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出偷马2019新版Ut og stjaele hester

山雀冲撞着窗子。 P7

添了些柴,四处走走,读读昨天的报纸,洗洗昨天的碗盘,也没有多少。 P8

我一直很幸运。 P9

我就生活在其中,可以用各种身体力行的活动加以支配,因此它在我面前清清楚楚,无所遁形,就算我不看,也不会无端地消失。 P10

”他喊。 P11

这样不对。 P12

”“哦,这不大好。 P13

毫无疑问,这个男人不止一次经历过这样的寒夜,对付过各种不如意的事,发生在逆境中的麻烦事,非常严重的大事—我们握手的时候我感觉到了。 P14

不过那狗不是我的。 P15

我没回头,但听得见那狗低低的吼声。 P16

”“我完全能体会到你不肯再射杀狗的心情。 P17

而莱拉,它就在火炉旁,抬起头看着我。 P18

我直接走到门口,开了门,就看到他在那里。 P19

”“我在这里等。 P20

他有多年的经验,而我唯一拿手的是跨骑在圆木头上顺水流,我的平衡感浑然天成,是个天才。 P21

或者走另一个方向去约恩家。 P22

坦白说,我始终摸不清楚我父亲到底靠什么谋生,尤其是,靠什么在养活他自己、养活我们,因为他的工作常常一个接一个地换,总是牵扯许多工具和小机器。 P23

巴卡的屋子灰暗阴沉,坐落在森林边缘,显露出从未有过的压迫感。 P24

你很可能在这个森林里迷路,一百个人搜上好几周也绝不可能找到你。 P25

不太快,也不太慢。 P26

突然,有一个很急促的声音响起。 P27

忽然,似乎有根呼呼作响的回力棒啪地敲在我的额头上—全部又都找上来了,我想,要命,我瘫痪啦。 P28

现在我才看见他手里握着我的鞋子。 P29

他歪着头搓着下巴,我直起身子等着听他的高见。 P30

那里的每户人家我都认识,我也知道每间房子里住了多少人。 P31

他把鸟蛋平衡在指尖上,递到我面前,好让我看得更清楚。 P32

我闭起眼睛,紧紧闭着,等我再睁开的时候,约恩已经爬下去了。 P33

天空,刚才还蓝得那么透明,现在却成了铁灰色,在山谷另一边的山脊上,闪过一道昏暗的黄光。 P34

整个世界都是灰色的,都是水,我几乎看不见走在我前面一百米左右的约恩。 P35

“嗨。 P36

这个旅程或多或少总要耗上一整天,怪的是我不会觉得无聊。 P37

父亲说:“等着瞧吧,雅各布!”雅各布是他对所有鱼群的称呼。 P38

父亲在小屋里点起了煤油灯,窗户上映出温暖的黄光,烟囱里的灰烟一升起来,立刻被风吹向屋顶,屋瓦上水和烟混在一起,看起来像灰色的麦糊。 P39

他添了两块新的圆木头进去,关上炉子的小门。 P40

感觉很棒。 P41

“约恩呢?”“约恩?他还是跟平常一样。 P42

即使对他来说,这也是一次罕见的胜利。 P43

约恩从河里蹿上来,沿着河岸,抄直线往家里狂奔。 P44

这事如果发生在西部小说里,书里一定会把奥得的名字写在那颗子弹上,或是写在星星里,或是在命运这本大书里写上一笔。 P45

在拉尔斯射杀他的双胞胎兄弟奥得的前一天,大清早,他们的母亲搭便车到印百答,那是来店里送货的一辆小货车。 P46

他挥鞭抽了一下马,马车起动了,穿过大门上了大路,经过小店,缓慢地驶向前往印百答的长路。 P47

他没有告诉她。 P48

他的两条腿还在动弹,嘴里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P49

近晌午时,我们的小屋已被南边稠密的森林遮蔽了好几个小时了,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父亲才决定把那一整片的树全砍了当木材卖的。 P50

