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耶路撒冷

good

”第三章 “父已归。 P2

”第二十五章 格拉布·帕夏带来的口信第二十六章 “我们还会回来的。 P3

”第三章 “父已归。 P4

[3] 《巴勒斯坦邮报》总部,1948年1月被阿拉伯人炸毁。 P9

那是英国人的风笛声,现在它最后一次回荡在耶路撒冷古老的石路上,预示着这些还滞留在耶路撒冷古老城墙内的英国士兵也要开拔了。 P15

祝你好运,再见。 P16

他们的车队沿着朱利安路一路下行,往大马士革门绝尘而去。 P17

30年过去,我们几乎一事无成。 P18

” 第三章 “父已归。 P19

” 第三十三章 “去拯救耶路撒冷。 P20

那里的面积仅为丹麦的一半,聚居的人口比圣路易斯还少,那里曾经是古代地图绘制员心目中的宇宙中心、少年世界的人类一切道路的终点:巴勒斯坦。 P22

犹太人心情沉重地让步了,他们建立一个犹太国家,却要付出失去耶路撒冷的代价。 P23

基督徒收复失地运动结束了这一切。 P24

早期的基督徒禁止他们进入耶路撒冷,十字军则将圣城的犹太人活活烧死在会堂。 P25

犹太人的巴勒斯坦民族家园,在承诺中慢慢成长起来。 P26

与此同时,英国和法国举行的暗中谈判,从根本上淡化了英国驻埃及特派代表向阿拉伯人所做的承诺。 P27

犹太人倾向于生活在他们自己的社会制度框架里,自认为高阿拉伯人一等,这令阿拉伯人深感痛苦和怀疑,扩大了这两个社团之间的鸿沟。 P28

通过决议需要三分之二多数票赞成。 P29

英国将听任巴勒斯坦随时做出自决。 P30

无论在她古老的犹太圣殿献祭动物,还是基督献祭给十字架,还是在城墙上不断更新的献祭,世界上没有任何一座城市像耶路撒冷那样生活在血腥的诅咒之下。 P31

这些石头建筑环伺着基督教世界最为神圣的圣龛——圣墓大堂,它建造在传说中耶稣基督被钉十字架的山头。 P32

在希律门附近的小公寓里,36岁的哈梅赫·玛贾吉(Hameh Majaj)和他年轻的妻子正在描绘着来年春天在耶路撒冷外面建造一幢小屋的蓝图,冲淡了收音机里播放的新闻对他们的影响。 P33

在桌子的一头,有一个秃头的男子,只剩下一绺鬈发,因而变得难看,他每说一句话,宽阔的胸膛都要随之起伏,正是这个男子将他们召集在这间房屋里。 P34

”全城的场院和会堂的羊角号也陆续响了起来,尖利而原始的号角声好像要撕破夜空似的,这绵延了3500年的号角声,将古老的信息和收音机刚刚播出的消息融汇在一起。 P35

那是他父亲。 P36

明天他就要和那个阿拉伯旅游品商人见面,为了这桩买卖讨价还价。 P37

”阿拉伯人哈希姆·努赛比在翻译完这条重大新闻后,听到身边有人低声咕哝:“这天来了,阿拉伯人要开始行使他们的职责了。 P38

”这位犹太领袖明白,联合国的投票本身并不能保证一个犹太人国家的诞生。 P39

突然,在欢乐的舞蹈人群中他发现一位老友,小提琴教授以撒·罗滕贝格(Isaac Rottenburg),一个被他长期以来赞美为“平静、安详、和平”的人。 P40

在开罗同样的露天市场上,一个新伊斯兰教的狂热信使——穆斯林兄弟会也在鼓动人心。 P41

由于对即将发生的暴力的高度警觉,双方已在暗中准备多时了。 P42

在一片如同丧宴的阴郁气氛里,和哈吉·爱敏在一起的还有自1941年10月以来的一批追随者。 P43

(2) 在接踵而至的冲突中,12人被杀:6个犹太人,6个阿拉伯人。 P44

他要通过圣战给他们提供一个赴死的机会,其野心勃勃的目标已经不仅仅限于把英国人从巴勒斯坦赶出去,然后用他自己的方式,从容不迫地解决犹太人问题。 P45

法国人对英国将他们赶出叙利亚和黎巴嫩至今仍愤愤不平,他们乐意扣留爱敏,好为难一下英国人。 P46

暴徒们挥舞着大棒攻击那些恐惧的犹太店主,敲碎玻璃,破坏门铰链,闯进商铺,从货架上抱走商品。 P47

上尉解开安全带,点燃一支香烟。 P48

先在维也纳,然后在伊斯坦布尔、雅典,最后在巴黎,阿弗里尔监管着犹太人最不同寻常的冒险事业:将数千名犹太人非法移民到巴勒斯坦。 P49

令人吃惊的是,那年冬天,哈加纳的指挥官最关注的日志条目并不是耶路撒冷的阿拉伯人暴动。 P50

苏莱曼大帝创建的、狮心王理查劫获的、萨拉丁摧毁的、埃及马穆鲁克重建的、拿破仑强攻的拉姆勒(Ramle)社团——这条道路上的阿拉伯第一大镇,亦世代为商队袭击者和土匪的啸聚之处。 P51

阿弗里尔不顾一切地要寻找能够替代他的人,他花了一整天,几乎把每一个欧洲的假冒军火商都访问了一遍。 P52

这是生死攸关的阶段——寻找武器捍卫自己,如同寻找灌溉农田的水源一样残酷。 P53

他从这些旧杂志的照片中,仔细记住军工业必备的机器零件细节。 P54

到1945年底,这里开始输出巴勒斯坦首批本地产的军火。 P55

耶路撒冷少得可怜的武器储藏在24个斯里克(slicks) (1) ,也就是散布在城里的秘密仓库里,对此了如指掌的,只有阿米尔手下的武器专家,一个做奶酪的也门人。 P56

但是让他们气馁的是,这两个人到达之后才发现,希伯来大学说希伯来语,不说英语。 P57

对于那些被纳粹迫害的受害者而言,欧洲地下哈加纳代表着一种和巴勒斯坦最初的联系。 P58

在上贝加(Upper Beqaa)一个位于火车站南面的中产阶级社团里,耶路撒冷别克零售商迪布家的三兄弟,乔治、雷蒙德和嘉比(Gaby)着手组建一支家庭卫队。 P59

