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氏之死 大历史背后的小人物命运

good

中国像万花筒,什么都有,什么花样组合都变得出来,中国历史像变魔术,可以把一切想象变成真实,又可以把一切真实变成幻象,中国文化传统玄之又玄,阴阳变化,万象归一,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变是不变,不变是变。 P7

甚至会发现,原来有这么许多学术专著讨论中国近代历史事件与特定人物,探讨传统社会生产与伦理关系的解体,研究政体改变与城乡结构的变化,以及西潮如何冲击文化传统、思维逻辑与教育制度,等等。 P8

史景迁是现代史家,不像司马迁出身“史卜巫祝”传统,有着“究天人之际”的使命,但是,他研究晚明以迄当代的中国历史,叙事的方法与文体却循着《史记》的精神,的确当得起“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的赞誉。 P9

具体的人物在特定的历史环境中,都有独特的引人入胜的故事发生,不但是西方人在明末的中华帝国会有各种奇特遭遇,中国人在18世纪初欧洲的异国遭遇更令人难以想象。 P10

对于中国读者而言,这些仔细爬梳过欧西档案与文史群籍的历史资料,经过天孙巧手缝缀成一个个动听的故事,就像一面面精美的缂丝挂毯,不但引人入胜,也开拓了我们的眼界,了解不同文化的相遇、碰撞与互动,是多么的错综复杂,时常还惊心动魄,比小说虚构还要离奇。 P11

书写历史,最重要的是要依靠文献证据,假若文献未曾明确提供材料,可不可以运用书写想象去重新构筑历史场景?这就是现代历史书写最蹊跷暧昧的领域,也是后现代史学不断质疑与解构的关键。 P12

他写的《天安门:中国人及其革命,1895—1980》(The Gate of Heavenly Peace:The Chinese and Their Revolution,1895-1980)与《追寻现代中国》(The Search for Modern China),最能显示他史识的通达与文笔之流畅,能够不偏不倚,就事论事,却又充满了历史的同情与了解,让西方读者理解,中国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地方,即使难以认同中国历史的发展,却也看到生活与奋斗其中的历史人物,都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在特定的黯淡历史环境中,奋勇追寻茫茫前途的一丝光明。 P13

他接着出版的《太平天国》(God’s Chinese Son: The Taiping Heavenly Kingdom of Hong Xiuquan),《雍正王朝之大义觉迷》(Treason by the Book)等等,一直到近年的《前朝梦忆》(Return to Dragon Mountain: Memories of a Late Ming Man),每一本书问世,都能生动活泼地呈现中国的历史经验,掀起畅销热潮,使西方读者对中国近代历史变化的认识更加深入,加深对于中国历史文化的同情。 P14

不仅中国史学传统如此,西方史学从古希腊开始,也是以叙述“故事”为主。 P15

到了20世纪后半叶,历史研究的科学客观性遭到挑战,许多史学家又从一个极端摆荡到另一个极端,转向“观点”与“问题意识”为主导的探讨,充满了政治正确与社会意识的信念,强调阶级、种族、性别、弱势群体,从各种文化批判角度,进行“把历史颠倒的重新颠倒过来”的工作,化历史研究为意识形态斗争的场域。 P16

对于他自己提出的“史德”,章学诚在《文史通义》立有专章,作了详细的疏解,关键在于:“能具史识者,必知史德。 P17

从《康熙》的写作时期开始,郑培凯就不时与老师切磋问学,还会唐突地询问老师写作进度与历史书写的策略。 P18

这两位学生遵从师教,花费了五六年的时间,终于完成了这项史料翻译选辑工作,出版了《寻找近代中国之史料选辑》(The Search of Modern China: A Documentary Collection, New York, Norton, 1999)。 P19