我很怀疑,因为巴卡只在下游一公里的地方有一把锯子,那只是一把农用锯,太小了些,没办法对付我们这么大的出货量。 P51

不过他当然也没说错,我们确实很卖力。 P52

他两手搔着头发说:“是啊,哎,可以啊。 P53

我靠窗躺在床铺上,听着清脆的牛铃声随着地势的高低来回变幻。 P54

我看着父亲的脸,仿佛从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看着他。 P55

这是我的感觉。 P56

然而,一种不服输的心理忽然出现,我很生气,我不想让这里的任何人看出我是这样一个没用的城市男孩,尤其是约恩母亲用她那双勾人的蓝眼睛看着我的时候。 P57

时间不断向前推进,我们感到衬衫背部都被汗水浸透了,每次只要用力撑起一大捆草就满头大汗。 P58

也许我父亲会邀他们三个人过来帮忙伐木头。 P59

到目前为止,我觉得什么都没出错。 P60

如果这是小说里的情节,也太刺激了。 P61

那样就没时间做别的事了。 P62

我开车出发了。 P63

第二天,在小店里,我把山猫的事说给他们听。 P64

他工作的时候总是吹着口哨,收音机总是转到新闻台,他的低价位显然是刻意的策略。 P65

这正适合我,我说,我有的是时间,哪里也不去。 P66

我说:“多谢。 P67

那里有的是修车的空间,再想一想觉得更需要整修的是房子。 P68

”“父亲都很伟大。 P69

一次五十克朗吧,我猜想。 P70

我讨厌被消遣,我没那个时间。 P71

6空气里有着锯木材的香气。 P72

他住在大桥旁边的一栋小房子里,三百六十五天每天都看着奔流的河水,对于水上发生的一切,他无所不知。 P73

我不明白她是怎么做到的,她的毅力不输给任何男人。 P74

“你爸爸是在冒险。 P75

很好闻的味道,我认为,而且在它跑完一圈站定的时候,我可以把额头靠在它的侧腹上,感受那硬硬的毛皮摩挲着我的皮肤,就贴在那里呼吸。 P76

可是他们不肯罢手。 P77

我们两个一般高,头发经过几个星期的烈日曝晒都成了浅金色,可是她那张脸,前一刻还是开放的,几乎赤裸得一无遮掩,现在却封闭了,只有那眼睛有着一种梦幻的神采,仿佛她根本不在当下,跟我看着同样的东西,而是看着我所无法了解的、更深远更广大的什么。 P78

然而这是我生命中第一次不想做别人的儿子,不想做我那远在奥斯陆老家的母亲的儿子,不想做在木材堆上那个男人的儿子,他现在如此错愕,尽管正忙于推推举举,还是呼地直起身子,任由那根木杆从他手里滑脱,分心失神到了极点。 P79

一个大男人凄惨地哀号,因为他的伤,也许也因为他的一个儿子死了,另一个离家出走,很可能一去不回,他也不知道,总之,在这一刻一切似乎都没有指望了。 P80

父亲从窗边转过头来疑惑地看着我。 P81

两个人在屋檐底下看着雨水在我们四周敲打着地面。 P82

”“还没吧。 P83

但他这样把我撇开,实在是太瞧不起我了。 P84

7枯死的云杉已经修剪过,用链锯切割成容易上手的长度,大约半块砧板的大小。 P85

它丢下了松果,便走过去坐到门垫上。 P86

这种事他们当然会做,以前也都做过了。 P87

有敲门的声音。 P88

”他指着台阶,扑克走到台阶上坐下。 P89

如果运气好,有时候还有鳟鱼。 P90

但这不是拉尔斯所说的意思。 P91

”他再点点头,拿起了刀叉继续吃着,我看得出他很开心。 P92

确实如此。 P93

我要跟自己为伴。 P94

我打亮手电筒,风真是大得厉害,我拿手电筒四处探扫了一圈,所见之处都是一片混乱:芦苇平摆在湖上,水面泛起白白的泡沫,光秃秃的树梢弯下了腰,一律向着南边倒去,发出呼啸的声音。 P95