他总是职业性地板着脸,留着潘丘·维拉式的胡子,目光如炬,喜欢站在他手下前面,穿着马裤,戴着飘逸的阿拉伯头巾拍照。 P60

他们烧炭的黄铜火盆在12月中旬的灰尘中闪闪发光,沿街小贩在他们中间叫卖炒瓜子和刚出炉的烤玉米。 P61

坐在诺克拉西旁边的就是阿拉伯世界最富有的国家的代表,沙特阿拉伯的费萨尔亲王。 P62

他本人已经为这场冲突做出了贡献,恰如其分地表达了他所代表的国家的姿态。 P63

在爱敏看来,阿盟的决定可谓正中下怀。 P64

然而,如果阿拉伯国家坚持走向战争,情况就变了。 P65

”这个弱小、脆弱的国王,一生中不断遭遇各种挫折。 P66

”接着,他感受到康宁汉的惊讶,站起身,把他送到门口,胳膊搭在这个苏格兰人的肩上。 P67

经过仔细精确的估算,将英国在巴勒斯坦的30年统治期间留下的剩余物资打包运走所需要的材料为:4000吨木材、28吨钉子。 P68

严格意义上说,他仍然被英国人禁入巴勒斯坦。 P69

2. 维维安·赫尔佐格,29岁,英军退伍兵。 P71

萨福克团的士兵 2 封锁锡安门,以防犹太人将武器和补给带入被围困的老城犹太区。 P72

涂抹在犹太耶路撒冷城墙上充满希望的宣言,被一组新的公告覆盖——白纸黑字的动员令,命令城里每个17岁至25岁的犹太男子登记服兵役。 P75

邮政总局、电话大楼、公立医院、电台、监狱等重要设施,都用“贝文格勒”的铁丝网围了起来。 P76

西边有北非阿拉伯家族,北边有穆斯林区。 P77

12月的一个夜晚,周围枪声大作。 P78

他跳起来,打开一块通风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向前突进的人群脚下扔出一颗手榴弹。 P79

他在守卫老城尼散·贝克会堂边的一个岗哨时被打死,那个哨卡是距所罗门圣殿西墙最近的一个哈加纳岗哨。 P80

正当代表大多数犹太社团的犹太代办处通过谈判和克制实现其目标之际,伊尔贡及其小型外围组织——斯特恩帮——拿起了武器。 P81

这个由一位秘书所建立的功勋,乃是一个其成果最终令全世界都为之赞叹不已的情报部门在早期取得的重大成就之一。 P82

和这种秘密战争相关的是双方开始用秘密电台开展宣传战。 P83

耶路撒冷银装素裹,准备庆祝史上最前途未卜的一个圣诞节。 P84

每年在伯利恒圣诞教堂举行的庄严午夜弥撒里,他都要代表他的国家,出现在耶路撒冷的外交使团和委任当局面前。 P85

保安对于这意料之外的访客的慷慨心存感激,打开了仓库大门,挥一挥手让费德尔曼走了进去。 P86

“我在搜查武器。 P87

然后问果尔达她的名字。 P88

你们在阿拉伯区有危险。 P89

他报告说:在卡塔蒙有两个阿拉伯指挥部。 P90

暴雨丝毫没有减弱。 P91

他轻轻吹着木片,直到它发出橘黄色的火光。 P92

该区居民用来烹饪的煤油也几乎用尽,喂孩子的牛奶也所剩无几。 P93

看到自己穿制服、打领带的样子,这位年轻的生物学学生突然觉得他“就像一个准备去上班的商人”。 P94

炸弹撞击地面,导火索火星四溅。 P95

我们不在乎子弹,而是你睡着之后的硝酸甘油炸弹。 P96

不论内容如何,上面都是用粗黑的字体写着同样的开头语:“我们一起肃立,缅怀我们的同志……”耶路撒冷的阿拉伯人住在一座阿拉伯乡村包围的城市里,完全没有遭受其犹太邻居那样如同瘟疫般流行的食物和燃料短缺之苦。 P97

”虽然在人员和武器方面处于劣势,但哈加纳训练有素、纪律严明,这些突袭更加成功,恐惧心理开始攫住城里的阿拉伯人。 P98

阿卜杜勒·卡德尔最初计划是用一个半永久性的路障截断犹太人的交通,只要派遣相对少的圣战斗士守住路障即可。 P99

他是护送队的指挥员,刚刚20岁出头。 P100

在加拿大漫长的冬日里,当邻居家的小孩都在玩耍的时候,他每天下午花四小时,上希伯来学校,他幼小的眼睛始终盯着教室的中心点,一幅犹太王国时期的所罗门圣殿图。 P101

”远在6000英里之外的另一个世界,有一群人也在为耶路撒冷的问题斗争。 P102

可是,在1月9日,英国和伊拉克签订了一份大额武器协议,此买卖还伴随有一个秘密附件,授权其使用这些武器,“以便执行伊拉克对阿拉伯国家联盟所应承担的责任”。 P103

他拒绝了这一要求,并且威胁如果伦敦逼迫他这样做,他就辞职。 P104

有一个人打着手电,光柱停留在两个巨大的金属物体上面。 P105

面包房的烟囱便是底下工厂的通风口。 P106

埃及人、穆斯林兄弟会、巴勒斯坦人、贪得无厌的武器贩子,为了沙漠中的收获争吵不休,和在沙漠中寻找武器的贝都因人争相哄抬价格,互相抢掠对方购买的物品。 P107

当时指挥部和战场还没有建立无线电通信。 P108

阿卜杜拉国王坚持认为,他不想在巴勒斯坦出现一个由穆夫提主导的政府,更进一步打破了穆夫提的如意算盘。 P109

从开罗拥挤不堪的贫民窟、阿勒颇曲里拐弯的露天市场、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红海和波斯湾两岸,志愿者们纷纷响应,踏上通往耶路撒冷的道路,去参加冒险和掳掠。 P110

弹药短缺限制了步枪教学。 P111

他们召开会议和她抵达美国,这两件事情纯属巧合。 P112

就在掌声还在会议厅回荡的时候,第一批志愿者带着他们的善款争先恐后拥上讲台。 P113

这些小纸条是从该市兹文诺斯坦斯卡(Zivnostenska)银行发出来的,它们确认了通过瑞士银行,从纽约大通曼哈顿银行源源不断转入以户·阿弗里尔银行账户的款项。 P114

