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奋斗3童年岛屿(21世纪文学明星克瑙斯高“文学自杀”之作 理想国出品)

good

车驶过了一座桥,顺着一道细长的峡湾,车的右指示灯闪烁着,停下了。 P12

他四岁半,一头浅黄的、淡得几乎接近白色的头发,在漫长夏天的太阳下晒成褐色的皮肤。 P13

”他说,然后又拎起箱子。 P14

这两个人,以及将会与他们相遇的未来,全都属于他们自己。 P15

他们做这一切,怀着最大程度的天经地义,称其为时代精神使然。 P16

里面的右侧有一个汽修站,主人是某个叫作弗罗尔森的人,左面是一片被裸露的砾石地环绕着的大红色军营房,再往后就是松树林了。 P17

而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发生的一切留下的印记。 P18

我自然对这段时期毫无记忆。 P19

我所知道的那个时期的一切,是父母告诉我的,是从我见过的那些照片里看到的。 P20

我也知道爸爸喜欢他的教书工作,他是个很有才华的心理学者,在当老师的那些年月里,有一次他跟着班上的学生爬到了大山的顶峰。 P21

我最亲近的人当下拍的那些照片也没有真正的意义,对他们你又能知几何。 P22

这简陋的临时居所,我把它称为我的童年。 P23

我坐在一辆车的后排座位上,车在十字路口停下,爸爸转过身说,我们到米约恩达伦了。 P24

童年时代的景物跟从那时起改变了的景物不一样,它完全是以另一种方式呈现、储存的。 P25

奥尔森的房子就在小山坡的最高处,有一条路从房子的背后切入。 P26

我不知道是谁讲的,总之大家都这么相信,所有的人都知道:要是你恐惧,狗会闻出来的。 P27

“卡尔·奥韦怕狗叫声,你这蠢东西。 P28

到上面的特罗姆岛桥。 P29

这是我们的世界。 P30

不是像我们凭着梦想和探险的欲望组装出来的木筏,而是一条实实在在的、真正的船。 P31

他们绝大多数与我年龄相仿,最大的比我大七岁,最小的比我小四岁。 P32

还有成堆的水泥管和预制水泥井,粗砺,但又是那么美好,比我们稍高一点,是再好不过的攀登场所;切割下来的旧轮胎被固定成长条状,供人们在爆炸时使用;成堆的木制电话线杆由于在防腐材料中浸泡过而变成了绿色;成箱的炸药;工人们换班或吃东西用的棚子。 P33

在附近地区出现了一些电信公司的工人,这个消息像燎原之火般立刻在孩子们当中传遍了。 P34

或许他现在到达的那个地方,就在肯特·阿尔内扔在人行道上的那辆自行车那儿,大约有二十米远的距离,只是在地下而已!要不,这些地下水通道口就像是某种站台,失火时人可以控制管子,从那里取水上来?这一点无人知晓。 P35

”我们瞅着下方于贝湾灰色的水面。 P36

不,你不是狐狸,我说。 P37

对,要是有一些我真正害怕的东西,那就是光亮中的黑暗。 P38

开始上学的那一年,我们中的一些人不再相信水精灵、树精或者山妖的存在,相信那些的人被我们嘲笑,但关于鬼魂和幽灵的想法依然存在着,或许因为我们没法不去想它们,死人是存在的,我们所有的人都知道。 P39

山坡底下的树林上方,天空像肿胀起来的肚皮,而从那里连续不断下渗的雨水一直轻声地在雨帽上滴滴答答,给敏感的耳朵提供了一个体验的机会。 P40

”他父亲说。 P41

“我可以和你们一起去吗?”“可以的。 P42

在我们家上方的那个小山坡——我们管它叫“山峰”的那里,升起了一道彩虹。 P43

“我们至少去问一下。 P44

金子,银子,钻石,红宝石,蓝宝石。 P45

清洁做完之后,他们要打开窗户,屋内的空气是冰浸浸的,好像也把这寒冷传递给了妈妈,当她站在做清洁的水桶那儿,弯着腰拧干抹布,或是手握扫帚或吸尘器在地板上来回走动、扫地除尘的那会儿,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妨碍她,因为她只专注于这一件事,于是就没有了我的地方,在那些个星期六的上午,我感到的也是冷,事实上,冷到寒气直直地压进了我的脑袋里,甚至让我觉得连躺在床上看连环画和做一些喜欢的事情都很困难,这样一来,最后我就只能选择穿上衣服跑到外面去,希望在户外会发生点什么事情。 P46

