,摞着一捆又一捆的万元钞票。 P321

这下可好,他对自己说,老子终于变成银行劫匪了。 P322

本来打算明年再装的,但是承包商迟迟没有定下来,真是太幸运了。 P323

没想到这几个人竟然如此老实。 P324

于是他把枪端在腰间,手指搭在了扳机上。 P325

结果其实不算坏,因为他一直打到了全国大赛半决赛,确实很有天分。 P326

”“哦,是嘛。 P327

那样一来,您就有大概一小时的逃跑时间了。 P328

待她完成工作后,菩提又说:“好,你搞定了是吧。 P329

这次不用缠一圈。 P330

”菩提说。 P331

他拾起枪套,连同猎枪一起用右手握住。 P332

想问旁边的女孩子,可她的眼睛跟嘴巴都被封住了,无法说话。 P333

”菩提很有绅士风度地提醒了一声。 P334

“唉,天气真糟糕啊!”菩提一边解手一边说。 P335

在震耳欲聋的巨响之后,好一会儿都听不见声音。 P336

刚刚他好像还在痛快地小便呢,如今却彻底沉默了。 P337

只能行动起来自己去摸索了。 P338

尽管如此,她还是想把嘴巴、双眼和双手解放。 P339

不过因为一直闭着眼,她的右眼还是很快适应了黑暗。 P340

可他如果真的要改变计划,应该会对俊子说才对。 P341

因为她看到了意想不到的东西。 P342

俊子脸上立刻滑下几行泪水。 P343

你还好意思问怎么了,真不要脸,明明是你把我捆住的。 P344

而且还很年轻,应该才二十几岁。 P345

俊子拼命忍住疼痛。 P346

因为她无论如何都想得到这个男人。 P347

“我身上有伤。 P348

“你压根儿就没碰到啥地方。 P349

“谁抢银行了?”他说。 P350

“对呀。 P351

”他说。 P352

不管怎么说,你见着他没,圣诞老人?”只见青年对着近在咫尺的俊子使劲摇起头来。 P353

”他说。 P354

“你是不是一直躲在这个露台上?”“没有啊……”他说。 P355

只见青年犹犹豫豫地开口道。 P356

”俊子说。 P357

”“哈啊?”“人生在世,唯胜负论。 P358

你从哪儿来?”只见他慢吞吞地竖起食指,指向了天空。 P359

”“哦……”俊子说。 P360

“所以才会缺钱吗?因为不是地球人?毕竟你刚刚才来到地球啊,肯定没有地球上用的钱。 P361

”“那可不是,突然来个不得了的东西,停电实在太正常了。 P362

这可真是天上掉下来的好机会啊!就算拿命去换,她也要得到这个人!“你几岁了?”“几岁?”“嗯,年龄。 P363

不管怎么来都行,只是不确定肉体关系,她始终会有种烧心的不安。 P364

“得赶紧找地方住了……”“是吗?那你干脆来我家吧?现在就去。 P365

“那就这么定了。 P366

”“是嘛。 P367

所以你也快点儿离开吧,到云雀去等我。 P368

虽然嘴巴都被封住了,她还是能听见轻微的呼吸声。 P369

你小心点儿,别让人看见了。 P370

毕竟对方是男人,只要双手能动,剩下的应该能自己解决。 P371

系长撕掉双脚的胶带,从俊子那里接过手电筒站起来,依次打量下属们的脸,确定他们真的平安无事。 P372

“在哪儿?”“就在屋顶露台上。 P373

”她没把那个突然冒出来的年轻人说出来。 P374

他尿了吗?”“撒尿?是尿了。 P375

劫匪先生撒尿的时候,天上轰隆一声劈了一道雷下来。 P376

”系长问俊子。 P377

”俊子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P378

“就当这事儿没发生过吧,系长。 P379

”“枪没拿走?”细野也问。 P380

偌大一个金融机构,肯定有各种办法的嘛。 P381

只要我们四个人不说,谁也不知道有人来抢银行了。 P382

”细野说。 P383

“是啊,如果是抢银行,警察绝对会特别重视。 P384