因此,本-古里安的军火购买商认为,或许他们不得不把武器储存在欧洲,直到英国委任统治结束,然后,在他们想要捍卫的国家尚未垮台之前火速将它们输送到东方。 P115

空运可能是为分散在巴勒斯坦处在孤岛中的犹太垦殖点提供补给的唯一可靠方法,甚至,如果形势变得越来越糟糕,耶路撒冷处犹太区的补给也要靠空运。 P116

一天,雷米兹了解到,英国想要出售20架皇家空军报废的奥斯特侦察机。 P117

”施姆肖·利布谢兹(Shimshon Lipshitz)可不是一个随意的男人,不会忽略一个对他的正统派家庭生活事无巨细、指手画脚长达18年的女人,尤其是当妻子的警告关乎自己安全时。 P118

但是该动议无疾而终,直到犹太人成功的爆炸浪潮快要挫败阿拉伯人士气的时候,阿卜杜勒·卡德尔才命令手下“尽可能在犹太居民区组织恐怖爆炸”。 P119

他的第一项任务就是把半吨TNT炸药装上一辆被盗的英国警方的皮卡,阿卜杜勒·卡德尔想要靠它攻击耶路撒冷。 P120

“你难道疯了吗?”他问。 P121

他已经回到开罗,向穆夫提首次报告巴勒斯坦战役的进展。 P122

即使一些家庭不得不撤离,也必须让其他家庭填上。 P123

不久,他又回到欧洲采购武器。 P124

一个小时后,四人被移交给一群阿拉伯暴徒。 P125

这些屋顶是他们的天然游乐场,英国人宵禁时,只有孩子们能够避开它,从一个屋顶跳到另一个屋顶传递消息。 P126

有一天,就在霍尔佩林到来后不久,维恩嘉顿的5000英镑未能拿到手。 P127

”这句话是联合国巴勒斯坦行动委员会向安理会提交的首份报告里的一个主要结论。 P128

佛瑞斯塔安排了一次与亨德森、助理国务卿迪安·腊斯克(Dean Rusk)的会面。 P129

可是这场运动的雄心壮志,如今全都系于他那个晚上在电话的那一头所做的反应。 P130

”她吩咐年轻的侄子。 P131

阿穆杜斯基旅馆的内部装潢缓慢而优雅地瓦解了。 P132

它沐浴着冬天的阳光,飘扬了一整天。 P133

他的王国在别处,在那寂寥的沙漠里。 P134

他极度狡猾、头脑清醒,可以理解阿拉伯人不合逻辑的事情,并且事先早有预见。 P135

每当他想抬头看一眼路边的风景时,警长就用司登冲锋枪示意,要他待在警长的双膝之间别动,好为他提供专属“保护”。 P136

他对手下生命的关注高过一切,认为“让众多英军士兵死于此类军事行动,简直毫无道理”。 P137

然而耶路撒冷的新任指挥官大卫·沙提尔却认为,他必须拥有更多兵员,或者减少他要守卫的区域。 P138

深受挫折的沙提尔,决定向特拉维夫提出一个和本-古里安无论如何决不放弃一寸犹太领土的命令相矛盾的动议。 P139

“我们要离开了,”他说,“带上钱,10点钟到门外来。 P140

她和丈夫要同一位挪威上校共进午餐,这位上校是跟联合国的帕布洛·德·阿兹卡拉特一起抵达耶路撒冷的。 P141

”10英尺高的钢栅栏环绕着它的院落。 P142

”两天后,3月13日,星期六,远在数千英里之外的华盛顿特区,犹太复国主义的事业再次受挫,这一回则是外交上的。 P143

在他们第一次交谈时洋溢着的异乎寻常的互相尊重和同情的暖流,再次在他们谈话时涌动。 P144

美国对联合国政策的彻底逆转,已经动摇了对他政府领导力的信心。 P145

在这些苦寒的夜晚里,大卫·沙提尔和哈吉·爱敏·侯赛尼的士兵冻得瑟瑟发抖,雨夹雪和冰雹袭来,他们浑身湿透,除了颤抖的手攥住的步枪准星之外几乎什么也看不见。 P146

安巴拉·哈利底和萨米·哈利底夫妇也被迫寻找一个新的、比较隐蔽的卧室。 P147

努维尔夫人为她的贵客准备了煎鲷鱼片、佩里格酱烤牛肉,“以英国人喜欢的方式”在四周摆上一些新鲜蔬菜,还有鹅肝。 P148

她满意地看到,只有拿破仑的烛台似乎毫发无损。 P149

车厢着了火,烈焰一路蔓延到驾驶室和后面的油箱。 P150

伊西翁村(Kfar Etzion)的450名男男女女被认为构成了拱卫耶路撒冷最南端的阵地。 P152

无形的精神纽带将最初的先驱联系在一起,而将新来者联系在一起的则是有形的纽带,那是集中营文在他们身体上的深蓝色编号。 P153

这是哈加纳在阿拉伯人手中遭受的最惨痛的一次失败。 P154

每五人一组,定居者沿着伊西翁村的道路排队等候,卡车司机停稳车辆之前就把物资从车上扔下去。 P155

“米夏尔,米夏尔,”列维扎对着麦克风一个劲儿地催促,“求你了,快点!”在伊西翁村,卸货完全按照计划进行。 P156

终于,伊西翁村通知车队准备好出发了。 P157

一代又一代村民像艾丽娅的未婚夫那样在这些采石场里工作,这些石匠的娴熟的双手在整个中东都是一个传奇。 P158

那是女婿摩西的声音,前一天晚上,戈兰尼把他的一把左轮手枪托付给他,那是一把漂亮的帕拉布鲁姆(Parabellum)手枪。 P159

基督献祭的象征性应许,和那天早上耶路撒冷残酷的人类现实之间的天壤之别,并没有以任何方式改变这一天的庄严仪式。 P160

当最后的13位死者、40位伤员被抬出屋子后,哈珀转向伊雷卡特。 P161

在大卫·本-古里安看来,耶路撒冷是其他一切成败的基础。 P162

它记录着耶路撒冷仓库里21种基本日用品的数量,从面粉到洗衣皂、茶和干肉等等。 P163

它显示,在1948年3月29日,仓库里只剩下30吨又226公斤面粉,只够为每个耶路撒冷犹太居民提供六片面包。 P164

他倡议的行动之必要性是显而易见的,但涉及的风险也是显而易见的。 P165

那天晚上,在耶斯列平原上的每一个犹太人定居点都提高了戒备。 P166

没有控制塔,没有电,没有燃料泵,没有无线电,唯一的设备就是两个小型木制停机库。 P167

从纽约来的意大利人、爱尔兰人和犹太人,原以为送武器到拜特·达尔拉斯来和送香烟到拿波里去没有什么两样,却受到了英雄般的欢呼,与平时大相异趣,他们着实吃惊不小。 P168