史景迁文笔流畅,如行云流水,优美秀丽,时有隽永笔触,如画龙点睛,衬托出历史人物的特质或历史事件的关键,使读者会心,印象深刻,感到有余不尽。 P20

我们说西方学者在近代社会史的研究上有突出的成绩,主要的一个原因,是中国学者自己过去在这个领域中的研究,或者完全空白,或者虽有著述,却乏善可陈。 P21

以资料而论,《郯城县志》和其他几个地方的方志,是本书的重要依据。 P22

我永远无法忘掉最后那一幕,王氏穿着软底红布睡鞋,躺在被白雪覆盖的林间空地上。 P23

我也很感谢黄伯飞(Parker Po-fei Huang)、谢正光(Andrew Hsieh)以及吴秀良(Silas H. L. Wu)在翻译和解释上的诸多协助。 P25

黄:《福惠全书》,黄六鸿著,作者作序的日期是1694年。 P27

焦点集中于当时当地非知识精英阶层的人身上:农夫、农场工人和他们的妻子。 P28

让人觉得讽刺的是,中国人对国史和县史的撰写至为周备,地方记录却多半未见保存。 P29

这类官箴以前就有,意在教官吏如何评估他们自己的角色,如何根据自己和县内居民的利益行事。 P30

蒲虽然在西方不具盛名,却是中国最具才华的杰出作家之一。 P31

但在这个案里,色彩和纹理没有消退:当它平躺在我手里时,色彩和纹理反而显得更鲜明。 P32

黄六鸿的回忆录及官箴,书名是《福惠全书》,字面的意思是“幸福与慈善全集”,书中有一篇作者在1694年写的序。 P33

除了一阵像是从某处发出、传向西北的吓人轰隆声外,没有一点预警。 P34

3冯在郯城县住了五年,生活对他诚非易事。 P35

他估计在1670年代初期,郯城的人口只有五十年前明朝末年人口的四分之一;在明末,郯城人口一度远超过二十万,现在则只剩约六万。 P36

1640年,大群蝗虫飞进郯城,继一整个夏天的干旱之后,摧毁小麦收成所留下的所有残余,并在麦田上产卵。 P37

徐姓人士的田地位于西边的归昌,两人分别是1594年中举的当地名士的弟弟和儿子。 P38

这段时间内,他们摧毁了夏庄集附近的一大片村落。 P39

驼马骡牛驴羊,共三十二万一千有奇。 P40

每一次袭击,《县志》都有一些沉痛的故事:姚氏,1648年时十七岁,当土匪把她拖出家门时,她诅咒不已,一直到土匪割掉她的手臂,将她杀死时,她还是骂个不停。 P41

极目荒凉之状,已不堪言。 P42

21黄六鸿来自河南一个无足轻重的官宦之家,学识渊博,观察敏锐。 P43

地方凋瘠,百姓贫苦,原不知有生之乐。 P44

当由余学得上天和自然之秘的精髓后,就退隐到马陵山的一处洞穴中,从此不食人间烟火,仅以松木维生,并因此得致高寿。 P45

由于地方变奏版的前提是,当地人相信孔子本人曾游历到郯城寻求启示,所以至少给了当地人一种安慰,让他们以自己的家乡为傲。 P46

这座高丘以孔子之名命名(孔望山),同时兴建了一座“问官祠”对他表示敬意。 P47

过了几秒钟,我们才知道是地震,急忙冲到屋外,看到楼阁房舍倒了又起来,听到墙壁房屋崩塌的声音,男人、女人的尖叫声,喧闹如鼎沸一般。 P48

他们回答说:“我们结婚已经一年多了,但是现在遭逢荒年,我们没有两全之计,只好恸哭。 P49

如果你能逃过这场灾荒,并和妻子厮守在一起,那不是最好的事吗?”于是从行囊中拿出那笔钱给他们,夫妇哭谢着离开。 P50

40这整个时期,横亘在淄川和郯城间的山区是土匪的根据地,他们会探查山谷中的城镇哪些较无防御,然后向北或向南袭击。 P51

”听到的人无不暗中窃笑。 P52

又过了一会儿,年轻女子掀起帘子,招呼病人进来拿药和药方。 P53

然后我们听到有人在桌子上叹息和喃喃低语——听起来像依然健朗的老头的声音。 P54

