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请求有罪

good

百叶窗漏进了些许阳光将这里照得一片祥和,而聒噪的蝉鸣也被地上的虫子取代了。 P6

当她反应过来那些声音里混着一些陌生的脚步时,全身的肌肉都跟着僵硬了。 P7

不过,法庭真的是个浓缩交汇了人生悲喜的地方。 P8

”说完还有些窘迫地晃了晃肩膀。 P9

看起来,他那句“不是会喜欢政府工作的人”完全说中了。 P10

“虽然个子小,但我对自己的体力很有信心!”最后,我适当地打了个圆场,并且附上些许微笑。 P11

根据洒在井上家门前的煤油以及在附近河中发现的空容器,警察很快依据纵火线索展开了调查。 P12

生活虽然拮据,但他从未中断过汇款。 P13

最终夫妻两人讨论了一番,决定去附近的警察局报案。 P14

特别是以周刊为首的媒体,对幸乃长相的追查已经到了执着的程度。 P15

”——请您描述一下当天晚上的情况。 P16

尽管如此,在终审判决的那天,我还是如往常一样走出了家门。 P17

之前明明毫无把握,可一旦中选了又马上觉得这是必然,真不可思议。 P18

据说是因为担心判决结果会引起被告精神上的混乱,导致其无法正常地听完判决理由。 P19

在他们冲出去的那扇门后,“死刑!死刑!死刑!”“浑蛋,搞错了!”“整容灰姑娘,判了死刑!”叫喊声交织成一片。 P20

问题的关键在于,幸乃完全没有为自己的人生做任何辩解,连一丁点的抗争也没有。 P21

”这句话终于让丹下建生的眼前重新有了色彩。 P22

从京滨急行线日之出町站徒步走四分钟,在横滨市中部的小巷里有一家“丹下妇产医院”,正是丹下的爸爸所开办的。 P23

医院的经营一直很顺利。 P24

随后,小百合就检查出了胆管癌。 P25

实际上,小百合真的从那一天开始就跟变了个人似的恢复了精神。 P26

仔细擦拭过小婴儿的身体,交到他们夫妻怀中,丹下盯着洗漱镜中自己的脸。 P27

在无数个见证了生命诞生瞬间的时刻,以及同样的埋葬了生命之种的时刻,丹下可是连脸色都没有变过一次。 P28

养父再婚之后折磨依然在继续,甚至还比以往更加频繁了,提出的要求也在逐渐升级。 P29

”阿晶看起来还想要说点什么的样子,最终她却没有纠缠不休,反而小声说了句“是吗”,然后很有礼貌地鞠了一躬。 P30

”最后,阿晶看了一眼默默地点了点头的丹下,小声地叹了口气,然后安静地走出了房间。 P31

当然不会是阿晶跟他生的。 P32

”“Yukino?”听到丹下重复了一声,阿晶用手指代笔在空中比画着:“是的,幸福的幸字,加上一个乃字。 P33

如果那个时候自己听从阿晶的愿望为她做了流产手术,这母女三人如今应该也依然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吧。 P34

阳子拉着独生子莲斗的手,俯视着许久未来拜祭的父亲的陵墓。 P35

阳子将视线从天空转回到莲斗身上,然后又慢慢地看向随身的手提袋,里面是她带来准备扔进海里的东西。 P36

”之前曾听妈妈说起过这种病的名字,不过那个词实在太过复杂,阳子没有记住。 P37

走出家门,阳子跑了大约十分钟,很快就到了隧道这边。 P38

那我们今天就此解散吧。 P39

幸亏他们选择盯着这一小方窗户,而不是漫无边际的广阔夜空。 P40

“哎呀,对不起啦,阿姨。 P41

当只有妈妈和幸乃两个人相处时,阳子无数次听她那样说过。 P42

”妈妈又从袋子里拿出了一个布偶,是跟幸乃手上那只一模一样的泰迪熊。 P43

但是,妈妈送的宝贵布偶就在眼前,怎么可能轻易退缩。 P44

在平时常去玩的公园前,有几位妈妈正在闲聊家常,她们的视线不时瞟向阳子她们这边。 P45

妈妈握着菜刀的身影矗立其中,就像是一幅画那样美,然而阳子望着她,却不由得手心冒汗。 P46

忍着眼泪回到家中,阳子一进门便看到玄关处放着一双磨损严重的红色皮质高跟鞋。 P47

“妈妈,你怎么哭了?别哭了,没关系的,幸乃会保护你的。 P48

看见阳子她们来了,爸爸也只是无力地点了点头。 P49

父亲也仿佛领悟了这一点似的,话语一点点变得如同撒娇一般:“阳子啊,你能原谅我吗?”“阳子最喜欢妈妈做的汉堡肉饼了吧。 P50

”说完这一句,幸乃突然脸色惨白,如同睡着一般失去了意识。 P51

大家都在说呢,这件事已经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慎一的声音陡然变大,阳子下意识地朝他的脸上扇了一巴掌。 P52