毕竟大家的生活太平淡,肚子里又装满了坏水。 P385

“我未婚夫说有急事要找我商量。 P386

”三人哑口无言,一点儿声音都发不出来。 P387

“周围一带都停电了,你这里没出什么问题吧?”“啊,没什么,辛苦你了。 P388

“既然如此,我就先走啦。 P389

俊子不禁想:啊,我们这是在雨雾中相逢啊。 P390

她之所以没有在外面就戴上,是因为那样太不好走夜路了。 P391

也就是说,就算她被放鸽子了,也没办法找上门去抱怨。 P392

这条街上只有一家云雀。 P393

他脱下银色外套放在座位上,底下穿着一件黑色毛衣。 P394

她保持着低头的姿势说:“谢谢你到这儿来。 P395

我觉得没有人会不知道。 P396

”他说完,俊子点了点头。 P397

“没有一直,刚过去不久。 P398

”俊子连忙说。 P399

俊子移开视线,一直看着旁边。 P400

就算对方第二眼略显平庸,声音有点沙哑,个子还有点矮,对她来说也是个再过一万年也配不上的大帅哥呀。 P401

”只见他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P402

为什么呢?我也不明白。 P403

所以你到底是怎么到那儿去的?”俊子问。 P404

”他说完还点了一下头。 P405

“那啥,你确定不是银行劫匪先生吧?”俊子提心吊胆地问。 P406

“外面下雨了?”只见他看向背后,一个女孩子正拿着湿伞经过。 P407

”他说。 P408

”“快到圣诞节了,我们先到附近的LIFE超市买点东西,回去给你做烟熏鸭肉沙拉吧,然后用红酒炖牛腿肉怎么样?”“哇,你太厉害了,光听就觉得特别好吃。 P409

现在先由她来付账,不给他任何经济负担,让他感觉今后能过上更好的生活,这样才更容易让他产生跟自己结婚的念头,因此俊子特别大方。 P410

”“嗯,那你叫什么?”他问。 P411

”信一郎摇着头说。 P412

”“啊?”“不……没什么。 P413

”“什么嘛,你已经自暴自弃了?”“有点儿。 P414

不过她又想,如果没点缺陷,也不会让自己给捡到不是?“这种人还是早点儿死了比较好。 P415

”“那是啥呀。 P416

”“是吗?”“对呀。 P417

”俊子自豪地说。 P418

”“怎么了?你是在外面碰成这个样子的?”“嗯,是碰出来的。 P419

“你怎么变成大阪腔了。 P420

我跟御手洗住在同一屋檐下的记忆如今已经渐渐被淡忘,再也难以在脑中清晰回忆起来,然而这起案件发生的那天,我却依旧记忆犹新。 P421

然后用微波炉加热六十克无盐黄油至软化,在大碗里打散,加入七十克三温糖,用小铲子充分搅拌。 P422

我喜欢把做好的蛋糕放上一天,等它完全冷却后再吃,然而御手洗却更喜欢刚出锅热乎乎的感觉。 P423

“我们正准备用电饭锅做橘子蛋糕呢。 P424

“其实人们很喜欢用那种措辞,然而我很少见到能与用词相符的所谓大案。 P425

”“因为被砍掉了。 P426

他从小就比我个子大,加入的社团都是柔道社啊相扑社这种。 P427

他们坚决认定那三个人是连续自杀。 P428

然后啊,御手洗先生——”“嗯。 P429

虽然在那里根本看不见富士山。 P430

“弟弟对我打过包票,说您一定能解开这个谜。 P431

“哦,然后呢?啊,谢谢您的茶,石冈先生。 P432

既然红茶已经端上来了,就请您开始吧。 P433

根据他的说法,那名女性是自己跳下去的,他亲眼看见了。 P434

”“听你的说法,他们好像是对同一个上司说那些话的?”“是同一个上司,一个叫住田的系长。 P435

”“那为何会跑到银行楼顶去呢?”“是这样的,大室礼子去世后留下了大笔债务,U银行出售她的宅邸用于抵债时,某地的电影博物馆馆长提出要接收那些盆栽,便决定将其暂时存放在银行大楼的露台上。 P436