然而,我在这方面的自信,就在七月的那一天整个被吹散了。 P96

是河水给了我这样的感觉,我可以让水浸到我的下巴,坐在那里不动,任由水流来回撞击我的身体。 P97

走在路上还听得见模糊的牛铃声,我不知道时间到底有多晚,是不是就快要到早晨了,我能不能一路下坡,爬进牛棚里坐一会儿,取个暖再走。 P98

现在她笑盈盈地看着我说:“早啊,羊宝宝。 P99

我无法承受这些。 P100

他牵着我的手,带我离开人行道上的人群,上街走过议会厅,到达欧斯本车站。 P101

等我确定它全部“下去”之后,才说:“谢谢,我真的要走了。 P102

那个小码头还有一条长凳,凳子上此刻坐着约恩的母亲,她身边是我父亲。 P103

所以我不会看错。 P104

这么走着,花了我二十分钟的时间。 P105

这屋子有了桅杆,有了信号灯,还有一串冒着泡沫的尾波,应有尽有,我喜欢。 P106

“这火到底怎样才烧得起来啊?你可不可以告诉我?”她总是这么问。 P107

他们又开战了,不过就长期来看绝对不会赢,不用说都知道。 P108

我不能没有柴火,也不能没有车子开,这是大事。 P109

那天我和父亲起得很早,几乎没有交谈地吃完早餐,然后就从小屋里出来走上碎石路,来到桥头,经过弗朗兹的家—太阳光一路照进了他敞开的门里,明亮地刷过碎布毯,斜斜地打在一面墙上,但是不见他的人影,我觉得很难过,我好想念他。 P110

“你明白吗?”他说。 P111

那些盯着银幕、整个融入缤纷色彩里的人,有的用两手捂住嘴,有的坐在位子上咬着手帕任泪水决堤,有的拼命想把卡在喉咙里的硬块吞下去,而另外一部分人却气到几乎要跳起来离开现场,因为他们在生活中曾经亲身经历过类似的情境,让他们永生难忘,而就有一位真的在黑暗中从座位上跳起来大吼:“你这个烂人!”他用手指着橡树底下只能看见后脑勺的那个身影。 P112

我强迫自己乖乖坐回原来的座位上,直到最后我终于睡着了,车窗砰砰地碰着我的头,柴油引擎嗡嗡地在我耳边唱歌。 P113

我听见炉灶旁边莱拉呼吸的声音。 P114

已经十一月了。 P115

在梦里我看起来很棒,好过现实中的我。 P116

这壶里的水一直在炉子上煮着,不管是夏天还是冬天,他说,只是夏天他会把窗子打开。 P117

很多伐木工都是,而且理由也很充分,父亲说。 P118

大概是你父亲吧,反正不是我。 P119

弗朗兹亲自带我父亲去看这间避暑的小木屋,它在战前被取消了回赎权,那时候已经空了四年。 P120

他们看到他肩上搭着空袋子穿过巴卡的牧草地,一路往小店走,大约都在印百答和艾佛伦开过来的巴士到达的时候,或者看见他背着一堆补给品和另外一些日常用品往回家的路上走。 P121

弗朗兹说的这一切对我来说都是新闻,我毫无理由怀疑他说的话。 P122

当父亲决定走那条路线,经过小桥,走过弗朗兹的屋子,再向下走河东边那条碎石路时,会先停下来跟德国警卫闲聊一会儿,他的德国话说得相当好。 P123

他在路上遇到人都会挥手,不管是德国人还是挪威人,没有谁会制止他。 P124

这真有点怪,我心想,大小事他几乎都能上手,偏偏这件事他需要帮手。 P125

这可是件好事。 P126

必须把他从河上送走,一分钟都延误不得。 P127

他们的脚印在雪地上极明显,先是陌生人在巷道里的足迹,再来是她从屋子里走出来的痕迹,最后是两人从谷仓到他们现在站的地方的足迹。 P128

时间近正午,雪地的反光十分刺眼,他朝院子瞥了最后一眼,做出了一个令他后悔不已的抉择—他关起门走进客厅坐下来。 P129

“我们要不要把它处理一下?”他说。 P130

”“真的不必了。 P131

一九四四年深秋的那一天,就在她全心全意地把小船划向上游之际,拉尔斯在厨房地板上开心地跟双胞胎弟弟奥得嬉闹,完全不知道周围出了什么事,会导致什么样的情况,更不知道三年后他会把双胞胎弟弟奥得一枪打死,用大哥约恩的枪把他的身体打得开花。 P132

