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婚姻

good

我不知道我昏迷了多久。 P9

我拆開蠟紙,只見裡面是一個火腿瑞士乾酪三明治,我咬了一口。 P10

飛行員咒罵幾聲,瘋狂地按下各種按鈕。 P11

我們剛一著陸,飛行員就扭頭對我說:「你不會常去那裡吧?」「我沒這個打算。 P12

咖啡館裡客人寥寥無幾。 P13

而且,還是面對現實吧,真相一定會讓她怒不可遏。 P14

愛麗絲知道怎麼打理好這一切。 P15

不過她倒沒有顯得楚楚可憐,只是在陳述事實罷了。 P16

」「嗯。 P17

他們動作麻利,舉手投足帶著自信。 P18

我走到泳池邊,跪了下來,把戒指從盒裡拿出來,用汗涔涔的手捧到愛麗絲的面前,我沒說話。 P19

吉他手簡用了好幾個禮拜除草、整理、重新鋪草皮。 P20

他們是最後受到邀請的客人,是賓客名單上的第201個和第202個客人。 P21

這件事會鬧上法庭,還是因為芬尼根在幾年前說過的一句話。 P22

於是合夥人邀請愛麗絲到會議室來。 P23

關鍵問題是,我們和他相識不久。 P24

她說起了她自己的掙扎,她的話直指問題的本質,雖然直接,卻不乏吸引力。 P25

什麼樣的愛爾蘭威士忌會起「契約」這麼一個名字?我打開木盒,卻發現裡面還有個木盒放在藍色天鵝絨上。 P26

鋼筆的筆身上刻著幾個字。 P27

結果,我在盒底沒有找到鑰匙,而是找到了一張手寫的字條:愛麗絲、傑克,切記一點:契約將伴隨你們一生。 P28

他穿了一身無可挑剔的西裝,打著粉色領結。 P29

他站在他妻子後面,用雙臂攬著她的腰。 P30

燈光越來越亮,芬尼根開始演奏一首歌,而我立即就聽出了那首歌。 P31

我和愛麗絲坐在同一張休閒椅上,芬尼根夫婦坐在我們旁邊的椅子上。 P32

在第一個晚上,我拿出我祖母送給我們的瓷器,在桌上鋪了餐巾布,擺了蠟燭,準備了四道菜。 P33

那天,我們正在刷一整季的《後幼稚園生活》,看著看著,愛麗絲的手機響了一聲,顯示她收到了一封郵件。 P34

那是個禮拜一的早晨,陰雨綿綿,有人把契約放在我們門口的臺階上。 P35

」叮。 P36

「你們是否會接受新鮮事物?如果有朋友真心關心你們的成功和幸福,你們是否願意接受他們的幫助?」我們聽得糊裡糊塗。 P37

」我說。 P38

「壞又能壞到哪裡去呢?」現在來說說我自己吧。 P39

另一個叫伊恩,是英國人,四十一歲,也是單身,是個同性戀,是家中三個孩子裡的老大。 P40

我真怕自己沒準備好。 P41

有的時候,我心中雖然有很多想法,卻找不到合適的話將其表達出來。 P42

「是不是太隆重了?」「很漂亮。 P43

9:59,我又看向窗外。 P44

她看上去有八分「職業化」的正式,兩分「禮拜六早晨與朋友享受早午餐」的悠閒。 P45

」薇薇安坐在我家那張藍色大椅子上,愛麗絲花了一半第一次從律師事務所領到的薪水,才買下那把椅子。 P46

我問愛麗絲她是從何處買到照片的,她笑著說:「買?要是那麼簡單就好了。 P47

」愛麗絲緊張地喝著咖啡。 P48

一個字不多,一個字不少。 P49

「七年。 P50

」她父親才剛去世沒多久,我看得出來,她不願意提起這個話題。 P51

」「你們認為婚姻諮詢有幫助嗎?」「但願如此。 P52

她現在這樣,看來有些脆弱,不過這樣也很好,我妻子身上的這個矛盾點反倒挺可愛,她做著一份體面的工作,處理著數百萬美元的庭外和解數額,衣櫥裡掛著的都是成年人的衣服,但她現在一心只想給出正確的答案。 P53

」「是的。 P54

「奧爾拉·斯科特是一名律師,專打刑事案件。 P55

她來島上,只不過是為了舒緩失去工作後的壓力和焦慮,卻發現失業期並不像她以為的那樣具有毀滅性。 P56

理查德是一名來自美國的遊客,獨自到北愛爾蘭各島尋根。 P57

」「這是當然。 P58

我們都是如此。 P59

有些人或許會欺騙、偷盜甚至是謀殺,但大多數市民則不會破壞法律,因為他們知道後果非常嚴重。 P60

」薇薇安的眼角溢出一滴淚。 P61

由此就有了現在的我。 P62

但她說完就笑了起來。 P63

或許這能讓我們的關係有所不同,並且可以變得更加穩固。 P64

」「那好吧。 P65

他們的關係進展很快,突然就宣佈結婚了。 P66

就這樣一晃很多年過去了,他們都在各自的職業生涯中獲得了成功,聲名遠揚。 P67

各個部分包含不同的章節,每個章節裡含有不同的單元,各單元有不同段落,每段裡含有數句話和著重號標識,而且字非常小。 P68

她把手冊放在床頭櫃上,隨即將她的身體貼在我身上。 P69

矮個子男人比高個男人維持婚姻關係的時間更久。 P70

那天陰雨綿綿,外列治文區的天比以往都要陰沉。 P71

」麗莎坦白道,同時調整了一下她的編織帽,「我想念我的朋友,我想要搬回……」「你只是想念一個朋友而已。 P72

我也不肯定現在屬於哪種情況。 P73

說受邀可能不太準確:事務所對初級律師的要求是「不得缺席」。 P74

而且她何止是不錯,簡直是美極了。 P75

」我小聲對愛麗絲說道。 P76

愛麗絲在人群中游走,我看得出來,她非常優秀。 P77

他們說瓦蒂姆是硅谷的未來,還說很多瓦蒂姆這樣的人和女程序員生下新一代非常聰明的孩子,那些孩子擁有的另類社會技能在未來不會被當成缺點,而是進化的一個不同分支,並且是人類在美好新世界裡生存的必備技能。 P78

「啊?」「我當然沒有參加,用別人的關係打賭是荒謬的行為,不可預料的因素太多了。 P79

」我摸摸我的額頭。 P80

我也不肯定是為什麼,但我提到了契約組織。 P81

「嗨,傑克,我是薇薇安。 P82

長話短說,我有兩件事通知你:第一,你們受邀參加你們的第一次契約組織派對。 P83

「對任何人都不要說。 P84

一天早晨,我發現她的手冊放在藍椅子的扶手上。 P85

根據手冊所寫,除了在使命宣言中寫明的使命,契約組織沒有其他目標。 P86

禮物主要是為了表現配偶是會員生活的核心,不僅受尊重,而且非常珍貴。 P87

第二天早晨,我走進廚房,發現愛麗絲已經走了,而且裡面依然是一片狼藉,有廢紙、空咖啡杯、吃剩半碗的麥片,她平時總喜歡舀一勺阿華田飲品加在麥片裡,此時,那勺飲品依然漂在最上面。 P88

