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死亡 Muerte súbita

good

1451年,英国埃克塞特主教埃德蒙德·莱西在评价此运动时用拉丁语说道:“网球就是一种将球掷来投去的贱民运动。 P9

事发之地至今仍保留着街名“网与球之街”,以纪念当年那场纷争。 P10

权势阶层恨之入骨,但网球鞋也对他们的呼来喝去置若罔闻。 P11

它们在读者脑中所勾起的,是由各种移动着的物体组成的、私密而独特的景观。 P12

在墨西哥,形容某人过世,我们会说“他的网球鞋被挂起来”,或是“拽着他那穿着网球鞋的双脚,把他拖出门”,我并不认为这种说法是个巧合。 P13

他花了些工夫打量球场的大小,正午的阳光刺眼,令宿醉的他更加难以忍受。 P14

但是球场的另一侧无人回应他的这句讥笑。 P15

手上的汗水正好利于打出下旋,免去了啐口水的麻烦。 P16

“他那记抽球漂亮极了,”当他靠近时,公爵说道,“凭你最好的状态也接不到。 P17

如果出现平分,则通过抢球来决定第三回合中哪方防守,哪方进攻,此回合根据“突然死亡”制决定胜负。 P18

亨利八世手下臭名昭著的大臣托马斯·克伦威尔把洪博从法国远道召唤来就是让他操刀。 P19

没有人知道他的沉默是因为聪颖还是因为愚钝。 P20

安妮·博林走向断头台的那一刻,对于女儿伊丽莎白登上王位的成功概率清楚得很,最终她的确成功了。 P21

他侧身向目睹了行刑的众位大臣和教士行礼致意后,立刻快马加鞭回到多佛尔。 P22

需要注意的是,发明运动的先人智者考虑到最孱弱无力、面色苍白的年轻人都会追捧这项运动,便巧妙设计以避免对球手造成伤害。 P23

”“可我比他年轻,”诗人说,“我比他有力气。 P24

画家没有之前那么自信了,但也因此更加野心勃勃。 P25

公爵咬紧下颚,有些慌神。 P26

他这一回应果然起了作用——因为热血方刚打破了绅士规矩是一回事,像个偷偷摸摸的修女一样给人下套则是另一回事,诗人感到自己刚才的举动确实龌龊。 P27

诗人的裆部好像被一块石头砸中。 P28

皮革球的外皮沿用了苏格兰人的羊羔皮织法,针韧露在外面,看上去和我们今天使用的棒球相似。 P29

突然死亡 Muerte súbita 电子书推荐分享 第2张在那本由弗朗索瓦·亚历山大·德·加索所著的启蒙运动时期手册里,找不到任何关于如何使用人类毛发制造网球的文字。 P30

