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级生 东野圭吾

good

当时我家住在K市。 P5

“没有办法,天生的。 P6

这天,一无所知的我一进教室,便发现几名女生在嘤嘤抽泣,男生中也有几个满脸阴沉,围在一起谈论着。 P7

”他准是隐瞒了什么。 P8

“是吗?交通事故啊。 P9

“只听说她是被卡车撞死的。 P10

分明像在学校一样,用同样的眼神盯着学生。 P11

我故意优哉游哉地喝着茶,喝完再续上一杯。 P12

”楢崎薰似乎与我思考着同样的事,小声说道,“看样子他受的打击很大。 P13

”薰说完,瞬间又想起什么似的皱起眉头,“她怎么会跟你搭话呢?你们没有同班过吧?”“啊……确实没有,但之前什么时候说过话。 P14

打开门,玄关处一双崭新的女式运动鞋随即映入眼帘。 P15

由希子怀孕了……怀孕。 P16

“今年不是有川合这张王牌吗?”“不管那家伙多有能耐,还是敌众我寡啊。 P17

别说这些无聊的话了。 P18

”“你的意思是……无风不起浪?”“差不多吧。 P19

”川合发出低沉含混的声音,再次垂下头,目光许久不动。 P20

”太可怜了,我想道。 P21

足球社仍在训练。 P22

”“怎么了?”“说不上来。 P23

“西原,你父亲好像开了家公司吧?”由希子两手垫在屁股下面摇晃着身体,看着我说,“是叫西原制作所吧?”我呷着咖啡撇了撇嘴。 P24

“你现在就要去看吗?”由希子睁大了眼睛。 P25

电影讲述了一个科幻故事,剧中女主人公能够预见未来。 P26

”“那样对身体多不好啊。 P27

”“嗯?”由希子向前一步靠近我,仿佛担心旁边来往的行人听到,低着头小声说:“住下来,也可以。 P28

意识到这一点的瞬间,我心中混乱不已。 P29

我还是第一次进入这个房间。 P30

为了剥夺她那份从容,我说:“怀的是我的孩子。 P31

“虽然不太情愿说出来,但这与死因有关。 P32

我沿着这条公交线路前行,人行道旁每隔数米就栽着一棵樱树。 P33

要是怀上了,一定得去那家医院。 P34

我吓了一跳,赶紧从店里跑出来。 P35

咦?你们不知道?”“谁?”我站起来,向吧台里探着身子。 P36

我长叹一声。 P37

”“真的?”我不觉抬高了嗓门。 P38

所以,那……那个阿姨就把她在医院见过宫前的事告诉了我母亲。 P39

后来发现宫前带着一个纸袋,就找机会朝里面偷看了一眼……”她发现里面装着类似学校制服的东西,好奇心更被勾了起来,干脆毫不顾忌地往纸袋里面看去,很快就看见了曾见过的校徽。 P40