非燕宾则庖无肉。 P55

依照当地的习俗,在除夕夜时,各行各业的商人都要用彩带装饰店面,并在丝弦鼓乐声中游行到藩司衙门。 P56

”儿子回答道:“爹,您已经答应了,现在看您要如何料理这件事?”变戏法的沉思了好—阵子,忽然高声道:“我想到一个好办法了。 P57

”男孩—面拿起绳子,一面生气地抱怨:“爹,您真老糊涂了!您怎么能指望我用这样一根细绳子爬到九重天上去。 P58

“我是一个老人,”他说,“这是我唯—的儿子,每天跟着我南北奔波。 P59

有一天欣赏园景回来后,觉得异常疲倦,就脱掉鞋子上床,梦到两位衣着亮丽的女孩来到面前,提出下列的要求:“我们想请您帮个忙,因此斗胆如此打扰您。 P60

我觉得自己被搞迷糊了,不确定该如何反应,所以我对她说了这些话:“我只是草莽微贱之人,你召唤我来这里,已使我受宠若惊。 P61

我才写完一两句,这些女子就迫不及待地挤向前,从我肩后窥读。 P62

3 自然的循环:冯的序文,以及1585年版的《论》,引见卷5页12b—13,卷9页15。 P63

《费县志》卷5页7b,《邹县志》卷3页84b,对这两名领导人都有更进一步的描述。 P64

而在他们被满洲主力部队打败前,正朝分极的方向征税(从六部尚书的十万两,下级官员的一万两,到拥有下级科名的一百两),显而易见的,满洲人只汲取了私人财富的庞大资源,而这些资源通常是隐而不见的。 P65

对理想的学校制度、上课程序和支持系统的描述,见同书,页296a、b。 P66

29 举人落榜:《重修郯城县志》(1763),卷8页5。 P67

这些可以和《淄川县志》,卷3页55记载的饥荒,及同书,卷3页60的满洲人作比较。 P68

42 狐仙盗户:蒲,页1086,《盗户》;翟理斯,页373;狄瓜拉,页1386。 P69

46 蒲的妻子:《蒲松龄集》,页252—253。 P70

干燥或寒雨反倒是糟糕的威胁,如果是下雪,新年节庆的庆祝会特别喜悦。 P71

《县志》除了列举当地制造的三种棉丝混合布外,就没有别的了。 P72

如果天气良好,三四个星期后,幼苗会长到约三英寸高,这时必须用锄头仔细地除草。 P73

而在两次收成间的酷热盛夏月份里,则以低税率来减轻负担。 P75

)1671年,郁纯依然健在,高龄九十,黄六鸿为了表示敬意,还特别为他举办了一场宴会。 P76

虽然上层士绅、科生、和尚、尼姑以及男女道士没有包含在保甲名册中,但是他们的名字也必须列在个别的名单上。 P77

乍看之下,这些费用似乎在既有税收上再加少量的附加税即可应付,特别是因为正规驻军的主要费用可由省来支付,而传统上郯城河工的徭役配额也不多。 P78

及至1670年,郯城的居民已用银钱支付大多数的赋税,但是依然保留了几种徭役:例如收集大量的柳枝,捆绑后用来支撑黄河和大运河上的堤防,引导军马到各个驻扎地,护送运载补给品的骡队,以及提供特别的木材给工部兴建宫殿——这些木材必须一路运送到五百五十多英里外的北京。 P79

这个数字跟1646年政府分配给郯城县的九千九百二十七人的新配额相当一致。 P80

他们骑马穿越积雪的乡里并探访当地居民,发现散布在长达六英里多的土地上的十二个小村落,在过去二十年间承受了不同程度的洪水肆虐,并处在绝望的境地。 P81

”20之所以在三十二个社之下实行分权的部分目的,是为了设立地方的收税站,如此一来,农民就不必前往县城。 P82

从此以后,他的上司要求他定期供应蟋蟀,于是知县下达命令给里正。 P83

马头镇的两位乡约此时都卷入法律案件,显示出他们的弱点和易受攻击之处:程源被当地麴行的经理陷害,指控他涉及一桩复杂的贪污案件;张茂德库存的谷物被两名士兵偷走。 P84