在隨後的幾天裡,我想要向她表示,我也願意接受契約組織,更重要的是,我和她一樣,致力於維護我們的婚姻。 P89

看到這些,我情不自禁地笑了起來。 P90

這天,我提早下班,前往藝術學院。 P91

聽起來像是我們挺無聊,但事實並非如此。 P92

還有五分鐘證人就要宣誓做證了。 P93

希爾斯堡城只有很少幾條人行道,沒有商店,分佈著覆滿常春藤的院牆和牆內的大宅。 P94

但她還沒找到手機裡的相機圖標,那輛捷豹就拐到一條很長的車道上,消失不見了。 P95

」「也許現在還可以回頭。 P96

」她說,「誰知道從此以後我們是不是每況愈下呢。 P97

」我們走上石頭臺階,愛麗絲看了我一眼,像是在說:現在想回去,也來不及了。 P98

「啊。 P99

「沒有酒席承辦人,沒有服務員,沒有廚師,也沒有清潔工。 P100

」那群人異口同聲道。 P101

我已經多年沒見過喬安妮了,但我卻經常想起她。 P102

」過了一會兒,她示意我過去。 P103

」喬安妮說。 P104

「她是個才華橫溢的人。 P105

我們只好用油布蓋住了蘑菇,有人禮拜四會來處理。 P106

」「方圓幾公里只有我們兩個遊客。 P107

愛麗絲卻擔心她說得太多了。 P108

現在已經太晚了,對不起。 P109

我也一頭扎進了我自己的工作裡。 P110

對於他們的問題,他們能用幽默的態度來對待,而且,在大多數時候,他們都表現成熟,不會糾結於瑣碎的小問題。 P111

」我希望我說的能成真,但我也知道,不管溫斯頓清不清楚,他雖然希望婚姻順利,卻仍在照料那顆懷疑的種子,給它澆水,讓那棵樹茁壯成長。 P112

」「可你瞞著他,同樣也會吵架,不是嗎?」「是的。 P113

」我心不在焉地回答。 P114

禮物主要是她過去幾個月提過的一些書和一張專輯,還有兩件從她最喜歡的店裡買來的襯衫。 P115

今年正好是雙數年,所以我在包禮物。 P116

「手鐲很漂亮。 P117

」這話聽得我哈哈大笑。 P118

」「什麼?這一定是個玩笑。 P119

」「那你覺得是誰?」「我不知道。 P120

薇薇安說這種問題很普遍。 P121

」「那處罰是什麼?和薇薇安一起愉快地吃一頓午餐?應該沒這麼簡單吧。 P122

」「它有什麼用,愛麗絲?」「不知道,他們應該是用這東西監視我。 P123

」「給她打電話。 P124

」她緊緊握住我的手。 P125

聖誕節和接下來的幾天幸福得讓我感覺不真實。 P126

那女人話說得飛快,我沒聽清她的名字,也沒聽清她的孩子叫什麼。 P127

」那個女人急得快要發瘋,「我們今天早上才發現事情不對勁——我丈夫以為伊澤貝爾跟我在一起。 P128

「你覺得她遇上麻煩了嗎?」愛麗絲邊問邊從衣櫃裡拿出她的藍色職業套裝。 P129

」愛麗絲穿上她的海軍藍連褲襪,拉扯著提上去。 P130

我的這項工作,對待成年人客戶,有時最佳策略是乾脆有力地直面問題;但是對待孩子,最好是旁敲側擊,曲線救國。 P131

你在我的印象裡不是個愛讓朋友乾等的人。 P132

」伊澤貝爾說,她往咖啡裡扔了一個糖包。 P133

「不請你吃點東西讓我感到自己很沒良心,你顯然正餓得慌。 P134

我感覺她的怒氣不是對我,而是對這個世界,對她母親扔進他們昔日幸福生活裡的重磅炸彈。 P135

但是相對於他的快樂,我還是會選擇來到這世上,那不是讓我成了一個壞人嗎?」「這是個偽命題。 P136

她全程用西班牙語,像一個地道的舊金山小孩。 P137

我看著她的妝容,腦子裡就只有一個想法,我真是個笨蛋,為什麼我畫不出那樣的妝?」「第一,你絕對不是笨蛋。 P138

」「在我聽來一點也不好笑。 P139

」我抓住時機。 P140

他問我能不能給我買一杯熱巧克力。 P141

「一切都好。 P142

我實在不願意承認:自和薇薇安吃午飯以來,她對我用心多了。 P143

真的很美好!我完全能想像到某一天,我和愛麗絲像今天一樣,和我們自己的孩子圍在一起吃早飯。 P144

這似乎正是伊澤貝爾需要的,可能也是愛麗絲需要的。 P145

」「擔心?」她上前一步。 P146

這時我注意到她脖子上有個醒目刺眼的紅印,一部分被圍巾遮著,但是看著很疼,像是才弄上去的。 P147

」喬安妮的臉頰變得通紅。 P148

在車道上停車時,我低頭看到剛買的一整盒斯特拉·多羅餅乾都沒了,餅乾屑掉得到處都是,雖然我根本不記得吃過。 P149

」她對著手鐲說,「那是因為我愛你,因為嫁給你我很幸福。 P150

」那天晚上,愛麗絲略掉半小時的夜讀。 P151

陽光透過窗戶照進來,在公寓房間裡留下一束燦爛活潑的美麗光束。 P152

我不能確定晚上是該慶祝還是節哀,所以簡單地做了些西班牙肉菜飯,開了一瓶紅酒,在餐桌上擺好蠟燭。 P153

這後來成了一種暗示:只要她想要那種特殊福利了,就會指著那根血管說:「親愛的,人家好傷心啊。 P154

」我為她拖出一把椅子,她坐下,白皙的腿在身前伸開。 P155

「然後薇薇安把手鐲和鑰匙放回盒子裡,合上蓋後將它裝進包裡。 P156

「我不知道。 P157

」愛麗絲把她的盤子推開。 P158

契約組織有一股神祕的力量,能聚集讓你憎恨卻又好奇不已的事物:就像午夜車庫裡的聲響,或是你明知要遠離卻忍不住靠近的人演奏的浪漫樂章,抑或一束引領你走進叢林深處的奇怪光束,不知道它將引你去往何處,或者前路潛伏著怎樣的危險。 P159