这种球更轻,表面不那么光润,弹跳起来如同魔鬼附体。 P31

在封闭球场里玩球的贵族们挥汗如雨,一局下来身上的衬衣便会被汗浸透,一盘要换下五件衬衣,整场比赛下来需要十五件。 P32

让·洪博特意准备了一段简短的发言,话里尽是这个长着美眸的混混的甜言蜜语,从请求变成勒索。 P33

他头一次将三日不剃的胡须收拾干净,头发梳了起来并用珠宝装饰,自以为优雅得很,但看上去像是个掘墓人。 P34

这时他放眼大厅,像是为了引起注意而清了清嗓子(虽然他一直是众人瞩目的焦点),然后说道:“这位新上任的剑术老师,比我听说的还要英俊。 P35

他本应该参加马德里城外阿尔卡拉大学的艺术学士毕业典礼,并坐在标记58号的椅子上。 P36

克维多的姐姐也去了,小侍女一个,角色跟宠物狗差不多。 P37

和他的朋友一样巧舌如簧,贪得无厌;一辈子都酒气冲天,寻衅滋事。 P38

在此案审判期间,奥苏纳先是被关押在阿雷瓦洛监狱,后来被软禁在他位于奥苏纳的家中,由四名狱警严加看守。 P39

时任那不勒斯和两西西里总督的是莱尔马公爵,他是奥苏纳的至亲、克维多家族的保护者。 P40

”公爵眼中仍噙满了因为大笑而溢出的眼泪,手搭在诗人肩膀上说:“你必须继续。 P42

刚才在一旁数边廊顶有几条梁的数学家已经睡着了。 P43

他迷迷糊糊,一肚子的负罪感,窘迫不已。 P44

他手按在剑柄上,五指乱动,犹豫紧张,将街角查了个遍:“没问题,安全。 P45

这对“双胞胎”向球场行进,保持警戒,并不觉得自己这样子可笑。 P46

他没有截击回球,而是等球弹中墙面后再击出。 P47

他咽了下口水,拿球在手中把玩。 P48

他甚至都没来得及解释清楚,为什么他——一个法兰西天主教徒,会替英格兰异端国王亨利杀人。 P49

这份厚礼被封在一只木桶中。 P50

这回忆伴有热带气息且烙有花朵,这回忆必定是遥远的:胡安娜五岁的时候,父亲回到欧洲来索要官职俸禄。 P52

在她的回忆里,面对父亲那张无数次轻挑眉头便可置人于死地的脸,她对他的感情总是介于崇拜和惧怕之间。 P53

”“你爸爸是个老混蛋。 P54

另一份稿子没有任何修改,以便搜索查找。 P55

吻,á.2013年6月13日晚5点2分,特蕾莎·阿斯特拉因(teresastrain@anagrama-ed.es)在邮件中写道:虽然我不完全清楚这句话的出处,但是我大概知道这句话应该有些年头了。 P56

你赢了。 P57

她们刚刚吃完午饭,模样打扮符合两人的身份——妓女。 P58

”他感叹道。 P59

她怪异的神情并非源于被迫和仇人交媾的无奈,或是斩首时产生的厌恶之情。 P60

“咱们比得如何?”他们当中的一位问奥苏纳。 P61

为了拖延被送去接客,她也像舍赫拉查德一样向客人唱起谜语。 P63

[1]《阿波罗尼奥斯之书》(Libro de Apolonio)写于西班牙中世纪(约13世纪中期),作者不详。 P64

我也不清楚。 P65

但是我不希望我的无知被弄得众人皆知,所以请不要使用我的邮件。 P66

他所遭受的一切痛苦、困惑以及与周围人与物的疏远,均为命运使然。 P67

自从老伙伴弃他而去,他再也没有骑过其他任何一匹马。 P68

科尔特斯的遗孀却和宫廷圈子走得近,但她不情不愿的态度令人恼火。 P69

除了兵器,这位吟游诗人还赎回了征服者的肩衣,以及卡洛斯一世赐予科尔特斯一家的盾形纹章。 P70

虽然当他们将网球献给他时,他所表现出的满意和嘲笑像做了一场秀,但和洪博见面之后,他再也没有碰过盒子里的网球。 P71

虽然是不起眼的用途,但比之前体面。 P72

他是何等粗鄙之辈!他将新世界奉在教皇(他右边的“球”)脚下,却从未受到过任何肯定!这是一个完完整整的崭新世界,包括所有的动物植物,所有的神庙棚屋,以及十几万在屋中如兔子般寻欢作乐的男男女女。 P73