”虽然大人们都没有对她提起过这件事,但阳子始终觉得,在母亲出事前与她见面的正是这个女人。 P53

不知道父亲到底跟她聊了些什么,但是当天晚上,幸乃就被那个女人带走了,说是就先去住一晚。 P54

”“这算什么,不是说遇到困难大家一起帮忙的吗?”“可是,我们毕竟是小孩子啊,无可奈何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P55

父亲站在玄关处,他低垂着头说道:“真的非常抱歉。 P56

只是其中的两条报道,令阳子心中起了疙瘩——一条报道武断地将温柔的母亲说成不负责任的陪酒女,另一条报道则将三年前过世的父亲说成是虐待养女的醉鬼。 P57

她盯着正报道判决结果的晚间新闻节目陷入了回忆,同时感到有一种莫名的情绪也跟着萌生出来,却一直没有想明白那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感情。 P58

今天应该也跟以往一样吧。 P59

即使认识这么久了,理子依然会因为皋月主动来跟自己说话而感到由衷的开心,不过身体也依然会因为紧张而变得僵硬。 P60

可现在,每月翻看时尚杂志已经成了必不可少的项目。 P61

一个声音将理子拉回了现实中:“哎呀,那不是远山前辈吗?”惠子不怀好意地笑着,良江也露出了一排白牙。 P62

“啊!什么……幸乃?”她不由自主发出慌乱的声音。 P63

她性格阴暗又土气,是没人搭理的怪孩子。 P64

据说是个危险人物呢。 P65

放学以后还会偷偷碰面,一起聊喜欢的小说。 P66

之前招待皋月来家里玩儿时也是这样,妈妈缠着人家不停问东问西。 P67

不过街上依然人头攒动。 P68

打满补丁的遮阳棚上写着崭新的“美智子”三个字,看起来非常怪异,理子甚至觉得有些扭曲。 P69

五月,长假结束后的第一个周六,持续了数日的春季强风终于过去,横滨的夜空中闪耀着许多星星。 P70

几张不怀好意的笑脸包围了理子,除了她的三位朋友,还有两个扇中的学长在场。 P71

”他故作姿态地啧了一声。 P72

一抬头,理子就看见皋月站在昏暗的走廊中,她那引以为傲的长发披散着,唯独发帘被剪成了人偶模样的齐刘海。 P73

霓虹灯的光从磨砂玻璃另一边照进来。 P74

不仅在学校里一直与惠子和良江组成四人小团体状态,就连放学以后,只要她们来找她,理子也会翘掉社团活动随她们去任何地方。 P75

”“为什么啦——?”“我妈妈不喜欢咯。 P76

这孩子什么时候都是认真的,为了满足自己的任性要求竟然如此拼命努力。 P77

“史努比?”幸乃依然满脸紧张:“其实一共有十本的。 P78

”“想试试什么?”“化妆啊,搭配衣服啊,虽然我也不是那么擅长,但请让我做一回吧!”“哎?不是、那个、可是……”少见幸乃如此慌张,可理子还是硬拉着她坐下。 P79

尽管她深深为自己的行为自责,但理子心中的某处却始终觉得,如果是幸乃的话,一定能够原谅自己。 P80

“知道啦。 P81

知道了,我道歉。 P82

从那天开始,理子走遍了横滨街头,然而无论是听到传闻一大早跑去的家电商城,还是打电话咨询的玩具店,都没有那种掌机的踪影。 P83

这怎么可能呢,绝对不可能的啦。 P84

理子调整好呼吸,抬腿走了进去。 P85

”“呜哇,你这人果然很可怕。 P86

果然自己没有这个人不行。 P87

就用我的翻译和幸乃的插画。 P88

第一次看到如此成熟的幸乃,理子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P89

理子望着幸乃的脸,幸乃则惊讶地望着店门口。 P90

杂乱地堆满了书本的店内,只有理子与幸乃两个人。 P91

不要,她唯独不想让妈妈知道这些。 P92

因为他们绝对不会抓你的,大家都会原谅你的。 P93

就是那个幸乃叫“小慎”的男生,他仿佛在躲避什么似的,奋力狂奔而去。 P94

”“果然不好笑吧?”“啊,的确笑不出来。 P95

理子抬眼看去,除了惠子和良江以外,皋月还带着一个女生。 P96

每当理子取得一个新的成绩,妈妈也都会高兴得眼眶湿润。 P97

突然间,她想起了曾经听说过的那两个英雄。 P98

媒体报道中大肆使用的“整容灰姑娘”这个词,也被那个身影挤出了脑海。 P99

”证人说得越多,周围的气氛就越冰冷。 P100

幸乃的样子让人不由得联想起那种古老的日本人偶,完全想不到一向喜欢华丽风格的敬介会找个这种类型的女朋友。 P101

“我当初也花了好长时间呢,因为她超被动的。 P102

不知道是他想打破千篇一律的僵局,还是单纯就想跟阿聪见面。 P103

”说完这种令人脸红的台词,敬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P104

”阿聪连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P105

从急急忙忙赶往警局的那一刻开始,再经过混杂着眼泪与好奇心的葬礼,与朋友们草草告别之后,他们一家人就逃跑似的搬到了横滨,还把姓氏都换了。 P106

“所以说呢,”敬介一边念叨着,一边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绿色的盒子,“抽一根吧?友谊的香烟。 P107