他们假装其耕地事实上是别里的花户所有。 P85

在一篇专门为郯城城隍——当地神祇中最重要的一位,直接负责城中居民的福祉——而写的祭告文中,黄试图用一种理性和感情交融的文字来打动城隍,以防止在所有的灾难外,又有新的危机。 P86

从他身处的有利地位,他可以预知居民和官员的需求,并对他们的遭遇感到难过。 P87

不久,赵皈依白莲教。 P88

”两人就去告诉她的双亲他们的希望和恐惧,但是赵不了解他们在说什么。 P89

”丁认为很困难,但她回答道:“我会安排一切,让他高高兴兴地帮我们。 P90

”听到这些话,夫妻两个人都假装很惊讶,啧啧称奇。 P91

其他的村民心生妒忌,向地方官告发这对夫妻是徐鸿儒的余党。 P92

她住的村子里有两百多户人家,她给所有的穷人—笔工作资金,从此乡内没有游惰无业之人。 P93

34然而黄最后决定,必须对新汪一位叫刘廷琬的地主采取行动。 P94

他雇用了一个杀手守在公堂外,来恐吓那些可能前来对刘氏家族提出不利证据的证人,同时派了一群恶党,查出二胡的下落,狠狠地揍了他们一顿,连腿都打断了。 P95

巴克的《地图》,页3—7,显示郯城(第112号)归在邻近的峄县(第118号)之下。 P96

8 保甲:冯,卷3页1一2;黄,页244—245。 P97

15 徭役:黄,页92c;木材,页354a。 P98

23 促织:蒲,页484;狄瓜拉,页689;翟理斯,英译本,页275—276。 P99

31 蝗灾告城隍文:黄,页281a—c;由后面的祷词,可以证明这篇祭告文的日期是1671年。 P100

38 刘胡案:见黄,页75d—76c,黄印了两份关于这个案子的报告,呈送给知府。 P101

他们有一个男孩叫陈连。 P102

老妇人吓了—跳,问她来自何方,女孩回答说:“我可怜您一个人孤零零的生活,来陪您作伴的。 P103

”女孩说:“如果没有这种荒唐的想法,为什么刚才希望自己是个男人呢?”老妇人现在更加确定,自己正在和狐仙打交道,害怕极了。 P104

在一篇比较严肃的故事《细柳》中,他通过一位英雌详述了这种困境。 P105

丈夫问她这个名字代表什么意义,她回答道:“我只希望他会长留在父母身边。 P106

她用同样的方法预先计算出衣食所需,因此控制了家里的开销。 P107

这时天气又湿又热,但幸运的是,他所有的丧服已事先做好。 P108

“我会悔改的。 P109

如果起晚了,她就责骂他,然后跟着他一路骂到底。 P110

然而当他取出金块切下去时,发现金块是假的。 P111

”长福于是立刻出发。 P112

她的衣服、发型都是最简单的,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她出生在贫穷的家庭呢。 P113