磨磨蹭蹭的话,可是要被大猩猩勒死的哟。 P41

”我说,“除此以外,由希子没有任何理由要在那种地方奋不顾身地跑。 P42

”我点头赞成。 P43

”“可是……”我抬起头,望着由希子母亲的脸庞。 P44

“好,你在车站前面等我。 P45

我倏地移开视线,片刻之后才毅然决然重新迎上那目光。 P46

我们只能想到不好的情况,因为不管怎么说,发生的都是可怕的事啊。 P47

他咽了一下口水。 P48

”他又坐回到椅子上。 P49

”中年古文老师转向黑板,开始用粉笔写板书。 P50

您追赶逃跑的宫前,是事实吧?”望着御崎扭曲的脸,我逐渐冷静下来,甚至有多余的心思分析起周围每一个同学的表情。 P51

”“不要直呼老师的姓名!你要是负得起责任,敢不敢出现在宫前的父母面前?不敢吧?”“哼!”我用鼻子回敬了一声,“我昨天已经去见过他们了。 P52

这天我们回到家已是晚上九点多了。 P53

对我示好的伙伴还是不少,比如楢崎薰和川合一正等人。 P54

况且夏季地区预选赛日益临近,延长时间的情况就更多见了。 P55

她双眼圆睁,眼球上的血管根根清晰可见。 P56

”我无视灰藤,依旧盯着教练的脸。 P57

”川合说,“你又没做错什么。 P58

我根本没想过其他同学会怎么想,也不在乎学校是否会因此进行改革。 P59

并非所有同学都参加了这一行动。 P60

何况起哄的力量也不容小觑。 P61

但这也算不上什么大不幸,应该不会导致我们无法参加正式比赛。 P62

我先走了。 P63

“来一根?”他向我劝道。 P64

望着袅袅升起的烟雾,我反复琢磨他的话。 P65

[2]寺院所属的信徒家庭,亦是寺院的经济来源。 P66

此外还有一事也让我感到不寻常。 P67

”“御崎的尸体?”“啊……”吉田抬起眼,朝我快速地一瞥,随即又低下头。 P68

我听说那样死会大小便失禁,而且……”“而且什么?”我催促道。 P69

依此每隔十分钟过来五个,明白了吧?”说完,石部带着五个起立的同学离开了教室。 P70

“进去之后,请按照里面警官的指示,检查一遍自己的课桌和储物柜。 P71

那么,先把你的名字和联系地址写到这里吧。 P72

”“当然,程度应该不低,”沟口一脸严肃地插嘴,“不管怎么说,你认定了她是害死自己恋人的罪魁祸首。 P73

对于违反校规的学生,她更是异常苛刻。 P74

只不过这样一来,你对御崎老师的恨并未发泄,而是暂时藏在了心里,对吧?”坐在一旁记录的沟口停下笔望着我,眼神仿佛是在观察植物的生长。 P75

”沟口合上笔记本,指着我的左手问,“这是怎么回事?好像很严重啊。 P76

“吃午饭。 P77

”“也许吧。 P78

”“应该是的。 P79

”“警察还问其他问题了吗?”“还问你的伤势如何、手指能活动到什么程度,我都照实回答了,没问题吧?”“当然没问题了。 P80

他们准会认为在这种时候还跟我搭话的人绝对不正常。 P81

“大概不会看见吧。 P82

”“是吗?”川合皱皱眉头,挠了挠后脑勺,停下手后扑哧一下笑了出来,“还好我们讨论了一下。 P83

”“那些东西是谁的呢?”“我们班另一个同学放在储物柜里的。 P84

”我朝她说的方位看过去,的确有那么一个男人,正假装在看报纸。 P85

不过对我们来说,你是个重要的信息提供者,这倒是事实。 P86

”佐山点点头,“那为什么后来又换成绞杀了?”“这个,会不会是觉得勒脖子比较保险呢?”我本来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沟口在一旁说道:“肯定是那样。 P87

“警察们问我,你昨天晚上在哪里。 P88

他们肯定做梦都不会想到,我就是嫌疑人。 P89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报道本身并没有多少实质内容。 P90

这是什么?是不是之前留下的伤痕?我不清楚。 P91

“报上不会登载猜测的内容。 P92

凶手却并非如此。 P93

凶手收回绷带后,另找了一条做体操用的缎带缠在尸体脖子上。 P94

就咱们三个而已。 P95

不出所料,他们顿时目瞪口呆。 P96

“您就饶了我吧。 P97

倒是你,找我有事吗?”“啊,我想跟你说说警察审问我的事。 P98

”薰抬起眼看着我说,“你怎么看?”“真不爽!”我如实表达了想法。 P99

”薰随口说道,“警察问我的就这些了。 P100

说是池塘,其实只是个直径数米的圆形水坑。 P101

那个告诉我这件事的同学还说,从来没见你对棒球以外的东西如此投入过呢。 P102

尽管也有例外。 P103

你身上没带吗?”“没有。 P104

突然身后有人喊我,回过头一看,一个T恤外面套着薄夹克、长得像螳螂的男人正冲着我微笑。 P105

但外面已不见螳螂等人,只有一个住在附近的大妈一边洒着水,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我。 P106

同级生 东野圭吾 小说电子书 第2张

“去还图册。 P107

这个人……”由希子的母亲试图为我辩解,但中年女人面如般若[2],继续滔滔不绝地斥责。 P108

比如说对于你们俩的关系,我们是不是一无所知。 P109

“这段时间心情不太好,你也知道。 P110

”灰藤突然开口,“万一有什么必须要回答的,关于宫前车祸的事,你只要告诉他们已经全部了结,自己也正在反省就可以了。 P111

“虽然有点臭,还能穿吧。 P112

”“不好意思啊。 P113

”一时间,我没明白他在说什么,便看着他。 P114

这么晚才回去,应该是社里有活动。 P115

“如果我说你说得没错,你会照实回答吗?”果不其然,我明显感觉到自己心跳加速了。 P116

”“那个学生是谁?”话一出口,我随即想起了在电车上遇到的两个天文社女生。 P117

尽管有警车停放在来宾停车场上,但估计绝大部分人都以为他们是为调查先前的案件而来。 P118

”“究竟是谁干的?莫非水村本人?”“问题就在这儿。 P119

果然,沟口说道:“你知道得还真不少,真想不到只说过几次话而已。 P120

”“知道水村住的是哪家医院吗?”我一下子想起这个问题。 P121

真是累得够戗。 P122

关键是我本来就记不清楚所有房间的样子,所以哪儿异常、哪儿不异常根本说不出来。 P123

我感到只有自己正渐渐退出这场马拉松比赛。 P124

“这家店实在太吵了,让人无法静下心来。 P125

假如对方没来,而约好的时间是八点整,那即便我等到八点十分就回去,到家也应该差不多八点四十了。 P126

“我们不能来这里吗?”“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很好奇,这难道是一家值得你们特意中途下车来光顾的店吗?”沟口看了看我和川合,嘴角带着微笑,目光却很犀利。 P127