你為自己的未來進行了投資。 P160

不過,每段婚姻都是獨特的。 P161

愛麗絲估摸他大約四十歲,智商一般,魅力一般。 P162

她堅持認為他們兩人的談話很愉快,但是對方的問題太過直接,她一直都很不自在,也從來沒放鬆到無意中洩露對我們不利的細節。 P163

打優步還是乘地鐵?」「呃……」「優步還是地鐵?」「地鐵是你唯一的選擇。 P164

我很快就到了。 P165

愛你。 P166

總之,我全力衝刺跑過二十四號街道,穿過巷子,爬上樓梯,終於到了他的辦公室。 P167

他只是坐在那兒,手裡翻來覆去不停轉著一塊鎮紙,就像詹姆斯·邦德電影裡的壞人,沒有一點同情心。 P168

「戴夫說了,一切都是關於焦點。 P169

「總之,他絮叨著如何在那個項目上投入大量時間,如何跟建築師爭論了整整三個月。 P170

要我說,如果讓我在克里和海上之針之間做選擇,我可能會忍不住選那個房子。 P171

」愛麗絲嘆氣道,「整場演講聽起來非常專制獨裁。 P172

「就是這才讓人害怕。 P173

他把我送出來,站在辦公室門口告訴我這是我們最後一次會面。 P174

我們以為最可能發生的情況就是接到薇薇安的電話,她邀請或隱晦地命令我們見面吃午飯。 P175

」一天早上她說,那語氣像是聽天由命,而不是驚恐焦急。 P176

我想說出的話有點像問句,這是為了轉移她可能生出的怒意,但是更多地像直接陳述。 P177

她和藹地微笑,像拂過海面的微風。 P178

」奇怪。 P179

」薇薇安放開我的手,她眼睛裡的暖意迅速退去,「我不會讓你放棄契約組織。 P180

「你不是法律,薇薇安,你或戴夫或芬尼根或者其他人都不是,契約組織沒有任何權威。 P181

我動手撿起碎片。 P182

」薇薇安站起來,拿起她的手提包,「回家吧。 P183

她的母親教社區的孩子們彈鋼琴、彈吉他,他們的家裡總是迴盪著動聽的音樂。 P184

我就這麼看著她,看著她如此自在。 P185

不需帶衣服或雜物。 P186

「我們有這麼多貸款,到時不會再有精彩的參考文獻,不會再有新的工作,還有貸款……」薇薇安說得對,芬尼根的影響力巨大。 P187

我一連好幾個月都在忙這項工作,這是我們獲勝的關鍵。 P188

」我提醒她。 P189

我突然想到自己擅長應對她做出的任何決定。 P190

裡面有一張白色卡片和一張手寫的紙條,也是金色的字。 P191

「我去做我的工作。 P192

因為道路施工和停車等一些複雜的問題,她今天早上搭一個同事的車去上班。 P193

我帶了兩個三明治,給愛麗絲帶了一瓶冰激凌汽水和兩個烤的小麵包。 P194

直到拐彎開上巴爾博亞路時我才提起我們一直心照不宣地避開的那個話題。 P195

我做了培根、華夫餅、橙汁和咖啡。 P196

起碼我能幫你做這點事。 P197

薇薇安把馬丁·佩爾的照片從我們客廳的牆上取下來,往上面投射幻燈片那天我應該多注意一下的。 P198

」我說。 P199

那是件非常重要的案子。 P200

或者說,無知。 P201

祝你那個妻子好運,她會需要的。 P202

」那次是我唯一一次看到他妻子的笑容。 P203

「太棒了!我太為你自豪了!」「我要帶團隊去吃午飯,你要不要和我們一塊去?」「好好和你的團隊一起享受勝利吧,我們今晚再慶祝。 P204

我回到我們的房子,開車去了半島,我的目的地是德雷格超市。 P205

」我無法分辨那是一個真誠的微笑,還是一個警告性的微笑。 P206

她的表演很精彩,我幾乎有種身臨其境之感。 P207

」她朝我眨眨眼。 P208

「我覺得我們是沒事瞎擔心,」她邊吃早飯邊說,「我沒有在機場露面,結果什麼也沒發生。 P209

」愛麗絲輕吸一口氣。 P210

』我回答:『是否賞光來參加我的婚禮?』「話說出口之前,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打算邀請他。 P211