萨夫瓦特告诉阿卜杜勒·卡德尔,他的手下没有使用大炮的足够经验。 P169

“他们恨死我们了,”他记得,“他们根本不晓得出了什么事。 P170

往东部看去,凭肉眼就可以瞭望耶路撒冷的郊野。 P171

他们大多数人24小时内没吃过任何东西。 P172

对哈加纳的单独行动有所妒忌,对沙提尔的动机有所警惕,他们坚持拒绝与他的指挥官合作。 P173

尽管遭此挫折,拿雄行动在开始阶段还是取得了成功。 P174

沿途有些卡车两三只轮胎被冷枪打瘪而蹒跚前行。 P175

阿卜杜勒·卡德尔·侯赛尼回到耶路撒冷,正好得知:他的敌人最终还是打破了他精心打造的封锁该城的堡垒。 P176

事毕,阿卜杜勒·卡德尔就召见他的副手,一名身材结实的老师,名字叫巴贾·阿布欧·贾尔比耶(Bajhat Abou Gharbieh)。 P177

接着,在黎明的熹微中,纳尔西斯发现有一名男子倒毙在他们的山脚下。 P178

众人围在尸体旁边,亲吻他们死去的领袖的脸,哭泣着,尖叫着,表达自己的悲伤。 P179

弗莱迪·弗莱肯斯,就是那位在巴黎一家酒吧里找到大洋贸易航空公司机组人员的假冒糕点师,要重返战场去了。 P180

它的三个雷管被包裹在避孕套里,在罗马天主教的意大利,这玩意儿和TNT一样踪迹难觅。 P181

马尔丹姆很快就意识到,他的全部损失只是800万发子弹。 P182

一家虚设的电影公司以拍摄电影为名,将四架英俊战士悄悄带出英国,藏在科西嘉岛的阿加西奥附近一处机场。 P183

今天晚上,和其他两个石匠、三个切割工以及一名卡车司机一起,艾德为他的邻居们守了一夜。 P184

哈耶特·哈拉比穿好衣服,跑到学校取来急救包。 P185

其中最重要的是族长的房子。 P186

在那里的八角形圆顶圣石清真寺里,阿卜杜勒·卡德尔·侯赛尼极尽最后的哀荣。 P187

高级专员阿兰·康宁汉爵士在安全委员会例会上,获得关于该事件的第一份报告。 P188

由于伊尔贡组织和斯特恩帮的所作所为,它们将这座犹底亚的小村庄在未来数年变成了巴勒斯坦人苦难的象征。 P189

接着,对阿拉伯人的大炮发动了一场猛烈攻击。 P190

其中一个耸耸肩,放弃了。 P191

亚斯基本人熟悉沿途道路两旁的每一米景色。 P192

在各单位的风笛吹响时,一队检阅官慢慢走向队列。 P193

指挥官拒绝了。 P194

到11点半,当事件发生的第一条消息传到他们那里之后两个小时,第一批近卫骑兵旅的装甲车才抵达现场。 P195

令他愤怒的是,“居然还没完没了胡扯用哪一种烟幕弹”。 P196

这个呼吁中就隐藏着一个想法:停火之后,将全面重新审查巴勒斯坦问题。 P197

然而,只有外约旦的阿卜杜拉与犹太代办处保持比他更友好的关系。 P198

这个不想被分治的新闻打扰的君主在1948年4月的时候刚满28岁。 P199

巴勒斯坦快要置于阿拉伯人的王冠之下了,现在是由法鲁克来决定,这顶王冠究竟是埃及的,还是哈希姆家族的。 P200

穆夫提提名另一位侯赛尼家族成员哈立德(Khaled),40岁的巴勒斯坦警察部队长官接替他。 P201

车队在超过16英里长的公路上蜿蜒行进。 P202

该城阿拉伯人的混乱状态,使得哈加纳得到一个颇具吸引力的机会。 P203

他向诺克拉西保证,埃军已经为战争做好了准备。 P204

” (1) 这席话开始了第3388次人类最古老的、从未间断的宗教仪式:犹太人的逾越节。 P205

多弗·约瑟夫发表讲话,以示谢忱。 P206

另有200个村民在一位21岁的族长的带领下,赶赴增援他们疲惫的同胞。 P207

这个热情洋溢、生性率直的年轻人,有着大嗓门和一头硬硬的黑发,要是命运另外安排,这嗓门足以在田纳西将数英里开外的生猪唤回家。 P208

他们在这座简朴的金銮殿里现身,将这位哈希姆家族的统治者放在了一个极其微妙的位置,复杂得如同他喜欢化解的象棋难题一样。 P209

法鲁克绝不想让他的军队服从他的贝都因人对手。 P210

然而,在她母亲看来,尼沃是一个性情急躁、笨手笨脚的年轻人,教育背景混乱,看不到将来会有好的经济收入,她心目中可以和女儿牵手的备选女婿的资格,他一条都不具备。 P211