”“果然在跟踪我!”“你要是愿意那么想就随你的便。 P128

她正在读文库本。 P129

“稍等一下,警察没问你话吗?”“昨天晚上来我家了。 P130

”“对了,还有一件事……”她犹犹豫豫地再次开口。 P131

”我看着薰点点头,“那种人也不罕见,我爸就整天带着精神安定剂。 P132

斋藤高二时和我同班,而且因为都是社长,我们俩关系比较要好。 P133

但那次我没碰见,听说只是让一个姓小田的高二学生带他们参观了活动室。 P134

”川合说,“由希子的车祸,照理说不会再查出什么了。 P135

我差点没把咖啡喷出来。 P136

对鼹鼠来说,这可是无比美妙的一个早晨。 P137

既然是妇产医院前面,那肯定还是女人方便些,就变成只有御崎一人了。 P138

曾经有个男生在放学途中打算进游戏厅,被埋伏在路边的灰藤逮了个正着。 P139

然而,不知是该说不可思议还是理所当然,案件属自杀未遂的谣言并未继续扩散。 P140

听说咖啡杯旁边撒落了一些安眠药的粉末。 P141

”我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P142

”古谷医生目光里写满了疑惑,“你为什么想知道这个?”“一定要说理由吗?”“你问这种问题,却又不告诉我原因,可说不过去。 P143

这天棒球社的训练一结束,我立即赶往小林牙科医院。 P144

假如当时只是和由希子在这儿喝喝咖啡,也许就不会出现今天这种局面了。 P145

”“我想我说过了,干我们这一行的不会说未经证实的话,况且灰藤还是你们的老师。 P146

”“之所以会费这么多工夫,”沟口说,“都是因为不说实话的大有人在。 P147

很令人吃惊,没有一个人知道你们的关系,只有棒球社经理崎说她一年之前就知道了,但听起来怎么都像生拼硬凑的。 P148

”“噢?”沟口缓缓吐出烟圈,“我就不追究了。 P149

但我和绯絽子的关系到底以何种形式与案件联系在一起,我仍一头雾水。 P150

她似乎很期待我的这种反应,扑哧一下笑了起来。 P151

”说完,她径自上了楼梯。 P152

一万块还是拿得出来的。 P153

除了酒,只有果汁和乌龙茶。 P154

“圣诞礼物。 P155

“怎么说呢。 P156

这个想法太离谱了,而且冷静下来仔细想想,也是漏洞百出。 P157

这就是小田,斋藤做了介绍。 P158

我踢开周围的器械,冲到那个木柜前,使劲打开了门。 P159

”“伤痕向您暗示了什么情况?”刚问出口,我又对沟口笑笑说,“算了,反正沟口先生您是不会告诉我的。 P160

“怎么了?”我边问边追寻他的视线,刚才落地的那只棒球正慢慢朝池塘滚去。 P161

“哇!放开我!给我住手!求你们了、求你们了!不要多管闲事!”披头散发的灰藤脖子上青筋暴突,仍旧哇哇地喊个不停。 P162

“请让一下!快让开!”教导主任像跳舞一样拨开人群,来到我们这边。 P163

我迫切想知道实验进程与结果,虽坐在教室里上着课,却早已心不在焉。 P164

”沟口笑嘻嘻地说,“也是想避开那些凑热闹的。 P165

”“那倒是。 P166

而且,我们还有一个很大的障碍。 P167

”“不,还能想到两种可能。 P168

”沟口用食指点了点太阳穴,“这样固定绳子的地方就搞清楚了。 P169

”原来是这样。 P170

当天,和御崎老师一起行动的,只可能是灰藤老师。 P171

不用说,这是绷带纵向对折、宽度减半后粘成的。 P172

”“他为什么要多此一举呢?”我说,“即使不那么做,找不到凶器不就自然当成他杀了吗?”“这一点的确让人捉摸不透。 P173

”2沟口递给我一张纸。 P174

只不过这件事从本质上讲,可能正如你刚才说的那样,”沟口把纸叠得整整齐齐,放进西装口袋,“归根结底,都是因为爱恨纠葛。 P175

”“没错。 P176

如果是谋杀,凶手不可能忘记关掉。 P177

上面的人正是我。 P178

“这是什么意思?”他脸上明显露出惊慌之色,眼神也闪过几分怯意。 P179

而且这区区一张照片也让我们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一切化为泡影,把我们推入困境。 P180

绯絽子竟然是东西电机专务的女儿?!东西电机对于我,不,对于我们全家来说,都是一家具有重大影响的公司。 P181

当时我们还住在K市。 P182

但我还是无法接受,顿时对父亲、对成年人的社会失望透顶。 P183

”“好吧,就按你说的。 P184

”“统计数据清清楚楚!”我抬高了声调,“我妹妹就是其中之一!”“我很同情你妹妹的遭遇,但把责任推到我们身上未免太过分了。 P185

我们不需要那种同情,那样只会显得我们更悲惨。 P186

”我说,“然后呢?”“我意识到事态严重,必须想法做点什么。 P187

”一阵微风吹过。 P188

”绯絽子的视线在空气里漂浮不定。 P189

“揍我吧!”我对川合说,“我对由希子的感情没有你那么崇高。 P190

”我苦笑道:“上了大学我也会继续打球啊。 P191

最让人无法忍受的是,他们往往误认为自己非常了不起。 P192

good

标签