氏以弱孀幼子,孤伶苦守。 P114

不过从一开始,陈家的亲戚不但不支持彭氏,反而不断制造麻烦。 P115

得到答案的是陈国相,而答案的成功与否,则要靠郯城县最近的混乱情况和(再一次)对法律的熟悉度。 P116

为了解释为何在父亲死了近三十年后,才有这项代父寻仇的举动,他会宣称在采取行动前,喝了大量的酒。 P117

陈氏兄弟不了解,法律既不会接受二十七年为合理的追溯期,也不会同意凶手的儿子就足以替代凶手本人。 P118

因此不管陈国相比陈连年长或年幼,因为他设计杀人,所以判绞刑。 P119

编纂者杜、梁、张及徐分别跟以下诸人有关系:陈氏,冯,卷7页22b;刘氏,卷7页25;杨氏,卷7页23b;田氏与杜氏,卷7页24b。 P120

13 继承法:《读例存疑》,页247(078.02条);斯当东(Staunton),《刑法》,页516,附录12A。 P121

我的父母亲听到刘公准备给他的二女儿订亲,就通过媒婆开始议亲。 P123

她们引起永无休止的吵闹,长长的舌头永远不会静下来。 P124

他的个性刚毅倔强,小时在私塾读书时,同学中只要有人稍有违逆,他就会扑上前去殴打一番。 P125

她还给了他一个年轻的奴婢,整个事情才平息下来。 P126

“我知道你不信这套,”道士说,“但是我说的和巫术无关。 P127

因为找不到借口,就派了一位家里的侍从去跟李申赌博。 P128

此时,崔猛的母亲过世。 P129

不到一年,他获得特赦返家,这又是由于赵的帮忙。 P130

”说完生气地离开。 P131

他要仆人越过贼巢,爬到半山腰,在那里点燃一段段的绳子,散挂在荆棘上,然后他就可以回家,不必再担心任何事。 P132

他们聚集所有的村民,共同商议战略,但大多数村民都很胆小,不敢采取行动。 P133

矢石炮弹像雨一样,从两边的峭壁上射下。 P134

这支叛军曾在1661年到1662年初,在山东山区和三支清军对峙数月之久。 P135

父亲和大儿子两个人都希望承租庄家拥有的六十英亩地,因为这块地紧挨着他们的地,根据邻居说,他们对此“有垂涎之意”。 P136

那晚很热,李跟两个朋友,还有几个儿子躺在院子里。 P137

然而他最少找出了二十四个分散在本县四乡之内的地方无赖的下落,这些人在他自己的衙门里都有不同层次的关系,他一做成任何决定,他们立刻就得到消息。 P138

替代之道,是传唤管的堂弟管明告,后者正卷入一件刑案。 P139

我弟弟当时十三岁,在田里收割时,不小心误入王三的田地。 P140

这些马快似乎是黄六鸿最可靠的僚属——他们年薪十七两半,几乎是年薪六两的皂隶和士兵的三倍——受过良好的训练,而且忠诚,但是其他人就有问题了。 P141

黄六鸿刚和朱千总带来的二十名骑兵会合,然而即使在向王三家急驰而去之际,他还是拒绝告诉朱要去哪里,只是大声说:“到了你就知道。 P142

直到知县的一名内丁用箭射中敌营一人的前心,将他杀死,情势才为之改观。 P143

然而人们忘不了他活动的范围、党羽的规模,或那惊人的虚张声势:明明自己是凶手,却亲自到公堂,为被控的替罪羊作保。 P144

)2 家族内的争斗:蒲,页1580—1587,《曾友于》;翟理斯,英译本,页193—201。 P145

“仇贼”并不是《大清律》中贼盗部分的单独类目,见《读例存疑》,页589~622(266条)。 P146

17 杀一家三人:《读例存疑》,页815(287条);斯当东,《刑法》,页308(287节);鲍来思,《便览》,页551(1249节)。 P147

他们所谓的正确举止,一般是就女性对丈夫而言。 P148

另一位刘氏,未婚夫张寿在婚礼完成前过世,刘的父母偷偷安排,把她许配他人,她“截发毁面”,发誓永远忠于应该成为其夫君的人。 P149

正是从这些故事中,我们可以找到一些最典范的案例。 P150

人们无处可躲,就越过墙垣,避入耸立的高粱田中。 P151

女子大叫失火。 P152

宗生把她身体拉向前,解开她的衣服。 P153

像他在一篇故事《夜叉国》的结尾中说:“夜叉夫人,亦所罕闻,然细思之而不罕也;家家床头有个夜叉在。 P154