我牽起她的手,我們一起邁進海浪裡。 P212

待我長大一點時,她開始說她甚至認為我不會結婚。 P213

我們在契約組織裡越陷越深,我仍然對這份禮物心懷感激。 P214

「我想我的意思是,傑克,我很高興和你一起走在這條路上。 P215

奇怪的是,孩子還能大大地降低離婚的可能性。 P216

相反,我也不能想像結婚三年後我們會越來越不幸福。 P217

他的西服在前胸和肩膀處繃出褶皺,好像他去裁縫鋪做衣服回來後體重突然開始飆升。 P218

「喝點東西?」我問。 P219

如果你願意,可以先花些時間讀一讀。 P220

「你不會真要去吧?」我抗議。 P221

「好吧。 P222

「那她至少能給我打電話吧?」「當然可以。 P223

「但是我不知道,」德克蘭又說,「而且我不能說。 P224

我這邊只有極小的變通餘地,所以讓我利用這點機會讓事情儘可能舒心一些。 P225

」黛安把大行李袋放到桌上。 P226

可以理解,制訂這些程序時得考慮到這一點。 P227

德克蘭居高臨下俯視著我,我困難地大口喘氣,內心震驚不已,一切發生得如此之快。 P228

我們能從車庫走嗎?」德克蘭瞟了眼黛安。 P229

我掙扎著站起來,心在怦怦直跳。 P230

我一遍又一遍地查看,確保聲音是開著的。 P231

我一次次查看電子郵件,想知道愛麗絲有沒有聯繫我。 P232

接聽請在『嘟』聲響起後說『我接受』。 P233

我們上了八十號公路,下來時就進了沙漠,然後一直順著一條土路往前開,直到到了現在這個地方。 P234

我進來時數過,我所在的這塊分區有四十間牢房,但是我覺得這裡只有我一個人,太安靜了。 P235

「希望很快吧。 P236

」「嗶」聲又響。 P237

然後,我下到車庫。 P238

這是她的固有行為模式:她認為給高科技產品充電不可行。 P239

階梯樂隊沒火多久,但還不至於銷聲匿跡到完全沒有人知曉。 P240

指數增強可以是質量或數量或兩者皆有。 P241

那裡至少有四十個人,但是我們相互之間不能說話。 P242

他說初犯通常都比較好處理。 P243

傑克,」愛麗絲加快語速,「我得掛了。 P244

放在房間中央的平板電腦「叮」了幾次,又有電子郵件來了。 P245

我買了杯熱巧克力,之後在禮品店裡閒逛,其間我被一些印有舊金山老照片的書所吸引。 P246

收件提示音就像一個愛搬弄是非的壞蛋,深深地動搖了我的心。 P247

我給診所的黃打電話,讓他取消今天的預約。 P248

繼續接受戴夫八個禮拜的考察。 P249

我是說,站在我站的位置,人生中第一次我終於理解我做『法律援助』工作時一些客戶的感受。 P250

我想著每次從隧道出來時都想的問題:我們為什麼不住在這兒?這裡的平靜安寧無可否認,風景也美得讓人窒息,房價還比舊金山低。 P251

節目製作人正在勾畫新一季的劇情走向。 P252

飛機靜悄悄的,一動不動。 P253

就像她戴過的那隻手鐲,項圈有一個光滑堅硬的灰色表面。 P254

但是,她不在那兒。 P255

她沒有從鏡子前移開,她並不打算在我跟前遮擋赤裸的身體。 P256

我以為她幾秒就能入睡,但是她沒有。 P257

」我說,「家裡突發緊急事件。 P258

我們去了趟西夫韋,收銀員裝完我們買的東西後抬頭,「天哪!」她問,「車禍?」「是的。 P259

有趣的是,我瞭解到情人節當天訂婚的夫妻婚姻關係更脆弱,一起走下去的決心要薄弱得多。 P260

所以我在一家葡萄酒專賣店停下,拿了一瓶產自俄羅斯河畔的高檔葡萄酒。 P261

她把頭髮梳得蓬鬆上挑,搭在上面,顯得恰到好處,毫不突兀。 P262

穿鞋時,我突然意識到,愛麗絲和我越來越適應我們在契約組織裡的角色。 P263

愛麗絲從我手裡奪過一瓶,咕咚咕咚喝了下去。 P264

」「不行。 P265

我們在路邊整整站了一分鐘,牽著手,不說話。 P266

雖然多數時候,愛麗絲和我想像的一模一樣,但當我偶爾集中注意力,卻能夠找到那間密室。 P267

『這世上就沒有奇蹟。 P268

他們進了屋,和我坐在一起,吃起了通心粉和奶酪。 P269

玻璃、樹林、鋼樑、閃閃發光的混凝土、室內外的熱鬧情形和游泳池映入眼簾,從這裡,還能看到對面硅谷特別的美景。 P270

」她在我耳邊輕聲說,「真高興能見到你。 P271

奧利維亞的手搭在我腰上,把我向油畫那裡推了推。 P272

輪到我們招待大家時,我和愛麗絲應該也能弄出這一桌子菜來。 P273

」她摸了摸項圈。 P274

」「我不記得有什麼附件呀。 P275

「啊,我相信你已經發現,戴上它,會讓你有所領悟。 P276

畫上的吉恩和今天晚上穿戴得一模一樣,手裡也拿著香檳酒杯。 P277

」「別擔心。 P278

」「好主意。 P279

裡面有說明書、登錄密碼、玻璃體重秤和這臺電腦。 P280

我打算勸愛麗絲在回家路上再買個漢堡。 P281

我以為她沒有看到我,可當我繞過牆角到了衛生間,卻發現她在等我。 P282

」「什麼時候可以?」她猶豫了。 P283

「我們是一家人。 P284

我打開車門,等著愛麗絲把她自己、項圈和其他東西挪進副駕駛。 P285

我這麼久都沒動過脖子上的肌肉,現在感覺真難受,我想去躺一會兒。 P286

薇薇安說這不符合規定。 P287

申請流程真煩人:背景審查、手印、工作履歷。 P288

」他邊戴頭盔邊漫不經心地問我,「你知道他們是誰嗎?」這是契約組織的考察內容,還是完全和契約組織無關?只有一個答案毫無破綻:「毫不知情。 P289

」她說。 P290