卡尔米的工作,就是将这个制作完成的产品安放到位于本·耶胡达大街的一幢空房的屋顶上。 P212

他的话反映了美国人迫切希望说服犹太代办处推迟宣布成立犹太国家。 P213

从伊扎克·萨底赫的手下未能征服的纳比·撒母耳山头,炮兵训练用大炮轰击他指定的最受尊敬的目标——耶路撒冷犹太人的屋顶。 P214

国务卿不能轻易忽略他们这种压倒性的观点表达。 P215

在这个温暖的春天的早晨,摆在威廉爵士面前的是英国在巴勒斯坦法院系统的最后一场案件审理。 P216

一天下午,委任统治机构的高级公务员来到他的官邸举行最后的告别仪式,其中有阿拉伯人,也有犹太人。 P217

出租车没了踪影。 P218

沙提尔认为该区无法坚守,曾多次敦促撤离。 P219

三挺机枪、一门两英寸迫击炮、42支冲锋枪、三个榴弹发射器和一批互不匹配的、不可靠的步枪和手枪。 P220

库图布甚至比大多数犹太守卫者还要熟悉其杂乱的小巷和奇形怪状的房屋。 P221

然而,沙提尔生性保守,他有一种强烈的意识,如果在一次不成功的攻击中,他脆弱的军队被打散,那么整个耶路撒冷就会向阿拉伯人敞开大门。 P222

阿拉伯学校的领袖们大约统率着3000人:2000名穆夫提的支持者,600名伊拉克志愿者,以及由名为穆尼尔·阿布欧·法德尔的前警官领导的400名退役警察。 P223

* * *萨米·哈达维,那位曾在分治之夜告诉自己“英国人永远不会离开”的公务员,手里拿着收音机,笨手笨脚地锁上了自家的前门。 P224

贾米勒·图侃(Tamil Tukan),在土地安置局服务20多年的退休公务员很快就打消了幻想。 P225

经过24小时激战,犹太军队控制了港口城市海法。 P226

他们的出现,证明一个月之前就爆发的新闻大战成功地挑起了人们的战争狂热。 P227

响应贾米尔·马尔丹姆慷慨激昂的誓言,叙利亚议会也准备宣战,并宣布委任统治结束后两小时将关闭国境线上的公共交通。 P228

他们使用的英式武器在与德国非洲军团在沙漠的战斗中已经证明了其价值:6磅反坦克炮、25磅野战炮、3英寸迫击炮和50辆马蒙·哈灵顿(Marmon Harrington)装甲车组成的车队。 P229

在他自己的野心里,它占有突出地位。 P230

后排座位上的乘客一言不发。 P231

代尔·亚辛激怒了阿拉伯群众。 P232

“如果我失败了,朋友啊,请拿起我的枪,为我报仇。 P233

时间没过多久。 P234

很快所有地区的联系也都中断了。 P235

他们随意袭击附近哈加纳单位里的给养,以补充自己的军火。 P236

* * *“他们就要冲进来了。 P237

如果他们不接受而战争立即爆发,那么哈加纳将受到严峻考验。 P238

”接着,这些人为这个新生的国家挑选一个名字。 P239

他命令早已处在戒备状态下的士兵准备出发。 P240

那天早上也没有讲笑话。 P241

为你耶路撒冷O, Jerusalem! 文学电子书 第2张

”在得到这样的保证之后,这位联合国的外交官连夜前往安曼,确信在英国人离开之前他就赶回来了。 P242

当它开到50码距离时,他开火了。 P243

突然,一阵枝条的响动告诉埃德尔斯坦,他们被人发现了。 P244

这真是令人印象深刻的炫耀,目睹这一景象的人们一定会变得兴奋不已。 P245

在接到返乡命令后,他立刻自告奋勇到哈加纳的维维安·赫尔佐格麾下服役。 P246

然而,在执行这项任务之前,成千上万拥挤在伊西翁村废墟上面的村民,还有一个更轻松的工作要完成。 P247

夹杂着好战的气氛和高昂的阿拉伯语颂歌,而今已由阿拉伯人经营的巴勒斯坦广播电台正在通知听众:放下手中的活儿,静候委任统治政府9时整公布重要公告。 P248

那是一份正式宣告一个犹太国家成立的草案。 P249

其中一人是掌管那些蔚为壮观的贝文格莱德大楼的英国军官。 P250

”这些英国人从耶路撒冷带走的最后印象,多少混杂着些许解脱的心情,有人觉得,他们在这个地方“就是一只被两边踢来踢去的足球”。 P251

舒尔的大多数目标都位于这个三角形地带内。 P252

哈提卜回到热德指挥部,发现“没有协调机制,没有人员负责,只有很多人朝对方大叫大嚷”。 P253

然后,阿拉伯民众就像一群蝗虫似的冲向果园和葡萄园,仿佛要永远抹杀这些外国入侵者的最后一丝痕迹,他们将定居者种植的已经开花并结出初熟的果子的小树连根拔起。 P254

浑身难受的他找到市政当局的同志,告诉他们新生的市政当局破产了。 P255

这幢如今已是一个博物馆的建筑,原为特拉维夫的首任市长梅厄·迪岑哥夫(Meir Dizengoff)的私宅。 P256

”他逐条宣读这个新生国家的原则,“如同以色列历史上的先知所预见的那样,以自由、正义、和平作为自己的原则”,所有公民不分宗教、种族或性别,充分享有社会、政治平等,实现宗教、道德、教育、语言和文化自由,保护所有宗教圣地,忠实维护联合国宪章。 P257