当今墨西哥人口总数为一亿一千七百万,数字并不准确,因为后面的六个零还没包括在美国的墨西哥人。 P74

银色的部分画着哈布斯堡王朝的双头鹰,它代表了经征服者之手将其领土无限扩展的神圣罗马帝国。 P75

[2]墨西哥国家阵线(Frente Nacionalista de México)成立于2006年,是一个宣扬右翼民族主义思想的组织。 P76

金库里的财富几辈子都花不完,他用钱腐化周围所有人,以及自己的身体。 P77

在那里,他戴着丝绸手套左右梵蒂冈政治整整三十年。 P78

在那里工作的日子,画家卡拉瓦乔穷困潦倒,拼命画巨颅但是工钱少得可怜。 P79

创作这幅画时他已得到了德尔·蒙特主教的庇护,并于1595年搬进了夫人宫仆人居住的底层。 P80

画中人有着棕色的双眸,几乎在眉头连成一片的粗犷有力的眉毛,邋遢而稀疏的胡子,杂乱无章的头发,满面油光,经过岁月洗礼却依然坚挺的鼻梁。 P81

1981年,《玩牌者》被得克萨斯州沃斯堡的金贝尔美术馆以一千五百万美金的天价买下。 P82

也许正因为这种迷迷糊糊的状态,已经输了一盘的他仍能享受换场时的忙里偷闲。 P83

他随后补充道:“头儿,他们是雇佣兵。 P84

”要饭的皱着眉头回答道。 P85

像科尔特斯家所有后裔一样,她们始终无法理解广袤无边的新西班牙为何依附于如此一个弹丸之地。 P86

胡安娜和阿尔卡拉爵位继承人成婚之后,征服者的遗孀将卡斯蒂列哈德拉库埃斯塔的阴暗城堡赠予赤足教派修道院,和女儿一起搬到了公爵府。 P87

她像只凶猛的母狼般保管着父亲遗留下来的武器和纹章,但是阿尔卡拉公爵只允许她将其挂在统帅宫花园小屋的墙上。 P88

他在三十八岁之前什么都不是。 P89

她的寡妇母亲坐在摇椅上,忧心忡忡地点头赞同。 P90

自倒霉蛋洪博捧着第四枚博林球来到他房间那一刻起,沙布特就已经开始盘算:若是将它在合适的时机献予合适的人,这宝贝会给他带来怎样的好处。 P91

外公早已去世,也算是死得其所。 P93

得知此噩耗后,凯特琳娜·恩里克斯·德·里维拉·伊·科尔特斯毫不犹豫地给费利佩四世写了封洋洋洒洒的信,为丈夫求情。 P94

“别脱下来。 P95

主教凭借敏锐的艺术嗅觉发掘了这名绘画新星。 P96

如果说德尔·蒙特只买到了门徒伽利略制作的第二只商用望远镜,那么肯定是因为朱斯蒂尼亚尼抢在他前面将第一只收入囊中。 P97

德尔·蒙特和朱斯蒂尼亚尼对卡拉瓦乔着了魔。 P98

画家反手一击,不仅令对手根本无力招架,并且速度迅猛得让对方都没来得及看清楚球飞行的轨迹。 P99

“咱们起晚了,”数学家边说边整理披散在画家身上的床铺稻草,“你快起来。 P100

数学家感到画家打量自己的目光,是在研究他的头部骨骼曲线。 P101

“这上面绣的是什么?”诗人问,看了看肩衣上已经褪色的图案。 P102

这项链就像科尔特斯家其他私物一样,早已不见踪影。 P104

“穿上它。 P105

他向未婚妻俯首示意,征得她的允许。 P106

而美第奇身上聚集了文艺复兴时期崇尚的三种美德:擅长斡旋,为人克制,行事低调——但话说回来,文艺复兴的没落也有他一份功劳。 P107

除此之外,他还是个网球爱好者。 P108

但是,想达成共识并不容易。 P109

当然,有几位不服气的主教不同意到此为止。 P110

针对宗教改革运动,宣布所有新教教派为“异端”,称罗马教会的教义和仪式全部正确,继续强调教皇是教会的最高权威。 P111

第二种叫三人网球:因为玩球的公共浴室呈三角形,或是因为比赛在三个人之间进行。 P112