她把紙放下,眼淚直在眼中打轉。 P291

」我拿起文件,讀了讀第四部分,懲罰說明。 P292

愛麗絲還睡著。 P293

他可能有三十五歲,身材完美,穿一身時髦的歐元顏色也就是軍綠色和淺橙色的運動裝。 P294

電視裡播起了藥品廣告,一位健忘的花藝師微笑著問候她同樣健忘的丈夫,我調小了聲音。 P295

第二天一早,鬧鐘把我吵醒時,愛麗絲早就不見了蹤影。 P296

在部落時代,伴娘都是穿著新娘的裙子當誘餌。 P297

」黃盯著信封。 P298

」我走回家,開上車去了市中心,把車停在第四大街的停車場上,又徒步去了加州灣區鐵路火車站。 P299

最近,火車裡二十四小時都擠滿了往返於舊金山與硅谷的技術員。 P300

我徒步穿過埃爾卡米諾,向商場走去,我覺得自己有些可笑,像個孩子在玩間諜遊戲一般。 P301

我看到喬安妮從側門進了美食廣場,那扇門正好通向停車場。 P302

也許他們的某些品格優於他人,但毫無疑問,兒童時期的良好教育能夠讓人本能地向著積極的方向發展。 P303

「傑克。 P304

人的腳才能——而並非手——揭示他真正的興趣所在。 P305

對我對你都不好。 P306

「你只要竭盡所能別再讓愛麗絲回去就行了。 P307

盆骨就是其中之一。 P308

那個超級清晰的夢並非真正的頓悟。 P309

」我說,但不知道她究竟什麼意思。 P310

不管怎樣,契約組織只關心婚姻,與孩子無關。 P311

三個區域理事會向愛爾蘭的一個小型組織彙報工作。 P312

」「可要是沒有轉圜餘地了呢?」我堅持道。 P313

一次,理事們在舊金山開會,我們和奧爾拉一起吃了晚飯。 P314

從照片上看,奧爾拉友好、睿智、親和,就像你總會開心想起的祖母或是高中英語老師一樣。 P315

」她的語氣讓我有點不舒服。 P316

而且要是某個成員的伴侶死了,契約組織一般都會再給他找個伴,然後迅速結婚。 P317

」「他們看上去都很年輕。 P318

我甚至沒有多想這些巧合,不過我清楚記得婚禮當中那件怪事。 P319

伊蓮恩對別人的丈夫有點過分親暱,不過沒那麼嚴重。 P320

是精神錯亂的結果嗎?我該相信她嗎?看著她的手機,我開始有些擔心,要是內爾知道我們見了面會怎樣?喬安妮在手掌上慢慢地磨著指甲。 P321

能用嘴說的就不要寫出來,能悄聲說的千萬別大聲嚷嚷,能點頭表達的就不要說話。 P322

這個月最後一個禮拜五怎麼樣?」「我試試。 P323

我覺得藍色很適合她。 P324

一次,她心情不好,整個禮拜日都待在樓上學習,我在樓下車庫裡給她佈置一間特別的音樂室。 P325

唱了幾首歌後,嘈雜聲變成了原聲吉他、風琴和感恩而死樂隊的《一匣雨》。 P326

我受到的教育、我的工作、我在做的事情,我知道,能夠讓我們的新生活更加富足。 P327

歌詞結束,但音樂尚未停息。 P328

」他說,不是徵求意見,毫無疑問,是命令,可能是因為和他們在一起,愛麗絲看上去更年輕了。 P329

她的衣服不再合身,原本卡在腰上的裙子都耷拉了下來。 P330

我做了很久的調查,但對於上次見面喬安妮提到的那對失蹤夫妻伊萊和伊蓮恩,我沒有找到一點信息。 P331

等著熱咖啡的當兒,我把手機電池摳了出來。 P332

不知道為什麼,我說服自己,喬安妮正急著見我,就像我急著見她一樣。 P333

是喬安妮嗎?距離這輛SUV五個車位的地方有一輛賓利,上面並沒有人。 P334

」我拿出兩個玻璃杯,愛麗絲倒上了酒。 P335

她去門口過道拿來一件包好的禮物。 P336

「太好了。 P337

除了酒吧、雜貨店和飯店,其他地方都關門了。 P338

我把它們好好包了起來。 P339

自從聽到戴夫和薇薇安說這話,我們就一直這樣相互安慰。 P340

」「什麼?」我脫口而出,有些驚慌失措。 P341

恰克和伊文既慷慨又周到。 P342

從霍普蘭回來兩天後,我參加了單親青少年集體見面會。 P343

「天主教是邪教嗎?」我問,「那兒有一個有感召力的領袖——教皇,而且要是不遵守教規,還會被逐出教會。 P344

他是有輕微的富貴病,不過說實話這也不是他的錯,此外,他是個好孩子。 P345

根據伊澤貝爾的定義,契約組織並不能算作邪教。 P346

」「你愛說什麼就說什麼吧。 P347

出於禮貌,我也坐了下來,不過我其實更想過去看看信封上是誰的名字。 P348

「我們只能休息五分鐘。 P349

是否出席由您自己定奪,這是份邀請,並非命令,強烈建議您出席,協助再教育委員開展相關工作。 P350

成人的行為大都易於理解,而孩子,他們無法意識到自己的所作所為,很難給他們定性。 P351

」愛麗絲咬著指甲站在我面前。 P352

」她用薯條蘸了點牛油果醬,慢慢嚼著說:「該死的證詞真氣人,那個主管說我脾氣不好,我恨那個渾蛋!讓我看看那封信。 P353

她看著我的眼睛,笑了,用搞笑的詹姆斯·厄爾·瓊斯的語氣說:「契約組織的所有條款都歸結為一點:沒有祕密,和愛人無所不談。 P354

」飛機滑翔降落在跑道上,停在了大門外面。 P355

恰克拿起份《紐約時報》讀了起來,所以,我覺得閉上眼小睡一會兒也無妨。 P356

他用一個金屬探測器掃描恰克全身,進行了非常詳細的檢查。 P357

我們驅車駛過跑道,她一言不發,我們在監獄裡繞了一圈,來到一條很長的柏油路面上。 P358

」「鑰匙呢?」我問。 P359

有歐洲體育臺,還有英國廣播公司一臺到四臺,有的頻道在播放關於愛爾蘭大饑荒的紀錄片、波羅的海海岸的特別節目,有的在重播巨蟒劇團節目,還有的在播放瑞典大型障礙滑雪比賽。 P360