格拉布曾仔细勘探过这条小道。 P258

就在他们向他表示祝贺的时候,赫尔佐格注意到一个异乎寻常的事情。 P259

”就在“伯利亚”号船长目瞪口呆,竭力想要弄明白这个垂死的行政当局最后一个举动的时候,这位军官再次致意道:“祝你好运。 P260

“人们在撰写今天的历史时将会记载,”本-古里安对她说,“多亏了一名犹太女子,犹太国家才能诞生。 P261

300多发炮弹破坏了它坚固的石头框架 2 ,见证了耶路撒冷中心城区战斗的激烈程度。 P262

而他们的儿子将会成为巴勒斯坦的阿拉伯突击队员。 P263

随着一连串的金属撞击声,一长溜火车车厢摇晃着向前方驶去。 P265

外国媒体也不能幸免阿拉伯演说家的魔咒。 P266

穿过空袭破坏的地区,他扫视着从窗口窥视的同胞的脸,就像当初他在伦敦大轰炸期间扫视伦敦人的脸一样。 P267

”国王停顿片刻。 P268

他们甚至租用圣若瑟修院的教室,以增加他们有限的医院空间。 P269

“我说,老伙计,你的盟友似乎要吞没你的弹药。 P270

运用书本上的知识,他成功地救活了好几个肺部创伤的男子,还有一个头部受伤的男子。 P271

自5月14日以来,阿拉丁·纳马里(Aladin Namari)一直自封为耶路撒冷阿拉伯人的新闻处处长。 P272

* * *耶路撒冷的斗争将一批特殊类型的市民,亦即那些献身宗教事业的男男女女的生活搞得一团糟。 P273

突尼斯人扛着炸弹,保持头部平衡,像一个野生动物园搬运工的货物,摇摇晃晃跑了出去。 P274

最严重的攻击来自西侧和亚美尼亚区并排的犹太区。 P277

对他们说,在英国大轰炸期间,他们必须学习如何确保珍贵的食品不变质。 P278

耶路撒冷其余地方的形势极为严峻。 P279

他要采尔曼·马特第一个去指挥这个行动,但他抗命不遵,称该计划行不通。 P280

1948年5月17日,星期一。 P281

这一次他又补充了一句,如果阿拉伯军团拯救了耶路撒冷,“我将不会反对你成为耶路撒冷国王,我要亲手把王冠戴在你的头上,就算我的王国反对这样做”。 P282

他的军团进入巴勒斯坦已经40多小时,没有打过一场真正的遭遇战,有的部队甚至还没有放过一枪一弹。 P283

他喊道:“开炮!”心中想着:“我是头一个。 P284

“嗯,”纳尔西斯咕哝着说,“这事我还没想过呢。 P285

弹药极其匮乏。 P286

泰尔吩咐他的传令兵为他们煮咖啡,敦促他们赶紧去安曼。 P287

沙提尔敦促他再试一次。 P288

“这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一座城市。 P289

他让末底改·加吉特率领这些人冲锋陷阵,后者第一眼看到他们时就惊呆了,这些人穿着平日里逛街的衣服,没有任何组织或者系统。 P290

”纽曼开完任务布置会,新闻立刻传遍了整个营盘。 P291

经过半个世纪的努力,拉特龙的僧侣将他们的修道院改造成为和巴勒斯坦任何一个基布兹一样蒸蒸日上的农业企业。 P292

快回去。 P293

沙提尔没能给他送来能够守住城门的部队。 P294

在黑暗中,一列装甲车,机声隆隆,时刻等待烟幕弹的发射。 P295

尼沃打电话,把他的结论告诉沙提尔。 P296

他高兴地哼了一声,然后垂下疲惫的眼睛,目光落在一朵玫瑰花上。 P299

斯莱德的背部和臀部被弹片划伤,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P300

这个美国人再一次被迫尴尬地向城里那位红军军械专家打电话求助。 P301

有些人吓坏了,站也站不住。 P302

他响应尼沃的召唤,从医院逃了出来。 P303

在曼德尔鲍姆的阵地旁边,两辆车被摧毁;第三辆,被卡尔米·恰尼的机枪击伤,远远地倒在了路边。 P304

“懒惰是忧郁的源泉,”他警告说,“应鼓励大家尽可能过正常生活。 P305

没有电力的夜晚一片黑暗,死气沉沉。 P306

几分钟后,第二辆装甲车也如法炮制。 P307

他对那些跑过来向他表示祝贺的兴高采烈的以色列人悄声低语:“快,给我找一位医生,再弄些青霉素!”海法港的码头工看着从蒸汽轮“艾斯戈(Isgo)”号货舱里卸下的货物,越发感觉到不可思议,不知道它们能够为这个国家的战争做出什么贡献。 P308

原定两星期进入海法的伊拉克军队仅限于发射几颗炮弹,对敌实施空中打击而已。 P309

第一份募捐呼吁书这样写道:“不单是为朝圣者建造一个临时落脚点的问题,而是面对敌人树立起我们自己的民族纪念碑,它体量庞大、建筑宏伟,见证了我们对耶路撒冷的关怀,我们对在这里拥有的世俗权利的关怀。 P310

* * *大卫·本-古里安痛苦地望着他玻璃办公桌面上一堆散乱的电报。 P311

然后,他给了他一个直截了当的、不容置疑的命令:“拿下拉特龙。 P312

33岁的沙米尔生于俄国,在为哈加纳工作之前,曾做过店主、印刷工、艺术家、电工和环球旅行家。 P313

沙米尔把胳臂伸向天空。 P314

”那天晚上,同样严重的警告响彻犹太人的伯哈基琳。 P315

在办公室一头的桌子后面,梅吉德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脑袋,长满乱蓬蓬的白发,正埋在一份名单里面,那是“卡兰尼特”号乘客名单。 P316