在这一刻,他只想找一个来自不同国家的人一起抽一支再单纯不过的香烟,远离战争的丑恶。 P133

离木屋还有一大段距离,我父亲这时正趴在工作坊的桌上做木工,根本不知道她正在来的路上。 P134

一束耀眼的光刺进了弗朗兹的眼睛,把他从婚姻以及一长排金发和黑发候选人的白日梦里惊醒,他突然知道自己盯着的路上那东西究竟是什么了。 P135

一阵强风扯动了他的头发,他只是个大男孩。 P136

河的另一边,约恩的母亲把小船泊在父亲常用的小船旁边,跳上岸,拼命把船往岸上拉,不让它被水流冲走,带到不该去的河岸上。 P137

一年里的这个时候,水流不算最强,但也够呛的。 P138

也许是因为从来没有杀过人,也或许因为在逃的是个女人,那两个士兵忽然不再认真开枪了。 P139

我的表现并不如意,我必须用一只手支撑着脊椎才能慢慢挺直。 P140

顶多花上十五分钟的时间。 P141

铁链在拉尔斯的车库里。 P142

我等了几分钟,走过去把咖啡倒进保温瓶里,然后握着瓶子站在那里待了一会儿,想起每天早晨跟我一起喝咖啡喝了很多很多年的那个人,只是她躲着我,而我也看不见她的脸。 P143