我坐在一張豪華的皮椅上等待。 P361

他說話帶著愛爾蘭口音,但他的一身黝黑皮膚告訴我,他已經很久都沒在愛爾蘭待過了。 P362

我在戈登身後,距離有幾步遠,那個年輕人在我身後幾步遠的地方。 P363

顯然我這麼回答是正確的。 P364

戈登把手肘搭在桌上,用手指在他的臉前搭成尖塔狀。 P365

」我的心一凜。 P366

我才不會這麼做。 P367

但從大體上而言,我會將我們兩個的關係描述成工作夥伴。 P368

」「有沒有可能你又去了她父母家五次?」「我這人沒有寫日記的習慣。 P369

」「就在剛才,你說你和她不太熟。 P370

」「在那之後,你什麼時候和她見的面?」我儘可能不猶豫。 P371

不管是對是錯,我都決心撒這個謊,現在,我唯一的選擇就是等著看結果如何。 P372

」「聽起來挺不錯的。 P373

我們又走進一扇門。 P374

這是發人深省的一幕。 P375

「是的。 P376

」聽到她的名字從他的嘴裡說出來,我感覺不寒而慄。 P377

「那你的進展如何?」「進展穩定。 P378

「走吧,就快到了。 P379

戈登站在臺階頂層,把一把鑰匙插進鎖裡,打開玻璃門。 P380

她肯定在黑暗中待了一兩天,也可能更久。 P381

」她依然是那副有氣無力的樣子,所以我壓根就不確定她是否聽明白了我的話。 P382

」她伸直手臂,把雙腿放平,她的雙腳正對著我。 P383

我們的一位教授甚至還讓我們設計關於順從的假設實驗。 P384

她再次將膝蓋抱在胸前。 P385

我不知道我昏迷了多久。 P386

我們現在正飛往半月灣。 P387

「抱歉,剛才遇到了空氣湍流。 P388

我走進機場咖啡館,點了杯熱巧克力,給愛麗絲髮了一條短信。 P389

等到愛麗絲開著她那輛舊捷豹汽車趕來時,我都快凍僵了。 P390

「你現在有時間嗎?」「當然。 P391

」但這就是問題所在,不是嗎?我隱瞞了一切。 P392

「這件事太複雜了。 P393

」「啊。 P394

我還記得,在派對上,我看到她的腿上有瘀傷……她看起來有些精神不正常,總是戰戰兢兢的。 P395

「那都是十七年前的事了,愛麗絲!早就沒有意義了。 P396

我很清楚,要是我告訴你,你肯定吵著跟去,那樣風險就更大了。 P397

不可以根據一個巧合就提出嚴重的陰謀論。 P398

很難聽出她這笑代表什麼。 P399

愛麗絲也注意到他們了,就把她的椅子又往桌邊拉了一點。 P400

以前,她一定會給我講講她為什麼加班。 P401

他們都申請離婚了。 P402

二十分鐘後,她回覆了我。 P403

我想到了斯坦頓夫婦和我們進行過的九次諮詢。 P404

在我第一次見到他們的時候,離婚已經是他們不可避免的結局了,只是他們尚未覺察到而已。 P405

我望著她的後背,盼著她能醒過來,但她沒有。 P406

我知道我這麼做很幼稚,但我今天就是做不到。 P407

凌晨一點多了,我才上床。 P408

今天早晨,諾拉有些煩躁不安。 P409

就好像在沙灘上跑步,有些時候,在治療輔導中,一分鐘的安靜就像洩氣閥,緊張感緩緩地漏光,焦慮達到頂峰,然後蒸發不見。 P410

這首合唱歌曲唱的是所有人都希望獨身,但最後都不免感到孤獨。 P411

「是的。 P412

我們現在就像是一對室友,而不是愛人。 P413

吉默音樂臺現在每晚播放一張專輯,今晚播放的是《路上的血跡》這張專輯。 P414

即便她生我的氣,她的歌聲依然是那麼純粹,那麼悅耳。 P415

五年以來,就沒有叫這兩個名字的人結婚。 P416

」我回想我和喬安妮見面的所有細節,希望能回想起某些線索,證明是她編造了這一切。 P417

我真搞不明白。 P418

你做的每一件事,你和喬安妮進行的每一次祕密談話,聽起來都好像你有了二心,要找回從前的生活,要重獲自由。 P419

她剛剛說的那些話,還有解釋罪這個詞,不正是出自手冊嗎?「你是一個治療師。 P420

它距離我們很近,帶起的風讓我們的車一顫。 P421

最後,她說道:「我是為了你,傑克。 P422

我覺得淚水會叫她感覺尷尬。 P423

不光是因為像我曾經想的那樣,我必須佔有她,還因為我愛她。 P424

「在半月灣機場見面怎麼樣?」「沒那個必要。 P425

我想到了愛麗絲的指責:那一幕讓我慾火焚身。 P426

」愛麗絲說。 P427

你的確犯了很多罪行:向伴侶隱瞞事實,對契約組織不坦誠,未經批准與非伴侶組織成員見面。 P428

我為愛麗絲做了一壺咖啡。 P429

」我們大口小口地吃了起來。 P430

「『無論如何,』」她唱道,嘴角掛著一抹苦笑,「『我對你的心和靈魂都沒有興趣。 P431

她按了很多按鍵,目光一直落在屏幕上。 P432

敲門聲變得越發急切。 P433

所以瓦蒂姆之前才沒有任何發現。 P434

我和愛麗絲手拉著手,並排站在一起。 P435

」我和愛麗絲並排坐在沙發上。 P436

」我說。 P437

我必須讓他們離開這裡,這樣愛麗絲才會安全無虞。 P438

愛麗絲站在那裡,默默地掉眼淚。 P439

愛麗絲在哽咽。 P440

沒準我們此時已經到了280號高速公路上,正向南疾馳。 P441

」我感覺德克蘭把一個東西罩在我的頭上,他把一個堵嘴球塞進我的嘴裡,繫帶緊緊拉著堵嘴球的邊緣。 P442

我們此時正在走下房子後面的臺階。 P443

我的嘴巴很乾,我的眼睛刺痛不已。 P444

我希望能說服我自己相信這一切只是個噩夢,但鎖鏈鎖住我的腳踝,我嘴裡的橡膠味讓我噁心不已。 P445

我想到了愛麗絲。 P446

「可以。 P447

」我說完,馬庫斯和其他人都驚詫地看著我。 P448

前後座之間的隔板忽然降了下去。 P449

然而,這次是我站在黃線上,看起來疲憊不堪,憂懼不安。 P450

我只想把堵嘴球弄走。 P451

我按了按塑膠給皂器,粉紅色的液體流到我的手心。 P452

「這裡無路可逃。 P453

」她說。 P454

隨便吧。 P455

那些親朋好友放棄了嗎?還是依然在找?如果我不見了,他們會堅持找我多久?我的頭髮都沒了,但那個女人依然撫摸我的頭皮,確認是否有遺漏。 P456

你想住哪一個?」我看著那個女人。 P457

門在我身後砰地關閉。 P458

我帶她穿過走廊,走出出口。 P459

難道門都是由傳感器控制的?或是有人通過攝像頭監視我們,並且掌握好時機開關門?我們來到兩扇玻璃門前,芭芭拉正好數到一千零一十四個密西西比。 P460

她在坐下之前,漫不經心地推開窗戶,讓熾熱的沙漠空氣飄進來。 P461

我伸手拿過礦泉水,她則選了冰茶。 P462

不過挺好吃,是火雞和布裡乾酪的。 P463

傑克!你還好嗎?」「他們給我剃頭了,此外都還好。 P464

」我說。 P465

」「見鬼,我是他的律師。 P466

他坐在我對面,將公文包放在我們之間的桌上。 P467

」「確實是我們做的。 P468

」他說,「我們取得了一些進展。 P469

她說,契約組織對她的婚姻大有好處。 P470

」我斷然道。 P471

你編造了一個故事,並且鐵了心絕不改口。 P472

他說這話的時機當真不可思議。 P473

我想到了收縮的籠子。 P474

我很可能睡了很久。 P475

「沒老婆?」我重複道,「也沒孩子?」他又輕輕地搖搖頭。 P476

瑪里耶看著那個女人。 P477

他們的薪水是多少?我能不能收買他們?「你是從內華達州來的嗎?」我問。 P478

見鬼,她和他一樣,都很緊張。 P479

她肯定是個特殊人物,說不定她也是「朋友」之一。 P480

此外臺子上還有很多皮帶,尾端有個木塊。 P481

「封閉。 P482

他們想說什麼就可以說什麼,沒有人會向他們提出質疑。 P483

我腳下的地面開始震動,我意識到樹脂玻璃板被人放在了滑輪上。 P484

我屏住呼吸,我面前玻璃板上的霧氣消失了。 P485

事實是,等我死了,如果我死了,就算她想,也不能自由地和艾瑞克在一起。 P486

我看不到,卻能聽到。 P487

我看到了一個赤身裸體的女人,她背對我,頭髮油膩且纏結在一起。 P488

好像他們對此情此景已然司空見慣。 P489

什麼?我用口型說道。 P490

這裡沒什麼可做,除了《手冊》,沒什麼可看。 P491

漂亮的房子,體面的工作,兩個孩子都上了大學。 P492

我已經準備好迎接一切,這麼做是為了我和喬安妮,也是為了愛麗絲,但那個陌生人用口型對我說了那句話,賜予我力量,讓我堅持立場,不要屈服。 P493

第一,我擊潰你的決心,這樣的話,我就必須花費大量時間和精力,對你而言也不是什麼有意思的事;第二,我們想辦法,讓你可以幫助我解決我的問題,若是那樣的話,你就可以相對毫髮無傷地離開這裡。 P494