是不是很奇怪?”记者对我说。 P437

您有三名死者的名单吗?”“都写在这里了。 P438

“是吧,而且奇怪的还不止这些。 P439

“叫这个名字是因为量大管饱吗?”御手洗问。 P440

”我用力点头道。 P441

”“夏威夷音乐?”由于太过意外,我险些大叫一声。 P442

”“夏威夷风情只在夏天搞不就好了。 P443

”“总而言之,他喜欢夏威夷风情是他的自由,然而我认为,没必要在拉面店里搞那种东西。 P444

”“别再谈拉面了。 P445

不仅如此,那老板还特别爱喝酒,每晚都要喝,不可能存钱下来。 P446

老板现在住的地方好像没有浴室。 P447

”“看来你不太喜欢音乐吧。 P448

如果真是喜欢音乐,我觉得不会想到去买劳斯莱斯吧。 P449

他还有经常光顾的小酒馆,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出来喝酒。 P450

”记者说。 P451

因为车子太大,进不去佛具店旁边那个狭小的停车位。 P452

那佛具店老板也喜欢披头士吗?”“根本不喜欢。 P453

再说两者的爱好和生活方式都完全相反。 P454

”“并不是。 P455

”“佛具店老板买的也是最新款幻影?”御手洗问。 P456

”记者嘿嘿笑着说了起来。 P457

”记者不愧是打听消息的专业人士,连这么详细的内容都问了出来。 P458

我好像还蛮适合这种工作。 P459

那个人因为工作需要拿走了一套圣诞老人装,然后就再也没回来。 P460

做兼职在路边发纸巾的人不可能扔下音响、电视机这些贵重物品逃跑。 P461

“什么?”御手洗问道。 P462

“这个嘛,有可能只是一件很小的事,毕竟谁也没真的见过幽灵。 P463

有人把那东西从隔间下面的缝隙悄悄伸到旁边去,偷看里面的女孩子。 P464

”“因为整个楼层都停电了,当时可是非常热闹。 P465

”“那倒不会,据说一楼和二楼不知为何没有停电,只有三楼以上停电了。 P466

可是破门进去一看,却发现一个人都没有。 P467

“紧急事态,我得马上给编辑部打电话才行。 P468

目前我准备在这段文章末尾书写的某段文字,实际并不包含在原本的计划当中。 P469

用以推理案件真相的材料已经过剩,甚至远远超出了必要,变得过于一目了然。 P470

那小子应该已经在这里了。 P471

只见那大个子吓了一跳,然后转过身,跟在小个子哥哥后面快步走了过来。 P472

“我是两位的狂热书迷,你们出的所有书我都看过了。 P473

“啊,我都给忘了。 P474

“嗯,那是至今为止最最不可能寻死的人。 P475

”“真的吗?”“嗯,听说连对话都有困难了。 P476

“嗯,我也觉得最好搬走。 P477

“既然是二楼,完全有可能救回来呀。 P478

你也快死掉,到这边来什么的。 P479

好像还没告诉家人,连他妻子都不知情。 P480

”“不过那种私人贷款,真亏你们能查出来啊。 P481

”“所以我们马上就向夫人询问了,结果她说根本不知道贷款的事情。 P482

”“那我也来查查好了。 P483

”弟弟小鸟游刑警说。 P484

”小鸟游刑警顿了顿,又说。 P485

”“嗯,确实有可能。 P486

其实我们俩也来看过。 P487

”“广告人物的脸上开了个方形的洞呢。 P488

“啊?什么都没有?”兄长惊讶地说。 P489

你发现了吗?”“没。 P490

“没错。 P491

“不过那很重要吗?”“我怎么知道啊。 P492

那个很重要吗?”御手洗换了个位置观察,然后说。 P493

”“啊,真的吗……”兄弟站成一排,抬头看着广告牌说。 P494

“会掉下来的。 P495

这一带是哪里负责的?”弟弟说。 P496

”他说。 P497

”小鸟游刑警对我和御手洗说。 P498

”他缓缓踏在了木栈道上,发出了“咔嗒”的声音。 P499

这里看上去就是个很普通的屋顶露台。 P500

所以才把御手洗先生请了过来。 P501

“正是如此。 P502

”御手洗断言道。 P503