“责任”不是他通常会使用的一个词汇,于是我明白这出自他父亲之口。 P47

我们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所以也管他叫莫尔登。 P48

彩虹横在下面很远的树林上方。 P49

”我说。 P50

树丛间所有那些红色和橘黄色的屋顶。 P51

从那里往下方看,看到的是一片倾斜的山坡,除了石楠之外什么都不长。 P52

他们是想骗我。 P53

”“我不信,”莱夫·托雷说,“是我们把你骗了。 P54

”“我是在你们找宝藏那会儿撒的。 P55

“我们去下面的船屋?”“我们去那里干什么?”“比如说,爬上屋顶。 P56

有时候我们会朝屋里望去,用手扶着窗框,把脸贴在窗玻璃上。 P57

所以我们对他有几分畏惧。 P58

“啊哟!”他说,“嗷,撒旦!啊哟哟。 P59

容易上当受骗,还总是一味蛮干,有时,对盖尔来说,完全没有任何禁忌,到了这时,他就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P60

”特隆说。 P61

但莱夫·托雷绝不会就此罢休。 P62

原野就是海面,山峰和小岛从那里矗立而起。 P63

下午会有丹麦的渡轮开进来,当我们来时,能看见它出现在地平线上,当我们离开时,它就停靠在海湾外,在那些低矮的山丘和礁石之间高高屹立,纯白的,神圣庄严的颜色。 P64

喝装在红条格子冷藏袋里的果汁,吃饼干,或许眼睛跟着爸爸转,看着他走到山顶的边缘处,褐色的皮肤,肌肉发达,几秒钟后纵身跳入他身下两米远的海水里。 P65

那里的水面上漂浮着一些光滑的小海带叶片,或许下面的水有半米深,这就是我要站着的地方。 P66

”“我不能!”我说。 P67

我的周身上下全是深水。 P68

说什么我也不可能在这深水里游着前行。 P69

“好吧,”他说,“那我们知道了。 P70

虽然他把车停在阴凉处,但车依旧在太阳下面。 P71

这不是真的,但我一声不吭,我可没那么傻。 P72

或许他只是忽略了这点。 P73

我站起身,打开门,走进了客厅,在那里,外婆和外公各自坐在他们的椅子上。 P74

然后一道闪光,一声很响的“噗”,然后整个屏幕漆黑一片。 P75

但他大概仍然会认为是我——因为这种事情他会嗅出来的,两人面对面,没必要多用一个眼神,他就能猜出发生了什么不对劲的事。 P76

那里有英韦的气味。 P77

然后,妈妈走上楼梯,手里端着的托盘里有咖啡杯、餐盘、玻璃杯和那个锃亮的、有个红色盖子的咖啡壶,壶下面的垫板是英韦用衣夹子在工作坊做成的,我走出去,来到过道上。 P78

“啊,不,”她说,“是件倒霉事。 P79

当他和他们坐在一起时,如果外公或是妈妈说电视坏了,或许他会发火。 P80

下面的门打开了,又砰地关上。 P81

“我和你说话的时候要看着我!”他说。 P82

他松开了我的耳朵,用两手抓住我的胳膊,一阵摇晃。 P83

”然后他出去了。 P84

卡尔森家的门打开了。 P85

“莱夫·托雷,你快出来!”肯特·阿尔内站在那栋房子跟前叫道。 P86

仿佛它们在自我生长,仿佛存在着一个平行于现实的黑暗世界,幽暗的院篱,幽暗的树,幽暗的房屋,幽暗的人群,它们在这里的光线中驻步,在这儿它们看起来是畸形的、无助的,这里的情势远远超出了它所能掌控的。 P87

事实上,根本就不存在明显的界限,或是在其中转换的过程。 P88

刚开始我还没有分辨出如此尖锐单薄的声音,但就在一瞬间,我注意到了它,它立刻让我感到恐惧万分。 P89

它把身子拉伸开来,俯卧在草地上,用爪子扑打着什么。 P90

啊啊啊啊啊啊,我口里这样说着,同时慢慢地数到十,眼睛追随着那只猫。 P91

在外面的宇宙空间里的,究竟是些什么东西啊?达格·洛塔尔说那里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P92