痛苦的經歷結束後,大多數婚姻反而變得更加堅固。 P495

「在我的團隊對喬安妮實施監控的第一天,她就對內爾撒謊了。 P496

戈登衝我露出痛苦的微笑。 P497

」我抬頭看看瑪里耶,希望他能給我提供一些引導,但他只是盯著地面看。 P498

我不是姦夫。 P499

「傑克,你受傷了嗎?你在哪兒?我能去接你嗎?」「我還在芬利。 P500

」他說著站了起來,他的動作太快,都把椅子掀翻了。 P501

」他告訴我,「真抱歉這樣做。 P502

燈熄滅了。 P503

這次,他注視著我的眼睛。 P504

」瑪里耶把門打開一道縫,對一個我看不到的人說了什麼。 P505

「你只要回答是或不是就可以了。 P506

」「你請她吃午飯了?」「是。 P507

」「請把這句話重複一遍。 P508

」他的眼裡頓時燃燒起兩團怒火。 P509

「十秒。 P510

我在這裡躺了多久?一個小時?一天?門開了。 P511

她把手伸進手提袋,交給我一瓶水。 P512

驚懼之淚樂隊唱起了《每個人都想統治世界》。 P513

」我仍舊弄不清伊麗莎白·沃森的底細。 P514

平時,我在世紀城為一家國防公司處理審判工作。 P515

我想到了戒指具有的力量,我把戒指套在她的手指上,就是施加了咒語。 P516

我看過他的判決,他青睞妥協,喜歡那些儘量解決問題的人,我們真的需要辯護。 P517

當時是冬天的一個禮拜二,看起來好像他們已經有好幾個月都沒租出去一棟房子了。 P518

那棟出租屋裡不時傳出空洞的響聲,巨大的電視機的響聲在空蕩的走廊裡迴盪,海浪時刻不停地沖刷著岩石。 P519

「不用擔心,傑克。 P520

我慢條斯理地吃著早飯,品味著食物的味道。 P521

」他說。 P522

」我瞥了伊麗莎白一眼,她的表情一直都讓人捉摸不透。 P523

」法官似乎有些洩氣,但決心堅定。 P524

」「你認為佔有慾是什麼?」「表現出控制配偶的慾望。 P525

按照第九部分第七單元第二段,你被判犯有尋求反契約組織宣傳罪,那是輕罪四。 P526

契約組織和你的婚姻是同一回事,沒有尊重和順從,就沒有成功。 P527

」她看起來很嚴肅,而且很擔心,「我不知道你都做了什麼,也不清楚你得罪了誰,但你必須改正。 P528

我感覺她很想擁抱我,但她只是向後退了一步。 P529

比起別人的制服,她們的制服又短又緊。 P530

他身著昂貴的訂製西裝,腳穿義大利皮鞋。 P531

「都是因為你,現在情況嚴重失衡。 P532

走進咖啡館,我依然頭昏眼花,餓得肚子咕咕叫。 P534

」「我三十分鐘後到你那裡。 P535

愛麗絲的蘋果手機放在我們之間的操控臺上,一個小小的藍色字母P在上角閃爍著。 P536

當然了,魔力還是有的。 P537

我感覺很噁心。 P538

我把光盤插進床頭櫃上的播放器,打開電源鍵,把耳機戴好,坐在床上,按下播放鍵。 P539

我把光盤裡的歌都聽了一遍,隨即又聽了一遍。 P540

我伸手摟住她的腰。 P541

我會告訴他們,誠實是好品質,是第一步。 P542

我只能認為他們是在比以往更嚴密地監視我們。 P543

我們都很清楚必須做出改變,必須做點什麼,但我們都沒有把這話說出來。 P544

有綠日樂隊,有來自巴巴里航海者樂隊的鍵盤手,有芩克·普羅菲,還有肯尼·戴爾·約翰遜,其他人看起來也有些眼熟。 P545

妻子。 P546

」我這話說得很是嘲弄,我沒想這樣來著,不過我的話裡也可能並沒有嘲弄的意味。 P547

我很想知道,如果我把理性拋到一邊,僅此一次聽憑直覺行動,會怎麼樣呢?艾瑞克的脖子上直往下流汗,他肯定剛從臺上下來。 P548

它們沒有片刻猶豫地拋棄當下的生活,返回阿森松島的海灘,卸去所有偽裝,恢復昔日的面貌。 P549

有時候,我鼓勵她遠離原本的生活。 P550

我想要告訴艾瑞克,他對我妻子的觀點是錯的。 P551

他們面對面,膝蓋碰觸在一起。 P552

事實證明,我錯了。 P553

過了一會兒,我問:「你聽說過阿森松島上的綠海龜嗎?」「什麼亂七八糟的。 P554

牆壁像是在搖晃,一開始,我還以為是鄰居家鬧出的動靜。 P555

「那些人是不會走的。 P556

我攙扶愛麗絲翻過後院柵欄,到了旁邊的院子裡,然後,我自己也匆匆翻了過去。 P557

舊金山每年都舉行一次公路賽跑,從舊金山灣堤岸開始,一直到海灘為止,線路貫穿整個城市。 P558

」她說。 P559

」我說。 P560

我喜歡她問都不問我們去哪裡。 P561

我們沿著公路又開了一兩公里,我把車停在海濱牧場租房公司前面。 P562

你是和家人一起來的嗎?」「我妻子算嗎?」我聽到有人在我們旁邊的房間裡走動。 P563

」「我是認真的。 P564

」我說。 P565

」「再看看。 P566

我們看著主臥裡不拘一格的藏書,就這樣懶洋洋地過了大半天。 P567

我忽然想到,我們可以生活在這裡啊,我們輕而易舉就能適應這裡的節奏。 P568

那其實不算是夢,更像是一種幸福感和安全感。 P569

是我的手機,正面朝下放在地上。 P570

手機開機多久了?自從小小的藍色字母P開始閃爍,洩露我們的確切地點,已經過去了多久?這怎麼可能?我們必須離開這裡。 P571

但她不在廚房裡。 P572

說不定她去外面的車裡取東西,忘了還在烤肉桂卷,反正我就是這麼告訴自己的。 P573

我很肯定那是從髒衣寄存室通往外面的那扇側門。 P574

德克蘭的襯衫上出現了一道裂口,有血滲了出來。 P575

」「你們放了她,把我帶走。 P576

德克蘭坐進黑色SUV車的駕駛席,砰一聲關上車門,啟動了汽車。 P577

我想我意識到了,但我把心中的懷疑拋到了九霄雲外。 P578

我覺得信守諾言非常重要。 P579

我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放任自流的?我想到了災難發生前後的瓊斯鎮的照片,那個奇怪的理想國很快就被叢林徹底吞沒,幾乎被人忘記。 P580

一條未知號碼發來的短信裡有《舊金山紀事報》的鏈接。 P581

」來到機場,東海岸的天氣不好,飛機都晚點了。 P582

於是,他為了不去坐牢,便乘坐蒸汽輪船逃到了美國。 P583

我向他打聽火車的事,他說了一長串叫人費解的解釋。 P584

到了中午,坐在接待臺後面的那個男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們坐進一輛很小的車,每次他換擋,我們的手臂都會碰到一起。 P585