连队再分成排和班,尽可能把讲同一种语言的人编在一个单位里。 P317

他沉着地放了第一炮。 P318

他们再一次把他们赶走了。 P319

在他的观察岗哨上,一些历史上最负盛名的将军都曾仔细查看过通往拉特龙高地的道路。 P320

这份电报来自旅指挥部,通知马贾利,得到炮火支援的第二团正在赶往拉特龙,增援他的阵地。 P321

至于征用特拉维夫5路大巴车运到胡尔达的兹维·胡尔维茨第72步兵营的那些移民,他们没有背包,没有头盔,也没有食堂。 P322

他们刚到就获知,至少为拉斯科夫的半履带车配备的机枪到了,但是要花几个小时刮去涂抹在枪身上的防护油脂,还要花更多时间将子弹装入弹匣。 P323

拉斯科夫上尉的装甲部队将为他们的攻击提供有限支持,只有三辆装甲车、两辆半履带车准备好上路。 P324

这是一个难以呼吸的、令人窒息的夜晚,但这种静谧只是假象而已。 P325

在靠近巴伯·艾尔·瓦德的公路上,在几个村民的支援下,艾雅德中尉的士兵扑向胡尔维茨移民营毫无保护的侧翼。 P326

它们成群结队骚扰士兵的鼻孔、嘴巴、眼皮,每一寸裸露的皮肤,蚊虫锋利的叮咬快要让他们疯掉了。 P327

没有挖战壕的工具,不得不徒手为他们的机枪挖掘掩体。 P328

伤员央求还活着的人杀死他们。 P329

他们兴高采烈的合唱,使得那些位于古代非拉铁非罗马竞技场对面宾馆会议室里开会的人心情愉快地暂停会议。 P330

麻药也用完了,手术只能在手电筒下进行,不施麻药。 P331

一旦失陷,阿拉伯人就和他要保护的1700个平民只有15码的距离了。 P332

哄抢为拉斯纳克提供了一个喘息的机会,他决定将会堂侧翼的一幢小建筑抢回来,做一次最后的努力,建立一道防御工事。 P333

他们的到来是犹太区两小时斗争的顶峰。 P334

在医院里,他的一名军官从伤员的眼睛看出,“深信我们会将他们全都杀掉”。 P335

他突然明白,这是他最后一次看到他们。 P336

修道院外,她为之而死的犹太区,腾腾烈焰照亮了夜空,将一道道火花送上天空,就像在光柱中飞舞旋转的雪花。 P337

这位阿拉伯军团的军官,在这所学校里面指挥着对耶路撒冷犹太人最直接威胁的军事力量,是12门25磅野战炮。 P338

他把这些弹药藏在一个只有他自己和耶路撒冷指挥官知道的地方。 P339

电台职员中有30位最著名的交响乐音乐家。 P340

阿布欧·霍达拿到这份急件后几个小时,第二份甚至更为重要的通知就接踵而至。 P341

他是西点军校毕业生,参加过诺曼底登陆的老兵,获得过许多英国和美国的勋章。 P342

拉斯科夫本人机缘巧合对警察局内部十分熟悉。 P343

在1948年那个艰难的春天,凭着一支司登冲锋枪和两颗手榴弹武装自己,她和“福尔曼的人(Furmanim)”一起护送耶路撒冷的车队,穿过阿卜杜勒·卡德尔·侯赛尼的伏击圈。 P344

火焰照亮了整幢建筑以及周边地带,就像一个舞台。 P345

这条他们刚刚将吉普车开上来的崎岖小道和那条公路相平行。 P346

他已经证明,有可能沿着他和朋友在24小时前发现的这条羊肠小道,开车进入耶路撒冷市区。 P347

”就像一个闯进糖果店的孩子,列维不知道要拿什么。 P348

在圣母院,断顿的加德纳小伙子学会了用野战望远镜,在毗邻的阿拉伯区穆斯拉拉搜寻每一只在被遗弃的院落里乱窜的流浪鸡。 P349

他把最低配给从200克减少到150克,可以再供应市民5天面粉。 P350

耶路撒冷的公民睡在自家的地窖或走廊里,他们已经善于依靠炮弹飞来的声音判断它们的落点。 P351

”哈贝思·马贾利中校已经观察到了推土机推进的烟尘,听到了它们的发动机夜间发出的回响。 P352

办法只有一个。 P353

6月7日,星期一上午,贝尔纳多特向阿拉伯国家联盟和特拉维夫提交了一份新的停战计划。 P354

格拉布对停火的前景“相当高兴”。 P355

高原上卷起一股寒风,让这些习惯穿着衬衫走在特拉维夫人行道上的人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 P356

所有炮火,向那里开炮!”从拉特龙的阿拉伯军团无线电网络中听到这个名字,冒着阿拉伯军团阵地遭到的猛烈攻击,有一个人跳了起来。 P357

这些最后的混合物可以间歇性发一些电——足够给耶路撒冷的面包店和医院大概供电36小时。 P358

“陛下,”泰尔喘着粗气说,“我怎么做才可以阻止这些人呢?他们觉得胜利指日可待啊。 P359

他承诺,下一回合将由他们来采取主动了。 P360

然后他们敬了一个礼,握手。 P361

北方指挥官摩西·卡梅尔(Moshe Carmel)一语道破了所有人的感受,称停战真是“天降甘露”。 P362

那一天,140辆卡车,各装载着三吨重的货物,沿着一位英旅长曾轻蔑地说“他们永远不会开出一条翻山越岭的道路”的地形开凿出来的公路,抵达耶路撒冷。 P363

从几架休闲飞机起家的以色列空军,现在拥有了15架C-46s、3架B-17飞行堡垒、3架星座飞机、5架P-51野马战斗机、4架波士顿A-20轰炸机、两架DC-4s、10架DC-3、20架梅塞施米特、7架安森飞机和四架波氏战斗机(Beaufighter)。 P364

* * *大卫·本-古里安以及与他一起共事的领导人,以逐渐增强的自信面对未来。 P365

如果说此时此刻阿拉伯世界的分裂还不像以色列的分裂那样明显,但是它们却真实存在,阿卜杜拉此行便是这种分裂的表现。 P366

但是,要长期解决这个城市的问题需要比它反抗围困更大的能力。 P367

9月以前,巴勒斯坦的树上是不结橘子的。 P368

只用了几秒钟,泰尔就意识到,这些弹片标志着耶路撒冷的一个时代结束了,另一个时代开始了。 P369

他们的逃亡以及吕大、拉姆勒陷落的消息传到阿拉伯世界,在各地爆发了骚乱。 P370

现在他们的军队所到之处都被以色列人打退。 P371

就在他的指挥官为这次攻击做各种细致安排的同时,沙提尔和指挥部里的工作人员在完成一项重要的历史性任务:赋予耶路撒冷老城以20世纪犹太政府的职能。 P372

”在新耶路撒冷锡安电影院对面的一间办公室里,沙提尔任命指挥此次攻击的兹维·西奈,最后一次浏览他的作战计划。 P373

然后,他们将三根导火线串联起来,四处寻找隐蔽点。 P374

这些协议将正式结束敌对行动,但并没有结束战争状态。 P376

这位君王终于实现了一个多年的梦想:1948年12月1日,他被称作“阿拉伯人巴勒斯坦的国王”,13天后议会确认了外约旦和阿拉伯人的巴勒斯坦剩余地区并入约旦哈希姆王国。 P377

多年来,阿希亚·哈拉比,就是那个在5月14日胳膊下夹着一本《阿拉伯的觉醒》逃离家园的女子,严格把守着这个过境点。 P378

就像古耶路撒冷的图片装饰着散居的犹太家庭的墙壁一样,现在,圆顶岩石清真寺的图片也装点着从贝鲁特到巴格达的阿拉伯家庭——除非阿拉伯和犹太人相互之间能表现出比过去更多一些的宽容和理解,否则,这句古老的祈祷词——“耶路撒冷啊,我若忘记你”——就很有可能成为另一代闪米特民族后代的战争呐喊。 P379

ANTONIOUS, Katy 凯蒂·安东尼奥丝: 以招待宾客的女主人而闻名,后回到耶路撒冷,一直活跃在耶路撒冷的阿拉伯区,直到1967年六日战争爆发。 P380