“也不是不行,不过你有钱吗?”“今天的足够了,不用担心。 P108

虽然阿聪明知如此,但劝阻也是无济于事的。 P109

唯独面对阿聪的时候,会像这样不好意思地道歉。 P110

”如此郑重其事的行礼让阿聪瞬间愣住了,甚至没能当场还礼。 P111

并非打算帮她说话,阿聪只是忍不住好奇才插嘴问道:“是什么老毛病?”话一出口,幸乃立刻脸上泛青,敬介那边也啧了一声。 P112

也不知究竟过了多长时间,“不行,别这样,求你了。 P113

“没关系,不要紧的。 P114

昨晚的事在阿聪头脑中闪过。 P115

阿聪与幸乃之间的关系,比他与敬介之前所有女朋友的关系都要深。 P116

过了一会儿,幸乃回来了,敬介直接从她手上抢过啤酒,打开一罐就喝。 P117

必须阻止他们……他心里是这么想的,可卑鄙的好奇心却席卷了全身。 P118

拿出你的毅力来,毅力。 P119

慢慢苏醒的幸乃惊奇地眨了眨眼睛,努力辨认着自己身在何处。 P120

我明明已经决定再也不让任何人走进我的心中了……可是,敬介却强行将封闭的门打开了。 P121

是会杀死自己吧?没有任何人需要自己的世界也没什么可留恋的了——脑袋不由分说地作出了这个决定。 P122

“我不是净干了一些对不起她的事吗?所以我有点不敢自己去见她。 P123

幸乃已经在那里等候了。 P124

”“是真的,你相信我。 P125

如果幸乃真的希望将自己与敬介的关系维持下去的话,就应该先退一步。 P126

而且跟有没有新的恋人也没关系。 P127

“喂喂,我肚子可还疼着呢。 P128

阿聪从通信录里找到了“田中幸乃”的名字,毫不犹豫地拨了过去。 P129

阿聪没去搭理,他们也就三五成群地消失在公园出口那里了。 P130

◆八田聪也被警察找上门过几次。 P131

开庭约一小时后,审判长慢慢垂下眼睛。 P132

无辜的前任交往对象——每当听到他们这样称呼自己的好友,阿聪就觉得难以释怀。 P133

她被溶解一般的虚脱感包围着,就连想拉开窗帘都做不到。 P134

然而,那犹如希望一般的温暖,却总是被“即使如此也不能自杀”的念头带入一片黑暗之中。 P135

每当幸乃陷入绝望的时候,必然会有一个让自己活下去的人出现在眼前。 P136

三周之前,从横滨那家实施整形手术的诊所回来时,盯着这面镜子而留下的泪水,仿佛是个幻觉一般。 P137

尽管如此,随着时间流逝,季节转换,幸乃也一点点地冷静了下来。 P138

这是幸乃第一次目击到血色从一个人的脸上褪去的瞬间。 P139

尔后,草部随口问道:“话说回来,你以前也是住在横滨的吧。 P140

无意中抬头看了看樱树,令她大失所望,枝头只有些畏缩成一团的花苞。 P141

升腾的热气中充满了甜甜的香味。 P142

我请求有罪 イノセント・デイズ 小说电子书 第2张

幸乃眼睛都不眨一下地盯着那间房子。 P143

好想死,好想死,好想死,好想死——一直以来的那个念头在心中闪烁。 P144

是与敬介两个人在一起的日子吗?不,不是的。 P145

不知从何处传来了弹奏锡塔尔琴的声音,只是翔所在的网吧中充满了外国人嘈杂的交谈声,缥缈的音乐被掩盖了下去。 P147

视角向上的不安眼神,以及与此相反的坦然表情。 P148

翔离开日本已经有一年半的时间了。 P149

”翔也能够理解妈妈的话,然而这却并不能让他对父亲产生崇敬之情。 P150

说起来刚才那个人是怎么了?我看她好像哭了。 P151

”父亲看着他问道:“你一个人没问题吗?要不我也一起回去吧?”“啊?干什么啊?我当然没问题啦。 P152

就算是来我这边,也得先在外面历练几年再说。 P153

虽然我们自己已经没有做这种事的余力了,可好在翔还有的是时间。 P154