来吧,小鸟游先生,你来举个例子。 P504

”“跟这个露台?”记者和刑警兄弟不约而同地惊呆了。 P505

我以后可以证明给你看,但不是现在。 P506

女人的诅咒和超常现象,意念力和外星人,这些全部驳回!根本无须考虑。 P507

可是后来发现什么机关都没有。 P508

若不习惯给盆栽洒水也一样。 P509

这到底是什么?”听到御手洗发问,小鸟游弟回答道:“那应该是建筑物的基座。 P510

木栈道都是避开这圈基座铺设的。 P511

因为那块招牌,导致三楼顶上没有露台。 P512

那可是最关键的碎片,其重要程度不容忽视。 P513

”御手洗摊开双手说。 P514

“这是怎么回事!”他又喊了一声,随后带着茫然的表情缓缓转了过去。 P515

啊啊,太棒了!”说完,御手洗不知为何突然蹲了下去。 P516

这就好像那个,吾欲起篝火,落叶随风来啊。 P517

“喂石冈君,你还看不见吗?那东西这么大,就在你眼皮底下,遮挡了整个视野啊。 P518

御手洗再次点头。 P519

就是个特别大的四方形。 P520

随后他又拽着水管大步朝右边走去。 P521

银行职员在上楼浇水前,都被上司千叮万嘱,千万不要把水洒到楼下去。 P522

“就能看见广告牌正面了。 P523

”只见那人马上转向我们,恭敬地点了一下头说:“哦,原来是警察先生。 P524

“现在您方便谈话吗?虽然站着说话有点那个……”小鸟游刑警问:“你要在这里问话吗?”御手洗略显责备地说。 P525

这层楼的所有员工目前都沉浸在深深的悲痛中,刚才还在商量要不要给他开个追悼会呢。 P526

“银行内部什么事都没有,氛围什么的都不存在异常。 P527

”“那系长为何会到屋顶去呢?”刑警问。 P528

“因为他真的是个责任感很强的人,精神上受到的打击也相当大,这个明眼人都能看出来。 P529

不过我本人并没有听到,因此也不能断言……”“住田系长没有说那样的话吗?”“那样的话是指什么?”“就是自己不会自杀这种话。 P530

”课长说。 P531

”小鸟游刑警在一旁说。 P532

比如收支对不上账,出现了不明支出,哪个部门发生了矛盾之类的。 P533

“比如抢劫银行之类的。 P534

”“都是谁啊?”“原和塚田。 P535

”御手洗说。 P536

“不过离得很远,是在通往露台的门口看到的。 P537

”“那你对四个人坠楼死亡的原因有什么想法吗?”“没有。 P538

”原拿起桌上的电话机听筒,按了一个按键。 P539

”可是等我们走到楼梯口,一个貌似塚田的人已经走下来了。 P540

”塚田也点点头,说了同样的话。 P541

“啊啊。 P542

“死人的情景只看一次就够难受了。 P543

“不过我在系长死前不久,曾经跟他在这里擦肩而过。 P544

”“那当然说了,因为我很担心他。 P545

“有可能中途变卦了。 P546

“对不起。 P547

路上行人兀自从那里走过,仿佛什么事都不曾发生。 P548

两座大楼紧挨的墙面肯定脏得要死,搞不好还布满蜘蛛网,所以我就没进去,免得待会儿出来还得费劲把衣服拍干净。 P549

”我盯着御手洗脚下说。 P550

我并没有细菌恐惧症,而是对屋尘过敏。 P551

”“然后明天就拆掉吗?”“要看检查结果。 P552

”我大声说。 P553

“总而言之,这块广告牌在强度上已经达到了极限。 P554

要让他们到上面亲眼看到真实情况,这样对方才会理解事态的严重性。 P555

然后我还需要厢式货车和防水布。 P556

“你在说啥呢?”“就是‘urine passage’。 P557

”“那个啊……”记者不知为何一脸苦涩地低声说道。 P558

”御手洗说。 P559

”“呃——”小鸟游刑警脸色突然阴沉下来。 P560

”记者哥哥说。 P561

店面招牌上虽然写着满腹亭几个字,但“原创拉面”的字号却比它要大两倍。 P562

”御手洗看到店里展示的原声吉他[1],说了一句。 P563

”老板说。 P564

”“我连那个也能唱。 P565

所以我也极少夸人。 P566

说到底,我老婆跟我离婚可能也因为那个吧。 P567