朱斯蒂尼亚尼一家支离破碎,穷困落魄,逃到罗马城,而这位未来的大银行家当时才两岁。 P113

也许当奥苏纳公爵到罗马时便打定主意要去佛兰德斯战斗,并且幻想筹得比凯特琳娜的嫁妆还要多的资金,用来组建一支军队。 P114

可惜在1599年秋天拜访圣乔治银行时,他从未执笔写过任何书信或记录。 P115

朱斯蒂尼亚尼把它藏在帘子后面:在他就餐或是工作时,帘子拉开;他离开房间时,帘子合上。 P116

伦巴第画家在发球一侧步步优雅精准,如一座无情冷酷的人型时钟。 P117

教授这一辈子从来都没有遇到过(以后很可能也不会再遇到)像卡拉瓦乔这种性情极端之人。 P118

他的父亲也是数学家,同时也是鲁特琴手。 P119

数学家一般会早早退场。 P120

拿起法冠时他才发现,法冠上的圣言和耶稣受难的场景并非刺绣在绸缎上(他之前是这么设想的),而是由羽毛制成,与油画的质地相比,更像由金银线缕织成。 P121

“就是因为那个该死的数学家,”目睹了第二局惨败的公爵对诗人说,“你看见打第一盘时,他一直在算来算去吗?鬼知道他在换场的时候跟你的对手说了什么。 P122

“你确定吗?”忒特勒潘奎照王子睡眼惺忪地问国王,国王已经在这个临时搭建的牢房里无所事事了好几个小时,他一直盯着天花板。 P123

都城的守卫者纷纷缴械,走上街头。 P124

1521年8月13日这个日期,在一份关于库奥特莫克国王被逮捕的潦草手写记录里被提到。 P125

库奥特莫克在当天上午被拉到暗处勒死,死前没有任何审判仪式。 P126

“剪下的头发交给堂娜玛琳奇。 P127

[1]源自法语Mardi Gras,直译为油腻的星期二,又称忏悔节,是基督教大斋期的开端。 P128

手柄或把手末端逐渐变圆,为呈半月形的球拍部分。 P129

在这幅颇理想的肖像中,庇护四世坐在桌边,一手端着一杯白葡萄酒,另一只手拿着一把杏仁。 P130

还有蒙塔尔托,用血与火行刑的宗教裁判员。 P131

假设这次会议召开于1565年(那一年西班牙占领了菲律宾群岛,地球终于变成了个圆,如同一个网球),三人中最年长的庇护四世,则会听到死神从他骨头里发出的召唤。 P132

[1]格列柯(El Greco, 1545—1614),西班牙画家。 P133

”这些人给包装盒也找了个好用途:“做包装用的木头盒子有些损坏,我本以为没人稀罕。 P134

生活在墨西哥时,面对家乡的人与物,我们早已不用他们原本的名字。 P135

在西班牙语里我们称呼瓜达卢佩为“圣母”(La Virgen)。 P136

但在其他语言里,名字变来变去会让读者越来越疑惑。 P137

他的纳瓦特语发音简直蹩脚至极,听得众人晕头转向。 P138

极有可能的是,当他来到罗马时,把姓前面的名字也改了:在本名“米谢勒”(Michele)后面加了个后缀“安吉罗”(angelo)后改成了“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也是为了模仿意大利历史上那位最著名的艺术家。 P139

试问,当他们出现在一部小说中(这部小说不追求忠于历史真相,但希望提出关于我们现在所生活的世界的理论),这种混乱的状态凭什么不能继续下去?问题在于责任,当我面对那种符合情理的恐惧感时所背负的责任——故事讲完了,却没有人听懂,这就是恐惧所在。 P140

卡拉瓦乔画完这幅画之后便如法炮制:他在画室里将画一把扛上肩头,穿过两侧分别是服务间和厨房的院子,然后从广场的这一头走到那一头,把画送到银行家文琴佐·朱斯蒂尼亚尼府上。 P141