我轉過頭繼續向前。 P586

裡面擠滿了人,我剛一走進酒吧的大門,二十來桌的客人本來說得熱鬧,卻突然停下來,都扭頭看著我。 P587

我在舊金山機場買了個新手機,這個手機本身很便宜,但必須使用兩年的手機卡卻價格昂貴。 P588

」我上了船,又拿出五百英鎊,把錢塞進他的手裡。 P589

廁所是共用的,但顯然只有我一個人用。 P590

」我在島上游蕩。 P591

我來早了一個多小時,於是我坐在長凳上。 P592

她的安靜叫人抓狂,我恨不得張嘴說話,震懾住她。 P593

我還以為這裡是國際總部,是指揮中心,有視頻監視器和智能黑板,有管理員,有人溜鬚拍馬,信徒成群。 P594

我拿起一塊百年靈手錶,正面上有一個紅色的數字5,我把表翻轉過來,看到了一個可能不受拉斯林島民歡迎的標誌。 P595

我沒說我喜歡,但他注意到了。 P596

」奧爾拉輕輕一笑,有那麼一刻,我好像看到了她在慎重回答前的真實反應。 P597

」她的反應讓我吃了一驚,我還以為她必然矢口否認一切,不會道歉。 P598

假設在五百年後,地球依然存在,並且基本上與現在一樣,你覺得到時候婚姻還會存在嗎?」「不知道。 P599

「我的父母身無分文。 P600

」她說,「婚姻的整體構造其實是在浪費資源。 P601

」她對這個主題微微有些瘋狂。 P602

人類往往會重複,會一次次地做安全和輕鬆的事。 P603

在你出現影響我們、搞砸一切之前,我們是那麼幸福。 P604

請你向我解釋一下,使用監視、威脅和審訊這些手段,怎麼能實現你說的那些宏圖偉業?!你說起話來像是律師,但你管理你的組織,活像個暴君!」房子裡面有電話響了。 P605

這些名人真的覺得她是他們的朋友?我真想知道。 P606

」他衝我眨眨眼,好像我們是同一邊的。 P607

空氣潮溼,霧氣濃重。 P608

裡面十分簡樸,只有一個臥室、一個浴室、一個客廳和一個小廚房。 P609

走進小屋,我打開燈,做了個三明治,但我沒胃口。 P610

終於見到了侵權案件的那個年輕律師,又和奧爾拉談過了,我們都認為她很完美。 P611

兩個小時後,我開始坐臥不安,緊張到了極點,但我沒有離開小屋,生怕錯過了奧爾拉。 P612

她沒有理會我的挖苦。 P613

「小時候,我懵懵懂懂地對婚姻有著理想化的設想。 P614

也許我們很懶惰,這就好像我們在一片廣袤的未知領域裡迷路了,而你們為我們提供了一張清晰的路線圖。 P615

我身為一名婚姻諮詢師,通過很多慘痛的經驗,我知道大多數婚姻之所以失敗,都是因為這種平衡失常得太嚴重,難以糾正。 P616

超過九成的成員從未見過芬利、柯滕漢姆和普羅夫迪夫這樣的地方。 P617

「傑克,你怎麼說我都無所謂,但統計資料顯示,即便是在婚姻遠比普通人成功得多的契約組織成員之間,從長期來看,去過改造設施的成員也擁有更親密的夫妻關係,更大的幸福。 P618

「我真的很抱歉,傑克,你不會知道我有多抱歉。 P619

那之後,我們將決定契約組織裡是否還有他們的位置。 P620

我的臉距離她的臉只有咫尺之遙。 P621

我很少接受事物的表面價值。 P622

第一頁上有一張多年前的照片。 P623

我看了細節,感覺那麼殘忍又那麼熟悉,一時間真是噁心到了極點。 P624

4879號展現出了異常冷淡的傾向,繼續表現出對契約組織的不忠誠。 P625

「有件事我必須知道。 P626

」一抹頑皮的微笑在她的臉上漾開,「你會怎麼做?」就像我之前提到過的,我們想要成為的人和真正的我們之間總是存在著一個陰影。 P627

告訴你一個生活的祕訣吧:只要有麵包,人生就完美了。 P628

「朋友。 P629

」薇薇安把手伸進控制檯,交給我一杯熱巧克力。 P630

廚臺上有張字條,字條是用鐵藍色蠟筆寫的,她在字條的末尾畫了一幅畫,畫的是我們站在我們的房子前面,一輪明亮的橘紅色太陽在我們頭頂上方散發著光輝。 P632

」女服務員看著愛麗絲說,「是吧?」她說完就消失了。 P633

我要問問她,我想知道我們在哪裡,更重要的是,我們要去哪裡。 P634

我挪了挪身體,滑到後座的另一邊,悄悄地把毯子從我的腿上抽開,我的手指距離車窗控制按鈕不遠了。 P635

我的心開始往下沉。 P636

薇薇安坐在我們後面,我扭頭看著她,她笑了,一臉平靜,但那個笑容讓情況變得更糟。 P637

我們走進一道走廊,盡頭是一段樓梯。 P638

我們又穿過很多扇上鎖的門、一個禁區,還接受了金屬探測器的檢查,這之後,我們走進了一條我見過的最長的走廊。 P639

我走到近處,她沒有說話。 P640

」「現在你回來了。 P641

我發現她竟是如此蒼白,如此纖瘦。 P642

但愛麗絲就在那裡,坐在床尾的一張椅子上看著我。 P643

我舉起手腕,她把袖口給我扣上。 P644

跟著,一扇門開了,一個男人走了進來。 P645

人們都舉著倒滿香檳的杯子,但沒人喝酒。 P646

有呻吟聲從前面的走廊裡傳來,看來這裡還有別人。 P647

運動傳感器一個個開啟,短暫地照亮了那些囚犯的臉。 P648

我不需要看,也知道誰在籠子裡。 P649

她現在比幾天前我見到她時更虛弱了。 P650

如果我不知道會有人接替我繼續精心打理契約組織,不知道契約組織會發展壯大,我死不瞑目。 P651

片刻後,她恢復過來,她的身板好像比剛才更挺直了,彷彿她聚集起了全身的力氣。 P652

她將我拉到身邊,我感覺她的呼吸拂到我的脖子上,她對我耳語幾句。 P653

我們腳下是翠綠色的草坪,依然留有灑水器灑的水。 P654

沙漠上分佈著巨大的仙人掌,黃沙漫漫,一眼望不到邊。 P655

」她說。 P656

然而,我們一定會找到屬於我們自己的路。 P657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