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历十五年

good

既然纳贿可以使劣质物品变为优质,所以,除了皇室成员自用的物品以外,以次充好的现象就不断发生。其中受到损害最大的是京军。按规定,他们的服装也是由宦官掌管的,以次充好的结果使他们获得的军服质量极为低劣。

当时最有权威的仓库中介人名叫李伟,爵封武清伯,他是慈圣太后的父亲,当今皇帝的外祖父。劣质的棉布通过他而进入仓库,再发给军士,就势所必至地引起了无数的怨言和指责。万历皇帝接到臣僚们对此事的控告,亲自拿了一匹这种劣质棉布呈进于慈圣太后之前。太后既愧且怒,表示要按国法处置。这时,大学士张居正施展了他的政治才能,他出面调解,达成了一个保全太后一家面子的协议:李伟毋须向法庭报到,他所受的惩罚是被召唤到宫门外申饬一顿,保证不得再犯。事情告一段落以后,张居正又在冯保的合作下乘机大批撤换管理仓库的宦官,并很自信地向别人表示,这种需索“铺垫费”的陋习业已禁绝。

明朝这个摇摇欲坠的戏台上一些人努力着把戏唱下去,张居正、戚继光走乾道,以个人力量建立的体系在政军两处弥补大体制的积弊;申时行走坤道,在已成的矛盾中调和博弈;海瑞走人道,把自身活成道德律法的矛盾体本身;谁也没能得到完满的谢幕,挽救不了这继续垮塌的戏台。万历皇帝从明君理想的破灭到个人欲求的失落,褪色成为庙堂里的一个牌位,李贽哲学精神上的叛逆、矛盾、走投无路,都是这个大国困境形而上的演绎。

黄仁宇的书有个特点:你从他的叙述中很难说他是左是右,或者更准确地说,左右双方都能从他的书中看出很多东西来。作为一个搞历史的,能做到这一点确实罕见。另外,这书文脉比较曲折,想看明白作者到底在说啥不是很容易。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