”“对于判决你有什么感觉奇怪的地方吗?”“什么嘛,别一个劲儿催我啊。 P155

“这或许就是我那件职业生涯中唯一的案子了吧,只是难得它出现得这么早而已,所以我想挑战一下。 P156

“呃……那个,不好意思,您有告诉那边我的名字吗?她听说了以后还是拒绝了吗?”“这一点我这里就无法知晓了。 P157

只是一直被对方打太极一般地绕开话题,翔也不由得焦躁起来。 P158

”“被幸乃?为什么?”“谁知道呢。 P159

”“而你也会误以为能将这一点当作自己的武器吧?”见翔一时词穷,高城笑着对他摆了摆手:“不不,我并不是要批判你什么。 P160

就觉得,啊,果然是这样。 P161

“对不起,老爸,我今天先走一步了!”连已经摆上桌的早饭都顾不上吃,翔匆匆忙忙地冲出了家门。 P162

然后在到达东武伊势崎线小菅站的一个小时里,他几乎都没有抬过头。 P163

”“为什么呢?跟我一起进去吧。 P164

并且那绝对不是什么卑劣的好奇心,而是像对待需要保护的幼子一般的感情——那名女性狱警望向幸乃的眼神极其温柔。 P165

但是,视情况而定是有可能延期的。 P166

“那天是我的生日。 P167

比翔注意到这个案子的时间还要早很多,那个“SHINICHI”便已经在注视着她了。 P168

这与他小学时的形象简直是天壤之别,以至于翔在街上遇到他时都没敢出声打招呼。 P169

到底有什么好事啊?”勉强扯出的笑容转瞬即逝,翔催促着问道。 P170

”“不愧是丹下医生,讲话就是有深度。 P171

地点是八田选定的一家咖啡厅,尽管是工作日,店内却依然聚集了很多年轻人,显得异常热闹。 P172

无论哪种性格都是真的,我并没有伪装什么。 P173

我实在有太多问题想问了。 P174

我不是能够坐视那个案件不理的人。 P175

并没有什么新内容要写进去——他是不会在信里写上自己跟一个盼着幸乃早点死的男人见面的事的。 P176

八田露出了些许困惑的神色:“其实我应该是见过他的。 P177

他既对这种毫无隐私可言的状态感到不舒服,同时又很感谢互联网让自己可以窥见慎一生活的一隅。 P178

“嗯,或许就是今天了。 P179

非常感谢你之前所做的种种,我由衷地感激你。 P180

第一通打来的时间是十五点半。 P181

”就知道这一天总会到来的。 P182

不过,见到你好好的我就安心了。 P183

用了大概一周读完所有更新后,慎一的心被深深触动了。 P184

可见不管什么事,看法都是不尽相同的呢。 P185

翔脸上的寒意未见丝毫松动:“我想知道的是她为什么不愿直面自己的罪行。 P186

不,不对,不是这件事。 P187

知道吗?能答应我吗?”女人盯着慎一的眼睛,直到他畏畏缩缩地点了点头,才松了口气似的说:“我是你的朋友野田幸乃的家人。 P188

就是在这段时期,街上开始流传起关于野田家的负面传闻。 P189

崩塌的并不只是与伙伴之间的关系。 P190

然而,他们的暴力却不断升级。 P191

“什么啊,你这是怎么了?”其中一人问道,可慎一没吭一声。 P192

对此慎一不但毫无愧疚,反而开始了更多的犯罪行为。 P193

慎一睁大了眼睛,使劲咬住自己的手腕,不然的话他一定会当场叫出来。 P194

慎一拼命抑制住身体的颤抖,他无比盼望着对方能够回答自己“是一个人”,而且他也相信着会是这样。 P195

就在这个时候,他听说了横滨发生的那起纵火杀人案。 P196

永远都是这样,从中学起就毫无长进。 P197

‘尊敬’的‘敬’,加上‘太阳’的‘太’,敬太。 P198

他设想过自己说完后被大家怒斥的场面,然而一段静寂后,响起的却是无比热烈的掌声。 P199