他们俩的需求和其他客户相比永远都会被放在首位。 P142

当时的卡拉瓦乔穷困潦倒,急需资金购置圣王路易堂那两幅伟大作品所需要的油画材料。 P143

这样一来,他将成为这幅作品唯一的欣赏者。 P144

妓女菲丽德很可能是朱斯蒂尼亚尼的情人。 P145

朱斯蒂尼亚尼和卡拉瓦乔在某种程度上一定是察觉到两人在共享同一个女人,而这女人又属于托马索尼。 P146

画家四仰八叉躺在地上,伸展开双臂,露出圣洁的笑容。 P148

她学到的西班牙语已经足够为科尔特斯担任翻译。 P149

若是这样,印第安人不会面对日后的苦果。 P150

科尔特斯的拜访虽然不是什么好兆头,但也没有当即产生什么灾难性的后果:为了避免莫克特苏马面对阿兹特克帝国死对头时的尴尬,他只让西班牙随从陪他进入特诺奇提特兰城。 P151

历史总算是公平了一回:这片异常血腥的帝国此时蜷缩成了一叶扁舟。 P152

记录在人类史上的第一场网球比赛在阴间举行,而且是一场双打比赛。 P154

谁让他傻乎乎地接受了知识之石和魔鬼做了交易呢!这四个看上去互为友人的魔鬼,揣着从人间取来的物件回到阴间,并用这么个抽象的玩意儿打了一场网球赛。 P155

《奇迹故事》(Dialogus miraculorum)是他于13世纪初写的圣徒传。 P156

了无畏惧。 P157

可见这个家族的权力及其积累的财富有多么惊人。 P158

建筑共有两层,五扇窗户、两道门以及一个房顶铺瓦的阳台。 P159

但是博罗梅奥绝非善类:他没有长成树,而是变成了一头野猪。 P160

主教打开盒子。 P161

你要是敢冒头,要么被剥夺特权,要么被活活剥皮,大卸八块。 P162

博罗梅奥:(面向蒙塔尔托)来,把那个网球扔给我。 P163

请大家现在回到剧本。 P164

)庇护四世:你看看!如果光线和位置恰到好处,它会发光。 P165

他心里想,就算是尼禄在罗马城放大火,也终有一天会燃尽;虽然城市的三分之二一片狼藉,但重建过后,一切仍旧辉煌。 P166

他说他并不是为了吓唬我,而是请求我代他向上帝致以问候。 P167

墨西加人民不停地问自己,语气颇为执着:“为什么莫克特苏马不把这群闯入者包围起来,杀死他们,一了百了?”若是历史在此刻被改写并向另一个方向发展,那将会是多么有趣。 P168

其实,玛琳奇和队长对房中术并不在行,俩人在床上的模样简直就像是两个扭打在一起的盲童。 P169

虽然她已经停止爱抚自己,但是用手将私处遮住:她还没弄完,只是想歇一会儿。 P170

科尔特斯倒在玛琳奇身上,问道:“我是不是该动身了?”“你决定不了,库奥特莫克钦才是那个下达命令的人。 P171

”也就是在这个时刻,科尔特斯终于意识到,玛琳钦这个女人,虽然之前身为公主、之后是奴隶之身、现在处于这两个身份之间,其实仅仅想在公众场合被众人看到她能和未来的国王搭上话。 P172