如果你让我换上男人的发型和帽子,我可以像从地上拔出一棵芥菜那样,轻易通过考试。 P155

一个大女孩负责递上菜肴,并不时在门外徘徊,所以南隐约看见她的体态。 P156

碰巧媒婆前来提亲,帮他找了—个出身良好的妻子——起初南三复还犹豫不决,但一听说未来的新娘既漂亮又有钱,就决定娶她。 P157

有时他会为这些女性提供逃离的幻景,像在《云翠仙》这个凄凉的故事中一样:梁有才在山西长大,后来搬到山东,以做小贩维生。 P158

老妇人告诉他,自己姓云,女孩叫翠仙,是她的亲生女儿,她们家住在西边四十里外的山丘上。 P159

女孩很不高兴,却只能怒目而视,母亲为此打了她一巴掌,并加以斥责有才勤快地献着殷勤。 P160

第二天来了一批男女,带着衣服、食物和各种有用的物品。 P161

”但是有才摇摇头说:“她值几个钱?”他们又喝了一会儿酒,翠仙说道:“我对你还有什么不能答应的呢?只是力量有限罢了。 P162

当他们到达娘家时,已接近半夜。 P163

你不适合跟我终老!”翠仙讲话时,一些婢女老妇卷起袖子,把有才团团围在中间。 P164

幸而半山腰上横着一棵枯树,把他的身子挂住,才没有跌到谷底——虽然他不能用手或脚抓住枯树,树枝却撑住他的双肩,向下看是白茫茫一片,无法猜测有多深。 P165

审案的官员听完所有的案情,不忍对有才动用酷刑,而把他关进牢里。 P166

此外,我们知道王氏白天大部分时间都一人孤单在家,知道她缠了脚,知道她没有小孩,虽然隔邻有个叫她婶婶的小女孩;知道她的家面向一片小树林;并且知道在某个时间,因为某个原因,随着1671年的流逝,她跑掉了。 P167

而在郯城慢慢开始复原期间,邳州的人口又少掉三分之一。 P168

尽管面积大,这里却没有太多驻军,也没有高官常驻。 P169

27而且,通奸的行为使王氏和情夫两人都必须接受严厉的惩罚。 P170

黄六鸿自己的报告中,经常提到来自驿站的马夫、衙役、信差和胥吏、官营旅店的职员和一群群小贩,这些人贫穷且人数众多——他们用草棚搭成的摊子,一列列地排在街上——黄彻底放弃了所有抽税的打算。 P171

其他一些案子显示,士兵也会经由一种相当微妙的诈骗游戏骚扰无辜:士兵甲假装成一名逃犯,逃到一艘停泊的船中或某个偏僻的村庄,其他士兵接着就来“逮捕”他,假装是捕快,借口当地村民窝藏人犯而加以骚扰,并在离开时抢夺他们。 P172

如果适逢其时其地,她们可以在大户人家谋得一份女仆的工作。 P173

”“你自家妻子,”高反驳道,“为何到庙里?你不知道,还要道人说与你么?”任某更生气地吼道:“这等必定是你藏在庙里了。 P174

任父给二人倒了茶:“这样淫妇,我也没奈何。 P175

如果有燃料的话,主要是用来煮饭,而炉火产生的热则通过一排管子,传到高于地面的砖炕下,炕上覆盖着一层稻草。 P176

花还没有开,像蝴蝶的翅膀,—只淋湿蝴蝶的翅膀,沾满了水气而垂下来,支撑花苞的根茎细如发丝。 P177

51她累了,肢体感到娇弱沉重,双腿好像没有力量的屈张。 P178

59清澈的水流过白沙。 P179

67他跪在她旁边,不断发抖,并用双手抱住自己的身体。 P180

他的双手紧紧掐在她喉咙上,并且用力跪在她肚子上,压住不让她动。 P181

2 高氏的例子:冯,卷7页19b—20。 P182

6 悠久的记忆:王氏的公公会在下文再度出现;社长郁纯,《重修郯城县志》(1763),卷9页9b;范寡妇,冯,卷7页29b。 P183

14 蒲论情色:离婚,页1110〔《吕无病》〕、1156〔《陈锡九》〕;报复,页368〔《老饕》〕、374〔《商三官》〕、1404〔《龙飞相公》〕,同性恋的文人,页317〔《黄九郎》〕、1530〔《男妾》〕、1573〔《韦公子》〕;丑女,页642〔《武孝廉》〕、1107〔《丑狐》〕、1283〔《乔女》〕;夜叉,页353〔《夜叉国》〕;强壮的妇女,页1243〔《农妇》〕;私生子,页311〔《苏仙》〕;处女生活,页929〔《青娥》〕(关于麻姑生于郯城,见杜黑[Doré],《探索》,XII,页1118);机智与性,页1268〔《云萝公主》〕。 P184