他把它放在草坪的边沿上,这样一来细小的水珠帘——像只挥动着的手一样——不仅洒在了草地上,也撒到了下面的菜园子里。 P93

然后我给面包片抹上黄油,倒上一杯牛奶。 P94

他深色的头发在风中飘拂。 P95

英韦和我,妈妈和爸爸穿上泳衣,每人以各自的方式让微温的海水环绕、簇拥着我们被太阳晒得发烫的皮肤,而外婆和外公则穿着他们最漂亮的衣服,周围环境好像对他们毫无影响,仿佛他们身上生发出的五十年代和西部地区人的口味,不仅仅刻印在表面上——通过衣饰,行为举止和方言等这些表面的东西来显现——还根植于内里,来自他们的心灵深处,内在的品质、品性。 P96

这是她完全没有预料到的。 P97

这是个很大的优待,也是一场冒险。 P98

把夹克衫的拉链拉上去又拉下来,估摸着:最好还是把拉链拉上去,但那样就看不到里面的T恤衫了……走进客厅里,向窗外望去,红黄的太阳从树的浓绿后喷薄而出,走进厨房里,什么也没碰,看见那边古斯塔夫森的房子,看不到有人的动静。 P99

在昏暗的厨房中,我看到了两个脑袋吗?是的,应该是两个脑袋。 P100

“你高兴吗?”过了一会儿他说。 P101

“妈妈,你想我们第一节课会写字吗?”我说,“还是会上算术课?莱夫·托雷说我们要画画,因为它会让我们轻松一些,不是所有人都会写字的,对吧。 P102

“你期待吗?”她说。 P103

发动机发出的几乎是轰鸣般的怒吼声撞击着砖石的墙壁。 P104

当开进这条渐渐狭窄的路后,路边再没有什么可指示方向的景物,她又掉头,原路开回来。 P105

那儿,或许可以。 P106

“这没什么的,妈妈,”我说,“我们走!”我看见了盖尔和他妈妈,便拉着妈妈的手朝他们奔过去,大人们微笑着互致问候,我们融入父母和孩子们的人群里,走上了阶梯。 P107