她列举出库奥特莫克的众多品质,说着说着她的脸上泛起潮红。 P173

“那个大球场不是用来比赛的,”这位阿兹特克人说道,“而是用来举办第一场球赛的表演。 P174

这三幅画作将被挂在礼拜堂里,这里供奉着记账师和税吏的圣人。 P175

据谣言说,法国教士们感到愤怒。 P176

一切如卡拉瓦乔所愿。 P177

四个衣着华贵的亲信伴在税吏左右,正忙着数钱,专注而贪婪。 P178

画家一定是走在两人前面,在人潮中拓开一条路,神态骄傲得很。 P179

他们把球网收拾成一团,交给了站在边廊里伸出手的抹大拉的马利亚。 P180

为了腾出地方站起来,画家试图侧滚。 P181

球进了。 P182

得分机制是这样的:球员们传递橡胶质地的球,穿过被固定在墙上的木制环形球网即可。 P183

”玛琳钦对这位印第安人说:“我已经向他解释了你放过他的原因,但是他并不相信。 P184

”“但我会免你一死。 P185

“他呀,现在正坐在那个椅子上呢。 P186

但是最为常见的一种球由头发(pelo)填制而成,也是“球”这个词的来源。 P187

他们在处理各项事务上都任人唯亲,贩卖输送权力轻易得好比大冷天擦鼻涕般随时随地。 P188

“这是一种球类运动,”哈辛托·保罗·德·麦迪纳[1]于1630年在关于公主们私人经济状况的《庭园学院》一书中记载道,“在这种运动中,比起发球,女人们更喜欢接球。 P189