王氏逃亡的日期,由她死亡的日期倒推,当在康熙十年十二月下旬。 P185

其他窝藏逃犯者,见斯当东,《刑法》,页228及236(217和223节)。 P186

35 三种力量:“三官”的(敦)〔教〕义摘要,见倭纳(Werner),《中国神话》,页400—403,及王斯福(Stephan Feuchtwang),《台湾家庭和社区的崇拜》,页112—113,收于吴尔夫编的《宗教与仪式》,页105—129。 P187

杨,《中国的村庄》,页38—40,仔细描述了山东穷人家的房子。 P188

52 累了:蒲,页1268〔《云萝公主》〕。 P189

63 咏唱着女性:蒲,页59〔《娇娜》〕。 P190

74 高塔消失了:蒲,页1526〔《狐女》〕。 P191

这一类的指控必须以书面的形式,正确地誊写下来,只要付钱,合格的代书会帮不识字的人做这件事。 P192

黄六鸿遗憾地写下他所知道的那些持续存在的陋习:狱卒打犯人、把他们铐得太紧、强迫他们整晚罚站,甚至用水浸泡他们的铺盖或淹他们的囚房来折磨他们,目的是强迫他们付出保护费;犯人会打他们的同囚来报复,或偷他们的食物、强迫比较有钱的犯人让家人送食物进来给大家食用,官员会杀害囚犯,以保有他们偷来的物品,或害怕要犯可能会越狱而把他干掉。 P193

知县问王氏是被打死还是杀死的。 P194

审讯结束后,黄派出几个差役,带着一张紧急的签朱标,去查出事发当晚在王氏村里巡更的是哪些人,并命令他们第二天早上报到备询。 P195

高的妻子听到锣声,出来问他们发生什么事,他们解释给她听,她就回到屋里。 P196

根据大清律法,任和他父亲两人因为以死罪诬人,理当处死。 P197

黄的决定是,应该用副好棺材把王氏埋在她家附近,如果这样做,他认为就可以“以慰幽魂”。 P198

蒲松龄在《胭脂》这个故事中,也曾安排一位知县用城隍庙做类似的用途,见蒲,页1373。 P199

久之,方知地震,各疾趋出。 P200

若能逃荒,又全夫妇,不更佳耶?”遂发囊与之。 P201

探幕以窥,壁间悬观音像;又两三轴,跨马操矛,驺从纷沓。 P202

”子曰:“嘻!天可阶而升乎?”曰:“有术在。 P203

一日,眺览既归,倦极思寝,解屦登床。 P204

令以责之里正。 P205

一女小二,绝慧美。 P206

一曰,猎归。 P207

于是里中人渐知为白莲教戚裔。 P208

”媪疑为侯门亡人,苦相诘。 P209

生前室遗孤,小字长福,时五岁,女抚养周至。 P210

一日,生如友人饮,觉体不快而归,至中途堕马,遂卒。 P211

农工既毕,母出赀使学负贩。 P212

中丞待汝厚,汝往求焉,可以脱其死难,而生其愧悔也。 P213

然时以虚舟之触为姑罪,呶呶者竞长舌无已时。 P214

道士目之曰:“郎君多凶横之气,恐难保其令终。 P215

至夜,和衣卧榻上,辗转达旦,次夜复然。 P216

子亦淫暴。 P217

忽一人报东山有火,众贼共望之,初犹一二点,既而多类星宿。 P218

二十余贼,尽劓刖而放之。 P219

疑之,越陌往觇,则有男女野合。 P220

”生亦笑曰:“卿自不知蘖苦,真宜使请尝试之。 P221

自此为始,瞰窦他出,即过缱绻。 P222

媪自言为云氏,女名翠仙,其出也。 P223

一日,博党款门访才,窥见女,适适惊。 P224

才日与女居,每请诣母,女辄止之,故为甥馆年余,曾未一临岳家。 P225

饥时,日一乞食于邻。 P226

( )中为错字,〔 〕为改正后的字。 P246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