老师站在放在讲台上的一张讲桌背后,她身后的黑板上有粉红色的粉笔字“欢迎1B班的同学”,字的周围环绕着花朵。 P108

几乎所有的人都看着我。 P109

她把一张有关这件事的油印材料发给我们,上面附有可撕下的表格,如果谁有兴趣,可以填好以后交上去。 P110

“要是我们有一只猫,我就可以和它玩玩,”我说,“我们不能养只猫吗?”“如果这样会很不错呢,”妈妈说,“我很喜欢猫。 P111

“没这么简单,”她说,“你要很有耐心。 P112

”我对妈妈说,从椅子上滑下来。 P113

“我们得烧点什么东西。 P114

”我又把门打开,用脚踹下鞋,上了楼梯,直接走到妈妈那里,当我到那儿时,妈妈转向我。 P115

两片涂牛肝酱的面包片。 P116

满满的。 P117

但还是立起了身子,把火柴放回盒里,继续往前走。 P118

”“烧得真快,”盖尔说,“你看见了吗?”他笑了,手插进头发里迅速地抹了一把。 P119

另外,当我们步入了环绕着我们的众多溪流中的一条时,在我认识的所有人中,只有盖尔有兴趣沿溪溯流而上,寻觅溪水源头。 P120

这个地区向四面八方纵横,向所有的方向延伸出一或两公里,我们几乎每天都在那里行走,我们寻找或是探索的要点是,它是绝对的秘密,只属于我们的秘密。 P121

我用拇指和食指掰下了一小点松针。 P122

陡然间,恐惧占据了我的内心,每一次想到刚才发生了什么,我的心就好像被扯开了一条深缝。 P123

“我们至少不能从这里直接走下去,”我说,“要是有人看见冒出的烟,他们就会把这事和我们联系在一起。 P124

”“要是他们发现了,一定不要提到我,”我说,“还有我们干的那些事。 P125

“再见!”他说,然后朝坡上跑去。 P126

我回来晚了吗?他们已经吃过了?啊,不,不。 P127

”我说。 P128

“那,你们都去哪儿了?”爸爸说,举起叉子送到嘴边。 P129

妈妈和爸爸交换了一下眼色。 P130

“她看上去挺好的,”妈妈说,“年轻,很高兴她在那儿工作。 P131

“今天你要参加足球训练,是不是?”妈妈说。 P132

”“是吧。 P133

”英韦说,溜了出去。 P134

“你们有家庭作业吗?”我说。 P135

”“我今天晚上包,”我说,“妈妈会帮我。 P136

没人。 P137

也有过那么几次,那是要询问什么的时候——比如我能不能上楼去看某个电视节目,我会先敲几下门,在他说可以进去时再进去。 P138

这是给年纪大一些的孩子们看的,对我来说,它属于一个笼罩着耀眼光环的,遥远但又无与伦比的完美世界。 P139

我在楼梯那里停下,没有动静,她还在下面。 P140

“好的,去吧,卡尔·奥韦!”我溜了出去,小心地把在我身后的门关上,朝上面的盖尔家跑去。 P141

先是一动不动地站了一会儿,聆听着他们的动静。 P142

我站起身开始往下走。 P143

“想看看吗?”他把一个红色的桶向我举过来。 P144

”我说。 P145

一个孩子纤细的声音和另一个稍稍有点低沉的声音。 P146

在这个世界上,要是有什么我害怕的东西的话,那就是蛇和虫子。 P147

”“我可以和你们一起上去吗?”我说。 P148

真是奇妙无比,所有的大树都有着各自全然不同的风格,有着它们各自全然不同的立姿,这些无与伦比的树干和树根,树皮和树枝,在与光明和阴影交汇时又有着各自不同的表述。 P149

树干中央有个像窟窿一样的地方,看上去圆润柔和,但实际上却十分坚硬,有着粗糙的椭圆形疤节,里面的空间有一个人的脑袋那么大。 P150

然后在那树下站立了一会儿,寻思着我现在应当干些什么。 P151

球场的两端各竖立着一个木头的球门,没有网。 P152

球和我的脚碰触,球大而软,有些磨损了,颜色就跟晒干了的泥土差不多。 P153

“我们再玩一会儿。 P154

除此之外,她就坐在那里,给我织将会是一件毛衣的东西。 P155

她把一缕长发撩到了耳后。 P156

“我不知道。 P157

”她说,看着窗外。 P158

“你不要在屋内跑!”他说,“这个我还要说多少次?震得整个房子都在抖。 P159

”爸爸的眼睛向下望着桌子。 P160

当他走上楼梯时,爸爸正站在过道里等着他。 P161

其中有一个相当不错。 P162

”“完全跟特劳马一样?”“差不多。 P163

除了爸爸在走道里那漫无目的的脚步声外,整个房子寂静无声。 P164

水里有我不太清楚是什么的、小而几乎是透明的东西在漂浮着。 P165

啊,真他妈该死。 P166

”他说。 P167

“好了,”他说,“现在你再重新倒进玉米片和牛奶。 P168

上帝以摩西脚前燃烧的树丛的形象出现,是真的。 P169

他经常把他不喜欢的人赶出教室。 P170

他是个传奇人物——这也是另一个理由。 P171

但事实上,它只是在浅水地带,就在人们游泳的脚下面,任何哪个穿脚蹼、戴潜水面罩的男孩子都能抵达的地方吗?另外他还把那时的照片展示给我们看,他们有一艘停泊在一段距离外的小湾里的潜水船,他穿着湿漉漉的衣服,背着潜水瓶,他们有过精心、周密的计划,有旧地图、一些文件资料和另外东西为证。 P172

我们的座椅又矮又旧,铁管子的椅腿,两块木板,一块用来坐,另一块是可以依靠的椅背,我们的课桌,被以前所有曾经坐在这个座位上的人使用过之后,上面已满是坑坑洼洼的褪色。 P173