“有这么厉害?”“该不会像约翰那样把车涂成吉卜赛大篷车了吧。 P568

“可这附近没有展厅啊。 P569

“不过你哪儿来那么多钱啊?”记者问。 P570

”“那你现在一个人?”“对,从那间两房两厅的公寓搬出来,住在木造出租屋里。 P571

是不是特别单纯?其实拉面店可是很忙的,根本没时间出去开辟新生活。 P572

”“中彩票了?”“算是说对了。 P573

除了脑子进水,我实在想不到别的说法。 P574

“现在哪还有人说GS啊,那早就变成死语了!不是吗?他竟然把大名鼎鼎的披头士跟日本那帮奇形怪状的小屁孩相提并论!这种人买劳斯莱斯干什么!对吧?不是吗?难道我说错了?”“完全没错,太有道理了。 P575

不过我跟你说,那家伙太适合开佛具店了。 P576

”“你是什么星座?”“星座?”“该不会是射手座吧?”“嗯,就是射手座。 P577

[3]GS(Group Sounds):是日本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后半期以吉他为主、由数人组成的摇滚乐队种类,简称GS。 P578

”小鸟游刑警看着手表说。 P579

师兄们也是六点半过来,在此之前我可以继续调查。 P580

“他都是先说话再思考的。 P581

”“去鸭嘴兽吗?你真的要去?好吧,走这边。 P582

”“至少比拉面要般配得多。 P583

对了御手洗先生,你从那个白痴大叔那儿打听到什么了?”“没什么。 P584

”“因为撒谎需要脑力。 P585

”见他们的谈话已经告一段落,我便问了个自己一直很好奇的问题。 P586

”“是吗?我当时在想事情,完全没注意味道。 P587

我订了你家报纸哦。 P588

”御手洗张口就来,把我们呛得无言以对。 P589

”老板娘的回答又把我们呛了一跟头。 P590

所以浅田女士不会被当成嫌疑人的,而且她的名字也不会被报道出来。 P591

我们都很理解。 P592

”“是啊。 P593

拉面店老板每天都来。 P594

当然,要是涉及毒品则另当别论。 P595

“我从老公那边听说过,那人确实在做那种事。 P596

那个人啊,见着什么人都会去推销她的高级车。 P597

”“那你怎么知道人家是女的,还用那种方法推销……”“那大叔自己说的啊,一旦有什么行动,动机必然是女人,还屡战屡败。 P598

“不过只能是最贵的幻影,别的不行?”弟弟问。 P599

真是太蠢了,难怪会混成这样。 P600

那样一来她就愿意说话了。 P601

御手洗一边朝他们走去,一边抬头看着噗力高广告牌,喃喃了一句:“太好了,还没掉下来。 P602

”“我说,这根本不需要来四个人吧。 P603

这下可好,兄弟俩一块儿失业。 P604

然后马上将危险重物卸下来。 P605

”“嗯,那样比较好,就这么办吧。 P606

不一会儿,中年男人走进工作台,操作那个小盒子把工作台升高了一米左右。 P607

”刑警用手指着大楼,低声解释起来。 P608

我亲自上去看过了,通往屋顶的门锁得死死的。 P609

我跑在了警察身后,小鸟游兄弟则紧跟在我后面。 P610

”“啊?我跟你说过话吗?”“说过的吧。 P611

”“我不是很懂酒这种东西。 P612

”“我说的是你身上有巨款。 P613

小鸟游看着两个人的作业,开始解释道:“这人说他当时在五楼餐厅的厨房里。 P614

”他回答说。 P615

”“要是圣诞老人随便就能发一百万给我们,那谁还会成天辛苦工作啊。 P616

“就算真的没那种事。 P617

“如果没有额外收入,你根本喝不起那种酒吧?”大厨还是一言不发。 P618

”小鸟游刑警又补充了一句,大厨还是沉默不语。 P619

“到底去哪儿了?”小鸟游刑警也问,然而他就是不说话。 P620

“住哪儿不好,非要住广告牌里。 P621

”御手洗话音未落,厨师突然大声说:“总之那天晚上店里实在太忙了!突然大片停电,五楼餐厅一片漆黑,连饭都没法做,客人们都闹了起来,店里的人手忙脚乱地找到蜡烛和手电筒,到外面走道上分头引导客人离开。 P622