所以她很享受栖居在这个中世纪风格的宅邸中。 P190

几天后,科尔特斯将双方交接礼物的地点起名为“韦拉克鲁斯的富饶镇”,也就是现今位于维特兹拉帕河口的小镇安提瓜。 P191

这位西班牙人的队长和最早的那批征服者此刻头发蓬乱,睡眼惺忪。 P192

他把项链拿在手里掂了掂,然后又拿出一个物件:一条由绿玻璃珠子穿成的、挂着一个又破又小的铜十字架的细手链。 P193

他的身体浸透了汗水,隔着皮革和铁器给了阿兹特克帝国大使一个拥抱。 P194

科尔特斯微微鞠躬,然后转过身背对着阿兹特克大使们。 P195

她是这么翻译上述这段话的:“我们为你带来厚礼,但是和你之后会见到的珍宝相比,它们根本不足为奇。 P196

他二十三岁那年登基,当时上一位大主教、也就是狂热支持反宗教改革的卡洛刚刚过世。 P197

但是,他需要维护家传的神圣姓氏。 P198

文艺复兴时期光学现实主义画家偏好通过刻画一扇窗户,来展示用透视法缩短的室外景色。 P199

画家一定是在中午从佣人庭院的入口进入朱斯蒂尼亚尼府中。 P200

他看着喜欢,因为这斗篷上织满了各式图案:它讲述了一个关于蝴蝶、玉米、蜗牛、江河和番瓜果子的故事。 P201

科尔特斯披着莫克特苏马的御用披风,将玛琳娜丽压在身下泄欲。 P202

“今天,我们要像国王般吃个尽兴,一醉方休!”他说。 P203

虽然建筑教堂的任务因印第安人的到来加快了进展,但是身处这片致命的不净之地,他们的健康也每况愈下:已经有两名士兵因为发烧而病倒了;一条狗活活被虫子吃了。 P204

”卡洛回答道。 P205

这样是合法的。 P206

”玛琳娜丽在科尔特斯耳边用琼塔尔语喃喃道,咬了一下他的嘴唇。 P207

这是两人自昨夜起首次在球赛之外的交流。 P208

“要是我们能够休赛去喝点东西该多好啊,”他说,“比如加了水的酒。 P209

当时他正起身去取第二瓶酒,在吧台他注意到了这位年轻人:他的身体稍许前倾,惹人注目的大胡子让他看上去值得信任;那时他正在为他们那桌人点一瓶格拉帕酒。 P210

诗人比任何人都期待比赛快点结束。 P211

”公爵喊道。 P212

在这幅画中,海辛瑟斯和阿波罗被定格在前者临死前的一瞬。 P213

“卡拉瓦乔主义者”(Caravaggisti)这个词就是用来形容切科这种画家的:他们模仿梅里西,直到这位艺术之星陨落。 P214

玛琳娜也被嫁给了一个西班牙男人,科尔特斯将奥里萨巴镇赏赐给她作为结婚礼物。 P215

征服者赊了账,将船和船上所有的东西一股脑买下(包括船员),然后坐船继续前进。 P216

科尔特斯吻了一下圣母像。 P217

书中那段关于卡拉瓦乔的简短的传记是这么开头的:“我们的时代归功于梅里西所创作的艺术。 P218

卡米拉·蒙塔尔托推荐他为潘道尔夫·普奇作画,而这个卑鄙下流的神父给卡拉瓦乔的报酬甚至难以果腹:在普奇家里,仆人们顿顿只吃生菜。 P219

我们墨西哥人不是墨西加的后裔,我们的祖先是那些投奔科尔特斯并助攻、毁掉墨西加的众部落。 P221

古兹曼后来是新西班牙的第二位总督,他还征服了米却肯州。 P222

这本书里有很多来回与反复,就像是一场网球赛。 P223

卡洛·博罗梅奥把酷刑折磨变成了践行基督教的唯一方式,以此将文艺复兴彻底扼杀。 P224

而罗马人则冲着画家吹口哨,待他回到场地继续比赛。 P225

意大利人有足够多的时间跑回自己的位置,等待时机,击球,过网。 P226

”诗人伸出手,画家牢牢捏住,力道充满阳刚之气。 P227

若是在其他场合,诗人会向意大利人的领头解释,逃避西班牙法律制裁的逃犯们并不意味着站在法国国王那边。 P228

“十五比三十。 P229

虽然他的双唇线条硬朗,声音却带着某种催眠的特质。 P230

“西班牙人赢得此局!”公爵喊道,话中带着敬意。 P231

广袤无边的美洲大地上的其他地方还未出现任何苗头,没有任何预示翻天覆地变化的迹象:十几个拥有数千年历史、在封闭的环境下繁荣发展、未遭受过任何来自外界的污染并缺乏防御措施的古老文明,将会在接下来的两百年里遭到无情践踏。 P232

这群欧洲人口中的祭祀更为直接实际,他们的神名叫“金钱”:但从数据上来说,四名泰兹卡特里波卡[1]合力都不如这位财神造成的伤害致命。 P233

某一天,两人谈起如何在语言不通的情况下治理这片疆土。 P234

虽然卡洛斯一世被一群应声虫围在身边,但苏马拉加可能是唯一一位无论如何也不会被他收买说服的西班牙人。 P235

然后他突然意识到,如果想让天主教信仰在这片土地延续,那么教堂墙壁上圣人和圣母的脸庞必须被涂成棕色,墨西哥人祭神场所也应该被推翻并由天主教教堂所取代。 P236

而且他还是购买并在教区搭建美洲第一台印刷机的人。 P237

”“那在这里打球穿不了。 P238

”胡安·路易斯·比维斯[1]1539年[1]胡安·路易斯·比维斯(Juan Luis Vives, 1493—1540),西班牙学者、哲学家及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主义者,著有《拉丁语常规》(Linguae latinae exercitatio)。 P239