第二天,慎一特意比约定的中午十二点还要早了十分钟到达,然而八田已经先一步等在那里了。 P200

总之,能让她活到这个年纪,我们还是应该心怀感激的吧。 P201

他们面对的是一块石碑,尽管被人喷上了“FUCK!”的字样,但刻在上面的“白梅儿童公园”依然清晰可辨。 P202

这么一想就觉得,或许那件事真的不是她干的。 P203

“实际上,今天有件事我必须向你道歉。 P204

八田像是确认了什么一样点了点头:“‘我现在入了教,所以心情平静多了’,那封信上这样说道。 P205

今后能否请您直接与我联系,无论是多小的事都没关系,您、您所知道的事情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 P206

夏天时众议院举行了选举,在野党取得了超过半数的席位。 P207

年纪大概四十五岁上下吧,同样穿着材质优良的三件套西装,不用问慎一也能猜出他的身份。 P208

看着他打下手一般的忙活,慎一只觉得无比违和。 P209

三月二十六日,今天是幸乃的生日。 P210

回程的电车中,慎一从包里掏出信纸,忘我地写了起来。 P211

她应该会注意到吧。 P212

”那位老婆婆声音沙哑,显得十分疲惫。 P213

我从来就只教育他两件事:不要伤着别人,不要死在我前头。 P214

”“他还留下了这样的遗言吗?”“也不是遗言那么一本正经的东西,只是浩明写在本子上的话而已。 P215

“应该是那个案件发生前的一周左右吧,那孩子有一次非常生气地回到家中。 P216

当时他铁青着脸,突然说什么‘要去自首’。 P217

直到上周,三回忌的法事结束后,我才终于下定了决心。 P218

[5] 快乐星期一:日本曾经出台法案,将一部分的民众节日由原来的日子改到某个特定星期的星期一。 P219

直属的看守所所长对我点了点头,继续语气凝重地说道:“关于这一点,还有件事想要拜托佐渡山你,我这也是传达上级的指令,请不要怪我。 P220

当时是由男性狱警带走她的,结果在去往刑场的路上,以及站上了死刑台以后,她一直不断高喊着:“有人摸了我。 P221

今后这种机会还会更多的,如果你想比别人爬得更高,就不能干等着,要行动起来。 P222

我带着隐隐约约的厌恶感,看着“新田瞳”这三个方方正正的字。 P223

”“如果是那样的话,应该没有吧。 P224

有负责值夜班的年轻看守向大家汇报了幸乃今天早上的状态。 P225

就在这时,粉色的纸片从里面飘落出来。 P226

幸乃勉强装出表面的平静,最后只说了句:“请不要再来了。 P227

而且最重要的是,每天早上巡视时,其他囚犯都为没被点到号码而松了一口气,唯独幸乃是失望的叹息。 P228

这时候的我,头脑中回想着刑事诉讼法的条文:处于丧失神智的状态时……处于丧失神智的状态时……这句话在我心中不断重复。 P229

可是我不断对自己说着: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将心中的恐惧强压下去。 P230

无论何人在何时问起我她的结局,我都会这样说。 P231

她仿佛炫耀般地挺起了胸膛,看上去简直就是在拼命克制着自己不笑出声来。 P232

当天晚上,尽管上面命令我留在宿舍待命,我还是跑去了汤岛。 P233

“我有件事必须要告诉某个人。 P234

”我立刻凑上去想看看是不是要说幸乃的事了,画面中映出的却是完全陌生的田园风光,以及自行车横倒在水渠旁边的影像。 P235

我还从来没有去过那里呢。 P236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