“什么?!”刑警们齐声大喊。 P623

死人身上穿着圣诞老人的衣服!”他大叫道。 P624

”“圣诞老人吗?”元木说完,又大声喊道。 P625

“你想问的就是这个?”说完,他笑着继续道。 P626

“死者名叫菩提裕太郎,在T见广告企划打工。 P627

他停下来,看向楼下,只见塚田站在楼梯口,正抬头死死盯着他。 P628

”住田不耐烦地说。 P629

这一定是精神作用。 P630

然而不知为何,现在这个令他肉体痛苦不堪的举动,却让他感到了些许救赎。 P631

还会摆放伐木工人的小人,制作松树被砍伐的型破盆景。 P632

因为再也没有人买他的盆栽,没人请他去演讲,又是独身一人,他的生活走上了绝境。 P633

那家伙一开始十分积极地找他问了许多赛马的事。 P634

大家都说自己绝对不会死,最后还是死掉了。 P635

最安全的办法,就是背对马路,也就是一直走到露台边缘,把身体转向通往露台的门,让水管对准那个方向来洒水。 P636

他开始产生希望,照这样下去,他的精神或许能提振起来。 P637

这便是让住田发出惊呼的原因。 P638

他们不过是跟着蹭了点油水而已。 P639

因为他觉得,自己现在所处的状况实在太残酷了。 P640

住田仰面朝天,反射性地想撑起上半身。 P641

他变得浑身无力,瘫软一般靠在了小窗下的墙壁上。 P642

心脏好像一直在嗓子眼里剧烈跳动,呜咽则从疯狂起伏的心脏旁挤了出来。 P643

瞬间的静寂过后,又是一声让人惊跳起来的巨响。 P644

太阳已经下了山,他无法看得很清楚,但那里的木栈道上好像站着两个人。 P645

身体被反弹起来摔向一边,砸在了木板上,紧接着疾速滑动,一头撞在建筑物墙壁上。 P646

由于屋顶没有专用照明,光线比较昏暗,不过周围大楼窗户里透出的灯光,以及广告牌霓虹灯的照明还是让这里笼罩在一层光晕中,我还能看见站在木栈道上的御手洗有点怕冷的表情。 P647

我和小鸟游兄弟三人在昏暗的光线中纷纷点头。 P648

再看小岛游兄弟,他们都表情严肃地盯着御手洗,看来都跟我一样困惑吧。 P649

而且从屋顶到广告牌得用绳索爬下去,我们却没找到绳索。 P650

“你看看这个露台,是否发现了某个异常现象?”说着,他右手指向自己后方。 P651

“盆栽。 P652

“石冈君,你怎么这么坏心眼,专门避开正确答案说。 P653

连背面都没有任何机关。 P654

“不明白,然后怎么了?”听了我的话,御手洗张大了嘴。 P655

他当时已经决心一死,不要命了。 P656

御手洗看到我们这个样子,露出了惊疑的表情。 P657

”“啊?!”我们又大喊一声。 P658

”“啊啊——”我此时才领悟到他的意思。 P659

“这件事实在太惊人,让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P660

还有那个从厕所跳窗出来的汤姆·克鲁斯。 P661

“你这个想法的依据……”“当然是有的——”御手洗正要往下说,却被我打断了。 P662

袋子里没有礼物也没有钞票。 P663

“钱从袋子里跑出来,落到广告牌底下,可是广告牌底下被锈穿了很多洞,成捆的钞票就掉到小巷子地上了。 P664

“为了跟鸭嘴兽认识的卖劳斯莱斯的女人上床,而买了劳斯莱斯吗?”“没错。 P665

”御手洗说。 P666

于是他就打开窗户,感恩戴德地收下那笔钱,到响酒吧去喝心心念念的香槟王了。 P667

“因为当时是深夜,没发现很正常。 P668

这么一滑,尸体的脸就跑到了洞口下方,所以我们才没看见。 P669

而普通朝上看这种人类行为,则是不愿意激活身体感觉时做出的反应,比如在尝试忘却疼痛时,会出现那样的动作。 P670

“一开始觉得不可能说通的诡异案件,原来也是能说通的啊。 P671

在朝日屋五楼等着上菜的客人们肯定都气坏了,不得不收拾残局的店员也是。 P672

另外又给你送了一篇专栏报道哦。 P673

虽然请不起香槟王,稍微便宜点的香槟还是没问题的。 P674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