“十五比零。 P240

他似乎还在滔滔不绝,但诗人一个字都没听懂。 P241

他努力深呼吸。 P242

意大利人从包中取出一个薄荷枝。 P243

领头向后仰,将胳膊肘撑在上一级台阶上。 P244

诗人已忍不住好奇心:他必须知道,他唯一希望做到的就是知道。 P245

基罗加为此项目起草的条例(或是被保留下来的、所剩无几的部分条例),毋庸置疑地成为了墨西哥繁荣长久的剽窃史上被众剽窃者推崇的范本。 P246

这两人生来就不是治国之人,他们来墨西哥的目的是成为百万富翁。 P247

巴斯克·德·基罗加一定认为自己是经济学天才,托马斯·莫尔则是愿景家,因为圣塔菲成功地变成了耀眼的新兴乡镇和首都的供给中心。 P248

假设存在“温布尔登已逝人文主义者大赛”这样的赛事,巴斯克·德·基罗加一定会闯入决赛,并且在对阵鹿特丹的伊拉斯谟之后大获全胜。 P249

这些像瘟疫般害人的东西应该全部被禁止。 P251

虽然他很容易走神,过度的荣耀感令他止步不前。 P252

他抬起头,用意大利语向那位贵族说:“先生,我唯一从他身上抢走的,是他的处子之身。 P253

”接着,数学家扯着嗓子高声宣布最后一轮下注开始。 P254

他打开壶盖时的笨拙模样告诉西班牙人,他现在还处于百分之百的酒醉状态。 P255

“你在搞什么鬼?”他喊道,“放开那个孩子。 P256

数学家和画家听后颇为怀疑地摇了摇头。 P257

”他面前的这位士兵搔了搔头。 P258

两人经佩德罗·德·甘德神父介绍认识。 P259

他深知,虽然统治墨西哥的这群新来的领主们爱吃猪血肠,但是他们也同样有能力做出和那些野蛮的生活方式大相径庭的事情,比如建造宫殿、画油画、烹饪各种动物,等等。 P260

这位织羽大师逐渐开始明白,虽然这位西班牙国王住在一个黑暗、乏味而冰冷的城市,但他不知比阿兹特克国王强大多少倍:这就是前者能击败后者的原因。 P261

他并没有表示出很大兴趣,也没有道谢。 P262

有时候,他左看右看也找不出一只中意的家禽,旁人也无法预料哪些材料在华尼辛眼中能成为制作国王披风的最佳原料。 P263

“我们必须叫他拿撒勒的耶稣,不能仅仅是耶稣吗?”“塔塔”巴斯克常常问道。 P264

科尔特斯因喜爱织羽工艺而放了两人一条生路。 P265

”“对对,‘抽’他。 P266

这是基罗加在帕茨夸罗河流域附近见过的景色最宜人的地方。 P267

[1]西班牙古城。 P268

公爵要求比赛暂停,然后把他的宠儿招来。 P269

公爵大喊“守住看台!”双眼试图抓住画家闪烁的目光。 P270

刺绣图案的原料并非金线或宝石,而是各种鸟类的羽毛。 P271

夜里,堂迭戈的徒弟们拎着棍子揣着石头,到所有不愿放弃捕鱼或种瓜行当的当地人家里让他们滚蛋。 P272

但是他忍不住想到,如果他一直做个好神父,也许会在不远村终老。 P273

这件事情的背景很复杂。 P274

而在这一滴涎液中,所有的神秘都被揭开,好似梦境。 P275

“献给教皇的‘牧童’。 P276

”诗人咬着下嘴唇,一言不发。 P279

”“看来,要来一局突然死亡了。 P280

如果一件艺术品如弥留的梦境般值得我们铭记,是因为这艺术品代表了历史的一个盲点。 P281

鸟儿、树、云,如天使般飞翔的生物,以及编织并衬托着天主教人物形象的各色光束。 P282

之前这些工艺品的图案均由神父设计,印第安人所做的仅仅是上色。 P283

他将它拿起,说道:“我会亲自将这顶法冠献给教皇保罗。 P284

”他明白,这场和画家之间的较量并不是比赛,而是一场献祭。 P285

但是以下两本米开朗基罗·梅里西的最新传记,对本小说的创作必不可少:《卡拉瓦乔:神圣而世俗的一生》(Caravaggio: A Life Sacred and Profane),安德鲁·格拉汉姆–迪克森(Andrew Graham-Dixon)著;《M:那个成为卡拉瓦乔的男人》(M: The Man Who Became Caravaggio),彼得·罗伯(Peter Robb)著。 P287

作家之家隶属于福斯迪诺沃马拉斯皮纳城堡的“移动的城堡”项目。 P289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