KHALIDY, Mrs. Ambara 安巴拉·哈利底夫人: 哈利底家族在贝鲁特定居。 P381

1967年,侯赛因国王赦免了他。 P382

AVRIEL, Ehud 以户·阿弗里尔: 曾经负责购买许多武器,后担任以色列驻罗马大使,也是国际犹太复国主义行动委员会成员。 P383

去世前一直以半退休状态住在耶路撒冷,从事法律工作。 P384

YADIN, Yigal 伊果尔·雅丁: 子承父业,去世前成为国际知名考古学家。 P385

住在贝鲁特直到去世。 P386

鲁桑,马哈茂德 ROUSAN, Mahmoud :曾在拉特龙担任马贾吉助手,因卷入支持纳赛尔的活动被开除军职,任伊比里德议员。 P387

英国人比雷,哈罗德爵士  BEELEY, Sir Harold :1948年贝文的资深助手,经历长期而出色的外交生涯后于1969年退休,其中包括在莫斯科和开罗任大使职务。 P388

阿维达尔,约瑟夫 AVIDAR, Joseph :这位1948年负责哈加纳物资供应的人后来担任全国总工会主席。 P389

列维,伊扎克 Yitzhak LEVI :沙提尔的情报官,现在耶路撒冷经营一家自己的出版社。 P390

约瑟夫,多弗 JOSEPH, Dov :耶路撒冷民政事务主管的经历对他很有利。 P391

此外,出于政治考虑,他们中间有许多人情愿隐姓埋名。 P392

在美国,很多人曾经帮助过我们。 P393

1.在法拉盛草地公园做出的决定来自联合国分治辩论及其背景材料。 P394

”关于分治之夜的事件,我们访谈了安巴拉·哈利底、萨米·阿布琐安、纳速拉丁·纳萨希比、阿布杜勒-阿齐兹·科里纳将军、拉基布·哈利底博士、贾布赖尔·卡图尔、布罗斯·哈希卜、凯蒂·安东尼奥丝、萨米·哈达维、哈希姆·努赛比、哈梅赫·玛贾吉、海答尔·侯赛尼(Haidar Husseini)、梅厄·拉宾诺维奇(Meir Rabinovitch)、革顺·阿弗纳尔、内塔尼尔·罗尔赤、乌里·柯文、莫纳·吉夫顿和以撒·吉夫顿(Mona and Issac Givton)、大卫·本-古里安、果尔达·梅厄、吕便·本-约书亚、鲁斯·科尔什(Ruth Kirsch)、海因茨·格鲁斯潘(Heinz Gruenspan)、雅科夫·所罗门、吕便·塔米尔、乌里·沙斐尔、以斯拉·斯派斯汉德勒、乌里·阿弗纳尔、大卫·罗斯柴尔德。 P395

商业中心骚乱的阿方材料,取自对哈吉·爱敏·侯赛尼、埃米尔·高里、卡末尔·伊雷卡特、贾米勒·图侃、布罗斯·纳希布、哈赞·哈利底(Khazem Khalidy)、纳迪·达耶斯、凯伊·阿尔宾那、吉哈德·哈提卜、萨米·阿布琐安博士等人的访谈;兹维·西奈、约瑟夫·尼沃和伊斯雷尔·阿米尔则提供了哈加纳方面的材料。 P396

参加会议的人中,只有阿扎姆·帕夏和费萨尔国王还活着。 P397

叙利亚老人的故事取材于对贾比·迪布的访谈。 P398

犹太代办处要求500名海军士兵以及首席秘书古尔内的配额见于已经解密的美国驻耶路撒冷总领事馆发往华盛顿的解密电报。 P399

14.白光一闪美国对巴勒斯坦分治态度发生逆转的背景,许多著作中都做了详述,其中包括杜鲁门总统的Memoirs , The Forrestal Diaries , Christopher Sykes’s Crossroads to Israel ,以及查伊姆·魏兹曼的遗孀维拉·魏兹曼(Vera Weizmann)的The Impossible Takes Longer 。 P400

他和约书亚·泽特勒会面的叙述,系由后者提供。 P401

19.“用你的牙齿紧紧咬住耶路撒冷。 P402

阿拉伯方面真假莫辨的武器供应商,其中还包括一些原始文件,见诸利雅得·索尔和贾米尔·马尔丹姆的个人档案。 P403

法鲁克和利雅得·索尔的会面的描述,由安东尼奥·普利提供,我们也参考了索尔日记中摘录的写给外交部的信件。 P404

老城备战的文字中还使用了对摩西·拉斯纳克、亚伯拉罕·奥伦斯坦、利亚·伍尔兹、革顺·芬格和法乌兹·艾尔·库图布的访谈。 P405

有关信息的副本全部收藏在大卫·沙提尔的档案里。 P406

关于大卫·本-古里安得到这个消息、他的讲话,以及他视察轰炸地区的描述,来自对本-古里安先生的访谈和他那天的日记。 P407

”对阿卜杜拉·泰尔和马哈茂德·穆萨的访谈,以及泰尔的回忆录,为我们关于阿拉伯军团进入耶路撒冷的叙述提供了素材。 P408

伊果尔·雅丁和大卫·本-古里安会见的叙述基于对本-古里安先生的日记和对两人的访谈。 P409

我们非常感激摩西·凯琳戈夫人提供给我们她女儿的最后一封信的内容。 P410

关于阿拉伯军团对犹太人筑路的反应,来自马哈茂德·鲁桑的日记和阿卜杜拉·泰尔未出版的回忆录,以及对鲁桑、泰尔、哈贝思·马贾利和阿里·阿布·努瓦尔的访谈。 P411

关于阿拉伯国家联盟的阿莱会议的描述,基于会议纪要以及对阿扎姆·帕夏和瓦希德·艾尔·达理的访谈。 P412

一是翻译,尤其是学术翻译在如今的科研考核中被彻底边缘化了,除了计入少得可怜的工作量之外,完全无法用来衡量学术的水平;二是译者的智力报酬普遍缩水。 P425

最后,感谢我的家人,我的妻子姚蓓琴、女儿晏子慧。 P426

[3]拜特·达尔拉斯,英国人废弃的机场,哈加纳的捷克武器于此秘密运进巴勒斯坦。 P428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