轮到值日的人会有一种感觉。 P174

她总是那么的快乐,很爱笑,还有她的眼睛,它们不仅漆黑幽深,而且还闪烁着光芒,好像她体内蕴藏着那么多的欢乐,那些喜和乐始终充盈着她的周身上下,无处不在。 P175

就好像幕布拉到一边后,我们以为看到了整个舞台,但实际显现出来的仅仅是舞台的前台。 P176

安妮·莉丝贝特的父亲是个潜水员。 P177

有点像我们家的客厅,但这里少了些家具,墙上也没有挂画。 P178

“没有,我没看!”我说。 P179

“这是川崎750(Kawasaki 750)。 P180

所有的人都有一点怕他,因为虽然我们说他只是看起来很强悍,其实并没有那么强悍,但我们所有的人都知道事实上他就是强悍。 P181

但现在我们不是踢足球,只是要走过他的地界,顺着溪流走到那条小路上去。 P182

把石头一块块地搬到那里,用苔藓把石块间的缝隙塞住,或许过了有半小时,我们成功地让水在小径上漫流开去。 P183

枪声之间是几秒钟的间隔。 P184

他们长得像兄弟一样。 P185

明白吗?安静地站着不出一点儿声,这样你们就不会干扰我们。 P186

身体上屁股的那一截几乎完全打飞了。 P187

一个装着很不错的,几乎是新杂志的袋子,是我最大的发现,其中有《天宝》和《克星》,《特克斯·维勒》简装版,然后还有些小的、长方形的六十年代的牛仔画报。 P188

我们在树林里走了一会儿,寻找着合适的地方。 P189

但这是个危险的尝试,因为要是人多次这么做,大便最后就会疲于此行,之后几乎就很难把它拉出来了。 P190

但值得这样做吗?面对拉一次这种大屎的情况,我可能要来回踱步,担心一整天。 P191

所有的这些利与弊都得加以权衡。 P192

它们身上也是绿莹莹的颜色。 P193

然后走进里面那道门。 P194

”“让我看看。 P195

”他把一个五克朗放在我手里。 P196

好像这歌就是另外一个男孩。 P197

油泵开始发出呜呜轰轰的声音,我觉得屏上显示的数字像是人的面孔,飞快地一晃而过。 P198

他们的笑声——有关我是小克瑙斯高的那些笑话是我的噩梦——是我所知道的东西里面最为可恶、可恨的。 P199

一样吃一块呢,还是先把所有的福克斯都吃光,然后再把所有的诺克斯吃掉?突然,右面的灌木丛里响起了一阵窸窸窣窣声。 P200

因为一旦你想到鬼魂,它们就会在那里,比如就在那边松树的背后,当突然没有别的事可以去想的时候,人就会变得越来越害怕,越来越恐惧。 P201

一个是汤姆的妹妹——他是这个住宅区里年龄最大的男孩子之一,有自己的汽车,红颜色的,闪闪发光——另一个我以前没有见过。 P202

福克斯和诺克斯,我们看见了。 P203

“它们是我的!”我在她们的身后喊道,“它们是我的!”回家的路上,我一直抽抽噎噎地哭着。 P204

但我不明白。 P205

“不能,她们拦住了路。 P206

”“OK。 P207

”“加菠萝进去吗?”她笑了。 P208

”“你照顾住在那里的人。 P209

所以我就同他们谈话。 P210

就像做饭、洗衣服。 P211

要是在听到第二道门响时才开始走,他就会看见我。 P212

“那么,这单期的呢?”“那个你可以拿,”他说,“但你一看完就要给我拿回来!”星期六我们上午吃冷的米粥[8],晚上吃正餐,最经常吃的是炖肉,这天我们总是在饭厅里用餐,而不是像平日一样在厨房里吃。 P213

我整个晚上都在哼着这首歌。 P214

就在这段时间里,游泳课开始了,这确实是再恰当不过了,因为当户外有太阳晒着的时候,一想到要到室内游泳池来游泳,就会觉得很怪,甚至几乎是违反自然、不合情理的。 P215

但你知道的……什么时候开始?”“六点。 P216

他看着我:“你要干什么?”“妈妈一小时后回来,”我说,“她说要我给你说一声。 P217

当餐盘空了——除了骨头和土豆皮,我们说谢谢食物之后,就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 P218

“妈妈,这上面有花!”我说,“我可不要有花的那种!这不行!这是女的游泳帽!你买了一顶女式游泳帽!”“那,这不挺好吗?”我站在那里,眼睛看着地上,眼里出现了泪花。 P219

我可以用这个。 P220

“拿上你妈给你买的这顶游泳帽去上游泳课。 P221

手里拎着装游泳裤、毛巾和游泳帽的塑料袋。 P222

然后突然想到,我不应该开口说话的。 P223

我们驶进路另一边的一个岔路口,马路的一边出现了房屋和花园,另一边则是厂房建筑,车灯照映下的黄色的厂房空荡无人,映衬着上方连绵不断垂挂下来的暗黑雨帘。 P224

所以我们的时间很宽裕。 P225

“是在那里,”莱夫·托雷说,“特隆和盖尔·哈康在那里了。 P226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