其实问来问去就只有那一个农场。 P144

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P145

我说:“可以,当然可以。 P146

”“从二十岁那年起我再也没见过我母亲。 P147

同样地,我也希望享受自己的辛苦,迎接每天的挑战,也许很难对付,却都在清晰的限度内,无论是开始还是结束,我都能预见。 P148

扑克站在那里,困惑地伸着舌头,抬眼看我,我靠着大门不动,也不出声叫它走,然后它突然垂下头,非常不甘愿地,几乎拖着脚步跟在拉尔斯后面走了。 P149

我知道这些是因为从书里读到过。 P150

我夜里醒来坐在床上望着窗外的黑暗。 P151

五点钟,我被拖拉机的轰隆声吵醒了,一台除雪机在路上吱吱嘎嘎地朝着我的屋子驶过来。 P152

他很可能也知道,可他就是放不下。 P153

”这是真话。 P154

在深夜里,那是一种奇特又寂寞的声音,但是我不知道寂寞的究竟是鸟还是我自己。 P155

屋里有早餐的味道,我听见父亲和弗朗兹在院子里说话。 P156

”我发现我其实一点毛病也没有,身轻如燕。 P157

他们背对着餐桌,随便聊着、晃着,咔嗒咔嗒地收着杯子。 P158

我父亲关上柴门,把门闩上好,我们三人排成一条直线,将工具夹在手臂底下或挂在肩膀上,沿着小径走向河流和那两个大原木堆。 P159

这么巨大的重量,除了需要木桩和极强的支架,也需要大量的运气,这一切的一切都需要冒很大的险。 P160

弗朗兹又在那里“混账东西”地嚷嚷着,骂完了之后,他说:“抓紧时间砍吧。 P161

不过,还是有很多原木留在原地,非得全部送走才行。 P162

那一秒钟的时间里,我就是那个穿着单薄西装裤的男人,他没死,他苏醒了,注视着仍站在他身旁的她,但下一秒他就溜走了,消失无踪。 P163

那看起来就像是真实场景的迷你版,就像一堆真正的木头。 P164

“不过,我倒是饿了。 P165

”弗朗兹说着拍拍身旁的一个树墩,似乎有些尴尬,“你一定要吃点东西,还有很多事要做呢。 P166

我曾去过这样的地方,现在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及时醒来。 P167

这次背感觉不错,我坐在床沿上,脚踩着我放在地板上的一条小地毯,省得在这么寒冷的季节里脚底冰凉,那种感觉太可怕了。 P168

我生命中能够对这些梦境加以利用的那一部分,早已远去。 P169

我坐下来望着窗外。 P170

我打亮手电筒,我们走下斜坡。 P171

那是夏天,水面波光粼粼,船只发了疯似的从此岸横冲直撞到彼岸。 P172

她当然应该这样,也一定会这样。 P173

在这种时候,也看不到天鹅。 P174

是一辆白色的三菱旅行车,很像我原来考虑要买的车型,带着几分粗野,跟我买了准备住下去的地方也很搭。 P175

要顾的事情太多。 P176

这没什么奇怪的,人到了三四十岁多半不会再长高了。 P177

太阳的第一束光芒洒在新喷的白漆上,晃得我眼花。 P178

看起来它好像各种品种都沾了一点。 P179

我打开盛灰盘的盖子让它通通风,立刻冒出了悦耳的爆裂声。 P180

毕竟我们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 P181

所以我一切都很好。 P182

”她撑起手肘,用手支着下巴说,“我会不会变成自己人生里的英雄,或者会不会由别人来主宰一切,书里自有分晓。 P183

我父亲不是什么水手。 P184

令我吃惊的是,我听见自己说出这几个字的时候语气非常急促,好像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似的。 P185

“我改变了我的生活,”我说,“这是最重要的。 P186

我的屋子现在不同了,院子也不同了。 P187

他一心想着那些原木,从他抬头望着下游的眼神中看得出来。 P188

我使劲往窗外探身,差点翻出去。 P189

搞不好这块地我父亲根本不必付租金,巴卡就把这里让给他了,因为他们是那么要好的朋友,战时曾经一起经历过那么多事。 P190

在这之前我们已经吃过了早餐,装好了鞍囊,卷好了露天睡觉时用的毯子,与御寒的厚外套绑在一起,把马匹打理得很干净,马鬃闪闪发亮。 P191

”我说。 P192

到了路口转弯处我们并不跟着转,那里可以直通河边和灯芯草丛里的小码头。 P193

这我很确定,因为我从来没到过瑞典。 P194

”“从那里开始就是瑞典了!”他仍旧指着那松树,好像不指就很难看出来。 P195

我知道对你来说不好笑。 P196

他把我那匹马的缰绳交给我,替我掸掉衬衫上的尘土,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P197

火还在燃烧,发出微弱而足够稳定的光芒。 P198

他两手枕在脑袋底下,一动也不动。 P199

我们走到一个河湾,转过去,是一条激流,一根木头刚好卡在水位下降的河道正中两块光秃而干燥的大石头中间,愈来愈多的木头漂过来,都挤着那第一根木头,如今已经挤成一大堆,卡得死死的。 P200

不管他是否接收到我下的指令,我尽可能地往岸边跑,跑到自己认为够远了,才放心大胆地投进水里。 P201

像这样毫无重力地站着,要我站多久都没问题。 P202

气味不同。 P203

虽然夏天确实已经过去,但是到了八月底,仍旧很热,几乎是热浪的感觉。 P204

像往常一样,我来得太早。 P205

一天不去,两天不去,三天也不去。 P206

我们叫他阿蒙舅舅,而遭枪杀的是阿尔内舅舅,他们是双胞胎。 P207

那时候我坐在二楼的窗口,紧张兮兮地瞪着那些细瘦的红里带黄的树干不断地被风欺负着,在屋宇间,在峡湾上面的山坡上,它们倾斜得那么厉害,可是从来不会倒。 P208

我的视线从格罗马河转到坐在我对面的母亲身上。 P209

后面铁轨上的火车还没开动,不过很快又会出发,铿铿锵锵地继续前往斯德哥尔摩。 P210

“好美,对不对?”我母亲说。 P211

在我母亲眼里,乡下人是所有人口中落后的一群。 P212

如果他真听不懂,干脆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好了。 P213

而今天,五十多年后的今天,我闭起眼睛还能清楚地看到那些线条,像一支支闪亮的箭。 P214

之前我就说过了。 P215

他知道我父亲为什么这么急。 P216

”她笑得好大声,“好像跟货币限制有关系,这个我本来就应该知道的。 P217

然后男人走到一排西装那边,取下一套他认为大小适中的深蓝色西装,指着靠店铺最后面的试衣间,示意我去试一下。 P218

“这件刚好九十八克朗。 P219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